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梦幻现实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九章 诸神之战

梦幻现实 血影 8241 2003.12.14 10:50

    

  神,卑微的生物,他们的存在,唯一的用处就是浪费粮食,他们的人品,连卑鄙的变形兽或者刺牙东都不如。如果再给我重来一次的机会,我还是作出同样的事:杀,包括那个创世神。

  ——自传之《梦中的荣耀》 ××××××××××××××××××××××××××××××××××××××× “风之神王,你可知罪?”刚落在众神殿的外面,一直等在那里的卡拉法马上严厉的呵斥着。

  “想杀了我就明说吧,我来不是想听我有什么罪,而是想看看你们有什么可以杀死我的本钱。”我淡淡的说道,虽然这里有着将近两万的天使,数千的神祗,还有几百条上次我没有见过的龙,大概这是天界全部的力量了吧。但是我没有一丝的惧意,大不了就是多花一点时间而已。

  “你竟然还如此的狂妄,当初就不该封你这种卑鄙的狂妄的人类为风神,玷污了我们神圣的天界。”卡拉法依然是一脸正气的说道。

  “我发现,你真的有些佩服你。”我说的是实话,这样的人,还真的少见。

  “你这种卑微的人类根本不配和我们这样的神祗说话,赶快放下武器投降。”他好像没有理解我说的什么。

  “你没有看见吗?我没有带武器,包括我‘盗窃’的那个光之圣剑。”我突然笑了出来,我两手空空的,什么也没有,他却叫得如此的自然。

  “你,你……”他马上被噎的说不出话来了。

  “竟然对我们的卡拉法大人无礼,还不赶快跪下道歉。”卡拉法后面一个长得五大三粗的人马上开口呵斥道。

  “你又是那位大神啊~”我带着鄙夷的语气问道。看来天界的狗也不少。

  “我是新任的火之神王。”他一脸傲气的回答,似乎没有听出我得语气。

  “是吗?”我的掌心突然冒出了一团小小的火焰,飞快的向他飞去,他没有一点躲闪的意图,马上被火球烧到了,他顿时手忙脚乱的扑打着身上的火焰。

  “真的是火神啊,全身都是火。”我还是鄙夷的说道。

  “你竟然连火神的信物火神翼盔都没有放过,你这个卑鄙的盗贼。”卡拉法马上就认了出来,他的语气带着一些不安。

  “好了,你们要干什么明说,不要再拐弯抹角了,我没有什么耐心,如果想杀了我就动手,那些什么罪名我都认了,可是我绝对不会投降什么的,你们要制服我这个叛贼或是盗贼,无论你们叫我什么,都要靠你们自己的力量。”虽然我的耐心不错,可是耗在这种地方,我也是很不愿意的,何况天界何人间界的时间是八比一,我不想浪费我人间界的时间。

  “好,这可是你自己找死,不要怪我们没有给你悔过自新的机会,上!”卡拉法说着往后退,一旁的几个天使冲了上来。

  “你们难道不知道我得力量吗?”我奇怪的说了一句,卡拉法不是不知道我得力量,让天使来,而且还是两翼的天使,那和送死没有什么区别,可是我没有什么犹豫,不到一秒钟就把这几个天使杀掉了,都是直接用‘无’之力把他们的脑袋打来没有。

  “我不知道你们有什么打算,可是你们要是想送死的话,我没有意见。”虽然没有天使或者神继续冲上来,可是我已经宣布开始了。对于这些神,我算是替天行道了。

  运起全部的‘无’之力,我向着卡拉法冲了过去,我没有留劲,因为我想尽快的结束战斗,卡拉法似乎明白我第一目标就是他,我还在说话的时候,他就已经开始往后面退了,我刚一动身,就有两个天使冲过来挡在了他的面前,我没有继续追,该死的是一定要死的,只是一个时间上的问题而已。

  轻易杀死了两个天使,我又向着那些神冲去,我不知道这么多的神是些什么神,我只知道,只要他们今天想来杀我,那就是我得敌人。对于那些天使,我没有什么太大的仇恨,因为他们不过是一些士兵而已,只是奉命行事,虽然他们要是主动来攻击我,我不会留情的,但是我是不会主动进攻他们的。我只想杀了这些神。

