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梦幻现实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备战

梦幻现实 血影 11147 2003.12.25 23:23

    我一直非常得庆幸我遇见得这个人不是一个白痴,如果他真的象大部分人一样认为“异宇宙入侵”这样得论点是个谬论得话,历练后保留下来得人类精英可能连现在的一半都不到。不过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他似乎又是一个白痴,竟然对这种“谬论”深信不疑,而且还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备战,有些好笑……

  ——《捍卫者传记》之“血影传”

  ××××××××××××××××××××××××××××××××××××××× 坐在飞机上面,我感觉真的非常的无聊,同时也无奈。不能上网查资料,不能寻找捍卫者,唯一可以打发时间的就是找空中小姐要的报纸,但是这也是不到五分钟就看完了,没有什么意思。明明不用一分钟就可以去的香港,偏偏因为一些没有办法改变的原因要坐这个飞机,速度慢得简直是让人伤心。

  百无聊赖之下,我开始琢磨着自己得力量。虽然这个世界并不存在元素,可是我的力量,魔法还是没有什么改变,只是把那些可以理解的元素换成了一种其他的不知道是什么的能量,然而用法和效果和原来的元素魔法可以说是完全没有区别,唯一的不同只是在使用魔法的时候感觉不到元素的情绪,魔法也施展的非常的正常,而我的‘无’之力几乎没有用过,不过在自己试验的时候还是感觉和原来一样,甚至感觉好像还要强了一些,总的来说,我得状态应该是非常的好了,但是不知道那些异宇宙来的生命到底有多强,而且也不知道他们有多少,总之是什么都不知道,但是不管怎么样,他们绝对不会比我那个世界的神弱的,而且多半还要强的多,否则那个生命也不会让地球上有七个捍卫者了,而他们的力量相互间怎么也不会相差太远。

  想起了自己的力量,不由得又想起了那个世界,那个世界的一切,我依然不知道那个世界是个怎么样的存在方式,应该不会因为我的离开而消失吧,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有这个感觉,但是我相信。也许这只是一个我安慰自己的想法吧,我有些泄气的对自己说。开始一段时间我还在想着怎么让他们可以离开那个世界到这个世界来,尤其是武威,我永远的痛,我总是想象着她可以回到我的身边,还有我的红儿,那个活泼可爱的风,我也总是幻想着她可以象以前一样围绕再我的身边。但是这一切梦想似乎越来越遥远了,随着那种感觉的产生,加强,我对她们的思念开始慢慢的少了起来,取而代之的是对那个历练的准备和对人类存亡的担心,这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想法,反而有些伟大,可是这不能减轻我心中的愧疚,对于爱人的遗忘,总是让我不那么的舒服,但是这又是必要的,总不能一天想着怎么把她们带出来这个遥遥无期的愿望而把燃眉之急的那个历练抛在一边,再怎么说我也是这个世界的一份子,这个世界也是我的家。

  不知不觉中,飞机已经开始降落了,思考回忆的时候,时间总是过得特别的快,我拉回自己的思绪,开始准备着明天的谈判,我又一次重复着自己准备好了得话,尽量使得自己得语调可以更有说服力,当然,这只是在心里默念而已。

  来接我的是一个年轻的小姐,大概是秘书一类的人物,看起来非常的精明能干,当然,也非常的漂亮。一下出检票口她就迎了上来,可能是看了我的照片吧,她很礼貌的介绍了自己,姓李,我也礼貌的介绍了我自己,虽然我知道她一定已经知道了。

  路上没有说什么正事,只是她一直在闲聊一些诸如路上辛不辛苦,张先生在那边身体怎么样之内的话,没有什么意义,但是给人的感觉非常的轻松,看来是个为人处事的高手,但是她一直没有提到过王茹,我想大概是因为不知道有这个人的存在吧,看来**真的把她这个宝贝女儿的行踪隐藏得很好,我想世界上知道他这个女儿已经回国而且还在一个普通大学里面读了三年书得人可能少之又少吧。

  她先把我带去了一个非常豪华得宾馆,可能至少也是个四星级的,告诉了我我的房间是哪个,然后就带我去吃饭,还不停的告诉我一些香港的风俗,趣事之类不相关的事,我本来没有什么兴趣,因为这些东西我不但不会接触到,而且可能过一段时间就不存在了,但是我自然也不会阻止她讲下去。

