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梦幻现实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强者的战斗

梦幻现实 血影 9939 2004.02.07 14:38

    

  我一直都非常的佩服我们的祖先,尤其是那些哲人,他们总是可以用最简单易懂的话说出最让人深思的至理,尤其是那句“天外有天”,或者更浅显易懂的说法:“山外青山楼外楼,强中自有强中手。”

  ——《捍卫者传记》之“血影传”

  ××××××××××××××××××××××××××××××××××××××× “地球第七捍卫者,图唐卡门。”那个木乃伊在原地站了一分钟以后,一字一顿的说了这句话,他的声音也像是一个死人。我想没有谁听过一个死人说话,但是我也可以肯定,无论谁,只要听见这个声音,都会认为这是一个死人说的话,因为话里面没有一个生者才具有的生者之气。

  没有浪费这个让那个年轻人发楞的好机会,几乎是在这个木乃伊话音刚落的同时,我长剑一挥,技术向着中间那个年轻人冲去,刚才的进攻看起来似乎并没有取得什么很大的效果,但是实际上却是最大的收获,因为我已经知道了这个年轻人不畏惧我的魔法力量,可是却不能抵挡足够强的物理攻击,刚才我的风刃给他造成的伤害和小刀的得手就是最好的证明,虽然现在他已经恢复了,但是至少我已经知道了自己用剑或者刀,可以对他造成伤害,即使他可以恢复,但是我想只要我用足够快的速度把他砍成无数块,他也恢复不了了吧。何况我并不知道他体内的那种青色液体是否也不畏惧我的魔法力量,如果只是表面皮肤对我的魔法免疫,那么我杀死他的机会是非常的大的。

  在我动的同时,天上的那些异宇宙的生命突然也向着中间的那个年轻人冲去,零点几秒以后,小刀他们才反映过来,也向着中间的那个人冲去,索诺已经恢复了,但是让我惊异的是,他竟然变成了一只大蚂蚁的模样,一个人一样大的蚂蚁,而且还是站着的,这让人真的感觉有些奇怪,不过现在也没有谁会去注意他变成什么样子,我只是微微的一瞥,然后聚起无数的风刃向他飞去,手中的长剑虽然没有直接指向他的额头,但是还是对着他的头刺去,我喜欢简单明了的攻击方式,最好是一击毙敌。

  我不得不佩服那个刚刚出现的第七捍卫者,天上无数复活的异宇宙生命看起来好像是杂乱无章的向那个人飞去,可以仔细的体会一下,可以发现这些数不清的异宇宙生命的飞行方式却是颇有一番讲究,他们在空中翻转的方式和前进的角度,都刚好是把我们几个捍卫者挡在身后,但是却又没有阻挡我们的进攻的路线,仿佛就是为了给我们的打一个掩护一样,我也马上反应了过来,于是刻意的隐藏自己的气息,让那个年轻人不是那么容易把我从这么多的复活的异宇宙生命中辨认出来。

  我的计划并没有什么问题,但是效果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好,我的确是尽量的隐藏了自己的气息,但是他还是可以准确的找到我的位置,我不知道他是用什么方式来找到我的,而且他好像还把我认为是最大的敌人,他的第一次主动攻击就是针对我来的。

  不能说那些复活的生命没有丝毫的作用,虽然不能隐藏我的行踪,但是却延缓了他的进攻,这么多的数量,他不可能一一击破的,除了直接用手脚攻击,我还没有看见他有什么大面积的攻击方式,现在也是一样,他没有在那些密密麻麻的生命里面浪费时间,直接从空隙中向我飞来,虽然他的速度非常的快,但是无论怎么说,他也是需要一些左右的闪避,这就在无形中把我们之间的速度缩短了一些,我已经可以清楚的捕捉到他的动作,本来准备和他来一个回合的硬拼,现在马上就放弃了,我清楚的知道直接的一对一,我胜利的几率为零,但是如果加上这么还不知道实力的第七捍卫者和其余人的帮助,那就不一样。而他显然也知道这一点,所以没有再站在那里等我们去合力攻击,而是主动发动了攻击。

  我前进的身体瞬间停止了,然后以和刚才一样的速度向后退去,而那些异宇宙的生命也及其配合的马上在我的身前形成了一个壁障,每两个之间的空隙绝对不能让一个人钻过来,而且还是好几层。

