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梦幻现实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迟到的木乃伊

梦幻现实 血影 10863 2004.02.06 12:58

    我们的家园正在收到恶魔的ling辱,热爱和平的人类是无法忍受这样的羞辱的,赛赫米特大神(注)与我们同在,胜利,永远是属于我们的,和平与安宁,也同样属于我们。

  ——《捍卫者传记》之“法老王传”

  ××××××××××××××××××××××××××××××××××××××× 那是什么?除了可以肯定他不是一个人类以外,我什么感觉都没有,如果非要说有的话,那就是一种已经很久没有出现的感觉:恐惧!

  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因为从我觉醒了我的“无”之力后,就已经可以说是没有对手了,同时也没有什么可以给我危险感的气息的存在。但是在这一刻,我的“无敌”时代也许要打一个句号了。因为那种强烈的气息越来越明显了,刚开始的时候仅仅是是一股非常朦胧的气息笼罩在这个我们战斗的大范围区域上面,因为我们一直注意着这些密密麻麻的敌人,所以没有谁发现了这个奇怪的气息,但是在这些异宇宙的生命越来越少的时候,这个气息就越发的明显了,直到那个声音出现,这种非常淡的气息就开始向中间汇聚,而且越来越浓,越来越强,已经到了我从没有想过的那么强的地步。

  天空中剩下的异宇宙生命不是很多了,总数最多也不会超过三万了,但是我毅然放弃了继续消灭这些生命的做法,向着这个战场的中间飞去。那些东西飞行的速度不快先下手为强!我心里说了一句。虽然我还看不见战斗区域的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我知道这个声音的主人绝对是一个大敌,那些剩下的喽罗不会造成什么太大的伤害,普通的地球人最多牺牲十万人就可以把剩下的东西杀死,可是中间出现的那个竟然可以让我也感到恐惧的东西才是最可怕的,我几乎可以肯定就凭这一个东西,就可以毁灭这个星球了。所以我连盗贼之眼都没有用,就直接向着那个方向飞去。

  也许是其余的捍卫者没有我对危险的这种特有的敏锐,他们并没有向这个地方靠拢,而是在继续的消灭这剩余的异宇宙生命,不过他们也知道这个还没有露面的东西的厉害,他们的情绪里面也有着强烈的焦急和紧张,这样的敌人,对于我们所有的人都应该是没有遇见过的吧。

  嗯?一个人,一个年轻的地球人模样的人站在哪里,是一个小土丘,他没有飞在空中,而是背着手站在那里,好像是好整以暇的等着我们过去一样。但是我清楚的知道,这个“人”绝对的不是真正的人类,变化形态不是什么难事,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变成一个人的样子,但是不管他是外形是什么,只要我知道他是我的敌人就可以了。

  右拳一捏,我已经使用了我的最强之力:“无”之力量。我很清楚轻敌的愚蠢,既然我都已经知道这个敌人是前所未有的强大,甚至强大到了连我这个在我的世界里面可以随意的屠戮众神的人都感到恐怖,那我就绝对不能有一点大意。我一来就用上了我最大限度的无之力量向着他的头上击去,虽然我的速度非常的快,从我看见他到我可以击中他的距离我最多只用花万分之一秒,而且从我觉醒我的这个力量到现在,还没有谁可以抵挡我用上了这个力量的一击,即使是并没有尽力的一击,可是在这一刻,我却没有一丝一毫的把握,我甚至有了一种我去送死的感觉,但是我没有退路,既然是无法逃避的,就只有勇敢的去面对了。

  “啪!”一声轻响,但是这一声轻响却让我感到了无比的震惊,因为这一声轻响竟然是他用自己的一只手直接抓住了我的拳头,我简直不敢相信,几十年来无敌的力量,现在竟然没有一点作用,这对于我来说无疑是一个接近于毁灭性的打击,我甚至有些怀疑我没有使用我的“无”之力量,但是我却可以清楚的看见我拳头上附着的那种深邃的黑暗。

