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梦幻现实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章 回家的路上

梦幻现实 血影 6395 2003.12.14 10:50

    

  他,是一个伟大的先知,无所不知的智者,面对邪恶的勇士,同时也是:所有生命的父亲!

  ——我得红皮书《伟大的生命》 ××××××××××××××××××××××××××××××××××××××× 我得意识慢慢的恢复了过来,身上没有一丝痛楚的感觉,我感觉有些奇怪,这一次复活怎么没有痛苦,难道我本来就没有死亡吗?可是要是没有死的话,我为什么身上没有一点痛苦呢?我又细细的回想呢一下刚才的事,武威!!我连忙睁开眼睛想去找武威。

  什么?看着眼前的世界,我震惊了,多少年啊~,我又回来了,这个宇宙空间。那个生命,失落在宇宙中的记忆全部回到了我得脑中,我想了起来,他说的,只要我可以轻易的战胜众神,那时,就是我离开的时候了,我刚才似乎已经把所有的神祗全部杀了,难道现在就是离开的日子了吗?我有些激动,也有些失落,最主要的是,我得离开,可是说是以武威的死亡作为代价的。

  “第三捍卫者,欢迎你回到了这里,我们又见面了。”那个永恒的声音又出现了。

  “你说什么?你是在叫我吗?”我有一些奇怪,虽然我几乎可以肯定他是在说我,可是我并不叫什么第三捍卫者。我已经瞬间调节好了我得心态,无论怎么说,那只是一个梦而已,我需要知道他原来给我留下的那个“真正的开始”到底是什么。

  “是的,第三捍卫者,你就是第三捍卫者,地球的第三捍卫者。”他强调了两遍。

  “我有些不明白你的意思,你可以说的更清楚一些吗?”我有些迷茫。

  “没有什么不明白的。你只用记住,自己是地球的捍卫者,同时也是地球的历练者,那就可以了。”那个生命说道。

  “不要再说这些模糊的话语好吗?我需要知道真实的事倒底是什么。”我有些不高兴了。这个生命总是喜欢说一些模糊底话出来让人摸不着头脑,这样底交谈方式我很不喜欢。

  “我觉得我不能够以你所能够理解的方式来表达我得意思,因为你们的表达方式过于……”对于我底无礼,他没有一丝不满,依然是用那和蔼的声音说道。

  “好了,那就请你用我可以理解的方式表达出来我可以理解的意思。”我更加不礼貌的打断那他的话,我不知道他这么说是不是在侮辱我们地球的人类,可是我非常的不舒服。

  “好吧,我就尽量的用你可以理解的方式来描述一下你将要遇到的事。”他依旧没有生气的表示,只是微微停了一下,似乎在思考。

  “在你们的星球上,总会有一些争执。两个小孩可以为一块糖发生争吵;两个大人可以为了一种叫做钱的纸张打架;两个帮会可以为一块地盘发生拼斗;两个国家可以为了自己的利益发动战争。同样的,在你们人类还不能够到达的宇宙空间里,还会发生星球甚至星系之间的战斗,在更辽阔的你们还不知道的空间中,同样会存在另一些生命,那些生命生活的空间,不在这个宇宙,起一个名字的话,你们可以叫他异宇宙。他们同样会向这个宇宙发动进攻。”他开始说着,仿佛是怕我不能理解,现说了一些我非常的熟悉的东西,然后再说重点。

  “就是说,异宇宙入侵吗?为了在地球掠夺一些资源?”我问道,如果是那样的话,只能说是不可思议,但是绝对和不可理解挂不上遍,我们人类已经有了很多科幻小说和电影,我也喜欢看。

  “不能够这么说,他们的确可以说是入侵地球,但是他们没有目标,不同于你们人类的争斗,总会有一些利益在里面,他们不会掠夺地球上的任何东西。”他解释到。

  “你是说他们是吃饱了没有事干了,来入侵地球帮助消化吗?”我有些讥讽的说道,如果不是我站在这个宇宙空间中,我可能以为他是一个疯子。

  “也不能这么说,这个宇宙中任何有形体智慧生命的星球都会遇见这样的,这样的入侵吧。”他似乎思索了一下,才继续用了入侵这个词语。

  “他们到底是为了什么?”我不能相信他说的,没有利益,为什么有战斗呢?

