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梦幻现实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无耻(上)

梦幻现实 血影 4842 2003.12.23 17:15

    我想起了一个人,那个无耻之极的风神拉比,竟然利用比生命还要宝贵的爱情来满足自己肮脏的yu望,如果给我一次重新面对他的机会,我绝对不会让他这么“快乐”的死去。可是我没有想到的是,有一天,我竟然也成了这样的一个小人,虽然我的原因不是那么的肮脏,可是欺骗就是欺骗,我真的可以用这样一个理由来掩饰自己的无耻吗?这个问题,我百思而不得其解。

  ——《捍卫者传记》之“血影传”

  ×××××××××××××××××××××××××××××××××××××××走在去招聘会的路上,我带着一脑袋的疑问,没有因为找到了几个捍卫者而有什么轻松,因为太多的事情没有解决。他们真正的力量我不知道,对于即将到来的历练具体有什么打算不知道,那个第一捍卫者到底多知道一些什么不知道,甚至连他怎么让我听得懂他们说话的方法也不知道,不但没有找到自己的需要的答案,反而多了不少的疑惑,我心里有些难受,也有一些担忧,因为感觉到除了第一捍卫者,其他的每个捍卫者都有自己的个性,我也一样,这大概是因为我们都是自己世界里的最强带来的傲气吧。

  回到学校已经是早上八点过了,因为雾气有些大,又不敢用什么魔法怕引起人们的注意,所以在城市的上方还耽误了一些时间才找到自己寝室的位置,不过也因为这个原因,今天寝室全体没有起床,当然也不可能发现我的消失了,我有些悬起的心终于放了下来,看来今天的天气还是帮了我一个忙。

  在床上还没有躺平,就听见了喊话器里传来了“王雪鹰,有人找”的声音,心里一抖,我马上就知道是谁了,那个可爱,又有些可怜的女孩,为什么她还是不愿意放弃呢?捍卫者已经出现了四个了,另外三个可能不久就出现了甚至早就出现了,只是没有和我们会合上。我有预感那个历练快要来临了,虽然不知道确切时间还有多久,可是,不远了。

  “下来了。”对着喊话器回了一句,我穿上平时的衣服下床往楼下走去。都我一直对那天我吻了她感到后悔,可是我不知道要是再来一次,我会不会不去吻她。

  “雪鹰,天气变冷了,你怎么还只穿这一点啊。”王茹看着我下来,惊讶的说道。

  “没什么,我身体好。”我回答了一句。还要小心一些,千万不要露馅,现在我和普通的人不一样,这种天气和炎热的夏天对我来说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可是对于普通人来说就不是了,回来快一个月,我还是穿着一个月前的衣服,本来有些不太合适的,可是和我穿一样的人也不是没有,所以还没有什么,但是今天突然降温了,还是穿这样的衣服,似乎就是有些碍眼了。

  “这是我织的围巾,你看看合不合适?”王茹从左手提着的一个袋子里拿出一条长长的围巾,白色的,看起来打工非常的好,想不到她这个千金小姐还有这一招。

  “来,我给你带上。”她把袋子放在,然后拿着围巾过来想给我带上,我微微一闪,可以看见她眼中的委屈,我又没有动了,对于女孩,我总是硬不下心来。

  她满意的笑了一下,神色之间还有些得意。把围巾搭在我的脖子上,然后轻轻的绕了一圈,但是她没有退回去,给我带好了围巾,依然是两只手搭在我我的肩膀上,她美丽的面孔和我的脸相隔不到两厘米,她的呼吸慢慢的有些急促,呼出的热气喷在我的脖子上,感觉痒痒的。

  “戴好了,感觉不错啊。对了,你没有课吗?”我知道再这么下去不行了,即使不会发生什么让人过于难堪的事,在这个寝室的楼下有什么稍微亲昵的动作都是非常的不好的,尤其是对于一个女孩来说。于是我随便找了一个借口把她从那种感觉中拉了回来。

  “对了,我们上午三四节还有课,那我先走了,你回去多穿一点,再见。”她连忙退了好几步,本来就被冻得红扑扑的脸蛋更红了,说完再见,就像一个受惊了的小兔子一样跑了,头都不敢回。

