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梦幻现实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又遇王者

梦幻现实 血影 6788 2003.06.14 13:32

    不知道是他的运气太好还是真的天意如此,只要伟大的神:血影王出现在这个大陆,他都是最先和血影王接触的人,并且可以得到冷酷到不近人情的血影王的帮助。如果没有血影王,他大概最多只能成为一国的国君,而不会成为统一整个大陆的圣皇:王。坎比特。

  ——禁书《谈谈王者》

  ※※※※※

  全身一震,我感觉到我踏在一片柔软的草地上,一道阳光直射我的双眼,我伸手挡在我得眼前,在黑暗的神殿里呆了这么久,突然被阳光直射,我的眼睛不太习惯。

  哦,是在一座山顶上,而且还是清晨,习惯了阳光后,我睁开眼打量了一下四周。那面盾牌直直的插在我身旁,几乎和我的肩等高。

  唉,多年魔界的生活,盗贼的技能我忘了很多,在山顶打量了很久,我依然不知道我在那里,我只能肯定,我是回到了大陆,不用再在海中磨蹭了。

  提起那面大盾,我向山下走去,短剑插在腰间的皮带中,那块石头和手机我放在裤兜里,我知道红儿说得那个奇怪的东西就是手机,既然她最后说叫我保管好它,以后可能还有见面的机会,那么,我会用我得一切来保护这个手机。拿出那块石头,我苦笑了一下,在这个世界这么久,我没有什么朋友,只有这个胆小的火神王,陪伴了我这么多年,算是我唯一的朋友了,可是现在……唉!

  “站住!”走到半山腰的时候,我身旁传来了一声呵斥。是两个全身弥漫着杀意的人,我早就发现了,可是他们的力量太弱,我出手的yu望都没有。不想搭理他们,我继续向山下走去。

  “叫你站住!”那两个人跑了过来,挡在我得面前。

  嗯?这种山上,怎么会有士兵?我有些奇怪。面前,是两个全副武装的士兵,确切的说,是两个全副武装的轻步兵,手里拿着长枪,枪头直指着我。

  我没有说话,绕过他们,继续向前走,这两个人的力量太弱,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是破绽,我不想和这种人动手,而且我也不想和与军队有关的事搭上什么关系。不过有一件事非常奇怪,他们的力量不强,可是身上的杀意却非常的浓烈,他们的眼中闪烁着渴望战斗的熊熊烈火,仿佛战斗是他们生存唯一的目标。这样的士兵,才是真正的士兵,我心里赞叹了一句。

  我感觉到那两个人又追了上来。要是敢对我出手,我马上刺穿你的脑袋,我心里默默的说,可惜了两个好士兵。

  “站住,和我们走一趟。”出乎我的意料,有着如此强烈杀意和战斗yu望的人竟然没有出手,他们依旧挡在我的面前,不过说话的语气非常不客气。

  “说个理由,为什么要和你们走。”我不喜欢这个大陆的人,甚至可以说得上是憎恨,可是我不是一个褴杀无辜的人,何况我心里也有点喜欢这样的士兵。士兵,本来就该是杀意和战斗组成的杀人机器。对我说话的语气,我不在乎,它不能对我造成什么伤害。

  “我们是卡亚王国坎比特将军麾下的士兵,在这个山上一切可疑的人我们都有权利抓获,看你携带武器,又没有上衣,请你马山交出武器,和我们走。”一个士兵回答道。我几乎已经看见他眼中实质般的战斗火焰,可他还是向我解释了,语气也缓和了很多,最后甚至用了“请”字。

  真的是两个好兵,竟然有这么强的自制力。坎比特,不是我的那个徒弟的名字吗?难道会是他吗?我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也许和他们去兵营也是一个不错的解决方式。我一面想着,一面轻易躲开了两个士兵分别向我的盾和我的剑伸来的手。

  “你……”看见我不愿交出武器,两个士兵做好了战斗的准备。身上的杀意更强了。

  “我跟你们走,不要叫我交出武器,你们不是我得对手。”一面说着,我一面一蹬风靴,向那两个士兵掠去,拔出腰中的短剑,砍断了他们手中长枪的枪尖。然后再往后急退,回到了刚才站的位置,再把剑插回腰间。

  “你……”看着手中的断枪,两个士兵脸上露出一丝恐惧,我知道,在他们眼中,我是始终站在原地的,他们的眼睛,跟不上我得速度。可是他们眼中那种的战斗yu望却更强了,身上的杀意也跟明显了。真的很奇怪,怎么可能有这么渴望战斗的士兵,我心里想着。

  “跟我们走。”两个士兵捡起地上的枪尖,向着一个方向走去。我更加惊奇了,如此有自制力,又能够冷静的分析情况,不作无谓的事的士兵,难道真的是我那个徒弟训练出来的?

