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梦幻现实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坎比特的过去

梦幻现实 血影 7979 2003.06.14 13:33

    其实,在生活中,总会出现这样或那样的问题,解决了,你会获得一个答案;没有解决,你也会获得一个答案。同样的,在人的一生中,也会出现这样或那样的事,你做了,就会获得一个人生;你没有做,同样会获得另一个人生。

  ——自传之《梦话连篇》

  ※※※※※

  “坎比特,说说你的情况吧。”我向我身边的坎比特问着,作为他的师父,虽然没有真正的教过他什么,可是还是应该给予最基本的关怀。见面有这么长的时间了,可是还是没有过问他,我的心里也有点过意不去。

  “师父,在六年前,我明白了您说得‘真正的开始’是什么意思了,沙米尔王国和我们卡亚王国发动了战争,就是一直到现在还没有结束的‘两沙之战’(卡亚王国全称:沙克。卡亚王国,首代君主之名)我知道您的意思,战争,是建功立业最好的机会,您要我乘这个机会实现您对我的教诲‘做世界之王’对马?”坎比特的眼中又闪动着崇敬的光芒。

  “哦,是的。”我不知道怎么解释,那是我只是对他开了一个玩笑,红儿还问了我,唉,红儿。可是看着他的眼睛,我实在不好意思打击他。

  “我还记得那个上午我刚刚击败了我们学校的剑术老师,虽然我用的是枪,占了一点便宜,可是我们学校除了从不出手的校长,没有人是我的对手了,而那天下午,克莱尔就来告诉我沙米尔王国对我们宣战了,让我们一起去参军,我突然明白了师父说的‘真正的开始’,

  我马上就答应了他,然后我们又叫上了我们的好朋友爱尔米一起加入了军队。”说道这里,我发现爱尔米的脸红了一下。真是个腼腆的小伙子,我对自己说,要不是看见他有喉结,我一定会认为他是个女孩。

  “说说战争的事吧。”小时候,我就对自己说,要是我在古代,我一定是一个将军,“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这是我儿时的梦想,后来长大了,就没有这种幼稚的想法,到了这里,我只想变强,对军队更没有什么感觉,可是我还是想了解一下真正发生在我身边的战争,用剑与盾组成的战争。

  “战争的起源是因为八年多前那次沙米尔王国的右相卡沙公爵和他的儿子科尔侯爵来到我们王国,据说是用一个有着神的力量的宝石来交换我们的镇国之宝‘地之凯’,我们的国王没来不想交换,可是沙米尔王国的国力太强了,我们的国王只有勉强同意。可是刚来了一天,本来准备第二天就进行交接仪式的,可谁知道就那天晚上,一个叫‘血影王’的刺客闯入国宾馆,把所有的外交人员和他们的护卫,还有我们的一些接待人员总共两千三百四十四人全部杀死,还抢走了那个宝石。虽然那个科尔侯爵真的是该杀,他的臭名在整个东大陆都是有名的,但是这样残忍,实在……”他向我讲述着战争的起源。

  什么?难道我杀的人就是沙米尔王国的特使吗?可是那天虽然我记不得到底杀了多少人,可是最多不会超过五百人,还要加上红儿杀的,绝对不可能有两千多人的,一定是那个风神干得吧,可是奇怪的是,“血影王”这个名字是我到了魔界才改的,他们怎么知道的呢?

  “……本来沙米尔王国马上就想宣战的,可是我们国王送了全国排名第二漂亮的文雅公主送给了沙米尔王国那个胡子都百完了的老头子国王,还送了很多钱,发誓一定会找出凶手,夺回宝石,再加上我们也死了很多比较重要的大臣,所以沙米尔王国就给了我们三年的期限找出那个凶手,可是奇怪的是,那个叫‘血影王’的凶手却像在大陆上消失了一样,我们甚至到了西大陆和南部的蛮夷之地去寻找,可是一点线索都没有,我们甚至怀疑是不是他们故意设的一个圈套来找宣战的理由,但是死亡的又是最受他们国王宠爱的沙克公爵,看来又不像。”他继续说着。