  本来她还想带我去看看香港的夜景,但是我没有兴趣,婉言谢绝了,我想独自一个人呆一会,就算不能亲自去寻找那个捍卫者,但是我还是可以用盗贼之眼去看看,这样感觉不到什么气息,甚至连声音都听不见,只有用眼睛去分辨,虽然这样的努力更是没有什么用,但是总比没有的好,而且还可以想一下有什么办法可以比较有效的找到他。

  她并没有什么坚持,见我不愿意去,给我留了一个电话,说要是有什么需要的话就打这个电话,任何时间都可以,然后告诉我明天早上她会来接我去见王董事长的,随后就离开了。

  她走后我躺在床上闭上了眼睛,虽然说的是盗贼之眼,可是并不需要真正的用眼睛,只是把自己的意识和风元素,或者说是那个不太清楚的能量做一些融合,然后借助这种能量去观察其他的事物,同时我也在思考着有没有什么方法可以更好的找到那个捍卫者,虽然思考了无数次,而且总是没有什么办法,但是我还是这样的做着,没有什么事是可以一次成功的,多思考绝对没有坏处。

  不知道罗找到了南美的那个捍卫者没有,如果那个是第七捍卫者,那还好些,这至少证明了所有的捍卫者已经觉醒了,可是要是是第四捍卫者,那可就有些不妙了,因为前面会合的就是前面的五个捍卫者,也就是说,后面的两个捍卫者就真的有可能没有觉醒,这可是一个非常糟糕的情况了,心中那个感觉一天之类又强了不少,到现在我几乎已经可以肯定绝对不会超过半个月了,甚至十天之内也有可能。

  在我第二次,也是最后一次和第一捍卫者罗分手的时候,听他的语气,似乎可以感觉到那个捍卫者,只是不确定,不知道他用的是什么方法,不过他的特技是精神,多半都有和我不一样的联系或者感知方式,就如同他只是和我做了一个短暂的身体接触,就可以让我理解所有人的语言,这一点我现在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不过也没有时间询问。我唯一可以感知到的就是杀意,这一个只有在真的想动手的时候才会出现的一种气息,而且是必然出现的,但是感知这个气息也有范围的限制,那些捍卫者也不可能随时有杀意的,这可怎么办,其他的捍卫者也可以感觉得到杀意吧,这样的话如果五个捍卫者都可以感知到杀意,而且有可能罗的精神特技还可以感知得非常得远,但是这样还是必须要那些没有出现得捍卫者发出杀意才可以啊,这可怎么……等等,我突然从床上坐了起来睁开眼睛,我想到了一个好办法了。

  我一直站在我们去找他们得角度上去想问题,无论干得什么想的什么,目标都是我们找到他们,但是为什么不让他们来找我们呢?我不清楚他们得力量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我想既然我可以感知到他们得杀意,那么他们就应该可以感知到我得杀意了,如同那天第二捍卫者安妮就是靠着我渴望战斗得一些杀意被我吸引过来得,而我也是靠着杀意去和她联系上得,同样得,虽然我负责寻找得那个捍卫者没有出现,但是理论上他也应该感受得到得,他们不会发出杀意,可是我是可以得,只要用我来做饵,不是就可以把他吸引过来了吗?同样得,我们也可以用这个方法去吸引另外得捍卫者,即使他们不能象我一样感知方圆一千公里以内得杀意,那么至少十分之一应该有吧,这样也有方圆一百公里得范围,这样得话找到他们得几率就大的多了。

  我轻轻得呼了一口气,找到这样得方法,我得心里稍微轻松了一些,不过我也没有高兴,这种方法也是一个假设而已,我不敢保证真的就绝对得有效,如果他们得特技是什么我不理解得力量,但是却不能感觉到杀意,这也不是不可能得,还是不要盲目得乐观了。既然有了一个定论,我没有继续用盗贼之眼寻找了,开始准备明天得对话。