  不要进攻了!我在脑海里向着小刀他们说道,他们看见那个年轻人向我主动发动了攻击,显得有些着急,都急忙向着这个方向追来,但是我马上制止了他们,因为我又想到了一个办法,虽然绝对的说不上什么光明正大,但是我想应该还是有些效果的。

  仿佛是和我心意相通一样,我脑海中的话音刚落,那些空中的生命突然往那个年轻人那里飞去,有的干脆就是直接往那里落了下去,不到半秒钟,那个年轻人就被一座像是山一样的复活的异宇宙生命压着了下面。

  “你来得很是时候。”我落在了那个木乃伊的面前,平静的说道。的确,没有他,我们今天输的可能性大于百分之九十五,虽然现在也不敢保证我们就可以胜利,但是至少现在的情况还是非常的不错的。

  “本来可以早觉醒,但是我历练的时间越长,我的力量就越大,所以我在刚才才觉醒。”那个木乃伊用他那死气沉沉的声音回答道。

  “你难道不知道因为你的不出现,地球上多死亡了多少人吗?”索诺也落了下来,他带着一些质问的语气说道。

  “在自己历练的世界里面,谁会知道外面的现实世界发生了什么?”我有些不快的说道。无论怎样,第七捍卫者怎么也算是救了我们,也是救了这个地球,现在索诺一来就这么说,实在是有些让我不快。虽然索诺说得没有什么错,因为本来的七个捍卫者少了一个,所以让我们每一个人的防御范围有些过大,而且还发生了两起几个地方同时出现战斗的情况,没有办法的情况下,我们放弃了几个城市,那几个城市里面的人几乎没有什么活下来的。

  “我知道。”那个木乃伊回答道,因为全身都包裹在破烂的布条里面,所以没有谁知道他的表情,他的语气也没有变化。

  “你知道你竟然还……”索诺说话的语调顿时提高了不少。

  “行了,索诺!现在战斗还没有结束,你现在说这些废话干什么?”安妮在一旁呵斥着索诺,看来她也有些看不下去了。说句不好听的话,我感觉这个索诺像是一个二百五一样,如果不是因为同为捍卫者,我这真的想一剑刺入他的额头。

  “的确,他的气息没有减弱,甚至还在增强。”罗说道。

  “乘着现在,罗还是给第七捍卫者做一个思维的改造吧,我们一会战斗的时候也可以比较容易的配合。”考拉说道。他还是一只超大的蚂蚁模样,不过现在也没有谁去过问他的外表,如果我愿意,我也可以变成那个样子。

  “好的,我们以后联系也可以比较的方便。”罗一面说道,一面向着这个木乃伊走去。

  “我叫做图唐卡门。”那个木乃伊突然说了一句没头没脑的话,然后向后退了一步,躲开了罗伸过去的手。

  “没有什么,只不过是让我们捍卫者之间可以相互了解对方的想法而已,没有谁会害你的,你不会是害怕吧。”索诺在一旁有些不屑的说道。

  “……”图唐卡门没有说什么,他转身看着天上越来越多的复活的异宇宙生命。我发现,很多异宇宙生命的身上或者脚上,都背着或者抓着一些人类的尸体,虽然他们还在动,可是我觉得还是用尸体来形容他们比较的恰当,他们没有生者之气。

  “难道你还要强迫别人做别人不愿意做的事?你是谁?有什么资格这么说?”我毫不留情的说道。

  “好了,血影,难道你也要说这些屁都不如的废话吗?如果看不惯,就当是一只野狗在叫就是了。”一直没有说话的小刀突然冷冷的说道。

  “你什么意思?”安妮有些生气的说道。谁都可以听得出来,虽然小刀像是在指责我,可是实质上却是表达了自己对索诺的强烈不满,甚至还有着强烈的讽刺。

  “你说我是什么意思我就是什么意思!”小刀毫不示弱的回了一句。

  “我警告你,虽然我们同为捍卫者,但是如果你还像这样丝毫不顾忌我们同伴的关系,说这种强烈侮辱性质的话,我可是不会客气的。”安妮突然显得非常的生气。这让我有些奇怪,在这几个捍卫者中,安妮算是我比较了解的一个了,她给我的影响一只都是一个比较稳重,而且脾气也很好的人,现在竟然因为小刀的这几句话就怎么生气,而原因就是因为小刀帮我说了几句索诺,难道……,我心里隐隐有些模糊的概念,但是我自己都不太相信。

