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梦幻现实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爱的抉择!父爱?情爱?

梦幻现实 血影 7984 2003.12.31 14:43

    有时候我觉得血影这个人不是一个捍卫者,他更像一个杀手,象一个阴谋家,象一个为了目的不择手段的邪恶的魔鬼。但是他对地球的热爱和忠诚却是无可否认的,为此,他付出了很多很多,多到了一个人无法承受的那么多,也许我说的非常的矛盾,连我自己也觉得矛盾,但是,这却是我真正的想法。血影,奇怪的人……

  ——《捍卫者传记》之“侠”

  ××××××××××××××××××××××××××××××××××××××× “董事长,吃饭的时间到了,下午您还有一个重要的会议。”那个气息走到门外停了下来,一个甜美的声音想了起来。

  “你把东西端上来,还有这位王先生的。”**打开门对门外的那个漂亮小姐说道。

  “是,董事长。”那个小姐微微鞠了一个躬,准备往楼下走去。

  “等一下,去把下午的会议给我推掉。”他又加了一句。

  “可是下午的会议是……”那个小姐没有马上的回答,反而想提醒一下**。

  “不管是什么,不管多重要,下午所有的事全部给我推了,怎么推就是你的事了,下去吧。”他有些粗鲁的打断了小姐的话,语气中颇有一些不耐。

  “是是是……”那个小姐连忙不停的答应,然后匆匆忙忙的下去了,但是在下去之前,还是看了我一眼。我知道她感觉非常的奇怪。

  “好了,我们继续吧。”他转过来看着我说道。没有回到自己的椅子上,他直接坐到我旁边的沙发上,我知道他的意思是我们已经是平等的了,而不是我仅仅是一个来拜访这个大亨的访客了。

  “我的目的是,想让你去为人类尽可能的保留下一些为以后重建工作有用的人,还有物资。”我继续着刚才的话题。

  “什么意思?”他似乎有些疑惑。

  “我想你应该明白的,说实话,我们没有太大的把握可以击退这个历练……,咳我是说,这个入侵。而且即使我们击退了这个入侵,那时也一定会损失很多的人,很多的城市,因为我们毕竟自由七个,无论怎样,都绝对不可能让地球完整无缺。”我回答道。虽然我有些不相信有什么力量可以强大到我们无法抵挡的地步,但是我也不敢过于的乐观,那样就是自大了,这和自我毁灭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骄兵必败”自古以来的恒定真理。

  “你的意思是让我去把人类的精英还有一些重要的重建物质,资料之类的东西保留下来吗?”他反映的非常的快,虽然这个反映的速度对于这个大亨来说也不算快,但是刚才可能因为突然接受了过多的概念以外的东西,一时有些反映不过来。

  “是的。”我回答道。

  门口想起了敲门声,应该是那个送午餐的小姐,不过怎么是两股气息。

  “进来!”**说道。一个穿着仆人制服的人推着一辆小餐车进来了,那个小姐也在后面,她手里拉着一个文件夹,似乎有什么事。

  “董事长,今天下午……”她开口说道。

  “我说了不管什么事,全部推掉,就说我死了。”**有些恼怒的说道,挥挥手把两个人打发出去,他又看着我。

  “为什么回来找我。”他问道,看得出来他的心情不是很平静。

  “我想我得资料你已经知道了,你说我除了找你,我还可以找谁?”我说道。

  “是的,的确只有我了,我想我还是可以帮上一些忙,但是我想有些困难……”他思考了一会说道。

  “不好意思,这么打断你非常的不礼貌,但是我想你明确一件事,无论多困难,你都要去做,时间已经不多了。可以抢救多少就是多少,对于你怎么快就相信我的话我已经非常的满意了,虽然这是因为我展示了我得力量。至于你怎么让其他的人相信,怎么实施这些工作,就是你的事了,我还有重要的事,就是去寻找其他的捍卫者,所以我不可能跟着你去展示我得力量来说服每一个你要接触的人。”我打断了他的话。