  从各种资料上来看,那个**似乎是一个开朗大度得人,也因此在各个领域得人缘都不错,即使是在同行得眼中,他都是一个不可多得得朋友,而且他得心肠也很好,没有因为自己得发达忘记以前得生活,他投资了很多资金到内陆搞经济建设,同时还投资教育部门,尤其是大学,很多大学都有“振华楼”,同时他也是一个慈善家,多起国际纠纷引起得难民都或多或少得得到了他得资助。但是这也只是在书面上看见得一些资料,对于这些大人物,自然都有一些包装,我不会轻易得相信,自然也不会对明天得会谈感觉乐观,我只有希望他真的想外界对他评价那样得,我们得谈话就会好一些。但是我又不得不做最坏得打算,要是他说我是个疯子,或者在我展现了我得力量后通知政府来抓我,那样就麻烦了,不过时间不多了,抓住我也没有什么用,到时他们保命都来不及,何况根本没有什么办法可以抓住我。我摇了摇头,抛开这些想法,我现在已经不能顾忌这么多了,说是一定要说得,力量也是一定要展现得,只有希望他可以相信,并且协助我,我现在思考得也只有什么才可以说服他,对于这种事,我没有经验,连第一捍卫者罗都不行得事,我真的也没有太大得信心,只有仅我所能了。明天,我……

  第二天负责接待我得人来得很早,依然是那个李小姐,才六点半就来敲门了。她有些歉意,说是因为那个王董事长打电话来让我早些去,不过我无所谓,我只不过是脱了外套在床上躺着而已,连鞋都没有脱。这么早来找我过去一定有什么原因得,不过我没有问,反正一会就知道了,而且这个跑腿得女秘书可以说是百分之一百得不知道,问了也是白问。

  和她在宾馆得餐厅一起吃了一些东西,她也没有吃早饭。看着她我有一些感慨,想这样为了生活奔波得人在世界上不知道有多少,老板一句话,就必须在凌晨马上起来,饭也没有吃就过来做事。不过这样得日子可能不会太久了,那个历练之后,可能一切都会重来一次得,但是世界上任何得事本来就不是平等得,象这样的一个只会听别人使唤的女孩,就算人生再来一次也没有什么意义吧。

  吃完饭,她开车送我到了一套豪华的别墅面前,应该是香港的富人区了吧,离我住的地方不远,到了那里可能七点半都不到。进去之后,她让我在楼下的大厅下等一会,然后上楼去通报。我坐在下面的大沙发上,打量着这间豪宅,很大,但是不算奢华,和世界第三大富豪的身份并不是很吻合。而且也没有什么特殊的的装饰物,其间的摆设都很普通,看来他真的象那个张叔叔说的一样,思想里还是有着大陆农民的那种意识吧,还是非常的节约的,作风虽然不错,可是这样的人思想一般都非常的僵硬的,不太可能接受我的说法,可是话说回来,思想僵硬的人似乎又不太可能完全靠着自己爬上世界第三大富豪的位置,这个人真的有些奇怪,我必须小心的应付了。

  “王先生,董事长请您进去。”等了一会,李小姐下来招呼我上去。

  “好的,谢谢。”我回答道,然后跟着她上去了。

  “你就是茹儿得男朋友吗?”走进一个宽敞得房间里面,一个有些低沉得声音响了起来。

  “是得。”我回答道。打量着面前坐在一张大型办公桌后面得那个男人,根据资料他已经六十了,不过看他的样子才五十不到,保养得非常得好,比照片上和电视上面看起来都还要年轻一些,不过从他的眼睛中,还是有着明显的沧桑,一个历经沧桑的老人才会有的沧桑。

  “不要客气,请坐。”他指着一旁的一张单人沙发说道,然后挥挥手,让李小姐出去。

  “谢谢。”我不卑不亢的说了一句,然后坐了下来。卑,会让他感觉你是一个为了名利的小人;亢,会让他觉得你为人轻浮,无论那一种,都无法让对话持续。

  “我年纪大了,只有这一个女儿,我想她可以幸福。小张应该已经把我们家的事告诉你了,你们交换的条件我也知道。我有些奇怪名誉地位都不能打动你,可是你最后答应的条件只不过是为了见我一面。这让我有些不可理解。”他没有什么废话,直接命中主题。

