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梦幻现实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五章 男人的尊严?鲜血的流淌!

梦幻现实 血影 8118 2003.12.09 10:49

    尊严,是每一个真正的男人必须捍卫的。为了捍卫它,有时是要付出一些代价的,其中最普通,也是最神圣的,那就是:鲜血!

  ——自传之《梦中的荣耀》

  ※※※

  “我亲爱的人类朋友,血影王!你来了,还带来了另外的人类朋友啊,真是太好了,我喜欢和你们这样的人类交朋友。”走进门,那个什么负责人苏克竟然也在,他一脸热情的迎了上来,他穿着一身类似西服的衣裳,倒还有些气质。不过他的狼头我实在看不太习惯。

  “是的,我带我的朋友来,是想赚点钱,希望你们可以早点安排他们上场。”我没有理会那个负责人,直接向亚修说道。

  “好的,本来今晚上全部是给你准备的,不过他们同样也是人类,那我就不用那么计较了,不过规矩你也明白,要是有什么事,不要怪我不给你们买棺材的钱。”亚修格式化的说道。

  “那钱怎么算?”我问道,虽然主要是为了历练,可是我们还是很需要钱的。

  “他们和你一样吧,赢一场一百金币,输了没有死十五个金币。不过没有上场的就不会有钱了,你看怎么样?”亚修说道。

  “你们既然在进行赌博,为什么还这么小气呢?我们可以押自己吗?”尼亚看来是个老手。

  “呵呵,只要你们对自己有信心,当然。”那个苏克在一旁接口道。

  “不用了,就这样就可以了。”我阻止了尼亚想掏腰包的动作。我们需要钱,但是不需要太多,在这里,我们主要是历练自己,要这么多钱也没有用,战胜给的钱已经够我们交治疗费和我们日常的开销了,而且还有多。

  “时间还早,不如我们好好的谈谈吧,我们现在是合作伙伴了,应该相互了解。”苏克在一旁说着。

  我没有回答,只是在一旁一张类似沙发的长椅上坐了下来,尼亚和乔也跟着坐了下来。

  “你们到我们沙迦界有什么事吗?”苏克问道。

  “我们想变强。”我简单的回答到,尼亚和乔坐在我两边没有出声。

  “虽然你的朋友我不知道,可是你已经够强了,你知道你击败的那些人……”苏克说道。

  “还不够,远远不够。”我打断了他的话,被我一剑的杀死的人我不想知道他们的过去。

  “你还真是选对地方了,在我们的拳场里,想不变强都不太可能啊!呵呵,以后如果你能够不死,而且可以战胜足够多的人,你甚至有可能和我们沙迦族前十名的高手交流呢。”对于我的无礼,苏克还是没有一点生气。

  “我不知道你们有什么打算,不过只要有强劲的对手,只要有足够的钱,我是不介意你们对我有什么企图,不过,对我的朋友们最好不要太过分。”我不想和他们说太多,这个苏克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远远没有那个亚修直爽,不过话说回来,这也是为什么亚修只是一个拳场的负责人,而苏克是一个帮派在一个城的负责人了。

  气氛登时有些尴尬,即使是苏克这样的人一时也找不到话说了。

  “可以告诉我那四个人是哪里来得吗?”我开口说道,不是为了缓解气氛,而是想为乔和尼亚打探一些消息,他们没有和魔族战斗过,有些准备总是好的。

  “他们是这个城我们帮派其他几个拳场的头名拳手,专门调过来的,本来是准备给你的。说实话,我们知道,他们绝对不是你的对手,所以我们本来是想乘这个机会好好的在那些不知情的沙迦人身上赚一笔的,如果不是你而是你的朋友,把握可能就要小一些,虽然他们看起来也不弱。不过要是你想让他们去我也不会反对,你以后会给我们赚更多的钱的。”亚修在一旁说道,似乎没有看见苏克阻止的眼神。

  “好的,谢谢,你们不会后悔的。”我淡淡的说道。

  “时间不早了,你们先去换一件衣服,然后去看看场地。”亚修对着尼亚和乔说道。

  上次那个叫什么桑的进来了,我示意他们俩跟着他出去。

  “你可以告诉我你到底是谁吗?”苏克正色的问道。

  “嗯?”我有些疑惑。

  “你绝对不是个人类,你没有人类剑士有的斗气,也没有魔法师有的魔力,可是你却可以控制风,还有强大的力量,这是不可能的,他们没有这个疑问,我有!”他的声音慢慢的严厉起来,身上散发出逼人的魄力。

