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梦幻现实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 魔兽之王

梦幻现实 血影 6904 2003.10.08 13:01

    十大魔兽之首:克拉马·希尔穆尔,传说中与神共存的魔兽。

  性情暴虐,喜食动物大脑,尤其是人脑。

  恐怖的力量,极高的智慧,都不是它最恐怖的地方,它最恐怖的地方是它的一项技能:控制思维!!

  外貌:不详。

  ――《魔界百科全书》

  ※※※

  那只魔兽站在那里,没有动,但是让所有人都震惊的是,它头上的尖角上,竟然插着一个人,是杰克。尖角从他的肚子上扎过,鲜血沿着魔兽的脸往下流淌,魔兽恶心的脸显得越发的狰狞,它瞪着巨大的眼睛,直直的看着我。

  “吼——”那只魔兽一身怒吼,又向我冲来,头上顶着杰克巨大的身体丝毫也没有影响它的速度。

  “你他妈去死吧!”我心里突然感到及其的愤怒,是杰克用身体帮我档了那致命的一击,他不知道我可以复活,也只认识我一天,而且还不断的对我冷嘲热讽,想不到现在,竟然是他帮我档了那一击。

  我愤怒,但是我不糊涂,微微一想,我就知道原因。这种魔兽有一种特殊技,让人停止行动,可是必须要有身体上的接触,所以第一只魔兽在我进攻的时候没有躲闪,直接让我刺入它的额头,目的就是为了让第二只来杀死我,魔兽竟然也会用这种战术,我有一些心寒。

  我马上冲到尼亚的身边,抢过他手中的剑,向那头魔兽投去,那头魔兽没有躲闪,也许另一个原因是我投掷的剑速度太快,那把剑直接插进魔兽的额头。魔兽没有马上死亡,依然冲到我的面前。

  我没有躲闪,因为它的身上突然没有了杀意,没有杀意,就绝对杀不了人。它看着我,我看着它。“呼——”我发现它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然后眼睛慢慢的闭上,向我倒来。它好可怜,我心里出现了这个奇怪的想法。

  我向后微微一退,接住了从它头顶尖角上跌落下来的杰克。嗯?竟然还没有死,肚子被插穿,还留了这么多血,竟然没有死。

  “慢慢把他放在地上。”米娜急忙冲了过来,等我把杰克放在地上后,她把手放在杰克的肚子上,一团白光慢慢亮了起来。

  治疗术?我想起了我刚到这个世界见到的那个牧师。

  危险没有结束,外面的魔兽仿佛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又宣起了另一波进攻的浪潮,不同的是,还多了不少魔法攻击。冲过去拔起我的短剑,我也开始了另一轮的屠杀。

  “往那边走。”我喝了一句,我发现再这样,我们必死无疑,米娜在照顾杰克,相当于我们一下少了两名战斗力,风元素要维持结界,还要保持每个人离地,可以进攻的风元素非常少了,西格玛的脸已经有些变白,大概也已经支持不了多久了。

  “那边的进攻是最强的,怎么往那边走?”米娜在治疗杰克,可是眼睛却仍然观察着战场。

  “不要问,走!”我不知道为什么我要往那边走,只是觉得,往那边走我们才有活路。退一步想想,即使是不走那边,这么多魔兽,怎么也要把你们杀了,不如搏一搏。你们?我心里有些好笑。

  没有人再有异议,在风元素的协助下,西格玛维持着结界慢慢的移动,米娜抱着杰克走在中间,没有看出这么温柔的一个精灵竟然这么大得劲,乔和尼亚在周围斩杀我放进去的一些魔兽,他们的伤口大概是在我和那两个魔兽搏斗的时候做了一些简单的处理,没有怎么流血了,而且看来行动似乎也没有什么影响。

  没有移动多长的距离,就再也无法前进了,魔兽似乎知道我们的意图,特别的保护着那个方向,其余几个方向都可以移动,只有这个方向完全没有办法再移动一步。可是这更坚定了我向那个方向移动的决心。

  “血影,我们换个方向走吧。”大概是因为这次算是我救了他们,所以西格玛在征求我的意见。

  “你觉得我们换个方向就可以逃跑吗?”我反问了他一句,顺手又杀了一只魔兽。魔兽完全不见减少,反而感觉更多了,我很奇怪,我在空中看的时候,这个森林没有多大,可是怎么会有这么多魔兽,而且还及其有纪律性。

  西格玛没有说话,站在原地努力维持着结界。

  大概过了三四个小时了吧,我心里估算了一下,要想捱到天亮大概是不可能了,唯一的办法就是往那个方向走,那些魔兽死活不让我们靠过去,一定有什么原因,而且这个原因多半就是为什么这些魔兽会有组织的攻击我们的原因。

