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梦幻现实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二章 神龙能量装

梦幻现实 血影 8953 2004.02.11 14:27

    另一个时间,另一个空间。我问了罗一个问题:“你知道世界上最强大的力量是什么吗?”“世界上没有什么绝对强大的力量,每一种力量都有着自己的克星,如同世界上的一切事物一样,没有什么东西是绝对的,世界上只有‘相对’的存在。但是对于我们曾经的故乡地球那样的正物质世界来讲,你的反物质湮灭力大概可以算是最强的,而你另一种原子坍塌力也是非常的强。”罗非常客观回答到。“罗,也许你知道所有平行宇宙中的所有的事,可是你的这个回答却是大错特错了。”我说道。“哦?那是什么力量?宇宙中会有那样的力量吗?”罗非常的惊异。“有的,那种力量的名字,就叫做:爱!”我直视着罗已经不存在的身体,也直视着罗已经不存在的眼睛。

  ——《捍卫者传记》之“血影传”

  ××××××××××××××××××××××××××××××××××××××× 杀了你!杀了你……,这是我心里唯一的一个念头。我感觉不出我身体有着什么不一样,可是我又觉得我的身体和原来完全的不一样。我可以看见我的身后有两个巨大的龙翼,可是感觉又像是本来就存在一样,每一次的扇动,都让我感觉到了无限的温暖和关怀。这份温暖和关爱,让我非常明确的知道我现在需要做什么,必须做什么。

  现在的速度比我原来要快得多,但我没有什么时候去思考这样的问题,我的眼中只有那个怪物中间的那个蓝色的核心,我需要做的,就是靠近,刺入,爆发我的“无”之力量,然后把它从这个世界中彻底的消灭。

  “嗖嗖……”它似乎已经感觉到了危险,无数的蓝色光线向我射来,无数的触须也像是刺枪一样的往我的身上刺来。

  “哼!”我哼了一声,嘴角泛起了一丝冷笑。又要用这样的招数来杀死我吗?可是,你还有这样的能力吗?

  丝毫不理会那些蓝色的光线和袭来的触须,我笔直的向它的中心飞去,只有对挡着我路的触须,我才会挥剑斩断。我剑上“无”之力量发出的深邃的黑芒已经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长度,一剑挥去,七八十米远的触须也马上被斩断。

  “我不会死了,世界上最强大的力量在保护着我,你还有什么力量,什么资格可以伤害到我?”我冷冷的对这个怪物说道,我知道它可以理解我的话。

  和我想象的一样,我没有受到丝毫的伤害,所有的蓝色光线在离我身体还有五厘米的距离的时候,就如同被突然切断了一样,不能对我有丝毫的伤害,而那些触须就像是鸡蛋碰到了石头一样,在我的面前段段粉碎。因为在我身体上,有着一层淡青色的光芒笼罩着我的全身。

  “哈哈哈……”我仿佛已经看到了胜利,我身体的血液已经开始沸腾,我的眼中已经露出了狂热的光芒,那个东西就在我的面前了,我马上就可以结束这个混蛋的生命了,我们的爱人,我们的家人,又可以平静的生活了,我不由自主的笑了出来。我的笑声含着嗜血,也含着对和平安宁的渴望。

  “轰轰……”我的身后突然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响声,即使千军万马也无法发出这样的声音。

  震耳的声音仿佛是一击重锤打在了我的心头,我狂热的心马上平静了下来。

  “茹儿————”回头看见的景象,让我出现了来自于心底最深处的恐惧,一声悲啸,我放弃了马上就要到手的胜利,向着海底冲去。那个怪物竟然已经破解了我的魔法,上亿吨的海水向着中间的空间涌了进去,我施展的结界就如同一叶小舟一样的马上就要被吞没。我清楚的知道我的结界可以承受什么样的力量,我也非常清楚的知道这上亿吨海水的力量。