  “没有什么理由,他们只是来,来入侵的。”他似乎也解释不出什么来。

  “没有目标利益就不叫入侵,难道他们是吃饱了……”我马上顿住了,因为我发现我好像进入了一个死循环了。

  “可以换一种说法吗?”我试图从另一个角度去理解。

  “好吧,在你们那个叫地球的星球,不久之前曾经有着一种叫做恐龙的生物,他们身形庞大,动作敏捷,智慧也非常的高,可是他们灭绝了,这就是那些异宇宙生命的杰作。”他又给我举了一个例子。

  不久之前?恐龙,我脑袋瞬间有些转不过来,但是马上就释然了,对于这个生命来说,可能恐龙的灭绝的确是不久之前。

  “那些生命不是非常的低级的吗?他们根本没有什么智慧,他们的大脑只有一个拳头那么大,而且科学家不是证明了恐龙的灭绝是因为陨石的撞击而引起天气的变化从而导致他们灭绝的吗?”我有些不敢相信他的话。

  “那是你们人类一直站在自己的角度来考虑问题,你可以回答我,为什么你们说大脑小,智慧就低,为什么一个天气的变化就可以导致称霸地球几亿年的恐龙灭绝吗?你们人类从有了高级智慧到现在仅仅数千年,你们根本没有办法和恐龙相提并论,你们为什么可以这么武断的下一个结论他们没有你们的智慧高呢?”他反问着我。

  “可是他们根本没有什么高级的科技,而且他们还是吃生东西为生,还,还……”我举不出什么有力的证据。

  “你又是站在你们人类的角度上去思考了,有什么规定高级的智慧就要有高科技,什么规定高级智慧就必须吃熟的呢?就像我一样,我根本就没有什么大脑,我只是一个用你们的话来说仅仅是一个意识的生物,我更是连东西都不能吃,更不要说我会用火烧熟东西了。可是在这个宇宙形成的时候我就存在了,我观察每一个星球的兴起,发展,成熟,最后毁灭,同样包括你们人类,我看着你们从原始的野兽慢慢的变成了现在的人类。你可以说我也是一个低级的生命吗?”他还是反问着我。

  这下我真的说不出什么来了,虽然感觉有些不对,可是我找不出什么来反驳。

  “我们好像把话题扯远了。在那个时候,同样发生了一次异宇宙进入这个宇宙的事,那时你们地球上的恐龙远远比你们现在强大的多,可是遗憾的是,那时的恐龙除了寻找自己的食物,他们更愿意思考怎样使自己进化的更快,对于异宇宙的进攻,他们没有什么抵抗的意识,虽然有些恐龙在抵抗,但是他们没有什么除了捕食以外的作战经验,空有一身强大的力量,最后却几乎被全灭了,有一部分恐龙逃到了其他的星球,还有一部分躲到了海里和地底,直到现在,同样地球上还是有恐龙的存在,但是因为他们感到了地球上又有了新的智慧存在,他们没有在回到地面,而逃到其他星球的恐龙也没有再回来了。这一切,就是异宇宙生命带来的结果。”他拉回了话题。

  “这,这,这……”我不知道怎么说,一个绝对比地球生命高级的多的生命突然推翻了我几十年来在脑中根深蒂固的所有理念,我真的有些无法理解了,我们真的比那些巨大的恐龙还要落后的多吗?他们思考的问题是怎样进化,我实在是不可想象。

