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梦幻现实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平凡与辉煌之间(全)

梦幻现实 血影 8730 2003.12.14 21:53

    也许,每一个年轻人的心中,都有着成为英雄,成为超人的梦想,那样,可以去做许多平时只敢想想的事。可是,当你真的成为这样一个英雄,这样一个超人的时候,你才可以真的体会到,什么叫做苦涩。

  ——《捍卫者传记》之“血影传”

  ×××××××××××××××××××××××××××××××××××××××

  站在云端,用着和在那个世界里一样的方法,我慢慢的汇聚着元素,虽然这个世界没有什么所谓的火,光之类的元素,可是我还是感觉有一种物质或者说是能量的东西在开始往我的周围汇聚,可是奇怪的是,那种能量没有往我的身上汇聚,只是在我的左手旁不停的旋转,越来越密集了,最后突然一震,形成了一把长剑,没有往下掉,只是在空中悬浮着以一个很小的幅度在上下慢慢的晃动。

  怎么这么长?我有一些奇怪,这一把剑竟然超过了两米,和我原来用的那把只有半米的命运之剑和后来用的光之圣剑都不一样。两指宽,纯白的剑身,只是它实在是太长了,加上剑柄,大概有两米二三的样子,光是一个剑柄就超过了四十厘米,看起来,这把剑倒是适合我遇见的那两个泰坦用。我慢慢伸手去握住剑柄,仔细的端详了起来,除了有些过分的长度,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看起来还非常的漂亮,拿在手里挥了一挥,竟然感觉非常的顺手,嗯?我怎么用的是左手,我这才发现我竟然一直是用的左手,我不是一个左撇子,我在那个世界也是一直用的是右手持剑,这么用这把剑竟然如此自然的用了左手,我感觉有些奇怪。不过剑,总是用来杀人的,怎么顺手就该怎么用,我不会在这些问题上过多的耗费我的精力,用右手摸了一摸这把剑,冰凉,可是又有一种温暖的感觉,是一种只能用感觉去感觉的温暖,而不是靠自己的触觉。剑刃非常的锋利,加上摸着这把剑的手感,我可以断定,这绝对是一把好剑。

  又挥动了几下,真的感觉非常的顺手,我很满意。在那个世界,我用剑最喜欢的就是刺入敌人的额头,这一把剑这么长,看来是不太适合我那种残忍的攻击方式了,不过我后十多年都没有怎么用过剑了,总是用自己的‘无’之力量,我喜欢靠自己本身的力量,而不太喜欢借助外力,不过,不是绝对的这么迂腐,既然现在有了这一把剑,我似乎应该寻找使用这把剑的方法了。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么长的一把剑形成,可是我知道,一定有他的理由,这把剑可以说是那个生命给我的吧,我现在对那个生命有一种说不出来的信任和崇敬,无条件的帮助一个星球的人,这样的生命怎么能不让人崇敬和信任呢?

  再挥舞了几下,除了感觉顺手,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在那个世界,我除了学了一个什么“断情刀”还和尼克学习了一些所谓的招数以外,我没有什么剑法,而且向他们学习的剑法随着我力量的增强,越来越显得苍白无力了,所以要想真正的知道这一把剑的用处,只要靠自己琢磨了。站在云端,又想了一会,没有什么头绪,可是我并不着急,我原来的圣力护裙和我的地之铠,不是都在最危急的时候才有作用的吗?也许,这一把剑也要等到那些异宇宙的生命来了才会发挥它的力量,现在思索大概是不会有什么结果的。

  用不用给它起个名字,我想了想,还是算了,没有什么意义,难道我还要把这把剑拿到我得寝室去,告诉他们我这一把剑是一把叫做某某的名剑,这一把剑仅仅是我用来杀人的,或者说,使用来杀异宇宙的生命的。