  “如果这样的话就更困难了。没有谁会相信这样的话,包括我,如果不是你展示了你的力量,我也不会相信的。”他有些担心的说道。

  “当然我不会让你没有任何凭据就去告诉那些人地球可能会毁灭的。”这个问题我当然考虑到了,否则我就不会这么久才找到**了。

  拿起桌上那把大号手枪,对着他就是几枪,他脸色一边,但是马上就转变成了惊讶,因为他没有受到一丝伤害。他有些愕然的看着我。

  “我想你不会认为你自己的这把枪是假的吧。我在你身上布上了一层结界,这个结界可以保护你不受任何的伤害,就算是一颗核弹在你的面前爆炸你都会毫发无伤。你完全可以用这个去证明,这个结界只会维持一个月,不过这没有什么,一个月内,那个入侵绝对会出现的,但是希望你不要被他们当成一个特异功能者或者外星人被抓了起来,你本身没有什么力量的。”我说道,我也是没有办法,虽然有了办法,可是不知道行不行,而且就算找全了,我们还要商量一下今后的对策,还需要相互的了解,这都需要一些时间的,虽然也许做这些事不需要太多的时间,但是给**一些压力也是必要的。

  “好的,我一定会尽力的去办到,但是我只是在亚洲有些影响力,其余的地方可能就……”他微微的松了一口气,但是还是有些担心的说道。

  “没有什么,其他的捍卫者会处理那些地方的事的,你只用把自己能力范围内的事做好就可以了,尤其是我们的祖国。”我说道。我不是一个圣人,虽然说的是我们都是地球的捍卫者,但是我还是对自己的国家要关心得多,其实每个人都会这样的,否则第一捍卫者罗就不会先去找自己国家的政要了。

  “当然,我会尽力的。”他干脆的答道。

  “好了,说了这么久,我们还是吃点东西吧。”他亲自走过去把小餐车推了过来。

  “好的,谢谢。”我拿起一个盘子,随便选了一些东西默默的吃了起来,看见**的神色已经恢复了正常,我觉得真的是难为这个老人了,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要接受这么多的事,实在是不容易,而且现在他的神色已经恢复了正常了。

  “小李,帮我去约一下董议员,张议员……”他没有马上吃饭,走到桌子旁摁了一下其中的一个电话,然后说道。我知道他约的是香港的政要,这没有什么,和我一样,他还是先顾着香港,我自然也不能自责他什么,这个在商界政界叱咤风云的大亨应该会计划好的。

  “我真的想不到,我竟然会成为地球的拯救者之一。”他苦笑了一下,也选了一些东西吃了起来。拿起那个遥控器对着墙上一指,那个大屏幕上马上切换成了新闻。

  “这是我的一个习惯,吃饭的时候喜欢看新闻,医生说不好,不利于消化,可是我总是该不了,看来我这把老骨头是真的不行了。”他笑着说道。大豪就是大豪,说放下就放下,有了决定就不要老是烦恼,他就像刚才我什么也没有说一样,和我说话的语气就像是在拉家常,我觉得我有些佩服他了,至少这一点我做不到。

  “你一定会长命百岁的。”我礼貌的说道。如果我愿意,我可以用魔法去清除他体内的浊物,还可以对他身体进行强化,这样的话他至少可以活上几百岁,但是我不愿意用我的力量来干涉这个世界的正常的运转。

  “谢谢,我其实已经六十三了,看起来我比大多数的同龄人要年轻的多,可是我自己知道我已经老了,我在三十一岁的时候,有了我第一个,也是唯一的一个儿子王俊豪,他很争气,各个方面都非常有成就,欠缺的只是经验,而且他也非常的孝顺,这让我非常的满意,但是唯一的遗憾就是……”他突然停住了,但是我知道他想说的是什么。