  我到了魔界,你们要是找得到才怪,我在心里嘀咕了一句。

  “沙米尔王国早就对我们的国土有野心了,他们的国土大部分是沙漠,虽然民风彪悍,可是确实需要一个更好的生存环境,我们是离他们最近的一个国家,所以就自然而然的盯上了我们。本来想再用更大的力量寻找那个‘血影王’,可是两年后的一个晚上,他们突然偷袭了我们的边境大城马尼斯城,并把全部的城民和军队杀的一个不留,第二天就宣布正式向我们宣战,理由是我们蓄意杀死他们的大使,侵吞了他们的宝物‘火焰神石’,接着又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连续攻陷了我们的七座大小城池,而且所有城池的人都全部杀光。”他的眼中有着一些不知是什么的光芒,我都有一些心惊。

  “那时全国上下一片恐慌,连国王都准备迁都了,幸好那时出现了一个及其有战略天赋的将领……”他继续说道。

  “不会是你吧!”我难得的开了一次玩笑,其实我很喜欢说话的,只不过这么多年没有和正常人交流,那个白痴火神只会听故事和做烧烤,没有什么可以说的,想起火神,我伸手摸了一下那个石头,仍然是极度的恐惧,我真的把他吓坏了。我对自己说。

  难道这就是那个陷阱的最后结果?设计让我杀了他国的特使,然后趁机宣起两国的战争,可是为什么是风神来做这件事呢?人间界的事神应该不能干涉的呀。我很奇怪,如果这个世界是我制造的,那么我的思想里也应该有神不能干涉人间界的事这个定论的,何况这么久,除了这个风神,我也没看见有其他的神在干涉人间界的事呀,不过也许是我不知道而已,我到大陆的时间并不长,也许这个世界神是可以干涉人间的事吧。

  “呵呵,当然不是我,我那个时候才刚刚参军呢。”他有点不好意思。“是一个叫马克的将军,他的年纪也不大,只有四十多岁,本来他是一个小小的守城将领,沙米尔王国在攻陷七座城池后,马不停蹄的向他驻守的奈尔城进攻,奈尔城是一个小城,没有什么天险,守城的士兵也只有不到八千人,本来连我们自己人都觉得没有什么希望,只有让他们又得一座城池,城里的百姓也都跑光了。可是说也没有料到,就凭这八千人,他硬是把沙米尔王国的四十万军队当了下来,其中还包括沙米尔王国的七万特殊兵种:沙漠狼骑兵。我至今都不敢相信他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沙米尔的国王大怒,一个月内接连撤换了3 个统帅,可是依然无法攻陷那个奈尔城。他给我们争取了宝贵的时间,从各地抽调的军队也往那个地方回合,那时大概我们有二十多万人,比起彪悍的沙米尔军队,我们依然完全不是对手,国王马上任命马克为大统帅,统领所有军队。马克也知道他只能拖一段时间,要战胜沙米尔是不可能的,所以当大部队来到的时候,他放弃了奈尔城,帅所有部队退回了后面一座有天险凭借的马尔科斯城,那是一座建立在山坡上的城市,可以说是进攻我们内陆国土的必经之路。当然,如果非要绕过去,可以走另一边的沼泽地,对于会飞行术地法师或大剑士并不是很难,但是军队一般都是大部分地普通士兵和骑兵,还有其他的辅助兵种,他们的沙漠狼骑更是不能在沼泽里行走,所以就形成了对峙的局面,直到现在。虽然沙米尔王国已经退回去了,可是国王依然不敢把马克调走,所以他还是驻守在那个马尔科斯城。”他向我诉说这当时的情况。

  “那你呢?怎么当上这个将军的。”这就是真正的战争?整个城整个城的人死在战马的铁蹄下,相对于我杀的几百个人,真是……

  “那时我刚参军,我参加的是枪兵,隶属王国第七军团第四步兵团,那时的团长是米亚,就是您看见的那个年轻人,他是一个好人,从不抢部下的功劳,虽然他从不上阵厮杀,可是他的计谋很让人佩服,我一直都对他当了一个步兵团的团长感到奇怪,他带领的第四步兵团总是伤亡最少,功劳最大,他也很受士兵的爱戴,可是那个军团长劳尔斯老是怕他夺了自己的权位,一直压制他的功劳,还想办法陷害他,幸好米亚为人谨慎,一直没有把柄落在他的手中,所以那个劳尔斯一直没有办法,但是还是尽力压制他的提升,所以米亚一直只是一个步兵团长,在那种时候还要抢功劳,我不知道那个白痴劳尔斯是怎么想的。”我第一次听见坎比特骂人,我笑了笑,在任何地方,都会有小人的存在呀!

