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梦幻现实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三章 神之初诞

梦幻现实 血影 8903 2004.02.20 17:05

    在一个世界里,我屠戮了众神,可是在另一个世界里,我却又在塑造众神。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因果,也不知道这是不是缘分,如果非要解释的话,只能用古人的一句“世事难料”来形容。那么,现在我处于被遗弃到这样一个虚无的世界而不得解脱,难道也用这种理由来解释吗?

  ——《捍卫者传记》之“血影传”

  ××××××××××××××××××××××××××××××××××××××× “其实我要交给你们的东西非常的简单,你们应该可以很快的学会。”在我处理完一些必要的事情以后,我把最后留在外面的七个人带到了另一个空旷的地方。

  “如果让你们现在学习新的力量,可能有些来不及了,但是如果你们愿意,我还是可以把我的力量交给你们,当然这是在你们学会我现在就要交给你们的东西以后。”没有什么耽搁,我已经准备开始了。

  “好的。”七个人发出了一个声音。

  “其实我要交给你们的东西本来就是属于你们自己的,而且你们已经做过了。”我向面前的七个库术星人说道。

  “什么?”那些人有些不可理解。

  “就是对你们做的第二个测试,利用你们对空间的折叠,对敌人造成强大的杀伤力。”我解释道。

  “在你们进行第二轮测试的时候,有的人把我制造的那个圆球在移动过程中损坏了。试想一下,如果那个不是圆球,而是敌人呢?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下面的人表现得非常的迷惑,我又继续讲道。

  “可是那个是我们从很早以前传下来的专门用于移动的技能。”一个库术星人飘上前两步。

  “在你们没有其他的的危险出现的时候,你们这个技能的确是用来移动的最好的方法,可是现在情况不一样了。三个月的时间并不能让我可以深入的了解你们,老实说,除了这个办法,我还没有找到其他的方法可以保证你们尽快的掌握大范围的攻击技能。”我突然间有了一种莫名的失落感,作为一个地球人,我随时想着的就是怎么样利用已经知道了的知识对另外的生物造成尽量大的杀伤效果,虽然造成这样的情况和我几十年的战斗生活是分不开的,可是这同样也是所有人类的劣根性,多少国家在有了新的发明研究之后,首先想到的就是运用在军事上,同时还要尽量的保密,而不是运用在可以改善人民生活的民用上。

  “可是……”那个库术星人还想说什么。

  “不要再可是什么了,如果你们真的想保卫你们的星球,保卫你们的家园,让你们的种族可以在这个宇宙中延续下去的话,你们只用听我说,然后按照我我说的做就可以了。”在这个时候,还是理智马上就战胜了情感,在这么短暂的时间里面,根本没有时间在去寻找什么又合情理,又有效的作战技能,我可以感觉到这些库术星人如同每一个民族一样,并不愿意改变先辈们传下来的东西,可是如果不改变,就只有灭亡,无论我再怎么同情这些人,我也绝对不可能在这个星球上长期的停留下去的。

  “好的。”星球,家园,种族的延续,这些他们不得不面临的问题马上就击毁了他们的坚持。

  “从现在开始,你们好好的听我说的每一句话,如果有什么问题,在我说完了以后再询问。我们现在就开始吧。”我不愿意再在一些无谓的问题上浪费太多的时间。

  “简单的说,所谓的战斗,无非就是用尽一切手段让你的敌人丧失战斗力,或者臣服,或者死亡,这就是胜利,当然,战斗的方式是多种多样的,而你们现在面临的就是最直接的一种:进攻!进攻!再进攻!”对于这些从来没有战斗过的库术星人来说,一个必要的概念是应该有的,不过我想再怎么他们也看了我三个月来的近百次战斗,应该可以比较容易的理解我的话 “而战斗所必须的,自然就是战斗的技能,我想你们也看见我的战斗过程了,我可以瞬间就把成千上万的异宇宙生命瞬间化为灰烬,我用的就是我的战斗技能:魔法。这一种战斗技能在你们学会了本来就应该是属于你们自己的技能之后,我就会教给你们,因为你们的那种技能有一个非常严重的漏洞。”我示范性的在手里做了一个火球,然后往不远处的一个小山丘扔去,“轰”的一声巨响,整个小山丘马上消失不见了,在这个星球上,我的魔法威力要比那个世界上或者地球上大得多。

