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梦幻现实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九章 远赴异星

梦幻现实 血影 9731 2004.02.16 22:03

    也许这算是一场交易,也算是一种要挟,可是却一定要有一副大义凛然的外表,大概这才是真正的外交。不过不管怎么说,我们这么做对他们绝对是有利无害的,所以我们也不用有什么不安,而且我们得到的东西也许以后还会对他们有更多的帮助。

  ——《捍卫者传记》之“演说家讲稿”

  ××××××××××××××××××××××××××××××××××××××× “血影,跟我来一下,我已经给小刀做了思维波的调整,她已经可以和我们的外星朋友交流了,现在需要对你也做一下这个工作。小刀,你就先和他多了解一下他们的情况。”刚进入罗的房间,罗就马上说道。

  “好的。”我跟着罗走进了另外的一间房间,我知道罗要做的绝对不仅仅是对我做什么思维波的调整,而是要告诉我真正需要我做的事,否则他绝对不可能让我换一个地方。

  “请坐,先还是把需要做的事做了。”走到另一个房间,罗让我在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和第一次对我的思维波改造一样,把手按着我的额头,有些热,不过也只是转眼的功夫而已。

  “我想你应该知道我的意思吧。”罗收回手对我说道。

  “明白一些,不过你最好还是说清楚一些。”我回答道。

  “好的,为了你可以更好的明白,所以我还是需要说详细一些。”罗扶了一下眼镜。

  “好的。”我正容说道,只有在罗是真的要说重要的事情的时候,才会用这样的开头方式。

  “首先我对这一次选择你去需要做一些解释。在这几个捍卫者中,只有你和我的处事方式最为接近,虽然你的性格有时候显得不够冷静,甚至有些情绪化,不过和他们比较起来,却是要好得多,至少不会有什么所谓的‘正义’可以蒙蔽你的眼睛。”罗坐到我对面。

  “也就是说我不择手段对吗?”我有些自嘲的笑了笑。

  “其实就是这个意思,对你委婉似乎是一个错误。”罗也笑了一下。

  “我的为人我自己自然知道,继续。”我右手一摊,做了一个请继续的手势。

  “那我就直说了,这么多年的合作,再这么见怪也说不过去。我让小刀去的原因就是为了在你有什么意外的情况下可以把我们需要的治疗带回来,她和你的合作最为密切,应该可以承担这个责任。并不是什么为了她的意见,可是她却没有你那么思维灵活,所以我已经让她到了那个星球完全听你的话,不过我想就是不这么说她也绝对不会和你作对的。”罗接着说道。

  “好了,这些就不用废话了,还是直说需要我做什么。”我不得不承认罗看人分析人的确非常的准,可是被一个人看得太穿了也不是一件让人愉快的事,我本来只是一种直觉告诉我罗是故意让我去的,不过现在已经可以肯定了,我甚至还可以肯定从一开始的投票到最后罗在沉吟半晌后才同意小刀去都是罗事先做好了安排的,这种任人摆布的感觉让我非常的不舒服,即使他是罗,而且我也想不到罗为什么这一次会对我们捍卫者这么耍手段,从开始认识罗到现在的七年时间里,罗给我的感觉都是一个对朋友很温和的人,是一个非常容易交朋友的人。

  “血影,你真的太情绪化了,我可以非常容易的感觉出来你不高兴了。而且是对我的这种做法不高兴,但是我马上就会告诉你为什么我会这么做,而且这也是为什么我要你去的原因。”罗的确把我看得很透,不过我的这种毛病也要该该了。

  “对不起,说吧。”我并没有什么其他的表示,不过我的不满马上消失了,这几年枯燥血腥的战斗生活让我有些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这我也知道,我经常去那些简陋的酒馆中喝酒就是为了发泄,但是我从来没有觉得什么不好,因为我是一个捍卫者,一个地球上最强大的捍卫者,我可以说不需要有什么心计和什么人交往,可是现在我要去另一个完全陌生的星球去像一个间谍一样的做事,我应该收敛一下这些年有些放开了的情绪。