  “啊——”身下传来一声尖叫,同时我也杀死了一只玛可可鸟。没有了米娜的弓箭防御,上空的攻击也要靠我了,我的前胸被刮破了一条痕迹,现在正在复原,不过因为不是很严重,那种痛苦也不是很受不了。

  我冲下去,一剑刺入那只卡里卡亚的头部。“你不要怕,我保护你。”我对吓得坐在地上的武威说道。刚才虽然也战斗得很激烈,可是毕竟离自己比较远,现在竟然有魔兽突破防御冲到他的面前,武威终于吓得坐倒了。我没有注意武威复杂得眼光,又冲向另一只加里卡,强大得魔兽只有我才能杀死,尤其是这种杀过我,也被我杀死无数只得魔兽。

  ******,如果不是我不会累,早就被你们杀了几十次了,我在心里咒骂着。累?我一下反应过来了,我不会累,可是乔和尼亚一定会累得,他们……

  我转过头看了那边的尼亚一样。不——!!我看见一只加魔卡兽正悄悄得从后面向他爬去,似乎是偷袭。

  叫他已经来不及了,我的速度也许可以救他一命,刚要启动,一只奇克兽从正面挡在我的面前,我一剑杀了这只中级魔兽,可是就是这微微得一耽误,那只魔卡已经扑了出去,而且尼亚为了躲避一支冰箭刚好向旁边一闪正闪到那只魔卡得面前。

  “不——”我大喊了一声,急速向尼亚奔去,虽然距离不远,我的速度也非常快,可是以我多年来和魔兽战斗得经验来看,可能还是来不及了。慢点,慢点……我在心里默默得念着,我的速度已经到达极限了,我只有祈祷那只魔卡速度可以慢一点。

  嗯?我一脚把那只魔卡向乔得方向踢过去,只有乔得暗黑剑才可以一剑杀死它。同时我发现了一个奇怪得现象,刚才那只魔卡有一下明显不正常得停顿,虽然可能0。01秒都没有,可是我可以肯定,它绝对在空中停顿了一下,不错,是在空中,明显得一下停顿,没有这个停顿,尼亚绝对已经没有救了。

  想归想,我还是不停得杀着不断扑进得魔兽。嗯?我的身上怎么?地之凯?我一下反应过来,刚才那个魔卡是因为地面引力得突然增大所以有了一瞬间得停顿,而那一秒钟得停顿是因为我在心里祈祷它得速度变慢,火神告诉我地之凯得使用方法就是要诚心去想,刚才就是我真心想救尼亚,所以使用出来,如果真的是这样得话,我们就有可能逃脱了。我心里快速得打算着。

  变慢,变慢……我对着向我扑来得一只力斯卡不停得想着,“斯——”我的铠甲被它长长得利抓抓开了一条口子,如果不是我闪的快,可能马上就开膛破肚,这个铠甲得防御真是不敢恭维。

  妈的,怎么想用得时候不灵,没想到靠他得时候却这么好用。我一剑干掉那个力斯卡,在心里想着。

  “真诚!”一个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是火神。

  “妈的,你这个白痴,快出来帮忙。”我没有理会他的话,马上叫道,虽然这么多年她没有使用强大得力量,可是那次一下蒸干一片大海得情景一直深深得印在我得脑海里,如果他出来,这里得魔兽除了火系免疫得,可能全部马上就化为灰烬了。

  没有反映……

  靠,这个白痴加胆小鬼,能够出来说句话就很不错了,指望他不如指望一只喀什猪,我在心里嘀咕了一句,继续动手杀着不停得扑来得魔兽,他们两个已经快不行了,西格玛做的火结界范围也开始变小了。

  唉~,不是我不救你们,实在是我没有这个能力,对不起,我在心里说了一句,我已经准备放弃了。“不要,那是你的朋友啊,为了只认识一天得你,他们可以牺牲自己,难道你就忍心看着他们被魔兽撕成碎片,成为魔兽得食物吗?”一个声音在我的心里喊着。

  是的,朋友,真诚得朋友。我得心里想着。真诚,不是火神说得话吗?