  “在你们的观念里面,你们所做得空间折叠就是要求尽量可以把远处的空间原封不动的移动到自己所在的位置上,然后在把自己‘装’进去,然后松开约束这这个空间的力量,从而达到移动的目的,对吗?”我想确定一下在他们的意识里面是不是也是和我一样的理解,我怕大长老会因为我是另一个星球上的人而对这个技能有一些不一样的解释。为了避免一些会引起误解的问题,明确一下是必要的。

  “是的。”所有的人一起回答道。

  “那好,现在你们需要的就是反过来做。”我说道。

  “反过来?”虽然并没有什么语调的改变,但是疑问的情绪表露无遗。

  “是的,无论你们移动什么地方的空间,那个空间都是由一些能量膜组成的,只有一个闭合的能量膜,才可以形成一个可以把你们或者别的什么东西装进去的空间。你们可以理解什么叫做能量膜吗?”我开始向他们解释我马上要交给他们的战斗技能。

  “可以的,只是叫法有些不同,但是我们可以理解。”一个声音回答道。

  “那就没有什么关系了,只要你们可以理解就可以了。而你们所要做的就是尽量的把那些封闭空间的能量隔膜从不同的地方抓过来,组成一个闭合的空间。打个比方,前面有两座山丘,而我要移动一个刚好可以把一个和我大小一样的东西装下的空间,先把这个需要移动的空间认为是一个圆球体,由左右两个半球组成的,而我现在却把构成左半球的能量膜从左边的山丘移动过来,构成右半球的能量膜从右边的山丘移动过来,那么如果我把我需要移动的东西装进这个拼凑出来的闭合空间里面,然后再散去我约束着这个空间的力量,那么会发生什么那?”如果这些库术星人对一些事物的概念和我们大致相同的话,那么我解释起来就会非常的方便了。

  “那是绝对不允许的,如果要进行空间折叠,一定要保证移动的空间不能出现丝毫是差错。”一个库术星人微微飘起来了一点,表示是他在发言。

  “我需要的答案不是这个,需要我再重复一遍我刚才说的话吗?”我有些严厉的说道。

  “这……”那个库术星人似乎是被我这种语气吓到了,从他身体的扭动上可以看出他的不安。

  “我似乎忘记明确一件事了,在我的家乡,有一种专门从事战争的团体,叫做‘军队’,他们的责任就是战斗,而你们要成为的就是你们这个星球上的第一只军队,战斗的敌人就是那些屠杀你们同胞的异宇宙生命。但是在我们的家乡,对军人来说有一句话是绝对要遵守的,那就是‘服从命令就是军人的天职’。我不管我走了以后你们会做些什么,但是只要我还在这个星球上,我也要求你们必须做到这一点,听见没有?”最后一句我刻意用风元素加强了空气的震动,而且语气及其的严厉,甚至有些冷酷。

  “听……见……了……”这是我第一次听见库术星人说话还出现颤音。

  “回答我刚才的问题!”我有接着严厉的问道。

  “会让移动的物体马上被撕底粉碎,如果对移动的空间掌握不好力度的话,还会产生空间的断裂,如果断裂程度严重的话,还会造成很大范围内的一切事物都会被吸入另一个完全未知的世界。”这一次他们倒是回答得很快。

  “是的,只要运用不当,不但不能达到预先期望的目的,还会对自己造成伤害。可是运用得当的话,不但不会对自己造成伤害,还会对敌人造成非常强大的杀伤力。”我语气稍稍的缓和了一些,但是还是非常的严厉,如同每一个军校的教官一样。

  “你的意思是……”一个看起来有一些微弱透明的库术星人说道,从他的肤色来看,最多也只是由那些比较老的库术星人分裂了两三次以后诞生的,按照他们的观念来看,应该算是这七个库术星人中进化程度最高的一个。

  “是的,就是让你们利用这个技能去和那些异宇宙的生命战斗,把那些异宇宙的生命装进这个组合出来的空间,然后让在让这个临时组合出来的空间恢复原状,从而让进入这个空间的异宇宙生命在瞬间被撕得粉碎。”虽然我说得非常的明确了,可是对这些从来没有战斗过的库术星人来说,在这个时候反应过来已经非常的不容易了,不过剩下的几个库术星人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于是我还是非常明白的解释了一下。

  “可是这样太危险了,在自己有把握成功的进行空间折叠,而且在一个完全没有其他人的地方成功的进行过这个技能之前,任何库术星人都是绝对禁止用这个技能的,我们都只有在这个地方才敢使用,如果在有其他人的地方,很有可能就会造成对其他人的伤害。”这一次还是那个身体最为透明的库术星人开口说话,库术星人似乎是本能的尊重进化程度最高的人。