  “小伙子,你的女朋友对你可真好啊,而且又这么漂亮,你可要珍惜啊~”值班室里的那个特别喜欢说话的女楼管笑着说道,有些打趣的味道。

  我向她微微的一笑,没有说什么。可是我的心里有些难受,连她都说王茹是我的女朋友了,而且这么多天来,的确是几乎每天王茹都会来找我,她这么认为也不是什么怪事,大概学校里所有的人都会这么想吧,可是,我是真的不能啊,会害了她,也可能会害了我,害了成千上万的人,因为,我是一个捍卫者,一个可能不属于真正人类范畴的人。

  唉~,心里叹了一口气,上楼换了一件厚衣服,然后拿着东西去洗簌去了。今天还是过着平常人的生活吧,晚上去问一下第一捍卫者一些详细的情况,虽然那个联系方式不是非常的清楚,可是我现在就感觉得到他们三个的大致方向,如果真的象第一捍卫者说的那样,随着距离的拉近,还可以进行通话的话,那么找到他们是没有什么困难的。

  拿了一份简历,把室友叫醒,然后和其他寝室的一些同学一起去参加一个招聘会。今天,可能还是会和以前几天一样吧,平静的过着一天,除了我有些不愿意面对的王茹,可是为什么我的心里开始有些不知名的不安呢?找到了捍卫者没有丝毫的高兴,反而心里还有一些隐隐的不安,为什么?我问着自己,可是我不知道答案。

  纯粹是为了做个样子,我站在了招聘会会场的最后,没有听见任何那个招聘人员说的话,只是站在那里理着自己的思绪,想着晚上应该问一些什么。

  “滴铃铃,滴铃铃……”我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这个手机全身都是划痕,可是竟然奇迹般的没有一丝功能上的损坏,所以我还是一直用着它。看了一下来电显示,一个不认识的电话,可是还是本城市的。

  “喂。”接了电话,我有些心不在焉的说道。

  “你好,是王雪鹰吗?”一个男人的声音响了起来。我感觉有些耳熟,可是没有想起来是谁。

  “是的,你是……”我有些疑惑的问道。

  “我是茹儿父亲的朋友,姓张,我们见过面的。”他回答道。

  “哦,请问有什么事吗?”我觉得有些奇怪。

  “我们可以出来谈谈吗?”他回答道。

  “当然。”我马上答应了,因为有了那种有些奇怪的不安,所以我觉得有必要把和王茹那种奇怪的关系彻底的断掉,可是我看见那个美丽的姑娘又总是有些说不出口,而且我还吻了她,再对她说什么残忍的话有有些无耻的味道,现在他的长辈来了,我正好可以和他说清楚,虽然利用长辈来斩断这种关系有些过分,可是没有什么其他的办法了。

  “真的是非常的好,出校门吧,我得车就在外面,刚好可以去吃午饭,我们边吃边谈。”他说道。

  “好的,马上就出来。”我回答道。挂了电话,把简历给了旁边的一个同学帮我投,然后我向校外走去。

  “年轻人做事就是利落,这么快就出来了。上车吧。”在校门外,那个张叔叔靠在一辆黑色的大奔上,看见我出来,非常热情的帮我拉开了车门。

  “谢谢张叔叔。”我礼貌的说了一句,然后坐了进去,是前排。如果是在我成为捍卫者之前,可是坐进这种超豪华的大奔里面,我是绝对会有些激动的,可是现在,就算是一架波音停在校门口我都不会有一丝的震惊的。

  “走吧。”他坐在了驾驶座上发动了汽车,我知道他有什么重要的事要讲,否则不可能有了大奔却没有司机。我没有说话,等着他的问题。

  “这个自助餐厅不错的,虽然我才来这里两天,可是我最喜欢吃东西了,每到一个城市就是现打听哪里的东西最好吃,不要笑我为老不尊啊,呵呵。”他笑着把车停了下来,走进了一个自助餐厅,非常的普通,我都来过好几次。我知道他是为了怕我有什么难堪,所以来了这个非常平民化的餐厅。这个人不像是一个完全的商人,他的气质有些象个统领几十人的一个帮会首领,就有些象沙迦界的那个亚修。

  路上他没有说什么重要的,只是问我一些“家在哪里?”“学习累不累?”之类的无关紧要的话,我也不着急,有问必答,但是也不会多说其他的什么,我不想这么的麻烦,虽然是正常的正式谈判前的谈心,可是我没有什么兴趣,我只是想早点把应该办的事情办了,以后说不好就再也不见面了,这样的客套我也没有什么兴趣。