  “哈哈,我好怕!”小刀冷冷的回答道。

  “你……”安妮突然把手里突然出现了一把像是手枪一样的东西,而小刀也“刷”的把腰间的日本刀拔出来了一半。

  “行了,什么时候,大敌当前,你们现在还内讧?”罗有些生气的说道。

  “好了,不要争一时之气。”我走过去用手掌抵住小刀的刀柄,把小刀拔出来的半截刀按回刀鞘。我绝对不是一个什么为了大义不计个人恩怨的那些所谓的“伟人”,现在只不过是有些事情更加重要而已,所以我虽然劝说小刀不要在这个时候闹出什么不愉快,但是我说的也是“不要争一时之气”,至于以后有什么问题,我不敢保证,但是唯一可以保证的是,我绝对是站在小刀一边,何况本来这件事的起因就是因为我对索诺的不满,结果最后变成了这两个女人的争执。

  “行了,安妮,这件事……”索诺似乎也觉得有些过火了,他也在劝说安妮。我看得出来,索诺其实并没有什么恶意,只不过是因为他的性格在那里作用,真正要动手来解决的话,索诺多半是第一个反对了,在他的眼里,整个人类才是最重要的,个人恩怨都可以靠边的。

  “轰!!”一声巨响,在我们身后那个由异宇宙生命的尸体和人类尸体构成的大山突然像是炸开了,无数的尸体向着我们几个人的方向飞来。

  匆忙之中,我尽我最大的努力在我们的面前布起了一个“无”之力量构成的结界,因为事情发生得太突然了,就连反映最快得罗都没有丝毫得准备,所以我这个结界也仅仅是把我们几个人罩在了中间,是一个纯粹的防御性结界。

  “啊——”安妮突然一声惨叫,就连我也有不到零点一秒的微微一愣,因为在那个爆炸后,无数尸体向着我的这个结界飞来,但是都是刚碰到我的结界就马上的消失,但是,这仅仅是针对那些普通的异宇宙生命和普通人类的尸体来说的,这并不代表所有的哦东西都会消失。我只是感觉有道白光一闪,站在离那堆无数尸体组成的高山最近的索诺的胸前突然伸出了一只手,一只人类的手,索诺的脸上露出了不敢相信的神色,谁都马上知道那只手是谁的,不过谁都没有想到那个人的速度竟然突然变得这好么快,而且他突然爆发出这么强大的力量把那座压着他的尸体山震跨,他的气息竟然没有什么变化,这也是我们完全没有反映的最主要的原因。

  好机会!我心里说了这么一句,然后拔剑从他的右路冲了过去,不仅仅是因为我站的得这个地方是在他的右边,而且我也看见了那只从索诺胸口伸出来的手是右手,即使他的手中还抓着索诺的心脏,那颗心脏还在跳动着。这也就是说,从他的右边进攻至少在那一瞬间,不会面对他手上的攻击,即使他的手可以以一个不符合常理的角度进攻,但是这样也绝对的比直接和全神贯注防备的他面对的好。

  小刀似乎已经和我达到了一个心意相通的境界,我刚刚一动,小刀马上就从他的左路冲了过去,而考拉也仅仅是慢了那么零点零几秒,就腾空而起越过索诺的头顶向他发动了进攻,只有安妮没有动,她还在看着被直接贯穿心脏的索诺,似乎是不敢相信。

  就在我感觉我就要横着贯穿那个年轻人的头部的时候,我突然心里一阵紧张,我自己都不知道我紧张什么,这样的情况是不应该出现的,不过幸好这种莫名的紧张只是一闪而过,马上我就恢复了正常,连剑的走势都没有丝毫的改变,径直向着他的太阳穴刺去。而小刀是在他的左边武士刀一挥,向着他的脖子砍去;考拉从他的头上落下,大蚂蚁的两只后脚一并,像是一个鑚子一样的从他的头顶直直的插了下去。

  他并没有像我想象的一样把手抽出来以后再进行下一步的行动,而是直接把贯穿索诺的那只手一甩,索诺像是一个没有总量的玩具,也像是一个武器一样的向我横着砸来,他的身体直接横着飞起来,微微的向后一移,躲开了考拉由上而下的攻击,但是考拉落势来不及马上就停止,还是往下落了下来,还没有落地,那个年轻人的头一甩,撞在了考拉变成的那只大蚂蚁的腰间,把考拉撞飞了几十米远,同时他的两只脚一并,精准无误的把小刀的刀直接夹住,然后一拧,小刀的刀竟然马上就脱手了。

