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梦幻现实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惨胜

梦幻现实 血影 10029 2004.02.07 19:22

    我简直想不通那个伟大的生命竟然会培养这样的捍卫者出来,总共只有七个的捍卫者中,有了一个冷血残忍的血影,一个不可理喻的杀人王织田信长还不够,竟然还要出来一个比修罗冥神还要可怕的木乃伊。让这样的几个人来捍卫我们的地球,我简直是一点信心都没有,或者,我们的地球会毁在那几个人的手上。

  ——《捍卫者传记》之“巨人索诺传”

  ××××××××××××××××××××××××××××××××××××××× 那个人在天上飞了大概有二十多分钟,没有停止的迹象,但是这个时间也足够我我们恢复的,我的伤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但是奇怪的是我的头还有一些晕,虽然并不会妨碍我的行动,但是终究有这样的感觉还是不舒服的,最让我恼火的是,这种感觉竟然没有消失的迹象,而且我的光系和水系的恢复魔法竟然没有一点效果。

  血影,你有什么计划吗?罗在我的脑海里面问道。真的是一个精明的人,我只有这么一段时间没有动静,而且还是在恢复的过程中,罗马上就看了出来。

  有一些轮廓,但是具体的做法还是要到时候在看情况了,他不了解第七捍卫者的力量,但是我们也是一样的不了解第七捍卫者,所以我们都不知道下一步会发生什么,只有看情况了,我回答道。

  也只有这样了,希望就寄托在第七捍卫者的身上了,罗有些无奈的说道。

  嗯?我看见天上那个人突然停了下来,一拳击毁马上就扑上来的一只复活的异宇宙生命,然后马上向地面冲了下去,又是一声“轰!”的巨响,地面被他打出了一个大洞,烟尘四处弥漫,飞溅的碎石块把离得比较近的那些复活的异宇宙生命和复活的人类几乎是全部打碎,威力真的有些可怕。

  他没有在地下多做停留,刚刚下去,马上就升了起来,看起来似乎是没有什么收获。接着他又在天上没有目的的飞着,速度要慢的多了,不过也因此要不停的和扑上来的那些异宇宙生命战斗。

  他好像已经发现了找到第七捍卫者的方法了,怎么办?需要现在动手么?小刀问着我。

  不要,现在不是时候,他防备很严,而且第七捍卫者似乎还没有发动他的进攻,等一会再说,我说道。不过我也没有什么把握,毕竟我也不知道第七捍卫者的进攻方式是什么。

  对不起,血影,刚才是我的错。耳边响起了安妮的声音。

  没有什么,有话下来再说,现在主要是对付那个人,我回答道。我一直在观察着这个人的行动的姿势和他出拳的动作,角度,以及在每一个角度上的挥拳速度,力量的大小等等,同时也在不停的总结着经验,为一会的战斗做准备。

  好的,一会我怎么做你直接告诉我,安妮说道。

  你现在的情绪非常的不稳定,不适合战斗,一会你就不要动手了,实在没有办法的时候我再通知你,我回答道。安妮的情绪虽然没有刚才那样强烈的起伏,但是还是不是很稳定,这样的状态实在是不适合战斗。

  好的,安妮并没有什么争执,我想她也知道自己的状态非常的不好,的确是不适合战斗。

  “轰!”又是一声巨响,那个人又向着地面来了一次巨大的撞击,但是和上次一样没有什么收获,他又一次的飞了起来,像是一只鹰一样的在空中寻找着地面的猎物。

  不要动,小刀,一会听我的话再行动,我说道。小刀似乎有些按捺不住了,我连忙制止了她,免得出现什么不必要的问题,只要我们把什么事情的发生都建立在我们捍卫者是不会死亡的前提下,那很多的问题就不是问题了。

  “轰!轰!轰……”他向地面撞击的速度越来越快,但是每一次都是一击之后马上就飞了起来,绝不多做停留,第一次吃的那个亏让他完全不敢再在土地里面呆上哪怕是一秒钟的时间。

  准备好,小刀,我心里说道,看情况他已经完全的捕捉到了第七捍卫者的行踪,以他的速度和力量,第七捍卫者被击中只是早晚的事,无论第七捍卫者的力量是什么,在他被击中的那个时候,他一定会使用自己最强的力量的,即使我和他没有什么心灵上的联系,但是这个是一个本能,每一个人在受到攻击的时候,即使不是最危险的情况,他都会尽量的使用自己最大的能力来反抗。

