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梦幻现实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四章 小刀的铠

梦幻现实 血影 9310 2004.03.04 18:28

    我曾经发过誓,我永远也不会脱下自己的铠甲,因为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真正的好人,我自己都不知道我为什么会一直为了这个世界战斗,这不是我想做的。直到那一天,在一个真正的好人,真正的男人面前,我脱下了穿在身上的铠,在那一刻,我终于感受到了什么叫做温暖。那个男人啊!魔一样的男人……

  ——《捍卫者传记》之“织田信长传”

  ×××××××××××××××××××××××××××××××××××××××

  “咳,咳……”腹部的伤还没有好,又接连战斗了这么久,这让我感觉非常的难受,不过回到了小刀的家里,这里的碳元素非常的充足,我的伤口在迅速的愈合,虽然现在我的恢复速度非常的快,可是还是至少要十分钟以后才可以完全恢复,有时候我自己都觉得我不是一个人了,只是象一个战斗机器,可是这却是我的宿命,我也没有办法,什么时候才是结束啊!

  今天干掉了第十个来访者,一个像是魔兽一样的恶心东西,不过还是这么强大,这一次又很不凑巧几个地方同时发生了战斗,安妮他们让我和小刀暂时抵挡十分钟,然后就来支援我们,本来现在三个捍卫者就有百分之八十的把握胜利,两个捍卫者拖延十分钟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可是没有想到这个来访者的进攻节奏竟然这么快,想拖延都办不到,幸好最后和小刀来了一个最完美的配合,终于把它干掉了。

  从库术星上回来已经有一年了,又来了两个来访者,这就是第二个了。刚从那里回来的时候我觉得非常的不习惯,因为在库术星上的魔法能量非常的多,相应的我的力量也要强大得多,回到这里感觉自己的身体总是有些不自在,不过这也让我知道了我的不足,我的力量还是有非常大的提升余地。

  和我来的七个库术星人一直都呆在地球上,因为他们的身体可以随意的变化形状,甚至可以扩散到连我都没有办法察觉的地步,而且他们几乎没有什么气息,只要我不刻意的去感觉,我可以说完全无法知道他们是否已经出现在了我的身边。他们的这种能力恰好就可以帮助他们观察地球上的任何情形,我也不去干涉,除了从三个月以前我开始教他们我的魔法力量以外,他们是几乎不会和我联系的,看来是沉浸到地球上多姿多彩的生活里面去了,但愿不要真的流连忘返,忘记自己来的责任。

  最让我奇怪的是那个库术星人的首领,竟然不喜欢使用他们最拿手的意识控制,反而喜欢我的格斗技巧总是让我教他怎么用剑,我也答应了他,教他怎么拿剑,怎么用剑,怎么使用周围的魔法能量制造出来类似于我的细剑一样的剑,他也学得很认真,而且还颇有悟性,几个月的时间倒也象模像样的,只是在实战中就有些不行了,但是也比在库术星上要好得多,他的强大也只是时间上的问题,而且我给他起了一个名字叫做“巴特”。

  而其他的库术星人却是明显对我的魔法要有兴趣得多。从本质上来看我的魔法力量,其实无非就是用精神力,或者说是意识来控制魔法能量,通过对魔法能量的不同操纵方式来让其表现出来不同的形式,或者是风,或者是火,或者是暗……,可是奇怪的是,虽然他们可以非常灵活的控制魔法元素,可是一个人却只能掌握一种操纵方式,而且还及其凑巧的是一个人喜欢一种,相应的剩下的六个人分别学习的是风,火,水,地,光,暗六种我掌握的魔法。如果非要他们使用其他的魔法,就显得非常的勉强,效果非常的差,这一点我并没有勉强他们,专攻一样也未尝不可,他们对魔法能量的控制能力还在我之上,只是可以控制的魔法能量大小还是比不上我,而更重要的经验却更是无法和我相比,但是也只是一个时间问题的,加以时日,他们在单一魔法上的造诣会超过我的。针对他们的属性,我分别给他们起名“韦德”(风),“费尔”(火),“奥特尔”(水),“爱斯”(地),“耐特”(光),“达克”(暗)。