  不过奇怪的是,在他拧飞了小刀的刀以后,突然有一个及其不自然的停顿,我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是我只有把握这个机会这一条路走,因为他完全没有必要耍什么花招,我们捍卫者之间的力量即使有什么差距,但是也绝对不会差多远的,他可以在这电光火石之间迅速的判断攻击的先后和解决方法,还马上就把考拉击退,同时也让小刀失去了攻击的武器,他完全没有什么必要用什么手段来迷惑我们。

  只是闪念之间,索诺的尸体就横着飞了过来,我不能躲,只要一躲,这个机会就很有可能消失。我马上变刺为砍,同时剑上也布上了一层“无”之力量,不是为了对那个人造成什么伤害,而是为了……

  没有任何声响,索诺的尸体被我一剑两段,剑势不停,直直的向着依然还横在空中没有落下来的那个年轻人砍了过去,如果砍中的话,他就会直接在空中被我从头到脚横着砍成两片,而且从他的速度和他的动作来看,他已经没有躲闪的余地了,我心里一喜,我不相信他这样被我砍成了两段,还会没有事。

  “不要,安妮!”就在我刚刚砍断索诺的尸体的时候,罗突然在一旁叫了一声,在罗第一个字刚结束的时候,我就感觉一股巨大的力量突然从我的右肋处袭来,我没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但是我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一股强大的“无”之力量做的结界挡在了我的右边,我想用这个结界抵挡一下那个莫名其妙的攻击,然后把那个人砍断再说,这样的机会实在是太宝贵了,我一定要杀了他,我心里狠狠的说了一句。

  “嘭!”一声闷响,那个奇怪的力量打在了我的“无”之力量做成的结界上,竟然奇怪的发出了响声,这是我从我的这个力量觉醒后第一次出现这种情况,伴随而来的,是巨大的推动力,我连忙又布上了一层地系结界,试图再抵挡一下这个巨大的力量,我的剑已经马上就要砍在那个人的身上了。

  “轰!”一声更大的撞击声发了出来,我立刻被撞飞了好几十米远,我的剑只是微微的划过了他的背部,在我翻滚着飞出去的瞬间,我瞥见了那个人被划过的地方连青色的体液都没有流出。

  唉~,我叹了一口气,难道是天要亡我们的地球吗?只用微微的一思索,我就已经知道了事情的经过,只是因为我把索诺的尸体砍成了两段,所以安妮情急之下,就直接向我发动了攻击,我不想埋怨什么,我已经知道了安妮对索诺的是什么样的感情,我也不想过问怎么会怎么快他们就有什么深的感情,我只是知道,如果同样的事情发生在我的身上,我也绝对不会想着什么人类大义,我也会直接向伤害我的爱人的人发动进攻的,就像现在的安妮一样。

  “中性脉冲力?呵呵,想不到在整个地方竟然可以遇见怎么对其他星球的力量,那个带着眼镜的用的是思维波变频攻击吧,那个变形的人应该是用的基因融合强化功能吧,那可是罗马克星球上最为强大的力量了,不过可惜的是,那个星球没有经过我的访问啊。”那个年轻人已经落在地上,然后右手一撑,轻巧的站了起来,很明显他没有受到一点点的伤害。

  “不过这位先生的力量就有些让我无法理解了,我从来没有遇见过这样的力量,竟然可以让我的反应延迟,可以请教一下吗?”他接着指了一下图唐卡门,彬彬有礼的说道,就像是一个学生礼貌的问着他的老师一样。

  “……”图唐卡门没有说话,只是冷冷的注视,或者说是在我的印象里面注视着他,因为图唐卡门的眼镜就是两个空洞的黑洞,和博物馆里面的木乃伊一样,不同的是,他还会发出让人有些难受的恐怖死气。

  “哦!这位先生既然不愿意回答我这个客人的问题,我也不愿意强人所难。不过这位女士不用太过悲伤。死亡,在你们眼里也许有些无法让人接受,但是实际上却是一种解脱,也是一种新生,更高级的一种生存形式,他现在应该很高兴的。”那个年轻人转过去看着扑到了索诺两段尸体上哭了出来的安妮说道。

  “安妮,你在你的世界里面会死亡吗?”罗走过去对安妮说道。

  安妮抬起了她满脸泪痕的脸摇了摇头,带着一些不解。她已经变回了自己本来的模样,她已经没有了战斗必要的斗志,我绝对不会在下面的战斗中想着依靠她什么了,现在七个捍卫者只有了五个,罗似乎也没有什么办法可以对这个人造成什么伤害,那就只有我们四个了,情况似乎比一开始还要糟糕,唯一可以寄予希望的,就是完全没有显露出实力的第七捍卫者,何况那个年轻人还自己说了他都不知道第七捍卫者的能力,我们还是有希望的,我在心里默默的分析着现在的情况。