  考拉,你也注意一些,到时候只有看情况了,我也没有什么具体的打算,我还是提醒了一下考拉,多一个人总是多一些把握,即使我不是很了解的人。

  “轰!“又是一声巨响,但是这次从烟尘中飞出来的不仅仅是只有这个年轻人,他的手里还提着一具像是人一样的东西,只是这个东西的全身都是烂布条,是图唐卡门,我心里一惊,想不到他竟然把图唐卡门直接的抓了出来,而且还是抓住了图唐卡门的脖子。

  还不动手吗?小刀和考拉同时问道。罗没有说什么,我知道他的想法,战斗不是他擅长的,所以他也就没有什么可以干涉的。

  等一下,我说道。用盗贼之眼仔细的观察了一下他们的情况,我发现事情好像不是像我想象的那么糟糕,被他卡着脖子提起来的图唐卡门竟然没有丝毫的慌张感,他的手脚都没有什么震动。不对!图唐卡门不是给他抓住的,而是故意让他抓住的,我心里突然有了这个想法。

  那个人好像也马上的反应了过来,他的手一松,而且马上就是一脚踢在了图唐卡门的身上,自己立刻往后退去。他的说法的确很对,可是事实总是和想法有些差距的,他踢在图唐卡门身上的那一脚并没有把图唐卡门踢出去,反而是直直的穿透了图唐卡门的身体,就像是踢在一块朽木上一样,而且图唐卡门的身体马上就“嘭”的一声,变成了粉尘一样的黄褐色东西,把那个人包在了中间。

  就是现在,走!我在脑袋里面一喝,率先冲了过去,小刀和考拉也马上跟着飞起来向那里冲了过去。

  我不知道两个黄褐色的粉尘是什么,但是可以肯定是一种进攻的方式,无论是真正的实体进攻还是一种辅助的方式,都是一个好机会,现在那个人已经被完全的包裹在这种粉尘之中,他似乎想马上脱离这个粉尘的包围,可是却奇怪的停留在了那个粉尘包裹着的范围里面,大概有半个篮球场那么大的空间。

  我没有理会那个黄褐色的粉尘,我知道图唐卡门是不会对我们下手的,只要这个情况是他制造的,他就一定有办法让我们不受那个风尘的影响。

  果然,我冲进黄褐色粉尘以后,并没有感觉到什么不适,不过那个人也马上就发现了我,在这种浓厚的风尘当中,眼睛已经靠不住了,不过这对于我们两个都不是什么大问题,眼睛本来就只是一个辅助的东西。

  在这里面战斗我占了很大的便宜,我感觉不到身体上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可是他的动作,力量,速度都有着明显的不正常,而且这种不正常都是向着对我有利的,我急忙加快了进攻的节奏,我并不知道他会多久突破这种限制,一直这样的几率几乎是零,我只有在他找到破解这个黄色粉尘之前结束战斗。

  从我刚开始和他战斗的情况来看,现在的我和他差不多是打成了一个平手,我微微有些处于下风。虽然他的速度和力量都有了很大幅度的下降,可是他的反应却还是非常的快,很多时候都是非常惊险的躲过了我的斩击和挺刺,而且他的身体还总是可以以完全不合人类常理的角度攻来。不过这样的情况也仅仅是持续了一秒钟,小刀和考拉也马上的加入了战斗,在这样一个区域里面,什么大型的魔法或者是他们的其他大范围的攻击都没有什么用了,我们只有用自己的手,自己的脚,自己的剑来说话。

  我一直想用剑刺入他的头部或者把他砍成两段,我想这样应该可以消灭他,为了达到这个目的,我几乎已经没有怎么防御了,招招都几乎是用着两败俱伤的打法。不过他也看出了我的打算,只有在机会非常好的时候,才会向我发起一两下进攻,其余的时候都是在躲避着我们三个人的攻击。因为他的身体可以像一块橡皮一样的扭曲躲闪,而且总是可以准确的分清我们进攻的先后,然后分别躲闪。所谓的“毫厘之差”已经不知道出现了多少次了,他竟然没有受一点点的伤,反而是小刀被他抓住一个空隙击中了,虽然我不知道打中了哪里,不过从小刀的气息里面可以分辨出她没有什么大碍,这让我稍稍的送了一口气,我们的确不会死亡,但是如果在这个时候失去了战斗力,那就有些不好了,所幸的是,我们的配合已经开始有了一些默契,我想胜利只是迟早的事,但是前提是,在胜利之前,他不能挣脱这个黄褐色风尘的包围。