  “在我四十四岁的时候,才有了第二个子女,就是王茹,我很喜欢她,对她总是千依百顺的,但是真是我对她过分的宠爱,让她总是自视极高,而且非常的倔强。从小就是,只要她不愿意的事,她宁愿去死也不愿意屈从,她背上那条巨大的疤痕就是在她十岁时候偶然偷听到我想为她定亲的事后跳楼留下的,如果不是二楼那个支出的横杆挂了她的背上一下,可能……,我以后再也没有对她说过这样的事,她越大,就越美丽,我迫不得已,把她送到了国外,想她可以在国外找到一个自己喜欢的人,以为我们家那个古怪的病症,我没有时间等下去了,可是她在国外却从来没有过一个男朋友,我有时催她,她总是说她喜欢的人一定要站在世界的顶峰,她喜欢的人要是世间最出色的,我觉得这是一个小女孩的梦想,可是却没有办法。离她二十三岁只有三年多了,我真的有些着急。现在听说她有了一个喜欢的人,我真的非常的高兴,我想就算这个人就算是街上的叫化子我也绝对不介意的,我可以把我全部的家产给他,只要他愿意对我的女儿好,而且我相信我的女儿绝对不会有人不喜欢她的,她这么漂亮。”他眼睛看着那个大屏幕,但是嘴里却在自顾自的说着。

  而且还那么的温柔,那么的可爱,我在心里说道,默默的听着他的话,我知道他想说什么,可是我却没有办法答应,我希望他可以理解。

  “再后来我听说那个男人竟然拒绝了他,这让我非常的震惊,我不相信我的女儿竟然会被人拒绝,而且这样的拒绝是不允许的,这关系这我们这个家族的延续,于是我让我最信任的小张去了那里,去看看那个是个什么样的男人,而且我还让小张告诉他茹儿的真正的身份,我不相信我得家产加上茹儿的美貌都不能打动他的心。可是事实让我失望了,那个男人不但没有受引诱,而且还想和我的女儿不再有瓜葛,但是同时我也有些高兴,这样的男人才是真正的男人,才是人间最出色的人。受名利美人引诱的人,不管他的能力再强,他的成就总是有限的,而这样的一个人,即使现在没有什么出色的,但是他的前途不可限量。”他顿了一顿,有继续说道。

  我依然是默默的听着,没有说话,我在思考着一会他提出那个难题的时候我怎么解决。

  “我一直对那个男人有着好奇心,我说了,我是一个好奇心比年轻小伙子还要强的多的人,我还想着怎样可以让这个人喜欢上我的女儿,怎样把这样的一个人培养成为一个真正的人才。后来我听小张说你答应了,但是唯一的一个条件就是为了见我一面,我没有什么犹豫,马上就同意了,我想看看这个男人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什么都不愿意接受。仅仅想见我一面的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他继续说着。

  “有些失望是吗?我没有那么的高尚,如果不是因为我是一个捍卫者,如果不是因为我知道这些所谓的功名,所谓的利益在不久之后就会消失的话,我一定会马上就被诱惑的。”我终于说了一句,这样下去,我大概自己都会认为我是一个圣人了。

  “也许吧,不过我的女儿真的很会选择自己的夫婿,她选择的人竟然就是地球的救星,在这个有着五十多亿人口的星球上只有七个的地球捍卫者,连我也有些佩服她了。如果把她交给你……”他似乎没有注意听我说的话,依然继续的往我所不希望面对的那个问题上走去。

  “你应该知道我以后是个什么样的生活。这个地球有多大,人口有多少,城市有多少座,而我们捍卫者有多少个,这些似乎我都不用重复一边了,她和我在一起,绝对的不会幸福的,我今后的生活只会有剑与血陪伴着我。”我手一张,那把两米多长的细剑出现在我得手里,我看着他,希望他可以明白我的意思。我知道在他的心里,他的女儿比全世界所有的人加起来都还要重要,所以他没有马上去找那些政府得政要,反而和我说起了这些,我不能说他什么,这是一个父亲的心。

  “我知道,但是我同样也知道我得女儿是个什么样的人,她打定的主意绝对不会变的,而且到了二十三岁,她就……,就算是帮我一个忙好吗?这一切都是她自己选择的。”他没有放弃,依然想说服我。

  “那个根本就不是问题,我得力量可以轻易的治好这种奇怪的病症,我回去后就马上治好她。我也知道她是个倔强的女孩,所以我没有和她过多的解释,我只想通过你和她断绝这种关系,说明白一点,我所答应的条件我是不会遵守的,那样其实是害了一个姑娘,对吗?你自己的女儿,你愿意她生活在一个充满了杀戮和血腥的人身边吗?”我问着他。于情于理,我都不能和王茹好的。

