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梦幻现实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 夺位

梦幻现实 血影 6585 2003.06.14 13:34

    无论大小,只要是争端,就一定会有胜利者,也一定会有失败者。只要是胜利者,就一定是对的,正义的;失败者则相反之。

  ——自传之《梦中的荣耀》

  ※※※※※

  事情比预想的要麻烦一些,当国王正式颁布谕旨宣布武威公主将在一个月后的卡亚建国日嫁给坎比特,并同时宣布武威公主为王位的正式继承者后,各地都出现了一些骚动,因为国王才一百七十多岁,远远没有到退位的时间,现在宣布继承者似乎太早,而且正式宣布了王国第一美人武威公主的婚事,这相当于是直接把王位传给了坎比特这个平民出身的人。各地的贵族和军阀都非常不满,甚至出现了一些兵员调动。

  王城里的空气非常紧张,因为国王在宣布了谕旨后,就不再回答大臣任何问题,宣布退朝。各级官员都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出现这种情况,左相爱狄夫显然发现了事情的蹊跷,几次想面见国王都被当了回来,王城近卫军和爱狄夫的家将还发生了一些冲突,国王依然没有什么表示,而王国的右相基克玛突然宣布支持国王的决定,并大力称赞了坎比特的功劳,说他的功劳完全可以弥补平民的身份,何况现在坎比特已经是贵族了,并力荐米亚成为王城的东督,这个职位相当于是王城的总管,朝中其他的大臣有的支持坎比特,有的支持爱狄夫,一时闹的不可开交。(坎比特的故事详见《梦幻现实》外传《进军!幻之大陆》)

  我一直呆在坎比特的府邸,坎比特的府里有很多书,我叫坎比特帮我找了一个教书先生给我读,虽然我学习了一段时间这里的文字,可是学得不多,时间又短,再隔了这么多年,我几乎忘光了,与其重新学,不如叫个人来帮我读。这么多天,我大部分是叫他帮我读一些有关神的传说,那个生命叫我一定要战胜神才能离开这个世界,我想多了解一些关于神的事,虽然大部分是人们夸张加上盲目的崇拜,尤其是在那天那个教书先生用着及其崇拜佩服的语气读出了“伟大的风神,把浪漫祥和带到了人间,给了无数人生存的希望,让大地充满了温馨”时,我强忍住一剑干掉他的冲动,周围的风元素也有一些恼怒。

  我不想干涉坎比特的事,自己的事最好自己做,我已经帮他把最困难的事解决了,剩下的就要靠自己了,刚开始几天坎比特都要来向我汇报一下现在的局势,在我打断了他几次后,他就没有再来了,我不想了解太多,了解太多了难免会干涉一下,这不是我愿意的,何况我真的是一点也不了解政治。也许我以后还会帮助他,但决不是让他干什么,不让她干什么这种帮助。

  “好了。”我挥挥手,把那个教书先生赶了出去。刚来的时候,看见我不识字,还很有点瞧不起我,可是看见号称“卡亚之梦”,而且现在还是驸马的坎比特在我面前竟然大气都不敢出时,他马上变得及其恭敬,我很不喜欢这样的人,不过不得不承认,他的书的确读的很好,好到他读“风神”那一段时我恨不得当场就杀了他。

  “是,大人,小的告退了。”他恭敬的回答了一句,把书放在桌子上,弯着腰退了出去。

  我没有说什么,只是看着这个一大把白胡子的老头嘴里叫着“小得告退”的退出了房门。

  “你听见了刚才他念的书了吗?”我拿出那块石头,轻轻的说着,“那个威武勇猛,与世间一切邪恶作斗争的火神王真的是你吗?”

  今天那个人念的是《火神列传》,听着他念着,我心里有一些难过,书里描写的那个火神真的是这个火神吗?这么多天来,每当我一拿起这个石头,里面马上就传来深深的恐惧,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这次还是一样,我把石头一拿出来,那种恐惧又出现了,但是我决定该好好的和他谈谈了,这样的情况我有些受不了。

