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梦幻现实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醉了的世界

梦幻现实 血影 9542 2004.02.09 23:50

    人的本性,是坚强,也是懦弱。当面对一些超出理解范畴或者无法接受的事时,人们就会用一些方式来麻醉自己,这其实是一种懦弱的逃避,但是无可否认,这也是一个非常好的“精神胜利法”,这样人们也可以活得不是那么的痛苦。

  ——《捍卫者传记》之“血影传”

  ××××××××××××××××××××××××××××××××××××××× 死亡,死亡,死亡……,在无边的黑暗之中,我喃喃的念着这个久违的词语,等待着那个痛苦的来临,终于胜利了,但是我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整个欧洲几乎已经全部的毁掉了,那里的人类也死了不老少,甚至连尸体都没有留下来,严格的说起来,我们并不能说是胜利了,我们的任务就是保护人类尽量的少伤亡,可是现在显然没有完成这个任务,在欧洲的范围之内。不过把那个强大到没有办法形容的人消灭了,也算一个胜利,不知道小刀和考拉怎么样了,我并不会担心他们责怪我,不过毕竟是因为我的办法让他们死亡了,如果他们的复活也是像我这么痛苦的话,我还是有些愧疚的。这个胜利,也只能算是一个惨胜吧。

  那种折磨又一次的来临了,虽然已经承受了很多次这样的折磨,但是还是有些让我受不了,而且在这个世界里面的感觉比那个世界还要强烈得多,也许是因为这才是一个现实得世界吧,我在心里想到。

  折磨越来越强烈,程度已经到了让我震惊得地步,但是却没有什么办法可以挽救,我只有默默的承受住。在心里,我尽量的想着其他的事情,这样可以稍微的让自己不是那么的难受。

  回来已经很久了,好几个月,那个生命所说的“真正的开始”也开始了,我知道我历练的世界不过是一个练习场而已,但是里面的人,里面的事,我却无论如何也放不下,我还记得我第一次经历复活这个痛苦折磨的时候,那时是那个邪恶的风神造成的,即使我知道了那些都是为了让我觉醒力量安排的“场景”,但是我却始终无法忘怀,那个世界里面的情,里面的爱,那个世界里面的痛,里面的怒,都没有丝毫的减弱,如果可以,我还会屠戮一次众神,但是我一定不会让我的武威离开的。

  武威啊!武威,我真的好想你,你知道吗?从那一次在亚瑟城外开始,你就是我生命的一部分了,我只想和你相守到老,可是,现在你却离开了……

  还有温柔的水神,我的西亚莉丝,你还在那个世界里面治疗着那些受伤的士兵们吗?有你的温柔,我现在一定会舒服得多的,可惜,我们已经分开了,多久可以见面呢?

  在我第一次经受这个折磨的时候,是你守候在我的身旁啊,从我进入那个世界开始,也是你一直伴随着我。我的最爱,我的红儿……

  坎比特,西格玛,乔,尼亚……,我的徒弟,我的朋友,都还在那个世界里面过着他们的生活,他们也许还在找我吧,不过多半他们都不在了,我回来已经好几个月了,如果以罗算出来的时间比例来换算的话,他们可能都老死了,只有红儿和西亚莉丝还在吧,不知道她们过得怎么样。

  现在,都没有了,我回到了这个我一直想回来的世界,可是等待着我的,就是没有期限的战斗,一无所知的敌人,还有一些让我不愿意再承受的感情,我真的好迷茫,我的一生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我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人类,一个普通的学生。

  成为一个捍卫者,拥有了强大的力量,但是却没有给我带来快乐,带给我的,就是无尽的杀戮,还有让我不知道怎么处理的感情。像一个普通人一样等待着强者的保护,也许才是真正的幸福,至少,他们不会有我现在的烦恼。

  嗯?结束了吗?这么快?我的身体已经做好了,我的意识也加载进去了吗?时间连原来的一半都不到,是因为真的现在复活的时间变快了还是因为我的思绪让我感觉时间变快了,这一点我不得而知,我只是知道我已经复活了,我还要继续我的宿命,刚刚开了一个头的战斗。