  本来库术星人没有男女之分的,但是可能因为被地球上的文化吸引,他们越来越表现得人性话,不但说话有了语气的变化,而且开始模仿一些人的动作,他们的形体也不再是那种没有固定形态的身体,而是开始出现类似于男女身体的形态。我有些好笑,但是也不会在这个问题上说什么,只要在地球上不要引起什么问题,随便他们怎么做,多学习理解一些地球上的文化知识也有好处,而且他们现在的隐藏工作非常的好,即使是在捍卫者中,也只有我,小刀,还有罗知道他们的存在,更不要说那些普通人了。他们真正去战斗的时候非常的少,大多数的时候都是在观察学习地球人的生活,地球人的文化。

  小刀回到地球并没有什么大的变化,只有一些细微的改变,不过都是向好的方向发展。我知道我的话对她还是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因为除了一些细小的改变以外她时常一个人静静的坐着不知道在想一些什么。可是一个人只要还有思索的念头,就证明了他还没有真正的失去自己。

  “小刀,好点了吗?”我转过去看着斜靠在床头的小刀。刚才我在消灭了那些异宇宙生命之后,把小刀带回了她在东京的家。东京,是现在地球上屈指可数的几个没有受到任何攻击的大城市,也是及其少的几个保留着原来名称的大城市,可是现在的人却非常的少。现在地球上所有的人都知道那些他们认为是来自外星的敌人最常攻击的就是人口众多的城市,虽然现在东京并没有受到任何的攻击,可是也没有人敢住进来,偌大一个城市现在竟然只有不到三万人,但是幸好所有应该有的东西都不缺,无论在什么样的情况下,人民毕竟还是要生活的。而我,也自然可以喝到好酒。

  “没有什么问题了,你呢?你流了很多血。”小刀缓缓的站了起来,看得出来她还是有些不正常。

  “你是知道我的,只要有水分子吓碳元素的地方,我就不会有事的。”我微微的笑了一下,其实这也算是小刀的一个改变,在战斗刚结束后,小刀就会马上变回那个温柔的人格,而不像以前,要有至少几个小时的调节时间。

  “你不回去吗?”小刀在回到了地球上,任何战斗结束以后都会问这个相同的问题。

  “不用,休息一会吧。”我也和往常一样的回答,我知道虽然小刀是一个强大的捍卫者,可是和任何一个女人一样,她需要别人的关心,也许是因为长久的压抑着自己的一些情感,小刀变得有些粘我,我知道她说这句话的意思其实就是想提醒我不要忘了她的存在,而我也自然不会吝啬到连这点时间都舍不得,说实话,我真的有些喜欢小刀了,我可以肯定。

  “……”并没有再说什么,小刀又缓缓的坐了下去,和往常一样,我知道小刀只是需要一个人在她的身边,除了我,她似乎并没有任何一个其他的朋友。

  “你的妻子对你好吗?”小刀突然问了一句。

  “嗯?”我突然间没有反应过来,回来的这一年多,虽然每一次和小刀合作以后都会陪她一会,可是没有一次小刀会和我说什么话,只会在最后说一句‘我要睡觉了!’示意我应该回去。

  “我是说,你的两个妻子对你好吗?”她身体微微一侧,面对着我重复了一遍。

  “很好,对我都很好。”我不知道小刀突然问这样的一个问题代表着什么,我只有这样回答。的确,她们对我都很好,本来我原来的妻子对我又有了一个女友愤怒不已,可是她怎么会是精明之极的茹儿的对手,不到三个月,就变成和茹儿一条战线上的,有时候甚至还会为茹儿出头,说我对茹儿不好,每一次我都可以发现茹儿在一旁偷笑,我的那个傻妻子啊!

