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梦幻现实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前夕

梦幻现实 血影 9398 2003.12.25 15:18

    情况比预想的要好一些,尤其是亚洲地区的备战工作是最好的,这要多亏了第三捍卫者血影,他的工作做的非常的好,比我这个专职的政治家做的还要好的多,这为我们以后的重建工作保留了大量的人才,如果当时我把自己的备战工作也交给他,可能情况会更好的,而且也用不着我们使用那个有些极端的方法了。血影,真的看不出来这个人真正的才华是什么。

  ——《捍卫者传记》之“演说家讲稿”

  ××××××××××××××××××××××××××××××××××××××× 回到了自己的床上,我还在想着什么才可以尽快的找到那个可能出现的捍卫者,如果真的是象他说的那样,那个世界的时间还是会耗费这个世界的时间的话,那就真的有可能那两个一点消息都没有的第六,第七捍卫者还没有觉醒,那样可真的是麻烦了。从这几个捍卫者来看,我们的力量似乎是完全不同的,我无法感知他们的存在,他们也无法感知我的存在,如果不是幸好第一捍卫者罗有着这个特殊的技能,我们可能一分开就会合不了了。不依靠罗的技能,唯一可以感觉到其他捍卫者得方法就是靠他们散发的杀意了,就像那天对安妮的感知一样。可是对于杀意的感知,我也是有范围的,超过了方圆一千公里,我就没有什么办法了,何况就算是捍卫者在这个范围里面,谁会没有什么事一天散发着强烈的杀意?这个世界上应该没有什么事情可以让我们捍卫者发出杀意吧。

  没有什么头绪,但是新的一天还是照样的开始了。我还是和以前一样的下床洗簌,去上课,然后又去投了一份简历,再回到寝室继续查找着自己需要了解的知识。吃饭的时候王茹又来叫我,我也和她一起去吃饭,她今天打扮的非常的漂亮,而且显得心情非常的好,似乎是真的应验了那句话:“得到爱情滋润的女人总是最美的”,何况她本来就够美了。她一来就挽着我得手臂,似乎我已经是她正式的男朋友了,我没有推迟,因为现在时间已经不多了,罗说不到一个月了,我现在必须做的就是找到那个捍卫者,还有就是和**取得联系,做好准备的工作,没有必要因为这些小细节闹出不愉快的事,要是因为这个让那个张叔叔不满,稍微拖后两天再给我联系**,那不是没事找事吗?

  从那次我不到三十秒打倒了十多个小流氓以后,似乎那几个不多的目击者马上就把这件事传遍了全校,这么久以来,一直没有什么其他的事情发生,可能也有她的家族知道这件事后暗中操控的关系吧。但是无论怎么说,我现在一直没有太大的麻烦。这让我还是比较的满意的,象现在这样王茹挽着我的手在校园里“招摇过市”也没有什么问题,但是不停射过来的嫉恨的眼光让我还是有些又好气又好笑的。

  “嘀铃铃,嘀铃铃……”刚吃完饭,我的手机又响了起来,打开一看,竟然是那个张叔叔的电话。不会这么快吧,虽然我知道他一定会尽力办事的,可是也没有想到这么快。

  “喂。”我接了电话。

  “雪鹰吗?你的要求我已经办好了。”他没有什么废话,直奔主题。

  “那可真的是太好了。多久可以见到他。”我有些高兴。

  “明天中午的飞机,机票我今晚给你送来,因为到香港的手续问题,所以最快也只能在明天出发,明天下午到香港,然后安排你先住下,后天上午你才可以见到王董事长,因为茹儿的原因,所以你将会有一上午的时间可以和王董事长单独交流,可是不能再多了,一上午的时间已经是极限了,所以希望你可以尽早考虑好你想问得问题。免得时间过后有什么没有说道的那就不好办了。”他简单的说了事情的情况。