  “那你又是怎么这么快就由一个小兵当上了一个将军呢?没有人压制你吗?”我有点奇怪,现在卡亚王国已经抵挡住了沙米尔王国的最强的进攻,那些小人应该开始争功了,怎么还会让他来当将军呢?

  “在卡亚的手下升职是很快的,可是要绝对的靠实力,我刚进去的时候,他们例行公事一般的欺负新兵,虽然不是很过分,我可以忍下来,可是克莱尔知道后,非要给我报仇。他那时是当攻城的斧头兵,他的块头大,长的又有点……”他看着我笑了一下,后面的爱尔米“噗哧”一声笑了出来,我也跟着微微的笑了笑。

  “所以没有人欺负他,他来我们我们步兵团帮我报仇,我没有拉住他,他就和几个枪兵动手了,其实当时并不是那几个枪兵欺负我的。可是大家都是兵,脾气比较火爆,都没有解释,就打了起来,克莱尔的武功一直都不是很好,只是靠一些蛮力,所以打了一会就不敌了,我实在没有办法,又不能看见他受伤,只有动手了,那时我下手没有轻重,还伤了两个人,大家眼看就要弄的不可收拾了,这时米亚就来了,看见我只有十五六岁,却接连战胜了几个老兵,还可以伤了他们,而且还是罕见的紫发,所以就开始注意我了,后来的几次战斗中,我表现的也很好,杀了不少敌人,而且也不算太笨,帮他出了几个还不算太坏的点子,所以不到一年,他就把我提成团长助理了,其实就是副团长,因为是他的坚决意见,所以也没有什么人反对。”

  “而真正让我当上将军原因,其实是一个很凑巧的机会。因为我们在马尔科斯城抵挡了沙米尔王国的进攻,沙米尔王国久攻不下,人数伤亡反而越来越多,他们国家里开始出现旱灾,本来就是沙漠王国,粮食就不是很多,打了这么久仗,又遇见旱灾,他们终于坚持不足,退了回去。但是他们并没有死心,从我们脚下的克拉米联合酋长国绕道来攻击,我不知道克拉米联合酋长国那些土著是不是都是傻子,竟然让那个沙米尔王国随便使用自己的国土,他们难道看不出来要是我们卡亚亡国了,下一个就会是他们吗?哦,对不起,师父,我扯远了。”坎比特不好意思的笑笑。

  我也笑了笑,我发现我真的是很喜欢笑的,这么多年没有开心过,大概只是因为孤独和杀戮把我逼得吧。手一摆,表示没什么,示意他继续说。

  “因为那个白痴军团长怕我们再建立什么大的功劳,就把我们整个团发配到和克拉米联合酋长国的交界的地方,因为虽然有些沙米尔的挑衅,可是一般不会有大的战事,不容易建立功劳,可是又有死亡的危险,不得不承认,是个最好的消除米亚对他威胁的方法。可是他没有料到,这个决定竟然让我们以建国以来从没有出现的速度升为将军,哈哈。”坎比特笑了起来,从他的脸上,我看出是真正的开心,我的好奇心也被钩起来。我看着他,等待他的继续。

  “师父,你绝对想不到,我们竟然救了王国的第一美人,陛下最喜欢的小公主武威公主。她竟然一个人化妆去克拉米联合酋长国,不知道她要去干什么,她一直没有说。”坎比特笑得更开心了。

  嗯?多年魔界的历练让我的反映异常敏捷,我发现爱尔米的脸及其不正常的抽动了一下,虽然只是一下,而且很轻微,但是我马上就察觉了。难道他爱上了那个武威公主?我心里一笑,少男的心呀,不过那个公主竟然叫武威,有点奇怪。

  “当时是晚上,我们在边境上巡逻,只有我,米亚,爱尔米,还有几个剑士营的士兵,我们在一片密林里发现了打斗的声音,我们跑过去发现是一个蒙面的人,看体形是女的,她正被几个沙漠狼骑围攻,看样子只是几个斥候狼骑兵,我们马上冲过去解决了那几个狼骑兵,连那几只沙漠狼都没有放过,那个女的本来已经快抵挡不足了,我们一接手她就躲开了,本来她想跑,可是被爱尔米发现了,就把她拦了下来,她开始还……”坎比特看来越说越高兴。