  我们各自去拿了一点吃的,然后坐在了一个小包间里面,没有再说什么那些废话了,我知道正式的谈判就要开始了,我已经打定了主意,无论如何也要他们这些父辈出面让王茹不再缠着我,否则……,唉~,为什么自己这么的优柔寡断,要是自己去明说,长痛不如短痛,可能会更好的,但是自怎么就是下不了决心呢?我有一次责怪着自己。

  “我想你应该知道我今天约你来的意思,老实说,我没有什么让你答应的把握,可是我还是把你约了出来。我是一个商人,也是一个赌徒,只要有一点希望,我就回去做,何况,即使这次没有成功,我也没有什么损失。”他一面把一些东西到进了火锅里面,一面说着,他的眼睛没有看我,像是在自言自语。

  我没有说话,我知道他只是想给我制造一些心理压力,所以用这种有些带着不在乎的语气说着。可惜的是,我现在真正的岁数可能有他的两倍,所以这些话对我没有丝毫的作用。我知道,沉默就是最好的回答。

  “好吧,看你也是个明白人,我们打开天窗说亮话吧。”他看见我不说话,而且没有丝毫的惊愕,他马上的转变了原来计划的谈话方式,反映之敏捷,做事之果断,更加让我肯定他绝对不是一个普通的商人,不知道王茹怎么会有这样的叔叔,可是看王茹的表现似乎只是单纯的认为他是自己父亲的一个朋友,可能是因为从无数战斗和阴谋中历练出来的敏锐让我马上就发现了他的本质吧。

  “你觉得茹儿又什么方面不好?我看得出来你不是为了然我或者是茹儿更加的离不开你而用的手段,而是从内心里面真正的不想和茹儿在一起。我非常的奇怪,怎么会有人不喜欢茹儿呢?从来只有人追她而被她拒绝的,而没有她被拒绝的情况发生。”他看着我说道。

  “为什么她追我我就一定要答应呢?”我得语气也不是非常的和善,虽然他的表现一直谦和有礼,可是刚才那句话还是露出了有钱有地位的人对平民的一中歧视。我没有怪他,这个世界本来就不是公平的,有能力的人本来就有资格去藐视其他不如自己的人,我也一样,在那个世界,对于那些帝国的平民,我几乎是从来不会去过问一下的,因为没有必要,我不是什么圣人,那些事自然有人管的。

  “对不起。”他马上意识到了自己刚才的语言有些不妥。

  “没什么。”我也马上回答道。在旁人眼里也许有些奇怪,可是我们自己的心里明白就可以了。

  “她很漂亮,对吗?”他接着问道,刚才那声道歉似乎没有发生我,他还是继续着自己的话题。

  “当然。”我毫不犹豫的回答道,这是绝对的实话。

  “她很温柔,对吗?”他又问道。

  “当然。”我还是说了实话。

  “她家境也非常的好,对吗?”他还是接着问。

  “当然。”我还是接着回答,回答的也还是实话。

  “那你为什么不喜欢她?”他接着又问了最关键的问题。

  “为什么我就要喜欢她?”我反问着,我知道这也是同样一个前奏而已,他一定还有更重要的话没有说。

  “是因为你在另一个城市里面有一个女友吗?”他问道。

  “有这个原因。”我回答。是的在这个世界里,我不想有什么更多的感情,主要是因为我还有更重要的是要做,第二个原因也是因为我还有一个女友,虽然这个女友我也在考虑怎样和他脱离关系,在那个历练来临后,和我有关的人可能都会收到一些伤害,我不愿意,我是一个捍卫者,不是一个普通的人,我想所关心我的,和我所关心的人可以平静幸福的生活下去,和我这样的捍卫者在一起绝对不会有什么平静幸福的生活的。

  “我可以给她五百万,美元。让她幸福的生活。”他说道。

  “那用不用给我五百万,然后我就是你的人了。”我有些嘲讽的说道,这些人似乎觉得金钱真的可以办到一切,我几乎可以肯定我的女友不会答应,她不是那样的人。

  

网文也能严肃讨论!

《点读》第一次下半月刊,带来更多好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