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梦幻现实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十颗心之:责任

梦幻现实 血影 13469 2004.03.27 23:40

    大雪,狂风,银白寒天地;炉火,热粥,金黄暖人心。

  “你真的要去?”

  “是的,我要去。”我的回答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

  “你其实可以不用去的。”

  “不,这是责任,我一定要去。我知道这一天迟早会来到,十年的自在时光,我已经很满足了。”我用力的拔出曾经随我叱咤风云的剑,它有点锈。

  “你会赢!!”

  “我会。”我回答道。虽然很久很久没有战斗过,可是我相信我的实力。

  “可是你会死。”

  “也许,如果这样是必须的话。”我也有一丝无奈。

  “我想如果……”

  “我想静一静。”我轻轻的打断了未完的话语,走到了窗户边。

  推开窗户,大雪在狂风的推动下马上向屋内涌来,几乎是在同时,我的意念一动,一个非常初级的火之结界挡在窗户的面前,把涌进的雪瞬间化为蒸汽。

  看来我的力量并没有减退,连魔法控制力都依然这样灵活,我想到,不过却没有丝毫的高兴和满足。

  “嗒!”一声微不可闻的轻响出现在我的耳中,随机而来的是脸上的一丝冰凉。

  雪水?我摸了摸,不错,是雪水,本不应该出现的雪水。

  看来我高估了自己,我的嘴角泛起一丝苦笑,这本来就没有什么值得奇怪的,近十年来我都没有再用过任何的力量,它的衰退本就不值得奇怪。

  我很了解她,以她的性格,十年来绝对不会放弃修炼;她也很了解我,没有足够的准备,她不会向我发动挑战。我退她进,其实胜负真的很难说,不过这次决斗,胜负本就不重要。

  唉!我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每次想到她,想到她的容颜,她的话语,她的动作,她的一切,我就有着深深的自责 ……

  二十二年前,帝国历七三八年正月初七夜,微风,帝国王都新菲尔得闹市。

  “嘿,血影,你看,那边在干什么?这么多人?”晨风拽了拽我的衣袖。

  “无非也就是一些无聊的活动而已,没什么意思,我们还是回去吧。”我有些无力的说道,因为我知道我这几句话完全等于没有说,如果他听了我的劝告,那他就不是晨风了。

  我的拍档晨风什么都好,无论是魔法,机智,还是身高,长相,无一不是年轻一代中的佼佼者,可是他最大的爱好是四处玩耍游历,甚至发誓要走遍整个大陆,那么自然不能和哪位姑娘长相私守,偏偏他又异常的喜欢讨女孩的欢心,以追女孩当作自己最大的乐趣,可是当哪位女孩被他深深的征服之后,他却拍拍屁股一走了之。

  “回去有什么意思?你可以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修炼,我却做不到。再说现在是新年,我们辛苦了一年,现在也是应该放松休息一下,你天天修炼难道不觉得闷吗?”晨风很自然的找到一个借口妄图说服我,每次他都可以找到不同的借口,这让我由衷的佩服他。

  “这几天类似的活动我已经看得不少了,实在不想去了,你自己去就行了,我先回去,你玩够了自己回来。”我一面说着,一面转身准备回客栈了。我只有一个爱好,那就是追寻力量。无论是魔法还是斗气,我都努力的学习,我希望有一天我可以名列大陆十大高手榜。最近我正在研究异种魔法元素的混合使用法,始终不得要领,我不想再和他去浪费时间了。

  “不行!你一个人我放心不下。再说我一个魔法师,单独行走也是很危险的,你就一点也不担心我?”晨风根本不打算放过我,不过细想起来,他似乎从来也没有放过过我。

  “这里是王都,又是新年,你也不是什么大人物,谁会找你的麻烦?”我无奈的说道,不过我已经放弃单独回去的打算了,不是因为他的这个理由说服了我,而是我知道如果我继续拒绝的话,这个无赖还会使出一哭二闹三上吊的伎俩,我不想我自己在王都的街上过于丢脸,也不想再这样浪费时间。