  “我真的不知道你在怕什么,难道是那个什么‘无’之力量?”我感到石头轻轻震了一下,那种恐惧更剧烈了,看来就是那个‘无’之力量。

  “你是我认识最久的朋友,难道就是因为我有个什么‘无’之力量,你就看都不敢看我了吗?虽然我一直骂你是白痴,可是我一直把你当成我最好的朋友呀,你记得那次你差点害死我吗?明明是右脚脚心,你告诉我是左脚脚心,我差点就死了,我想教训你,你也是躲在这个石头里,可是不到一天你就忍不住跑了出来;还有那次我遇见那个变形兽,我是第一次遇见,差点就要被它暗算了,你及时提醒了我,我才没有再一次经历那个痛苦,我还没有感谢你呢;还有……”我慢慢回忆起在魔界和他相处的点点滴滴,渐渐的我也沉浸在了回忆之中。

  “还记得你第一次用我给你做的烧烤架做烧烤的时候吗?你把那只可可兽烤得一边生的,一边却是糊的,你还死要面子,说这是天界最流行的吃法……”不知道回忆了多久,我开始说一些我们生活中的小事。

  “本来就是最流行的吃法。”一个声音在我耳边想起。

  “那为什么后来又没有这种情况了,后来你烤得都是一样的。”我还没有反映过来。

  “那时因为后来天界不流行了。”那个声音狡辩到。

  “你一直和我在魔界,你怎么知道后来又不流行了?”我反应过来了,他已经在和我交流了,我没有异常的反映,继续和他吵着,希望他可以快点习惯。

  “那是因为,因为……”他打不上来了。

  “我好久没有吃你烤的东西了,你可以烤给我吃吗?我想吃那种喀什猪,那是你烤得最好吃的东西了。”我慢慢的转过头去看着他。

  “我烤得什么东西不好吃?我烤得那个会‘呀呼,呀呼’叫的呀呼鱼你不是也……啊!”他看见我的眼睛看着他,叫了一声又躲回石头里去了。

  “唉~,你为什么会这么怕我呢?即使我真的拥有那个力量,我也是绝对不会对你动手的啊,我们是好朋友,对吗?”我叹了一口气,有些无奈。

  “你不是喜欢听故事吗?我给你讲一个很有名的故事,那是我们家乡的一个有名的故事,故事的主角叫梁山泊……”我又慢慢的讲起了那个浪漫古老的爱情故事,可是我一直注意着那块石头。

  “后来呢?”讲到快结尾的时候,我故意停住不讲了,他忍不住,转出来问道,看见我一直望着这个石头,他又想往里面钻,在我的目光的注视下,终于又停住了,没有钻进去。

  “你真的不相信我们的友情吗?”我问了一句。

  “我……”他终于肯面对面的回答了。

  “的,的,的”门外想起了敲门声,火神一下就钻了回去。

  “师父,我可以进来吗?”门外想起了一个温柔的女孩声音,是武威公主。

  唉……我又叹了一口气,我已经察觉到有人来了,可是没有想到竟然会这么快就到门口了,看来真的是不让我和火神解除误会呀。

  “进来吧。”我压下失望的心情,平静的说着。

  “师父,父王还是不理我,你说这怎么办呀?难道他不喜欢我了。”坐在我旁边,武威可怜兮兮的说着。

  事情已经过去一个月了,因为很多问题需要解决,所以我一直让黄灵儿装作国王每天早朝,但是很少说话,实在是怎么非说不可的,黄灵儿只能用那个魔晶说“此事明天再议”,其余的什么话也不说了,然后米亚马上做一个魔晶回答,第二天在宣布结果。虽然国王变成这样非常奇怪,可是没有一个人怀疑国王竟然是假的,理所当然,那个国王当然也不会过问武威了。

  这一个月来,武威老是喜欢往我这里跑,最先是因为她向国王求情说不想嫁给坎比特,她只是把坎比特当成哥哥,从来也没有什么那种感情,可是当然国王不会答应了,她又来求我,因为他看得出来坎比特很怕我,所以想求我叫坎比特不要娶她,而我本来就是想在坎比特掌握大权后就把武威杀掉,要是真的成了亲反而不太好办,所以就给坎比特说了一下,坎比特刚开始有点失落,可是马上又没有事了,这一点我倒是很满意。第二****会时国王就以武威年纪太小为由,宣布还是过两年再成亲。坎比特后来也没有再找武威,一天忙着自己的事,米亚更是忙的不可开交,爱尔米在训练一些特殊部队,一些训练方法是我教他的,虽然是从电视上看来的,可是比起他们的训练方法还是要先进许多,克莱尔一天到晚都带着近卫军到处巡视,更是没有时间和她玩,生为国王的继承者,又是有未婚夫的人,其他大臣们的公子也都不敢和她接触,逼得现在武威只有来找我了。