  “红……,王茹啊,我怎么在这里?”两眼微微睁开,我看见了一个长头发的姑娘守在我的身旁,刹那间我好像回到了那个世界,就像我第一次死亡后复活的情景一样。但是我马上就反应了过来,红儿火红的头发世界上再也不会有谁有的。

  “是一个穿着日本武士装的人把你送来的,他没有说什么,放下你以后就飞走了。你现在怎么样了?”王茹回答了我的问题,然后关心的问着我的情况。

  “没有什么问题了,我昏迷了多久?”我问道。小刀看来已经没有什么事了,这让我放心了不少。

  “已经有一天了,本来爸爸让医生给你检查了一下身体,可是竟然奇怪的发现你没有心跳,血液也没有流动,那个医生还说你已经死了,不过我倒是知道你绝对没死的,一个站在世界顶端的男人怎么会死亡呢?”王茹眼里露出了一些迷醉和崇敬的目光。

  “现在全世界都知道我们捍卫者的存在了吧。”对于她的这种表现,我没有多说什么,我知道我和王茹之间,即使以后会在一起,也绝对不会像和武威,红儿一样那么开心自在,因为王茹在很大的程度上来说,她也只是一个女孩对强者的崇敬,即使和普通女孩的那种盲目崇拜有些不同,但是也不会像红儿武威一样,无论我在什么样的情况下,都对我不离不弃。

  “是的,加上你,本来已经有三个捍卫者作出了自己的宣言,前天又发生了那件让地球上的人们陷入了极度恐慌的事,整个欧洲几乎已经全毁了,不过幸好在你昨天昏迷的时候,又有了三个捍卫者作出自己的宣言,让那些人的情绪稍稍的稳定了一些。”**推开门走了进来,回答了我的问题。

  “欧洲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我问道。**向王茹摆了一下手,示意她出去,王茹有些不愿意,看了一下我,我没有理会她,只是看着**等待着他的回答,王茹的脸上露出的一丝失望的神色没有逃过我的察觉。但是我现在一点也不想涉及这个问题,本来我已经承认了和王茹的关系,可是在复活时对那个世界的人儿的思念,又让我有些后悔了,在感情上,我真的是一个懦弱,没有主见的人。

  “几乎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只有在靠近亚洲和地中海的一些国家受到的伤害不是非常的大,但是也称不上是一个国家了,很多的研究基地也变成了废墟,只有那些建在水下的研究基地没有受到伤害。而整个欧洲存活下来的人,只有一千一百二十万,其中还有将近一百万的人已经神志不清了。”他简单的回答了我的问题。

  “你们打算下一步怎么办?”我问道,情况比我想象的似乎还要好一些,毕竟欧洲还是有这么多人存活下来,至于那些神志不清的人不是什么问题,我可以用魔法把他们治好的,现在的问题是,下一步我们怎么做,从这次事件来看,仅仅是靠我们七个人,即使我们可以击溃所有异宇宙的进攻,那我们留下来的,大概也只是一个破烂不堪的地球了,谁也没有想到竟然会出现这么多的敌人,数量已经达到了地球人口的五分之二。

  “联合国已经召开了紧急会议,结果还没有下来。”他回答道。

  “希望可以快一点做出有效的决定,这样的战斗我不敢保证每一次都可以胜利,也不敢保证下一次是什么时候来临。”我说道。我自然知道这种有关整个人类的事情,不是马上就可以做出决定的,其中涉及到很多问题,多到我也不知道有多少,而且我也不擅长这个,我想罗一定得心应手吧。

  “我们也知道,所以最迟在今天晚上就会有结果了,到时候多半还要你们帮助了。”他有些无奈的说道。

  “这个自然不是问题。对了,有没有一个叫做罗维得的人参与这次会议。”我问道,我想罗应该会参加这个会议的,不过不知道他是否会以自己捍卫者的身份出现。

  “有的,就是在昨天做了宣言的一个人。后来他自己到联合国,找到了五个常任理事国的代表,直接说明了他是你们捍卫者的头领,全权代表你们,而且他也展示了自己的力量,比起你来,他更像是一个特异功能者。因为从我们的卫星里面拍摄到了你们战斗的画面,我们可以肯定他就是你们的首领,也就让他参加了联合国最高级的会议,这个会议我都没有资格参加。”**说道。