  “可是她……”他依然没有放弃。

  “她还小,不懂事,她的这些想法,等她再长大一些就会明白的,而且我保证绝对不会出现你担心的情况,等她找到自己喜欢的人,一定可以给你生一个白白的大胖小子给你抱的。”我笑着说道,可是我怎么觉得我的心有些痛。血影啊血影,你要记住你的身份,你要清楚你的使命,你要想想你以后将要过着的生活,不要害了一个这么优秀的女孩,我提醒着自己,我没有叫自己本来的名字,而是叫自己血影,就是为了让自己可以清醒一下。

  “你真的不像一个还没有正式毕业的大学生,你象一个老人,比我还老。”他有些感慨的说道,看来他不准备再继续说下去了。

  我没有比你老,我只是和你一样,我今年也是六十三岁,在那个世界,我还是非常的年轻,可是在这个世界,我真的是个老人了。

  “希望你以后可以和王茹沟通一下。在那个入侵来临之前,你没有时间和王茹交流什么,而我也会和平常一样,对王茹也和平时一样,免得引起人们的注意。但是在入侵开始后,什么事情都瞒不住了,你也可以尽你所能和王茹解释,我想她这么聪明的女孩应该可以理解的。”我又说道。

  “好吧。也只有这样了,但是你白天在学校掩饰身份,晚上又要睡觉,怎么有时间去做自己的事呢?用不用我……”他说道。

  “不用了,谢谢,我不需要休息的,昨晚我没有睡,现在我的精神不是非常的好吗?不过我还想提醒你一下,时间不多,你不要在这一件事上花过于多的时间。要是地球没有经受住这个考验,那就什么也没有了。”我不得不提醒他,虽然是个商界政界的大亨,做事应该绝对的果敢,但是对于自己宝贝女儿,我不敢保证他不会作出什么不分轻重的事来。

  “这个自然,我不会这么的不知轻重的。”他有些尴尬的回答。

  “乎”我突然站了起来,直直的看着那个大屏幕,我有些激动,难道是……,不会这么快吧,应该是那个捍卫者吧,而且就是在南美。

  “怎么了?”他有些奇怪的看着我。

  “可能又有一个捍卫者出现了,是个好现象。”我说道。

  “你怎么知道?”他走过去拿起遥控器按了两下,画面开始慢慢的往回倒。

  “就是这个。”看见到了那个新闻的开头,我止住了他。他又按了一下遥控器,画面开始正常的播放。

  “今日清晨,一颗小型的陨石在巴西首都圣保罗的郊区坠落,有关方面正在进行调查。”那个播音员说着,同时画面切换到了现场,一个篮球场大小的圆坑,周围还有一些人在做着调查的工作。

  “我们的初步估计,这是一颗来自……”一个像是负责人的人开始解释着。

  “怎么了?”他有些奇怪的看着我,不明白我为什么这么注意这个。

  “那个不是陨石造成的,那个是被强大的纯物理攻击击中后留下来的痕迹。”我非常肯定的说道,这么多年的战斗生活让我马上就判断出来了那个大坑绝对不会是什么陨石,对于这种现象我非常的熟悉,尤其是在沙迦界的战斗,那里这种力大无穷的战士非常的多,尤其是那些巨大的沙迦武士,所以我对这种痕迹异常的熟悉。

  “我不太看得出来。”他把画面定格,看了一会,然后说道。

  “就是因为你们看不出来他们才会放给你们看的,那些陨石所带来的射线之类的东西我们又看不出来。然而这种事是不太可能让任何人都不知道的,所以他们就是说这是陨石造成的,而且他们一定会马上封锁那个区域。”我说道。我得心里感觉有些奇怪,那个捍卫者在那个地方留下这么大的一个坑干什么,刚才看见那个地方又不像是有打斗过得痕迹,就是一个大坑,难道是为了吸引我们的注意吗?那也不用这么的大张旗鼓吧。要是不是为了吸引我们的注意,那又是为了什么呢?