  然而我也绝对不是一个这么容易就受打击的人,震惊不过也是不到万分之一秒的时间,我的右手还是握成拳头被他抓在手里,左手却把自己的那把长剑拿了出来,一层暗黑之力度在了上面,然后急速向他的颈部砍去,力求快速毙敌,虽然我知道不能像一个普通人一样认为他的脖子就是要害,但是我现在也没有什么思考的时间,只有按照一般的常理来攻击了。

  “碰!”我的剑才挥动了一半,一股巨力就打在了我的鼻梁上,强烈的痛感让我的神志都有了一瞬间的停顿,同时还被击飞了几十米远,自然而然的这次进攻就被轻易的化解了。

  在空中用风元素阻止了自己继续往远处飞的趋势,我停留在空中,开始观察着地上站着的那个人。从我看见他到第一回合战斗的结束,总共时间不到一秒钟,但是这一秒钟给我造成的震惊,远远比我从小到大所有震惊加起来的感觉还要强得多,不但我一直以来无敌的“无”之力量没有一点作用了,而且我布在身上的最坚硬的地系和最具有腐蚀历练的暗黑系的混和结界竟然也像是没有作用一样,他的拳头直接就命中了我的鼻梁,我已经感觉我的鼻梁已经断了,不过让我稍稍有一点欣慰的是,我感觉我鼻梁恢复的速度非常的快,因为回到了这个世界我还没有死亡过,所以我并没有料到我的恢复能力竟然有了增强。

  “反物质湮灭力?想不到在这个星球竟然有这种卡西拉星系特有的力量,不过遗憾的是,他们没有通过我们的访问,而且你的这种力量也只是相当于他们的一般中级战士,太弱了。”那个“人”没有追击,竟然还对我说了几句我不是很理解的话。

  “你是谁?”我开口问道,因为我已经发现了他的目标就是我们捍卫者,所以我想尽量的拖一下时间,我几乎可以肯定我不是他的对手,我需要援助,但是我同时也发现了他没有离开去寻找其余捍卫者的打算,所以我在脑中告诉那几个发现我吃亏,想要马上赶过来的捍卫者,让他们把剩余的异宇宙生命全部消灭了,本来我是想着也许可以让普通人类更加清楚的认识这个历练的严酷性,但是现在不一样了,这样强大的一个敌人的出现,有可能就会导致地球的毁灭,到时候就连人类都不存在了,更不要说什么让他们可以认识到这里历练的严酷了。再说了,虽然那些生命非常的弱小,对我们没有什么威胁,但是如果一会和这么强劲的对手作战,同时又有那些东西的骚扰,怎么也会更加麻烦的,不如现在就断了这个隐患。其余的捍卫者好像也是这么想的,他们攻击的速度马上同时变快了。

  “我只是一个来你们这个美丽的星球访问的客人而已。”他彬彬有礼的回答道。

  这让我突然不知道该怎么说了,中国有句俗话“老拳不打笑面人”,虽然我知道这个人对我们的星球绝对是不怀好意的,但是我也被他这一句话突然噎住了,我不知道他这么说是什么意思,也许我应该说“欢迎”,如果他们这么做真的算是在访问的话。

  “我觉得你们不应该对我们这么的仇视,尤其是那些根本没有什么还手之力的人,你们怎么可以对他们斩尽杀绝呢?”他有些不满的对我说道,然后手一挥,附近已经不多的那些异宇宙的生命突然就消失了,是真的消失,我已经完全感觉不到一丝一毫的气息,这让我非常的奇怪,如果只是让东西消失,不是什么难事,但是这么多数量,虽然被我们杀得只剩下不到一万了,但是却非常的分散,而且几乎是在我视线范围内的异宇宙生命消失的同时,那几个捍卫者就开始向这里靠拢了,一定也是他们那里的也消失了,可以让这么多的异宇宙生命同时消失,我绝对是办不到的,而且我也可以肯定他们也绝对办不到,否则就不会战斗这么久了。可是面前这个年轻的“人”却像是不费吹灰之力就做到了,我无法看清他的深浅,也就是说我没有办法找到比较合适的战术。然而这对我现在来说还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我想到了刚开始那数以亿计的异宇宙生命,如果都是像他现在把那些生命弄走一样的带来这里,那就是一个严峻的问题了,谁也不能保证他是否会在某个时间突然又招来几十亿的异宇宙生命。

