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梦幻现实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 友情的见证

梦幻现实 血影 6715 2003.10.03 17:53

    “友情的见证最好是什么呢?”有个声音这样问我。“义气!”我回答。“不,那是友情的一项内容。”那个声音回答道;“包容!”我回答。“不,那是友情的一种内涵。”那个声音回答道;“关爱!”我回答。“不,那是友情的一种表达方式。”那个声音回答道;“那是什么?”我问那个声音。那个声音回答我说:“友情的见证永远都是:剑与鲜血!!”

  ―― 自传之《梦中的荣耀》 ××××××××××××××××××××××××××××××××××××××× 我想帮助乔守夜,可是乔不让。看得出,他是一个有原则的人,我也没有坚持。

  到一棵树上躺下,我又想红儿了,如果以黄灵儿说的最短的时间来算,还有一年就可以见到她了,那个可爱的风,呵呵,想起她的可爱,我笑了出来。

  “傻笑什么呢?”一个声音问我。

  “没有什么,那里有一个你忠实的信徒,你怎么不出来见见他?”我一下就听出了是火神王。

  “唉~,我害怕他受不了激动的心情晕倒,听他的声音是个老人家呢。”火神带着悲天悯人的语气说道。

  “算了吧你,你是怕他看见你这个火神的窝囊样子吧?害的我要自己烤东西,不过幸好还烤得不错。”我的心情一好,开始和火神抬杠了。

  “嘿嘿”火神干笑了一声。

  “白痴。”我叫了他一声。

  “嗯?”他看着我。

  “我想问你一个问题,我希望你可以回答我。”我一脸严肃的说。

  “什么?”看得出他有一些紧张。

  “我如果想去天界,那我该怎么办?”如果那个生命给我的离开这个梦境的提示是战胜众神,那去天界是不可避免的,现在先问清楚。

  “人类是不能去天界的。”这次没有发生他不说话的情况,可是依然没有回答。

  “那你可以告诉我你是怎么从天界到人间界的吗?”我换了一种问法。

  “血影,我不是一个真正的白痴,也许平时我有一点傻,可是这种事,不是人类能够知道的。我不能违背创世神的旨意啊。”火神看来一点也不傻。

  “唉~,我是一定会去天界的,我发誓。”我看着他,坚决的说道。

  “唉~”他也叹了一口气,回到石头里去了。

  真是一场不愉快的谈话啊,虽然只说了几句,我心里也有一丝不好受。

  嗯?我突然发现了一些不对头,森林的晚上怎么可能这么安静?一点声音都没有,刚才竟然没有发现,难道一段时间将府的生活把我的敏锐磨灭了吗?

  我马上飞到空中,“呼”一股劲风向我袭来,我本能的一闪,马上拔出短剑向那个东西刺去,“噗”一声轻响,正中目标,可是竟然没有叫声,我还没有看清是什么,又是一股劲风袭来,我再次一闪,又一剑刺去,再次正中目标,依然没有叫声。我这才定睛一看。什么?一只因那鸟,还有一只是什么不知道,已经掉了下去,因那鸟不是白天才行动的吗?怎么晚上在飞?我又往四周看了一下,顿时倒吸一口冷气,整个森林里无数东西向着我们的营地接近,空中也出现了一些可以飞行的魔兽,数量好像越来越多,我连忙降了下去,同时运用盗贼之眼看了一下地面的魔兽。

  我简直不敢自己的眼睛,怎么会这么多魔兽,低级的刺牙东,变形兽,中级的魔卡兽,高级的加里卡兽,还有无数我没有见过的魔兽,甚至连一向搞偷袭的卡里卡亚都成群结队的往营地靠近,大部分我认识的魔兽都是在白天行动的,现在怎么全部在晚上行动,而且还全部无声无息,仿佛是有组织一样,在魔界这么多年,我从没有遇见这种情况。

  无暇多想,我马上回到营地。

  “叫醒所有的人,不要太大声,一个个小声的叫,你从左,我从右,千万不要出声。”我在守夜的乔耳边小声的说道。我知道,那些魔兽没有声音只是为了不让我们发现,只要我们一有异动,马上就会导致他们的攻击。

  乔是个极有经验的人,二话没说就向左边那个帐篷跑去,无声无息。

  我马上冲进右边的帐篷,没有管是谁的帐篷,把被子一掀,竟然是那个米娜,还是裸睡,米娜睁眼正要叫,我一把捂住她的嘴,贴着她尖尖的耳朵快速说了一句:“危险,马上起来,不要出声。”她也是一个有经验的冒险者,马上恢复了正常,点了点头。