  “所以带你们到这个地方来,这里距离任何库术人的聚集点都非常的远,不会对其他的人造成什么影响。而你们在这里的目标就是训练自己对空间能量膜的控制能力,老实的说,在控制空间能量这个方面,我完全比不上你们,所以我也只能告诉你们一些我对空间的一些认识,还有一些掌握力量的技巧,以及在战斗过程中应该注意什么。具体怎么做,还是要靠你们自己去消化理解。”我不是那种喜欢遮掩自己短处的人,这样只是一种懦弱的表现而已,正确面对自己的缺陷,才可以从一种最合适的角度来完善自己,或者从这些人的身上,我还可以发现自己的一些不足。

  五天时间,那些库术星人几乎就可以完全的掌握这个利用临时组合出来的空间进行战斗的技能,在熟练的组合,分离空间上做得非常的不错,的确是一种处于身体本质上的原因,我没有办法办到。不过可能是因为缺乏一个坚强的身体,他们的力量一直没有办法提高,虽然五天的时间很短,要从本质上提升自己的力量是不太可能的,不过象他们这样,来的时候什么样的情况,现在还是什么样的情况让我有些失望,不过在想一下其实也没有什么,我带他们来的目的也不过就是为了让他们学会这个技能以后传授给其他的库术星人,而其他的库术星人就有很多的力量都在他们之上的,即使有着强大力量的库术星人不愿意用这个“变异”了的移动技能,只要到了危机关头,也不容他们不用了,这个没有必要担心。

  除了让他们学习掌握这个技能以外,我同时还在教他们多年来我的战斗经验,如何躲闪,如何出击,如何用最少的力量做最大的杀伤力,如何用同样的力量杀死最多的敌人。他们学得还是很快的,虽然在我真正的抓了两个活着的最低级的异宇宙生命让他们来联系实战的时候,他们所有的人都用光了所有力量,连空间都差点被撕开,可是两个异宇宙生命却杀了一个到死不活的,最后还是我及时出手,否则还会有人丧命。看来他们的也是属于纸上谈兵类型的,但是现在也没有时间让他们来练习,只要他们回去教会了所有的人,以后自然会在残酷的战斗中训练出来的。

  这么多天我一直都没有联系小刀,因为我知道小刀一直在思索一个我并出知道内容的问题,同样我也不知道她会得出什么样的答案。仿佛是为小刀营造一个可以安静思索的环境,这几天一直没有异宇宙的进攻,而我也可以感觉到小刀也是一直就在我们原来居住的洞穴里面没有丝毫的移动,连情绪都没有丝毫的变化,依然是那种我不知含义沉默。我有些担心,也有些不安,同时也有些欣慰,因为这样至少还有代表小刀有一些恢复正常的机会。我不知道在我离开的时候说的话有没有效果,小刀并没有什么反应,如果……

  血影,你又真的爱上了一个姑娘了吗?心中的一个声音突然打断了我的思绪,带着些谴责,带着些疑问,带着些迷茫,同样也带着一些温和。

  我不知道,我从来没有这样担心过小刀,可是这并不代表我就爱上了她,这可以是兄妹之情,也可以是朋友之义,退一万步,即使我又爱上了小刀,那有怎么样了?我真心的对她们好,这也没有什么不妥。我从来没有像这样理直气壮的回答过这个一直隐藏在我心中的声音。

  再没有任何的声音,我只是听见一声长长的出气声,我不知道是我还是那个声音。

  “你们的理解能力超出了我的预料,我所知道的都已经告诉你们了,没有什么可以再交给你们的了,我想我也可以提前两天回去。你们现在唯一需要的就是把学到的东西马上传授给其他的库术星人,然后在实战中得到成长。”又一次看见了那七个库术星人非常漂亮的完成了我交给他们的任务,我把他们叫了过来,我决定离开了,在这里已经没有什么实质的意义。

  “要离开了?不是还有几天的时间吗?”那个最透明的库术星人有些惊讶的说道。这些库术星人原来不是只能那样说话的,只是因为从来没有和我这样的人类交流过,所以只学会了我们的说话方式,而类似于情绪表达的比较抽象的东西就无法表现出来,在和我相处了几天后,他们也学会了我一些说话的语气,可是还是有些生硬。

  “我没有想到你们的学习能力这么强,我已经没有什么可以交给你们的了,而且我也想家了,我不知道我的家乡现在怎么样了。”这么多天,我是第一次这么温和的说过话,毕竟我也是人,虽然不会因为感情的原因留在这里,但是我对这些淳朴的库术星人还是产生了感情。

