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梦幻现实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最初之战

梦幻现实 血影 9111 2004.01.28 16:12

    任何事情都会有个开端,战斗也不例外。一个好的开端总是让人感到信心百倍,同样战斗也不例外。虽然我战斗了无数次,但那毕竟是在一个梦中的世界,严格的说起来,这才是我的第一次战斗,幸好这个开端非常的好,这让我感觉作为一个捍卫者,似乎也不是那么的痛苦。

  ——《捍卫者传记》之“血影传”

  ××××××××××××××××××××××××××××××××××××××× 时间:二零零三年一月十一日北京时间上午七点零八分二十三秒地点:中国南海海域 “海鹰,海鹰,这是水鸟一号,这是水鸟一号。”一个士兵对着话筒说道。

  “收到,收到,这是海鹰,请讲,请讲。”耳机中传来一个浑厚的声音。

  “东偏北二八度,一不明物体以时速一百二十公里向我靠拢,预计七分钟后到达。”在南海上,一个中国士兵向上级汇报着。

  “继续观察,注意速度。”那个声音吩咐着。

  “水鸟一号明白。”士兵干脆的回答道,然后他又开始仔细的观察着面前的雷达表盘。

  这里是中国南海舰队第三分队,今天正好轮到他们在海上巡逻,而且因为海关收到情报,今天将会有一首走私船到达,为了怕其逃脱,所以海关方面请求南海舰队予以协助,因而今天整个第七分队的六只舰队全部出动了。总共六只舰艇,两只051改进型(北约称“旅大III”)驱逐舰,两只051H1型(北约称“江湖II”)护卫舰,两只053H型(北约称“江湖级”)护卫舰,另外一只072II型(北约称“玉亭级”)大型坦克登陆舰今天并没有出航。

  “海鹰,海鹰,这里是水鸟一号,水鸟一号。目标开始加速,每小时一百七十,八十……,两百五十,三百三十……”士兵又开始汇报,但是声音有着掩饰不住的惊讶,如此快的加速度,在地球上几乎是不可能存在的,谁会不惊讶。

  “水鸟一号,水鸟一号,请详细报告,详细报告。”那个浑厚的声音有些奇怪,但是却依然平静的问道,可以想象是一个稳定沉着的长官。

  “一千二百,一千七百,两千二……不……”士兵的声音由惊讶变成了恐惧,但是这种恐惧仅仅持续了一个字,就马上嘎然而止了。

  “轰!!”一声巨响,打断了这次通话。

  “水鸟一号!水鸟一号……”在南海舰队基地里面,一个肩上军徽表明身份是少将的四十来岁的中年人对着通话器不停的呼叫着。

  “滋滋……”耳机里面只有这唯一的声音。

  “联系二号!”军官说道。

  “滋滋……”耳机里面依然是这个唯一的声音。

  “三号……”军官又说道,有些焦急,但是绝对不惊慌。

  “滋滋……”依然是这个声音。

  ………………

  “全部失去联系。”一个坐在椅子上应该是负责联系的士兵说道。

  “马上派出第二分队前往出事地点,带上打捞船。”军官吩咐道。

  “是!”身旁一个上校军衔的人回答道,然后敬了一个礼,转身走了出去。

  ※ ※ ※ 那是什么?我向着出事的方向飞去,盗贼之眼已经先我一步向那个地方看去了,天色不是很亮,但是用着盗贼之眼看,就象是在眼前一样。

  那是一个像是一只大蚂蚁一样的东西,它有三层楼那么高,身上应该说是铠甲或者说是鳞甲的东西闪着乌黑的亮光,它的头像是一只超大的蚂蚁脑袋,头上还有着两只长长的触须,它一只手上只有一个乌黑的管子,像是卡通片里面的机器人的枪一样,另一只手上却是象人一样一样的五个指头的一只手,而它象虫子一样的身体下却是四只粗壮的大腿,但是只有不到两米长,和它的三层楼高的身体非常的不成比例。

  不管你是什么,我只知道你不属于这个世界,那么你就去死吧。我在心里说道,按照这个速度,我再有个四十秒就可以追上它了,它在不停的加速,但是没有什么意义,他的速度太慢了。