  嗯?竟然还可以直接拍摄到我们的模样,想不到人类的科学已经发展到了这样的一个高度,我还不知道。不过话说回来,我本来就只是一个普通的中国老百姓,这些事我不知道一点也不奇怪,不过罗绝对知道的。

  “我可以看一下那个录像吗?”我说道,我想再次温习一下我们战斗的场面,也许还可以找到一些我的不足之处,同时也可以在看看那个人的攻击,如果下一个这样的人,或者以他自己的话来说,叫做“来访者”的异宇宙生命来到这里,我也好有一些准备。那些事就留给罗去处理,我只愿意负责战斗方面的事。

  “当然。”他回答道,拿过床头的一个遥控器,对着墙上按了一下,正对着我的那面白色的墙壁慢慢的分开,露出一个大屏幕。这间房间并不是一个病房,看起来感觉有些像一个研究院,有这样的东西也并不奇怪。

  “这里是什么地方?还是那个基地吗?”屏幕上出现了一些马赛克一样的东西,**在不停的按着手里的遥控器,像是在校对着什么,我随口问了一句。

  “是的,不过我们准备明天就搬离这里,这里并不安全,从欧洲事件的情况来看,建设在水底的研究基地或者军事基地都没有受到攻击,虽然没有什么确切的证据他们以后不会进攻水底的建筑,但是我想还是水底比较的安全吧,联合国的决定多半都是要在水底修建大量的建筑。不过我们明天要去的地方是一个已经建好了的水底建筑群,是台湾政府在一九八七年修建的,这次只会有你的家人和一些重要的科学家撤离,那里有些小。”**回答道。

  “好的,谢谢,你没有告诉我的家人的身份吧。”对于**的照顾,我很感谢,虽然我知道他不得不这么做,现在没有什么势力会得罪我们捍卫者。

  “没有,看见录像上你一直以那个外形出现,我自然知道你的意思。”**回答道,“而且我也给你的家人制造了另外的身份,应该可以完全不让其他的人知道的。”

  “好的,找到你真的是我最明智的一个决定了,什么事都办得这么好。”我说道。

  “我也希望你可以做好你应该做好的事,不要让我失望。我已经是一个老人了。”他有些一语双关的说道。

  “我知道怎么做,我也会尽量做好的。”我也用同样的方式回答道,有的事,真的说不好。

  “你本来已经答应了。”他没有得到我明确的答复,似乎并不甘心。

  “是的,我并没有反悔。”我看着屏幕说道,屏幕中已经开始显现我们战斗的画面,效果不是很好,是从头开始的,天上无数的异宇宙生命,看不清我们捍卫者在什么地方。

  血影,你没有事吧。耳边响起了罗的声音,他已经察觉到我醒了。

  没有什么了,感觉很好,我回答道。

  那就好,我正在联合国总部,参加一个关于人类以后走向的会议,结果已经出来了,既然你已经醒了,今天晚上就到我家里来,我们共同的商讨一下具体的环节。罗说道。

  好的,我答应了。

  “这些就不用看了,从那个人出现开始播放吧。”我对**说道。罗没有再说什么,我也没有多问,什么事到了晚上自然就有了分晓。

  画面快进到了那个人出现的时候,因为镜头并没有拍摄到那个人出现的那一瞬间,所以我最想知道的他如何出现的这一点已经没有希望了,我并不着急,还有很多我可以知道的。我继续注视着屏幕。

  “算了,不用看了,没有什么意思。”又看了一会,我说道,再看也没有什么意义。因为我忽略了一件事,那就是我们的速度,这个拍摄下来的画面完全跟不上我们的速度,只要一到我们战斗的时候,完全看不出来我们的动作,正常的播放下,我们就像是完全没有动一样,其实那个时候我们已经是交过很多次手了。我让他把画面尽量的放慢,可是即使是慢到像放图片一样的播放,依然看不出什么来,一个动作以后,马上就是另一个截然不同的动作,很明显不是一个招数,这样看下去根本没有什么价值,所以我让他不用再放了。唯一让我有些放心的就是,在整个过程中,我一直都是那个穿着红色衣服的刀疤脸的中年人模样,一直到我杀死那个人,拍摄中断,我都没有露出本来面目。这还是比较的幸运,我知道我在失去意识以后,我的伪装魔法就会失效的,那时全世界所有的人可能都知道我的模样了,这对我非常的不利,或者说,对我的家人朋友非常的不利。