  “这个外星人是在三个小时以前我在地中海上空发现的,也就是在让你们来的前一个小时。你知道我为什么会在他一出现我就马上知道了吗?”罗微微点了一下头,接着对我说道。

  我没有说话,这是罗的一种习惯性的谈话方式,并不是真的要我回答,因为只要我知道的他一般就不会浪费时间来重复。

  “因为他出现的时候空间发生了那种波动。”罗看着我慢慢的说道。

  “什么?”我突然站了起来,那种空间波动?七年多来我们一直希望破解的空间波动,只要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我们就是找到那些异宇宙生命出现的方法,也就很有可能知道它们的来源,更有可能直接打到他们的老巢去,这样一直被动挨打的局面谁都受不了了。

  “是的,那种只有在那些异宇宙生命出现的时候才会出现的波动。本来我以为是那些异宇宙生命又来了,可是我却奇怪的发现没有那些异宇宙生命的杀意,同时那里也不应该是理论上它们会出现的地方。所以我就赶到了那里发现那个外星人一直悬浮在空中没有走。”罗继续说道。

  我慢慢的又坐了下来。的确那个外星人不可能是异宇宙的生命,因为他身上没有那些异宇宙生命特有的气息,可是他为什么会用那些异宇宙生命的到来方式呢?我期待着罗的继续。

  “你也知道我的特殊技能是什么,虽然和他的交流需要调整我的思维波的波动方式,可是这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最主要的是,他竟然愿意和我主动的交流。”罗又接着说道。

  “嗯?”我刚刚靠在椅子后背上的身体又直了起来。竟然可以和罗进行交流,为了找到那些异宇宙生命怎么来的原因,我们不是没有想过直接从那些异宇宙生命那里得到,可是在我们抓获的那些活着的异宇宙生命里面,低级的只知道杀戮的异宇宙生命根本是连思维波都不健全,更不要说告诉我们连罗都不知道的空间波动原理,而那些从飞船里面或者飞行器上抓获的高级异宇宙生命,都是千篇一律的说一些什么“进化”“来访”“杀”“历练”之类不着边际的话,还都是断断续续的。接着就是思维波的突然涣散,这么多年光是被我亲手抓获的活着的异宇宙生命就不下三千个,加上他们抓获的大概已经超过了两万,可是却没有丝毫的线索,现在竟然有一个可以和我们主动交流的会使用这种移动方式的生命,而且还不是来自异宇宙的生命,这有些太不可思议了。

  “但是当时我并没有问,因为我也没有时间问。他从看见我出现以后就一直试图和我进行沟通,在我调整了思维波,可以理解他后,收到的信息就只有‘求救’两字。”罗有些无奈的说道。

  “可是在我询问到他是多久离开他的星球的时候,你知道他说的什么吗?”罗又接着说道。

  我微微摇了一下头。从如此遥远的一颗星球到达地球,需要的时间一定不少,无论用什么方法,即使只用了一个月的时间,按照罗说的他的星球已经马上就要坚持不住,那他的星球现在就可能不复存在。但是从这个外星人如此着急的情况看来,就像是一个近在咫尺的星球一样,只要我们同意就可以马上奔赴救援一样,难道……

  “他的回答是:‘刚才’!”罗一字一顿的说道。

  “嗯?”和我的想法一样,但是却同样让我震惊不已。

  “是的,这就代表着他们可以用一种方式瞬间从一个地方移动到另一个及其遥远的地方,这已经超过了时间,速度和距离之间的限制,这是我们不了解的一种移动方式,而且这种移动方式还和那种奇怪的空间波动有关系。”罗稍加解释。

  “你的意思就是让我去套取,骗取,或者其他的什么说法,但是一定要把那种波动弄清楚,对吗?”我说道。

  “是的,我们需要它,不仅仅是因为我们可能用这个方法找到那些异宇宙生命的来源,重要的是,即使我们不能因此而结束这个历练,只要我可以了解这个移动方式,而且还可以用仪器把这种移动实现的话,那么在那些异宇宙生命进攻我们的城市的时候,我们的人民就可以瞬间消失,减少伤亡甚至还可以让伤亡减少到零!”罗罕见的激动了一下。

  “是的,这个秘密对我们的确非常的有用。”我平静的回答。我心中没有罗的这种无私的精神,所以我对他说的让人类的伤亡减少,甚至减少到零的说法并没有显得又什么激动,或者也是因为现在地球上也只有十来亿人,连原来中国一个国家的人口都没有,这让我有些麻木了吧。

