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梦幻现实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五章 多情战神

梦幻现实 血影 9700 2003.12.14 10:48

    

  狡兔死,走狗烹,这是恒古不变的事,只要没有了利用价值,那就消灭掉,其实不能说这样是错的,如果是我处于猎人的位置,可能我也会这样做的,可是前提是:你要有消灭这个麻烦的本事,否则……

  ——自传之《梦话连篇》 ××××××××××××××××××××××××××××××××××××××× 不知道创世神是怎么想得,偌大一个天界,竟然有智慧得生物这么得少,来天界已经十三天了,参加了十九次战斗,最大规模得就是七天前那次收复意志神殿,战神出动了一千一百多天使,我们出动了三千七百名天使,包括三百多四翼天使和二十多六翼天使,战斗是以他们得天使全灭,我们死亡了四百多天使而告终,有大概九百多是我杀的,因为靠近了意志神殿所有得天使都没有了战斗得yu望,连琼都仅仅杀了十来个天使就不愿意杀了,所以我为了让我们的人死得更少,我只有加快了屠杀的速度,可是我们还是死了四百多个。剩下得十几场战斗反而象是帮派火拼一样,又是甚至只有几十个天使在打,我都不想出手了,每次战斗都会去收复一个神殿,同时也会有一个那个神殿得守护神守护着,我没有搞懂得是,前天竟然要我竟然去收复一个什么艺术神殿,那种神竟然也在造反,真的非常得奇怪,然而更不可思议得是那个拿着一支笔和一个画板得神竟然提出了用画画来决定胜负,我当时就一脚把他踢来没影了,看来人间界得艺术家要绝种了。

  “血影,火神大人又来找你了。”一个天使走了进来,是火神叫来伺候我得天使,她的名字叫纱,是个很活泼得女孩,我只说了一次不要叫我大人,叫我血影就是了,她就毫不推辞得改了称呼,我喜欢这样得女孩,可是我一直提醒自己不要有惹出什么麻烦来,所以和她得接触不是很多,最多就是让她和另外一个叫灵得天使给我做点吃的,还有就是帮我通报一下谁来了,不过除了火神来找我,就只有卡拉法假惺惺的来慰问了我一次,她们倒也落得个清闲。不过最好的还是红儿不会找我什么麻烦了,我不知道她一天在干什么,出来陪我的时间不是很多,可是只要我和异性的神或者天使一说话,红儿就要在我得耳边“哼”的一声,搞的我又是好笑又是好气的,不过幸好我的话少,更不会和她们开玩笑。

  “好的,我就出来。”因为火神怕又遇见我在干什么事,所以每次来都是坚决通报,我也拿他没有办法,好像我是一个什么一样。

  “怎么了?”走出神殿,看见火神在院子里来回的踱着,我有些奇怪,他在干什么?看起来有些焦急。

  “卡拉法决定明天就让你去收复战神神殿,而且可能不会给你士兵,他的意思大概你也明白了,你说怎么办?”火神神情有些慌张的说道。

  “很好啊,有什么大不了的。”我有些高兴,因为到天界已经快二十天,算起来人间界已经过了不短的时间了,我本来准备一个月之内完成任务,这样我就可以早点回去,在武威给我生下小血影之前回去。现在完成当然更好了,而且战胜了战神的话,风神也不会藏匿太久得,这样也可以早点给红儿报仇了。

  “你难道看不出来吗?现在最主要得意志神殿,品质神殿还有兵刃神殿你都收复了,还把兵刃之神杀了,卡拉法似乎已经开始有些顾忌你了,他叫你去收复战神神殿,就是叫你去和战神战斗,那是我们天界最强得神,虽然你有‘无’之力,可是不一定可以战胜啊!”火神有些激动得说道。

  “这就是你原来告诉我得最公正得神啊?”我没有讽刺火神得意思,只是心里有些不屑。

  “那时的确是,可是想不到一发生了这样得事件,竟然就会暴露出人得本来面目。我也有些失望啊。”火神涨红了脸说道。

  “好了,我没有说你得意思,我只是有些不满他而已,明天我就去吧,没有兵就没有兵,我无所谓得。”我这才发现我的语气似乎是有些责怪他的意思,连忙向他解释道。没有士兵我不介意,本来原来是为了怕遇见上万的部队才接受的,可是现在发现天界竟然只有这么少的人,而且士兵就更少了,大不了遇上个几千,那样我也可以自己搞定,只不过花点时间而已,只是红儿可能又要不高兴了,原来以为找上琼这个好手,可能可以给我帮一些忙,可是到现在,似乎没有什么用,这样的话,也不用带上他了。

