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梦幻现实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再见王者

梦幻现实 血影 5198 2003.06.14 13:29

    从这一次起,我真正的开始注意这个孩子了,虽然现在还是如此的弱,但是,他的身上已经流露出真正的霸气了,即使很弱,但是这是一个王者所必须的。既然我的任务是变强,那么,当他成长到要去征战天下的时候,我,就来辅佐他吧,在这个过程中,我也可以变强。而他,成为一个真正的王者吧!

  ——自传之《梦中的荣耀》

  ※※※※※

  抱着一堆“稀世珍宝”,我向西亚城出发,到这里有一年多了,到过的地方只有刚出现的小镇,西亚城,库梅尔森林和那个郊外的盗贼工会,也算是孤陋寡闻了。

  其实很想看看那个魔法师,这一年来倒是时常在想她,确切的说,是在想我得女友。拿出手机,早就没电了,虽然这一年来只有在想女友时,才拿出来开机看看短信,然后马上就关,但是还是很快就没电了,我没有在这个世界里充电的想法,因为我知道不可能。我也没有自己作充电器的想法,因为我也知道那不可能。就当留个纪念吧,好好面对这个“现实”的世界吧,与神作战?呵呵,也许,我真的要在这个世界带上几万年了。

  到了城门,“先生,入城费一个铜蒂尔”一个声音响起来。

  Shit,竟然忘了这个事,颠了颠衣兜里那一个克力,我尴尬的说:“呵呵,我不进城,只是看看。”边说边向后退。

  为什么我总是只有一个克力?我恼怒的想,而且还总是这一个从老板手中找回来的克力。来到一个没有人的地方,召唤起风元素,准备飞进城。魔法师行业在这个世界里是一个比较荣耀的职业,所以魔法师一般都比较有钱,向我这样为了一个铜蒂尔翻墙入城的魔法师可能是绝无仅有的吧。

  在一个小巷落了下来,几个在路边聊天的人惊讶的看着我,我不好意思的笑笑,从巷口跑了出去。

  看着怀里的“珍宝”,我不知道说些什么,他们是好人(除了贪财,不过盗贼不贪财大概就不是盗贼了),但是也不用给我这些东西吧,看着路边一个斗大的“当”字,我毫不犹豫的走了进去,就当废物利用,能换点点钱就换点钱吧,解燃眉之急,都中午过了,还没吃饭。

  “骗子,绝对是骗子,cheater.!ft!****!”我手里拿着2 个铜蒂尔,7 个克力(含原来那个)。这一大堆“最心爱的”,“最宝贵的”,“最珍贵的”,“祖传的”“稀世珍宝”中,最值钱的是天下第一高手“左加明王”的妹妹,天下第二的“右减暗后”用过的一把刮胡刀,当了1 个铜蒂尔,然后是“银月恶魔”亚雯的哥哥冠武用过的一个烟斗,当了13个克力,第三是“光明王”紫川大人父亲的私生子红川秀用过的一只钢笔的钢笔帽,8 个克力,剩下的所有东西加起来,就差没有跪下求他了,当了5 个克力,这还是靠我在外打工积累的经验,好说歹说才加以成功的。

  “一顿饭钱是有了。”我骂完之后,也不知道是骂谁,那几个老师还是当铺的骗子,反正肚子饿了是事实,去吃饭吧。

  饭钱很合适,2 个铜蒂尔,6 个克力。我走在街上,手里抛着那一个克力,我肯定,就是最原来那个,我觉得我对它已经有感情了,看着走来走去的人群,干什么呢?我没有目的,去看那个女魔法师吧?没有什么意义。去偷东西?还没到晚上。对了,我好像有个认识才两天的徒弟,长什么样我给忘了,不过是一头很罕见的紫发,见到了应该还是认识吧!去梅因斯学院看看先。梅因斯学院?想到梅因斯学院,觉得好像有什么事没有干,什么事呢?我努力的想着,没有什么头绪,算了,到那里再说。

  到了梅因斯学院,和一年前一样,没有丝毫的区别。也许可以看见那个女魔法师吧,我突然有这个想法。难道看徒弟只是个借口,我真正的想法还是来看那个女魔法师吗?我暗暗的问自己。

  “请问你知道一个紫头发的小子吗?长得……”随便拦住一个13,4 岁的男孩,年纪相差不多,大概知道吧,我说出我唯一记得的一个特征,正想再怎么说说好让他可以理解,不过我实在想不出来什么可以描述的了。

  “是四年级A 班的坎比特吧?他在那边的操场上练枪。你找他有什么事吗?”还没等我再说什么来,他已经回答了。

  四年纪?我一年前来的时候不是叫他从一年纪读吗?现在4 年纪的,一定不是他了,不过坎比特这个名字满熟的,我在这个世界认识的人不多,还是去看看吧。“我是他的师父!”我回答了这个小男孩,然后又笑咪咪的问道:“操场怎么走?”