  “听说那个叫做王茹的姑娘最近有了宝宝了吗?”小刀又问了一句。

  “是的,都有了一个月的身孕了。”我又是微微的一震,不过还是肯定了小刀的话。这是一个好消息,尤其的对茹儿的父亲**来说。

  “你刚才说的,因为地球是我们的家,所以我们不能不保护它,是吗?”小刀又问道。

  “是的,因为地球上有很多我们不能舍弃的人,不能舍弃的事。”我发现小刀现在的确有些异常。

  “如果地球上没有这些人,没有这些事,你还会保护地球吗?”小刀继续问道。

  “不会,我不是一个圣人,没有高尚到以着一个救世主为己任的地步。我想世界上这样的人才是占绝大多数的,人活着,不仅仅是为了自己,还要为很多对自己很重要的人活着,如果没有这些人,活着其实并没有意义。”我有些处于自己的感慨,也有些教导小刀的意味在里面,小刀不但人格分裂,而且还有些自闭。

  “你真的这么想吗?”小刀似乎有些不相信。

  “是的,我不但是这么想,也是这么做的。”我非常肯定。

  “可是为什么你回去的时候非常的少,而且还有些酗酒呢?”小刀有些质问的味道。

  “这个还需要解释吗?如果我经常回去,自然会给他们带来不必要的麻烦。我不是一个普通人,因而不知道作为一个普通人的幸福,我不愿意让他们有不必要的烦恼。每一次我露面,都是以另外一个外形出现的,这不是很明显了吗?可是我不得不承认,我已经受够这种日子了,我已经开始厌倦,只有在酒精麻醉我的时候,我才会感到一种轻松,这种轻松,我无法形容。”我回答道。不是我不愿意回家,可是我知道作为一个捍卫者,有的事情需要注意,这一点罗也提醒过我,这个世界太复杂了,虽然因为异宇宙的历练而让人们暂时的团结起来,可是现在各种各样的势力都在准备着一但这个历练结束,这个世界应该怎样处理,而这个时候,捍卫者的家属就是一个最好的筹码,对那些普通的人民来说,我们捍卫者都是所谓的其他星球上的援助者,可是对地球联盟的高层来说,那只不过是一个幼稚的骗局而已,可我却需要防备着这些人。

  “其实你还是很痛苦的,有着幸福在眼前,可是却无法享受。”小刀突然情绪有些失控,她的语调突然升高了不少。

  “是的,可是我还有希望,只要这个历练结束,我可以马上带着我的家人离开,我可以让他们的生活重新开始,而我的生活也可以重新开始。”我暗暗的使用了一个清醒术让小刀可以冷静一些。我已经决定了,等这个历练结束,我就让**和罗帮助我给我的家人重新建立新的身份,以他们两个人的能力应该不成问题,而且罗和我一样是一个捍卫者,可以说是同一类型的人,一定会帮助我的,而**更是茹儿的父亲,他这么疼爱他的女儿,也是一定会帮助我的。以后无论到什么地方去,只要可以平静的生活就可以了,我现在才深刻的体会到平静的重要,这样的生活我真的已经非常的厌烦了。

  “是的,你还有希望,可是我……”在我的清醒术之下,小刀的情绪稳定了许多,她想说什么,可是却没有说出来。

  “希望,这个词语并不奢侈,人人都会有的,可以说这是理想,可以说这是愿望,无论什么样的说法,只要你有一个奋斗的目标,你就会发现其实你的人生还是非常的有意思的。”我隐隐的觉得这似乎是一个让小刀恢复正常的好机会,虽然这个机会来得有些突然。

  “可是我并没有什么希望,也许我的存在真的是一个多余。”小刀的声音显得有些沧桑,不像是一个年轻的姑娘。

  “不可能的,一个人必然会有一个希望,即使这个希望只是想晚上可以有一顿好菜,那也同样是一个支持着人活下去的希望啊。小刀,生活中必然会有很多不尽如人意的事,可是这并不代表生活就没有意义,只要去克服,去争取,那么这些不尽如人意的事也只是一个短暂的存在而已。”我上前了两步,坐到了小刀的身边。

  “其实,我是羡慕你的,你有自己的家,有自己的爱人,有自己的朋友……,虽然现在你不能象一个正常人一样的或者,可是你总是有自己的希望,有一个支持着自己的动力。”小刀的声音又显得有些凄苦。