  “那好吧,你自己小心,明天我来找你,如果实在不行的话,你就回去沙迦界吧,在那里神是没有什么作用的,而且他们还不敢进去。”火神还是有些担心的说道。

  “好的,我会的。”我有些感动的回答。

  “我感觉你真的非常的想回去那个世界,你就一点都不会留恋我吗?”看着火神离开,我回到了神殿,红儿站在神殿的中央,带着一丝哀怨的说道。

  “红儿,有的事,真的是要有所抉择的,我真的……”沉默了一会,我开口回答道,可是还没有说出我想说的话,我就没有再说了,我觉得对红儿真的太残忍了,毕竟她是我得妻子啊。

  “你可以把我带到你们那个世界吗?”红儿开口问道。

  “如果可以,我会的,但是我不敢保证啊。”我不是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但是这个世界是我得梦,我要离开,可能这个梦就没有了,也可能只是我离开,也就是我醒来,这个世界还是在一个不知名的情况下存在,但是无论怎么样,我都不知道能不能把这个世界的人或者东西带回那个世界,这两个世界不是两个房间的问题,从这个房间走到那个房间就可以了,而是一个我也不清楚的状况,所以我也不能保证。

  “你是怕把我带回去就不好面对你真正的女友了是吗?”红儿显然误会了我得意思。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发誓,我再也不这么小气了好吗?你带着我好不好?我以后都听你的话,好不好?”还没有等我否决,她马上就接着说道,而且有开始有哭腔了。

  “红儿,你误会了我得意思,我没有这种想法,我爱你,真的,绝对不会因为这个原因而不要你,如果是因为另一个我爱着的女孩,我宁愿放弃我自己,也不会放弃你们。我不能够回答能不能带你走,是因为我也不知道能不能带你走,而不是因为我不想,这两个世界不想这里的天界,沙迦界,人间界那样的世界,走过一个传送的地方就可以了,这两个世界是完全不同……”我突然发现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在说什么了,连我自己都没有办法理解的事,怎么向别人解释呢?

  “红儿,我无法解释,你也无法理解的,我只能这么告诉你:如果我可以带着你的话,我绝对会带着你的,我发誓。”我没有继续我拙劣的解释,但是及其严肃的对红儿说了这些话,这是我真心的,同样我也会带上西亚莉丝,武威,还有我得小血影。

  “影~”红儿哭了出来,她扑过来抱着我,“我一定要和你在一起,不然我活不下去的,你也一定要带着我啊。”

  “好的,红儿,带着你。”我抚mo着红儿火红的头发,温柔的说道的,“今晚,你就陪着我好吗?”

  “嗯!我一直陪着你,陪你到天涯,陪你到海角,陪你到永远。”红儿紧紧的贴着我。

  唉~,这样的一个女孩,我怎么可以放弃啊,可是……

  天已经慢慢的亮了起来,我一夜没有合过眼,只是静静的看着躺在我怀里的红儿,现在多看看她,因为以后可能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血影,快出来,沙佛大人来了。”一个声音在门外叫了起来,“快出来。”她又加了一声。

  我微微的一笑,虽然我一天绝大多数时间都板着脸,可是这两个天使好像越来越放肆了。

  “去吧。”红儿睁开眼睛说道,她同样也没有睡,只是在享受着在我怀里的感觉。点了点头,我吻了她一下,穿上衣服出去了,怀里没有红儿的感觉,好空荡。

  “走吧,血影,看来卡拉法真的是准备对你下手了,他真的不会派任何士兵。你自己小心,如果真的不行,你一定……”火神看见我出来,连忙说道。看得出来,他是真的担心,我的心里非常的暖和。

  “好了,我会小心的,现在走吧。”我打断了他的话,我知道他要说什么,那是不可能发生的,所以,也就不需要说了。

  “唉~,血影,你怎么总是这个性格啊。”火神叹了一口气。

  “没有办法,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啊。”我笑了一下。这真的是我得本性吗?我问自己。