  “简单点说吧。”我打断他的话,对于如何对待一个公主,我没有兴趣。

  “哦,是的,师父,后来我们发现她是陛下最喜欢的武威公主,就把她送回了马亚纳。没有多久,上面就叫我们回去,换了第三步兵团来接替我们,给我们的新任务是去剿灭一个山头的一小伙强盗,那些人拿的武器甚至都没有像样的一把刀,我们毫不费劲就把他们消灭了,想不到的是,米亚竟然就因为这个直接成为了王城的近卫统领,我被正式任命为第四步兵团的团长。朝中上下一片哗然,可是陛下坚持,大臣也没有办法,只是从各方面为难米亚,后来不知陛下又怎么知道了,免了两个从中作梗的大臣的职,大臣们都不敢再怎么样了。不久之后,大概在三年前吧,沙米尔王国又开始了新一轮的进攻,这次他们没有再从马尔科斯城进攻了,而是绕道克拉米联合酋长国,从我们的下方攻打我们,国内的人都被沙米尔的凶悍吓倒了,不敢叫马克从马尔科斯撤回来,国内又没有好的武将,这时,王国的左相爱狄夫就建议让王城的近卫统领亲自领兵,方能击败沙米尔,谁都知道这是公报私仇,陛下开始也不同意,后来不知怎么又答应了。但是米亚又推荐我让我做统帅,他自己做军师,否则情愿辞职,陛下没有办法,叫了几个人来考验我,幸好我一直坚持师父的教诲,读了很多书,他们都没有难到我,后来又考武功,师父的枪法更是无敌,陛下后来就任命我为统帅,军衔是大将军,米亚是军师,带了十万军队就出发了。”坎比特的眼神有点涣散,好像已经沉浸在回忆当中了。

  “当时沙米尔王国带兵的统帅是号称没有败绩的卡拉西亚将军,他的兵力是二十四万,其中有十四万是骑兵,当中又有五万是狼骑兵,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规模的军队,记得当初第一次从山上往下看的时候,我的脚都有点软,这么多部队,比我们的两倍还多,后来幸好米亚帮我出了很多主意,边境那里又是山地,敌人的骑兵发挥不开,我知道他们本来打算用步兵攻下边境,那里只有一座小要塞,一座连名字都没有的小要塞,可是我们竟然守住了,他们的步兵始终攻不下那座要塞,骑兵又发挥不开,一年后他们退兵了,这一年,是我最快乐,又是最痛苦的一年,我不愿看见人们一个个在刀剑下死去,可是又很喜欢那种征战的感觉,享受看见敌人被我打的纷纷溃退时的恐惧,师父,我……”坎比特看着我。

  “你做的很对,就应该这样。”我看得出坎比特有些迷茫。但是,一个真正的君王,仁者之心,霸者之气,都是必须的。

  “师父这么说,我的感觉好多了。沙米尔王国进攻我们的时候,我们北面有一个叫马尼尔的小国想趁火打劫,一直不停的骚扰我们北部的边境,杀了我们不少老百姓,据说还和沙米尔结成了同盟,后来沙米尔退兵了,陛下又把我调去进攻马尼尔,米亚依然在那里防守。马尼尔是个小国,本来以为沙米尔可以轻易攻陷我们,可是没有想到竟然被我和米亚挡住了,接着又退了兵。马尼尔马上向沙米尔求救,结果沙米尔理都没有理它。它又向我们求和,给了我们陛下很多钱和珍宝,而且把自己的女儿玛利亚公主也送给了我们陛下。”坎比特眼睛直直的望着前方说。

  难道国王的女儿都是拿去当国家交易品的吗?我心里很不舒服,我们古代的昭君,他们这里的文雅公主,玛利亚公主,唉,这个世界的女性真的……

  “我们陛下本来同意了,下令让我撤军。可是那时我在那里无数次亲眼看见他们的军队蹂躏着我们的人民,践踏我们的尊严,在那个时候撤军,我真的很不甘心。后来我心一横,没有理会陛下的旨意,带领我们的军队直接杀入了马尼尔的国土,这是我第一次自己带兵,没有米亚的帮助,可是情况比我想象的还要好,我没有遇见什么困难,只用了两个月,我就攻陷了他们一大半的国土,他们的国王已经迁都了,陛下无数次催我收兵,我都以‘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拒绝了,直到我在一个月后,亲手砍下了他们那个国王的头,我才撤军。回到王城,陛下还亲自来迎接我,他笑得很开心,可是我看得出来,他其实很恨我,他的身边还跟着那个玛利亚公主。不久,陛下又下令我去进攻北面另一个小国,拉亚公国,还没有马尼尔大,不过那里的地势不好,人民又齐心,我花了半年才打下来,回去的时候,陛下又嘉奖了我,之后的这一年多,陛下又派我去打了很多仗,有的容易,有的困难,可是我都完成了。”他吞了一下唾液,继续说着。