  “你不是说还要教给我们你的那种叫做‘魔法’的战斗技能吗?”另一个库术星人开口问道。

  “你们的学习能力超乎我的预料,可是你们学习实战经验的能力去太不好了,这个我并不会责怪你们,我知道你们从你们这种生命诞生以来从来没有战斗过,这个我也没有办法,只有靠你们在真正的战斗中学习了。”我答非所问的说道。

  “而现在我却不想教你们‘魔法’力量了,领悟一种全新的技能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所谓的‘贪多嚼不烂’,意思就是要想一次学习很多的东西,最后只会一个也学不好,只有在你们真正的吸收了一个技能以后,才可以继续学习新的东西。”这是我通过这段时间对库术星人仔细的观察和严密的思考以后作出的决定,我觉得这样是最好的办法了。

  “我们同样也可以在实际的战斗中联系的,只要你教会我们就可以了。”一个身体近乎是白色的库术星人似乎并不死心,年轻人总是这么冲动,任何生命都是一样的。

  “你们不要这么急切,如果你们真正的可以熟练的运用理解你们的这个技能,以及我教给你们的战斗中所需要注意的一些东西,那么你们可以随时到地球上来找我们,当然,要你们有足够强大的力量可以进行长达几百万亿亿光年距离的折叠,这也是我所希望你们可以做到的。”我的语气含着一些长辈对晚辈的教诲。

  “还有,你们这个技能的缺陷我想你们也发现了。越远距离的空间移动就需要越大的力量,而用完了以后需要积蓄能量的时间也就越长,只要距离足够的短,甚至可以连续的折叠空间。也就是说,如果你们需要长时间的不停战斗,这是必然的,如果真正的战斗发生,不可能还有时间让你们休息,所以你们在战斗中一定要尽量的节省自己的力量,也就是说尽量的靠近敌人,尽量的移动最近距离的空间,尽量用同一个组合出来的空间消灭更多的敌人。你们了解我的意思吗?”我看着这些可以说是我的学生的库术星人,心里还是有些担心,虽然我现在都不知道他们的名字,或者说他们根本就没有名字。

  “好的,可是……”那个最为透明的库术星人回答道,现在他已经可以说是他们的头领了。

  “在我的家乡有一个非常有文才的人,他写的一种叫做‘词’的东西里面有这样一句话‘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又有话说‘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就是形容我们现在的情况,不要在什么可是了,只要你们的力量够强大,我们以后不是可以随时见面的吗?”我真的不是一个绝情的人,虽然很多事情我都可以非常理智的处理,可是心中的这一份感情却是始终也无法忽略的。

  “但是……”他还想说什么。

  “好了,没有什么但是了。现在我就先回去了,你们去给我找一个可以带我们回去的长老到我们住的地方来。”我打断了他的话。

  “真的这么着急?”他显得有些不舍。

  “早迟也就是那么几天,没有什么意义,再说我们都是无法自然死亡的生命,以后见面的时间还有很多,现在不用这样。”也许是因为千万年来这个星球上的人都没有这些人类的感情,可是这种感情却一直埋藏在他们内心的深处,一旦开始迸发,就比常人要剧烈得多。

  “哦~,好的。”他终于答应了。看得出来,另外的几个库术星人也是非常的不舍。

  唉~,生活中,总是有一些不尽如人意的事,谁也没有办法摆脱的,但愿这些库术星人可以通过这个历练。我在心里默默的说了一句,离开了这个我和十个库术星人相处的地方,向小刀的方向飞去。

  “要离开了吗?”回到我们居住的洞穴里面,小刀还是和五天前的姿势一样,没有丝毫的改变,我不知道我现在应该做什么,但是小刀却突然开口说话了。

  “是的,是离开的时候了,我们离开地球已经三个多月了,这么远的距离我们无法和罗取得联系,我们也不知道地球上现在的情况,还是应该回去看看了。”我并不知道小刀这么问是什么意思,所以我只有非常客观的回答了。

  “你真的这么想回去吗?”小刀的声音里面带着一些哀伤,也带着一些幽怨。

  “地球上有很多我们不能舍弃的东西,我们的家人,我们的朋友,还有我们的爱人,对吗?七年来,你不是也一直坚定的捍卫着地球吗?”我并没有正面的回答,小刀的心中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但是我已经开始感到了不安。