  并没有走多久,我跟着他们后面来到了一个兵营,一个密林里的兵营,不是很大,大概只有几千人吧。那两个士兵对着兵营门口的两个守卫说了几句话,又指了指我。然后向兵营里走去。

  我跟着走到门口,我知道刚才的士兵是叫守卫不要阻止我。走进兵营,不时看见一小队一小队的士兵穿梭而过,可是没有一个人理我,在每一个士兵的眼中,我都看见了对于战斗的渴望。真是一群好兵呀,我有点佩服可以训练出这样的士兵的人,但愿,真的是我那个徒弟。

  “万岁!陛下万岁!卡亚王国万岁!战神与我们同在!”兵营里突然响起震耳的声音,大概有几千人在一起高呼。

  顺着声音,我来到一片空地上,几千人整齐的站着,他们面前是一个木头搭成的简易的高台,高台上一个人似乎在演说着什么。

  “我不会欺瞒你们什么!告诉你们我们现在的处境吧,我们现在被卑鄙的沙米尔王国的六万军队围困在这座小山上,他们有四万骑兵,两万步兵,而我们,即使是加上我,也只有八千二百一十三人,而且全是步兵。很明显,我们绝对不是他们的对手,现在,在我们面前,有两条路。一条,是成为勇敢的战士,为了我们的祖国,我们的人民,我们的父母亲人,战死在沙场上。另一条,是成为懦弱的投降者,成为战俘,然后再被他们杀死。你们说,勇敢的战士们,你们会选择哪条路?”那个人在高台上演讲着。

  “战死,我们要光荣的战死!为了我们的祖国!万岁!陛下万岁!卡亚王国万岁!战神与我们同在!”台下几千人的反映更热烈了,他们身上的杀意连我遇见的最强魔兽加里卡兽都略有不及,战斗的yu望之火在每个人的眼中燃烧。

  是他,我得徒弟,坎比特。虽然长大了,可是那紫色的头发和身上的淡淡霸气,足以证明他就是我得徒弟,坎比特。

  我不得不承认,他的演讲是比较有说服力,可是绝对不该有这么强的效果,士兵们仿佛是注射了兴奋剂一样的狂热。

  “好的,我的兄弟们,如果你们真的是想保卫我们的祖国,我们的陛下,我们的人民,那么你们就该去好好的训练。我们,只用冲破他们的包围,就可以回到我们的家乡,见到我们的父母亲人。死亡,其实并不是我们唯一的选择。去吧,勇敢的兄弟们。”他似乎看见了我,准备结束了演说。

  “杀死卑鄙的沙米尔狗,回到我们的家乡!”数千士兵又一起高呼,然后散开开始各自的训练。他们的训练,真的让我吃了一惊,训练也用这么狠吗?虽然有一些看来是部队长官的人在不停的巡视,并及时阻止一些伤亡的发生,可是还是不停的有士兵负伤退出训练。

  “师父,怎么您会在这里?”坎比特来到我得面前,他身后跟着几个人,也许是他的副将吧,看得出来,他非常的高兴。

  “你都长这么大了呀!”我摸着他的头,难得的露出一丝真心的笑容,在这个世界上,也许只有他是我最亲的人了。他一眼就认出了我并不奇怪,这么多年,我早就发现了,我的模样不会改变,和刚到这个世界时一样,一样长的头发,一样的身高,一样说话的声音,什么都一样,除了,我的心灵。

  “您就是坎比特将军经常提起的师父吗?您还这么年轻呀,我以为是个老头子呢。”坎比特旁边一个看来眉清目秀的年轻人开口叫着,声音里充满了兴奋。

  我看着他微微的笑了一下,这么多年没有和真正的人说过话,现在看见这么多人,而且还这么热情,我得心里也有一丝高兴。

  “坎比特常常说您的武功是天下最厉害的,连我们卡亚王国年轻一代最厉害的将军都这么说,您一定是高手中的高手了。”他身后一个同样眉清目秀的人跟着说到,看来还有几分像女孩。

  我转过头看着坎比特,他的他的脸有一点红。

  “师父,您一定还没有吃饭吧,我们去边吃边聊吧。米亚,去帮我拿一套我得衣服来,师父还没有衣服呢。师父,我们走吧。”他伸手来拉我得手。最先说话的那个小伙子答了一声“好”,然后向一个帐篷走去。