  “咦?这不是‘软饭二人组’:血影晨风吗?”突然一个声音从老远处传来。

  “你看!真的有人来找我的麻烦。”晨风马上作出一副恐慌的模样,可是他连发话的人是谁都没有扭头去看,却可怜兮兮的看着我,他的眼中同时还流露出掩饰不住的笑意。

  “是我们。”我矫正道。每次一有麻烦,晨风马上就把打架的任务交给我,虽然他自己也是一个很不错,甚至可以说是很强的魔法师,可是他却很少在一旁帮助过我。用他的话说就是“只有靠自己才能成长。”或者是“战斗这么野蛮的事不属于我。”再要么就是“魔法师的职责不是伤害别人,而是教导人们向善”……,可是所有的话在我的耳朵里面都是一句话:“你就是我的保镖,老老实实的给我上!”。不过我本来的目的就是寻找最强的力量,敌人本来就是我需要的,所以我也不和他怎么计较。

  “想不到到处吃软饭的两个人竟然跑到王都来了,这一次目标又是那一家的小姐呢?”说话的人走到我们的面前,是一个肥头大耳的年轻人,身后跟着十多个随从,看样子应该是什么王公贵人的公子。

  “请问阁下是?”晨风永远都不会生气,即使被人指着鼻子骂。

  “我是王都东督西非尔公爵的儿子沙尔子爵,你们这两个贱民看见我还不行礼?”胖子盛气凌人的说道。

  我并不说话,除了和晨风,其他的人我都不怎么愿意理睬,尤其是这样的人。

  “哦,失敬失敬,久仰久仰。不知道子爵大人听信了什么谣言,让您对我们有这样的误会。”晨风满脸微笑,对着这样笑容,任何人都会认为这是一个诚实的好少年。

  “用得着听信什么人吗?你们两个的臭名全帝国都知道了。来呀,教训一下这两个不知廉耻的下等贱民。”看来沙尔子爵来唯一的目的就是找我们的麻烦,并不多说,准备动手了。

  我拔出腰间时刻陪伴我的长剑,同时已经挑选好了两个看起来实力最弱的目标。说我们两个臭名昭著其实并没有说错,这样的名声可以说全是托了晨风的“福”,他背着那些女孩偷跑并没有什么,可是龌龊的是他和任何一个女孩交往总是会千方百计的骗钱财,而且还让那些女孩在他跑了之后都要帮他说话,至于他怎么做到这一点的我百思而不得其解。

  可是有一件事沙尔子爵却是绝对不知道,我们两并不像传言中的那样只靠骗女人钱过日子,我们也会在佣兵工会接一些高难度的任务,而且从来没有失手过,我的实力实际上已经达到了大剑师的水平,加上我的魔法力量,和两个大剑师对抗也可以保证不落下风,晨风也是一个非常合格的大魔法师。之所以没有人知道我们的实力是因为佣兵工会一个规矩,所有高难度级别的任务只有雇佣双方和工会知道,而且绝对不允许对外公开,否则会受到工会严厉的处罚,加之我和晨风都不是重视名利的人,自然知道的人很少,不过也因为这个原因,很多帝国高层都和我们有一些关系,这也保证了我们在帝国境内行走的顺利。

  “等!一!下!”晨风突然大叫一声,喝止了要扑上来动手的打手们。

  “难道你们忘记了国王陛下颁布的法令了吗?在新年期间,所有人都不能以任何理由,任何特权在王都内寻事斗殴,违者都将处以重罪。”在他们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晨风如同放鞭炮一般噼里啪啦说了一串话,偏偏又字字清晰。

  “你……”沙尔子爵一愣,却说不出话来,无论他再怎么嚣张,也不敢公然违抗国王的命令。

  “所以,要教训我们,嘿嘿,等新年过后吧!”晨风一面笑着说道,一面准备转身离开。

  “站住!”沙尔子爵叫道。

  “请问子爵大人还有什么吩咐?”晨风转身说道,依然是满脸的微笑。

  “如果你还是个男人,就跟我去比武会上好好的较量一番。”沙尔子爵说完后,不再理会晨风,怒气冲冲的转身便走。

  “谁和你去……去就去,谁怕谁?”晨风本不想去,可是看见沙尔子爵走的方向竟然就是刚才自己想去的那一群人围着的地方,后半句话硬生生的改了嘴。

  “走,血影,不要让这种满脑肥肠的人看我们不起,去教训教训他。”晨风不等我回答,已经兴冲冲的往那群人跑去。

  “不要说我欺负你,先让你看看我的厉害。”在我挤进人群的时候,刚好听见沙尔子爵的这句话,正当我准备好好的看看这个怎么看也没有什么力量的人的“厉害”的时候,却见他手一挥,身旁一个人飞身跃上擂台。