  “而且这也是我为什么要你去的原因,因为在我们几个捍卫者中,只有你一个人对空间有了解,你还记得战斗之初在亚洲的南海空间发生了奇怪的变化吗?那个时候只有一个异宇宙生命出现,这样小数量的异宇宙生命不会引起什么太大的波动,而且在南海又只有你出现,应该是你造成的吧?”罗深吸了一口气,平静了下来。

  “嗯,可是这是两种截然不同的空间变化,我那样做是撕裂了空间,根本不可能有什么波动的。”我回答道,那一刻我看见的景象我这一辈子都不可能忘记的,而且那也是我唯一的一次在这个世界里面撕裂空间,没有想到罗竟然还注意到了。

  “所以我并没有对那种情况多做分析,两种变化本质上就是不同的,不过也只有你对空间有了解,所以这也是让你去的一个重要原因。”罗说道。

  “就只是这个任务吗?”我问道。

  “是的,如果你学会了就尽量快一点回来。”罗的回答非常的肯定。

  “难道不能直接从他那里学习,非要我去那个星球吗?”我又问道。如果仅仅是这个原因,完全可以从这个外星人那里得到这个方法,我由超过一千种拷问的方式,即使是一个外星人,只要是一个活着的生命,我就有把握成功。

  “很遗憾,如果可以的话,我已经做了。在后来我和他将近一个小时的交流时间里面,我对他和他的星球有了更多的了解,在我谈到如何去他们那里,他们的星球实在是太远的时候,他说非常的容易,他可以让我们马上到那里,而且还有些惊讶的感觉,像是觉得我的这个问题非常愚蠢一样。不过在得知我们已经抵挡了那些异宇宙生命进攻七年的时候,他又显得非常的迫切,之后就是单纯的哀求我们的帮助。”罗显得非常的无奈。

  “罗,我知道你可以强行读取别人的思维的,难道对这个连那些异宇宙生命都无法抵挡的星球上的人却没有效果吗?”我正色的看着他。罗虽然对我们非常的真心,七年来也只有今天把他的聪明或者说是狡猾用在了我们的身上,不过我知道他绝对不是一个善男信女,在处理很多事情上都是有些不择手段的,否则也不会在地球联盟主席位置上七年没有一个人有异议。在这种问题上,我根本不相信罗会真的什么尊重别人的人权和尊严,如果说我的不择手段是在那个杀戮的世界中磨练出来的话,那罗的这种不择手段就是一个政治家的本能了。

  “我又何尝不想?可是要命的就是他们的存在方式,单纯从生物进化的角度上来看的话,他们的确比我们先进很多。当然,不是对我们捍卫者而言。可是他们现在处在的进化阶段却是一个不上不下的时候,也就是意识波马上要脱离依附体,对于我们而言就是身体,可是又没有完全的脱离的阶段。在这个时候他们是最为弱小的,一点点情绪的波动就可能让他们的意识波涣散,他在到这里的三个多小时里面,已经因为着急有四次意识波快要涣散,都是我用力量强行把他的意识波固定住才活着的,你说我还敢强行进入他的意识波吗?意识波只要真的涣散了,就是完全的死亡。”罗显得更加的无奈了。

  “看来也只有这样了,我会在得到这种技能以后马上回来的。”我不禁在心头暗骂了两句,看来原来认为先进的宇宙文明就强大的观念在这种外星人的面前马上就被完全推翻了,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我到他们的星球上去,不是只要说话大声一点,吓都会吓死几十个,这些生命也真******活得窝囊。

  “最好这样,地球也真的需要你们,安妮他们的担心也不是没有道理,虽然只要有个几万人通过这个历练就可以维持人类的繁衍,不过还是越多越好。”罗自然体会得到我的意思,只要学会了,我马上就不会理会那些东西的死活而马上回来。

  “好吧,也差不多半个小时了,我们该出发了,不要让他又等得意识波涣散了。”我有些讽刺的说道。

  “走吧。对了,还有一点,他们虽然先进一些,可是给我的感觉却非常的单纯,先给你打个招呼,以后相处的时候有个准备。不过我也只和他接触了一个多小时而已,你也不能太掉以轻心了。”罗一面和我一起往门口走,一面提醒着我。