  嗯,前面怎么出现了一直舰队,它直奔而去,难道它的杀意就是冲着这只舰队发出的吗?我心里有些着急,但是无论我的速度再快,还是需要时间的。而且这个又不象是我去加拿大那样,只要有一个明确的目标,中途我可以随便怎么加速,这种情况要是我不停的加速,有百分之九十九的可能是我冲过头,那样浪费的时间还更多。

  混蛋!我心里骂了一句,虽然我听不见声音,但是只是这个景象就足以让我愤怒了,尤其是看见每一只舰艇上的中国国旗。那个怪物竟然直直的向最前面的的一只舰艇冲去,八那只舰艇拦腰撞成了两截,不到一秒钟,它又从海里冒了出来,左手那只乌黑的管子突然喷出了一团粘稠状的物体向另外一艘舰艇飞去,它的右手却离体飞出,向最后的一艘舰艇冲去,而它本身又向着第三艘舰艇直直踩下。

  不到十秒,四艘舰艇就这样的沉没了。被那个粘稠的东西碰上的舰艇就像被强力的硫酸腐蚀一样,舰身慢慢的变软,然后断成两截;被他的手撞上的舰艇就是直接爆炸;而被他踏上的舰艇就和第一艘一样被踩成了两截。

  ******,你给我慢点,虽然还有不到二十秒我就赶到了,但是我觉得这二十秒简直就比一年还长,不到二十秒就有四艘战舰被击沉了,总共才六艘。我只有希望它不要再这么快的摧毁剩下的两艘,这样我还可以赶过去营救那些人。

  可惜现实总是和人的愿望不一致,那个怪物仅仅停顿了两秒,又是一团黏液向一只舰艇飞去,而自身又向着最后的一艘撞去。和刚才的舰艇一样,这两艘舰艇也马上就沉没了。

  “你******去死吧!”我终于赶到了现场,我的眼里喷出了愤怒的火焰,亲眼看着六艘人类战舰在那些异宇宙的怪物攻击下没有丝毫还手之力的沉没,而且还是我的祖国,中国的战舰。我明明有着强大的力量,可是却偏偏来不及赶到,我一直以自己的速度自豪,现在惨痛的事实告诉我,我的速度还太慢了。

  我人还在远处,几道风刃就向它飞去,它刚从海里窜了出来,没有躲过我的风刃,可是这几个风刃没有给它造成什么大的伤害,只是留下了两道划痕。我没有感到奇怪,这样一个怪物要是仅仅是两个风刃就搞定,那就是一个笑话了。随着距离的接近,我已经有段时间没有用过的那把两米长的细剑出现在了我的左手中,愤怒的我右手也抓住了剑柄,用上我最大的力量,像是拿着一杆枪一样的向那个巨大的蚂蚁头刺去。

  “噗!”如同刺入一个人的头部一样,发出了那声我及其熟悉的声音。这么容易?我有些惊讶,虽然我剑上已经负上了‘无’之力量,但是我压根没有想过会这么容易就得手的,异宇宙的生命不可能和我那个世界的生命相提并论的。

  事实马上就回答了我的疑惑,它左手管子里面突然喷出了那种粘稠的物质,向我的身上飞来。我的反应本来就非常的快,何况我一直保持着警惕,它的手一抬,我马上就向后面退去。

  嗯?我的剑!我得剑竟然象焊在了它的头里面一样,以我的力量竟然纹丝不动。当机立断,我马上放弃了我的剑,向后跃去,险险的躲过了那团巨大的黏液。插在它额头上的剑消失了,然后又出现在了我的手上。我看着它,它似乎也在看着我,被我的长剑贯穿了头部,它竟然像是什么事也没有一样,除了头上那个小窟窿,它就和刚才一样,头上那个窟窿里面连一点鲜血或者是体液都没有流出来。

  它的那个像是头的东西不是它致命的地方,我在心里下着结论。在那个世界也是一样的,沙迦界里面,有的魔兽的致命之处就不是它们的头部。我仔细的观察着它身上的每一寸地方,寻找着有可能致命的地方。如果它的身体小一些,我可以用‘无’力量或者暗黑之力把它包裹着,直接把它吞噬的连渣子都不会留下来半点,可是它这么大的身体,不是我的这两种力量可以全部包裹的,怎么半?