  “也许对于我们来说,他们没有还手之力,可是对于我们这个星球普通的人类来说,却是人类没有还手之力了,你不觉得你的说法太片面了吗?”我说道,不是为了和他反驳什么,我的目的就是为了让其他的捍卫者赶过来,虽然每一个人的速度都非常的快,但是可能还是要几秒钟,所以我还是说了一句对于我自己来说是废话的话,我的观念就是,既然他对我们不怀好意,我们就应该消灭他,虽然我一点把握都没有。

  “你为什么要用这种访问的方式?”一个声音响了起来,是罗。他速度是最快的,几乎是在那些生命消失的同时他就过来了,不过他还是等我把我的那句“废话”说了才开口。

  “那我应该用什么样的访问方式呢?在我去过的六百二十一颗星球上,我都是用的这个访问方式,不过那些星球的生命太虚弱了,无法通过我的访问。其实我是很想找一个可以经受住我的访问的星球,这样我就可以好好的游历一下了。”他显得有些无辜。

  或许在他的心里,访问就是战斗和杀戮,我们和他的一些概念似乎有些差异,我觉得我们没有必要在这个问题上争论什么。我在心里对罗说道。因为其他的几个捍卫者也来了,都悬浮在空中形成一个六角形,把那个人围在中间,因为都承认了罗的地位,所以没有什么人说话。

  也好!罗回答道。人人的思维方式和概念都是不一样的,我想谁都应该知道。

  “那就真的对不起,我们对你的这种访问方式有些无法接受,所以我们就只有……”罗说道。

  动手!罗在我的耳边突然喝道,这有些在我的意料之中,虽然我并不知道罗会在这个时候让我们动手,而罗也没有给我们什么暗示,但是我知道罗绝对不会像一个欧洲的骑士一样要先相互扔白手帕然后再战斗。

  除了罗,我们几个几乎是同时向着中间这个人冲去。无可否认,这个人真的是非常的俊美,如果真的是一个人类,那么一定会成为众多追星族少女的偶像吧,可惜的是,现在他竟然可以给我造成恐惧的感觉,从其他几个捍卫者的情绪里面,我也同样可以感觉到这种不应该出现在我们身上的东西,没有谁敢留情,至少,我已经是用了我可以达到的极限了。

  我没有忘记刚才的情况,至少我最引以为傲的“无”之力,暗黑之力,大地防御是没有用了,这一次我的进攻是以火元素度在剑上为主,风刃为辅,直接向他的额头刺去,同时还使用了地系的无限重力,我没有打算可以用这个魔法把他干掉,因为那是不现实的,我只是希望可以用这个魔法减慢他的速度,他刚才那一拳实在是快得有些可怕。

  因为我的速度是除了罗以外最快的,所以我也是最先冲到他面前和他直接交锋的人,因为有过和他交锋的经验,所以这一次我没有近身,同时也提醒了他们这个人的速度非常的快,我不知道他们的攻击方式,所以我没有说什么让他们不要过于靠近的话,我想他们绝对有自己的打算的。

  “碰!”我两米长的剑离他还有大概一米的时候,他突然动了,我的眼睛一花,他又是一拳狠狠的打在我的鼻梁上,这一次比上一次还要重得多,我甚至感觉我好像已经听见了自己头骨的碎裂声,我的眼睛也有着一下瞬间的失明,虽然神志还是比较的清晰,但是在短时间以内我绝对没有再一次进攻的能力了。我连忙用上光系的治疗魔法,配合腰间已经展开的圣力护裙治疗着我头上的创伤。但是在这一次被创伤以后,我反而没有了那种恐惧的感觉,其实我也知道刚才那短时间的恐惧不过是因为在我近几十年的无敌生涯后,突然出现了一个可以和我抗衡的人,这让我心理上有些不可接受而已,现在正式的面对这样的战斗,我已经静下心来,以一个战士的身份来看这个人了。

  在我被击退的时候,我发现罗似乎也收到了攻击,我看了他一眼,他的嘴角有着一些血迹,但是他还是依然站在空中,不一会又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我不知道罗的攻击方式,但是我想应该是类似于我那个世界里面的精神魔法一样的吧,不过看来罗也是吃了亏。