  “不要再打了,出来!”在我感觉就要成功的时候,耳边突然响起了一个死气沉沉的声音,这个声音绝对是只要听过一个字,就绝对不会认错的,只有死人才有的声音。

  虽然我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我绝对的相信图唐卡门不会不知道里面的情况,既然他在这个时候说出了这样的话,我也没有什么犹豫,放弃了眼看就要刺入那个人额头的一剑,反身退出了那片黄褐色粉尘。小刀和考拉也马上跟着退了出来。

  粉尘外,悬空站着和刚出现时一模一样的图唐卡门,他看起来没有什么事,但是我感觉他的气息好像没有刚出现时候那么强了,他也受了一些伤。

  “怎么了?我们刚才马上就要成功了。”小刀问道。没有什么质问的语气,只是一个普通的询问。

  “他在利用你们的进攻来化解我的衰老之雾,我也是才发现,想不到他竟然这么快就知道了我的这种诅咒的原理。”图唐卡门回答道。

  “那怎么办?难道我们就只有这样困着他吗?既然他已经知道了你的这种雾气的原理,那我想也用不了多久,他就可以突破了。”小刀问道,因为这个雾气是图唐卡门制造的,所以大家也都只有询问他了,包括我。没有这种雾气的帮助,我们所有捍卫者联手都不是他的对手,何况现在已经有两个人丧失了战斗力,两个人没有实体攻击的技能,只靠我们三个是绝对没有办法的。

  图唐卡门没有说话,只是天上依然不断飞着的那些复活的异宇宙生命开始向着这片黄褐色粉尘冲去,一个个的冲进去后就没有再出来。

  瞬间已经有上万的生命冲了进去,可是那个黄褐色的粉尘却没有丝毫的变化,我们都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但是也都只有在一旁看着,没有谁去问图唐卡门为什么要这么做,他这么做自然有他的道理,在现在的情况下,我们只有在一旁看着。

  眼前的景象非常的奇怪,无数的异宇宙生命向着这团黄褐色的雾气中飞去,全都是只进不出,可而且这团雾气不但没有变大,反而有了一些缩小,随着越来越多的生命进入,那团雾气也越来越小,而且很多的异宇宙生命的身上脚上,都背着抓着一些人类,我知道那些都是死人,可是复活后的他们,和一个正常的人没有什么区别,我甚至还看见了几个只有三四岁的孩子坐在一个像是一只蝙蝠一样的异宇宙生命的背上笑着,不过瞬间以后,他们也冲进了那个粉雾中消失不见。而且大多数的人都受了致命的伤害,有的人心脏部位只有一个大大的空洞,有的人只有半边头,像刚才那样完全没有受伤的孩子一样的人非常的少,可是无论他们的外貌是什么样子,他们都像一个活着的人一样,他们的表情,动作,都是如此的自然。

  我自认我绝对不是一个什么善男信女,我可以像一个魔王一样的瞬间杀死几十万的人类军队,也可以对几十万没有丝毫还手之力的普通人类下杀手,而且让他们连全尸都没有。可是眼前的景象,连我都有了一些心惊,毕竟数量实在是太多了,到现在为止,加上死去的人类尸体,冲进那个粉雾的数量大概已经有了三千万左右,但是天上的那些东西的数量完全看不出来有什么减少,依然是密密麻麻,遮天盖日。如果以刚开始我来到欧洲的初步估计,所有的异宇宙生命有大概二十亿,加上最低限度对人类死亡的估计,整个欧洲也至少有三亿,那么总数就是二十三亿了,看看天上完全看不到边的异宇宙生命,我无法估算我的判断误差有多少,难道真的要把这么多的异宇宙生命全部送进这个黄褐色的粉雾之中吗?我心里问着自己。何况这些东西说起来,都是已经死亡了的东西,现在去像是敢死队一样义无返顾的冲进那个粉雾之中,真的感觉有些怪异。

  看了图唐卡门一眼,他没有丝毫停止的意思,这样的情况还是在不断的继续着,看来他是真的准备把所有的尸体全部塞进这个粉雾之中,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这样的情景我连想都没有想到过。

  又过了三个小时,有大概六亿的异宇宙生命冲了进去,那团粉雾已经变成只有三分之一个篮球场那么大了,里面那个人的气息也好像减弱了不少,但是同时我也发现了图唐卡门的死亡气息也降低了不少。我看了他一样,他的外表并没有什么变化,不过可以肯定他也在耗费着自己的精力。