  “是的,我也不会死亡的,我想我们所有的人都是一样的。索诺也是一个捍卫者,他也不会死亡,你完全不用这么伤心。虽然我不知道他的复活方式,但是我可以肯定,他不会死亡,你不能用一个普通人的情况去衡量索诺的情况,你现在应该做的,就是去做你该做的事。不要在这里想一个深闺怨妇一样的哭哭啼啼。”罗对着安妮呵斥到,我从来没有看见过罗这样的呵斥一个人,不过他说得真的很有道理,也很容易让人清醒过来。

  “是的,我竟然忘了你们这个星球是不应该出现你们这样有着超越时空的力量的人,一定又是那个生命在阻挠吧。我一直都想不通我们只是为了你们这个宇宙可以更快,更好的进化,他为什么老是要来阻挡呢?而且还直接的剥夺了你们进化的权利,我不知道他究竟是想帮助你们还是在害你们。”那个年轻人显得有些无奈的说道。

  “那就让我来帮助你更好的进化吧。”我说完这一句话,又向他冲了过去,但是我没有直接的进攻了,那样是徒劳的,就连我说的这一句话也仅仅是为了激励一下安妮的斗志,我还没有自大到认为我一个人就可以去杀死他。

  他没有再说什么,他动了。但是这一次却不是冲着我来的,而是直直的向着图唐卡门冲去。

  不好!我心里说了一声,然后连忙在他的后面追去,他刚说了只有图唐卡门的力量他不了解,那么他就一定会最先消灭这个最大的威胁,未知的力量就是最大的威胁,这一点在什么地方都是一样的吧,我竟然忽略了这一点,要是让他得手了,即使图唐卡门不会死,只要让他在一段时间内失去战斗力,那我们就危险了,他的力量,再加上那些来去无踪的生命,我不会怀疑他们可以在一天之内让这个星球在这个宇宙中消失。

  图唐卡门没有硬拼的意思,他脚下的土地突然裂开,他的人直直的落了下去,躲过了这个人的攻击,而且他的气息也马上的消失了,整个空间中,除了我们几个剩下的捍卫者和那个人的气息,就只有范围极广,但是却非常的均匀的死气,图唐卡门的气息完全觉察不到了。

  我心里微微的送了一口气,看来他自保没有什么问题,而且他也明显不是一个向我们一样的战士,也幸好是这样,我们这样的战士就算是再多几个也没有什么效果,最主要的速度我们就没有办法和他相抗衡,所以我们现在需要的就是辅助系的帮助,最好的就是像这个人自己说的那样,让他的反应延迟,这样也就意味着他的速度绝对不会像刚才一样让我们来不及反应就吃了一个大亏。

  他看起来已经下了先干掉图唐卡门,再解决我们的决心,没有丝毫的迟疑,他直直的向着刚才图唐卡门钻下去的那块土地冲了下去,又是一声巨响,那块土地被撞出了一个大洞,他直直的钻了进去。

  我刚想跟着进去,我的地系魔法完全可以让我在地底和在地面上一样。可是我还没有接近那个大洞,他突然飞快底冲了出来,如果不是我一直都是全神贯注,可能他这么突然底冲出来,都可以给我造成不小的伤害。

  看着他灰头土脸的样子,似乎还吃了一些亏,不过却明显的没有受伤。但是这也足以让我惊讶了,我们这么多人都拿他没有什么办法,唯一一次让他受了伤,可是现在也好了,想不到图唐卡门竟然一个人就让他吃了一个大亏,而且仅仅是这么不到半秒钟的时间。

  不趁这个机会进攻我就枉自在那个世界战斗了这么多年了,在空中强行拐了一个九十度的大弯,我向着空中似乎还没有回过劲来的他冲了过去,无数的风刃也同时伴随在我的身边,小刀和考拉也没有迟疑,紧跟在我的后面冲了上去。

  “噗!”我一剑刺入了他的腹部,青色的体液马上就顺着我的剑流了出来。嗯?怎么这么容易?我有些不可思议,我本来就没有想过我可以得手,只是尽量的我该做的事而已,想不到竟然得手了,早知道我就直接刺入他的头部了,我心里少有的懊悔起来,但是现在后悔已经来不及了,我只有尽量的补救,身旁无数的风刃直接向着他的头部飞去。