  现在的贵族年轻一代,竟然是这样的人,无怪乎帝国国势大不如前,各地甚至有了叛乱的征兆,我心里鄙视的想到,不过这和我没有任何的关系,帝国如何我没有丝毫兴趣,我只是希望可以碰见足够资格的敌手,能够提升我的力量。

  这个随从是一个少见的格斗家,他没有任何武器,只是凭借自己的手脚,胳膊,膝盖,头等一切身体部位攻击对手,这样的攻击方式让很多选手无法适应,十分钟不到的时间,竟然连续击败六人,我不禁蠢蠢欲动,可以肯定单纯从力量上来看,十个他加起来都不是我的对手,可是这样奇怪的打法我却从来也没有遇见过,多了解一种新的格斗方式对我来说是必要的。

  “怎么样?哼哼,是个男人就上去。”沙尔子爵脸上的肥肉抖得异常的厉害,似乎他已经看见我们被击倒在地上的模样。

  “哎呀,我好怕,子爵大人,饶了我们……”晨风装作非常的恐惧,这种谁都看得出来的虚伪让沙尔子爵脸上的肥肉抖动更加厉害了,不过却不再是得意。

  “哼!”我一声冷哼,飞身跃上擂台,同时另一个人也从另一个方向向擂台上蹿去。

  跟我抢?我不禁有些恼怒,默念一段最短小的咒语,一个非常小,可是速度非常快的冰箭向另一个人飞去,如果被击中,他也只会被击落,不会受到什么致命的伤害。可是显然他也不是一个庸手,右手一挥,一把小刀飞出,正中我的冰箭。

  这是我意料中的事,他既然敢上来,一定有了八成的把握击败台上那个沙尔子爵的手下,那么自然不可能这么容易被我一个小小的冰箭击落。又是一段小咒语,一个冰球又出现在我的脚下,不过这却不是攻击魔法,我左脚在冰球上一踩,中途转向,向那人电射而去,这是我自己发明的一种在战斗中很有用处的辅助魔法。

  那人突然一愣,显然没有想到才发出过一个冰箭的“魔法师”竟然会用这种古怪的方法来近身战斗,趁着他这么一愣的瞬间,我已经一记手刀砍在他的喉咙上,紧接着又一脚踢在他颈后的大动脉上,把他从来路踢了回去。

  “好武功!”“好身手”……称赞之声寥寥可数,那是因为我所有的动作都是在电光火石之间完成,绝大多数人几乎没有看见我的动作。

  我根本没有想到会在新年之际,在王都新菲尔得遇见一个比武大会,对战斗和强者的渴望让我几乎感觉不到疲倦,我已经不记得我和多少个人战斗过,也不记得我杀过其中的多少人,也许是全部,也许是一个都没有,我唯一需要确定的事只是最后是否是只有我站在擂台上。

  “还有谁?还有谁??”我用干涩沙哑的声音说道,我已经站了好一会了,虽然我同样也不知道这一会是多久,可是我却知道这么长的时间没有人来挑战我是不应该的,是不符合逻辑的。

  “好了,就是他了!”一个洪亮的声音说道。

  “老师。”一个甜美悦耳的女声在擂台下响起,这个声音我一辈子也无法忘记,对处于极度疲劳的我来说,这种声音无疑是放松剂,我突然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

  “如果没有不是那一晚的擂台赛,如果不是那个叫沙尔的人,如果不是她最后的那一声‘老师’,我也许现在还是一个非常自由快乐,寻找力量的流浪者,我无法确定如果是那样我是否快乐,但是至少我不会面对后来的一切。”我还是一动不动的看着窗外纷飞的大雪,风小了很多,不过依然可以用凛冽来形容。

  “可惜世界上根本没有‘如果’。”

  “是啊!根本没有如果,可是如果有‘如果’的话……”我无可奈何的回答道。

  ……

  十六年前,帝国历七四四年八月十五夜,圆月,帝国王都新菲尔得太傅府花园 “影,你终于击败了大陆排名第三的暗黒大剑圣斯克罗尔,可惜我们始终都找不到排名第一的流和排名第二的龙王,否则你一定可以成为大陆第一高手。”莎迦娜在我的身旁说道,作为国王陛下最疼爱的小公主,同时又被公认为帝国第一美女,她竟然是一个练武的奇才,十八岁的年纪,已经达到了大剑师的水平,从武功上来看,她已经超越了当年这个年纪的我,可惜的是她竟然和魔法丝毫无缘,连一个最基本的照明术都无法使用,这也就代表她无法真正接受我的衣钵,不能不说是一件憾事。