  这样得情况还是在持续着,图唐卡门没有说什么,我们也没有问,就是这么默默得看着,不知道最后会发生什么,也许最后就是这个黄褐色得粉雾慢慢变小,然后消失,这个战斗就结束了;也许那个人突然又像刚才一样,一声巨响,突破这个粉雾,然后又开始新的战斗;也许……,但是不管怎样,这样得战斗到了现在的这个地步,已经不是什么可以用简单容易来形容的,我觉得我都有些麻木了,反正就是这么一回事,战斗就是战斗,无论结果,无论输赢,就是战斗,想一想也觉得有些没意思。

  嗯?我突然感觉到我后面多了一股熟悉的气息,是索诺的。我没有回头,用盗贼之眼看了一下索诺,毕竟还是战友,我还是有些担心的。

  索诺还是躺在地方,安妮蹲在他的旁边好像在问着什么,罗也站在一边。索诺的脸色不是很好,但是看起来已经没有什么问题了,他的身体没有什么不正常的地方,被我砍断的那个地方也和平常一样,我没有注意到他是怎么恢复的,但是只要他没什么事就好。

  几个小时以后,更多的异宇宙生命和人类冲了进去,那个黄褐色的粉雾也越来越小,已经开始看得见那个人的大概的轮廓了,那个人并没有动,我不知道这将近十个小时的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我不敢掉以轻心,长剑又出现在了我的手里,我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小刀也把腰间的刀拔出了一半,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你们注意,马上他就可以动了,但是那个时候也是他最弱的时候,你们一定要抓紧时间干掉他。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我唯一可以告诉你们的就是,他的表皮畏惧物理攻击,但是他的身体内部却不畏惧,你们好自为之了。”图唐卡门说了这一句话后,身体上的破布条突然开始脱落。

  “好的,剩下的事情就交给我们吧。”我回答道,冲他的语气里面,我已经知道了他不能再参加剩下的战斗了,这个奇怪的过程一定耗费了他很大的精力。

  他没有再说话,还是像刚才一样的站在空中,不过身上的布条脱落得更快了,布条包裹这的,竟然是和我们完全没有什么差别的人类,是一个中亚人种的样子,长得有些矮,也没有什么表情。

  “好了,我需要休息了,愿赛赫米特大神保佑你们。”又过了几分钟,他说了这么一句话,然后就向地面落了下去。

  “第七捍卫者,我们需要一些了解。”罗突然在地面大声的说道。

  “我知道,我只是需要一段时间的休息,用不了多久我们就可以见面了。”图唐卡门在空中说了一句,落势不减,直直的钻入了土中消失不见,他本来已经变得非常微弱的气息也完全的消失了。

  那个奇怪的现象还是接着持续了几分钟,包裹这那个人的黄褐色粉雾已经消失了,那个人的样子也显露了出来,他全身已经变成了黄褐色,气息也变得非常得弱。除了这两点,他看起来和刚开始的时候没有什么差别,看不出他受了什么伤害。

  在最后一只异宇宙的生命冲进了他的身体之后,他突然动了,而且还是直直的向我冲来。

  我本来就是全神贯注的,在他一动的同时,我也动了,依然是长剑配合着风刃,这是最有效的物理攻击方式,何况我也没有别的什么物理攻击。小刀和考拉也没有耽误,分别从左右向他发动了攻击,我们三个人形成了一个三角形的小型包围圈,把他包围在了中间。

  因为我一直有些担心这个人会在什么时候突破这种奇怪的限制,所以我并没有在他这么弱的时候有什么不受伤就取胜的想法,对于他冲过来对这我小腹的一击,我没有躲闪,长剑直直的指向了他的头部,风刃也分别从左右向他割去,他背后的左右两边,小刀和考拉也追了上来。

  这个形式是非常的好的,我的剑本来就长,足足两米的长度,足够把五个他贯穿了,就算他的拳头突然伸长,也大不了是一个两败俱伤的局面,我的风刃还可以对他造成伤害,运气好的话,还可以把他直接分尸,何况后面还有小刀和考拉的进攻。

  “嘭!”一声轻响,我突然感到我的头又有了异常的眩晕,就像是刚才那样的头晕加强了一万倍在我的脑袋里发生了一样,我的意识都突然的模糊了一下,一直用我的意识维持着的风刃马上变得零乱不堪,我的剑也偏了很大的一个角度。