  “好的,谢谢了,晚上再说吧。”我挂了电话,心里有些失望,说了半天,还是要三天,不过也没有办法了,这可能是最快的,我忽略了那些什么手续,什么飞行之类说要花的时间了,我本来就是一个普通人,我去过最远的地方也仅仅是去了邻近的省而已,而且还是坐火车去的,现在说要去香港了,我脑袋里想的也是象去美国,加拿大一样,两分钟就到了,我所需要的只是一个他可以给我一个正式的交流的机会,完全没有考虑去香港还要什么签证,坐飞机还要化时间这些事。心里那种感觉又变强了一些,希望这三天不会有什么事,而且还要把那两个捍卫者找到,我觉得有了一些压力。

  “怎么了,有什么事吗?”看见我接了电话后脸色不是很好,王茹关心的问道。

  “没有什么,一个同学家里出了一些事,让我给老师说一下,请几天的假。”我勉强的笑了一下。

  “哦,下午你有时间吗?”她问道,可以看得出来她并不关心我的回答,只是着急的问着自己的问题。

  “当然,不过要在晚上之前回来,你有什么事吗?”我回答道。

  “没有什么,只是想去买两件衣服,可以陪我吗?”她说道。

  “你不是有这么多好看的衣服了吗?而且你下午没有课?”我有些奇怪,今天她怎么会去买衣服的,又不是周六又不是周日的,更不是什么节日。

  “哎呀~,没有课了拉,不要问这么多了,和我去就好了。”她突然撒起娇来,弄得我莫名其妙的。

  “好的,我回去换一双鞋。”我回答道,出去逛街的话我是不喜欢穿皮鞋的,以前是因为不舒服,现在是因为我已经有了这个习惯了。

  “不用了,快走吧,就现在我们就走。”她拉住准备往寝室走的我,往校门外走去。

  逛了一会才知道今天她是为了给我买衣服,我有些奇怪,不知道她怎么会想起今天给我买衣服,不过我倒是没有怎么拒绝,如果我和世界第三大富豪的女儿抢着付钱,那似乎是有些好笑,而且她选的又是一些在她看来似乎非常便宜的衣服,但是也是我绝对没有办法买得起的。

  我有些奇怪,平时看见她穿的非常的普通,身上几乎没有什么名牌,就是和我一起出去的时候穿的也只是普通的名牌衣服,我还是可以买的起那么一两件的那种,象这样一件衬衣动辄就是上万的我可是从来也没有想过。

  “为什么要给我买这些,我不喜欢。”走出了一件超高档的鞋店,我又一次问了这个问题,我都忘了我问了几次了,每次买一样东西我都要问一次,可是她总是不回答,笑嘻嘻的拖着我往下一个店走去。可是这个鞋店已经是最后一个了,从头到脚我已经全副武装,化的钱大概可以够一个普通人家过个二十年的好日子了。我不相信王茹是个想用钱来征服爱情的人,所以我觉得非常的奇怪。

  “你要去香港了,虽然我不知道你去香港干什么,可是香港是个非常势利的地方,如果你穿成那样,他们就会看不起你的。”她这才给我解释道。

  “这没有什么,我去只是有点事,做完就回来,他们看不起我又怎么了?”我说道。我觉得自己象一个傻瓜一样,自以为什么事都非常的保密,可是别人却什么都知道,听她的语气似乎不知道我要去干什么,可是我有些不敢相信,这么多高档服饰也有可能是知道我要去见她的父亲,为了不让她的父亲看不起我而专门买的。有了这个想法,马上就觉得是越想越对,可是看着王茹一脸的纯洁的样子,我又说不出口了,甚至还有些怀疑自己是否是有些过敏了。

  “那也不行,你现在是我的男朋友了,你让人看不起你无所谓,可是我受不了,我就是不喜欢别人看不起我的男朋友,我的男朋友是最优秀的。”她看着我说道,她的表情想一个受了委屈的小孩子。

  唉~,是的,我真的是最优秀的,优秀到了世界上已经没有人可以与我抗衡了,但是也正是因为这个优秀,我不能和你在一起了,因为我是一个捍卫者,地球的存亡与否就取决于我们几个捍卫者,和我在一起,你不会快乐了,我今后的生活,只会充满了血腥和杀戮。