  “莎迦娜,我说过了很多次了,不要叫我‘影’,要叫我师父,六年了,六年来我一直都是你的师父,将来我也同样只是你的师父。”我有些不悦的说道。

  “我也说过很多次了,你只用叫我‘娜儿’就可以了,不用叫我莎迦娜。”莎迦娜有些失望的说道。

  “莎迦娜,你是一个聪明的女孩,我想我的意思你应该很明白了,太多的问题存在,不该发生的事就最好不要让它发生。”我很明白莎迦娜的意思,同样我也很明白她这样只不过是少女对强者的崇拜,并不能说是爱情,更重要的是我根本不想谈论爱情,无论我是否是天下第一高手,我心中唯一的目标就是更强的力量,其他的事情我不愿意去涉及。

  “我……”她显然明白我的意思。

  “太傅大人,您的茶。”又是这个让我无比心痛的声音。

  “阿风,你不要这样,好吗?就当我求你了。”我看着眼前这个已现老态的人,完全和六年前那风liu倜傥的晨风联系不起来。

  “不不不,太傅大人,这是我应该做的,您留我在身边,已经是我莫大的荣幸了。”晨风卑微的神情让我一阵心酸。

  “陪我喝点酒好吗?”我苦笑着说道,喝酒永远是男儿无奈时候的最好选择,虽然‘借酒浇愁愁更愁’。

  “这……”晨风显得有些惶恐。

  “师父叫你喝酒你就喝,哪里有这么多废话?”莎迦娜有些恼怒的呵斥着晨风。

  “是是是,我就去拿酒。”晨风连忙退了下去。

  我已经不想再说什么了,我已经陷入了一个怪圈,晨风变成这样,我不是不知道原因,可是我却没有丝毫的办法,六年前我根本没有任何准备,稀里糊涂的成为了太傅,这和我与晨风间浪迹天涯的约定有了很大的冲突,可是我却知道这是一个来之不易的机会,只要拥有太傅的身份,无论是寻找武学魔法资料,还是寻找强者,都是很有利的,晨风也为我高兴,久久的拥抱之后,晨风依然抱着自己走遍天下的愿望踏上了路途。三年前他又路过王都,顺道来探望我,正好看见了长大了的莎迦娜,顿时惊为天人,他私下对我说一定要获得少女的芳心,当时我并不以为然,无论身份,地位,还是年纪,都相差太多,同时我也只是以为晨风犯了老毛病,随口嘲笑了他两句,便不再理会这件事。没有想到的是,他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竟然成为了莎迦娜的一名贴身随从,当时我依然只是认为晨风是为了好玩,并没有理会他这种我已经习以为常的伎俩,除了寻找更强的力量和作为王家对我的帮助的回报,教导好莎迦娜以外,我不愿意多管其他的事,即使是我最好的朋友追求我那年仅十五岁的女徒弟。

  “莎迦娜,你先回去吧,我想和阿风喝点酒叙叙旧。”看见晨风端着两壶酒上来,我对站在一旁的莎迦娜说道。

  “我……”莎迦娜有些迟疑。

  我不再理会她,拿起一壶酒给自己和晨风分别倒了一杯,莎迦娜也并没有再说下去,默默的离开了花园。

  “阿风,执着不是一件坏事,可是过于的执着就是迂腐了,有的时候你要懂得放弃,放弃其实也是一种美。”我端着酒一口喝了下去,然后看着天上的圆月说道。

  “如果要你放弃寻找你的力量,你会愿意吗?”莎迦娜离开了,晨风显得轻松了一下,可是从他双手端着酒杯端坐的姿势还是可以看出他有些拘谨。

  “这两件事不能相提并论的……”我回答道。

  “这两件事其实是完全一样的。”晨风打断了我的话,“血影,你只是从来没有和女孩交往过,你自然也不知道什么是爱情,我虽然一生交往的女孩无数,可是我以前也依然不知道什么是爱情,直到我看见了莎迦娜,我不敢奢望我可以和她在一起,我也知道她心中喜欢的是谁,我只是希望我可以一直在她的身旁,欣赏着她的容颜,聆听着她的声音,保护她不受任何伤害,这就足够了。”