  我微微的点了一下头,带头走进了小刀和那个外星人呆的房间。

  “可以走了吗?”刚走进去,就听见一个非常有金属质感的声音,不是小刀,那就只能是那个外星人了。

  “可以了,血影,这是漾,你们认识一下。”罗点了一下头,然后又转过头来对我说道。

  “快走吧,以后再说这些好吗?”那个叫做漾的外星人的声音虽然没有什么语调的变化,可是他那个透明的身体又开始拉长。

  “不要着急,马上就走。”罗连忙说道,似乎怕说慢了一步他的身体就会拉长成两截一样。

  原来那就是他着急的表现,这样看来的话他的一切情绪都有可能是由身体的变化来表达的,以后可要注意一些。我在心里分析着这个外星人的情况,以便以后可以更好的和这类外星生命相处。

  “血影,过去吧,他带你们去他的那个星球。毕竟是另一个完全陌生的星球,可能会对你现在的身体造成一些伤害,你还是有些防备比较好。”罗叮嘱了一句。

  “好的。”我回答了一句,往他们站的那个地方走去。我不是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虽然一个捍卫者和普通的人类完全不可比,但是毕竟身体也还是一个碳水化合物,同样需要氧气。虽然几年的战斗让我付了很多伤,但是圣力护裙都马上通过收集空气种的碳元素和水分子来修补好了我的身体,不过在有时碳元素不足的时候也会使用硅元素来替代,所以单纯从身体上来说的话,我现在的身体要比安妮他们要强韧得多。

  “走吧。”走到小刀面前,我在小刀身上和我自己的身上都施展了一个光系的结界,虽然仅仅只有一层,但是绝对要比普通人类的宇航服要好一万倍。对那样一个脆弱的生命都可以生存的星球我不认为环境回多么恶劣,但是也还是小心一些比较好,如果没有氧气可以通过直接用力量把自己呼出的二氧化碳强行分离成碳和氧,这不是什么大问题。

  漾连回答都来不及回答,他的身体从正中间突然一震,泛起了像是水波一样的波纹,但是却不是仅仅在他的身体内波动,而是直接扩散到了周围的空间。

  那种波动,我心里暗暗说道。虽然是亲眼看见了这种波动是怎么形成的,但是却还是没有一点头绪,我也只是感觉到了空间有了一种不符合逻辑的弯曲。

  空间的那种弯曲感仅仅持续了不到半秒钟,我感到身体突然一沉,眼前已经不是罗的房间,而是另一个完全不同的景象。一个空中始终盘绕着淡淡的雾气的空间,而地面上几乎没有什么东西,只是高低不同的山丘状物体。

  到了吗?这么快?我在心里说道,同时快速分析了一下这里空气结构,温度比地球高二十度左右,不是什么问题,地心引力也比地球高得多,不过也只有大概三十倍,也不是什么问题,主要的是空气和地面的成分,这关系到我的行动和身体复原,必须马上了解。