  我突然明白了他为什么一可以动弹就向我进攻了,原因就是他在一开始就在我的身体上下了一种我还不理解的禁制,在这种情况下一下触发这种禁制,自然就大占便宜,而且多半是因为我的力量在这几个人中算是最强的,所以他也把这种禁制下在了我的身上。

  高手之间的较量,微微的一失神就是血的代价。我这一瞬间严重的神志不清,不仅仅是没有把他刺中,而且我的喉咙处还被他的一记手刀砍中,刚刚清醒了一些的神志马上又变得有些模糊了。不知道他用的什么办法,我还感觉我的血液似乎也停止了流动,我的思维都感觉已经停顿了。他没有多做停留,直接越过我的头顶,向我身后的方向飞去。

  不要管我,快去干掉他!他要逃跑!眼睛都有了一些失明,但是我还是可以感觉到小刀的气息没有再继续向那个人追去,而是向着我这个方向飞来。

  没有说话,小刀方向一转,径直向那个人追去,他的速度明显的比原来慢得多,小刀没有费什么时间就把他拦截了下来,卡拉也马上赶到,三个人又战斗在了一块。

  我不断的使用着光系水系的魔法来让自己可以清醒一些,但是效果几乎没有。不过这种眩晕没有持续多久,我的神志在两分钟以后恢复了过来,使劲的摇了摇头,我又向着战场冲了上去。

  那个人已经明显的处于下风,在小刀和考拉的联手攻击下,已经没有什么还手之力了,而且安妮还在地面上不时的发出一些管束来干扰他的行动。可惜那个人像是一块橡皮一样的怪异躲闪始终让他们三个不能建功。

  不好,他在拖延时间,看见明明可以出手攻击的时候,他却躲开了,明明非常容易的躲闪,他显得很狼狈,我突然反应过来。他不是想逃跑,而是在拖延着时间,目的一定就是为了挣脱那种黄褐色东西的束缚。

  我的加入让他的更加明显的处于下风,可是偏偏就是没有办法得手,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他的躲闪方式,明明我百分之一百的可以刺中他的头部的一剑,他的头却马上变成了一个月牙型,我的剑自然就刺了一个空,刚刚把剑收回来,他的头又恢复了原状。这样的情况已经不知道发生了多少次,开始总结的一些对付他的办法在他用了这个古怪的招数后全部都没有用了,我心里简直不是一般的恼火。

  在这么下去,我们绝对是会输的,我在心里这么说道。因为他的气息已经比刚开始可以动的时候要强了一些,这也就意味着他的力量在恢复当中,身上那个黄褐色的东西对他的束缚作用已经开始变小了。

  拼了,我心了狠狠的说了一句。要对付他的这种奇怪的躲闪方式,唯一可以成功的办法就是:“出其不意”,但是从我们战斗这么久的情况看来,他似乎对我们的进攻招数,方式,都非常的了解,就像是和我们战斗过千百遍了一样,可这绝对是不可能的,那么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他已经战斗了无数次了,战斗就像是吃饭喝水一样的平常,所以我们的攻击在他的眼里完全不是什么有威胁的进攻,他只是在等待着自己力量的恢复,然后在对我们下手。相通了这一点,我心里已经有了一个初步的计划,虽然好像有些过分。

  有了这个概念,我没有再像刚才一样的尽量冲在前面,而是尽量的不主动攻击,时不时的在一旁来一下冷箭,打扰一下他的躲闪步伐,同时我也在寻找着实施我的计划的最好的时机。刚才图唐卡门说的,他的表面皮肤畏惧物理攻击,而身体内部却不畏惧,这一点我已经有了体会,我的风刃和我的剑都可以对他造成伤害,可是片刻以后就可以恢复,只用物理攻击多半是不能杀死他的。再想想,他表面畏惧物理攻击,可是却不会畏惧我的魔法力量,“无”之力,暗黑之力,火魔法之类的都对他的表面不能造成什么伤害,那么对他的内部呢?他不畏惧物理攻击的内部是否也不畏惧我的魔法力量呢?我心里思索着这样的一个问题。

  又通过了一段时间的观察,我发现了他对于小刀的物理攻击,总是尽量的用那种奇怪的扭动来闪避,对于安妮的远距离攻击,虽然也要躲,可是在需要同时躲闪小刀和卡拉的攻击时,他总是会承受安妮的进攻来闪避小刀和考拉的进攻,则又证明了他的表面皮肤的确是很畏惧物理攻击的,但是对于我的魔法力量和安妮的那种攻击却不怕,不过内部是否也不怕,现在还看不出来。

