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梦幻现实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刀子

梦幻现实 血影 7841 2004.01.04 14:58

    一个强有力的男人,才是真正的男人;一个为了自己的女人战斗的男人,才是真正的男人;一个为了自己的目标不择手段的男人,才是真正的男人。这样的男人真的有一个,在这个世界上。而且是唯一的一个,他就是,血影。我希望,这样一个男人,可以成为我一个人的男人,否则……

  ——《捍卫者传记》之“织田信长传”

  ××××××××××××××××××××××××××××××××××××××× “噗。”没有我预料之中清脆的撞击声,反而是轻轻的一声闷响。我觉得有些奇怪,是我兵器的问题还是他兵器的问题?对于我的这个兵器我不是非常的了解,因为我没有正式的用它来战斗过,而同时我更是不了解他的力量,或许是他的什么特殊技。

  几乎是在响声想起的同时,我就向一旁掠取,没有什么话,我挺剑向他的额头刺去,现在才看清他的样子,是一个穿着日本武士服的人,像是我在沙迦界地下拳场遇见的那个使用“暗黑◆拔刀流”来强化自己武器的暗黑沙迦武士,不过他身上没有一丝的邪恶之气,就是纯粹的杀意和旺盛的战斗意识,他用的武器也是一把武士刀。

  “当!”这一次却是一声及其响亮的金属撞击声,他挥刀劈开了我刺去的剑,我得左手都在发麻,想不到有这么强的力量,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过这种感觉了,好几十年了。这样的力量让我心里突然兴奋起来,对于一个强者而言,遇见一个强大的对手是一件非常高兴的事,对于第二捍卫者安妮,他不愿意使出自己的全部力量,我也不能使出自己的力量,尤其是‘无’之力,而且她在打了一会后就不打了,虽然知道我们捍卫者之间不应该有太强的冲突,可是我还是有些不满足。可是对着这样的一个对手,我有些异常的兴奋,虽然依然不能使用‘无’之力量,但是我却感觉到他是在用着自己全部的力量在战斗,是一种对战斗的及其的渴望在使得他全力的战斗。

  “嗖!”一声轻轻的响声,一个小小的风刃在他的后面出现,急速向他的后脑勺飞去。我没有那种是在偷袭的感觉,因为这是我的一个力量,而且风刃本来就是攻其不备的最好的武器,速度快,声音小,而且风本来就是存在于空气中的东西,不易让敌人发觉。再说了,我也没有打算这个风刃就可以解决掉她,否则她就不配成为一个捍卫者。

  “噗。”又是一声闷响,他反手就是一刀,刚好劈在那个小风刃上面,那个风刃马上就消失了。我有些惊讶,风刃被刀劈来消失的情况我从来没有见过,看来这个属于他的一个特殊技了,和我的‘无’之力量有些相似,但是似乎没有那么大的威力,否则就不会有什么声响了。

  没有任何的停顿,他向我冲来,他的速度没有我快,仅仅是因为这个原因,我就有百分之一百的把握击败他,当然前提是他没有什么特殊技,然而显然这是不可能的。我没有闪开,只是在原地等着他的进攻,我想看看他有什么特殊技,他应该知道这样的攻击不会对我有什么作用的。

  没有任何花哨的动作,就是一招简单直接的竖劈,力量非常的大,速度也不慢,可是对于我没有什么作用,我闪身躲开,没有还击,依然看着他,想知道他到底有什么厉害的招数。可是他没有继续近身攻击,往上一跃,手一挥,几颗寒星向我飞来,虽然是晚上,可是还是非常的醒目,我又是往一旁一偏,轻易的躲开了他的攻击。这就是他的特殊技?我有一些奇怪,不可能的,一个捍卫者绝对不可能这么弱的。

  心里突然涌起强烈的警兆,非常危险!!我本能的向下一沉,感觉一股劲气从我的头上擦过,要是我没有躲闪的话,就绝对的身首异处了。怎么会一点气息都没有?完全的无声无息,如果不是我多年来战斗养成的对危险异常的敏锐,而且还有一种我自己都不是很理解的预感,那我可以说是必死无疑了。没有再敢托大,我剑一挥,直接向他冲去,没有去看后面是怎么回事,只要干掉这个做始恿者就可以了,我已经没有把我们的较量当成捍卫者之间相互切磋的一次比试了,而是真正的开始了我回到现实世界后第一次正式的战斗,但是我还是提醒自己不要使用‘无’之力量。

