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梦幻现实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科学与人类潜力

梦幻现实 血影 8902 2004.01.29 22:31

    如果让我否认科学,这个我是绝对做不到的,作为一个大学生,我知道科学的力量。如果让我否认人类自身的潜力,我更加做不到,因为我自己就是一个人,自己强大的力量也是来源于我自身,这绝对算是人类自身的力量。那么人类发展的方向到底应该向那个方向发展呢?我有一些迷茫。不过话说回来,这些事我似乎没有什么发言权,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我已经不属于现在的地球了……

  ——《捍卫者传记》之“血影传”

  ××××××××××××××××××××××××××××××××××××××× 在亚洲的上空又巡视了二十六个小时,新的一天又来临了,但是却没有新的战斗,所有的捍卫者都和我一样没有丝毫的松懈,依然在自己的捍卫区域上空飞着,预防随时随地都可能发生的战斗,但是那些异宇宙的生命没有发动新的攻击,罗的巡视速度已经变慢了,范围也开始变小,可能是太累了吧,他毕竟和我们这几个捍卫者不一样,我们到现在和刚开始一样,我不知道安妮他们是不是和我一样根本不会雷,但是现在的情况看来似乎还没有什么值得担心的。可我的心里却觉得这不是一个办法,我们根本不知道那些异宇宙生命的进攻时间,进攻地点,就这样的不停的飞,一直紧张处于紧张的防御状态之中,似乎是有些草木皆兵了。可是又没有什么其他的办法。

  又是二十多个小时的巡视,依然没有什么情况发生,虽然我心里没有什么太着急的感觉,但是却有些担心的感觉。主要是担心我的父母,他们应该醒了。不知道他们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在自己家里睡了过去,却在香港的一个秘密基地里面醒来,我怕他们承受不了那个事实,父母的年纪都有些大了,突然改变一个生活环境,要是不适应,水土不服怎办?我心里的担心越来越强了,要是在巡视一天还没有什么情况的话,我就去台北看看,不用多少时间,到时候就让小刀帮我巡视一下吧,我心里作出了一个决定。

  六个小时以后,罗突然通知我们去开一个会议,我从来没有想到罗的速度竟然会快到这种程度,他突然出现在了我的面前,告诉我马上去加拿大他的家中,然后又马上消失,几乎是在他从我面前消失的同时,我又感觉到他出现在了小刀的位置。我又一次对自己的速度产生了怀疑,不过同时我也有些奇怪,如果罗的速度这么快,为什么在我们战斗的时候他不过来帮忙呢?无论他的力量哉怎么不强,但是他毕竟是一个捍卫者,不可能没有时候力量的啊,我找不到答案,但是也没有多想,直接向他的家飞去。

  在我到了那里的时候,安妮和考拉已经在那里了,罗站在那幅巨大的地图前面仔细的看着什么,过了一会,小刀和索诺也来了。

  “根据我的估计,第一次的进攻应该算是结束了,那些生命的进攻方式有些不一样,但是似乎他们的作战方式和我们人类有些相似。”看见所有的人都到齐了,罗宣布这个会议正式开始。

  嗯?我有些疑惑,对于这些什么作战方式什么的我不是很了解,而且总共现在只有三次战斗,罗就知道了他们的作战方式了吗?我连安妮和索诺什么战斗的都不知道。不过看了一下其他的几个人,他们也是疑惑的表情。

  “这些生命不是没有智慧的,他们这三次进攻只是一个试探,如同我们人类之间的战斗一样,总是要在战斗之前了解对方的实力,这样后面的战斗才比较的有把握。”罗解释道。

  “可我遇见的是一个超大的……,反正绝对的不会少于二十万的各种怪模怪样的异宇宙的怪物,他们难道用这么多人来试探吗?”索诺疑惑的问道。二十万?我有一些惊异,这么怎么多?

  “我们既要用我们作战的方式去思考,但是又不要用我们人类的思维方式去局限我们的思考能力。”罗回答道。

  “这样吧,你们现各自介绍你们战斗的情况,只要是敌人的情况。”罗看见索诺一脸的茫然,似乎准备用什么方式来说服他。当然,他说话的对象是我们三个已经和那些生命交过手的人。