  “你自己去香港小心一点,说话也要注意,不要说出什么让别人误会或者不开心的话。做事也要考虑清楚,不要意气用事。”她又接着说道,想一个要送丈夫远出的小妻子一样。

  我又有了一些迷糊,我觉得似乎她是为了提醒我在他父亲面前不要做出什么不好不恰当的事或者说出什么不好听的话,可是看着她一脸的关切,我又觉得好像是自己在做贼心虚。

  “好了,我们回去吧,张叔叔今晚来给你送票,不要让他久等了,这样会显得不礼貌的。”王茹一边说着,一边清点着东西,似乎怕有什么拿掉了的或者忘了买的。

  “好的。”我回答。连今天晚上那个张叔叔来送票都知道了,大概我和那个张叔叔的谈话内容她都知道了吧,应该是那个张叔叔把所有的事都告诉她了,对于这一点我没有什么好生气的,毕竟我和那个张叔叔认识的时间加起来不到一天,王茹又是他朋友或者是老板的女儿,孰轻孰重似乎不用考虑了,告诉她我的动向也不是什么怪事。关键是她是否知道我要去香港干什么,如果她不知道,那么说的那些话似乎就有些过于的凑巧了。可是要是她知道了,但是又象现在这样表现得是一无所知,那么我似乎应该重新评价这个姑娘了,她比我想象中得还要聪明得多。

  晚上是那个张叔叔托人来送的票,大概是他有什么事吧,来得人是个年轻的小伙子,看起来非常的精明,他没有多说什么,礼貌的把机票给了我就离开了,我当然也不会傻到拉住他问什么问题,晚上王茹没有再来找我了,大概是想让我仔细的考虑一下去香港后具体的事吧,但是我已经完全的考虑清楚了,该说什么,该做什么,似乎非常的明确了,所以我晚上找了一个回亲戚家的借口从拿到票后就离开了学校。

  在亚洲片区不停的快速飞行着,才九点过,很多的城市正是一天最为热闹的时候了,现在在城市的上空飞行或者停留都非常的容易暴露自己,可是现在我也顾不得了,时间感觉上已经不多了,原则上我还是会尽量的注意不要暴露自己,可是现在的首要目的是找到还没有出现的捍卫者。安妮还是每天都当着自己的“某某侠”来制造一些新闻,但是几次以后,除了本国的以外,似乎各种媒体都当这个是个低劣的抄作,没有再报到了,所以也没有应该出现的影响,本来以为他们还会用更多的方式来扩大影响吸引捍卫者的注意,但是后来没有再出现其他的新闻了,大概是因为第一捍卫者罗已经觉得这是一个极限了,我没有干涉,对于这些事,我不认为我会比一个政治家更有经验。

  在亚洲上空飞了五六个小时了,还是没有什么线索,尤其是印度和日本,我已经来回找了好多次了,在这么短的时间跑这么多的地方,自然不可能每一个地方,每一个人都调查到,但是我只是为了寻找那种捍卫者的气息,虽然几乎是感觉不到,但是我想多半可以象第五捍卫者考拉一样,只要距离足够的近,我还是可以微微的感觉得到的,所以我飞行的高度非常的低,有的时候甚至直接就是在大街小巷内高速的穿行,但是依然没有什么反映。

  无奈之下,我开始在太平洋海域寻找了,这又要痛苦的多,海岛分散,而且有的小岛在我查看的地图里根本就没有标志出来,看来我真的需要找第一捍卫者要一副及其详细的地图了。岛上大数多的人口都是一些比较落后的土著,有的甚至还是刀耕火种,我有些担心要是真的有一个捍卫者出现在了这些土著中,我们的理念是否还可以进行相互交流,那时就只有祈祷那个生命会在他历练的世界中改变他的观念了。

  在海上寻找比在陆地上寻找要困难得多,不仅仅是因为人口分散,数量稀少,更主要的是因为海上有些容易迷路,有时只要一个没有留意,就会失去自己的方向,而且又是在晚上,用盗贼之眼四处定位都要花费一些时间。可惜的是,我还是没有感觉到任何其他捍卫者的丝毫气息,我想考拉大概也是在寻找吧,我感觉得到他在不停的高速移动,然而他的气息却没有察觉到一点,这样看来用这种方式寻找到其他的捍卫者的几率实在是太小了,不过我们也没有办法,不能借助普通人的通讯网,只有靠我们几个捍卫者独立的寻找,这时我才感觉到了所谓的人多力量大的意思。强大到了不属于这个地球的我们,还是有些方面不如地球上的普通人。