  他竟然没有动,但是我已经没有考虑的时间了,长剑一挺,直直的向他的额头刺去,我得剑长,几乎是他的刀的两倍,就算是有什么问题,我也还是来得及躲避的,何况我的速度本来就比他要快。

  “笃。”我没有丝毫偏差的正中目标,可是奇怪的是竟然发出了刺在木头上的声音,而且还没有刺进去。假的!我心里说道,而同时那种危险的感觉又出现了,我连忙往前一冲,躲过了身后的又一次斩击,正想转过身去,我面前的那个武士却突然拔出刀就是一记横斩,饶是我反应及其的快,往旁边一闪,可是还是没有完全躲过,右手手臂还是被划上了,鲜血马上就流了出来。这个不是假的?我有些疑惑,那我怎么不能刺入他的额头?他的铠甲竟然可以抵挡我的剑吗?

  这一闪身,我看见了两次在我后面偷袭我的是什么了,竟然也是一个日本武士,我突然想起了在沙迦界遇见的沙迦十大高手中排名第三的马亚斯,难道他的特技就是分身吗?在几十年前我就可以击败这样的技能了,现在又来了,似乎是找错了对象。

  仔细的感知着这两个人的杀意和气息,嗯?我有些奇怪,竟然完全的一样,那么我似乎就不能用原来那样方法去寻找到他的正身了。什么办?要是他也象马亚斯那样的不停的出现分身,我似乎还真的没有什么办法了,而且他的攻击竟然没有丝毫的气息,两次都是靠我对危险的感知躲了过去,可是这样的感知不是百分之一百有用的,要是一个不留神,我可能就要再经受一次那个痛苦了。

  然而他没有再出现多得分身,就只有两个,而且同时向我从来,虽然速度不快,可是两个人的配合异常的默契,我顿时落于下风,可是没有落败的迹象。我有些怀疑这两个人是不是双胞胎,可是一个捍卫者的名额应该不会同时出现两个人吧,难道是第六第七捍卫者同时出现了?这也不太可能啊,两个捍卫者不可能完全一样的,他们两个甚至连挥刀的速度,力度都是完全的没有区别。

  我不停的用着各系元素的初中级魔法,他开始还要尽量的格档,可是后来格档的速度已经跟不上我施展的速度了,有些风刃,火弹之类的魔法击打在了他的身上,却没有造成任何的伤害,我可以感觉到他微微的松了一口气,然后他就再也没有理会我的魔法,除了直接飞向他面部的那些,我觉得我似乎是弄巧成拙了。

  他的盔甲是什么制造的?竟然这么的厉害,不但不会畏惧物理攻击,连魔法攻击都不能对他造成任何的伤害,除了我的‘无’之力量,我已经没有其他的攻击方式了,难道真的要我动用那个力量吗?我不想让他有什么闪失,虽然他对我没有留什么情,可是我却不能这样的对他,我们都是捍卫者,而且他虽然杀意非常的重,但是我感觉不到一丝邪恶的气息,我不太明白他的想法,可我的直觉告诉我他不是一个坏人,我相信我的直觉,它给了我很多帮助,并且没有什么失误。

  “嘶——”一声轻响,我前胸的衣服被划破了一条口子,一个人对付两个配合及其默契的超级高手,还有一些力量没有使用,不失利才是怪事,尽管没有真正的伤害到我,可是也是及其的惊险恐怖了。不用这么狠吧?好像我就是他的杀父仇人一样,我心里有些震惊,也有些好笑,不能在这样了,在这样就不是较量,而是单方面的挨打了。

  运起‘无’之力,我准备开始我的还击了。什么?我竟然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我得‘无’之力竟然附在了我得那把剑上,纯白的剑身已经变成了那种及其深邃的黑暗,即使是在黑夜里,也是那么的醒目,并且还有增强的趋势,我非常的惊讶,因为凡是碰到这个力量东西,就会马上的消失,所以我的这个力量都是只能用自己的身体直接的施展,要么就是象魔法一样的直接的飞出去,从来没有象这样可以附在兵器上的。以前我用这个力量的时候我还要注意控制不要把我的衣服给吞噬了,那样实在是不雅,现在它附在了剑上,剑却没有一丝一毫的损伤,并且还在增幅。