  不到十秒钟,除了索诺以外,所有的人都被击退了,而索诺也是被打得手忙脚乱,让我有些惊异的是,那个人对索诺的攻击似乎没有效果,每一次索诺只是被击退一段距离,但是明显没有受到什么实质上的伤害,我没有想到索诺竟然有着这么强的防御能力,但是这没有什么用,好听一点是处于不败之地,但是实质上就是一个靶子,索诺的力量看起来的确非常的强,但是却没有一次可以真的命中那个人,那个人的速度真的快得不可思议,我想除了罗,没有谁可以跟得上他这样连我都有些不好捕捉的动作吧。

  我见识了一下他们的攻击方式,安妮还是一个机械战警的模样,和以前不同的是她的身上有着一层有些发紫的光芒,而且她也没有用那些有着普通枪支一样的武器来攻击,而是直接近身攻击,不过她的下场不比我好多少,大概在我第一个被击退后不到两秒,她就被一拳打在小腹上,看来短时间内也是无法行动的;考拉在过来的时候就已经和背上的那只真正的考拉同化了,进攻的时候竟然是全身紧缩,本来像是一个普通人大小的考拉竟然缩成了一个乒乓球大小,然后飞快的向着那个人冲去,不过不知道那个人用了什么办法,在考拉快要冲到他的胸口的时候,他往左边闪身躲开,然后右手微微一挥,考拉变成的那个小球就直直的向旁边的一个小土丘冲去,“轰”的一声巨响,那个小土丘就被荑为平地了,但是考拉也没有再站起来,我看见那个小球慢慢的展开,又变成了考拉同化前的样子,他看起来没有受到什么外伤,但是他的脸色异常的苍白,明显也是受了伤,而那个真正的考拉已经不知道到什么地方去了;小刀是被一脚踢在右侧脖子上被打退的,可能是她的铠甲卸去了大部分的力量,她看起来并没有受到什么让自己丧失作战能力的伤害,但是她也没有继续攻击了,谁都看得出来这场战斗力量相差实在是过于悬殊。

  “真的没有想到这个星球得主人竟然会这么弱,不过看起来你们还是非常的有潜力的,不过可惜的是,我的访问日程安排得有些紧,所以只好尽快的完成这一个星球的访问了。”他还是彬彬有礼的说道,虽然说得话是这么的温和,但是我们谁都听得出来他说得是什么意思。

  “等一下。”罗突然开口说道,他的嘴角还有些鲜血在往外流。

  “嗯?有什么问题吗?”那个年轻人问道,他的脸上一副不解的样子。我真的有些不敢相信这样一个及其俊美,而且连表情都如此丰富的人竟然不是真正的人,而且他的目的还是要毁灭这个星球,其原因竟然是“访问”!,他说话的方式和我们没有什么差异,但是我却真的没有办法理解他的思维,如果说他的访问就是代表着和每一个星球的强者战斗的话,那么那些在他之前来的进攻者又是什么意思?那些进攻者对我们没有什么威胁,只是在不停的对普通的人类城市发动攻击;如果说是为了掠夺什么东西,那听他的语气似乎在解决我们以后就要离开,这也说不通;难道真的就像是那个生命告诉我们的一样,说好听一点就是历练, 难听一点这压根就是一群疯子对我们毫无目的的进攻和战斗吗?

  “我知道我们不是你的对手,但是你可以告诉我们为什么你要对我们这个星球发动你所谓的‘访问’呢?每一个星球的生命都有生存的权利,你没有资格把我们这个星球的生命赶尽杀绝。”罗说道。

  我的伤已经差不多好了,虽然头骨感觉还是有些不正常,但是战斗是绝对的没有什么问题的。我也知道罗绝对不会蠢到去和这个人讲什么道理,他说话的原因只不过是为了拖延一些时间而已,目的当然就是为了给我们争取一些时间,虽然我们知道实力相差非常的大,但是我们没有一个人会想到放弃,至少我是这么想的,反正大不了一死,而且我还可以复活的,实在不行,我就和他来一个没有结束的死缠烂打,除非他可以连我这样可以说是不死的人也可以杀死,那我就认了。