  血影,你在干什么?小刀在我的耳边问道,考拉已经被那个人的一拳击中,看起来没有怎么受伤,但是这是一个不好的兆头,他已经可以作出有效的反击了,他的气息也越发的强大了。

  血影,还不加快进攻的节奏吗?他已经……,小刀看见我不回答,一面向后退了一段距离,躲开了那个人的进攻,一面对这那个人的头砍出一刀,制止了他的追击,同时又一面追问着我。

  就是现在!我终于找到了这个机会,虽然依然不知道他的身体内部是否畏惧我的魔法力量,但是现在也只有试试才知道了。

  身形一闪,我出现在了倒退的小刀的身后,然后狠狠的一脚向着小刀的背后踢去,小刀的退势马上就制止住了,转而向着对面的那个人飞去,速度之快,已经完全的超过了我们所有人可以达到的速度。

  我的这个异常的举动,让所有人都一愣,包括那个人。因为小刀是在完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也完全想不到我会这么做,所以被我提了一脚后,她在空中丧失了最起码的平衡,对着的那个人虽然不知道我怎么会这么做,但是他自然不会放弃这个好机会,化拳为刀,直直的向着飞来的小刀的小腹戳去,这样的情况,即使是捍卫者,也绝对躲不开,小刀的小腹直接被他的手贯穿。

  这是我的计划,我自然不会浪费这样的一个机会,长剑一扔,我空手跟着小刀的身后飞了过去,借助小刀在空中旋转的身体掩护着我的行踪。

  但是事情和我想的有一些差距,他的反应超过了我的顾忌,右手依然插在小刀的小腹之中,可是左手像是一条蛇一样的向我袭来,不过幸运的是,这时考拉刚好在我的身边,我用起风元素,直直的把一旁的考拉强行的退到了我的面前,替我硬生生的承受了这一击,他的左手又贯穿了考拉变成的大蚂蚁的身体。

  我没有一点的停留,越过考拉的头顶继续向着那个人冲去,事情的发展已经远远的超过了任何人的预料,这也使我可以完全的接近那个人。

  我需要足够近的距离,抓紧了这个让他两只手都暂时不能动弹的机会,我终于到达了他的面前,他的脸离我不到半尺。

  “噗!”一声轻响,他的胸口竟然突然又伸了一只像手一样的东西,瞬间插入了我的胸口,然后马上就拖了出来,那个手一样的东西抓着的,是我依然跳动着的心脏。

  我的嘴角突然泛起了一丝冷笑,虽然没有想到他的这一招,但是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我需要的就是这样的一个距离,而且还是让他完全无法躲闪的情况。一把长剑突然出现在了我的头顶,双手抓住细长的剑身,我用尽我全身的力量,狠狠的把这把剑从他的头顶插了进去,下面从他的胯下冒了出来,他整个人已经被我串在了我的剑上。

  他的脸上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色,但是旋而又变成了像是如释重负的表情,他的嘴里突然说了一句我永远都没有办法理解的话:“谢谢你,终于又可以进化了。”

  “去死吧,你这个疯子。”当时的我绝对没有时间去考虑他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用起我可以用出来的一切的魔法力量,风,火,地,水,光,暗,还有我最强地“无”之力,通过剑身地增幅,在他的身体里面爆发了。

  “滋滋……”像是电流流过的声音一样,我周围的空间发生了一些不正常的扭曲,我知道这是我的力量造成的,这么多强大的相辅相克的魔法同时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面出现,一定会出现一些不正常的情况,但是我也没有遇见过,从我觉醒了我的“无”之力以后,没有谁可以让我同时用这么多的魔法,只是现在我不得不这么做了,这是我可以用出来的最大的力量。

  他的身体表面开始出现了无数细小的裂缝,越来越明显,进而他表皮开始脱落,他的身体里面没有那种青色的液体流出来,那些液体已经在我魔法力量爆发的瞬间全部被吞噬了。

  “终于结束了……”我感觉到了他的气息已经在他说了那一句话以后完全的消失了,我长长的松了一口气。我的意识也开始越来越模糊,即使是一个捍卫者,失去了心脏也是不可能存活的。

  死亡!久违了,这是我最后的一个念头,我的意识终于掉入了黑暗之中。

  

网文也能严肃讨论!

《点读》第一次下半月刊,带来更多好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