  天边有些泛白了,在太平洋海域的冬季,大概已经是七点过了,这样我们哪里也是五六点钟了,我觉得应该回去了。今天中午的飞机,而我们学校离机场还是有些距离,坐车大概也要接近一个小时,加上其他一些手续或者其他的什么我还不知道的事,可能也要一上午吧。吃一錾长一智,我现在是不得不以一个普通人的角度来考虑事情了,要是再加上王茹多半会来的情况,可能花的时间更多。

  回到亚洲地区,发现有些早,又在日本,新加坡,印度上空粗略的做了一会无用功,这才回到学校,因为昨晚说的自己回亲戚家去了,所以只有从寝室的大门走进去,不过已经快要七点,寝室楼下的大门也打开了,这倒不是什么问题。

  “雪鹰,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刚走进寝室的大门,就看见了我们班一个上自习的狂人,他笑着和我打了一个招呼。

  “是的,有些事。”我也笑着回答道。

  “咦,你身上怎么这么多白末啊,不会是你的头皮屑吧,这么恐怖。”他指着我的身上说道。

  “哦,没有什么,马上回去换衣服,你快去自习室占位置吧。”我连忙往楼上跑去,随口丢下了一句话。

  是海上的盐末,有些粗心了,以后这些方面一定要注意,免得从这些小事上面暴露了身份,我提醒着自己,不过不知道这样的隐瞒还会持续多久,也许不到十天就不用再隐瞒了,那时……唉~,准备工作需要加紧进行了,但愿明天**会相信我的话。

  上楼的时候用了一个小魔法吧自己身体上的盐粒全部清除掉,回寝室打开电脑继续寻找着更详尽的地理资料,因为昨晚的寻找我发现了很多的不足,在陆地上或许我知道的一些地理知识还是比较的够了,但是这也只是限于大部分重要的国家和城市,这些也是我们的重点保护对象。可是,谁也不能保证我们不会在海上,晚上作战,到时要是迷路了,那可是实在非常的糟糕,而且对于那些小国,小城我们也不能够完全的置之不理的,所以我还是需要了解更为详细的地理知识,相比较而言,那些人文之类的东西就不是那么的重要了。

  他们来的时间比我想象的还要早,王茹和那个张叔叔是一起来得,还不到九点。因为男生宿舍是不让女生入内,所以只有那个张叔叔上来,他提着昨天买的大包小包的东西,因为不想把这些带回寝室,所以昨天是放在王茹那边的,今天又带了过来。在张叔叔的帮助下,我把这些东西穿了起来,很有一些麻烦,不过在那个张叔叔的帮助下,倒也没有什么大问题,穿戴好后,照了一下寝室的镜子,的确发现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可惜我感觉非常的不舒服,身上穿着够别人二十年生活的东西,无论是对于哪个普通人来说,都不会感觉舒服的,而我在这一方面正好就是一个普通人。

  “走吧,有什么话我们去机场再聊。”穿好衣服,那个张叔叔说道。

  “好的,走吧。”我回答道。

  “我要出去两天,要是有什么事帮我请个假。”转过去对着几个目瞪口呆的室友说道,然后我跟在那个张叔叔后面下楼了。

  下了楼就看见王茹已经在楼下走来走去的,可能是等的有些着急了,穿那些东西真的很废了一些时间。那个张叔叔没有多说什么,打开停在楼下的大奔的车门坐了进去,我和王茹坐在了后面。

  路上张叔叔没有说什么话,我也没有心情说什么,明天就要看见**了,我在想着到底用什么办法可以让他相信,而且还要深信不疑,真的感觉有些难度。只有王茹象一个小主妇一样的不停的说要注意身体,不要生病,不要惹事之类的话,虽然我一再强调我只去两天,后天就回来,甚至明天晚上就回来,可是她没有丝毫停止的打算,还是在不停的叮嘱我,我也只有不去管她,任由她说,我自己想着自己的事。