  “这里就是我们的星球了,请跟我去见我们的长老好吗?”漾似乎丝毫没有考虑到我们这两个来自另外一个星球的人是否可以在这里生存的问题,而是马上着急的说道。

  “嗯,走吧。”小刀回答道。她微微的拽了一下我的衣服,示意我要走了。

  “嗯。”我运起自己的力量,发现不但没有什么不妥,反而有了极大的增强,克服地面对我的引力,让自己的行动恢复正常,然后跟着漾飞去。

  我现在还来不及思考为什么我的力量会在这里有大幅度的增强,因为增强不是坏事,以后也可以分析。但是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了解空气成分和土地成分。一面跟在漾后面在空中飞行,一面分析着空气和土地的成分。几秒钟的分析让我安下心来,空气中的主要成分是氧,占了大概百分之六十二的样子,然后是氢,占了百分之三十,剩下的就是氮气,氦气等惰性气体和硫化氢等有毒气体。这样的空气成分对普通人来说是绝对受不了的,但是对捍卫者来说却没有什么,只要有氧气就可以了,而且还有氢,这不单可以满足我们对氧气的需要,还可以满足我恢复或者复活时对水分子的需要。不过地面的情况就不是很好,几乎没有碳元素,只有比较少的硅,铝,铁等物质,剩下的土地组成部分都是我不认识的,虽然可以让我恢复和复活,可是却只有用硅元素来替代,我不是很愿意这样,这让我感觉有些不像一个人了,看来以后战斗的时候要小心一些。还有一点让我奇怪的是,这里的土地的密度非常的稀松,然而引力却比地球大得多,这样看来,这个星球比地球不知道大多少,这一点只有以后了解,现在还是跟着漾去见他们的长老去吧,从他那里应该可以得到更多更有用的信息,跟在漾的后面,发现漾透明的身体不断的发生着变化,有时他的身体变长,有时变短,有时又缩成一团。除了知道他变长是代表着着急的意思,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不过在这种时候,按照人类的情绪来看,无非也就是激动,兴奋等情绪而已,想来他的这些变化也不过代表这些而已。

  按照地球时间来算的话,已经飞行了一个多小时了,但是漾没有停下来的打算,只是身上的变化越来越剧烈了,我有些担心他会不会突然因为过度的情绪变化而死亡,同时也奇怪他为什么不再一次用那种移动方式带我们走。不过也乘着这个机会我可以再进一步的仔细观察这个星球。

  虽然飞行的速度不快,但是这么久的时间也飞行了很长的距离,可我感觉就像是在刚到这里的时候一样,周围的景色几乎没有丝毫的变化,土地上没有任何植物或者类似于植物的生命存在,就是一片单纯的荒凉感。空中有两个相当于地球上太阳一样的恒星,但是通过在空中一直蔓延着的淡淡雾气,也不觉得怎么刺眼,虽然温度高,可是对我们没有什么影响。而那两个太阳的位置也没有丝毫的变化,这个星球看来有些超乎我想象中的大,如果有罗在,一定可以马上计算出来确切的数据吧。

  “血影,前面有杀意。”小刀轻声在我耳旁说道。

  “嗯,小心一些,这个星球上的异宇宙生命可能更强,甚至有来访者一类的强手。”我叮嘱了小刀一句。我现在还没有感觉到什么杀意,对杀意的感知,更为纯粹的武士小刀比我要敏感得多,毕竟我的力量很大一部分还包含着魔法的进攻和配合,而不是一个纯粹的战士。

  “可能会有,但是前面没有,杀意多,但是都很弱,可以肯定是异宇宙生命。”又飞行了一段时间,小刀又说了一句。前面的漾似乎没有丝毫感觉的继续飞行着。

  “准备战斗。”这时候我也感觉出来了前面的杀意,在这一个陌生的地方,我丝毫不敢托大,手一伸,那把白色的细剑出现在了我的左手上。

  “漾,前面有异宇宙的生命存在,可能在进攻你们的城市。”我轻声对前面的漾说道,生怕大声了吓死他。不知道他们的生存方式,我也只有像在地球上一样的用“城市”来代表被攻击的地方,我想他还是可以理解的。

  “啊!怎么办?”他突然停了下来,可以看出来他的确是一点也感觉不到杀意,可能他连杀意是什么都不知道。

  “没有什么,你在这里等着,我和小刀过去。”我连忙说道,看见他的身体从中间不断往里面压,眼看就要从他身体正中间断成两截,我不由得捏了一把冷汗,这个变化代表的情绪我倒是可以肯定,那就是“害怕”。

  “好,拜托了,前面就是我们长老所在的地方,求你们一定要救他们啊。”他身体又开始拉长,表示他又变得很着急。

  “嗯。”一个声音留在了原地,可我的人已经消失在了他的面前。虽然只和漾相处了总共不到两个小时,可我已经有些受不了了,和一个连说话都怕把他吓死的生命在一起实在有些恼火。

  这个星球引力大概是地球的三十倍,可我的力量却像是增长了不止三十倍,所以速度也自然比在地球上还要快。小刀看来也是这样的,速度依然没有我快,可比起地球上来却快得多,不到半分钟,我们已经出现在了战场上。

  眼前的战场竟然让我有了想要笑的感觉,空中存在的异宇宙的生命是最低级的一类,也就是那些对我的各种魔法没有一系免疫的那种,而且数量也只有不到两千个,如果在地球上,我可以不花一秒钟就结束战斗,可是在这里呢?