  妈的,出来还裸睡,你真是想死得很。我一边想一边冲进第二顶帐篷,是尼亚,同样的叫醒他,然后去第三顶帐篷直接横抱起武威就往外跑,她的武艺底,反映慢,要是她一动,那些魔兽一定会察觉。

  武威醒了过来,张嘴正要说话。两只手横抱着她,又必须阻止她说话,我没有办法,心一横,直接用嘴堵住了她的嘴,黑暗中我依然看得清楚,她的脸红透了,所幸的是,她还是穿的挺好的,并没有脱衣服睡觉。

  “对不起,千万不要说话,有危险。”我看见她没有说话的打算,我的嘴松开了一点,马上小声的说道。我没有看见,武威的脸上露出一丝失望的神色。

  冲到营地中央,发现大家都到齐了,衣服穿的很好,甚至武器都全部捏在手里。职业冒险团队的效率果然不一样。

  “马上布起一道火系结界,不要太大,也不要太小,把我们围起来。”我冲到西格玛的身边说道,手里依然抱着武威。魔兽和野兽有一些相似,都有点畏惧火焰,而且还有几种魔兽是及其畏惧火焰的。

  西格玛也没有多问,马上布起一道火系结界把我们围在中间。

  同时,杰克的声音:“你搞什么……”

  同时,森林里突然像炸了锅一样,发出各种怪物的叫声,跑动声,天上也发出了刺耳的鸟鸣,怪叫。所有的人登时目瞪口呆。

  “呼”一只魔卡兽冲过火结界,但是恰好它又是及其畏惧火焰,瞬间成为一堆焦炭。

  “西格玛和米娜把武威看好,站在中间,其他的人站在周围防守,快!”我没有再压低声音,压低也没有用,把武威放下来,我急速的说着。

  “呼”又是一只魔兽扑了进来,落地后马上发动了攻击。

  “加里卡。”我心里一惊,这种魔兽火系免疫,而且暗系的魔法腐蚀攻击是大范围的,这几个人是绝对没有办法抵挡的,我身形一动,马上出现在它面前。

  不要用腐蚀魔法,不要用腐蚀魔法,我心里暗暗的祈祷着。它一抓向我抓来。

  好的,只需要这一秒钟的时间,我刺入了它的额头,同时长长的吁了一口气。

  “呼”,“呼”……不停的有魔兽悍不畏死的冲了进来,幸好我的速度还跟得上,不断得左右移动,一剑一剑不停刺入,没有一会,身边的魔兽尸体围了一圈,有的尸体落在火结界上,瞬间被烧成焦炭,发出阵阵焦臭。

  那面盾呢?我心里想着那面盾,那是对付这种情况最好得武器了,可是刚才把它放在树上了,现在只要一离开,他们马上就死无全尸,怎么办?我心里非常着急。

  风元素也知道情况得紧急,没有我的意念,仍然是一道道得风刃,风弹飞出,割断无数魔兽得身体,甚至连魔卡兽都是被拦腰斩断。

  天上得魔兽也向下发动了攻击,只是那些魔兽都是长羽毛得,一碰到火结界马上就直接落了下来,然后就是我的一剑,虽然威胁不是很大,可是我也放弃了飞到空中得打算。

  “西格玛,不要发火弹,你只用尽量久得维持住结界,撑到天亮就应该没有事了。”我看见西格玛在不停得发火弹支援我,我连忙制止住他,虽然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可是我们白天一只魔兽都没有遇见,晚上也只是遇见一只没有什么威胁得卡里卡亚,那么只用撑到天亮就该没有事了,可是这么多魔兽,天又是刚黑没有多久,有没有能力撑到天亮我实在是没有什么把握。

  西格玛停下了发火弹,全力维持发火结界,所有得人都站在中间,现在我一个人还可以阻挡住魔兽得进攻,可是这种进攻越来越猛烈,而且开始出现一些我没有见过得魔兽,这样下去我也没有把握可以撑多久。

  “你们注意了,我现在有点撑不住了,我会放一些魔兽进来,你们小心,一旦有魔兽落地你们马上把它格杀,西格玛还是维持住结界,尽量支撑久一点,米娜注意空中。”在他们眼里,或许连我的影子都看不到,只会看见不停的有魔兽额头上冒出血箭或脑浆,可是一剑刺入再加上拔出,依然是要花费时间的,数目又越来越多,我还遇见两只又不怕火系,又不怕我的剑的魔兽,我只有一脚现把它踢飞再说了。