  ※※※※※

  因为我的原因使得坎比特没有娶她,所以她很感谢我,什么事都向我说,每次我都不会回答,只是静静的听着,大概这也是她喜欢来找我说话的一个原因吧。她依旧叫我“师父”,我从来没有承认,但也没有否认,她每次来都是和我说一些宫廷的事,没有再叫我教她什么武功了,有时我觉得她有点可怜,可是又没有什么办法安慰她,也不想安慰她,因为迟早都是要死的,虽然她没有什么错。

  “师父,你说为什么现在人们都躲着我呢?我没有做错什么事呀,我知道虽然我调皮了一些,可是我又没有做什么坏事,他们为什么看着我都躲呢?连父王都有点躲着我,我真的这么让人讨厌吗?”武威看着我,似乎希望得到我的回答。

  你没有什么做错,唯一的错误就是你竟然生在帝王之家,现在是个乱世的开始,也许平时你会很快乐,可是在这种时候,最可怜的就是你们这些帝王的儿女了。我在心里默默的说。

  “其实我知道,因为我现在是国家的继承者,又是有未婚夫的人,所以大家都不敢理我了,只有您的身份不一样,所以不怕,也不会躲着我,幸好还有师父您肯听我说话,否则真的要闷死我了。”和往常一样,武威没有指望我可以回答什么,看了我一下,又开始自己说了。

  唉~,这是我今天的第几次叹气了呀。傻姑娘,我不怕你是因为我的打算是杀了你呀,如果你知道唯一不躲着你的人是唯一想杀你的人,你还会向我诉说你的心事吗?

  “师父,我觉得你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武威突然换了一个话题。

  嗯?我心里一惊,她怎么会知道?我没有给任何人说过,连红儿也没有,她怎么会知道的?我看着她,等待她的继续。

  “师父,我觉得所有的人活着都是有目的的。我,是想一直快乐的生活;坎比特他们是想建功立业;那些公子哥儿是想一天花天酒地;那些女人们是想怎样变得更漂亮。可是师父你却想什么目的都没有一样,不会笑,不会出去花天酒地,不会去争名夺利,更不可能想着怎么变漂亮,所以我就觉得您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武威接着说。

  哦,原来是这样,我怎么会没有目的呢?我的目的也是想好好生活,想建功立业,想花天酒地,甚至我也想变得更帅,我还想红儿回来,想变得最强,想离开这个世界,我可以说是最有目的,最多目的得人了,可是,想法和现实总是有差距得,你还太小了,很多事你都不知道。我看着她,微微得笑了笑。

  “哇——,师父也会笑呀,好帅哦,你要经常笑哦,来,再笑一个。”武威像发现新大陆一样叫了起来,少女得天真可爱又出现在她的身上。

  真是个可爱得女孩,再和你相处下去,我不知道我还下不下的了手。我对着她又笑了一下。

  “师父,看来你的心情不错哦,我们出去逛街吧,我最喜欢逛街了。”她突然跳了起来,跑过来拿着我的手往外拉。

  的确,我的心情今天是比较好,虽然没有正式和火神和解,可是已经有了一个很好得开端,我上街去买一点东西,等晚上叫火神来给我烤吧,我心里想着,可以和这个世界唯一得朋友和解,我真的比较高兴,没有拒绝她,我跟着她上了大街。

  已经一个月没有出来了,外面得阳光照射在身上,真的暖洋洋得。逛街,我几乎已经忘了怎么逛街了。政局得动荡似乎没有给老百姓什么大的影响,除了不时就出现得一队队王城近卫军,还有一些不知道是那里得军队跑过,街上没有什么大的异样,店铺依然全部打开,人们还是在里面讨价还价。