  飞机是在中午一点半起飞,到达香港是在下午的五点,到了那里就只有听他们的安排了。我不是一个傻瓜,虽然他们答应了我得要求,但是我知道他们一定非常的怀疑我,我的家世他们也一定调查清楚了,这些绝对不会有什么问题的,因为我本来就是一个普通人家的孩子,他们不可能找出什么不对的地方来。但是我唯一的要求就是去见**,而且没有说明原因,他们绝对还是不会放心的,我一去绝对有人来监视我,甚至现在就有人正在监视,我不想去找出这样的人,没有什么意义,我到了香港,一定连住的地方都装了监视器,这没有什么奇怪的,毕竟**是世界的超级富豪,而且还是政界举足轻重的大人物,我这样一个普通人要去见他,自然会引起他们的注意。在亲眼见到**之前,我不想因为这些事破坏这次会面,唯一遗憾的就是我要损失一晚上的时间,不能去寻找那个捍卫者了。

  一个小时后,到达机场,已经是快十二点了。时间不多,王茹也没有再喋喋不休,只是拉着我的手,感觉非常的恋恋不舍。我没有说什么,现在我实在是没有什么心情再和她说那些了,我只是非常的担心**不相信,那样可就有些麻烦,除了他,我还没有想到可以通过其他的人来和政府沟通。心里那种感觉又强烈了一些,我觉得多半都等不到一个月了,说不定就会在十天之内,就算是从今天开始行动,十天之内可能都不会有太大的效果,如果在考虑到其他的因素,真正可以行动的日子非常的少了,情况很不乐观。为什么不早点知道王茹的父亲是谁呢?我有些埋怨自己,但是我也知道这是没有办法的,刚开始我一直就是不想和王茹交往,怎么还会关心王茹的父亲是谁呢?

  “茹儿,你去买点东西给雪鹰在路上吃。”在侯机大厅里,那个张叔叔对王茹说道。我知道他有话对我说,只是不想让王茹听见而已,所以找了一个借口把王茹支开,否则飞机上本来就有吃的,何必买呢?而且就算没有,到下午也不过就几个小时,何必要什么东西呢。

  “好的。”王茹马上就答应了,看来她也知道是什么意思。

  “雪鹰,我不瞒你,我已经详细的调查了你的身份,没有什么问题,你可以说是大陆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人家的孩子了,但是真是因为这个普通,让我们非常得疑惑,你怎么会想见王董事长,而且还这么迫切。我知道你不会告诉我,否则那天就说了。如果是为了金钱地位,你只用和茹儿持续得发展下去就可以了,但是你没有,反而是用和茹儿得关系来交换这一次见面得机会,我真的非常得想知道是为什么。”看见茹儿离开了视线,他开口说道。

  “我的回答你已经说了,似乎不需要我重复一遍。”我回答道。

  “我绝对不会把我想说得事告诉除了他以外得任何人,但是我可以保证,我对他绝对没有什么恶意,本来我从来没有想到过我会和他扯上什么关系,但是现在我却不得不和他扯上关系,这件事,如果你真的这么得想知道,你可以在明天我离开后去问他,ok,就是这样了。”看见他没有说话,我继续说道。

  “好吧,我相信你,如果你真的想对于王董事长不利得话,也绝对不会这么容易就得逞得,而且你还会付出惨重的代价。”他放弃了继续问下去得打算,但是却带着威胁的口气说道。

  “呵呵,没有必要这么紧张,要是我想对他不利,无非为了名或者为了利,但是似乎得到他得女儿可以更加容易得得到这两样东西,而且还可以抱得美人归。我得家世你也查过了,绝对不会是一个电视小说里面描述得什么从小训练,忠于主人得杀手。”我有些好笑得说道。如果真的要对他不利,这个世界上可能没有什么人可以阻止我吧,除了那几个我还不知道确切力量得捍卫者,我心里想到。