  飞在空中,不知道火神在想什么,我们没有说什么了。我的心里是在想卡拉法在我回来后会用什么力量来解决我,可是想了半天,眼看着众神殿已经到了,我还是没有想到他们可以用什么力量或者方法来对付我,我笑了笑,落了下去。随机应变,我轻声的说道。

  “风之神王,见到你真是太好了,你为我们天界的和平真的贡献了最大的力量,今天就是最后一战了,你一定可以成功的捍卫我们天界圣洁的尊严,你一定可以成功的,这是我得剑,看你的剑似乎比较短,战神那个叛徒用的是长枪,你可能会吃亏的,想你用其他的武器可能不是很习惯,这把剑就给你用了吧。你一定要小心啊。”看着我们落了下去,卡拉法马上迎了过来,他表情真挚的说着听起来也同样真挚的话。如果不是我看了这么多的电视电影,对于这种拉拢有免疫力了,说不定我还要相信了。

  “谢谢。”我接过了那把剑,我不是个迂腐的人,如果是真的好东西,又可以增加自己的力量,我不会推迟的。细细的打量了一下那把剑,没有金属的感觉,有种元素的感觉,可是这种元素非常的陌生,但是又非常的熟悉,奇怪的感觉,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告诉你,这把剑可不是普通的剑,这是创世神专门制造的光之圣剑,不但是最锋利的武器,而且还是最好的防御武器啊,只要你可以得到光元素的认同,你就可以得到最好的防御和最好的治疗啊!”他贴着我的耳朵悄悄的说道,好像是个不可告人的秘密。

  原来是光元素啊,怪不得觉得非常的熟悉,可是平常的光元素没有这么密集的汇在一起,甚至成了一把剑的形状,所以我又觉得陌生了。

  “唉~,风之神王,我想你也知道,战争持续了这么久,我们已经没有多少的兵力了,现在天使已经死了非常的多了,而且个个神祗还有守护自己的神殿,所以我们真的没有什么力量可以帮助你了,不过看见你那次收复意志神殿这么英勇,单人独力杀了这么多天使,就算我们派人去,可能也是白白的浪费兵力吧,所以可能你要辛苦一点了,而且有这把剑,你一定不会受伤的,只是可能会麻烦一点吧,哈哈哈哈”他退了两步,大声的说道,感觉上好像还是对我的恩赐一样。

  “是的,你说得很对。”我向他一笑,礼貌的答道。他的笑容一僵,显然没有想到我竟然会对他这么礼貌,而且还对他笑,从来天界开始,我就没有对他有任何的好脸色和任何友好的语言,一会之后,他又接着开始“哈哈哈”的笑了起来,不过听起来非常的不对头,只能用干笑来形容。

  不要这么高兴,我对你笑,是因为你是一个死人了,对于一个已经是死人的人,我一向是非常的尊重的,我在心里默默的想到,谁有心害我,我就只有杀了他,何况是这个笑里藏刀的小人。我依然微笑着看着他,他的笑声在慢慢的消失,最后尴尬的看着我的微笑,不知道我是什么意思,可是我一直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微笑看着他。

  “好了,时间差不多了,我就带血影去战神殿吧。”又是火神出来打圆场。

  “祝君平安。”一声温柔的女声响了起来,是在卡拉法后面的西亚莉丝,她总是这样,每次我出战的时候就这样说一句,然后就只是默默的看着我,她从来不来我得风神殿,我也没有去过她的水神殿,因为我觉得那不必要,我们其实一直都在想着对方,那就够了。

  “嗯。”我回答到,看着她的眼睛,我做出了和平常一样的承诺,但是这一次,不仅仅包括这一次出征。

  “不用了,我知道路。”向着准备飞起来的火神说了这句话,我自己展开龙翼,向着战神殿飞去。战神殿离四天前收复的百木殿不远,火神给我指过的,我记下来了。

  “光元素,不是最神圣的元素吗?怎么会有这样的主神啊。”飞在空中,因为没有其他的人,我又想早点赶过去,所以我同时用了龙翼和自己的‘无’之力来推动自己,速度非常的快,可是以这样的速度,可能还要飞一个多小时吧,无聊之中,我拿出了那把剑,仔细的看了看,然后喃喃的说道。