  “小刀,你为什么总是想着羡慕别人呢?如果你有什么困难,有什么痛苦,就应该去解决,去争取属于自己的幸福,在这里说这些,并没有任何实际的意义。”我有一些棒喝的味道。

  “可是,我,我……”小刀把身体微微的缩了一下,虽然还是穿着有些恐怖的日本武士铠,可是却显得这么的无助。

  “小刀,我并不想打探你的什么隐私,可是你这样真的不是一个办法,如果你没有办法解决,也许我可以帮助你。”我心中突然前所未有的想帮助一个人过,小刀这个姑娘真的让我感觉非常的不好受,作为一个强大的捍卫者,却有着自己无法解决的问题。不过这也没有什么奇怪,如果按照综合实力来说的话,我的力量还在小刀之上,可是我不是同样也有着无法解决的问题吗?回到地球已经八年多了,可是我却始终也无法领悟到怎样可以让那个世界的人儿回到我的身边,我也不知道坎比特现在怎么样了,也许他统一了全大陆,也许兵败身亡,不过无论是什么情况,那个世界都已经不知道过了多少年, 不知道他们还在不在。真的还有相见的希望吗?我的心中突然也有了一种凄凉的感觉,无数的感情,真的就要流逝了吗?

  “你真的可以帮助我吗?”小刀似乎是在询问,也像是在自言自语。

  “世界上的事,无非也就是恩怨情仇。不管是什么,总会有解决的方法的。”我连忙整理了一下我的思路,跑开了一些不该在这个时候出现的东西。我知道我现在说的话不过是一种场面话罢了,如果真的什么事情都可以解决的话,我现在也不用这么难过了。可是如果可以用这些话来勉励一个人上进的话,倒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可是血影,有的事情……”小刀微微的沉默了一下,似乎是在想着什么,可是刚开了一个头就停住了。

  “对不起,小刀,如果……”几分钟的沉默,我开始有些后悔了,为什么要去询问别人的隐私呢?为什么要把让别人伤心的事提起来呢?我对我刚才的一时冲动感到了一些不安,对一个超级强者来说,也许什么事情都还是要靠自己,我不是也这样的吗?我从来没有把我的事情告诉任何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人知道我在那个世界的一切。我为什么又要去过问小刀的事呢?

  “其实,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我知道一直对那些事情耿耿于怀对我并没有一点的好处,可是我却怎么样也放不下。”我的话似乎刺激了一下小刀,她用及其平静的话语打断了我的话。

  我没有再说什么,我知道小刀真的希望我可以帮助她,我需要做的就是仔细的听小刀的每一句话,尽可能的找到好的办法解决她的问题。

  “那个时候,我还很小,家里没有什么钱,可是却很幸福。妈妈帮别人洗衣服,而爸爸是个海员,虽然我不能象大多数的孩子一样有好玩的玩具,漂亮的衣服,可是一家人在一起和和气气,互相关心,那种日子真的好舒服。”小刀把头埋了下去,似乎是在回忆中。

  “我那个时候特别的羡慕那些有漂亮衣服的孩子,可是我并不嫉妒,因为我知道家里的难处。每一次出海回来都会给我带很多的小东西回来,虽然不值什么钱,可是每一次我都会高兴得几天睡不着觉。”小刀真的已经沉浸在会议之中了,虽然看不见她的面貌,可是我可以感觉出来她的甜蜜。

  “妈妈非常的漂亮,虽然嫁给了爸爸之后还要辛劳的干活,可是她也非常的满足,她和父亲一定是天下最幸福的夫妻了。妈妈干活总是非常的踏实,所以那些客人总会把一些不要的衣服给妈妈,妈妈就会改改给我穿,我比那些有了新衣服的女孩还要高兴得多。”小刀突然微不可闻的笑了一声,如果不是我一直注意着她,我几乎不会察觉。

  “在离我们家不远处有一个剑道馆,都是一些有钱人的孩子去学习的。馆主是一个好人,我常常跑过去看,他也不会赶我走,我常常想如果我是一个男孩而不是一个女孩的话,我就可以做很多女孩不能做的事,比如象那些男孩子一样学习剑道,那可是一个很赚钱的职业,如果还可以学习我们国家最神秘的忍术的话,那就更好了。如果说我那个时候我有一个梦想的话,应该就是这个了。我并不是不想象一个正常的女孩一样的生活,可是如果我真的是一个男人的话,就不用妈妈天天这么辛苦工作,爸爸几个月才回来一次。”小刀真的已经沉浸在回忆之中,她身上的气息从来没有这么弱过,比一个普通人强不了多少。