  “是的,他们绝对会用科研的理由来封锁。”他说道。

  “那些蠢货,什么时候了,竟然还这样。”我有些愤怒的说道,不久那件事情就要发生了,到时候那些自私的人才知道他们隐藏这些事情的后果。

  “哈哈,国家就是这样的,不能够怪他们任何的一个人。”他笑了一下说道。

  “是的,的确就是这样的,不过我不了解政治,也不想了解政治,但是我还是有些不舒服。”我说道。

  “今天我要做的事已经做完了,我该走了。”我说道,在这里已经耽误了很多的时间,现在大概是下午三四点的样子了,我可以行动了,从太平洋的那边应该已经是晚上了,我可以从那里开始寻找的,而且王茹他们知道我是在香港,不会出现什么问题的。

  “好的,我也不耽误你的时间了,你去做你自己的事吧,我去把你的飞机票定下来,你直接去机场就可以了,我叫小李送你过去。”他说道,没有什么挽留的话语,因为我们知道那都是没有什么意义的。

  “不用了,我的力量你仅仅是看到了一小部分,从这里倒美国,我大概只需要不到两分钟,需不需要我给你带一个夏威夷海边的热咖啡?”我打趣的说道,不过说的也是事实。

  “呵呵,我竟然忘了你是个什么样的人,用那种方式来也是为了不让人们怀疑是吗?”他笑了笑说道。

  “当然。你去告诉王茹他们我明天回去,不要告诉他们确切的时间,我今晚还有一些事要做,就是去寻找那个捍卫者。我现在就走了,至于怎么应付你的女儿,你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吧。”我一面说着,一面开始慢慢的飘了起来。

  “好的,这个我当然没有问题了。”他回答道。

  用风元素推开了窗户,微微判断了一下方向,我准备离开去太平洋的那些小岛国了,先从那里开始寻找吧,我自己只能感觉到方圆一千公里内的杀意,不知道其他的那些捍卫者会感觉到多少范围内的,但是为了保险起见,我还是准备在相隔五十公里的经度线上做从北极到南极,再从南极到北极的搜索,这样遗漏地区的可能几乎没有,如果这样都不能找到那个捍卫者,就只可以证明我的那个办法是行不通的,只有考虑其他的方法了,不过还有什么方法可以找到那个捍卫者,我就是一点头绪也没有了,而且连信心都没有。

  “等一下。”他突然叫住了我。

  “怎么?”我有些疑惑的看着他,还有什么事吗?

  “我想说,在那个入侵来临之前,我希望你可以对我的女儿好一些,让她快乐一段时间,好吗?”他带着期望的眼光看着我。

  “哦~,好吧。”我答应了,我想他应该明白爱得越深,伤得越重这个道理,但是既然他说出了这个请求,我也不好拒绝,而且我也不知道怎么和王茹说,这个事还是让他去处理吧,再说那个历练不久后就要来了,这么一段时间也没有什么大不了得。

  “谢谢。”他诚恳的说道,眼中充满了感激。

  我没有说什么,微微的一笑,消失在了他的面前。

  一分钟以后,我出现在了太平洋东部的上空,那里的天已经黑了,按照我自己得方案,我开始寻找着那个捍卫者,浑身布满了杀意,在我周围视线可以看见得地方,没有一只海鸟,我知道在我脚下很大一个范围内,也不会有什么海中得生物,在这个方面,动物们得感觉比人类要强得多,它们知道害怕。

  这样得搜寻有些耗费时间,而且也没有什么收获,毕竟太平洋这样大洋上岛屿不是很多,而且有人的岛屿更少,但是我不敢有一丝的遗漏,还是非常死板的挨着寻找,不愿意少寻找任何的一个地方。

  计算了一下方位,已经快要到日本了,太平洋上没有,这并不奇怪,那里的人也实在是太少了,主要的目标还是日本,印度,新加坡,所以我并不着急。

  已经可以用肉眼看见前面的陆地了,应该就是日本了,希望可以……

  嗯?杀意?好强,已经超过了我,从地底,不是海底跃出,而且从后面急速的接近,他要向我发动进攻了。我没有什么犹豫,瞬间拿出那把超长的细剑,回身一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