  “轰~~”从远处传来一阵阵的轰鸣声,我抬头望了过去。嗯?飞机。我竟然忘了这个世界是有飞机的,我现在所处的地方应该叫做平流层,有飞机没有什么奇怪的,有我在这里才奇怪,我身体往下一沉,躲入了云层的下面,等着飞机从我的头上飞过,巨大的轰鸣声从我头上慢慢的飘到远方,我没有什么受不了的感觉,按理来说这种近距离的强大的次声波可以让人死亡的,我却连一点感觉都没有,我真的不是一个普通人了,或者说,我是一个超人了。我心里笑了笑。

  温习了一下我的技能,我感觉非常的不错,虽然没有了那些铠甲之类的装备,可是我多了一双纯白的护腕,有些象我的水之拳套,我还没有确切的搞懂它的用途,如果是象我得水之拳套,我除了知道它有着交流水元素和缓冲的作用,我还不知道它有什么其他的用途。而其他的什么“火之翼盔”,“疾风之靴”,“地之铠”之类的所谓的防具,其实并不是真正的防具,只是一些魔法的发生器或者增幅器而已,刚才试用了几个初级的魔法,和带上它们的效果没有什么差异,那我就不再介意了,而且那一身小丑装,我真的不是很喜欢。

  又拿着剑挥舞了两下,我感觉还有些冷酷,我笑了笑,把剑重新散成原始的能量。我想去世界个个地方寻找是否有我们捍卫者的一些踪影,虽然我知道我这样的寻找几乎是徒劳的,因为我没有什么头绪,而且我感觉不到这个世界有和我一样强大的力量的存在,可是做了总比不做的好,思索了一下,我决定我的第一个目标,就是:美国。我大致的估计了一下,如果这个世界有七个捍卫者的话,在一个大洲的几率不是很大,很有可能平均分配,那样的话,美洲应该至少有一个,甚至还可能有两到三个,而且在美洲,美国是最大的国家,从几率上来讲,应该是最有可能出现捍卫者的地方了,判断了一下方向,我向东边飞去。

  两分钟以后,我看见了一片海岸线,飞在高空,我又判断了一下海岸线,确信是美国的西海岸,可是这里已经中午十二点过的时间,不可能在空中慢慢的飞翔,而且我不保证我现在还没有被发现,那些美国的高科技仪器是不会有什么斗气杀意之类的东西可以让我发现它们,说不定我现在已经在他们的某个屏幕上了,但是我不会太在意,我早就用魔法将自己的外貌改变成了一个西亚人种的样子,而且我还知道,以这个国家的作风,有什么机密的,或者是不可思议的事是绝对不会让太多的人知道,所以我根本不会担心他们,我只是担心会让大多数的平民知道。

  再在空中呆了一会,我决定先去西雅图,那是一个科技文化都比较发达的美国城市,尤其是软件业,同时人口也不少,或许可以有一些线索,要是真的象那个生命说的一样完全是因为随机而产生的捍卫者,那么在纽约,华盛顿之类的超大城市的几率反而非常的小。判断了一下方向,我准备向西雅图飞去。

  “轰~~”一阵轰鸣声传来,还伴随着几股淡淡的杀意,我停下了准备离开的脚步,想看看是什么,因为虽然这几股杀意非常的淡,可是也是我回这个世界感觉到的最为强大的杀意了,即使它们只是和低级的刺牙东一样。嗯?是五架战斗机,我认不出来是什么型号的战斗机,我对这些没有什么兴趣,有空的时候,我一般是看看游戏攻略。

  几架战斗机笔直的向我飞来,明显是冲着我来得。我笑了一下,这个种族的办事效率真的是非常的不错,我在这个地方的时间可能还没有五分钟,竟然就有战斗机组来了,没有再理会这几架飞机,我消失在了那个地方,我得目标是:西雅图。