  “是的,我们也不想,可是没有办法。创世神把光神符给了他,我们也不能够不听他的话啊。”出乎我得意料,那把剑竟然回答了,不过我马上就释然了,风元素可以有自己的生命,为什么光元素就不能有呢?对了,那天那个风龙王韏还提到了水元素的生命,我得暗黑之盾也有自己的生命,看来除了地元素,其余的元素都有自己的生命啊,火元素也应该有。

  “为什么非要有光神符才可以呢?你们难道没有自己的自由吗?”我有些奇怪,竟然风元素可以自由的选择自己的做法,为什么光元素就不可以。

  “这个……,因为光神符是创世神留下来的,而且创世神说过我们必须要听从有光神符的人的命令,我们也没有办法。”那把剑说道。

  “你们就因为创世神的一句话,就要帮着那个人?”我觉得有些不可理喻。

  “是的,这是创世神的命令,我们不能够违背的。”那把剑肯定的说道。

  “也就是说,只要把光神符拿过来,你们就不会听他的命令呢吗?”我问道,那种小人,不应该拥有神圣的光元素。

  “我们听从光神符的命令。”他没有直接回答,只是这样说了一句。但是我明白他的意思。

  我没有再说话呢,该做什么我已经清楚了,那个人我是一定不会放过他的,只要想我死,那他就一定死,而且还可以解放这些古板严肃的光元素。看来每种元素都有自己的个性,风元素浪漫活泼,所以不是很受那个创世神的话的影响,可是这个光元素就不一样了。

  站在战神殿的外面,马上感觉到一股浓厚的杀意,就是从面前的象一把竖着的枪一样的战神殿发出来的,神殿非常的高,是我见过最大的一个神殿了,不过非常的有气势。

  “有人吗?”我走到关着的那个象枪头的大门门口敲了两下,然后问了一句。因为外面没有人,所以我只有敲门了,同时也是对这个无论什么时代都有无数人膜拜的神的敬意。

  “进来吧。”一个好听的女声响了起来,然后门自动的打开了,我走了进去。

  站在面前的是一个穿着像是现代的比基尼一样服装的女人,二十来岁,非常的漂亮,而且感觉非常的有野性。她的后面是两个三米多高的巨人,不过和我见过的沙迦武士比起来,实在是差的有些远了。

  “打扰了,请问战神在吗?”我开口问道,既然是美女,我还是比较的有礼貌,虽然我得声音依然是及其的冷淡。

  “有什么事啊?”那个女人问道,她的声音和她的穿着倒是不同,非常的好听,但是绝对不风骚。

  “因为我是卡拉法请来平息天界的叛乱的,而战神就是主谋,所以我要找他。”这个女人应该就是战神的什么部下吧,我简短的说了我得来意,虽然我并不相信他们会不知道。

  “我就是战神了,你准备怎么办?和我决斗吗?你就是那个夺去了我们很多神殿的那个人类吧?”她问道。

  嗯?我微微的一愣,她就是?我从来没有想到过战神是个女人,而且还是穿的这么暴露性感的一个女人,从火神他们的语气中,更是没有听出一点战神竟然是个女人。他们不会是故意瞒着我吧,可是没有这个必要的啊。

  “没有办法,这有这样了,你叛乱就是不对。”我只是不到一秒钟的惊愕,然后马上就恢复过来了,不管男女,只要是战神,就是我战斗的目标,但是我还是找了一个借口。

  “呵呵,你真的是一个胆大的人类啊,你难道不知道我是掌管战争的战神吗?和战斗有关的任何事都归我管,和我战斗你是不会赢得。而且不是我们叛乱,而是那个卡拉法实在是太让人失望了,天界和人间界都被他闹得一团……”她走上前两步说道。

  “我不管他在天界或是人间界有什么事,我只知道你,战神,就是我得目标。”我有些兴奋,不过无论是谁,可以和这个世界上最强的人战斗,都会兴奋的吧。

  “我是你的目标?”战神有些疑惑的看着我。

  “咳,我是说我必须战胜你,才能平息这场叛乱。”我这才发现我刚才的语病,咳了一下,找了一个借口。

  “那好吧,不过你要现战胜这两个泰坦族的武士才行。”她没有再理会我,向后面的武士招了一下手,他们马上就向前走了两步看着我。

  唉~,又要杀死这种巨大的武士了,我很不舒服,暗黑盾我放在了风神殿,地之铠在天界好像没有什么用,只有用自己的力量了,可是我自己的‘无’之力还是控制的不是很好,而且这种力量型的武士如果我一留力,可能就是我倒霉了。