  “那你认为我是什么?神吗?”我根本无视他的魄力,依然淡淡的说道。

  “或者吧。”他突然散去了那种气势,慢慢的坐了下来,“我也不知道,只是……”他没有说下去了。

  “好了,我们去拳场吧。”被苏克的气势吓得坐倒在椅子上的亚修连忙站了起来打圆场。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是谁,我不属于天界,不属于人间界,也不属于你们沙迦界。”在走出房间的时候,我对着依然坐在椅子上的苏克说道。没有再看他,和亚修走了出去。

  今天拳场里的人非常的多,那边还坐着几个巨型的魔族,一定是他们刻意的宣传过的。不知道那几个巨型魔族是怎么进来的,和一旁的普通魔族比起来非常的不协调,有一个巨型魔族每出一口气鼻子里都有一节火冒出来。那才是真正的魔族,我对自己说。

  尼亚和乔都已经在拳场里了,乔穿着一声黑色的紧身装,没有袖子,腰上缠着他的软剑。尼亚穿着淡蓝色的武士装,倒是有两份帅气。看来是一换完衣服就被直接带来这里了。

  “那是第一个出场的对手,是三区的冠军纳克斯,已经是四个月的三区冠军了,他用的是刀。你们准备让谁去?”亚修在一旁指着一个人问我。

  “你是几区?”我一面打量着那个魔族一面问道。那个魔族像是一个日本武士,全身都罩在一副盔甲里,头上的头盔有两只长角,不知道是他自己的还是头盔上的。

  “我是六区的拳场负责人。你们要小心,他是我们沙迦族的暗黑武士,非常的厉害。”亚修还在提醒我们。

  “乔,你先上。”我马上作出了决定,看看魔族的暗黑武士厉害还是我们人类的暗黑武士厉害。

  “第一场,沙迦暗黑武士纳克斯对人类选手剑士乔——!!”还是昨天的那个兔女郎。

  “等一下,不是说是人类的选手是那个速度很快的血影王吗?”一声洪亮的声音压过了所有人的喧闹,一个巨型魔族站了起来,可能比我们在城门口看见那个魔族还要高三四米,长相是个和人类差不多的魔族,不过有两只翅膀。

  “对不起,萨克伯爵,血影王在最后出来,这个不是也一样是人类选手吗?您先等等好吗?”亚修连忙去抢过兔女郎手里的魔法扩音器说道。

  “哼!”那个萨克伯爵跺了一下脚,整个拳场都摇了一下,然后慢慢的又坐了下去,普通魔族没有什么骚乱,看来这种事经常发生吧。

  “好,现在比赛正-式-开-始―――!”那个兔女郎接过亚修递给她的扩音器宣布比赛的开始。

  乔和那个武士都站在了场地的中央,听见比赛开始的声音,两个人都慢慢的拔出了剑。

  我从来没有看过所谓高手之间的战斗,我遇见的对手不是想风神或是那个魔兽之王把我打的没有还手之力的,就是那些魔兽,人,或者魔族。到了魔界这么久,这才是我第一次看见正式的比武,或者说是格斗赛。

  那个纳克斯拔出他的剑,和日本刀有一些类似,摆的姿式同样和日本剑道的大上段一样,他的身体周围开始慢慢的冒出淡淡的黑气,不是非常的明显,可是越来越多,有些想我的暗黑之盾冒出来的黑气。

  乔也拔出他的软剑,微微一抖,那把剑马上变得笔直。乔摆了一个应该叫“起手势”的姿式吧,然后剑上开始冒着浓浓的黑气。

  “咦,你的朋友竟然是少见的人类暗黑武士,这样可凶多吉少啊,我们沙迦人本来就比你们人类会使用暗黑力量,不过在纳克斯使用真正的力量之前,如果他可以快速的解决,还有一些获胜的几率。”亚修在一旁解释道。

  “也许吧。”我淡淡的答道,那个纳克斯的确比昨天那几个强大的多,可是还是破绽不少,如果我上的话,我有把握五秒钟解决他,再算上我对暗黑系免疫的话,最多三秒钟吧。不过不知道乔可以支持多久,我对乔的实力不是非常的清楚,只是见过他杀过几只魔兽。后来也从来没有再谈论过武功的问题。