  “可是你也完全不用做到这种地步,你知道如果要形容你现在的情况用什么词最合适吗?是‘卑微’。”每当我想到昔日晨风的风采,再看看他现在的处境,我就无比的心痛。

  “血影,拜托你了,不要再管我了好吗?不管她怎么对我,只要她让我在她的身边,我就满足了。”晨风又放松了一些,他主动倒了一杯酒,一饮而尽。

  唉!我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不再说话,感到我一生最好的朋友慢慢的离我而去,我却没有丝毫办法去改变,我心里很难过,拿过酒壶, 我直接一阵狂饮,似乎这样可以冲走我心中的苦闷。

  ……

  “那是我最后一次喝酒。”窗外的风又小了一些,可是雪却没有丝毫减弱的征兆,我施展的那个火系小魔法结界依然闪动着淡淡的红光。

  “世界上的事情总是这样的不可预料。”

  “是啊。”我意念一动,另一个水结界又出现在我的面前,取代了火结界抵挡着大雪狂风的袭击。

  我没有想到第二天我醒来的时候,她竟然****着躺在我的怀里,我甚至一直到现在都无法想起我那天晚上到底做了什么,可是少女殷红的血迹和她睡梦中幸福的微笑却无言的告诉了我到底发生了什么。

  ……

  十六年前,帝国历七四四年九月初三午,艳阳,帝国王都新菲尔得东门 “吾王圣诏,任命帝国第一高手,一等公爵,太傅血影为镇南大将军,率十二万精锐之师,南下平叛,即日开拔。”洪亮的宣诏之声让整个王都的人都可以清楚的听到。

  “臣领诏。”我用着恭敬,可是却冰冷的声音回答道,随即震耳嘹亮的进军号响了起来,送军出征的百姓们也发出震耳的欢呼。

  我不愿,或者说不敢回头看城墙上站着的莎迦娜,我知道她一定是目不转睛的看着我。那天清晨我起床之后,一切都静静的进行着,她微笑,穿衣,离开,我无奈,迷惘,思索。

  我知道为什么六年来我可以一直安静的呆在太傅府研习我寻找的力量,可是那件事之后却马上要我出征。因为帝国内最大的功勋就是战功,无论个人的力量再强,也不及战功。只要有了足够的功勋,就可以封王拜相,只要我可以成功的平定南方的叛乱,那也就代表着我有资格向国王陛下提亲,名正言顺的把莎迦娜娶过来。

  我并不在乎别人对我的看法,如果我真的喜欢莎迦娜,即使我的身份是她的师父,我同样可以带着她远走高飞,可是问题的关键是我根本就对她没有丝毫的男女之情,再加上我最好的兄弟晨风又对莎迦娜一往情深。平定叛乱算是我报答王家对我力量提升的帮助,叛乱平定以后,我离开这个国家,去别的国家或者别的大陆,这里的事情和我没有任何的关系,我还可以继续寻找更强的力量,我心里有了这个想法。

  “你带队!我随后就来。”离城不到十里,我感觉到了前面有一股及其熟悉的气息在等着我,是晨风,我可以肯定,对身旁的副官吩咐了一句,我一夹龙马的腹部,向一旁的山丘奔去。

  “阿风,你怎么会跟来?”看着一身整齐魔法师装扮的晨风,我有一些惊异,即使是在以前,我也从来没有见过晨风穿戴成这样。

  “你想走?”晨风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反问道。

  “不错。”我知道否认没有什么意义,我和晨风多年的搭档,我的作风他清楚无比。

  “你得到了一个女孩最宝贵的东西,然后一走了之?”晨风举起左手,手里有一根魔法杖,这是我第三次看见晨风使用魔法杖,第一次是屠杀黒角双头龙,第二次是从魔族山洞逃出。

  “你应该知道我决定了的事情没有人能够改变,包括你。”对这件事,我不打算让步,除了力量和对晨风的友谊,其他的一切我都不放在心上,如果寻找力量和友谊发生冲突的时候,我可以毫不犹豫的放弃友谊。

  “做过的事情就要负责任,我明白这一点,可是你却连这个做人最基本的道理都不懂,即使你真的成为整个大陆的第一高手,你也不配称为一个强者。”晨风说道。

  “我不明白你说什么,我也不在乎我是否被称为什么,我只需要我的力量不断的增强,那就够了。阿风,如果你要我对你说一声对不起,我可以说,因为我的确对不起你,可是你要我负什么所谓的责任,那我只能说:‘很遗憾’。”既然那件事情已经发生了,决定又已经作出了,那么一切都已经有了既定的答案,争论没有必要。