  “呵呵,没有办法,他是一个大人物,我必须要小心一些得,希望你可以原谅。”他也笑了起来,本来突然变得有些紧张得空气突然又缓和下来了。

  “没有什么,你们又没有做错什么,我又原谅什么呢?对了,你不是说你是王茹父亲得朋友吗?我怎么觉得不象呢,我觉得你好像……”我叉开了话题,免得他尴尬。

  “象什么?”他看见我说了一半又不说了,有些好奇得问道。

  “象保姆,哈哈哈哈”我笑了起来。偶尔得一个玩笑可以拉近人与人之间得距离,这个是西格玛教我得,在那个世界,我一直没有机会可以使用,因为在那里我注定就不是一个普通得人。在这里呢?我突然问着自己。

  “哈哈哈哈,你怎么说话没大没小得,我可也算是你的长辈了。”他笑着说道。

  “我觉得我们更像朋友,或许我和王茹得父亲也会成为朋友得。”我回答道。严格得算起来,他还是我得晚辈,让我一口一个张叔叔得叫,我实在是有些叫不出来。况且我一直就是把他当成我得一个朋友一样。

  “哈哈哈,好小伙子,我喜欢你这样得人,我们的确是朋友,但是你要是茹儿得父亲成了朋友,那是不是辈份上就有些说不过去了?”他笑着说道。

  “我和你成了朋友那辈份上就说的过去了吗?”我反问道。

  “啊?哈哈哈哈”他一愣,又笑了起来。也跟着微笑着,我知道,他真的把我当成了朋友了。

  “你们在说什么呢?这么高兴啊。”王茹提着一个小袋子回来了,看见我们在笑,好奇得问道。

  “没什么,我们在讨论我和他得辈份得关系,还有他和你得父亲辈份的关系。”他笑着说道。

  “讨厌。”王茹的脸上微微的一红,没有再说什么了,她显然误会了他的意思。

  “好了,我们先去餐厅吃点东西吧,吃完了刚好血影就可以上飞机了。”那个张叔叔说道。

  “好的,走吧。”王茹听话的答道,脸上的红潮还没有褪去,非常的迷人。

  也许还是顾忌我的感受,从一开始认识他们到现在,除了买这一套衣服去了高档的地方以外,其余时候从来没有去过高档的地方,等飞机是在侯机大厅,机票也是最普通的经济舱,包括这次吃饭也是在最普通的机场餐厅,对于他们这种富豪人家,却非常注意别人感受的做法我还是非常的满意,希望那个**也是这样的人。

  吃完饭和他们做了一个小小的告别,虽然我又一次的强调了我只是去一天,明天,最迟后天就回来,可是王茹还是哭得很伤心,那个张叔叔却在后面捂着嘴偷偷的笑我手足无措的样子,我也只有趁王茹不注意的时候狠狠的瞪他一眼,然后又开始拙劣的哄她开心,我是最怕女孩哭的了。

  “好了,不要你的眼泪让雪鹰把飞机都错过了。”那个张叔叔终于过来帮我解了围,我还是狠狠的瞪了他一下。

  “嗯,雪鹰,你要想我哦。”王茹哭兮兮的说道。

  “好的。”我无奈的说道,她好像已经把我当成了她正式男友了,而且似乎也把她自己当成了我的标准女友了。

  “雪鹰,到了香港自然会有人来接你的,你就听他的话吧,他会安排好一切的。”那个张叔叔又接着说道。

  “好的。”我回答道。我自然知道他们回来安排我,否则怎么更好的监视我呢?

  “我走了,王茹,你不要哭了,我又不是不会回来的,最迟就是后天了。”听见广播里面在通知各个班次飞机的旅客抓紧时间上飞机的话,我正式向他们道别了,而且我也真的是有些受不了王茹了,好像已经哭出了感觉了一样,舍不得停了。

  “嗯,自己路上小心一些。”那个张叔叔说道。

  “当然,你们放心吧。”说完我提着王茹递给我的小袋子向检票口走去。

  王茹突然冲到我面前垫起脚吻了我一下,然后又跑了回去。本来我是本能的想躲开,她的速度太慢了,但是我又不愿意她难过,最主要的原因还是那个张叔叔就在后面,如果我拒绝,就相当于是摆明我不准备真正的实现我得承诺了,在现在这个时候,显然非常得不恰当。

  我没有说什么,向着王茹微微得一笑,再对那个张叔叔挥手道了别,然后转过去向检票口走去。但愿我得这一趟不会白跑,我在心里祈祷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