  对不起了,我暗暗的说了一句。拔出自己的剑,飞身向其中一个稍微高点的泰坦巨人的额头刺去,嗯?竟然不躲,我有些奇怪,我没有想到我这一剑可以得手的,这些泰坦既然和战神在一起,那时不可能和普通的天使一样的啊。可是到了这个时候,不可能不刺的,虽然觉得有些不对头,可是我还是一剑刺了下去。

  “当”清脆的响声,我的剑掉在了地上,刚一接触他的额头,我就像是摸到了电源一样,手上一麻,剑都拿不稳了,心跳突然加速了,不过幸好反映快,马上就后退了,躲过了他马上击来的一拳。

  “嗯?你难道不知道泰坦是控制闪电的种族吗,他们是泰坦族最高级的两个武士啊,你竟然敢直接去碰他们,不过我不知道你的那个所谓的是虚无之神的‘无’之力可不可以接触他们。”那个战神在一旁说道,看得出来,她并不相信我有那个力量。

  是啊,任何地方都听过泰坦是控制闪电的种族,怎么我这么不小心啊,我暗暗的责怪自己,看来一直的胜利让我有些自大了。

  另外一个稍稍矮一点的泰坦没有让我有休息的机会,我得心跳还没有平静下来,他马上飞身过来,手中出现了一把象闪电的剑向我砍来,速度之快出乎了我得意料,不过我还是勉强的躲了过去,那把剑插着我得头发飞了过去,我得头发马上立了起来。

  还没有站稳,那个高的又是一脚踢来,脚尖竟然也出现了那种闪电形状得东西,一个躲闪不及,被划到了左手小臂,没有流血,可是全身马上一点感觉没有了,眼前一黑,几乎要晕倒,不过多年得战斗让我强行克制了这种感觉,强打起精神,躲开了他继续得一脚。

  应该把盾牌带来就好了,我心里有些懊恼,到天界后,那个盾牌不停得散发出浓浓得暗黑之气,似乎想把天界吞没,我不是很敢把它带出来,而且也没有什么必要带,所以一直都是放在我得风神殿里。现在遇见这样得两个泰坦,要是有个硕大得盾当一下,我就不会这么狼狈了,但是现在后悔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想想怎么办吧。

  转眼之间,两个泰坦有贴了过来,我真的不知道怎么躲,只有凭着自己得速度还是要比他们快一点,马上向后退。这个决定是正确得,他们得速度和我向后退得速度差不多,不用半分钟,我就调节了过来,身上没有什么麻木得感觉了。可是他们好像也发现了这么不是个办法,那个矮的突然向另一边掠了过去,我知道他们得想法,因为这个房间是圆形得,他想去堵截我得后路,可惜得是,我已经恢复了过来,他一走,我正好可以马上解决对面这个。

  运起‘无’之力,突然止住了后退了步伐,向对面得泰坦迎去,这一下我是用得‘无’之力加速,而不是刚才得风元素,速度至少是刚才得一倍半,可是那个泰坦没有什么紧张得神情,还是直接向我功来。我一拳向他的脸上击去,还没有击到,我就感觉到了我拳头上得寒毛已经立了起来,他身上不知道有多高得电压。

  拼了,我想不出什么办法,只有现杀了一个再说,不然等那个回来更是机会渺小了,拳头上再一催劲,我向他的头击去。突然浑身一麻,又是那种快要晕了得感觉,我掉在了地上,身体还在慢慢得抖动,我想起来,可是有些控制不了自己得身体,连忙让风元素把我托到了高空,我看见那个泰坦得脑袋已经没有了,血开始往外流。嗯?我得‘无’之力又强了一些了吗?看见他得整个脑袋都没有了,我以前得力量不能达到这个水平啊。

  “可杀马,和地空公个敢。”那个矮的泰坦突然大叫一声,扑到了那个无头的尸体上,不停得摇着,似乎想把他教活过来,可是他说的话我听不懂,这是我第一次再这个世界遇见听不懂得话。