  它没有给我什么观察它的时间,两秒以后,它头上的触须微微的摆了一下,海里突然一个东西从我的脚下冒出,直接的向我飞来,我躲了过去,可是同时左手手臂上却一凉,然后就是一阵专心的疼痛。

  妈的,我马上就反应了过来,下面的攻击不过是虚招而已,造出的声势只是为了掩饰那个黏液的攻击,最让我恼火的就是那个黏液的攻击竟然没有丝毫的声音和气息,而且那个黏液竟然还是我第一次躲过去的那一团,不知道什么时候又绕到了我的背后去了。幸好我闪身躲开的时候移动幅度比较的大,不但躲过了那个东西的进攻同时也避过了黏液的致命攻击处,如果让这个黏液打在我的身上,我不会认为我没有布地系结界地身体会比那个那些舰艇更加地坚硬。

  什么?那个从海里进攻地东西竟然就是那个怪物最开始飞出去地右手,一直潜在海底,现在才突然冒出来对我进行攻击。难道它一开始就知道我的存在,知道我的目标就是杀了它吗?我心里突然有了这个想法,它不是一个仅仅力量强大的怪物,从它的攻击方式来看,应该是一个高智慧生物。

  手上的疼痛依旧,还有往上扩散的迹象,我躲开了它接着的一次黏液攻击,然后看了一下自己的手。呼~,我吸了一口冷气,我得整个左手小臂已经完全的没有了,而且胳膊就象是冰一样开始往下融化,速度还有些快,照这个速度,不会超过二十秒我得左手就会完全的“融化”掉,然后多半就是我的身体。

  几乎没有丝毫的犹豫,我右手突然出现了那把本来应该是落入海中的剑,向自己的左手挥去,贴着身体把自己的左右砍了下来,在那个融化还没有蔓延到我的身体之前,然后一个光系的止血术把血止住。

  不敢再有什么停留,我害怕它还有什么其他的攻击方式,我右手拿着长剑飞快的向他掠去。如果我找不到你的致命的要害,我就直接把你砍成一百块,然后分别把你吞噬掉,我看你是不是还可以没事,我在心里恶狠狠的说道。

  它似乎看出了我的打算,左手上的管子里面不停的喷出黏液向我进攻,像是企图阻止我过去。我不知道它的黏液到底是什么东西,我只知道这种东西会对我造成伤害,而且我刚才才吃了亏的,不敢大意,我在身上布上了一层暗黑结界,同样是极具腐蚀力的力量,因为如果身上布上了任何的结界,动作就不能那么灵活,所以我一般情况是不会再身上布上防御的结界再去战斗的,我喜欢灵活,干脆的战斗,而不那么喜欢那种大多数人说得“先立于不败之地”的无激情战斗。但是现在的情况好像不允许我什么凭着自己的爱好来战斗了。

  尽管有着一层暗黑结界,我依然不敢大意,用了一些暗黑之力把其中一团黏液包裹住,发现我的力量可以把这种黏液腐蚀干净,我这才开始向它发动了正式的进攻。‘无’之力量催到最强,在这把古怪的长剑的增幅下,深邃到了不见底的黑色剑芒足足有二十米长。说起来用‘无’之力量来做结界是最好的,但是这种结界有个可以说笑话的缺陷:它太黑了。如果不用盗贼之眼,我得视力只能说是比普通的人好一些,要是一直是黑黑的一层结界在我的面前,我根本就没有什么办法看东西了。虽然在沙迦界和那个沙迦界的武士马亚斯战斗的时候发现了不用眼睛看可以更好的感觉对方的气息,但是用眼睛看却可以更好的发现对方的破绽,两相比较,我还是选择了后者,我喜欢用最简捷的方法去赢取胜利,这样无疑敌人的致命破绽才是最重要的。