  “哇!在那里直走,第一个路口向右就是了。”他惊呼一声,匆匆忙忙告诉我,然后跑了。

  “不是吧?我笑起来有这么吓人?”我对于我得笑容很自信,很多来买电脑的客户都说我笑得真诚,想不到今天一笑竟然会吓跑一个小弟弟,我摸摸我得脸,没发现什么异常,又问红儿,“我笑起来很下人吗?”

  “当然不了,你笑起来很有魅力,我好喜欢哦!”红儿在我耳边轻轻说道,最后还吹了一口气进我得耳朵。

  “……”这几天红儿越发粘我了,不会风元素都犯花痴吧,我嘀咕着。看来问红儿是不会有什么结果的,我就算脸上被浇了硫酸她都会说我帅吧。呸呸呸,乌鸦嘴。

  顺着路走到操场,不是吧!这么多人围着,看什么呢?我马上忘了我所谓得徒弟,向着那一堆人跑去。

  奇怪,怎么这些人看见我来了都让我?还听见几句什么“就是他”,“不会是个盗贼吧?”,“可能是个骗子”,“他的穿着好像就是盗贼”。糟了,忘了换衣服,还穿着时迁装,正想溜,“看来他想跑”,“我就说他是骗子吧!”,我日!我暗暗骂了一句,停下后退的脚步,继续往前走,“他竟然还敢继续走”“看来不是骗子”废话,我本来就不是骗子,什么看来?”是个疯子”我日!我招你们惹你们了?我干嘛你们都有说的,我很想骂出来,可是看见最大的不过17,8 岁,我实在不好意思和他们吵。

  不要合他们一般见识,我对自己说。

  眼看走到操场中间,什么也没有,咦?那他们围在这里干吗?我还是去找我徒弟吧。正想走,一股危险的感觉突然涌了起来,我本能的往右边一闪,一只银色的长枪贴着我得左衣袖擦了过去,我头也没有回,马上一个束缚术缠住后面偷袭人的脚和手,然后马上转身向他小腹踢去。

  “碰”那人马上仰面向后飞去,嗯?是个孩子,本来踢肚子的一脚竟然踢脸上了,紫发,不会是坎比特吧,我看着他爬起来,面对着我。样子看不太清楚,因为被踢出了鼻血,还有一个脚印,我正想笑,他却突然哭了起来。

  “师父!真的是你,我好想你,我以为你忘了我,呜呜……你终于来看我了”,他扑到我得怀里。看来确实是坎比特,不过流着鼻血,脸上还有一个脚印,现在更是眼泪鼻涕一起来。虽然我是不想要这套时迁装,可是老在我怀里蹭,这套本来就恶心的时迁装不是就更恶心了吗?我努力想把他推开,可是他抱得实在太紧,推不开。

  “呜呜……”

  看着周围人感动得样子,我童心一起。

  “徒儿呀,想死为师了,你受苦了,呜呜……”我开始跟着哭,我很佩服我自己竟然真的挤了两滴眼泪出来。反正已经脏了,无所谓了,我也紧紧得抱着他。

  “呜呜……”他看来是真的进入状态了,越哭越精神。

  “呜呜……我好想笑”我用只有自己才听得见得声音说道。“可是我不能笑,呜呜……我好辛苦”

  我脸上古怪得表情反而赢得大多数人得好感,大概以为我是太激动而引起脸部肌肉得局部收缩吧,甚至还有一个16,7 岁得mm跑过来给了我一颗红色得心,说着:“祝你们……呜呜……”她说不下去了,哭着抛开。

  喂喂喂,要说什么说完,这么说这几句话就不说了?我心里叫道,嘴里还是说着:“谢谢,我们……呜呜……”

  受不了了,我怎么觉得这不像师徒相认,反而像××恋(一种不是异性间得,非朋友关系得,但是及其亲密得关系)+恋×癖(一种无法说出口得及其恶心得心里不正常得无法想象得想法)得结合,尤其是在那个女孩送了一颗心(送什么不好,送心!尤其可恶得是,心还是红色得,更可恶得是,我发现它是由两片半颗心拼起来得),再说了一句更呕人得话:“祝你门……”然而最呕人得还是:她不说完!ft

  再演下去,无法想象。现在是撤得时候了,我抱着坎比特,向空中飞去。身下传来一阵阵哭泣得声音,哇!我可以获奥斯卡奖了,我得意的想到。

  “哈哈哈哈……”在空中我终于大笑起来,看见坎比特抬头看着我,我连忙说道:“看见你,我是太高兴了,哈哈哈哈!”