  血影,小心!耳边传来了小刀焦急的声音。心神的极度混乱,也让我身体周围的淡青色光芒发生了淆乱,我也知道那个怪物绝对不会放弃这样的机会,但是我顾不得了,这个时候我需要的就是马上冲下去,救出茹儿,我的速度可以在海水全部吞没这个海底空间之前救出我的茹儿,但是只要有着丝毫的耽误,海水绝对不会留情的。

  身后触须发出的强烈杀意突然的消失了,同时出现了另外两股强烈的气息。是索诺和考拉,我没有时间去考虑他们是怎么救我的,我的眼中只有海底我那个在两秒钟以后就会受到海水吞没的结界。

  “杂种!杂种!你这个杂种!!”我心里无数次的反复骂着这个怪物,它似乎就是为了给我一个人造成痛苦。它的气息不停的发生异样的波动,可以想象它正受到其余捍卫者的攻击,但是它唯一的目的似乎就是为了阻挡我去营救下面的人,没有一个捍卫者的气息出现在我现在所处的海平面的下面,小刀非常的想进来帮助我,可是却始终不能成功。而那个怪物不停的伸出触须来阻挡我前进的步伐,它已经没有什么攻击我的意思了,它所做的事就是为了阻挡我下去。

  在我距离海底还有一千一百米左右的距离时,海水终于先我一步吞没了我施展的用以保护众人的结界。我非常的希望我的结界可以多支撑半秒钟,这样我就刚好有时间达到一千米的距离,然后马上施展新的防御魔法。可是事实却……

  “不————”如此熟悉,可是又是如此让我受不了感觉又出现在了我的心中。又是这样!又是这样!!看着我心爱的人儿在我的面前失去生命,我却没有丝毫的办法,西亚莉丝是这样,红儿是这样,武威也是这样,现在又要多一个茹儿吗?无法形容的愤怒在我的心中爆发。

  “轰——”更为强大的声音突然的出现,震耳的海水汹涌声也突然显得微不足道了。我突然迸发出及其强烈的气息,那种强烈,已经到了形成实质的程度。靠近我的一切事物,海水,触须,蓝光……一切的一切,都马上被我这种突然迸发的强烈气息冲得粉碎,连痕迹都没有留下来。

  血影,冷静一点,我记得你在那个女孩身上施展了一个你的特殊技能,那个也许可以保护她的,你马上下去把她找出来,可能还不会有事。小刀的声音又在我的心中响起,虽然现在小刀的声音又变成那种冷冷的语气,可是她说的话无疑对我是一个莫大的希望。

  对,我还用了一个火系的结界在她的身上,虽然不是一个专门的防御结界,但是也许真的可以抵挡一下。我强迫自己要冷静一点,虽然是如此的困难。

  尝试着再使用水系的魔法,但是没有什么作用,这在我的意料之中,破解了我的那个水系魔法,这些水系的魔法没有效果是正常的。稍稍冷静下来的我在努力的分析着现在的情况。

  所有的事和想法都是在电光火石之间,海水现在才淹没我,我所处的地方本来也就算是深海处。

  “茹儿,茹儿……”我心里一面焦急的默默念着,一面在海底不停的寻找着。海底的景象让我非常的恐惧,所有的人都在瞬间被压成了肉饼,有的人被压得就像是一张纸一样,有的人五脏六腑已经被压了出来,所有在半个小时之前还在谈笑风生的人现在全部都变成了尸体,有的甚至连尸体都找不到,海底的水已经变成了淡红色。一万多人的生命和鲜血啊!

  在这样的深海处,光系魔法的照明范围也非常的有限,我看见的距离只有眼前的一两百米,而本来属于风系的盗贼之眼在海底根本就没有用。我努力的抑制自己快要疯了的心境,在海底不停的寻找着。

  “找到了!”我突然发现了前方有一点小小的亮光,在这样的海底出现这样的亮光唯一的解释就是茹儿,她身上还有我的火系结界,我对火在海底也绝对不会熄灭的。我的心里有些安慰,但是更多的,却是担心和焦急。现在是距离海面六千米的深度,也就是说茹儿已经在这样的海底承受了一个正常人绝对无法承受的压力,而已时间也有好几秒钟。