  “我要以一个男人的身份向你挑战,帝国第一高手。”晨风最后的一句话带着无比辛辣的嘲讽和鄙夷。

  “你不是我的对手。”我淡淡的说道,对他的讽刺我恍若未闻。

  “哼!”晨风左手一振,一个连珠火球术向我飞来。

  我站在原地,丝毫躲闪的意思都没有,等数十个火球飞到我的面前的时候,我一声怒喝,硬生生的把数十个火球震散,烟尘过后,我看见对面的晨风不可思议的目光。

  “阿风,你现在知道力量的可贵了吗?你沉迷在无聊的所谓的爱情里面,自己的力量不进反退,即使现在你想做一个爱情的卫道士也没有资格,醒醒吧,阿风。”我看着他说道。

  “醒醒?哼!是谁该醒醒了?人一生中最宝贵的就是感情,而感情中最宝贵的就是爱情,你已经不能称为一个完整的人了。”晨风收回惊讶的目光,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怜悯。

  “……”我顿时不知道应该怎么样反驳他,微微的摇了摇头,正要开口。

  “无论怎么样,我都要把你留下来,即使是留下你的尸体,这样至少莎迦娜不会对你有不实际的期望。”晨风嘴角一列,露出奇怪的笑容。

  “你疯了!”我第一次对晨风产生恼怒,他竟然想用自爆的禁咒魔法,这种以燃烧生命力作为向暗黒魔神交换力量的终极魔法,我也没有把握可以抵挡得住。我唯一可以凭借的就是自己的速度。

  在晨风双手一举,魔法正要完全施展的瞬间,我已经出现在他的身后,一记手刀砍在他颈后的大动脉上,魔法师的体质本就很差,这样的重击足够让他昏迷过去,可是已经启动的魔法却不能因此而终止,强大的反噬让晨风的身体都开始变型,如果没有外力的帮助,晨风同样也会自爆而亡。拼着十二万分的精神汇聚全身所有的力量,我勉强把这股力量压制下去,可是晨风的头部依然收到了伤害,作为一个魔法师,头部收到伤害,无异于一个战士失去手脚。如果运气好的话,晨风会变成一个普通人,如果运气不好的话,他就会变成一个白痴。

  “阿风,对不起,可是我不会放弃我的目标的,代我向莎迦娜说声多保重。”我看着晕倒在地上晨风,“前提是,如果你还有说话的能力。”

  轻轻的拭擦掉嘴角的鲜血,我跨上龙马,往大部队追去……

  ……

  “其实做错一件可以挽回的事并不算是做错事,怕的就是一错再错。”我用手轻轻的触动带着蓝色光晕的水系结界,泛起的波纹煞是美丽。

  “不过如果当初没有那些接二连三的错事,我又怎么能够……”不等应有的话语想起,我转身微笑着说道。

  ……

  十五年前,帝国历七四五年二月十三晨,小雨,叛军最终之城流沙城将军府邸。

  “叛军最强战将?不堪一击!”我手中的利剑架在面前这个全身黑色盔甲的黒骑士的脖子上,带着失望和不屑说道。

  看着手中流光异彩的宝剑,我有些迟疑。不是因为我手软,对我的敌人我一向都不会手软,我迟疑的是,我这一剑下去,也就正式宣告了战争的结束,同时也就代表着我是时候离开这个国家了。这本来是我应该毫不迟疑去做的事,可是这几个月来晨风的话始终萦绕在我的脑海中:“责任,责任……”我是否应该回去娶莎迦娜?她并不是一个烦人的女孩,和她在一起应该不会影响我的修行吧,我心里突然有了这个想法。

  你干什么?血影!阿风的下场你忘了吗?心中另一个声音响了起来,力量,力量才是一切。

  “不!不!不——”我连忙否决了刚才那“可怕”的想法,我努力的让自己的心境平静下来。

  “你干什么?要杀就杀,不要假惺惺的,我绝对不会求饶的,为了自由,我愿意付出我的生命。”身前的黒骑士看见我突然间的异样,有些不解,但是更多的却是愤怒。

  “女人?”我微一错愕,没有想到叛军最强的战将竟然是一个女人。

  “我从不杀女人。”我收回架在她脖子上的剑,向身后的士兵吩咐道,“把她抓起来。”