  “师父,你知道的,我的出身只是一个小偷,我知道老百姓生活的痛苦,所以我打仗的时候,从来不骚扰老百姓,有时获得一些战利品,还要分给他们,所以他们给我起了一个绰号‘卡亚之梦’,两个月之前,陛下又叫我去收复被沙米尔攻陷的那几座城,那几座城名义上是我们的,可是那里的人都是从沙米尔迁进去,六年了,其实那已经是他们的城了,而且这里的城大部分是建立在平原上的,我们的骑兵不是他们的对手,所以我花了好大的力气,死了很多人,才打下两座,我上书陛下不要再作这种劳民伤财的战争了,打了这么久,该好好休养一下生息了,可是陛下突然大怒,说我不遵圣旨,把我的统帅职位撤了,还马上下令攻克米萨城,让我当前锋,还把米亚也调来和我在一起,说是当我得军师。我带了两万人先行,后面有七万人,可是我们在路上遇见了敌人大部队的狙击,大概不下十万吧,我不知道怎么会有这么多敌人。伤亡一万多后,又被逼迫到那个山坡,后援部队又一直没有出现,我们就一直被围困在那个小山上了,后面的事师父你都知道了,如果没有师父,唉……我们这么多人又要……”坎比特叹了一口气,终于说完了。

  “功高震主!”听了这么久,我只说了四个字的结论。

  坎比特躺目结舌得看着我。

  “不用这么看着我,该干什么,不该干什么,不用我教你了。回去,是必然得,就看你准备怎么办了。走吧,早点回去,做点准备,你的时间不多了。”我慢慢飘了起来,用风元素把坎比特和爱尔米也托了起来,我看见爱尔米得眼中又有了佩服得表情,坎比特又出现了习惯性得崇敬神色,我有一丝不解,不过现在不是说话得时候,带着他们,我急速向王城得方向飞去。

  没有多久,我就看见了大部队,因为现在已经是黑夜了,大家已经在扎营休息。

  “等着!”我低声喝了一句,把他们留在空中,我向下飞去。

  站在营地得外面,我又一次得使用了“盗贼之眼”,八年多了,我还没有再使用过“盗贼之眼”,现在,我不会逃避了,我要真正得使用,不,是寻求风元素得帮助,我要在他们得帮助下实现自己得目标。风元素现在是真正得相信我,几乎所有得风元素都愿意帮助我。

  “找到了。”不到一分钟,我就找到了克莱尔和米亚,他们正在说着什么。可惜风元素不能听。魔界中训练出来的敏捷加上风元素得帮助,我轻易避开了那些普通士兵。

  “如果你们不想坎比特死得话,就不要叫,和我来。”冷冷得看着米亚和克莱尔,说完话,我转身就走。

  “你……”克莱尔马上要叫出来,米亚马上捂住了他的嘴。

  “走吧!”米亚平静得说。

  不错,就凭这个镇定,是个好人才,我暗暗得赞许着。

  走出营帐,士兵们惊异得看着我们,在他们得眼里,我依旧是一个大暗黑武士,可是看着他们的长官没有说什么,他们也没有出说什么来。

  “你们自己休息,如果我没有回来,没有什么,让监军大人带你们回去就是了。”米亚向着一个看来是头目得将领吩咐着,然后跟着我走出了营地。

  没有说什么,我委托风元素把他们托了起来。

  “啊……放我下来,你这个邪恶得大暗黑武士,我要一斧子劈了你,你这个……”那个大块头克莱尔开始大声的叫着。

  “不要叫了,他对我们没有恶意。”米亚依然镇定的说着,但他的脸上露出一丝惊异,没有逃过我的察觉。

  “啊,坎比特,爱尔米,你们怎么在这里,那个……”沉默了不到一分钟,那个克莱尔又开始叫了。

  “住嘴!”我一声怒喝,刚见面的时候他满聪明的,这一下又这么蠢,见面时说得话一定是那个米亚教他的吧。

  一行人在漆黑的夜空中,向着王城马亚纳的方向飞去。

  “马亚纳,我回来了。”看着前面隐约出现的大城,我默默的说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