  “我觉得你的说法有些毛病,我知道在这个星球上,你们有一种和我这种做法相类似的行为,好像是叫做‘狩猎’。如果说原来你们是为了获得可以维持自己的身体正常运转的能量而去猎杀那些比你们低级的生物的话,那么后来在你们有了足够能量后还要去杀死那些更低级的生物,可是它们的一切你们都不需要,只是为了杀戮而杀戮。如果非要我解释的话,那我只能说我现在做这件事的原因就是和你们做‘狩猎’这个行为的原因是一样的。”他回答道。

  “你的意思就是,我们就是那些低级的生物了?”我问道。但是这并不是我想说的,我说这句话的目的就是为了拖延时间,因为在他的脑后已经开始慢慢的浮现了一个镰刀大小的风刃,因为只要是攻击,无论怎么掩饰自己的气息,总会有一些和平时不一样的地方,越是高手,就越可以灵敏的感觉到这种变化,对于这个一招就可以击退我的人,简直就不能以“高手”两个字来形容,所以我也越发的小心,虽然我极力的掩饰着自己的气息变化,这种变换连我自己都已经感觉不到了,但是我依然是不敢掉以轻心,不但说话去吸引他的注意力,而且连对其他人思维上的通知我都没有,因为我怕他们会有一些气息上的波动,而他们自己用眼睛看见那个风刃的出现气息就应该没有那么的变化剧烈,我想他们可以知道我的意图,他们也应该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

  “哦?我没有那个意思,其实说起来,在你们这个宇宙中的任何生命,其实都没有什么高级低级的说法,只不过是一个形式和思维的不同而已。而且每一个生命都是值得尊重的,所以,为了表示我对你们的尊重,我变成了你们的模样,如果我的理解没有错的话,这个模样在你们看来应该是最好看的了。所以说我把你们认为是一种低级的生物是不正确的,你们在杀猪杀狗的时候会变成他们的样子吗?”他回答道,他的表情显得非常的诚恳。在他说话的时候,唯一没有受伤的小刀突然迸发出凛冽的杀气,我知道小刀的意思,她是为了吸引这个人的注意力,这一点也是我想他们做的,这样的变化虽然马上就让他发现了,他还看了小刀一下。不过这样的气息变化和他们突然知道我得计划的那种气息变化是绝对不一样的,这样的变化不会引起那个人的怀疑,我想无论从我们哪一方的角度来看,战斗都是不可避免的,这样的气息也是不可避免的有的,而且小刀是唯一一个没有受伤的人,她这样做非常的合理,在某一种程度上还可以掩饰我的气息变化和其他捍卫者的气息变化,再说他们都受了一些伤,而且我不知道他们的恢复能力怎么样,所以这一次进攻多半只有我和小刀去完成了。

  “那可真的要感谢你对我们的尊重了,不过……”我带着嘲讽的语气回答道,如果不是事实就摆在我的面前,我简直就要相信这个无论神色语气都如此的无辜的人竟然就是这些异宇宙生命的头领。刚才这一场简直就不可想象的战斗已经摧毁了大半个欧洲,从法国,德国,到英吉利海峡,再到俄罗斯的东南部,简直就是想蝗虫一样,我们已经尽了我们最大的努力,虽然把这些生命几乎全部杀死了,但是我们也不能说是胜利了,大半个欧洲成了废墟,谁都知道欧洲的对这个世界的影响有多么的重要,可是现在……

  “嗯?不过什么?”他像是一个没有心计的孩子一样问道,似乎已经忘了刚才我们就用过这样的方式来吸取他的注意力,然后发动了进攻,虽然那个进攻完全没有什么效果。

  “不过……”我慢慢的站了起来。他脑后的风刃已经完全成形了,如果想我预料的一样的话,这个可以轻易切开钻石的风刃应该可以把他的头劈成两半。刚才我的进攻完全落空了,所以我不知道他是否对我这样和物理攻击相类似的魔法也免疫,如果是那样的话,我只能说:他已经无敌了。