  “你这个狗国王的走狗。”刚一转身,她手里突然弹出一柄匕首,突然向我刺来。

  “不自量力!”我冷哼一声,转身伸手一推,手未碰及她的身体,强大的气息已经把她弹开,全身盔甲的她撞在后面的一堵墙上,整堵墙轰然倒塌。

  “抓起来,把她的……”我正要吩咐手下把她抓起来,突然咯的一声,她的头盔从中裂开,一头乌黑的头发瀑布般的泻下,头一甩,甩开挡在眼前的秀发,她倔强的看着我。

  看着她的眼睛,一种亲切的感觉涌上心头,她的眼睛里面包含着什么啊!仇恨,鄙夷;热情,纯真;坚强,倔强;执着,勇敢,信念,童心……,我从来没有想到世界上有这样的一双眼睛,这么美,这么亮。

  “你叫什么名字?”我的声音突然变得有些干涩。

  “唐媚儿。”她毫不犹豫的回答道,目光依然倔强的看着我。

  ……

  “那个时候的情景我一辈子都忘记不了。”我心中流过一丝甜蜜。

  “缘分。”

  “对,真的是缘分。”我笑了起来,幸福的笑。

  ……

  十五年前,帝国历七四五年四月二十六晨,北风,柳州第一城阳城北门 “血影,吾王待你如何?”对面战将厉声呵斥道。

  “很好。”我平静的回答道。

  “国王陛下辛苦培养你,封你为镇南大将军,还有意将‘帝国的玫瑰’莎迦娜公主下嫁于你。想不到你竟然在最后关头倒戈相向,两月之内连下三十八城,将帝国粮仓南部大平原拱手送于叛军,如此恩将仇报,你还算是人吗?”对面战将接着质问道。

  “这是第三十九个。”我似乎并没有听到他的话,只是依然平淡的说道。

  平心而论,我也知道我的行径太过于卑鄙,我今天这强大的力量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帝国给我提供了足够的条件,如果是以前那样在外面流浪游历,我现在不可能拥有这样的力量。可是我却不能不这么做,因为我体会到了当日莎迦娜的作为,也体会到了晨风当日怜悯目光的含义。喜欢上一个人,真的可以不顾一切,真的可以付出自己的一切。和媚儿在一起,似乎什么样的生活都是快乐的。我不愿意让她不快乐,所以有的事情我必须做。

  “欧阳将军,昏君的所作所为你不是不知道,我们希望你可以弃暗投明,和我们一起高举义旗,推翻****,建立一个真正自由的国家,人民可以安居乐业。”身旁的军师开口说道,这是攻击没一个城池必然的说服工作,如果可以兵不刃血的劝降,那自然最好不过,否则接下来的就是疯狂的进攻。

  “放屁,你们这么叛军只会侮蔑我们伟大圣明的国王陛下,我劝你们马上投降,还可落得一个全尸,否则必然万劫不得超生。”对方毫不示弱的回敬道。

  谁对谁错我并不在意,我在意的只是我这么做是否会让我心爱的姑娘高兴。我转头看了一眼站在我身后的媚儿,她向我送出歉意的目光,她不止一次的说过不需要我介入这场本不属于我的战争,可是我都委婉的表示我的决心。

  “师父!”城楼上突然想起了一个无比熟悉的声音,我抬头一看,竟然是莎迦娜,没有想到她竟然会出现在这个地方,这里距离王都有不短的路程。

  “莎迦娜,你……”我看着她隆起的小腹,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和媚儿在一起的日子里,我除了明白什么是爱情,我还明白了很多平时我并不在意或者并不曾体会到的东西,比如晨风曾经提到过的“责任”!

  我有时候会想,如果再见到莎迦娜,我应该怎么说,我应该怎么做,我也有了很多准备。可是没有想到真的看见她的时候,我却什么都说不出来了,尤其是看着她隆起的小腹,感受到她身上两个生命的气息。

  “师父,我不指望您可以因为我的一句话而说服他们归顺父王,我想你也知道我们是绝对不会投降的。我只希望你不要再介入这场战争,你本来就不应该属于这种争斗的。”莎迦娜在城楼上说道。

  我默默的听着她的话,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

  “好的,我代他答应你,从今天开始,他不会再介入这场战争了。”身旁的媚儿接口回答道,自从我成了“叛军”的头号“打手”以后,她就再也没有穿过那一身黑骑士的装束了。

  “好,有媚儿姐姐的这句话,我就放心了。”莎迦娜微笑着回答道,很明显她清楚我在“叛军”军队里面发生的一切,连媚儿的名字她都知道。

  “你应该觉得内疚的,你也应该负责任。”媚儿并没有看着我,可是我知道她是在对我说。

  ……

  “这把剑上的锈已经无法清除了。”