  “你知道他们为什么要和你结伴吗?因为他们想保护你们,他们看你没有斗气,没有魔法,只是不想让你死,让你和这个可爱得姑娘可以快乐得活着。”那个声音还在我心里说着。

  是的,他们是好人,我在心里想着。

  “你不记得他们把不多得干粮分给你,把帐篷让给你了吗?他们只认识你一天不到啊。”那个声音还在说着。

  他们真的是不可多得得朋友,我继续在心里想着。

  “你看见杰克了吗,他得伤口还在……”心里得声音没有停止得打算。

  “对!对!对————,他们是我的朋友,我真正得朋友,朋友————!!”也许是我受不了这种自责,也许是我得良心受不了这种指责,我突然飞到空中,对着地面大喊。

  时间仿佛突然静止了,所有魔兽得动作都停止了,冰箭,火弹,还有一些我叫不出名字得各系魔法都停止了,诡异得悬浮在空中。慢慢得。空间发生了一些不正常得震动,时间好像又开始了继续,所有得魔兽行动开始变慢,而且是越来越慢,可是它们仍然试图去攻击结界中的人。空中得魔法和飞行得魔兽在开始往地面落,下落速度越来越快。

  “卡!”发出一声骨头断裂得声音,一只弱小得刺牙东腿骨断了,身体贴着地面,他的嘴里发出“呷呷”得叫声,可是依然想站起来,可惜那只是一些徒劳得动作而已。“卡!”,“卡!”……骨肉断裂得声音不断响起,无数得魔兽得腿骨已经断裂,不断得有魔兽被巨大得吸引力吸到紧贴地面。

  地面得吸引力还在不断增大,已经有贴在地上得魔兽开始变扁,耳朵,眼睛,嘴巴,****,一切有孔得地方开始冒出鲜血,脑浆,内脏,一直悍不畏死得魔兽似乎也有了惊慌,有些魔兽想往这个范围外面跑,可是外面得魔兽又想进来,稍稍一耽搁,就被引力压成一块,不,应该是被引力吸成一块肉饼。

  引力似乎是针对魔兽发出得,西格玛他们和周围得树木没有收到一丝影响,在战斗中一直没有一丝害怕得尼亚和乔他们看着这诡异得事,脸上露出了恐惧得神情。

  引力还在增大,范围也开始变宽,活着得魔兽越来越少。

  这就是大地得力量吗?太恐怖了,我看着眼前得一切,我瞪大了双眼。暗黑之盾同样可以杀死这么多魔兽,可是我知道那其实是盾牌里上万个暗黑一族得人造成的,可是眼前得一切,完全没有什么人为得原因,就是我们平时一只踩着得大地造成得,太恐怖了。

  嗯?我发现远处有了一些不太正常得骚动,就是我走得那个方向。我立刻把心情平静下来,向着那个方向飞去,我不会放过这件事得罪魁祸首得,一定有人在操纵着这些魔兽。

  看着地上围着一圈几只各种奇形怪状得魔兽,中间有个小小得东西,站在空中,我看不清,我也不需要看清,我可以肯定,罪魁祸首就是它。

  什么?就是它造成得吗?我落下去后,没有像我想象得那样那些魔兽马上发动进攻,而是所有得魔兽都没有进攻,相反得,还让开了一条路,让我可以直接看着它。

  我不敢相信,竟然是这个长得像一条小哈巴狗得魔兽造成得,唯一和哈巴狗不一样得就是它有两个头,一个白色,一个黑色,它的身体是黑白相间得。

  我看着它的眼睛,它的眼睛非常得好看,还闪动着一些奇怪的光彩。我真的怀疑这个看起来就想抱起来逗弄的小动物就是这件事的罪魁祸首,可是我知道,绝对是它,这个像哈巴狗的东西造成的。

  想起杰克的事,我一下就是满腔怒火,挺剑就向它刺去,“嗖”它一下消失在我的面前。嗯?我微微一愕,魔兽竟然有这么快的速度,自从我得到风元素的帮助后,就没有什么魔兽的速度比我快了,而且我在马亚纳还和风元素做了进一步的了解,速度比原来快了一筹不止,我攻击的魔兽只会有刺不进去的,还没有刺不到的,想不到它竟然还躲过了我奋力一击。

  “你真的是人类吗?”一个有些稚嫩的男声。

  我没有说话,看着出现在另一块大石头上的那只“哈巴狗”,是它在说话,没想到这个魔兽会说话,不过想想可以控制这么多魔兽的魔兽,怎么也是个高智慧的魔兽吧。

  “怎么会不受我的控制呢?”那个“哈巴狗”似乎是在努力的想着什么。

  我一下明白了攻击我的那两只高级魔兽怎么会有那个眼神了,因为它们不甘心被控制,所以选择了死亡。我更愤怒了,杰克的事根本不能怪那两只魔兽,连它们都是受害者,唯一可以怪的就是眼前这个“哈巴狗”。

  我又挺剑向它刺去,这是我最快的速度了,甚至还有一些趁它想问题的时候偷袭的味道。“嗖”又是一声轻响,它又消失了,然后马上出现在另一个树枝上。

  “还没有见过人类可以有你这样快的速度,不过你的速度是赶不上我的。你到底是不是人类,为什么不受我的控制?”它站在树枝上问我。

  “我为什么要受你控制?”我反问了它一句。原来刚才它一直看着我,就是想控制我,******,我心里骂了一句,然后又是一剑刺去,虽然明知是徒劳的,可是我不知道除了这么,我还可以干什么。