  从一间公用厕所里出来,我已经变成了一个典型的美国人的模样,金黄的头发,高高的鼻梁,蓝色的眼睛。刚才我从空中飞快的冲到了西雅图的市区,以人眼无法察觉的速度在街上飞奔,因为还刻意压制了因为高速移动带来的风,所以尽管是中午人非常多的时候,还是没有任何人发现我,最后我进入了街边一个公用厕所,又一次用魔法把自己变成了一个最普通的美国人的样子,其实只是最简单的风系魔法,把风元素汇聚在自己需要改变得地方,然后在变成自己想要的样子就可以了,虽然这个世界没有风元素,可是还是有相似的东西汇聚过来,和风元素的效果一样,我不是很理解这一种物质或者说是能量到底是什么,我在这个世界里得到的知识没有办法解释它,我只是知道这是一种和风元素没有什么区别的东西,同样的还有和火,地,光,暗,水差不多的物质或是能量,他们带来地效果和所对应地元素是一样的,可是没有那些元素一样的情绪,更没有什么意识生命,只是单纯的听从我的命令,这让我有些失望,也有些庆幸,因为这么多种元素中,除了火元素是最暴烈嗜杀,暗元素最好血腥以外,其余的几种元素都非常的不喜欢杀戮,这让我有些不方便,在学会昏睡之类的辅助魔法之前,帮助坎比特平定江山的时候,不是用火系的禁咒把大片的敌人焚烧得尸骨无存,就是用暗黑之盾把敌人吞噬得只剩皑皑白骨,所以我得了一个死神得称号,同时,其他的那些元素就会非常得不高兴,尤其是风元素,她们甚至会几天都不理我,这让我非常得烦心,现在得情况,从情感上来说有些不好,可是从理智上来说,我非常得满意,我知道将来我面对得是血腥得厮杀,不知道对手得数量,模样,力量,但是绝对是,血腥得厮杀,我不希望有任何主观的因素干扰我做自己必须做的事,如同一个军队一样,我希望我的力量对我是绝对的服从,就像现在一样。

  走到大街上,没有什么人注意我,可是我却注意着每一个人,对于这种寻找,我没有报任何的希望,但是总是比没有做的好。用感觉细细的感知着周围的每一个人,可是没有任何的杀意或者斗志,同样也没有什么特殊的力量可以感觉到,我还是在异国的大街上走着,没有什么对周围异国风情的惊异,在那个世界,我经历了很多事,在心理上,我已经可以说是一个老人了。没有任何的头绪,虽然知道这几乎是必然的,可是我心里还是有些难过,在整个地球上,我感觉不到强大的力量,而对于一些弱小的力量,我还是有距离限制的,虽然我不太相信其余的捍卫者会弱小到在这个地球上我却感觉不到,可是现在的事实就是这样,我也没有办法。

  嗯?我突然感觉到了不远处有一股杀意,虽然依然很弱,可是在这个杀意非常的少的世界上,还是显得格外的明显,我决定去看看。走到一个没有人的地方,又用起了那种不属于这个世界的速度,向那个地方奔去。

  “砰!”“砰砰!!”在那个地方附近的一个没有人的角落停了下来,我马上听见了枪声。走出去一看,原来前面就是一个银行,几个蒙面的人正在和一些警察发生枪战,周围的人跑得差不多了,可是还是有几个和我一样在不远处观看,想来一定是胆子够大吧,从他们的力量上来看,我知道他们绝对不是捍卫者。

  看着他们火斗的这么的开心,我也不想去干扰什么,象一个超人或者是什么蝙蝠侠一样维持着社会的治安,不是我干的事,而且一个文化的发展,大小的争斗是绝对不可少的,现在发生的事,同样也代表着一个文化,我不愿意去干涉,转过身,我准备离开了。

  嗯?我又转过身来,我发现有一股杀意不断的向我靠拢,速度非常的慢,大概就是一个正常人跑动的速度吧。哦,原来是一个劫匪向我这个方向跑来,后面还有一些警察在追,可能是因为我这个方向有几个人,那些警察没有开枪,只是跟在后面追。