  “我们无法想象你们的速度可以达到这样的一种程度,而且最后你用的是什么力量,我们完全无法理解,现在那个地方的空间似乎还是不正常,任何人一接近那里,都会变得神经错乱,但是离开以后又马上正常了,任何波都没有办法探测那种情况,感觉像是被全部吸了进去一样。”**有些疑惑的问着我。

  “我今天晚上会离开,如果有什么事你们就直接的联系罗,就是那个罗维得就可以了,我想你应该知道怎么联系他。不要用那个东西联系我了,我已经把它扔了。”我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对于这些普通的人来说,很多东西是解释不清楚的,就算我对他们说了我用的是魔法,就像是小说中所描写的魔法一样。他也绝对要问我这个魔法又是一个什么,我怎么解释呢?我只知道那是一种能量,而我有着运用这种能量的能力,要是真的要我解释这是一种怎么能量,我又是怎么会有,怎么运用这种能力的,我也不知道了。

  “好的。”**看见我不愿意回答,也不多问,不过这件事也真的没有什么意义,普通的人类是没有可能学会的,否则这个地球也不会只有我们七个捍卫者了,而且最早觉醒了我们捍卫者力量的罗也是用了三十多年,图唐卡门大概已经超过了一万年了吧,比整个人类的历史还长。

  “我有些饿了,你可以帮我准备一些饭菜吗?最好再来一点酒。”我说道。饿,我已经不会有这个感觉了,但是我突然想像一个正常人一样的吃一点东西,而酒,我倒是真的想喝一点,也许,我会成为一个酒鬼的。

  “好的,现在本来就要到中午了,你要不要和你的父母一起吃,他们就在不远处。”**问道。

  “谢谢,不用了,我不想和他们接触得太多了。注意记得给我拿一瓶好酒就可以了”我回答道。我有些不得已,但是什么时候总是小心一些比较的好。

  “也好,你准备喝点什么?我这里可是有苏格兰顶级威士忌,麦卡伦系列的酒,还有两瓶1926年份,这可是我花了三万英镑买来的,一直都舍不得喝。”他没有说什么,反而和我说起了酒,我知道他的意思,他看出了我的惆怅,所以想用这个办法来缓解一下我的情绪。

  “呵呵,那可真的是太好了,我还从来没有喝过这样的酒,只要你不心疼。”我有些感激的说了一句。

  “哈哈,有什么好心疼的,现在这些东西已经没有什么意思了,说不定今天不喝,明天还没有机会喝了呢。”他大笑一声多到。

  “不要这么说,我们一定会胜利的。”我知道他虽然看起来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但是他的心里也是完全的没有胜利的信心,他这样的人都有了这个情绪,可以想象外面那些普通的人是什么样的情况了。我安慰着他,可是我同样的没有信心,那个人实在是太强了,要是出现两个,我们胜利的几率等于,零!

  “哈哈,对的,我们一定会胜利的,你看我这张嘴,你等等,我去拿酒,再让他们去做几个好菜。”他一面说着,一面往外面走去。

  “快点啊,我从来没有喝过这种比黄金还贵的酒,今天我可想尝尝啊。”我在后面说了一句,我的心情好了很多,在这个时候,有一个朋友,真的很不错。

  “好~”门外传来**的声音,完全听不出来是一个老人,像是一个马上要和我上街去打望美女的哥们一样。

  “我可以进来吗?”门外传来了一个甜美的女孩声音。

  “当然。”我回答道。难道对这个女孩,我还可以说不吗?