  “你知道吗?我可是魔兽之王,克拉马。希尔穆尔。你怎么能不听我的话?”它似乎有些惊奇。

  “我又不是魔兽,为什么要听你的话?”我觉得它怎么和火神有得一比了,象一个白痴,而且还跟过分一些。

  “好像也对,可是我很喜欢吃你们人类得大脑,你可以让我吃吗?”它又问道。

  白痴,我在心里骂了一句,又是一剑刺去。依然刺了一个空。

  “我不想和你动手,又想吃你的大脑,而且被控制后得大脑又不好吃。”它站在另一根树枝上说道,“所以,我就只有……”

  我正在听它说什么,脑袋里同时在考虑怎么行动才可能得手,“呼”一阵劲风从身旁袭来,是那几只魔兽中得一只,我没有见过,在刚才得屠杀中也没有见过,可是速度非常快,我往旁边一闪,可是依然被划伤了左手,紧接着又是一颗火弹飞来,堵住我的退路,我马上再一翻勉强避过这颗火弹,可是张利嘴等在了我的立足之地,危机时刻,黄灵儿把我一托,带我离开了那张嘴得攻击范围。

  看着那几只魔兽,我非常震惊,那个“哈巴狗”是故意和我说话,然后和我动手,是想分散我的注意力,另外几只魔兽一直没有动,甚至连声音都没有。我有意无意间就忽视了另外得这几只,然后在我把注意力几乎全部放在它身上得时候,它突然说了半句话,让我得注意力更加集中在他的身上,接着突然命令其他得魔兽进攻,虽然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命令其他得魔兽得,可能和我与红儿,黄灵儿之间得关系类似,但我可以肯定,绝对是它在后面操纵,不然几只魔兽怎么可能进攻都这么有默契。

  “哎呀,好厉害得人类,要是我放了你们,我们可以叫个朋友吗?”这次是个女声,大概是另一个头说得吧。

  这次我再也不敢说它是白痴了,我看着它,同时也一直注意着那几只魔兽。

  “真是得,不理人家。”那个声音还有一丝娇媚。

  不管了,现把这几只魔兽杀掉,然后再说,以它得速度,如果我想跑,多半跑不了,如果它想跑,我也拦不足,绝对是要动手得,先下手为强吧,我作出了决定。有计划得对付这几只魔兽,虽然没有见过,可是以我多年在魔界对付魔兽得经验,我还是比较有把握,魔兽毕竟还是兽,智商不会太高。

  事情比我想象得要困难一些,那几只魔兽不太愿意和我交锋,虽然我速度比较快,可是只要我一进攻某一只,总会有一丝得停顿,这时总会有其他魔兽从旁边进攻,逼我放弃要得手得攻击,但是最麻烦得还是不时有魔兽发出一些魔法骚扰,似乎是为了怕伤害到自己人,那些魔法都比较小。那只“哈巴狗”一直没有出手,站在树枝上看着我们得打斗。

  凭着多年得经验和对地之凯得一些心得,我还是慢慢占据了上风,遗憾得是地之凯最多只能稍稍减缓它们的行动,却不能达到刚才那样的效果了,不过只要可以减缓一些速度就够了,没有一会,几只魔兽终于全部被杀死了,奇怪得是,那个“哈巴狗”竟然一直没有动手。

  “厉害,厉害,竟然连魔界仅次于我们十大神兽得魔兽都杀死了,我好佩服你哦。”这次还是那个女声。

  我没有说话,冷冷得看着它,不知它要干什么,我已经发现身后又出现了一些魔兽,但是远远没有刚才那几只强,所以我也不是很介意,只是防范着面前得“哈巴狗”。

  “我想我带了几个你喜欢的东西给你哦,你一定会非常高兴得,你转过头去看看吧。”还是那个娇媚得女声。

  我没有动,一直注视着他,虽然没有和它直接交过手,但是我感觉得到它非常的强,强到我不知道它有多强,如果它乘我转身的时候攻击,我没有把握可以躲开,即使是面对面的,我躲开的把握也不会超过百分之六十。

  “你是不是怕我会偷袭你,嘻嘻,我现在就到你后面来偷袭你了,注意哦。”那个女声刚一说完,“哈巴狗”就消失了。

  感觉得到,它的确是到我后面去了,我马上转了过来。

  “你……”看清我后面的情况,我只能愤怒的说了这一个字,就再也说不下去了。

  PS:魔兽之王克拉马·希尔穆尔的故事详见《狼骑兵》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