  武威似乎经常外出,很多人都礼貌得向武威行礼,一些人还行起了君臣大礼,看见武威拉着我的手,都是一脸得惊异,但是没有说什么,我同样也无所谓。

  大概很久没有人和武威出来逛街了,武威显得很高兴,每个店铺都要进去看看,可是都不买,只是高兴得笑着,然后又拉着我走进下一个店铺。

  “和我去那里一下,我要买一些东西。”看见有一个肉铺,我想买一些东西给火神王烤,很久没有吃他考的东西,说实话,我真的有一点想。

  “先生,一共是一个铜蒂尔,七个克力。”店铺老板把东西包好,对我说。

  嗯?我尴尬得看着他,我已经忘了还要花钱得。这时一双小手伸过来帮我解了围,是武威,她冲我笑了笑,一手提起东西,一手拉着我又开始向前走。

  “哟哟哟,哪家得小姑娘,长得可真是水灵呀。”一个声音响了起来,是一个穿着军装得军人,个头满大,好像还是个低级将领。

  我冷冷得看着他,我不喜欢欺负弱小得人,很不喜欢,因为我也一样得弱小,在神得眼里。

  “大胆,我是武威公主,你竟然敢对我无理。”武威马上呵斥着。

  “哈哈哈,你是公主?公主这么没有教养得拉着一个叫化子得手?哈哈哈,你不要开玩笑了。”他说着说着,开始伸手向武威得脸上摸来。我轻轻一挥手把他得手打开了,在这个时候,我不想惹事,我今天得心情也还不错。

  “你敢动手?你知道我是谁吗?我可是当今驸马,坎比特大将军麾下南方军团的步兵团长。你想死吗,贱民。”说着就一拳打来。

  我轻轻得闪过,没有还手,只是冷冷得看着他。

  “还敢躲?贱民!”他又是一拳打来,我向后轻轻一退,他又没有打中。

  “哼!”看来他是生气了,什么也不说,一拳接一拳的攻来。

  坎比特不是说他是什么“卡亚之梦”,很受人民爱戴吗?怎么手下的人这么没有军纪,不过看来武功不错,就是速度慢了一点。如果加以点拨,倒真的是一员猛将,不过就是太没有纪律性了。

  “住手。”身后传来一声呵斥,是坎比特的声音。我没有看到他,因为那个军人把我的视线挡在了。

  “大将军,这些贱民竟然敢对我们南方军团的将领不敬。”他恶人先告状,我没有开口,只是看着他的背影,怎么坎比特手下的士兵素质这么低下?我心里很不满意。

  “公主殿下,你没有事吧。”坎比特没有理他,匆匆走到武威的身边,看来是因为得到了通知,公主被人纠缠,所以匆匆赶来。

  “哼!”武威哼了一声,没有说什么。

  “竟敢对公主不敬,你好大的胆子。”坎比特对着那个军士呵斥到。

  “卑职该死,卑职该死,卑职……”愣了一下,那个军士连忙跪了下去,想给自己求求情,显然他没有想到这个姑娘竟然是公主。

  “师父!”我一直站在那个军士的后面,他一跪下去,坎比特就马上看见了我,他一声惊呼,愣在那里,他似乎觉得在外面看见我不正常。

  周围的人都一片惊讶声,似乎在为我这样穿着一条麻布裤子,一件简单的上衣,而且看起来只有二十来岁的人是王国驸马,南方军团的统帅坎比特的师父惊讶。

  “这是你的士兵吗?真是素质不错呀,坎比特大将军。”我冷冷的看着他,嘴里说着冷冷的话。周围的人鸦雀无声,坎比特后面的士兵也同样看着我,连那个地上求情的将领也抬起头来,看着我,可是都不敢说什么。

  “弟子知错,弟子知错。”坎比特被我的话惊醒过来,听见我用从没有过的语气说话,吓得他马上跪了下来。

  我慢慢的走过去,坎比特的头越来越低,几乎快要碰到地面了。“碰”我一脚踢在坎比特的脸上,把他踢飞了七八米远,我的速度不快,但是力量很大。他可以躲开,可是他没有。

  “唰”几乎是同时,所有的士兵都拔出了佩剑,向我冲来,我没有动。周围人发出尖叫,开始躲闪。

  “住手,滚下去。”坎比特马上喝止住他们,他的鼻子和嘴角都有血流了出来,武威捂住了眼睛,周围的人长大了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师父赎罪,弟子知错了。”他不敢起来,跪在地上向我一点点移过来。

  “看来,我应该教你一些真正的东西了,坎比特,以后每天抽一个小时到我的房间里来。”我不带任何感情的说着。

  “碰”,我又是一脚把移过来的坎比特踢飞,依然正中面门。这次没有谁敢冲过来,可是很多士兵都仇视的看着我。

  “是的,师父。”坎比特又马上爬起来,说话有点漏风,可能是牙齿掉了。

  没有再理他,我转身走了回去,武威马上跟在我后面走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