  “以的,达剁克食发达。”他突然站了起来,看着我,他的语气非常奇怪,而且他的身体竟然在慢慢的膨胀,短短得平头竟然开始张长。

  “你真的有些可怜,竟然遇见那狂化泰坦,你杀了他唯一的哥哥啊~”战神在一旁有些怜悯的说道。

  我本来就非常得小心,身上得麻木已经不是很严重了,听见她这么说,我更是小心了,目不转睛得看着那个奇怪得泰坦。

  “砰”头顶上一声巨响,我得眼前一黑,全身都在发麻,又是被电击得感觉。周围风元素也突然消失了,我从空中掉了下来,还没有落地,双臂一紧,被那个泰坦硕大得双手箍住了,看着面前那个狰狞的面孔,我马上就感觉不对,强烈得危险感疯狂得涌了上来,如果不赶快离开这个控制,我就危险了,想勉强得用出‘无’之力,可是不行身上已经开始麻了,难道他想直接电死我吗?我在心里说道。

  身上麻木得感觉越来越强,我得心跳也越来越快了,我得意识有些模糊了,想不到泰坦族得两个战士就这么强,比我遇见的任何神和沙迦武士都厉害,该怎么办?我努力的让自己的意识不要消失。用不出力量啊,身体几乎已经不听使唤了,难道因为这个电,我就要失败了吗?我心里有些难过,看来不用对抗战神了,复活后再去修炼吧。

  嗯?怎么回事?我感觉胸口突然开始变热,热量慢慢的汇聚起来,并且开始顺着我得喉咙向上移动,速度越来越快,到了嘴边,我的嘴不受控制的长了开来,一股强烈的象火焰状的东西从我得嘴里喷了出来,正好喷在了就在我面前的那个泰坦的脸上,他的脑袋又瞬间消失了,一直持续在我身上的电流马上也消失了。从他箍着我的手里滑落下,我躺在地上不停的喘气,我来不及想刚才发生了什么,我只想赶快恢复到自己的最佳状态,这个战神是绝对比那两个泰坦强的多的对手。一个没有头的泰坦站在我得面前,另一个没有头的泰坦躺在我得旁边,可是我得眼睛一直盯着那边站着的战神,她一直没有出动,只是看着我,我看不出她心里在想什么。

  “不要着急,我是不会乘人之危的,想不到你经受了一下泰坦之雷的攻击竟然没有死,想不到你竟然真的有龙王的龙炎,更想不到你竟然真的可以战胜这两个从创世以来就最为强大的泰坦族长,看来你真的有和我较量的能力啊,你慢慢的休息吧,休息好了叫我。”战神说完这几句话,站在原地闭上了眼睛,似乎在闭目养神。

  “你不象一个坏人,为什么要叛乱,因为这样死了不少人。”我开口问道。虽然我在战场上绝对不会留情的,过去不会,现在不会,将来也不会,可是我还是一个人,夺走了这么多的生命,我还是有些愧疚的,现在是问清楚这个问题的好时候。

  “你是掌管战斗的战神,可以说是最高级的神祗了,你还想要什么?”看见她不回答,我又问了一句,不是我多嘴,而是我真的想了解这些所谓的神到底想干什么,我有些无法理解他们的这些做法。

  “我知道你为了一个风元素的生命毫不犹豫的去了魔界,那个连神都不敢进去的世界,就是为了让自己可以给自己心爱人儿报仇,纵然这个报仇的对象是神,你也从来没有放弃过,不考虑任何可能出现的问题,可能发生危险,为了自己心爱的人儿,可以做任何的事,甚至与天界为敌,我非常的欣赏你这一点,因为,我们是同一种人啊。”她睁开眼看着我说了这些话,然后又闭上了眼睛。

  唉~,我叹了一口气,希望那个人不是那个风神,我已经明白了她的意思,我只能在心里默默的祈祷了一句。

  ××××××××××××××××××××××××××××××××××××××× 注:天界的众神都只能控制自己所代表的力量的一半,其余的一半是由神殿所控制。

  如:艺术之神要在自己的艺术神殿里才能控制所有的艺术类力量,如果艺术神殿被其他的神控制,那么艺术之神就只能拥有一般的艺术力量,拥有那个神殿的神就会拥有另一半的力量。

  

网文也能严肃讨论!

《点读》第一次下半月刊,带来更多好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