  “砰!”那个劫匪竟然向我开了一枪,我有些奇怪,可是那个子弹的速度也非常的慢,沙迦界一个稍微高级的武士挥刀的速度都比它快,我头一偏躲了过去,然后有些奇怪的看着他。“砰!砰!”又是两枪向我这个方向打来,站在我旁边的一个人倒了下去,刚好那个劫匪也跑到了这个地方,从那个倒下的人身上跨了过去,继续往前跑。我登时有些愤怒了,原来只是想给自己开一条路。因为刚才我为了不让人发现,选择了一个没有人的角落,出来以后刚好就是这条小道,非常的窄,大概只有两三米宽,而且还有两三个人已经在这里看了,我只是后来挤到了前面。

  刚开始一枪我没有反应过来,在那个世界的生活让我没有对这种形式的攻击认为是真正的攻击,因为对我没有任何的威胁,可是剩下的两枪却让我意识到那个劫匪的意念,他想杀了我,虽然我不想管这里的事,可是要是有人想杀我的话,我唯一可以做的事就是……

  “噗!”那个劫匪在跑过我身边不到十米的距离处,突然额头冒出一丝细细的血箭,然后他马上就倒下了,活着,那是不可能的。我只是用一个小小的风刃,非常非常的小一个风刃拐了一个弯,从正面击中了他的额头。你没有吃亏,你也拉了一个人来垫背,我在心里说道。

  后面几个警察似乎觉得有些奇怪,连忙跟过去看着他的尸体,还在说着什么,我没有注意去听,转过身,我想从另一个方向离开了,这里没有我什么事,而且算一下,在中国,似乎已经是早上了,我应该回去了,如果没有记错的话,今天似乎还有一个试验。

  “%¥#◎……#¥◎”一个警察突然追过来拉着我说着什么,而且表情有些紧张。

  -_-b “%¥#◎……¥#◎”他又重复了一遍,而且更紧张了。

  “ok,sorry,bye bye。”以我如此灵敏的反映,还是愣了足足一分钟才回答道。英语是我从小到大的天敌,我自身是一个语法盲,四级到了大四都没有过,现在竟然要面对一个纯种的美国人。他说的什么我一点也听不懂,而且他还说得非常的快,尽管如此,我还是非常“礼貌”的尽可能的用我所知道的英语回答了他,然后我马上转身就跑,速度非常的慢,因为我不敢用力量,只是用一个普通人的速度跑了起来,那个警察连忙在后面追着我。

  转过一个拐角,发现没有人,那个警察也还没有追过来,我连忙双脚一蹬,飞上了天空,速度之快我自己都吓了一跳,这是我用了全部的力量飞了起来,比我在那个世界任何的时候都要快的多,我心里真的有些“恐惧”,怕他再来两句那个鸟语。

  飞在空中,我想起了我现在还是一个“老外”的样子,连忙变了回来。心里有些好笑,在那个世界呆久了,除了只和我说了两句话的那个泰坦,无论是沙迦界,人间界还是天界,都是说的汉语,虽然我开始有些不认识那里的字,可是交流没有什么问题。现在我回到了这个真实的世界,竟然还象着在那个世界里一样到处跑,现在就遇见了这个大麻烦:交流。看来以后还是要认真的学习一下英语了,可是那六个捍卫者很有可能,不,可以说是绝对不可能都会说英语的啊,那我以后不是要学那些什么西班牙,德国,日本之类国家的语言了吗?我突然感觉我的头皮有些发麻,虽然现在记忆力非常的好,可是……,没事干嘛发明这么多种语言啊,我在心里嘀咕了一句。

  回到我所学习的那个城市,天还没有大亮,大概是早上七点过的样子,飞快的窜回自己的床上,还没有人起来,我轻轻的出了一口气,这么大,还没有这么偷偷摸摸过,而且还是在自己有了强大的力量以后。