  “好的,我也不想浪费时间,这对于我们都非常的宝贵。但是我有个请求,希望无论听见我告诉你的事有多么的不可思议,都要听我说完,即使你把我的话当成了一个疯子的胡言乱语。”我还是平静的说着,我得眼睛看着他的眼睛。

  “呵呵,好的,就算是你说地球要毁灭了我都会听你说完的。我是个老年人了,可是我的好奇心比年轻小伙子还要大呢。”他笑着说道。

  “谢谢,其实你已经说对了一半,我要说的,真的是地球的存亡的问题。”我没有笑,反而严肃的说道。

  “哦?难道是诺查丹玛斯预言的九九年地球得毁灭吗?现在已经是二零零三年了。”他微微得一惊愕,然后唯笑着说道,虽然他得语气还是非常得和蔼,但是很明显他不相信。

  “我说的是真的,没有玩笑,而且我还可以证明给你看。”我还是平静得说道,不过语气有了一些严肃。

  “哦?你怎么证明?”他也严肃起来,虽然我不知道他内心真实得想法,可是他可以和我这样得交流下去,我就非常得满意了。

  “你可以确信除了你,这里所有得监视镜头都不会有其他得人可以看见吗?我不希望有其他得人看见我得证明。”我说道,我可以感觉倒周围没有什么人,但是一定有监视器得,可是对于这些电子仪器我不能有一丝得察觉,所以也就只有明说了。

  “这个……,好的。”他微微一思索了一下答应了,对着桌子上得一个电话吩咐了几句,然后示意我可以开始了。

  “谢谢。”我说了一声谢谢,他这么做其实相当于把自己得性命交给了我,如果我真的是一个杀手的话,面对这样一个老人,可以说有百分白得把握将他杀死然后轻易得逃脱。

  “茹儿和小张都这么抬举得人,我当然也会相信。”他回答道,很明显这个老于世故得大豪马上就理解了我这句话的意思。

  伸出左手,一个小小的火球出现在了我的手心,我没有说话,只是看着他。

  “很不错,没有什么破绽,但是这就可以证明地球会毁灭吗?”他问着我,脸上没有什么震惊。

  “你认为这个只是一个魔术吗?”我说道。他不置可否的耸了一下肩膀。

  “那么这个呢?”我话音一落,数十个脸盆大小的火球出现在这个房间里,悬浮在空中慢慢的左右浮动。

  “这个……”他脸上露出了一些惊讶的表情。

  “你可以感觉到它们的热量是吗?因为它们本来就是真正的火球。”我说完走过去拿过他桌子上面一张白纸,微微靠近离我最近的一个火球,那张纸根本没有燃烧,只是瞬间变成了灰烬,“不但是火球,它的温度甚至可以融化钻石。”我又补充了一句。

  “这个房间是你的,我从来没有来过,而且我身上有什么我想你们应该清楚吧,你还会说这个是魔术吗?”我又跟着说了一句,然后把所有的火球都散掉。我已经做好了应付他大呼小叫或者惊惶失措的准备了,一个“镇定”魔法我已经准备马上出手了。

  “不可思议,你可以解释一下吗?”他惊讶的表情没有持续多久,有恢复了刚开始的镇定,我有些佩服他,同时也为自己找对了人而庆幸,看来我今天成功几率非常的大。

  “对于这个,我只能解释为一种力量,而且现在不是解释这个的时候,同样的力量我还有很多。”我不打算在这个问题上停留过长的时间。意念一动,一个不大的风刃有出现在我得面前,它的刀刃闪着幽幽的青光,在空中停留了片刻,它急速向墙边的一个装饰用的陶瓷瓶飞去,把那个瓶子从中间划成了两截,下半截纹丝不动,上半截在停留了几秒后慢慢的向地上滑落,在空中,一个小小的旋风又把它包裹住,瞬间较成了碎末。