  不要有事,不要有事……,我心里默默的念着,这个火系的结界我几乎没有使用过,火本来就是用来进攻的,我从来没有想过会用来防御,所以我也不知道它的防御能力有多强,尤其是对这种大自然的力量。我一面靠近,一面在心里默默的祈祷着。

  茹儿的情况让我非常的担心,但是也有一点放心。她眼耳口鼻都有着鲜血流出,但是她的身体并没有被压变形,她身上的火系结界还在不停的发出红色的亮光,仿佛也非常的焦急,也在努力的保护着茹儿。

  没有多余的时间在这个地方视察茹儿的情况,我抱起茹儿,火箭一样的笔直往海平面冲去,我可以感觉到那个怪物依然覆盖着这一片海面,而且小刀他们还在努力的战斗着,安妮也赶到了。但是我绝对没有时间去绕过它的覆盖范围,从其他的地方冲出海面。虽然我又在茹儿的身体上面加持了几个结界,这样强度的结界足以抵挡海水的压力,但是对于一个已经没有知觉的普通人类来说,在海底每多呆一秒钟,都是一个巨大的考验。而这种考验是不允许的。

  有些奇怪,在我正准备强行冲破它的笼罩范围的时候,我头上它的那部分触须突然的自动分开,让我没有丝毫阻拦的冲出了海平面。

  没有时间去想为什么它会这么“好心”的让我冲出来,我抱着茹儿飞快的脱离了战斗范围。不管茹儿受到什么伤害,不管现在战斗的形式如何,我现在最需要做的就是:治疗。

  什么!?仔细的一检查,我马上愣在了空中,茹儿的身体被风元素托着,平躺在我的面前,时间又像是停止了一样,我发现我的脖子非常的僵硬,我转过头看了一下不远处的战场,他们的动作都静止了。

  小刀左手扔出了几个像是飞镖一样的东西,右手拿着的日本刀正砍在了一条触须上,我还可以清楚的看见那条触须已经被砍中了,可是还没有被砍断;索诺一个橄榄球员特有的冲撞动作,直直的撞向了那个怪物的中心,上百米高的身躯发出了滔天的威势,他的肩头距离那个中心只有不到一百米了,没有人知道他是否可以成功;考拉依然还是变成了一只考拉的样子,不过这回缩成的那个白色的圆球非常的大,也同样是对准那个怪物中心的蓝色球体冲去,带起了强烈的风势;安妮是一个女超人的形象,没有使用任何的武器,她一只手抓住一条触须,另一只手似乎要作出什么攻击;罗站在不远处的空中,什么动作也没有,就是静静的看着战场上的情况。可是唯一的共同点就是:所有的动作都是静止的,就像是一幅画一样。

  我又艰难的转过自己僵硬的脖子,看着我面前平躺着的这个美丽的姑娘,她的紧闭着的两只眼睛里又有一些鲜血流了出来,但是更像是眼泪,我可以感觉到她对这个世界的依恋,可以感觉到她对我的不舍,虽然我感觉不到一个有生命的人应该有的生气。

  我伸出左手,拭去了那两行鲜红的泪水,然后又探了一下她的呼吸,没有,真的没有。我知道我这样做只是一个非常无用的动作,没有什么意义,我相信我对气息的感应远远超过普通人直接对呼吸心跳这样的感觉。

  又是一个可爱美丽的姑娘在我的面前失去她的生命,这个女孩深深的爱着我,我也爱着这个女孩,虽然我在现在才真正的理解了我对她的感情,也许真的像是世人所说的那样,只有失去了才知道可贵,但是不管如何,现在都已经晚了,无论多重的伤,我都可以医治,可是对于这样的死亡,我没有丝毫的办法。

  时间依然静止着,但是这对我没有什么意义,如果时间真的要静止,那也应该是在我的结界没有被海水吞没的时候静止。现在,已经没有意义,没有意义了。

  我蹲了下来,就像是在地面上一样,我蹲在了茹儿的身旁,风儿突然的吹了起来,很轻,轻到我已经不太感觉得出来,可是茹儿的衣衫依然被吹了起来,在空中慢慢的飘舞着,像是中国古代的仙女一样。