  我没有时间去细细的体味心里的震惊和喜悦,因为他看见我的剑变样了,只是微微的一愣,不到万分之一秒,他又继续向我发动了攻击。其中一个跳起一个由上到下的竖劈,另一个又是由下方窜了上来,向我的小腿横斩过来。

  没有犹豫,身影向下一沉,同时往旁边一闪,躲过了正面的攻击,然后挥剑向下面那个砍去,那个武士的反映也是极快,刀势不减,不过由砍向我的腿改成了砍向我的剑。这样的格档对于我来说是最没有用的,任何的武器在我的‘无’之力下就像是一个玩具一样,但是我也不敢大意,捍卫者和我在那个世界遇见的人绝对是不可能相提并论的。

  没有任何的声音,他的刀断成了两截,身后另一个武士已经转了过来向我进攻,我没有机会趁胜追击,不得已往一旁散开。可是让我惊异的事情发生了,本来被我把刀砍成了两截的那个武士又向我追来,他手里的刀竟然完好无损,怎么回事?我明明看见他的刀断成了两截,现在怎么一点事都没有?我觉得我是不是看花了眼,但是当然不是对他现在手里的刀花眼,头一低,那把刀贴着我的头皮划了过去。

  现在不是考虑那件怪事的时候,我右手运起‘无’之力,一拳向对面的那个武士的脸上击去,同时身体一扭,躲开了两个人的攻击,左手向后一翻,我的剑也同时向后刺去,没有看,但是我知道他的方位。

  正面的那一拳很容易就被他躲了过去,但是向后的一剑显然另一个没有想到,而且我的速度也比他要快一些,虽然他有了躲闪的意图,可是依然被我刺中了,因为我用了‘无’之力量,所以没有那个刺中木头的声音。

  我连忙转过身去,要是这个是捍卫者的正身,我又把他杀了,那可就实在……,我非常的后悔为什么我这么没有自制力,一直强调自己不要使用那个力量,可是还是用了出来,希望他没有事。

  “乎~”我暗暗的松了一口气,我刺中的那个武士变成了一个木头桩子,向海里落了下去。这让我联想起了日本最神秘的忍术,虽然这样一个全副武装的武士和一个忍者实在是有些差异,但是现在不管是什么,只要他没有事就好了。

  “中国人吗?”另外一个武士没有趁我回头的时候继续追击了,反而把刀也插进了刀鞘,他问着我。

  “是的,第三捍卫者血影,找到你非常的高兴。”我说道,同时我的剑也消失了,我知道这个战斗已经告一段落了。不过我有些奇怪的是他竟然是个女的,而且声音还非常的温柔好听,和刚才那个凶狠战斗的人完全不相称,但是这没有什么,重要的是,我找到了这个捍卫者,我的任务算是完成了。第一捍卫者说的不错,日本是一个非常有机会出现捍卫者的地方,出的就是面前这一个。

  “第六捍卫者织田信长,你可以叫我小刀。”她温柔的声音响了起来,但是配上这个外形,实在是让我有些不习惯。我有些惊讶她听得懂我的话,不过在日本,学习汉语的本来就不少,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不过再怎么厉害也绝对不可能所有的语言都会的,还是要找第一捍卫者施展他那奇怪的特殊技,我一直有些想不通怎么就让我们的语言相通了呢?