  “我真的怀疑我是在做梦。”他目瞪口呆的说道,刚才只不过是一个景象,可是现在体现的是真正的力量了,如果斩在人的身上,绝对不会比斩断那个瓷瓶慢的。

  “你不是在做梦,这一切都是真的。”我提醒着他,我还真的有些害怕他会认为这真的是一个梦,那就麻烦了,等我一走,他就当梦醒了。

  “我当然知道,只是有些难以置信。”他还是看着地上的碎末。

  “也许你觉得这个已经非常的不可思议了,但是我还可以告诉你,这个力量只是我力量的一小部分,或许连百万分之一都不到。”我没有说谎,比起一个可以轻易让几万军队尸骨无存的火系禁咒或者风系的禁咒来说,这个的确只是一个小把戏。

  “什么?”他看着我,眼中露出了一些恐惧。

  “不要害怕,我没有什么恶意,你说过相信我,相信茹儿,相信小张的对吗?我这么说只是想让你可以相信我即将说的话而已。”我一边说着,一边使用着镇定术让他不会过于的紧张,他这个表现已经非常的让我满意了,让一个一直生活在平常世界的人突然的面对如此强大的力量,谁都会有些害怕的。

  “咳~,对不起,你知道我为什么这么早就让你过来的吗?”他微微的咳了一下,然后说道,他的眼里没有了恐惧,也没有什么惊讶,主要是我的镇定术起了作用,但是这也是和他自身的定力有关的。

  “不知道。”我回答。对于接受这个事情,我知道不能太急,他也需要一些时间来消化,所以我不着急继续。

  他从抽屉里面拿起一个遥控器,对着一面墙一指,那面墙慢慢的分开,露出一个屏幕,然后他又点了几下,屏幕上出现了一个画面,是我躺在床上,就是昨晚那个宾馆的床上,我没有什么惊讶,被监视是正常的,不过他为什么要给我看这个呢?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会非常的尴尬,虽然我不介意。

  “因为我发现了你身上有一件奇怪的现象,象我刚才说的一样,我的好奇心非常的重,所以这么早就把你叫了过来。”他自顾自的说着,没有看我。

  “嗯?什么奇怪的现象?”我有些疑惑,在那个房间里我没有用什么力量,会有什么奇怪的现象呢?我看着屏幕上的画面,一直是我闭着眼睛躺在床上。

  “看,就是这里。”他把画面定格了,是我突然从从床上坐了起来,应该是我想起了那个办法的时候,有什么奇怪吗?我看不出来。

  “难道你自己都不知道吗?”他有些奇怪的说道。

  “看你的眼睛。”他把画面放大,整个屏幕上就只有我的脑袋。

  什么,我竟然没有瞳孔,我非常的惊讶,但是我可以肯定我是有瞳孔的,而且和正常的人一样,否则我们那里的同学包括王茹都一定会发现的。微微的一思索,我马上就明白了,那个时候我正在使用盗贼之眼,我是在起来之后过了一会才收回的,应该就是那样没错了,不过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在使用盗贼之眼的时候眼睛会这样,看起来似乎有些冷酷,我在心里有些好笑。

  “那个也是我的一个技能,没有什么的。”我说道。

  “我本来以为你是一个特异功能者,我对这些事情非常的有兴趣,但是我从来没有见过一个真正的特异功能者,虽然我花了很多的钱寻找这样的人,但是那些所谓的特异功能大师不过是为了钱的骗子而已,都是假的,我看见你的眼睛,认为是找到了真的特异功能者,可是想不到的是……”他说话的声音有些颤抖,似乎又有了一些激动,我慢默默的准备了一个更高级的清醒术,准备在他控制不住的时候施展,我有些奇怪,那个时候至少是晚上三点过了,他怎么会一直在观察我呢?

  “对不起,我觉得我有些接受不了这样的事实,可以让我静一静吗?”他突然又变得有些平静,只是有些痛苦的抱着他的头,这个老人好像在瞬间老了十年。我知道他刚才给我看我得那段录像只不过是为了转移他自己的注意力,也是为了掩饰自己的不安和紧张,但是显然没有什么效果。

  “当然。”我回答道。这也难怪,就如同一个每天都想着见到真正的老虎,可是当有一天老虎真正的出现在了他的面前,他可能有会非常的害怕了,即使老虎没有伤害他的意思,如同叶公好龙一样。不过他也不容易了,从开始到现在一直都还算比较的正常,何况他是个老人。但是我也没有办法了,走到了这一步,我不能因为他受不了就半途而废,我以前刚面对那个生命的时候不是一样的受不了吗?而且现在时间也有些紧迫,我不可能再找其他的人了,何况就算找了别人,也不能保证就可以比他好。