  这么多年没有和人接触,突然有人来拉我的手,我有些不习惯,可是略略一收,还是被他抓住,我也没有甩开他,毕竟是他的一片热心。正准备和他一起走,他身后一个高大威猛的大汉一声大吼:“等一下,吃我一斧。”

  他的速度太慢,我一闪身,轻易躲开。

  “克莱尔,你干什么?太没有礼貌了。”坎比特呵斥着他。

  “坎比特,你常说你的师父是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现在快十年了,怎么可能他还是二十岁的样子,还有,你说你的师父是用短剑的,他还有这么大一个盾牌,你平时这么细心,怎么今天会这样,要是他是个刺客,那我们……”那个叫克莱尔的大汉马上回答到,看来是个粗中有细的人。

  “这……”坎比特抬头看着我,显然初逢的喜悦让他没有考虑这些。

  我也看着他,什么也没说。

  “不,克莱尔,他就是我得师父,我肯定,绝对是,不要动手!”只是略一迟疑,坎比特马上就回答到,并开始阻止着想继续进攻的克莱尔。

  “不管是不是,如果他可以接下我这一斧,那才是你口中说得天下最厉害的人,如果连我这一斧都接不下,那就一定是个冒牌货。”那个克莱尔显然没有停止的打算。依旧一斧向我砍来。

  威势有余,力量不足,我暗暗的评价着,这样的力量,我可以轻易接下来。对于这个克莱尔的不礼貌,我并没有什么生气,相反对于他的细心和豪爽,我还有一些喜欢,现在坎比特身边就有这样的人,对于他将来的事业应该很有帮助吧。我举起左手的大盾,准备硬接他这一斧。

  全场一片寂静,所有的人都看着我。那个克莱尔甚至拿着只剩一个斧柄的大斧,长大嘴巴,摆着那个刚砍完的那个姿式。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刚才只是举盾格档,没有我预料的“当”的响声,而是一点声音都没有,我也没有感觉到盾牌承受了一点力量,我得手连晃都没有晃,维持着刚举起来的姿式,而那个克莱尔的斧头只剩下一个斧柄了。

  “大暗黑武士!”那个像女孩的人惊呼到。

  周围的人一下紧张起来,刚才重逢的欢乐马上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紧张的气氛,我看到不少的人的手按上了剑柄,周围的士兵也越来越多,连坎比特都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我。

  要动手了吗?刚开始出现的欢快马上被多年来在魔界中历练出来的冷酷所取代。看来这个世界的人真的是容不下我。看着坎比特,我暗暗说道,即使是你,如果敢对我露出一点敌意,我马上就干掉你。

  “师父,您,您,您怎么会是大暗黑武士。”坎比特结结巴巴的问着。

  我没有说话,只是冷冷的看着他,不是想着如何回答,而是看他身上的破绽。不错,是个好手,即使是在这样惊讶的情况下,身上的破绽也是屈指可数,不过,我还是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一剑就解决你,看在你名义上是我徒弟的份上,我就不刺入你的额头了,让你死得好看点吧。我对自己说。

  “不……”就在我准备动手前,坎比特突然冲到我面前,把我挡在身后,面向所有的人,“不,我得师父不是大暗黑武士,绝对不是,绝对。”他的声音有些颤抖,但是很肯定。

  “坎比特将军,这里是军队,不是你义气用事的地方,请你马上让开。学习暗黑武技的人都是最邪恶的人,整个大陆都有权利和义务杀死他。”一个一直没有说话的人突然说着。

  “可是,监军大人,我得师父绝对不是暗黑武士,绝对不是。对巴?师父,快说,你不是暗黑武士。”坎比特转过头来看着我,焦急的催我回答。

  坎比特,你小子捡回了一条小命,我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转过头看着那个说话的人,哼!如此弱的人竟然也会进入军队,他的实力连一个普通的士兵也不如。

  你有权利来杀死我?有义务杀死我?那就让我看看你怎么使用你的权利,怎样履行你的义务吧。你的额头真是洗的很干净呀,我得剑不会染上灰尘的,我打量着他光滑的额头,心中想到。

  “师父,快说,快说呀!”坎比特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他的声音也在颤抖,看得出来,他着急的要死。