  看着它的那个黏液攻击没有什么效果,它那只本来攻击了一下又潜进水里的手臂突然又飞了出来,但是这一次我早有防备,那只手臂还没有靠近,我就用剑把它砍成了十几块,没有等它还有什么其他的动作,我就用暗黑之力把它那十几块手臂的碎块全部吞噬了,整个过程不到两秒,但是就是这短短的时间,我却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它的手臂不像是一个生物的手臂,没有血,但是也不象什么机器人之类的有物理构造,就像是一块泡沫一样。不过这毕竟不是属于地球的生命,我不能用常规的方法去认识它,还是先把它解决掉,如果可以的话,不要先杀死它,把它交给那些科学家研究,说不定可以找到怎么线索,如果可以找到这种生物的致命之处,那就太好了。但是话说回来,我不敢保证其余的异宇宙生物和它是一样的。

  它突然把身体翻了过来,用四只短短的腿对着我,像是想换一种攻击的方式。我没有再给它进攻的机会了,虽然人你它还有一段距离,但是我两米长的剑加上二十米长的剑芒,完全可以弥补这一段距离。它的攻击还没有展开,我就用剑芒把它砍成了无数小块,这几十剑我自己都非常的满意,仅仅一秒,它就变成了无数块。糟了,不是说要把它活捉的吗?怎么一打了起来马上就忘了,我不由得有些责怪自己。这几十块碎块我没有在把它腐蚀掉,留一些这个给人类的科学家也是可以的。

  嗯?那是什么?我突然发现有一个很小的东西从那些碎块中突然的飞出,向远方飞去。虽然那个东西非常的小,而且速度也非常快,但是这没有逃脱我及其敏锐的感知,我的直觉告诉我,那个才是关键。没有犹豫,一个分析的束缚术向那个东西飞去,然后一个地系的结界把那些碎块全部托在空中,人紧跟着那个东西飞去。

  “放……放我……”我不知道这个是个什么东西,我飞过去一把抓住了它,一个像是半截筷子一样的东西,拿在手里的感觉也是象一块木头,但是它却在不断的挣扎,想离开我的掌握。力气不大,我轻易的把它牢牢抓住,在挣扎无效的情况下,它竟然说了一句我可以理解的话。

  “你是什么东西?”我用右手抓着它问道。我的左手已经开始重新的凝聚,再有几分钟就可以恢复入初了,那种痛苦在我日益熟悉的光系辅助魔法下感觉已经不是那么强烈了。

  “放……回家……”它很显然没有理解我的话。

  哦!我反应了过来,象罗说得一样,我之所以可以理解它的话,原因在于我我可以提取它语音里面的信息,所以在我听来,我听得懂它的意思,但是它显然不能理解我的意思。

  这样也好,我还以为我一时冲动犯了一个大错,但是现在看来似乎没有什么,那个巨大的怪物只是象一个机器人一样的物体,最终控制者是这个像是一个筷子一样的东西,把这个交给那些科学家应该可以了。尝试着对这个“筷子”用了一个昏睡术,我不敢保证这个魔法可以对异宇宙的生命有什么作用,但是非常的幸运,这个魔法很有用,它没有再挣扎,也没有什么其他的信息再流露了出来,应该是睡着了,这样看起来更像是半截筷子了,把它扔在马路上,可以保证绝对没有谁会过去把它捡起来。

  回到战斗的地方,看着海面上舰艇的碎片,我有些遗憾,没有救下来这几艘舰艇,但是海面上似乎还有一些人活着,这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总是没有全部的死亡,尤其这些人还是我们中国的军人。

  用风把水里的人全部提到了悬浮在空中的地系结界上面,我也站在上面,没有马上的离开,我想直接把这个东西交给中国的军方,毕竟我还是向着自己的国家,要是交给了**,我不敢保证他会把这个东西交给其他的势力,对于商人,我不是非常的信任。不过话说回来,战斗既然已经开始了,那些异宇宙的生命应该是马上大量的出现,不过让自己的国家早一些知道,那也没有什么坏处。