  “才三天没有见面,你又要反悔了吗?”王茹走了进来,坐在我旁边说道。

  “没有什么反悔与否的说法,我答应了,就会尽量的做好。”我微微的一笑说道,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我对她真正的想法,我也不知道我是不是真的会做好,也许,这是一个谎言。

  “可是你今天看见我没有一点惊喜的感觉,甚至还有些冷漠。”她有些委屈的说道。

  “没有,只是心情有些不好,我想你也知道欧洲的事,这么多人的死亡,我却没有挽回的力量,情绪有些低落而已,没有什么。”我说道。我觉得我似乎有些无耻,用这个事来做借口,不过也只有这么解释才是合情合理的,虽然我心里并没有什么因为没有挽救那些人而不舒服,只是有些失望,对自己力量的失望。

  “也许会有这样的因素在里面吧,不过并不完全是,对吗?”她依然和一前一样的聪明。

  “和你说话真的非常的轻松,也非常的吃力,我们不要讨论这样的事了好吗?你难道不觉得不是时候吗?”我勉强的笑了一下说道。对于一个被爱情冲昏了头的姑娘,我真的没有什么办法。

  “好吧,我不逼你什么,但是希望你可以像你说的那样做,我也希望你可以理解一个女孩的心。”她说道。

  “当然,我们不要弄得像是在谈判一样好吗?”我有些无奈的说道,这样的一个女孩,真的有些难以应付。无可否认,她真的是一个非常厉害的女孩,可是她要是把这种厉害也用在感情上,那就真的有些……

  “呵呵,你不要这么说嘛,说得我都……”王茹被我说得有些不好意思,好像想反驳一下。

  “哎呀,真的离不开情郎了啊,我这个老头子从美国回来的时候你可没有这么激动的跑过来看我啊。”门口响起了**的声音,打断了王茹的话语。

  “哎呀,爸爸!!我哪里有激动了嘛,你从美国回来我还不是给你做了好吃的东西了吗?”王茹的脸突然红了起来,还扭着抱着一个大箱子走过来的**的手腕撒起娇来。我很少看见王茹这样的小女儿的姿态,真的非常的迷人。

  “好好好,爸爸说错了,不要摇,酒要是打翻了,你的情郎可就不要你了,这是他点名要喝的酒。”**连忙把我做了挡箭牌。

  “啊!”王茹连忙松开了抓着**的手,好像真的怕我会因为她把酒打翻了我就不要她了一样。

  “哈哈哈……”**一面发出了爽朗的笑声,一面把酒放在了屋里的唯一一张桌子上。

  “讨厌,爸爸老是取笑我。”虽然是埋怨的语气,但是王茹还是走过去帮着把酒拿出来,然后倒进高脚杯,大富人家的女子大概都受过这样的教育,王茹倒酒的姿势非常的优美,而且两杯酒竟然刚好一模一样多,这也颇需要一些功力的。

  “这么喝酒我真的有些不习惯。”我走过去拿起了其中的一杯,一杯酒差不多只有那个杯子的五分之一那么多,我一口就可以喝完。

  “威士忌就是要这么……”王茹在一旁说道。

  “呵呵,我看电视里面的确是这样喝的,不过我……”我端着那个杯子左右看了一下,一口就喝光了,感觉就像是一种汽水一样,没有什么酒味,不过那种香气倒还真的非常的浓烈。

  门口推着餐车进来的一个仆人刚好看见我这个样子,她捂着嘴笑了起来,我感觉自己像是一个土包子一样。

  “酒本来就是要一个痛快,其实我也很讨厌这样娘娘腔的喝酒方式,来,我们一人一瓶。”**在一旁说道,拿起一瓶递给了我,然后自己拿起那瓶已经打开的酒,“我们今天就来这么喝威士忌。”