  “可是他们怎么可能逃到其他的星球去,他们不可能有宇宙航行所必须的飞船啊~”我自己都觉得自己这个问题问得非常的傻。

  “没有飞船为什么就不可以到其他的星球去?我同样也没有飞船,为什么可以存在于宇宙中呢?你现在在什么飞船里吗?”他问着我。

  “可是我们现在是一个意识,他们却是有形体的,所以……”我回答道。

  “其实意识只是我用你可以理解的说法来说的,这个所谓的‘意识’同样也是一种形体,你不要误会了。”他连忙解释到。

  “那那个异宇宙为什么要来我们这个宇宙呢?”我实在是不可理解了,为了不让自己过于的胡涂,我还是换回了自己的话题。

  “和现在的情况一样,我还是不能够和你解释清楚。”他回答道。

  “我们这个宇宙的也可以去那个宇宙吗?”我又换了一种说法,如果可以,不管怎么说就是相当于两个巨大的国家,这样就比较好理解了。

  “不能,那个宇宙其实并不是真正的存在,只是一个相当于历练的起源。”他回答道。

  “一个并不存在的世界里来得人入侵我们的世界?什么是历练的起源。”我疑惑说。

  “是的,那个世界你们人类是不能去的,除非你们可以放弃自己的身体,进入异宇宙生物的身体才可以承受异宇宙的环境。其实还可以用另一种说法,他们的存在,只是为了历练你们这些生物。如果你们通过了历练,你们就可以继续发展,如果不行,你们的文化就要从此灭绝了。”他回答道。

  “我还是有些没有理解,为什么他们要来历练我们,我们的发展和他们有什么关系?”我更加疑惑了。

  “这一个原因我更是无法解释了,你们绝对不会理解的,你们实在是过于的低级,很多东西已经超出了你们的理解范围。”听起来他似乎有些为难。

  “那请你用你可以使用的最简单的方式解释一下。”我知道他没有羞辱我们的意思,而是他真的没有办法解释,但是我还是想尝试着可能去理解一下。

  “好吧。”他回答道。

  我得眼前突然出现那无数的流光,然后又是不停的闪动,耳边听见那无数的声音,可是我听不出来任何一个声音是什么,我得大脑里又好像不停的有东西进入和流出,不难受,可是感觉非常的诡异,持续的时间不长,最多不到十秒钟。

  “你可以理解吗?”他问道。

  “对不起,我真的不能。”我有一些羞愧,不属于自己理解范围的东西强行去接受,最后只是相当于被羞辱了一次。

  “那可以说说你的事吗?比如,你为什么要帮助我们。”我又开口问道,我已经放弃了再次去理解这个异宇宙的事,我换了一个问题,如果想他所说的那样,那么我们的存亡似乎和他没有什么关系。

  “是的,我的确不该来帮助你们,但是你们是宇宙产生到现在,从进化为高级生物到参加历练时间最短的一个种族了,只有以你们地球时间来算,只有几千年,而第二短的种族就是九千万年,以你们现在的力量,可能一天都不能坚持,我本来不应该管,可是这样实在是太不公平了,任何种族都有发展的权利,你们这样相当于是被扼杀了,所以我想帮帮你们。”他回答道。

  “因为我不能因此改变一个种族,所以现在地球上现在加上你,总共只有七个人拥有可以和异宇宙相抗衡的力量,是否可以守住地球,就全靠你们了,所以可以说,你们是地球的历练者,地球的存亡,就要看你们了。”他又接着说道。

  “可是我们的地球不是有非常高级的科技吗?我们已经可以制造威力巨大的核武器了。”我真的觉得自己是在做梦,仅仅靠七个人就要阻挡入侵吗?

  “你们总是喜欢站在自己的角度去思考问题,核武器,其实仅仅是你们人类觉得威力巨大而已,对于异宇宙的生命来说,那和你们过年用的鞭炮其实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就算是你现在,都可以轻易的抵挡住核武器的进攻。”他回答道。

  “那你可以告诉我那六个人在那里,什么样子的吗?”我问道,如果不能改变,就去接受,也许可以和他们去商量一下。

  “对不起,我和他们的接触与你一样,我只能够认识他们的意识波,而不知道他们在什么地方,也不知道他们的样子,不过,你回去不久,就可以见到他们了。用你们的话来说,这就是宿命,无法改变的,除非,你们愿意放弃地球。”他显得有些遗憾。

  “那你可以告诉我异宇宙的事吗?比如,他们什么样子,怎么攻击?”我问道。如果不能改变,那就好好的面对,知道一些敌人的情况,总是有利无害的。

  “对不起,异宇宙的生命不能以什么来形容,每一次的进入,他们的形态总是不一样的,不过可以放心的是,他们总是会以他们入侵的星球上的生命可以理解的形式进入,也就是说,你可以去用自己的方式去理解。而现在,即使是我,也无法知道。”他的回答同样充满了遗憾。