  看着那些从海上起来的中国海军,我奇怪的感觉到我竟然有了一丝心疼,在这个一月的天气,从冰凉的海水里面起来,他们所有的人都冻得嘴唇发紫,但是却没有一个发出一丝难过的声音。那个战斗持续了十来分钟,整个过程他们应该都看见了,虽然我知道他们的眼睛不能捕捉到我和那个怪物战斗的过程,那实在是太快了,但是我知道他们还是看得出来那个怪物和我都是这个世界上不应该存在的,在空中发生剑和鲜血的格斗,这只有在人们的幻想中才会出现。然而让我有些惊异的是,他们竟然没有一个人的眼睛里面有着一丝恐惧,他们只是看着我,有的人在互籍体温取暖,有的人捂着因为舰艇下沉而受伤的部位,但是绝对可以肯定的是,他们没有丝毫的恐惧。我觉得我以前对军人的看法似乎有些偏差,我一直认为只有在战斗中磨练出来的军人才是真正的军人,就想坎比特的军队一样,但是现在看着这些几乎没有经历过战争洗礼的军人,他们不比任何一个坎比特军队里面的军人差。

  “你是谁?”一个看上去是军官的人问道,他肩上的军衔显示出他是一个中校,他的嗓音带着一些湖南口音,但是我听着觉得有些亲切。

  “地球第三捍卫者,血影。”我带着一些敬佩的声音回答道,这是对一个最合格的军人的一种应该有的敬佩,同时我用了一个火系魔法,让这个结界中的温度上升了不少,这样他们也许可以舒服一些。

  “那个东西是什么?”他又问道,对于我的回答没有什么反应,似乎他早就知道了捍卫者是什么。

  “我也不是很清楚,它们不属于地球。我的任务就是为了消灭它们。”我回答道,回到这个世界,我从来没有对任何人像是现在一样的有问必答,而且没有一丝的不满,如同我就是他的下级一样。一面回答道,我一面向那些受了伤的军人走去,让我非常欣慰的是,他们依然没有什么躲避,也没有害怕,对我是一种莫名的信任,任由我把手放在他们的伤口上。我想这也许是因为我和他们一样是中国人的原因吧,虽然我现在的外形不是我本来的样子,是那个红衣红发,脸上还有一个刀疤的中年人,但是我的口音和我说话的方式证明了我是一个地道的中国人。

  光系魔法的作用下,他们的伤口在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里全部愈合了,连疤痕都没有留下来,更不要说什么痛觉了,他们露出来惊讶和不敢相信的目光,当然,目光中,还有着更多的感激。

  “你们可以把衣服脱掉,否则你们身体再怎么健康,也可能会受不了的,我就在这里等待你们的救援舰队前来吧。”我开口说道。似乎是因为那个军官知道我是一个和他们完全不同的人,没有再问什么,我也正好落得个省事,否则他要是问了什么我不好回答得问题,我也不愿意去欺骗他,又不能明说,那样还有些不好办了。而且这种低级得军官我也觉得不应该把我知道得事全部告诉他。

  “你是什么地方的人?”坐着结界上,我和我旁边一个在烤着自己衣服的军人开始拉起了家常,我喜欢这样的士兵,无谓的士兵,处乱不惊的士兵才是最好的士兵,就象这些人一样。我在结界上升起了十来堆火焰,让他们去把自己的衣服烤干,结界的温度也保持在二十七八度的样子,对这些士兵,我有一种发自内心的关怀。

  “俺老家是山东地。你的手没有什么事吧。”他笑着说道,像是对一个熟悉地朋友一样地笑,而且还有些关心我已经快要好了的手。应该是一个普通地士兵,没有象那几个军官模样地人在忙着统计自己舰艇上的剩余人员。我不知道这个舰队有多少人,我救上来的只有三十来个而已。

  …………

  “你们的舰队来了,我把你们送上去吧。”随便聊了十多分钟,我说道。我已经看见天边出现了一只舰队,用盗贼之眼看去,的确是中国的国旗,还是军舰,应该是他们的救援部队了。