  空中飞舞着密密麻麻的半透明或者不透明的东西,应该就是这个星球上的居民了,虽然有的是被异宇宙生命发出的光束击中而消失,或者直接被物理攻击命中而消失的,可是更多的却是在没有任何外力的作用下自己从腰间断为两截而消失,很显然是被吓死的。

  刚看清楚战场的情况,我就已经想好了战斗方式。如果用大型魔法一次型消灭所有的异宇宙生命,无疑会波及到一定范围内同样在天空中飞舞的这个星球的居民,可是从刚才的情况来看,被吓死的大概就占了总死亡数量的百分之八十以上。当机立断,现在最好的方法就是牺牲小部分,救大部分了。

  右手一把拉住要冲上去的小刀,左手把细剑一扔,让它自动消失在空气中,随即一个大型的火魔法飞出,面前两千多异宇宙生命瞬间化为灰烬,伴随着的是三四千这个星球居民的消失。看见没有一个漏网之鱼,我马上拉着小刀原路返回。

  “这……”小刀似乎有些不理解我的做法,在空中有些疑惑的看着我。

  “你想过没有,就是那些最低级的异宇宙生命都可以把他们吓死这么多,我们两个比那些低级的异宇宙生命强大不止千万倍的人出现,而且还是瞬间就杀死了两千多的异宇宙生命和几千的星球原居民,他们会出现怎么情况,说不好一下就全部吓死了。乘着现在大多数人都没有注意到我们的时候就离开,让漾自己来说吧。”我向她解释道。

  “你怎么知道他们是吓死的?”小刀有些奇怪的问道,不在战斗状态的小刀的确很可爱的。

  “仔细观察一下漾的动作,在配合当时最可能出现的情绪就可以分析出来他们的身体变化代表着的什么了。”我简单的说道。小刀的确在有的地方不够细致,尤其是在她处于这个温柔的人格的时候,可能从到这个星球她主要的就是看星球上的风景吧。

  “你们怎么回来了?”漾的身体没有什么变化,头部却开始成了螺旋状。

  “这代表疑惑吧。”小刀贴着我的耳朵说道。

  “战斗已经结束了,还是你带我们去吧,我们不了解这里。”我对小刀微微点了一下头,然后向着漾说道。

  “这么快?”漾的整个身体开始颤抖,可以看出是非常的惊讶。

  “嗯,走吧。”对这样情绪用身体形状的变化来表达的生命我真的有些不习惯,所以我也懒得再说什么。

  跟着漾又一次的到了那个地方,空中还是飞舞这密密麻麻的半透明或者不透明的生命,看见我们出现很多生命又开始从腰间开始紧缩,偶尔还有变成两段消失的,我不知道那些是不是看见了我刚才动作的人,但是我也懒得问了,实在是有些让我心烦,这样的生命活得也算是可怜,如果地球人来入侵这个星球,枪都不用带一支,只用拿一个高音喇叭到这里就够了。

  “前面就是我们的长老们住的地方了。”漾落到了地上,指着前面一个山丘说道,我看见那个山丘下面有一个洞,我大概要弯腰才进得去。

  和小刀走进山洞,里面的空间还不算小,四周漂浮这为数不多的一些透明的生命,只有大概二十来个。正中间是一个像一个座位一样的东西,看起来也不是一个人造的,可上面什么也没有。

  “大长老,这是来自一个叫做地球的星球的援助者。”漾跟着我们进来后,对着正中间的那个座位说道。

  “嗯?”我有些奇怪,中间的确是什么也没有,我并不相信我的眼睛,因为眼睛看见的不一定是真实的,可我相信我的感知,我感觉不出来那个座位上有任何的气息。可是同时我也发现了,漾的身体没有四周漂浮的那些生命透明,如果说漾的身体是一块有些花的玻璃,那么四周漂浮着的那些生命才是真正完全透明的玻璃。再想一下外面那些外星人的身体,对这个星球生命的结构和等级制度我已经有了一个粗略的概念了。

  “谢谢你们,整个库术星人都会感激你们的。”一个和漾的生命几乎没有差别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就是来自于正中间那个空空的座位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