  “那好吧,那可以告诉我,在那个梦境里的生命我可以带出来吗?他们会因为我的离开而消失吗?还有,可以让那个世界里死亡的人复活吗?”我放弃了继续询问的打算,如果什么都不可理解,那么就在面对的时候再理解吧,现在,还是问问是否可以实现答应红儿的事,还有,武威的死,是我永远的痛,即使是在梦中,可是她如此的真实。

  “这个你不应该问我,那个世界在你的脑海中,是否会消失,里面的人是否可以出来,是否可以复活,不是我来决定,而是靠你自己。”他回答道。

  什么?这是一个什么答案,我真的无法理解了,就算是一个梦,里面的东西也是绝对不能带入现实的,复活又是怎么回事?他是一个什么意思,我心里非常的迷茫,可是我没有再开口询问这个事情了,我知道他又无法解释,或者说,我又无法理解了。难道是我用心的想就可以了吗?如同那个‘无’之力,什么都取决于自己的思维吗?

  “你的意思是说,我得力量可以全部的带入现实的世界,然后最后因为这个力量,成为拯救地球的英雄吗?”我又问了另外一个问题,那些无法理解的事以后慢慢去理解吧。

  “不能够说,你可以把自己的力量带入现实的世界,你在你自己的世界中的力量,只是以一种你可以理解的方式表示出来,回到了地球,你会发现你的力量和你在你自己的世界中的力量有一些差距,希望你到时可以去理解。”他回答道。

  “英雄,我觉得我不太理解你的说法,如果在你的脑海中,拯救一个世界就是英雄的话,那么,如果你们通过了历练,你们就可以说是英雄了。”他回答道。

  “什么意思?”我觉得他的话里似乎有别的什么意思,可是我依然没有理解。

  “你以后会知道了,在那个时候,希望你可以体会同为人类的他们,毕竟,他们还是非常低级的一种生物,而你,相当于已经进化到了一种他们无法想象的高度。”他回答道。

  “不要又用这种以后知道的话来搪塞我好吗?”我又有些不满了,他的话不但是搪塞,而且还有莫名其妙的意思在里面。

  “好了,我不能和你多说了,这里的时间是以你们地球上的时间来过的,第四捍卫者已经觉醒了,我必须走了,如果你有什么问题,在你找到了第一捍卫者以后,你去询问他吧,或许你可以得到一些信息。”他回答道,他的声音越来越远,似乎马上就要离开了。

  “等一下,等一下,我还有问题!!”我连忙想叫住他。

  没有任何的声音,又是宇宙无尽的黑暗与寂静,只有周围的恒星在不停的散发着柔和的光芒,不时有流星陨石飞过,我站在宇宙的中间,不知道该干什么。

  他说的什么意思?我还是有些没有理解,他所说的异宇宙的生命,到底是不是算入侵我们的地球,入侵的时间也不知道,入侵的方式也不知道,而且他的意思是,入侵的原因就是没有原因,好像只是为了好玩。

  嗯?怎么了?我又感觉自己的意识在消失,又要到那里去了?我问着自己。

  “雪鹰,雪鹰,起来了,不是昨天被那个公司打击了,你就不找工作了吧,今天一个辽宁的公司好像不需要四级,我们一起去看看吧”一个及其熟悉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了起来,我微微一想,好像是我们寝室一个绰号叫“公主”的人的声音。

  回来了吗?我问自己。

  那个梦结束了吗?我又问自己。

  真正的开始就要到来了吗?我再一次问着自己。

  可是,我都无法回答。

  “起来,起来,你不去不想找工作吃饭了说。”感觉有个人在推我。

  “好的,马上。”我回答道。睁开眼,进入眼帘的是分隔了四十多年的我都上铺,但是又像是在昨天,我有一些迷茫,那真的是一个梦吗?

  明天,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啊!我将面对的是什么呢?

  —— 《梦幻现实》梦境篇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