  “等一下。”一个军官说道,他拿起了两片衣服,向着逐渐靠近的军舰打起了旗语。

  我知道他是害怕有什么误会发生,毕竟一个没有任何动力就悬浮在空中的褐色平板不是什么平常的事。

  “好了,我们过去吧。”一会后,他转过来对我说道。

  我点了一下头,用风把他们全部托了起来,向着其中最大的一艘舰艇上飞去。

  刚落在甲板上,几十个全副武装的军人就把我们围了起来,我没有奇怪,作为一个军人,这点警觉还是应该有的,而且他们并不知道刚才发生的事,我很配合的没有什么异样的举动,站在那里右手拿着那个一动不动的“筷子”,左手已经完全的恢复了。

  过了一会,一个上校军衔的人出现了甲板上,先是把最先和我说话的军官叫了出去,没有理会我。我也不介意,还是在那里站着,打量着这首军舰,我从来没有看见过真正的军舰,何况现在还是站在上面。不过我现在的心里也有了一些着急,因为那五个捍卫者似乎发现了这边有些不对,虽然战斗结束了,但是我还没有离开这个区域,没有象索诺和安妮一样继续的巡视着自己的负责地区。他们的巡视速度有些变换,小刀还有向这个方向靠拢的意图。

  幸好等的时间不常,大概五分钟以后,那个军官就出来了,让所有的士兵把手里的枪放下,然后邀请我到船舱里面去,他的态度很礼貌。

  “你好,我知道是你救了我们的士兵,对于这件事我非常的感谢你,但是对于这件事我非常的不理解,尤其是亲眼看见你带着我的士兵浮在半空中,我绝对不会认为那个古怪的现象是我的士兵制造的。你可以解释一下吗?你大概也是中国人吧。”一个四十来岁,少将军衔的人坐在船舱里面,看见我进去,站起来邀请我坐下,然后问道。

  “我想四天前世界上发生的那十几起事故已经可以解释了,对于这件事我不想解释太多,你不知道,并不代表你的上司不知道。我现在还有自己的任务,我留在这个地方的原因就是想把这个东西给你们,你应该是这里的最高长官了吧。”我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自己说出了自己的来意。然后把那个东西递给他,因为害怕那个东西会对普通的人有什么伤害,所以我还在它的表面布了一层风系的薄薄的结界,避免了它和这个军官的直接接触。

  “这是什么?”他拿着那个“筷子”左右看了一下,然后问道。他没有在问那些现象,似乎我提到了那十多起事故已经让他想起了什么。

  “这就是造成你们这次事故的罪魁祸首,甲板上还有这个怪东西操纵的……,算是机器的东西残骸吧。不过先声明,我也不知道这个东西到底是什么,我只知道它不属于这个星球,所以这就是我为什么要把它交给你们的原因,希望我们的科学家可以得出一个结论。”我回答道,在最后我用了“我们的科学家”,说明我就是一个地道的中国人。

  “好吧,我也不多问什么,我不是一个食古不化的人,那些事件我知道得很清楚,是外星人得入侵对吗?那些现象是我们现在地球上得科技无法办到的,而你所做的事我们也同样的无法办到,以后就要靠你来保卫地球了,有什么需要,中国军方会支持你的。”也许我们东方民族本来就是一个充满了活力和想象力的民族,他没有做太多的纠缠,直接承认了我的身份,同时也对我做了一个至关重要的承诺。

  “好的,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的。我现在还有任务,就不多说了,再见。”我准备离开了。因为小刀的巡视范围已经开始向我这个位置开始扩大,再不走,可能小刀就要过来了。

  “再见吧,无论什么需要的,就来找我们,这个是我们军方专用的最高级联络装置。”他递给了我一个小小的园环,红褐色,看起来像是一个玛瑙戒指。

  “好的。”我接过来回答道。虽然我现在还没有什么需要他们帮忙的,但是不代表以后也没有,而且军队的厉害是绝对不容置疑的。

  微微向他鞠了一个躬,他也站起来向我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我从窗户飞了出去,继续我在亚洲区域的巡视工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