  我突然想起了牛郎织女的故事,美丽的仙女喜欢上了普通的凡人,可是仙女却必须离开,和自己心爱的人儿分开。不过他们每一年还是有一天可以见面,不像是现在,死亡,就是永远的天人永隔。

  我抬头望了一下天空,很晴朗,本来今天是一个好天气,天空中万里无云,太阳也不是烈,照在身上非常的舒服,不过用眼睛直接去看还是有些刺眼。我又把头低了下来,揉了一下有些花的眼睛,再用盗贼之眼向远方看去,很远的海面上还有一些海鸟在飞,虽然依然是静止的,但是可以想象它们的无忧无虑。

  我还看见了一些小船,我没有想到在这样辽阔的大海中还会有这样本来应该在江湖中行驶的小渔船,有一艘灰白布帆的渔船的船头还有一个渔夫在撒着一张大网,渔网马上就要落进海里了,但是却停留在了空中。我仔细的看了一下那个渔夫,是一个黄种人,但是不是中国人,他的头发已经白了一大半,可是他的精神非常的好,脸上的皱纹无言的讲述这他一声的沧桑。我不知道他吃了饭没有,现在应该是吃午饭的时间,我们都才吃了午饭,就在半个小时之前,虽然现在吃饭的人都已经不在了。

  老人的脸上的沧桑并没有掩盖住老人对生活的乐观,他的脸上充满了自信,也许他非常的相信这一网拖上来,就是自己的午饭,或者还可以有晚饭,再乐观一点,也许他还可以给自己的孩子,孙子,捞上来一只铅笔,一个文具盒。

  “真是幸福的生活,他们那个地方的人一定还不知道世界上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吧。闭塞偏远,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至少他们不用担心,害怕什么,如果真的有一天要失去自己的生命,也不过是一霎那的恐惧而已。”我嘴里轻轻的说着,我真的有些羡慕这个老人,羡慕海面上的那几条渔船。

  “茹儿啊茹儿,在今天,我才这么的叫你,也许真的有些晚了,不过我还是要这么的叫,我一定会高兴的吧。”我收回了我的视线,又看着我面前这个美丽的女孩。

  “你总是希望我可以真正的把你当成我最爱的人儿来对待,可是就是在今天,我第一次这么对你,给你带来的就是这样的结果,你会恨我吗?”我依然在喃喃的说着,我不知道这个世界会不会就真的像这样再也不发展了,但是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至少,我可以一直的陪在她的身边。

  “生活,总是这样的不公平。有的人渴望爱,可是到自己离开的时候也没有得到真正的爱;有的人总是在失去的时候,才可以感觉到自己的感情;有的人,有着绝强的力量,可是总是不能保护自己的爱人;有的人,有着舒适的生活却原因全部放弃,追寻自己一生最大的理想,可是得到的,却是……”我抬头看着天空,天空和海水一样,蔚蓝蔚蓝的,好美,可是这样的美在我现在看来,却是如此的讽刺。

  “时间过得很快,可是也过得很慢。”我又转过来看着静静的躺在空中的茹儿,她的衣衫依然飘动着,她的头发也同样的飘动着,在这个停止了的世界中,显得是如此的超凡脱俗。

  我已经记不得是多久认识王茹的了,大概就是在刚上大二的时候吧,如果没有记错的话,王茹比我小一届,她刚进入我们学校的时候,就成了学校的名人,那个时候,包括我在内的所有男生都会偷偷的去看她,虽然我并没有到那种迷恋的地步,但是也有着一些少年都会有的幻想。

  我也记不得第一次和她说话是什么时候,也许就是在那个小竹林里面吧,或者以前也和她说过话的,不过忘了而已。那个时候是在晚上,她一个人静静的坐着,有几个小流氓去调戏她,被我上演了一场“英雄救美”的好戏。我的嘴角泛起了一丝浅浅的笑容,原来回忆还可以如此的美丽,我原来怎么不知道。