  “当”一声脆响,乔似乎是先试探,一击不中马上后退,然后又仔细得注视着纳克斯。纳克斯没有追击,挡住后马上又是个大上段得姿式,看不见他的眼睛是不是注视着乔。

  淡淡得黑色雾气到处弥漫,看台上有些人开始往后躲了,不过马上不知从哪里来得一个透明得结界把拳台罩在中间,止住了黑气得蔓延,但是又没有挡住观众得视线。

  “当”有是一击,但是乔没有后退了,好像看出了对方得实力不如自己,接着马上一轮抢攻,兵刃撞击声不绝于耳,我知道很多普通得魔族已经看不清楚乔得进攻了,不得不承认,乔得速度的确非常得快,那个武士不是乔得对手,虽然现在还是每一剑都可以封档,可是不出二十剑,他就要伤在乔得剑下了,再向这个样子,一百剑后乔就可以取他的性命了。

  “嘶”,在十七剑得时候,乔划破了纳克斯得右臂膀,然后马上向后退去,他在微微得喘着气,同时在酝酿下一次进攻。

  嗯?那个魔族得血怎么是黑色得,我遇见到魔族都是红色得血,魔兽也只有一些其他颜色得血,我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头。

  “完了,你的人类朋友完了。”亚修在一旁说道。

  我看着他,露出询问道眼神。

  “如果刚才他继续攻击的话,应该有赢得希望,可是现在,不行了。”亚修向我解释道。

  我看着那个魔族把手里得日本刀在伤口得地方擦了擦,黑色得血马上像有生命一样慢慢得均匀附在那把刀上,然后他又慢慢得把刀插入刀鞘。乔也注视着这个奇怪得现象,不敢轻举妄动。

  “以血为引,暗黑◆拔刀流。”亚修带着惋惜得神情说着,“这是纳克斯得绝技,用鲜血刺激自己得兵刃,然后发出超强得攻击力,你的朋友真的完了。”

  “当!”台上有发出一声脆响,是纳克斯发动了攻击,乔挡住了,可是竟然被震退了好几步,我看见乔得剑上竟然有个小小得缺口,我这才真的有些震惊了,暗黑剑还从来没有听说过被打缺得。纳克斯一击无功,马上又把刀插入刀鞘,身子微弯,手还是握着刀柄典型得日本拔刀术得动作。

  “当!”又是一刀,乔得反映也是非常得迅速,马上又挡住了,可是依然被震退了几步,剑上又出现了一个缺口。纳克斯又是马上把刀插入刀鞘,还是同样得姿式。

  我有一些担心,乔如果这样得硬拼绝对是吃亏得,不知道他会用什么方法取胜,如果是我,我有着绝快得速度,大多数得问题都可以用速度解决,可是乔没有,那该怎么办?

  乔似乎也觉察到了,没有再硬拼了,每次都是尽量得躲闪,不得已得时候还是要格档,可是还是被划了两刀,手上和胸口。鲜血慢慢得流出,看得出来,伤得不是很重。

  “乔,加油啊!”尼亚非常得着急,在下面不停得叫着。

  “当!”又是一次不可避免得格档,乔连着退了好几步,“噗”一口鲜血喷了出来,站也站不稳了,身子一闪,连忙用剑支住。

  “乔——”尼亚大叫一声,往台上冲去,他身边两个应该是拳场助手得人连忙拉住他。

  “叫你的朋友不要过去,台上全是纳克斯得暗黑之气,人类进去是受不了得。”亚修在一旁提醒我。

  “尼亚,那是乔得战斗,你不要干涉。”我喝止了尼亚。在乔刚接下这一刀得时候,我就觉得不对了,以刚才纳克斯得力量估算,乔是接不下这一刀得,可是纳克斯好像故意没有用全力,只是让乔受了内伤。我也想马上上去救下乔,可是乔似乎知道我的想法,马上向我看来,用眼光制止了我的行动,我知道,如果我硬要上去把乔救下来得话,那只会让乔一辈子背负着耻辱,这是一个武士所不能忍受得,特别是乔,相处了这么久,乔得话不是很多,可是却非常的倔犟,一次家乡的耻辱就让乔毫不犹豫的成了暗黑武士,并且到魔界寻找复仇的东西,如果在让他受一次耻辱,不知道他会干出什么事来。

  唉~,我叹了一口气,我喝止了尼亚,乔向我传来感谢的目光。乔,真是脾气害死人啊。

  “跪下”纳克斯突然说了一句话,嗓音及其沙哑,还有一些金属感,听不出是男是女,只是让人听着非常的不舒服,他过去对着乔的膝弯猛力一踢,乔往下一跪,但是膝盖还没有着地,乔马上就站了起来。