  “哈哈,就是要这样,要我那样喝酒我还不如不喝。”我好不犹豫的接过那瓶酒,拔开瓶盖就是一阵猛灌,一瓶价值一点五万英镑的酒就被我喝了一半。

  “哈哈,爽快,今天咱们哥俩就来个不醉不归。”**也拿起酒瓶一阵猛灌。

  “爸爸,你说什么呢?什么哥俩?”王茹在一旁不满的说道。

  “对对对,不是哥俩,是咱们爷俩。”**连忙改口说道,同时手挥了挥,让在一旁目瞪口呆的仆人出去。

  “是不是觉得不过瘾。”两瓶三万英镑的威士忌不到两分钟就被我们喝完了,**把酒瓶一扔,问着我。

  “当然,就像是汽水一样,怎么会过瘾?”我马上回答道。我已经发现**有些失常,一个成功的大亨,怎么可能这么不能自制,尤其是在这个时候,正是需要他去处理各种事情的时候,他更不应该出现这样的情况。不过稍微想想也不怎么奇怪,整个欧洲几乎尽毁的情况下,地球上每一个人大概都会有这样有点疯狂的情绪,谁也不知道那天同样的事就会发生在非洲,美洲,乃至亚洲。**的表现,只能说是一种宣泄吧,虽然我可以用我魔法中的镇定术来让他恢复正常,但是我觉得有时一些发泄还是必要的,一直压制着,也不是什么办法,以后要是突然的爆发出来,可能更加的严重。

  “你猜猜,这是什么?”他从箱子里面又拿出了一瓶酒,神秘兮兮的问着我。

  “XO?白兰地?……”我回答道,看着酒瓶的样子,应该是洋酒,而对于我这个原来的普通中国人来说,洋酒知道的名字也没有几个,怎么猜得出来,我每说一个酒名,**就摇摇头,他脸上像是一个孩子一样的露出了得意的神色。

  “不知道了,是什么好酒?”没有继续猜下去,不是我不猜了而是因为我没有可以说的酒名了。

  “这个啊,可是最好的二锅头啊,在这个地方,这个酒可是比最好的XO,最好的白兰地还要难找,我还是很废了一些劲才找到的,为了不让那些人发现我有这种高浓度的酒,我还专门找了这种洋酒瓶子呢,哈哈哈……”**得意洋洋的笑了起来。

  “爸爸,你怎么这样啊,你可是这里的负责人,怎么带头做这样的事啊。”王茹不满的埋怨着**。

  “唉~,没有办法,有人阻拦,不是我不给你喝啊,血影。走了,到时候某人被埋怨可不管我的事咯。”**从我的手里夺过我刚拿过来的一瓶,放在箱子里面装做要离开了。

  “爸爸,你今天好讨厌啊,我不管你们了,讨厌。”王茹一面说着,一面抢在**的前面跑了出去。

  “哈哈,这个小妮子。”**像是打了一个胜仗一样的又坐了下来,拿出一瓶酒递给我,然后把餐车里面的菜一样样的端上了桌子,我也在一旁帮忙。

  二锅头的味道果然还是最好,那种辛辣,可以让我的人生,可以让这个时间都迷醉,我不记得我喝了多少,只是记得每一瓶最多只和**碰了两次杯,就没有了。**拿了多少来我也不太清楚,只是每一瓶喝完了我们就从那个箱子里面再拿一瓶新的出来,然后又是接着喝,桌子上的菜后来都是在用手抓了,因为我们的筷子已经变成了四支,想夹起一块菜来非常的困难,再后来连手都不行了,因为手也变成了四只,老是抓不到桌上的菜。再再后来,我开始用风魔法来把桌子上的菜一一送入我的口中,**不停的说我作弊,说我无耻,我自然不会搭理他,一面吃一面还在不停的嘲笑他吃不到菜。他于是又让我帮忙,我自然不会推迟,不过对着七八个**,我不知道怎么用风魔法把菜送进他的嘴里,于是我用了最简单的方法,把所有的菜都悬浮在空中,自己用嘴去捕捉,**好像还比我厉害一些,我觉得我有些吃亏了。

  “醉了,我醉了,你也醉了,他也醉了,整个世界都醉了,大家都醉了。我们只需要睡觉,明天醒了,一切都和原来一样了,这个见鬼的世界,其实是假的,只不过是……”这是我最后听见的一句话,我分不出是谁的声音,只是非常的耳熟,我想不是**的就一定是我的吧,而且最让我生气的是,这个人竟然不把话说完,他后面说的什么我已经不知道了,同时其他的事我也什么都不知道了,不知道了……

  

网文也能严肃讨论!

《点读》第一次下半月刊,带来更多好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