  一直在那里坐着,已经快三个小时了,他一直是抱着自己的头,我还是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不要说三个小时,就是三天我也不会有什么问题的。我现在唯一希望的就是他可以在今天晚上之前恢复过来,晚上我还要去找那个捍卫者。

  “好了,我感觉好了一些,你继续说吧。”他抬起头来看着我,我发现他的皱纹似乎变多了一些,他的声音也有了一些苍老,但是我也没有什么办法。

  “我不想打击你的,但是象我这么强大的人不止一个,在这个地球上,总共有七个。”我看见他的脸上肌肉突然一抖,但是没有什么其他的反映了。

  “我们叫做捍卫者,地球的捍卫者。我想你可以明确一件事,那就是我们绝对不会对地球不利的,我们的任务就是帮助地球度过这个难关,但是我们的人毕竟太少了,还是需要你们的帮助的,这也就是我今天来找你的原因了,大致的情况就是这样了,你要是有什么疑问就问吧,我会尽量的回答的,当然,有的事我还是不会告诉你的,希望你可以谅解。”我简略的说了我的来意,并且想控制一下节奏,要是一味由我来说,他可能又会接受不了的,让他自己来掌握节奏也许要好一些。

  “好的,我想先问一下你所说的那个灾难是什么。”他想了一会,问了这个问题,不愧是商业老手,无论什么时候,总是命中要害。

  “这个灾难就是一些来自于其他地方的生命将会对地球发动进攻,如同美国拍的大片一样,但是不同的是,他们没有目的,如果非要说有的话,就是为了毁灭人类,不要问我为什么,这一点我也有些疑惑。”我马上回答道。

  “可是告诉我你们怎么知道这个事情的吗?还有你,或者说是你们是怎么得到这种恐怖的力量。”他又接着问了一个问题。

  “很遗憾,这两个问题我都无法回答。”我回答道。不是刻意的隐瞒,而是因为我不想过多的谈论这两个问题,那个生命连我也有些不理解,怎么给他解释?而自己力量的来源,我更是不想去面对。恐怖?他无意间还是说出了自己的感受,即使我说明了我们的力量完全是为了保护我们的地球,但是他的心里的恐惧显然还是没有消失。

  “那么那个入侵的生命来自哪里可以告诉我吗?”他马上又换了一个问题。

  “当然,那些生命来自一个我们还不理解的地方,这一点我也没有办法详细的解释,我甚至连他们的数量,入侵方式,长相模样我都是一无所知,但是我可以肯定的是,他们非常的强,强到你们完全没有反击的机会,地球唯一的希望就是在我们七个捍卫者的身上,如果我们一旦失败,你们面临的唯一的情况就是:灭亡。”我平静的阐述着我的答案,这不是什么自夸,而是事实。

  “我们没有力量吗?我们现在已经拥有了大量的高科技武器,我们的核弹,中子弹,还有一些国家现在已经研究出来了夸克能……”他突然有些激动,连忙分辨到,说道最后突然停住了,我想可能是机密,夸克能,我只是在科幻小说里面听见过,没有想到任何新的能量被发现,人类总是喜欢先应用在战争上,看来那个历练也不会是一件坏事,也许,通过了这个历练,人类会更加的珍惜自己的星球,自己的生活,不过,前提是,我们可以通过这个历练,否则……

  “我现在不想和你争吵这些,而且你的那些秘密也没有什么隐瞒的必要。因为我可以提前回答你一个必然会问的问题,他们不久就要来了,不会超过两个星期的,甚至就会是明天,所以无论你们有什么力量都不会瞒多久的,不过不是我打击你的信心,你们的那些武器是绝对的没有用的。”我有些无情的道出了事实,与其以后受一连串的打击,不如现在就受,以后也好有个心理准备。