  “坎比特将军,如果你再挡在那里,我将以监军的权利撤销你将军的身份,我们会连你一起格杀。”那个不知死活的人还在叫嚣。

  “不,不要!”坎比特见我始终不说话,转过身去,依旧挡在我得面前,他的身体有点颤抖,可是脚下没有一点移动,说话的声音带着哭腔。

  “不许哭!”我对着坎比特的背影呵斥道。缓缓拔出短剑,哼!格杀?看我们谁格杀谁吧?周围的风元素开始活跃起来,多年来一直和我在魔界的过着杀戮的生活,那些风元素不仅仅只是悲哀和愤怒,也有着一些对鲜血的渴望,我得盾牌也有在一阵阵的抖动,似乎有点兴奋。不用等那个什么沙米尔王国的敌人了,今天,就是你们的死期。

  “是的,我不该哭,我得师父是大暗黑武士,那么我,坎比特,也将会成为暗黑武士,来吧,我不再是一个将军了,我,只是我师父的弟子。”坎比特的声音突然异常的平静,他的头没有转过来,只是同样的,缓缓拔出腰间的长剑。

  我没有说什么,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有时,你对他的劝阻,是对他的帮助,但是有的事,对他的劝阻,反而是对他的一种侮辱。

  “坎比特,你……”那个想女孩的人显然想不到坎比特会这样。

  “坎比特,过来,你不要做傻事,这里可有八千多士兵呀。”那个去拿衣服的年轻人回来了,抱着一叠衣服。

  “你这个邪恶的大暗黑武士,你用什么邪恶的方法控制了坎比特,快放了他,我们给你一个全尸。”是那个克莱尔。

  “不,兄弟们,我现在很清醒,我明白自己在干什么,这么多年,一直是你们在我身边帮助我,让我这么年轻就成为将军,对于你们的帮助,我非常感谢,你们也应该明白,我对师父的感情,没有师父对我做人的教诲,我也许现在还是一个在街上偷东西的小偷,没有师父传我的武功,我最多只是一个小队长而已,而不会成为新一代中最厉害的将军。我得一切,都是师父给我的。就算成为全世界的敌人,我也不会后悔。”

  “马上,我们就是敌人了,我不会手下留情的。你们也不需要手下留情,克莱尔,你的力量还是不足,而且不灵活,一会打起来,我会最先对你下手的;米亚,你是军师,武功不高,待会就不要动手了,你还要带大家冲出去;爱尔米,你的剑法太花哨了,有很多破绽,我已经给你说过很多次了,待会一定不要再犯错误,不然,你就只有死了;还有,最好不要叫那些普通士兵来,我得武功你们是知道的,那些士兵没有太大的用处,师父的武功更是远远的超过我,那些士兵来,只是送死而已,何况,你们还要冲出去,死一个人,就少一份力量。我要是死了,你们就要改变策略了,沙米尔军队里那个武士连我也只能阻挡一会。按原来的方法只是徒招灭亡而已。”坎比特平静的说着,仿佛是在交代遗言。

  坎比特,你就不用在煽情了,我们谁都不会死。死得,只会是这几个白痴和那八千多个士兵而已,真是可惜了八千多个这么好的士兵,不过要是敢对我动手,哼!不要怪我,我心里想着,可是没有说出来。没有想到,我在坎比特的心中竟然有如此重要的地位,即使我是大陆上最受人唾弃的暗黑武技的使用者,而且还是大暗黑武士。

  “你们还在等什么,还不动手?快!”那个监军一面向后退,一面招呼这那些一直保持旺盛斗志的士兵。可是,竟然没有一个士兵上来。

  他们不是害怕,我对自己说。

  退?你退得了吗?也许,你可以保住你的小命,但是前提是:你可以快的过风。

  ※※※※※

  注:在大陆上,修炼暗黑系武技的人分为四等:

  暗黑剑士:使用暗黑力量的剑士,力量远远超过普通的剑士,但是很容易被暗黑力量反噬。

  大暗黑剑士:熟练的使用暗黑力量,不易被反噬。

  暗黑武士:可以使用暗黑之剑。剑上随时带着强大的暗黑吞噬力。

  大暗黑武士:不但可以使用暗黑之剑,还可以使用不畏惧任何物理攻击的暗黑盾牌。

  其中,暗黑武士和大暗黑武士的成长都需要新鲜的血肉,其中,又以人的血肉最好,而使用暗黑力量的人都有极强的怨恨,使得几乎所有的暗黑武士和大暗黑武士都是用人来提升自己得力量,所以使用暗黑力量的人都会被世人唾弃,还会被追杀,因而大陆上使用暗黑武技的人很少。大暗黑武士据说只有几个,但是由于力量太强,所以人们也拿他们没有办法。

  传说中还存在比大暗黑武士更强的暗黑圣堂武士,可是从没有人见过,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