  “不过,我还是要杀死你。”从一般战士的角度来看,他这么没有防备的样子无疑是一个绝佳的进攻机会,但是我却知道,从刚才的情况来看,我们直接进攻成功的几率微乎其微,他的速度太快,再加上这个距离,我们可能还没有靠近就被他个个击破了,而且诶我也没有什么靠着那个风刃就胜利的打算,我只是想靠那个风刃让他受点伤,再借着他受伤的时候发动我的最强攻击。不过我也不知道什么样的攻击才是最强的,这要看我的风刃是否可以给他造成伤害,虽然我也经常靠魔法来战斗,但是我最信任的还是我的剑,用它去刺入敌人的额头,这样的进攻之下还没有一个人可以活下来,魔法,总是有一些办法可以抵挡的,真正的战斗中,它们只是一个辅助而已。

  “呵呵,我觉得我们还是应该用最文明的访问方式,虽然在你们的眼里那个叫做战斗,但是却不是死亡,我希望你们可以理解,在你们眼里的死亡和毁灭,其实是……”他笑着说道,但是话没有说完,他突然身体往前一翻,避开了我那个离他的后脑勺不到十厘米的大型风刃,不过还是没有完全的躲开,那个风刃贴着他的脖子划了过去,在他的脖子上带出了一道伤口,伤口中流出来的血,或者说是类似与血的液体竟然是青色的。风刃没有马上停止,径直向着地面飞去,“轰”的一声,地面被打出了一条深不见底的裂痕。

  我没有放弃这个好机会,同样其他的捍卫者也不是白痴,除了罗和似乎受伤有些严重,依然躺在地上的考拉,我们几乎是同时动的。长剑一挺,向着还在空中翻动的他刺去,无论有多快,我有百分之一百的把握刺入他的额头,不过前提是他没有用那种我都无法躲开的速度向我反击的机会,而现在就是这样的一个好机会。

  哼!我一声闷哼,他在空中翻腾的时候依然有着及其敏捷的反应和强大的力量,我的剑还没有刺中,他的手突然以一种不符合常理的角度和长度向我的胸口拍来,本来我是可以躲开的,因为很明显这个是他在仓促中打出的一掌,速度不快,力量也没有前两次大,但是我没有躲闪,我知道我只要一躲,这个机会就会一晃而逝,再来一次这个计划,成功的几几率是零。但是很可惜,也奇怪的是,我这一剑虽然因为他的这一掌有了一个小小的偏差,但是也是刺入了他的额头,可是他竟然没有什么大碍,还同时以一个奇怪的翻转躲过了索落的一个小型橄榄球,然后又是一脚踢飞了拿着一把像是激光刀的安妮。

  就在我以为我的这次进攻又要失败的时候,后发先至的小刀突然冲了上来,一刀砍在了他那只突然伸长的手上,那只手应刀而断,没有骨头的感觉,就像是劈在了一只硬橡胶做的假手上一样,不过断口处还是喷出了青色的液体。那个人似乎没有什么痛的感觉,他的动作没有丝毫的减慢,一只脚在小刀的刀上面一登,另一只脚又一脚踏在了小刀的面具上,小刀也飞了出去。

  所有人都知道再继续是不太可能的了,因为那个人已经落地站了起来,虽然他有一只手没有了,伤口还在缓缓的流着青色的液体,但是看起来他的那只断手就像不是他的一样,他没有丝毫恼怒,痛苦,或是其他的什么感觉,他的样子和他的情绪就像刚才一样,没有任何变化。

  “你们的力量在我访问的几百个星球当中,只能算是一个中等偏下的,但是你们的待客方式却是最好的,竟然可以让我的身体受到创伤,看来我还小看……”他话说了一半,突然止住了,他的脸色第一次有了一些不自然,他看着周围的景象,没有再理会我们了。

  嗯?我们也被周围发生的景象镇住了,周围被我们杀死的那些异宇宙的生命竟然又开始活动,而且连被它们杀死的人类和其他的动物都开始活动了,而且活动的姿势非常的自然,原来可以飞的异宇宙生命都陆续的飞了起来但是没有什么过多的行动,就是在天空中悬停着。

  复活了吗?我心里一紧,刚才的战斗让我有些吃不消,连我这样在那个世界几十年都没有疲倦感的人竟然会因为战斗而感觉到累,如果再来一次我不知道我会怎么样,而且对面还有一个超级强大的对手。