  “我们没有力量,没有力量,你要不要试试。”他突然从抽屉里面拿出了一把大号手枪对着我,他的声音有些愤怒。

  “如果你觉得有必要的话,我不会介意的。”我觉得我真的有些残忍,没有丝毫的心软,依然在打击着他。对于这样一个在政界,商界都是呼风唤雨的大豪来说,突然告诉他,他们,包括人类都是非常弱小的生命,在遇见灾难后完全没有一丝的还手之力,只有靠着我们的保护才可以生存,他们的命运完全掌握在我们的手里,这的确可以让他愤怒,但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我要是心软,只会让他出现自大的心绪,到时那个历练来了他可能哭都哭不出来。

  “你……”他说不出什么来。我看见他的抠着扳机的手指已经开始用力了,我慢慢布了一个及其弱小的地系结界,等着他开枪,可是他最终还是没有开枪,僵持了一会,他把手枪又放在了桌子上。

  我走过去拿起那把枪对着自己的太阳穴抠动扳机,一声枪响,我看见他的脸色一边,但是马上有显出了一些痛苦。因为那颗射出来的子弹撞在我的结界上,变成了一个小小的铁块落了下来,这也是我为什么不用暗黑力量或者“无”之力量做结界的原因,他可以清楚的看见我说的话有多么的真实。我把声音压制在了这个房间里面,所以不用担心有人听见枪声进来干扰我们的谈话。

  “这根本没有用的,不要说是这种武器,就是你用一颗核弹往我的头上扔来,我都不会有什么事的。我不是想打击你作为一个人类的信心,我也同样是一个人类,只是我有些幸运,同时也可以说是有些不幸的成为了一个捍卫者。”我还是没有说假话,核弹其实没有什么用的,在那个宇宙空间,我也提出了这个我现在想起来觉得有些好笑的事,当时站在人类的角度上觉得核弹的威力真的非常的大,可是后来想一想,真的非常的弱小,我用一个暗黑系最普通的“暗黑之云”就可以做到让数百平方公里的所有生命一个不留,而且被暗黑之力侵蚀过的土地,不是几年之类被辐射,而是永久的不会有任何的生命存在,在那个世界的沙米尔王国我就做过一次这样的事,不过那里都是沙漠,没有太大的问题,但是无论怎么说,这比核弹恐怖的多了。

  “捍卫者,捍卫者……”他喃喃的念着这个词。

  “可以告诉我其他几个捍卫者的情况吗?”他过了一会说道。

  “当然,这个我是一定会告诉你的,就算你不问,我也一样要告诉你。”我回答道,然后我把我所知道的情况都告诉了他,但是我知道得也不是很多,仅仅是知道他们得名字和所拥有得力量,而且那些力量我同样不是非常得了解,甚至还有三个捍卫者完全得不知道情况。

  “你今天来的意思就是想让我帮助你们寻找到那三个捍卫者吗?”听完我得话,他说道。

  “不是,这个问题你帮不上忙得。”我回答。我不是没有考虑过让他们帮助我们寻找那三个捍卫者,但是稍稍得想一下就知道行不通,象我一样,一个普通人家得孩子,突然因为一个梦而成为了地球得捍卫者,而我绝对不会引起任何机构得注视,在我成为了一个捍卫者后,只是比较注意我得力量,就没有任何人发现,同样剩下得三个捍卫者也是同样得情况,他们也一定掩饰者自己得力量,否则我们早就发现了。算上南美得那个,我们已经有了五个,虽然还没有找到,但是有了线索总是非常得容易了,而剩下得两个却是一点得消息也没有,在全球五十多亿人里面寻找两个毫无线索,而且会刻意得隐瞒自己力量得人,是在是没有什么希望,而且现在那个历练已经迫在眉睫了,没有时间让他们去一个个得找。

  “那我们有什么可以帮得上忙得呢?我们的力量如此的微小,只有在找人方面有些用。”他没有追问为什么,只是有些奇怪的问道。

  “我今天来找你的原因是为了……”我回答道,不过突然停了下来。

  “怎么了?”他有些奇怪的问道。

  “有人上来了,一会再说。”我回答道,我感觉有一股人类的气息从楼下上来了,脚步非常的轻,但是气息却是怎么也不可能掩饰住的。

  “好,我去看看。”他理了一下有些乱的头发,向门外走去。

  ※※※

  各位看官,感谢多日的支持,不过现在我要回家过年了,可能更新会变慢,希望大家体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