  在我刺入他的腹部的时候,我感觉他身体一震,但是绝对不是因为我的攻击而这样,那种感觉就像是一个发楞的人突然清醒了一样,我知道有些不妙。果然还没有等我的风刃靠近他的头部,他就是一脚踢在了我的面部,不知道他用的是什么力量,不仅仅是力量非常的大,而且还让我头晕目眩,连手里的长剑也拿不稳了,身体也有些不受控制的往地上落了下去。

  小刀和考拉也赶到了,小刀从我落下的方向冲了过去,虽然没有理会我,让我直直的落了下去,但是却阻挡了他继续的进攻,即使力量相差有些远,但是也不能让小刀直接砍在身上,他没有再追击我,只是凝视着迎面而来的小刀,他的腹部还插着我的那把细剑。

  小刀和索诺的进攻,对于他来说,并不是什么大问题,又是简单的几次格挡和简单的拳脚,小刀和索诺就被击退了,不过小刀在进攻的刹那,突然变成了两个一模一样的小刀,就像第一次和她见面战斗的时候一样,这让那个人有了微微的一愣,他的背部被考拉划了一道口子,但是他好像也没有什么事,身体都没有回,脚往后一撩,直直的踢在了卡拉的小腹上,接着又是几拳打在了小刀变成的那两个人脸上,其中一个变成了一个木头桩子,另一个自然就是真正的小刀,看起来好像受伤不轻,她也落了下来。

  我不禁有些担心小刀,冲见到这个人到现在,除了他冲出那座尸体组成的高山的时候,他突然爆发出强大的力量,其他的时候都是简单的用拳脚来进攻,但是速度上的优势和拳头上强大的力量已经弥补了一切,我们都不是对手,不过因为罗已经明确了我们捍卫者都不会真正的死亡,所以我倒并不是多担心小刀的安危,我只是有些担心我们不能战胜,那么地球的未来,真的就没有什么希望了。

  他也知道所谓的杀死我们不太现实,所以他也没有再去进攻小刀和考拉,而是拔出刺在自己腹部的剑,往地上一扔,然后就在天空上四处的飞行,天上密密麻麻的复活后的异宇宙生命不停的向他发动攻击,他并没有一一去面对,总是尽量的躲闪,无论力量多强,和这些数以亿计的敌人直接抗衡,是完全的不理智的行为,只有在完全没有办法躲过的时候,才一拳击去,被击中的生命马上就变成了粉末,根本没有再复活的可能了。

  他在干什么?小刀半躺着,用思维交流的方式有些疑惑的问道。

  你说他在做什么?我们之间有谁还没有事,他就在做什么,我回答道,有些无奈。只有一个最后出现的第七捍卫者没有事,虽然现在看起来似乎没有什么问题,但是想要依靠这些以数量为主的复活生命来战胜,是很不现实的,而图唐卡门似乎也和罗一样,没有什么直接攻击的力量,否则他也不会看见这个人冲过来,马上就钻进土里躲了起来。

  那怎么办?如果他可以找到第七捍卫者,我们不是就完了吗?小刀虽然语气还是冰凉,但是还是可以听得出她的担心,对地球和人类的担心,她的心还是非常的善良,至少比我要好得多。

  找到第七捍卫者是必然的,只是一个时间上的问题,我们唯一可以做的就是抓住机会,一举成动,一会你恢复了也不要动,听我的安排,只有第七捍卫者的力量他不是很了解,我们也不能给他了解的机会,只有在下一次他吃亏的时候我们发动最后的攻击,不成功便成仁。我在心里对小刀说道,虽然我现在也没有什么办法。

  好的,只有这样了,希望我们可以成功,小刀回答道。

  我没有再说什么了,本来还想联系考拉和安妮的,但是看来刚才的事在某一种程度上已经让我们分成了三派,我和小刀一派,安妮和索诺一派,罗和考拉的中间派。即使我相信他们不会在这种情况下有什么害我们的想法,但是只要是有一点点的间隙,对这种要求很高的合作就是百害而无一利的,不如不合作的好,何况到时候我也不知道我是否可以合理的分配几个人的工作,本来这一方面是罗最擅长的,但是他毕竟不是一个战士,对于真刀实枪的战斗他多半都没有我有经验。

  我一直全神贯注的看着在天空中没有轨迹可以琢磨的那个人,或者说是像一个人一样的怪物,寻找,也是等待着那个在我预料中应该出现的机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