  “我们现在去找第一捍卫者,他可以让我们之间产生相互的联系,时间不多了,我们要赶快。”虽然心里有些奇怪,但是现在显然不是什么拉家常的时间,我简略的说了几句,向着第一捍卫者的方向飞去,希望罗已经找到了南美的那个捍卫者,这样的话就只差一个了,情况还是比较的乐观。

  “你真的好强,捍卫者的名次是按照力量来排的吗?”她跟在我的后面问道。因为怕她跟丢,所以我的速度不是很快,这样的话大概要半个小时才可以和罗联系上,然后会我得学校,和她打了这么久,回去的时候可能天已经亮了,不过无所谓,我已经告诉**让他给我掩饰一下,如果一个这样的大人物连这样的事都办不好,那他也真的可以退休了。

  “不是,是按照从那个世界觉醒的时间来排列的,力量方面我倒是不知道,但是每一个人的技能都不一样,不能单纯的以攻击的力量来判断。”我说道,第一捍卫者罗明显就不是一个战士,但是却绝对是最重要的一个了。

  “哪你是多久觉醒的呢?大概只要了一百多年吧。”她问道,看来还是一个好奇的人。

  “没有那么久,四十二年。”我简略的回答,现在说这些显然没有什么用,不过也没有什么说的,我也不好不回答。

  “哇~,好强!我用了两百四十多年,现在还不是你的对手。”她有些像个小姑娘一样的惊呼。

  “你也非常的强。”我说道,她应该没有用出自己全部的力量,但是也非常的强了。我不是很明白她为什么一开始就象想和我拼命一样的进攻,现在又象一个小女孩一样的说话,但是我没有什么兴趣问,别人的事就是别人的事,和我没有什么关系,她和我的关系就是同是捍卫者,以后的关系就是战友,我只会想知道她的力量有多强,她的特殊技是什么,可是我不会问她她的私事,同样也不会告诉她我的私事。

  “呵呵,刚才我和你战斗的时候好害怕啊。”她似乎没有感觉到我不愿意多说什么的情绪,依然说着自己想说的话,不过我尤其奇怪她怎么会说出自己害怕这样的话,刚才那样的战斗如果有个人害怕的话,那就应该是我,她竟然说自己害怕。

  “你战斗的时候可没有看出来你有一丝的害怕,而且你这样是非常的危险的,要是遇见的捍卫者力量不如你,那不是被你杀了吗?”我带着一些自责的语气说道。的确,如果不是我,而是第一捍卫者罗,她用这样的力量战斗,罗是觉得不可能和她抗衡的。不过话又说回来,罗的攻击力量不强,可是他绝对有其他的技能的,只是我不了解而已,要杀死他是不太可能的。

  “如果你连这样的攻击都没有办法化解,你就根本不配当一个捍卫者,不如去死。”她的声音突然变得冰凉,没有一丝人类的感情,象一个机器,如果不是还是一样的声音让我知道是同一个人说的话,我简直就以为这是我自己的话,我从来没有想过还有人说话可以和我一样的冰凉。

  “你说的对,对于我们捍卫者而言,相处前的最好了解方式就是战斗。”我回答道。她的说话语气我没有怎么介意,而且她说得没有错,我不是一样得心情吗?见到第二捍卫者安妮得时候我不是也是马上向她攻击吗?只不过我得想法没有那么得极端而已,不管再怎么得差,一个捍卫者绝对比世界上那些普通得人要强得多。

  “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只是想了解一下这个世界强者的力量,在那个世界我已经没有对手了。所以想……”她的声音突然又变得非常的温柔,而且还充满了歉意。

  “没有什么。”我回答道。双重人格吗?我微微的思索了一下就得出了结论,虽然这样的人普遍都是两个性格相互的对立,但是听她两个人格的对话,知道她的两个人格都承认了自己捍卫者的身份,也就是说无论是她的那个人格为主导,都会履行自己捍卫者的义务,这就够了。其余的事我不是很在意,不过希望她的两个人格不要在有什么任务的时候吵起来,那可就有些糟糕了。

  她没有再说什么了,从她全副武装的身上我感觉不到她在想什么,我也不想去猜测,不远了,再有几分钟就可以和罗会合了,我现在已经可以和他通话了,知道我带来了一个捍卫者,罗显得有些高兴,他还告诉我已经找到了第四捍卫者,就在他那里,我也感到有些高兴,只有一个了,希望可以在那个历练来临之前,所有的捍卫者全部会合起来。

  罗依然在那个房间里面,不过除此之外,还有一个人,一个‘巨人’,比我高了两个头还要多,非常的魁梧,一个小平头,大鼻子,看起来非常的老实,应该是第四捍卫者吧。他看见我们从窗户飞了进来,冲我们憨厚的笑了一下,我也礼貌的向他笑了一下。