  “是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一直做着这个我并不愿意做的事,地球是我们的家,但是家也有各种不同的家,当这个家庭里面已经不能给你所需要的东西的时候,那这个家还可以称之为一个家吗?”小刀把她一直带着面具的脸转了过来,我知道她在看着我。

  “你觉得一个家应该给你一些什么呢?”我走到小刀的身边坐了下来,我觉得现在是一个和小刀交流的好时候,以前无论什么时候,小刀都不会开口谈论这样的问题。

  “最起码,应该有温暖,有关怀。”小刀马上回答道,似乎她早就知道我会这样问。

  “是的!温暖,关怀,是一个家所必须要有的,你的家不能给你这些吗?”我又问道。家,的确是一个不好定性的名词。

  “你觉得我有过吗?”小刀反问着我。

  “你觉得你没有过吗?”我同样反问着小刀。从小刀的这句话里面,我已经知道了小刀的问题所在,是她的家庭。认识小刀的这么多年来,所有的捍卫者都去过小刀的家,可是却从来也没有见过小刀的任何一个家人,而小刀也从来没有提起过他们,不过几乎所有的捍卫者都不会提起自己的家人,不止是小刀,其他所有的捍卫者的家人我都没有见过,所以我也从来没有往这个地方想过。

  “也许有过吧。”小刀身体一震,隔了好一会,才喃喃的说了这样一句话,然后又把头低了下去,和前几天一样静静的坐着。

  “血影,长老来了。”门口出现的那十个库术星人的头领的话终于打断了这个尴尬的沉默。

  “小刀,你……”走是必然的,可是小刀这种情况我却不知道应该如何开口。

  “回去吧,毕竟地球还是我们的家。”小刀显然知道我要说什么,并没有让我为难。

  “嗯,小刀,其实温暖和关怀不仅是需要别人给你,还要你自己去争取。”我有些模棱两可的说了一句,然后走出了洞穴。

  “现在就要走吗?”一个全身如同玻璃做成的库术星人飘到了我的面前。

  “是的,多留几天也没有什么意思,而且我也想家了,我们的家乡同样还是在异宇宙的历练之中,我也放心不下。我把可以教给你们的也教给你们了,希望你们可以通过这个历练,如果真的有非常紧急的情况的话,还是可以到地球来找我的。”我回答道。

  “好吧,我就不多说什么了,现在就走吧。”那个长老看来不是一个婆妈的人,而且小刀也跟着走了出来。

  “血影,我们也想要到你的星球上去。”那个库术星人的头领突然说道。

  “嗯?”我有些疑惑的看着他,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你说的在你们的星球上同样也经受着这些异宇宙生命的历练,而且你们星球上的异宇宙生命要强大得多,我们商量了一下,决定在你们的星球上磨练自己。”他解释道。

  “没有学会走就不要想学跑,你们还是在自己的星球上磨练吧。虽然你们的生命不会自然死亡,可是却会被外力杀死,我们的星球上太危险了。”我并不愿意带这些人到地球上去,那里无论从什么角度来讲都不适合他们。

  “可是你也说过,人只有在极度的困境中才可以最大限度的激发自己的潜能,才可以迅速的提升自己的力量。”他连忙说道。

  “可是我也说过,人在极度的困境中也有可能连生存的信心都丧失掉。”我不紧不慢的说道,却带着一些严厉。

  “我们可以保证我们一定不会那样的。”他已经显得非常的着急,头部开始旋转起来。

  “保证?你们拿什么保证。你们并不知道我们星球上的情况,和你们这里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世界,不仅仅是因为异宇宙的生命要强大得多,还有其他的一些因素,都不利于你们的。”我语气稍微缓和了一些。的确,地球上的人不像这么库术星人一样的单纯,或者说是无知,这一种完全陌生,完全和地球人不同的生命会让地球人恐慌的。

  “我们可以不让地球上的其他人知道我们的存在,我们去不仅仅是想学习战斗的技能,同时也想学习一些在我们进化过程中失落的东西。”他连忙说道。

  “这也是我们的意思,我们这种生命形式真的有些不适合这个宇宙发展的规律,我们需要学习。”那个长老也在一旁说道。

  “这样……,好吧,不过到了地球一切事情都要听我的安排。”我微微沉吟了一会,终于同意了。让这个进化有些畸形的种族学习一些有利于他们的东西也算是对这个种族的一种帮助,说实话,我觉得这个种族真的有些可怜。

  我并不知道,我这个决定竟然会给万年以后的世界带去了七个“神”,七个由我一手制造训练出来的“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