  没有花费太多的时间,我们各自介绍了自己战斗的情况,相互之间都有一些惊讶,我们遇见的情况是完全的不相同,本来我是向科学家可以在那个“筷子”上面找到一些线索,现在看来没有什么希望了,尤其是在听见安妮说她遇见的事情,那个奇怪的“木化”,竟然是在她历练的世界里面遇见过的,我也想了起来,我看见的那个怪物不是也在我的理解范围内吗?虽然模样,组成的物质之类的我不知道,但是它的攻击方式,我在沙迦界也遇见过的,那里什么奇怪的魔兽都有,像是刚才那个怪物的黏液攻击和肢体分离攻击我都遇见过的,不过两种魔兽都不多,所以我一时也没有想起来。难道是那个生命在我们历练的世界里面已经暗示过我们那些异宇宙的生命的情况了吗?但是为什么他不直接告诉我们呢?而且在我问他的时候他也说的我们不会理解的,为什么他要这么说,却要在我们历练的世界里暗示我们呢?我真的想不通。

  “你们听清楚了吧,那些异宇宙的生命并不是想我们想象的那样一来就大规模的进攻,而是在用完全不同的进攻方式来针对我们不同的人,如果我没有估计错的话,他们是现在试探我们的实力,而你们的实力显然又超过了他们的预料,所以他们没有发动进一步的攻击了。”罗分析道。

  “当然,这只是一个估计,我没有什么确切的证据,今天让你们来也不是为了告诉你们我的这个猜测,而是我想告诉你们我的那个技能,这对我们是非常有用的,我之所以以前没有告诉你们,一个原因是因为没有什么时间,另一个原因是因为我想等到第七捍卫者出现后才统一的告诉你们,但是现在显然不能再拖了。”罗接着说道。

  “第七捍卫者,他还没有音信吗?”提到第七捍卫者,我问了一句,我对找人不太在行,但是罗不一样,我接连制造了十多起事件,再加上又发生的三起真正的进攻,那个捍卫者还没有出现,这似乎有些不寻常了。

  “是的,从我觉醒到现在,一共过了七十五天了,如果按照我们这几个人现实与那个世界的时间对比来换算的话,那个世界已经过了一万多年了,可是他还没有出现,这很奇怪,唯一的可能就是他还没有觉醒。”罗回答道。

  一万多年还没有觉醒,不会他真的选择了在那个世界里面长生不老了吧,我心里想到。但是即使他选择了在那个世界里面不回来完成他本来的宿命,那也没有什么,每一个人都有权利选择自己的路。

  “不要在找他了,没有什么意义,如果他觉醒了,世界上这么多起轰动的事他绝对会得知的,那么他就自然会和我们汇合,如果他一直不来,或者就是在逃避自己的责任,就算是我们找到了他也没有什么意义,一个连自己责任都不愿意承担的人找到了也没有什么用,说不定还要我们去保护他呢。”安妮没好气的说道。

  “好了,还是说正事吧,那些问题不要乱猜了,没有什么用的。”喜欢模式化笑的考拉似乎还是一个稳重的人,相处的时间太短,每见一次面,我都会把自己对他们的看法改变一些。

  “好,你们大概也发现了,要是象我们这几天这样毫无目的的巡视,完全是有些浪费自己的时间和气力,这样是不行的,而且因为我们靠自己感知的范围都有限,象索诺的战斗就是因为去得比较的晚,所以造成了非常大的损失,那个城市也几乎全灭,事后的统计,只有六百二十一人活了下来。”罗说道。

  嗯?他不是和我们一样一直在自己的区域内巡视吗?怎么会连索诺区域内人的伤亡率都知道呢?我非常的奇怪,这个是罗的技能之一,天眼通吗?我自己想想都觉得好笑。

  “我把你们的思维波进行了一些改造,所以你们可以了解相互之间的语言意思,但是这不仅仅是唯一的用处,我那天也说了,如果你们的精神力量足够的强,你们还可以感觉到对方的情绪,如果再强一些,你们甚至还可以在世界上的任何位置进行对话。今天我就是想向你们解释这个原因,让你们可以更好的了解这个技能,更好的学习强化这个技能。这对我们是非常的有用的。”罗说道。

  我们都微微的点了一下头,表示明白,如果真的可以完全的学会这个技能,那可真的太方便了。

  “在我历练的那个世界,这个技能叫做‘思维窃取’,其实说白了很简单,就是对思维波进行分析,拓展开来,还可以对任何波进行分析。在我们这个世界里面,只要是一个信息,它就绝对是以波的形式存在,我们语言表达的意思,包含在我们说话的声波里面;我们的情绪,包含在我们随时都向外释放的意识波里面;看看我们周围的事情,电视节目的信息包含在电波里面;同样的,我们的通话设备,电话,电报,这些信息都是同样的包含在电波里面。但是这些信息都需要用一个仪器把它分析出来,变为我们可以理解的方式,我们才可以接受。”罗开始向我们解释着这个技能的原理。