  “那是纳克斯的规矩,只要是他打败的人,只要跪下向他磕三个头,他就不会杀他了,只会砍一只手,不过一个拳手如果跪下了,这辈子都不要想再上拳台了,那是对拳赛的侮辱,而且多半会被拳赛的组织者杀掉。无论那个区的拳场出现了这样的人那个拳场的效益就会很长一段时间非常的差。”亚修在一旁解释着。

  我突然想起了那个向我跪下的人,真是一个胆小的人,可是又来地下拳赛,死了也是活该,我暗自想到。他算不算是你们的拳场的人,今天生意又怎么这么好。

  “跪下!”纳克斯又说了一遍,他的刀已经拔出了一小节,他又在乔地膝弯踢了一下,乔还是同样地情况。

  “乔,你还在犹豫什么?用自己真正的力量。”亚尼在下面叫道。我突然想了起来,西格玛对我说过乔其实已经达到了大暗黑武士的水平,只是一只压制着,因为一个暗黑武士一旦使用了自己的暗黑盾牌,就不能用其他的盾牌了。

  “你的朋友还没有使用全部的力量啊,那到有些意思了。”亚修在一旁说道。

  我看见乔的眼睛一亮,然后突然又暗了下去。“杀了我吧”乔闭上了眼睛,缓缓的说道。

  唉~,乔,你真是太傻了,我知道你的想法,因为你觉得就算使用了暗黑盾牌战胜了他,可是却没有办法战胜你的仇人是吗?所以还不如死在这里,对吗?我在心里默默的说着。

  “跪下,不杀。”纳克斯飞快的拔出刀在乔得脸上划了一刀,那道伤口和乔原来的那道刀疤形成了一个‘×’的形状,鲜血顺着脸慢慢的留下。暗黑之气对同是暗黑武士的乔是没有用的。

  “纳克斯只会说三遍,你的朋友是好样的,可是却要死了。”亚修有些惋惜,不过不像是为了乔的死而惋惜。

  “乔,暗黑之盾在你的心中,你难道还不明白吗?”我高声吼了一句,我也只能吼这一句,能不能理解,就要靠乔自己了。不过幸运的是,我发现乔的眼睛突然睁开了。他明白了,我对自己说。

  “不跪,死!”纳克斯一刀砍了过去,同时看台上掀起了欢呼地浪潮。

  没有任何声音,纳克斯的刀只剩下了一半,原来包裹着前面的黑色鲜血慢慢的流了下来,继续包裹着剩下的半截刀。

  乔的左手小臂上,出现了一个盾牌,一个圆形的漆黑盾,没有我的暗黑之盾大,可是却比一般的骑士盾大一些,正是这个盾挡住了那一击,和我的盾的情形一样,没有任何的声音,吞噬了纳克斯的半截刀。

  “那是什么?”亚修惊讶的合不拢嘴,看来他对人类的暗黑武士不是真正的了解。

  乔,你赢了,你战胜了自己,你就赢了,我在心里说着。

  “杀了他。”“杀了那个杂种。”……看台上又掀起了一阵热浪,不过不知道是叫谁杀了谁。

  纳克斯似乎不敢相信,没有继续进攻。站在乔的面前没有动。

  “乔,你还在等什么?动手杀了他。”尼亚在下面兴奋的跳了起来。

  几乎是在尼亚出声的同时,乔已经出击了,一剑,仅仅一剑,从头的正中间直直的往下一剑,然后乔马上又退回了原地,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

  “不可能。”那个沙哑的声音又响了起来,然后纳克斯的盔甲发出“咔咔”的断裂声,不停的向下落着。

  竟然是个女人,我的想法还没有结束,她的身体突然从中间分成了两半,两片身体慢慢的向左右分别倒下,黑色的血液和内脏流了一地,和昨天一样,全场鸦雀无声,不过在片刻后,全场又开始新的高潮,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这么高兴,似乎只要死了人他们就高兴,不管是的是魔族还是人类。