  后来出现了让所有人大跌眼睛的事,王茹这样的姑娘竟然会倒追我这样一个本来默默无闻的人,我还记得她开始是天天找我,和我一起吃饭,还给我打围巾,就像任何普通的女孩对自己喜欢的男孩一样。

  我有些想不通,当时的我怎么会如此的不解风情,如此可爱的姑娘对我的温柔我竟然一直不愿意去接纳,脑袋里想着的就是怎么找到那些捍卫者,怎么应付即将来临的异宇宙历练。我当时怎么会愚蠢到像当什么圣人,当什么救世主,我得到了什么?我得到的就是失去,痛苦,还有悲伤……

  我想起了茹儿的父亲**,那个气吞山河的大亨,那个两鬓斑白的慈父,我怎么和他解释?他如此的信任我,他把自己的女儿交给了我,希望我可以给她幸福,可以让她快乐,可是呢?我给了她什么,短短几十分钟的快乐,紧接着的就是永远的分离。

  我还想起了那个张叔叔,如同茹儿亲叔叔一样的男人,他也同样的信任我,同样的希望我可以给茹儿幸福的生活,可是……

  我又想起了和茹儿在一起的点点滴滴,一个如同孩子一般可爱的姑娘;一个有如女强人一样坚毅的姑娘;一个有如贤妻一样贤惠的姑娘;一个有如挚友一般诚恳的姑娘。现在都不在了,真正交往只有短短的几个月,而且大多数时候我都没有和她在一起,可是在失去的瞬间,我突然感觉我们就像是认识了几百年一样,也许,这就叫做缘分。

  可是,这样的缘分这么快就结束了,我没有料到会这么快的,我希望可以有再来一次的机会,可是我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死亡,代表了一切。

  “可爱可怜的姑娘啊!如果真的可以再来一次的话,我一定会好好的珍惜这一份感情的,我绝对不会再像这样的愚蠢了。地球,算什么?世界。又算什么?我为什么要做一个救世主,为什么要做一个什么捍卫者,也许,我们一起做亚当夏娃会更好的。”我细细的端详着茹儿的脸庞,她的眼睛里又流出了血泪。

  “好凉,好凉。这样的感觉不应该属于你这样活泼美丽的姑娘的。”我再一次的伸手拭去这一滴血泪,茹儿脸庞给我的感觉让我有些受不了。用了一个火系的魔法,让茹儿的体温回到了正常人的体温,连她脸上皮肤的肤色都变得和她平常没有什么差别。

  “死亡,也同样不该属于你这样的女孩啊!”我又是一个光系的魔法,制造了一个美丽的如同钻石做成的床,我抱着茹儿,把她轻轻的放在了上面。

  “有一天,我会找到让你复活的办法的,那个时候,我们一起给你的父亲生一个白白胖胖的儿子,他的名字就让你的父亲去取吧,你说好吗?”我轻轻的说道。然后低头轻轻的吻了一下王茹和常人没有差别的嘴唇,又施展了所有我可以使用出来的最强的结界,把王茹的身体完全的封闭起来。我不相信世界上真的没有可以让人复活的办法,否则我们捍卫者早就全部死完了,即使我现在并不知道怎么做,但是我一定要找到。但是在这之前,无论谁也不能伤害王茹的身体。

  我转过头又看着战场,还是刚才的样子,没有什么不一样,唯一的不一样,就是我的心中多了一种强烈的情绪。

  “做错了事,就一定要有付出代价的觉悟。”我看着那个庞大的怪物,从牙缝里冷冷的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