  我没有再去管空中落下的魔兽,看见是一些比较弱小的魔兽我也没有理会,直接把它们放了进来,交给其他的人负责。希望可以撑到天亮,我的心里默默的祈祷着。

  “西格玛,你看见如果有不畏刀剑的魔兽就稍微支援一下。”虽然很多魔卡兽都是落地就死了,可是我依然害怕会有漏网的钻进来。

  “叮”一声清脆的声音,我的身影显现出来。又是一只不畏刀剑的魔兽,竟然也不怕火,妈的,我在心里咒骂了一句,正想一脚把它踢飞,旁边突然出现一把冒着黑气的剑,一下把它斩成了两半。

  “乔!”我说了一声,我竟然忘了他的暗黑之剑是可以吞噬一切东西的。

  乔没有答话,马上又冲向另一只魔兽。

  我也没有多说,又开始了屠杀,我已经记不得到底杀了多少魔兽了,可是四周扑来的魔兽竟然没有一丝减少了的迹象。到底有多少?我心里有些着急。

  “噗”,刺入了一只刺牙东的额头,我停了下来。怎么没有魔兽扑进来了?虽然四周突然一片宁静,可我感觉得到,周围还是有着无数的魔兽,他们没有离开,全都在外面,可是怎么没有继续了?我没有放心的感觉,反而更担心了,这似乎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我落回他们身边,所有的人都惊讶的看着我,我一身的鲜血,大部分魔兽的血依然是红色的。我也看着他们,杰克脚受伤了,两手拿着那个大铁锤,依然站得笔挺;乔的左手还在向下滴着血,可还是警戒的向四周打量;尼亚的左手受伤了,换成了右手拿剑,身上冒着微微的金光,竟然是个大剑士;西格玛,武威,米娜都没有事,西格玛还在维持着火结界,看不出有什么疲态,的确是一个好法师,米娜尖尖的耳朵不停的颤动,不知是激动还是在警戒;武威脸色惨白,不过还是站在那里,没有晕倒。

  几个近身搏斗的人都付了伤,而且看得出来,他们都有一些疲倦。幸运的是,所有的人除了武威有些害怕,其他的人都是非常的镇定,看不出什么慌乱。真的是一个不错的冒险团队,我心里有一些赞叹。

  “影,你受伤了?”是武威,她的声音有着深深的关怀,不过有些颤抖,看得出来,她还是非常害怕。

  “没有,是魔兽的血。”我没有注意到她对我的称呼的改变,就算注意了,在这个时候,我也是绝对不会说什么的。

  “你真的是那个杀,杀了沙米尔两千多人的血影王?可是怎么你没有斗气,没有魔法,却可以行动这么快,而且力量还这么大,还会高超的风系魔法,你一身的杀意怎么会这么强?”是尼亚带着惊讶的语气问道。

  “大家小心,可能现在才刚开始,刚才只是个热身而已。”我没有理他,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

  “是的,大家小心,有些不正……”西格玛接着说道。

  话音未落,我脚下突然冒出一节石刺,我现在正是处于高度的警戒之中,脚下一有异动,我马上离地而起,但是没有飞多高,只是离地半尺而已。

  马上把所有人带得离地半尺,千万不要飞高,我在心里对黄灵儿说道。

  所有得人马上离地半尺,风元素在离地半尺的地方形成了一个风元素做成的平面,所有人都站在上面。几乎是在同时,地上冒出无数得石刺,但是长度却刚好够不着我们。

  “******,竟然用魔法。”我知道魔兽是会用魔法得,可是魔兽一般得智慧比较低,都是一面搏斗一面用魔法,魔法也不会用得很好,对我来说够不成什么大的威胁,可是现在怎么会用魔法偷袭,而且使用地系魔法得魔兽我还没有遇见我,在魔界,我遇见最多得就是暗黑系得魔兽了。

  地刺没有击中,马上就消失了。可是我不敢让他们落下去,他们得反映我不敢保证。

  四周又是静悄悄得。回去拿盾,我心里一动,以我得速度,最多两秒钟就可以回来,应该来得及。刚要起步,我又停了下来,我心里隐隐觉得不对,从魔兽悄悄得进攻到现在又多起来发动魔法,似乎都是有组织得,仿佛是个军队一样,刚才第一个魔法袭击得就是我,难道它们想把我引出去?想到这里,我的心一颤,不会有这么聪明得魔兽把?这个想法一产生,我就再也不敢有回去拿盾得想法了,以魔兽刚才得进攻,他们可能连一秒钟都撑不到就被撕成碎片了。