  “就是这个东西吗?”安妮从怀里那个一个小东西出来,“这是法国的一个部长给我的,说是方便联络。”

  “是的,就是这类,我想你们只要和政府有了接触,他们都会给你们这类的东西的。而我在你们身上所做的改造就是为了让我们的头直接的变成这个仪器。”罗回答道。

  “为什么我们不直接用这些联络工具呢,现在这些联络工具在世界上任何的地方都可以用的阿。”索诺有些奇怪的说道。

  “很简单,因为我们不能保证在战斗正式开始后,我们的这些联络工具还可以正常的使用。”我拿出那个**给我的联络工具在空中抛了两下,说道。

  “是的,这是最主要的原因,因为现在大范围的联络方式都是借助于天上的卫星,而这种和地外生命战斗的战争,那些卫星的毁坏几率是非常的高的,我们不能依靠这些东西。那个生命为什么会选择我们几个人觉醒那些本来不属于地球上的力量,而不告诉我们那些先进的科学技术呢?原因其实很简单,就是我们人类本身的力量是超过了那些科技的。”罗说道。

  “科技也许在几百,几千年后可以超过我们现在的力量,但是,那些科技现在都不存在,我们也不用去说那些不切实际的话。看看我们现在的科技,你们手里拿的东西,用你们自己的力量施展在上面,谁可以保证它的完整性?如果我们使用这个东西,以后不是只要这个东西有了什么故障,我们就马上的失去联系,或者要飞一段时间才可以交流了吗?”罗质问这索诺。索诺说不出话来。

  “再看看我们今天的武器,也许核弹在很多人的眼里是威力无穷的,但是在我们的眼里呢?和一个玩具没有什么两样,我们这么强大的力量,那个生命都说我们是否可以经受住历练还要靠我们自己,什么意思?这个意思就是说,这些武器对那些异宇宙的生物同样没有什么用的。”罗继续解释道。

  “可是那天我亲眼看见了人类的导弹可以把那些怪物杀死。”索诺狡辩道。

  “那只是一个试探而已,你可以保证那些生命以后也会这样的不堪一击吗?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你一个人就可以捍卫这个地球了,何必需要我们呢?”罗马上就把索诺反驳得说不出话来了。

  “我们不要再在这个问题上讨论了,那些事情没有真正得发生,我们也没有什么证据来证明我们谁对谁错,我们还是来说一点实际的吧。”罗似乎不准备在这个问题上停留太长的时间,不过这个问题本来就不是我们今天应该讨论的。

  “说说这些仪器的弊端,最主要的原因血影已经说了。我来说说其他的原因吧,这些仪器,尤其是给你们的这些所谓的最先进的仪器,因为对于稳定性,持久性等原因的要求,这类仪器不会有什么声控装置之类的东西,如果你们突然遇见了那些奇怪的生命,而且还需要我们的增援的时候,你们还会拿出来等信号接通,然后再向我们要求支援吗?再想恶劣一点,如果那个仪器突然有了问题,不能和我们联系上,你们怎么办?放弃自己的战斗逃跑?坚持到底直到死亡?还是对那些生命说以后等人齐了我们再重新打过?”罗充分发挥着自己演说家的口才。

  “呵呵,罗,我想大家都知道了学会那个‘思维窃取’技能的重要性了,你就不用说这么详细了,我们的时间不是很多,谁也不能保证现在什么地方已经发生了战斗,你还是快点说吧。”我笑了一下说道。我知道罗虽然说得是“我们”“你们”,但是主要针对的还是索诺,因为只有他在提出异议。不过我觉得有时一个蠢货的存在还可以使很多问题简单明了的解释出来,好的办法,总是要一些蠢人才可以衬托出办法的好,否则就仅仅是一个“办法”而已了。

  “对不起,话题扯远了。说道这个技能,主要还是要靠你们自己,精神力量越强,这个感知就越敏锐,强到了一定程度,你们还可以直接接受其他我没有改造过的人的思维,也就是所谓的‘读心术’,因为每一个人想什么事情,都会向外面辐射出一些思维波,只要我们的精神力量强到可以把这些辐射出来的精神波捕捉到,那么我们就可以了解到对方的想法了。”罗继续解释着这个技能。

  嗯?如果那样的话,不是我就可以料敌先知了吗?在战斗之前我就可以知道敌人的技能,敌人的攻击方式,那样我不是胜算就要大的多了吗?我心里马上有了这个想法,渴望得到这个技能的感觉马上异常的浓烈。