  “那个时候我并不觉得我这个想法有多么的幼稚,毕竟我还是一个几岁的孩子。所以我也每次去看那些男孩子学习剑道的时候我也会在一旁悄悄的笔划,馆主看见我这样,也许是觉得好玩,也许是帮我,还给了我一把小小的木剑……”小刀伸手做出一个握剑的动作,轻轻的虚砍了两下,似乎是在重复在剑道馆学习的日子。

  “其实那个时候还是非常的快乐的,爸爸妈妈都不是那种有着雄心壮志的人,他们都觉得这样的生活非常的满足。现在想起来,如果生活真的想这样的话,我真的会非常的满足了。可是……”小刀双手捂着脸,有些痛苦的把头埋了下去。

  “可是直到那一天,我永远都不会忘记的那一天,一切都改变了。”又是一段短暂的沉默,小刀才开始继续,我的注意力也更加的集中了,这才是关键,希望我可以帮助小刀吧。

  “那一年我八岁,我清楚的记得妈妈在那一天告诉我爸爸当天会回来,然后第二天送我去上学。我好高兴好高兴,我看见同龄的孩子可以去上学,可是我们家却没有钱让我去读书,我好羡慕,可是我并没有缠着妈妈爸爸让我去上学,因为家里穷。可是那天妈妈竟然说要送我去上学,虽然比同龄的孩子要晚了两三年,可是我还是非常的高兴。”小刀捂着脸的手开始颤抖,一点也没有高兴的意思。

  “我一直等着晚上爸爸回来,不是为了爸爸给我带的小东西,而是只要爸爸回来,就意味着离上学的时候又近了一步。可是那天我们一直等到了半夜,爸爸都没有回来,妈妈已经开始非常的焦急,因为爸爸从来都没有不按时回来的,他不像那些水手一样要去其他的地方发泄,只要轮船一返航,爸爸就会马上回来的,可是那一天,爸爸却一直都没有回来。”小刀的声音已经开始有了一些呜咽。

  “直到第二天早上,才有一个爸爸的同事来到我们家,他告诉我们,告诉我们……”小刀已经开始哭泣了。

  旦夕祸福谁都没有办法预料,可是这不可能造成小刀会这样,我知道真正导致小刀这样的原因一定在后面。

  “爸爸真的是一个好人,为了救另外的一个同伴,竟然……,我简直不敢相信爸爸这么好的水性竟然会……。”小刀已经说不下去了。

  “幸福的生活在瞬间就破灭了,我和妈妈几乎被吓傻了,可是事实总是无法改变的,我们只有承受,爸爸的离开,让我们本来就不富裕的家陷入了极度的困境,不但我不可能再去上学,连本来就非常辛苦的妈妈要更加的劳累。”抽泣了一会之后,小刀才又接着往下说。

  “也许上天容不下我们这个不幸的家庭,在我们如此困难的时候,竟然还会出现那个男人,那个魔鬼,那个披着天使外衣的魔鬼。”小刀的情绪又开始激动起来,我连忙在他身上施展了一个镇定术。

  “那个魔鬼,魔鬼……”我的镇定术似乎并没有起到作用,小刀反而越来越激动,她的气息也越来越强。

  “魔鬼!”小刀突然一声大喝,抽出从不离身的日本武士刀向我劈头砍来。

  “噗!”一声轻响,我手上的还没有消失的护腕展开一个类似于水元素的能量膜把我的手臂包裹起来,然后挡住了小刀的刀。仓促之间我没有来得及拿出我已经散去的细剑,只有这样面前的格斗住小刀这毫无征兆的一刀,速度之快,力量之大,已经超出我所见过的小刀任何时候所表现出来的力量,虽然我几乎是出于本能的挡住了这一刀,可是我的手臂依然被划了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