  “没有什么奇怪的,一把用血铸成的剑十年来再也没有见过血,它已经死了。”我没有去看那柄我曾经视若生命的宝剑。

  “十年前它最后饮下的那口鲜血是我的,如果要它再一次的复活,同样要饮下我的鲜血,我想这并不困难。”我接着说道。

  ……

  十年前,帝国历七五零年正月初一夜,大雪,帝国王都新菲尔得皇府内院 “叮!”一声脆响,我架开了两柄利剑。

  “大人,这是昏君的小女儿,长风公主莎迦娜,陛下有令,只要是王族的人,杀无赦。”其中一名超重装甲骑士不解的看着我。

  “这里没有你的事了,你可以下去了。”我正眼也没有看他。

  “可是陛下有……”他并没有马上离开。

  我不再多说,一个冰球出现在我的身旁,把他撞飞出这间庭院。

  “我应该负责任的,跟我走吧,我会好好的照顾你们的。”我看着莎迦娜和她怀里的五岁大的孩子,自责的说道,五年的时间,让我更像一个真正的人了,虽然这样让我多了本不会出现的很多痛苦,可是我却感到了一种充实。

  “责任?你也懂什么叫做责任?”她突然提高了音量,怀里的孩子身体一震,似乎是被吓到了,可是却没有哭,还勇敢的看着我。

  我没有回答,用了一直治疗术,白色的光芒包裹着她受伤的左手手臂,瞬间治好了她的伤。

  “父王死了。”久久的沉默,她平静了许多。

  “哥哥们也都死了。”她接着说道。

  “是我的错,当初如果我可以果断的平定叛乱,那么什么事情都不会发生。”我的确有着不能推卸的责任。

  “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了,他们不会因为你的自责而复活,叛军也不会因为你的自责而投降。”莎迦娜回答道。

  “和我走吧,你们不会再受到任何的伤害。”我再一次的提出了这个建议。

  “走?走哪里去?要我和杀害我家人的罪魁祸首一起走,和那些叛军们生活?这算是什么? 你的补偿?”莎迦娜的声音又提高了不少。

  “如果你这么想的话,那就算是吧。”我无奈的回答道。

  “你要是真的想补偿,就拿你的命来补偿吧,你这个凶手!”她更加激动了。

  “如果这样可以补偿的话,我不会介意。”我拔出我的宝剑,递给了她。来的时候我已经有了这个觉悟,我欠她们母子的实在太多了,五年来我虽然再也没有直接参与过战斗,可是我两个月攻破三十八城的威势深深的映入了每一个人的脑海之中。在“叛军”们的心中,我无疑是一个神一样的存在,而在帝国军的心中,我就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五年的时间,偌大一个帝国竟然分崩离析,我的存在不能不说是其中一个重要的因素。同时我也和媚儿过了五年快乐的时光,现在是我应该付出一些的时候了。

  剑架在我的脖子上,我纹丝不动,我眼睛看着纷飞的雪花,如果没有地上的鲜血,如果没有四周无数的尸体,如果没有四处冲天而起的烈焰,这里的景色真的很美。

  “不管怎么说,你也是我师父,我不想做一个弑师这样大逆不道的事;不管怎么说,你也是孩……”她轻轻一拉,剑在我的脖子上留下了一刀伤口,似乎是饮下了主人的鲜血,剑有些兴奋,莫名的发生“铮”的一声响。

  “我不需要你这样的补偿,也不需要你这样的怜悯,如果你还有良心的话,就好好包住你的小命,等我今后凭借自己的实力来取。”她把剑扔在地上,抱着孩子便往外走。

  “如果我没有这个力量的话,我的孩子会继续我的目标的。这一天迟早会到来的。”她突然停下来说道,她的头并没有再转过来。

  ……

  “天亮了。”我散去了结界,风也停了,白雪缓缓的飘落地面,和昨夜的肆虐形成鲜明的对比,好美,熟悉的景象。

  “回来好吗?”

  “如果可以的话。”我接过那把生锈了的宝剑。

  “你要记住,有一个人在企盼着你平安回来。”

  “我怎么会忘记呢?你陪我在这个荒无人烟的地方隐居十年,我又怎么会忘记呢?我的媚儿。”我微笑着说道,轻轻的拥着这可爱的姑娘。

  别剑,推门,踏雪……

  ※※※

  《狼骑兵》现在开始更新了,希望各位支持我的朋友们继续给我支持,谢谢

  

网文也能严肃讨论!

《点读》第一次下半月刊,带来更多好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