  时间好像又开始流动了,但是非常的慢,任何人的动作都是如此的缓慢,那个怪物,小刀,索诺,甚至连脚下海水的翻腾都是如此的缓慢,慢到有些感觉不出来时间已经开始了流动。

  我身旁的气息越来越强,笼罩着我的青色的光芒变得非常的浓烈,放出的光芒让天上的太阳都显得如此的微不足道。

  背后的一双龙翼也开始慢慢的扇动着,很慢,但是却非常的有力,仿佛是在续集着能量一般。

  身上青色的光芒开始变淡,越来越淡,直至完全的消失。但是取而代之的,却是如同铠甲一般的龙鳞,全身上下,每一个地方都严密的覆盖着。

  我伸出手仔细的看了一下,有些惊异,但是又好像是理所当然,我感觉不出来有什么不一样,非常的自然,即使我现在的手臂上,有着龙身上才可能出现的龙鳞和龙鳍。

  左手一伸,那把细剑出现在我的手中,也和平时有一些不一样,剑的把柄和剑身上,也出现了类似于鳞甲一样的纹路。细剑前所未有的,在没有我丝毫的干涉下,发出了强大的杀意。

  “你也觉得应该用鲜血来诉说心中的悲伤与愤怒吗?”我看着我的剑,静静的说道,好像是对着一个老朋友一样的说道,再说,它本来就是我的老朋友。

  “嗡嗡……”细剑仿佛听懂了我的话,又自动的开始震动。

  “真的很对不起,我竟然连一个名字都没有给你。我的老朋友,从今天开始,你就叫做:血杀!”我无限诚恳的说道。

  “嗒。”一滴小小的海水突然滴在了我的脸上,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有海水滴在我的脸上,但是就是这一滴海水,像是一个宣告一样:时间,恢复正常!

  小刀一刀砍断了那条触须,但是扔出的几个飞镖却被其他的触须格飞;索诺巨大的身体并没有撞上,而是被那个怪物无数条触须组成的一张像是网一样的东西接住,然后又被反弹了回去;考拉也是同样的被弹了回去;而安妮一只手抓住了一条触须,用力一扯,那条触须马上起根被拉断,同时她的另一只手又发出一道白光,抵消了一道射过来的蓝光,还击断了另外的一条触须。

  “血影,我已经发现了他的弱点,他的这么多触须之中,只有大约两百条才是真的,其它的都是它利用地球上的海水制造的假的,被斩断了会马上的恢复,我会干涉……”耳边传来了罗的声音。

  “住手。”我丝毫没有理会罗的话,只是轻轻的说了一句,但是却非常的坚决。

  “我会干涉你的视觉神经,这样你看见看见一些红色的触须,那才是真正……”罗似乎没有听见我的话,依然在继续的说着。

  “住手!”我的声音提高了一些,又重复的说了一遍。

  “他们会吸引这个来访者的注意来掩护你,我初步估计你的反物质湮灭力的效果会……”罗似乎依然没有听见我的话,还是在不停的和我说道。小刀他们也是同样的没有停止,还在不停的战斗着。

  “住手!!”我一声怒喝,强大的气息把小刀他们和悬浮在空中的罗都冲飞了几十米远,这也自然打断了罗的话。

  “血影,你……”罗似乎才注意到我的变化,他惊讶的看着我,想说什么,但是却没有说出来。

  “血影,你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小刀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她的语气中透露出了焦急。

  “我会用你,还有你的异宇宙同胞们来祭奠我心爱的人,我劝你们最好不要停止对地球的进攻,否则我会直接到你们的世界去,用你们那个世界所有的人,或者说所有的生命来弥补你所做的一切。”我没有理会他们,只是直直的看着那个庞大的怪物冷冷的这样说着。

  没有任何动作,就像是散步一样,我慢慢的扇动着自己背后的龙翼,左手提着我的血杀,缓缓的向着那个怪物飞去。空气似乎变得非常的粘稠,强大的气势把除了我的所有人都压得有些透不过气来。

  那个怪物和捍卫者们都没有动,只是直直的看着我的靠近,可以感觉到,他们都有一些法制内心的恐惧,即使是在刚才还是我的战友的捍卫者们。

  “游戏,正式开始!这是我的游戏,我一个人的。”我又冷冷的说了这样一句话,然后身影突然消失在了他们的眼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