  嗯?怎么回事?我看了那个年轻人一眼,他的感觉似乎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是他做的手脚吗?我心里问道,但是我马上就可以肯定不是他了,因为只要微微的一想,就知道如果是他的话,刚才他就不会说什么我们不应该对那些生命这么残忍,而且还用了一个我们不理解的方法让剩下的生命离开了。

  这怎么可能?我更加惊异了,那些普通的人类竟然以一种不应该在普通人身上出现的速度往这个地方跑来,而且看他们的架式似乎是想包围我们,天上的那些异宇宙的生命也开始缓缓的移动,把我们全部围在了中间,比起开始那样没有章法的胡乱战斗,这样的它们就像是一只训练有素的军队一样,这不是一个好现象。

  那是什么?我突然向着一个方向看去,同时包括那个年轻人在内的所有人都向着那个方向看去。是一片空地,同样的在这个包围圈之内,但是不同的是,我感觉到了一种奇怪的气息出现在了那片空地的下方,不是突然出现,而是像从地底慢慢底浮现出来一样,越来越浓烈。其实说奇怪也并不奇怪,那种气息就是一种死亡的气息,但是这种气息应该是出现在死了的生命身上的,而且绝对不可能有这么强,我在那个世界杀了不少人,即使是杀死了几十万的人类军队,他们发出的十万的气息也没有这个气息的万分之一那么强,何况那个气息还有不断增强的趋势。

  我觉得人们常说的地狱里面的感觉也就是这样了,虽然说不上什么恐怖,但是处在一种浓烈到了似乎已经可以感觉到实质的死亡气息之中,谁都会不舒服的,包括我,也包括那个年轻人,他的神色已经有些紧张的感觉了,不过同时他的断手处已经愈合了,而且像是一块橡皮一样又长出了一只新的手出来。

  没有谁有什么其他的举动,我可以肯定这个现象不是他做的手脚,但是我也不敢肯定这个现象就是对我们有利的,毕竟这样的情况太过于的诡异了。我想那个年轻人也是这样的想法吧,所以我即没有去进攻,他也没有什么举动,所有的人都看着这个奇怪的现象。

  那片土地突然隆了起来,像是有什么东西要钻出来一样,那股气息也没有再增强,因为它已经马上要出现在地面了,我可以感觉到所有的人的警觉都提高到了最强,人人都有马上动手的准备,如果这个东西是对我们不利的话,我想我们可能还会和那个年轻人达成短暂的联手,即使我们这样强大的捍卫者,在某些方面也和普通的人一样,对未知事物都有一些本能的防备,谁也不能确定这样的事物会比这个年轻人好。

  “啪!”地面发出了龟裂的声音,那片土地已经隆起了一个大包,而且还在继续往上长,速度非常的慢,但是所有的人都没有丝毫的松懈,包括那个年轻人,都专注的看着那个土包。

  嗯?一个人形的东西慢慢的破土而出,竟然是一个木乃伊的模样,它全身都缠满了破烂的布条,如果不是我知道埃及有着这样的一种事物,我可能就会以为了缠着布条的僵尸了,它的身上不停的散发出强烈的死亡气息,我甚至还可以感觉到它身上的那种尸体特有的尸气。他站在那里没有动,就像是所有复活的生命的统领一样,所有的复活的生命都没有再动,像是在接受他的检阅一样,这样的情况在一片死亡的气息中,显得异常的阴森,即使现在天上的太阳非常的大。

  我心里微微的送了一口气,虽然不知道这是一个什么东西,但是这是地球上才会有的木乃伊,我不认为在异宇宙中,也会这么凑巧的有这样的事物存在。在我的心中,已经隐隐有了一个概念,虽然不是非常的确信。

  在沉默了一分钟以后,他说了一句话,肯定了我的想法,同时也让其他的捍卫者也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而那个年轻人,脸上首次露出了严峻的神色。

  ××××××××××××××××××××××××××××××××××××××× 根据古埃及神话传说,赛赫米特是一个拥有狮子头部和女人躯体的女神。她的名字的意思是“强大、非凡和暴烈”,为古埃及的战争女神,象征着胜利。

  

网文也能严肃讨论!

《点读》第一次下半月刊,带来更多好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