  “但是有句话想提醒你们,你们要是完全学会了这个技能,也不要轻易的去读取别人的思维,这是一种非常不道德的行为,但是我不会反对你们对敌人用这个技能的。何况这种技能非常的不好学会,我到了那个世界一直在学习这个技能,直到觉醒的时候才刚好学会,也许这个就是我觉醒的条件,不是那么容易学会的,但是我不保证你们这里有天才阿,哈哈。”罗扶了一下眼镜,笑道。

  “呵呵。”我们几个也笑了起来,罗真的是一个天生的领导者,可以灵活控制别人的情绪,包括我的。

  “这是我今天找你们来第一件要说的事,还有一件事也要告诉你们,这就需要你们去和你们负责区域的人联系一下了,我没有这么多的时间。”罗接着说道。

  我们没有谁说话,只是看着罗,等待他继续说下去,没有人敢否认罗考虑问题的全面。

  “或者你们已经想到了,即使我们可以用这个能力来相互交流,这样我们之间的联系就可以非常的方便,但是这样对于我们怎么知道一个地方是否发生了战斗似乎是没有什么太大的作用的,对吗?”罗问道。

  我们都各自微微的点了一下头,这个问题我一开始就想到了,但是我想罗不会仅仅告诉我们一句“你们要加强自己的精神力”就完了,看来这个才是他今天真正的目的。

  “在这之前,我想先简单解释一下我的特殊技能,这对你们理解我后面说的会有帮助的。我开始就说了,世界上任何的东西都离不开‘波’这个东西,而我的特殊技就是用精神力去获取和分析这样各种各样的波,从而得到其中的信息,在这个世界上我还没有什么类型的波我不能分析的,这也就是为什么我可以知道每一个国家各种秘密基地的位置,人数这些资料的原因了,我只用去读取他们的通信信号就是了,虽然加密了,但是对于我是没有什么用的,同样的,这也是为什么我可以及高速的在地球上移动的原因了,我只是把自己放在这些波上面,到了我需要停下来的地方就下来。”罗说道。

  哦,原来这样,怪不得他什么都知道,而且还可以这么高速的移动,我终于明白了。

  “再来说说需要你们做的事。你们需要做的就是告诉你们区域内的政府,在他们认为重要的地方,建立一个信号发射源,这样在那个地方受到攻击的时候我就可以马上的知道,从而告诉你们去支援,说通俗一些,我就是一个网络的中枢,而这个网络就是全世界各个重要的地方发出的信号组成的。”罗告诉了我们我们的任务。

  “虽然我已经分析了各个国家的情况,也把重要的地方标记了出来给了你们,但是这仅仅是限于一些重要的基地,而且是我个人认为重要的地方。不管怎么说,虽然我是一个捍卫者,但是我毕竟还是一个人,我不可能什么都知道,也许我认为不重要的地方,其实是非常重要的,我认为不需要保护的人,其实是非常需要保护的。这就是为什么我要你们去告诉那些政府的原因。”

  “这几天我需要整理一下那些信息,前两个月因为涉及寻找你们和第七捍卫者,所以我只是粗浅的认识了一下这个世界的波,然后进行了一些粗浅的筛选,找到了一些我认为重要的。但是这些数量也有些多,大概超过了八千万亿条,所以我要花费一些时间进行一个仔细的筛选。而这段时间的捍卫工作就要拜托你们了,有什么疑问可以来找我。”罗说道。

  “那我们和政府联系完毕以后我们做什么呢?”我问道,虽然我已经预料到了答案。

  “那就只有辛苦你们了,在我处理完这些信息,各国政府的信号源正式启动,而你们的精神力可以达到直接在我的思维波里面读取资料之前,你们还是要象这两天一样的在各地巡视了。” 罗有些遗憾的回答。

  “好吧。”虽然是我预料之中的答案,但是我还是感觉有些不舒服,在天上飞了两天多,实在是有些不舒服,现在还要继续,真的不是意见让人高兴的事,但是我依然干脆的回答道。

  “对了,提醒你们一下,不要因为和各国政府联系而放弃自己的任务,你们可以找一个人去代理这些事,毕竟告诉别人一件事谁都可以做,但是和那些异宇宙的生命抗衡却不是谁都可以做的。不过也只是一个建议,你们自己把握好吧。”罗似乎为了说明我们的关系不是什么上下级,而是朋友,所以说得有些委婉,我不得不佩服罗的为人处事,虽然这样看起来像是朋友间的说话,但是实际上却是不得不遵守的,而罗的领导地位也进一步的加强了。