  “怎么了?血影。”西格玛在一旁问道,也许是看见我的表情有些不对。

  “没什么,小心,它们马上又要开始了。”我得直觉告诉我,新得进攻又要开始了。

  话音刚落,一颗火弹飞了进来,直接穿过火系结界,向武威飞去,我的心里一紧,马上又看见西格玛右手一抬,挡在武威得面前,那颗火弹融入西格玛得衣袖消失不见了,西格玛得衣袖也没有燃烧起来。“呼——”我暗暗得出了一口气。

  紧接着无数得火弹和冰箭飞了出来,地面上不停得冒出地刺,虽然刺不到,可是好像是为了不让我们落地,地刺片刻不停。

  不要进攻了,帮忙维持一个防御得结界,我在心里对黄灵儿说。我看见无数风刃向火弹和冰箭飞来得方向飞去,不断发出一声声魔兽得惨叫。如果魔兽这么多,可能连一半都没有杀到,西格玛得结界就要破了,在冰箭得攻击下,我已经看见火结界发生了一阵阵得抖动,西格玛得脸上也冒出了汗珠。

  风刃停止了,在火系结界得外面,慢慢形成了一道淡青色得结界。

  “风系得禁咒防御‘风精灵的爱恋’!!”西格玛发出一声惊呼。

  我没有理他,我发现有两个巨大的黑影向我们靠近。这种魔兽我没有见过,很强,要小心,我对自己说。

  两个黑影慢慢的走了进来,没有一丝受到结界阻挡的感觉。

  ******,是风火两系免疫,我又在心里咒骂了一句。在魔界,只要有一系免疫的魔兽,就算比较高级的,两系免疫的,就是绝对的高级魔兽,虽然对于加里卡我可以一剑刺死,但那是我死亡几次后换来的经验,它的一举一动我都及其熟悉。对于这种没有遇见过的魔兽,我没有什么把握,何况那是两只。

  慢慢的走了进来,是两个像现实生活中的大猩猩,大概有两米半吧,只是头上多了一只巨大的角,它们看着我,丝毫不去理会他们几个,似乎知道只要杀了我,什么都好解决。

  “不要过来!”我制止了想过来帮忙的乔和尼亚,我害怕这种魔兽有什么奇怪的地方,他们毕竟没有在魔界呆过,有什么异况我也比较会应付。

  巨大则必然不灵活,先下手为强,我对自己说。我飞身而起,一剑向其中一只的额头刺去。

  “噗”,正中目标。怎么这么容易?我隐隐感到不对。

  不敢怎么样,已经除掉一个,我马上拔剑,准备再干掉另一个。

  什么?我的剑,怎么拔不出来?我再一用力,依然拔不出来,这时,身后一股巨大的劲力传来,我马上准备放开剑向一旁闪开。

  什么?我的身体怎么也动不了,我一下震惊了,这下怎么办?

  我看见我面前的那张巨大的魔兽脸上,它红色的眼睛带着一些邪恶,一些满足,一些安详慢慢的闭上。我没有时间考虑它为什么会有这种眼神,我只知道我现在动不了,后面有一股足以杀死我的力量向我袭来,我不能躲。

  一个诡异的景象,一只巨大的魔兽站在地上,它的额头上擦着一把银白色,有点透明的短剑,拿着这把剑的人以及其不符合逻辑的姿式悬浮在空中,身后另一只同样的巨大魔兽用头上的角向他冲来,可是他没有丝毫移开的意图。

  唉~,又要死了,那种痛苦已经很久没有经历过了,不过我无所谓,我会复活的。可惜的是他们,来到魔界才一天不到就要死了,尤其是那个武威公主,跟着我到这里来送命,多么漂亮可爱的女孩,又是如此的坚强,就要离开这个世界了。我慢慢的闭上了双眼,等待那一击的到来。

  “血影!”“影!”“闪开!”……我的耳朵里传来他们的叫声,我突然有一些好笑,马上要死亡的是我,可是真正应该担心的是他们,现在却是他们在着急。

  “碰”一股巨力打在我的身上,不,应该是撞在我的身上,我飞了出去,在地上滚了两圈,我马上就弹了起来。只要没有死,就一定要保持警戒,保持战斗的状态,这是我在魔界的经验。

  怎么会没有死?我觉得非常奇怪,那股力量绝对可以杀死我的。一弹起来,我马上就向那只魔兽看去。

  什么?我睁大了双眼,怎么会……

  “啊——————”武威的尖叫传来,仿佛是远在天边。

  

网文也能严肃讨论!

《点读》第一次下半月刊,带来更多好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