  在坎比特的带领下,我们进了一家学校里看来比较高级的饭店,折腾了一下午,吃晚饭吧,嗯?我没钱?坎比特有马?

  “你生活怎么样?当初师父给你留了一些钱,还够吧?”我试探着。快说:有多的,快说:有多的,我心里暗暗祈祷。

  “嗯,还有很多,我打了工,还给几个贵族的孩子补课。有一些钱,我过得不错,师父不要担心了。”坎比特和以前一样傻。

  “哦,那就好,师父放心了,一年来,师父去了魔界岛修炼,没有为你赚学费,下个学期的学费你够吗?要是不够,师父就是卖血也要让你读书。”到底有多少钱?妈的,臭小子,快说。(魔界岛:海外孤岛。魔物生长的乐园,但是因为结界封印,很多魔物不能到外界来。)

  “够了,有70多个金克朗呢,后年的都够了,但是我已经修够48个学分了,后天还有……”坎比特正想向我汇报。

  “小姐,点菜,要最好的菜,酒也要最好的,快点,我饿了!”早说麻!70多个金克朗,够吃一次克拉宫廷宴了。(克拉宫廷宴:最好的筵席,类似满哈全席。)

  “继续!”我看见坎比特微微一愣,神色马上就正常了,不由得暗暗赞道:有魄力。

  “后天有一个枪法考试,刚好2 个学分,我稳拿第一的,我可以马上毕业了,我想和师父去冒险。库梅尔森林的魔兽没有了,我知道是师父收服的,我一直都知道:只有师父才可以降服魔兽。”坎比特看着我。

  “继续!”我不知道说什么,这个小子竟然还是这么崇拜我,为什么?我仅仅是打了一个小流氓。

  “师父给我的枪谱我已经有头绪了,在同学们,甚至高年纪的人都不是我得对手,真不愧是师父的枪法。可是想不到在师父手中,一招都接不住,我还是偷袭,真不愧是师父亚!”

  “?”我一脑袋问号,我什么时候给过他枪谱?

  “我不会辜负师父的期望,我真的会凭着实力,对着世界大喊‘我是世界之王’”坎比特看我看着他,有点激动了。

  “?”我的问号更多了,我叫过他当世界之王了吗?那我不是造反的策划者了吗?

  “我还记得师父的教诲:“男人,要靠自己’,我现在是学校公认的强者了,虽然在师父看来不堪一击,但是学校的学生已经不是我的对手了,所以,我希望和师父一起去磨练。”坎比特越来越激动了,他站了起来。

  “?”我得眼前也是问号了,我真的这样教诲过他?我怎么一点都不记得了。

  “不行!”虽然不知道前面他说的什么,可是后面要和我一起走这个意思我是明白的,拉着一个小子当保姆?我死都不干。

  “为什么?我已经不是那个什么都不会的孩子了,我有力量了!”他手一伸,一股劲气涌出,对面一个杯子应声而碎。

  “你现在的确很厉害!”怎么用这个劲气我都不会,“可是,你仅仅是在学生中比较厉害,可是这么多老师,你打的过吗?”

  “可是他们都是大人,我……”坎比特想争辩。

  “住口!如果你和我一起去历练,遇见强大的魔兽,他会因为你是孩子就不动手吗?如果只是一般的敌人,也许我可以保护你,可是要是遇见师父也大不过的敌人,你怎么办?”我一脸严肃,然后又和蔼的说道:“孩子,不要怪师父,师父是为你好。”给了两棒子就得给糖,猪都知道。

  “师父,我……”

  “好了,不说了,吃饭。”菜来了,谁和你吹牛?

  “师父,你怎么穿着盗贼的衣服?你当贼了吗?”坎比特问着。

  “咳,咳,咳”才喝进一口汤的我冷不丁被问了这一句话,呛得脸通红。

  “孩子,师父怎么可能当贼了,我穿着这身,只是想看看你有没有勇气再认我这个师父,你没有让我失望,不以衣物来看人,这是一个王者必备得条件。”我马上又严肃得说。

  “哦,师父,不管你是什么样子,什么身份,你都是我得师父!”坎比特看来深信不疑,而且又激动了。

  别别别,我还要吃饭,现在可不想和你再来个煽情剧。

  “好的,孩子,我们吃饭吧,吃完饭,师父在和你慢慢聊,看你也饿了。”我实在觉得那个像鸡得东西做的很有特色,好吃。

  吃完饭,竟然40多个金克朗,太吓人了,不过看坎比特头都没皱一下,我真的开始喜欢他了。(喜欢这个帮你给钱得冤大头?红儿说。)

  走出餐厅,我正想说话,抬头看着前面得那栋楼,我一下想起那件我没有想起来得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