  “当然。”安妮和考拉回答道。我想他们和我一样,在自己的区域内有着类似与**一样的和政府交涉的人吧,否则一个个的找国家高层,那自己的任务是绝对没有办法完成的。

  “罗,有个问题可以问一下吗?”索诺突然有些扭捏的说了一句。我们都有些奇怪,事情已经说完了,任务也分配了,我都准备离开了,这个一直在问傻问题的索诺竟然有问题,而且还是这么奇怪的语气,配上他两米多的身高,我真的觉得有些“诡异”。

  “说吧。”罗也显得有些惊讶。

  “那个精神力是怎么回事?”索诺像是鼓起了很大的勇气一样的问道。

  整个屋里突然一片寂静,仿佛发生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一样,不过这个问题倒也真的是有些不可思议。

  “你可以感觉到我们气息的存在吗?在你所处的南非。”呆了一会,罗才开口问道。

  “可倒是可以,不过不很明显,有的时候你们的气息还会消失,而且我感觉不到血影和小刀的。”索诺说道,他的脸有些红。

  “你们可以感觉到其余人的气息吗?”罗似乎有些不敢相信,但是又像是想起了一个什么重要问题一样的转过来问我们。

  “当然。”我们几乎是异口同声的回答,索诺的脸马上变得通红。

  “有谁现在已经可以感觉到其他人的情绪了的?”罗又问道。

  “我可以,但是要对方的情绪比较强烈的时候才行。”安妮回答。

  “我也可以。”我回答道。

  “我可以。”考拉说。

  “可以。”小刀。

  屋里一下又变得非常的安静了,气氛有些尴尬,没有人知道应该说什么。索诺的脸上红得像要冒出血来了一样。

  “其实也没有什么,每一个人历练的世界都不一样的,索诺那个世界应该是没有强调精神力的修炼的吧。”又过了一会,罗才开口说道。

  “是的,是的。我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精神力啊。”索诺像是捞着一根救命稻草一样的马上回答道,仿佛这样就可以证明不了解精神力不是他的问题。

  “没有什么的,精神力量每一个人都会的,只是熟悉与否的问题,看你的样子应该是力量型的,精神力量薄弱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你只用任何时候都注意着感知我们的气息就可以了,过一段时间你就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了。”我说道。我这是用我那个世界里面武士和魔法师的定义在向他解释,而且精神力量要是想详细的解释也解释不出什么东西来,可以说是一种只能一挥不能言传的力量,我这么解释已经是我可以表达出来的最详细的意思了。

  “是的,也只有这样了,这个力量要靠你自己的训练了,我们也没有什么办法。”罗说道,看来他虽然特技是精神,但是想详细的解释,大概也不会比我好多少,否则他就会补充的了。

  “可是我一点概念都没有啊。”索诺苦着脸说道。

  “要是你不能学会这个技能,到时候什么地方要是有战斗,我们又不能离开我们的地方,需要你的帮助,你却不能收到罗的信息,那样就会有成千上万的人相当于是死在你的手下了,要是那个地方是在南美,哼哼~~”我回答道。虽然相处时间不长,但是我已经知道了索诺的大致性格,不是说潜力可以激发的吗?看看我的这一招有没有用吧。

  “我一定会最早学会这种技能的。”索诺马上就拍着胸脯保证。

  “很好,这样你就可以救更多的人了,加油吧。”我严肃的鼓励着他。旁边的安妮和罗都的嘴角都有些往上翘,但是都没有真正的笑出来,可是很明显他们显得有些辛苦。

  “就这样吧,今天我们已经耽误了很多的时间了,我们应该回到自己的捍卫区域,也许现在又有什么战斗已经发生了,那些异宇宙的生命没有资格蹂躏我们的人民。”看着索诺似乎有什么疑问又要问出来,我连忙加了一句,表情依然非常的严肃。

  “那些混蛋,我要把他们捏成肉泥。”索诺似乎马上就忘了他要说的问题,激情的回答道。

  “好的,我们的地球就需要你这样的人。”我鼓励的说道,“快去吧!”

  “嗖!”一声轻响,索诺已经不见了踪影。

  “看不出来血影还有这一招啊,我还以为你是一个只有冷酷的人呢。”安妮笑着说道。

  我微微的笑了一下,没有说话。

  “好了,其实血影也没有说错什么,说不定真的就有什么地方正在发生战斗呢。”考拉说道。

  “那就是他们命该如此,我们今天的会议可以救更多的人,以后给他们一个烈士的称号就可以了。”我冷冷的回答道。安妮脸上的笑容马上僵了起来。

  “就这样了,希望你们可以早些学会那个技能,我就不送了。”罗说道。

  “嗖,嗖……”几声轻响,所有的人都消失在了房间里面,只留下了第一捍卫者,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