  “这是第四捍卫者索诺•阿恩得斯,来自智利,我正想给他做一个意识波的改造,现在刚好,第六捍卫者也一起做了我们相互的联系可以方便一些。”罗说道。

  “他说一会给你做一个意识波的改造,这样的话我们就可以相互的交流了。那个是第一捍卫者罗的特技。”我简单的向她解释到,我知道罗的话她多半听不懂。

  “好的。”她轻轻的答应了一下,很温柔。我看见罗奇怪的看了她一眼,的确,这样装扮的一个人竟然有着这样好听温柔的声音,谁都会觉得奇怪的。

  “呵呵,我叫索诺•阿恩得斯,大家都叫我大熊,你也可以这么叫我,呵呵。我本来是一个小橄榄球队的队员,可是想不到竟然会成为一个捍卫者,呵呵。可以和这么多的强者在一起,我真的好高兴,呵呵。”那个改造并不需要太多的时间,索诺先完成,然后马上就来找我说话了,他笑得非常的开心,也非常的傻。每一句话说完,都要“呵呵”一下,在那个世界呆了这么久,他却没有一丝沧桑的感觉,不象我,已经很老了。我很喜欢他,是一个憨厚的大孩子。

  “我叫血影,我也很高兴。以后我们就是战友了,要请你多关照了。”我微微的笑了一下回答道。我有些羡慕他,甚至有些嫉妒他,为什么同样是历练,他现在这么的开朗,我却……,我本来也是一个开朗的人啊,现在只是想着怎么战斗,战斗……。

  你没有想过其他的什么吗?比如,让一些你不能舍弃的人回到你的身边,一个声音响了起来。现在不是想那些的时候!!我在心里连忙说道,可惜连我自己都觉得有些无力。

  真的吗?你每天白天不是都在那个学校里面没有其他的事吗?你难道连想一想办法的时间都没有吗?你可以和那个美丽的叫做茹儿的姑娘出去逛街,都不愿意想一下吗?你真的在那个历练开始后就一定会离开茹儿的吗?你……那个声音不停的质问着我。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不要来烦我,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在心里不停的叫道,我讨厌那个声音,我想用我的‘无’之力把他完全的消灭掉,可是我却无从下手,他总是要说一些我无法面对的问题,无法回答的问题,总是要……

  “……你说对吧?”我感觉一个人排了我的肩膀一下,我抬起头,看见了索诺的大脸看着我。

  “哦,当然。”我没有听见他说什么,连他往我肩膀上排得那只手都是拍到我了我才知道得,刚才就算是一个普通人都可以轻易得杀了我吧。我有些感激他,他帮了我一把,把我从那个声音得质问中拉了出来。我知道那个声音得主人叫做什么,他叫做,“良心”。我很庆幸我还有这个东西,可是如果没有,我也许要好过一些。我心里有些颓废得想到。

  “好了,就这样。现在没有什么时间了,在日本和中国,现在已经要天亮了,血影和小刀就回去吧,注意不要暴露自己的身份,还有血影,把你得衣服换一下,你的衣服破了。我正在和政府交流,已经有了一些进展,考拉和安妮的工作也比较的顺利,如果你们有办法,还是尽量的做一些准备工作。”好像罗已经完成了对织田信长的改造工作,转过来对我们说道。还递给了我一件衣服,因为我得衣服被小刀划破了,回去得时候不好掩饰。

  “好的。”接过衣服换上,我回答道。心情有些不好,不想解释自己已经做了这些工作了。

  “我还是留在这里帮忙吧,我没有什么掩饰的必要,而且我也不知道我可以做什么准备工作。”织田信长说道。

  “我也没有什么必要,我的工作在我觉醒的时候就已经辞掉了。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吗?需要什么力气活吗?”索诺也说道。

  “我走了,再见。”我没有感觉到自己说的似乎和他们完全的不协调,像是一个逃避责任的小人一样想离开了。

  “好的,明天你来一下,时间大概是你们那里的半夜三点吧。”罗在后面说道。

  我转过去看着他微微的点了一下头,然后消失在了那间房间里。

  

网文也能严肃讨论!

《点读》第一次下半月刊,带来更多好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