  白天的生活突然显得如此的无聊,上午和他们一起去做了一个无聊的试验,然后又是去吃饭,虽然不需要,可是总不能让他们看出我是一个“神仙”,和这些朋友在一起,我感觉我好像又是一个真正的人了,而不是在那个世界被恭称的“帝国守护神”,最明显的一点就是:我刚才竟然为那几块不必要花的吃饭钱感到了心痛。下午查了一下各地的资料,然后又是吃饭,真的感觉有些郁闷,虽然在那个世界过了杀戮的生活,幸福温馨的家庭生活,高高在上的“神”的生活,可是在这个世界里,我还是一个大学生的身份,妈妈看着我的学习,朋友们看着我的前途,爱人看着我的真情。然而,我的身份同时又是一个捍卫者,准备随时为了自己的这个家而战斗。现在,我既不能向往常一样为着一件网络游戏中的装备和别人破口大骂,也不能象在那个世界一样的随心所欲,如同昨晚一样,会遇见一些不必要的麻烦,看来我需要再认真的思考一下以后的打算了,在那个历练来临之前的打算。

  “你们先回去吧,我出去买点东西。”我随便找了一个借口,把和我一起出来吃饭的几个室友打发了回去,我想找个地方好好的想想。

  快到冬天了,天黑的比较的早,加上我们来吃饭的时候已经比较的晚了,走到我们学校一个非常僻静的竹林里,我找了一张椅子坐了下来,天已经完全的黑了,我没有介意这个,天色的早晚黑暗对我没有什么影响,反而在这种黑暗宁静的竹林里,非常的适合我的思考,因为在这种天气里面,几乎没有人到这个地方来,除了不远处我感觉到的一股气息。那只是一个普通的人类,我看不清,虽然拥有了强大的力量,可是我的视力依然不行,只是和原来普通人的时候一样,要是到了非要看远处的东西的时候,不是我用极快的速度飞到那个东西的面前,就是我用盗贼之眼去看,可是现在我没有这种兴趣去知道那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只是想静静的思考以后的打算。

  从那个世界回来到现在,发生的一切都和以前没有什么区别,那个生命所说的来自异宇宙的入侵或者说是历练看来还有一段时间,那么,我现在要做的就是寻找那六个捍卫者,可是从昨天的情形来看,没有什么头绪,我感觉不到那些捍卫者的力量,他们似乎也感觉不到我的力量,因为我在空中飞行的时候,我刻意不停的散发自己的力量气息,以我的感应来讲,应该在地球上任何一个地方都可以觉察到我得力量气息,而且以那个生命所说的意思,似乎是每一个捍卫者的力量觉醒时间都是现实中的一晚上。嗯?对了,如果是在晚上觉醒自己的力量的话,那么昨晚我去美国西雅图的时间是十二点左右,那样的话,有可能北美确实有捍卫者,可是他们没有醒,我醒来的时候是早上九点过,但是我也有睡到十二点甚至一点的时候,我不能完全以自己的角度去衡量别人,而且我还记得那个生命在离开的时候还说了一句“第四捍卫者已经觉醒了”,而之前又是叫我“第三捍卫者”,也就是说,他所排列的顺序应该是按照觉醒时间来算的。换句话说,也就是在我觉醒之前,应该有第一第二捍卫者的,那么他们就应该感觉得到我才对,然而事实却不是这样的,没有人和我联络,我也感觉不到他们,怎么回事呢?我觉得有些迷茫。再想想那个生命说的,似乎那个第一捍卫者的地位和我们不一样,那么他就应该来联系我们,可是事实还是:没有。我觉得更迷茫了。

  难道是我们的力量全都不同,从而导致我感觉不到他们的力量,他们也感觉不到我的力量?我脑中突然起了这个念头。很有可能,世界上的强大力量绝对不仅仅只有我这一种,要是他们的力量和我不同,那可真的是麻烦了,如果那个生命和他们说的话与和我说的话没有什么太大的差异的话,那么他们现在也应该和我一样,在寻找包括我在内的其他六个捍卫者了,可是这样不是和大海捞针一样了吗?每一个人都是在五十多亿人里面寻找着另外的六个人,而且没有一点线索,这样怎么找?除非其中的一个人干一个什么惊天动地的事出来吸引我们其他几个捍卫者去,可是在另外一个世界里生活了许多年的人不会这么不理智吧,后果随便就可以想到的。难道真的要等到那一天来临的时候,我们才可以认识吗?那样绝对不会有什么默契的,敌人的任何情况我们都不知道,要是连我们自己的默契都没有,那我真的不敢想象。