  来不及多想,我飞身后退,瞬间抽出随时隐藏在空间中的细剑,挡住了小刀接连攻过来的数十刀,我的虎口出现了很久都没有过的麻痹感。如果纯粹从近身格斗的角度来看,我还比不上小刀,小刀算是一个纯正的武士,而我却是一个魔剑士,现在的这种情况我绝对不能伤害到小刀,可是也不能真的让小刀把我杀死,一时之间我被攻了一个手忙脚乱,接连受了几处伤,不过都没有什么大碍。

  “小刀,你干什么?我是血影啊!”我知道了小刀会有这两种人格就是因为那个人的存在,虽然我并不知道具体的原因。

  “杀了你,我杀了你!”小刀似乎已经完全失去了控制,不但没有停止,反而进攻越发激烈了,她似乎已经认定我就是那个魔鬼一样的男人,刀刀都往我的要害砍来。

  我没有再做无力的呼唤,我知道这种情况用单薄的呼唤不会起到什么作用。一面不停的象小刀的身上施展清醒术和镇定术,一面用地系魔法减缓她的动作,同时还在用风元素形成的无形镣铐试图锁住小刀的手脚。

  可是效果并不好,对于强大的捍卫者,这种程度的精神干扰并不能形成很好的效果,而且失去控制了的小刀力量大得有些恐怖,我又不敢使用强力的魔法,怕伤害到小刀。

  小刀强大的气息和战斗力在瞬间就摧毁了东京很大的一片区域,死伤了几千人,可是那些我并不招呼,那些普通人的死亡我并不是很放在心上,何况全部都是日本人,连一个随手就可以施放的防护结界我都懒得施展。我只是专心的观察着小刀,希望可以强行将小刀制服,这样下去我不知道小刀的意识波是否可以承受,要是真的出了什么问题,我才会后悔一辈子。

  几秒的观察,我马上就发现了小刀虽然力量和速度都比平常要强大得多,可是却没有章法,每一招都是直来直去,要是对上一般的敌人,的确非常的厉害,可是对上了我这个本来速度就比她要快的捍卫者,她的这种攻击方式在打了我一个措手不及以后,再也无法给我造成任何的伤害。

  “嘭!”一声催响,小刀一剑把我用风元素做成的一个替身砍得烟消云散,但是几乎是在同时,我出现在了小刀的后面,一记手刀砍在小刀颈部的大动脉上,把小刀击晕过去。即使是捍卫者,也同样有一些要害的部位,而且我和小刀也算非常的熟悉,她这个部位算是她最软弱的一个部分,而且不会对她的身体造成太大的负担。

  “小刀,醒醒,醒醒。”我已经顾不了太多,让小刀斜靠在我的怀里,然后把她的头盔摘了下来。也许这是一种不尊重,可是我知道小刀对我的感情,同时小刀也给我见过她的面貌,应该没有什么关系的。

  “嘤~”小刀微微呻吟了一声,慢慢的睁开了眼睛。她长年不见眼光的脸有些苍白,看起来让人有些心疼。

  “血影,我怎么了?”小刀睁开眼睛就扶着自己的头。因为我有些怕小刀再失控,所以用了几层禁制压制住了小刀的力量,她有些不适是正常的。

  “我的头……”小刀突然全身一震,我连忙把小刀紧紧的抱着。因为我是第一次对强大的捍卫者施展这种禁制,我自己都没有把握有效果,小刀一动我害怕她又出现异常,只有把她紧紧的抱着,我的双手聚集满了力量,只要小刀一出现任何的不对,我只有把她又弄晕过去。

  “这就是温暖吗?真正的温暖……”小刀的嘴就贴在我的耳朵边上,可是她的这几句话却依然模模糊糊。

  “小刀,我只是……”我突然反应过来我这样的举动似乎有些不妥,连忙想把小刀从我的怀里推出来。

  “不!血影,我喜欢这样的温暖,很久没有过了,抱着我,好吗?”小刀的声音非常的无力,可是又非常的坚决,同时也是如此的不能让我拒绝。

  “小刀!”我知道有的感情又要迸发,也许曾经这样的事会让我恐惧,可是现在我的心里却充满了浓浓的一种感情。

  一片废墟之中,两个不寻常的人紧紧的拥抱着,这代表了一些什么,可是也什么都不代表。

  ※ ※ ※

  俺,俺回来了(累得跟条dog似的)……

  让大家就等了,不好意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