  “第一场,人类选手乔获胜。”兔女郎高声宣布。

  “我明白了,谢谢你,血影。”乔走到我的面前说道,然后向后倒去,我连忙扶住他,他的伤不是很重,也许是因为使用了暗黑盾牌遭到的反噬吧。

  “第二场,沙迦武士尼克对人类剑士尼亚——!!”在我的示意下,尼亚走上了拳台,他的对手是一个魔族的武士,我向亚修稍稍打听了一下,亚修告诉我尼克没有什么特殊技,只是剑法非常好,这下我就比较放心了,如果没有什么特殊技,以尼亚大剑士的实力,应该有一拼之力,剑法的好坏我没有什么概念,我从来不会用什么剑法,那个以前盗贼工会学习的什么“断情剑”在我第一次魔界的历练让我吃足了苦头,魔兽完全不给我施展剑法的机会,于是我就再也没有用那个剑法了,我只知道用最快的速度,最好的角度,最省力的动作刺入敌人的额头或是划破敌人的喉咙是最有效的剑法了。

  “你好,人类朋友,我是尼克,请你多指教。”那个魔族武士长得还是比较帅,身后有一条短短的尾巴,而且他还非常的有礼貌。

  “哼!来吧!”也许是乔的原因,尼亚没有往常的礼貌,拔剑就刺了过去。

  不得不承认,尼克的剑法的确非常的好,一些虚招往往让我都看不出来,每一剑都是恰到好处的刺入尼亚的必救之处,有时还可以料敌先知,刺在尼亚的下一步落脚之处。不过速度还是太慢了,如果是我,绝对不会有机会让他用出什么虚招来。

  “尼克是我们拳场最好的人了,武功非常的好,可是到现在从来没有杀过一个人,有一次无意间斩断了一个拳手的胳膊,难过了好多天,还把每天赢的钱全部给了那个受伤的人,所以每一个遇见尼克的人都会松一口气。”亚修在一旁对我说。

  那就好,我看着台上的情况,尼亚虽然大体上稳住了阵脚,可是在尼克的快速高超的剑法下却没有一点还手之力,看来魔族和魔兽有着本质的区别,在魔兽的进攻下毫不落下风的大剑士尼亚在魔族高手的进攻下情况越来越不好了,不过还是没有受伤,应该是尼克的手下留情吧。

  “尼亚,认输吧!”我在台下看得非常的清楚,尼亚绝对不是尼克的对手,魔族剑士的实力确实非常的高,而且体力也要好的多,尼亚身上的斗气已经越来越淡了,可是尼克却没有丝毫力竭的迹象,可以肯定,尼亚输定了。

  “我还没有输。”尼亚逞强的说道,然后有是一剑砍去,尼克轻易的闪开了。

  “下来,你还嫌脸丢的不够吗?”我再次怒斥了他一句。我一生气他似乎有些害怕,虽然看得出依然不愿意,可是不敢再说什么,收起了剑,狠狠的瞪了尼克一眼,讪讪的走了下来,尼克向我投来感谢的目光,我也对他微微一笑。

  “为什么要我下来,我还有力量没有用。”听着台上一片嘘声,尼亚的脸色非常的难看,走到我面前质问我。

  “谢谢你。”我没有理他,向着接着走下来的尼克到了一声谢。尼克的脸微微一红,一个非常腼腆的小伙子,我一下想起了爱尔米。

  “第二场,沙迦武士尼克获胜。”兔女郎宣布到。大概是因为没有流血,台上没有什么大的反映。

  后两场都是我出得场,没有用什么力气,和昨天一样,轻易的杀了那两个地区冠军,看台上也和昨天一样没有什么声音,除了那几个巨型魔族的交头接耳的声音。

  “今天,人类选手的比赛到此结束,下一场,沙迦剑士地利瓦对沙迦格斗士马卡亚。”兔女郎拿着扩音器用甜美的声音叫道,不过台上又是一片嘘声,有的人已经准备离开了。

  “走吧,我们还是回去吧,这里没有什么看头了。”我拿着亚修给我的三百一十五个金币,招呼着扶着乔的尼亚。

  “再看会吧。”尼亚有些不舍,眼睛看着拳台上的两个打的兴高采烈的人不愿意走。

  “如果你想乔以这种状态陪着你看,我倒是不介意。”我淡淡的说。其实,我存着很大的私心,如果尼亚非要在这里看也没有什么,有这个帮会的人看着也不会出什么事,只用我把乔带回去就可以了,尼亚让帮会的人送回来就是。但是我想早些回去,或许我算是一个有家室的人了吧。而且再怎么说这个帮会也只认识一天而已,把尼亚放在这里我还是有点不放心。

  “好吧。”尼亚显然没有想太多,扶着乔和我一起回去了。

  

网文也能严肃讨论!

《点读》第一次下半月刊,带来更多好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