  “你们要干什么,不要过来。”突然一个女声响了起来,带着一些惊恐。

  “你说我们要干什么?”一个带着一些猥亵的声音回答道。

  嗯?刚才我感觉到了一股气息又出现在了这个竹林里,可是我没有去在意,因为那还是几个很普通的人类的气息,想不到竟然是几个小流氓,原来那个气息竟然是个女孩。本来的原则是不想管这些人类之间的琐事,可是现在毕竟是发生在自己的身边,而且多半还是自己的校友。

  “啊————”那个女孩开始尖叫了。

  “叫吧,现在几点了,不会有人的,嘿嘿……”那个声音又响了起来,旁边还有一些更加猥亵的笑声响了起来。

  怎么这么老套,是不是两边都是经常看电视连续剧的啊?我心里有些好笑。使用盗贼之眼看了一下那边的情形,嗯?怎么是她,那个我们学校有名的校花,而且是最奇怪的一个女孩,她家里非常的有钱,据说是父母都在香港,在这个城市里只有她一个人,不知道她为什么会选择这个很一般的理工学校,可是她的学习,人缘都非常的好,长得也非常得漂亮,然而最奇怪的是,她竟然从来没有一个男朋友,从入校到现在的大三一个没有,因而成为了无数少男心中的梦中情人。曾经,或者说是两天前,我也算是半个,虽然我有女友了,而且我还不太记得她的名字。但是现在没有了那种心动得感觉,毕竟已经经历了很多得事。再看看那几个人,总共四个,可是看样子不是我们学校得学生,不是说我们学校是封闭式得吗?出入都要学生证得,怎么他们进来了。

  “不要,不要……”那个女孩又开始叫了起来。好了,不要再看热闹了,还是去阻止吧,我在自己得心里说道。

  “对不起,打扰了。”我走了过去说道,不远,最多二十米,可是因为我一直没有一点声响,而且又非常得暗,他们没有发现我,只是发现了那个不时发出一点响动得女孩。

  “你是谁,不要多管闲事,咱们……”他突然捂住下体蹲了下去,是我突然得一脚,没有什么力气,只是比普通人大一些,让他当不成爸爸而已,没有什么停留,又是几拳,把剩下得三个打倒在地,虽然仅仅是一个普通人的力量在攻击,可是那个世界几十年的战斗告诉我的技巧不是说笑的,每一击都是在他们要害处,刚好可以把他们打晕,可是却不会死。我不想和他们一起演出一场英雄救美的好戏,还来几句荡气回肠的豪言壮语,只要解决掉这个问题就好了,象现在这样。

  “你回去吧,这么晚了一个女孩子在这个地方不是非常的安全。”我对她既不冷淡也不热情的说了一句,然后准备开始我今晚的寻找了,虽然机会依然可以说是没有,可是还是昨天的话,总比不做的好,六个只要我可以找到一个,那就非常的幸运了。

  “谢谢,请问……”她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好像还想问我什么,她恢复的非常的快,刚才的紧张在我把他们打到后就几乎已经没有了。

  “校友而已。”我一边打断她的话,一边往竹林外走去,那几个小流氓至少要五个小时以后才会醒,如果那个时候她还在这个地方,那就不能怪我了。

  “喂,我只是想……”身后传来她有些模糊的声音,因为我已经窜上了天空。我不想问为什么她会这么晚在这里之类无聊的话,我有自己的事要去做。

  今天,去哪个城市呢?我在心里分析着有可能出现捍卫者的地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