  没有一个神是我的一合之敌,只要是和我一照面,只有一个下场:死,而且一般是被我用‘无’之力把头打来消失掉。神其实是和人差不多的生物,虽然可以飞,可以原地消失,可是死亡还是和人一样,被击中的地方马上开始流血,如果只是脑袋被打掉一半,还可以看见雪白的脑浆,如此多的神,我杀的有些烦躁了,‘无’之力遍布我的全身,无论什么攻击都没有什么效果,刀剑,魔法,或者是其他的攻击,只要一接触遍布我身上的‘无’之力,马上就消失,无数次的尝试后,他们终于放弃了攻击我的打算,只是知道四处的逃跑,我象一只扑入羊群的黑色猛虎一样所向披靡,倒是天上不停的有龙和天使来攻击我,这让我有些敬意,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可以说是愚蠢,也可以说是大无畏,但是我比较倾向于后者。我总是尽量的避开他们,向四处逃窜的众神追去。我发现向我进攻的龙全部都是白色的龙,应该是光龙吧,而那些青色,蓝色,红色的龙一直没有对我发动进攻,我很清楚这是为什么,但是即使是光龙,也是被光神支配的吧,可能他们的心里和光元素一样。所以我总是尽量的避开他们,到现在也仅仅是杀了四五条而已。

  “住手。”是卡拉法的声音,我没有理他,又是一击手刀砍掉了一个穿着古怪衣服的神,然后又向另一个追去,既然开始了,又何必停止呢?

  “住手,你想看着她死吗?”卡拉法又叫了一声,有些焦急。因为我得速度,已经有上千个神被我杀死了。

  我停了下来,因为我觉得他的意思有些奇怪,而且我也觉得有些不对,他们也许不知道我现在的力量,可是就算是以前的力量,他们也绝对不是我的对手,可是现在的情形来看,他们似乎是想来找死一样,他们再怎么蠢,也不会蠢道来送死吧。

  什么?我终于知道他们的计划了,想不到他们竟然卑鄙到了这种地步,他们竟然用武威来威胁我,这些卑鄙的神,我心里愤怒的骂道,可是我没有什么办法,卡拉法的剑紧紧的贴着她的脖子。

  “想不到你的速度这么快,竟然杀了我们这么多人,现在你再杀一个试试。”卡拉法咬牙说道,看得出他及其的愤怒。

  “你想怎么样。”我平静的问道。我知道要是我一着急,这些所谓的神就会更嚣张了,如果我表示我不在乎,说不定还可以把武威救出来。

  “影,我的意思我想你也明白,还记得那一晚吗?我本来只是想,我们只有那一晚的幸福,可是现在已经多了快三十年了,我真的非常的满足,我……”武威没有一丝的害怕,就像是只有我们两个人一样。

  “住嘴!血影王,如果你想她活命的话,就照着我的话去做。”卡拉法大概以为武威会求饶,可是没有想到的是,武威竟然如此的镇定,没有一点恐惧,而且说着让我不要留情的话来,他连忙制止了武威,向我吼到。

  “你说。”我还是平静的说道。我已经知道这个世界并不象我想象中的一样,并没有什么冥王,也就是说,死了就不能复活,包括神,只是,除了我。

  “先散去自己那个邪恶的力量。”他马上说道,看得出他非常的惧怕我这个力量。

  “影,如果你还爱我的话,就不要这样做。”武威还是平静的说道。

  我知道她的意思,可是我做不到,我已经经历了两次那种失去自己心爱人儿的痛苦了,那两次一个是神,一个是风,她们现在都回到了我得身边,可是武威是人,她要是死了,就真的没有办法了。本来想凭着自己的速度去把武威抢回来,可是显然卡拉法也料到了我可能会这么做,他站的地方旁边有几个天使把我可能前进的每个方位都卡死,如果我真的去做,只用那一点点的时间,就可能让我后悔终身。

  “哈哈哈,想不到这个大肚子的女人竟然真的对那个虚无之神有这么重要,乌克,你的主意真的不错啊。”卡拉法看着我慢慢的散去了‘无’之力,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了,他旁边一个留着山羊胡须的人献媚的笑了起来。

  你们绝对会死的,我在心里愤怒的想到。同时我也非常的后悔,因为我不想太多的人知道我有圣力护裙这个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东西,所以除了火神和红儿亲眼见过我复活的人知道以外,其余的人只是知道我有强大的治愈力,包括武威。

  我知道就算是我死了,卡拉法也不一定会放过武威,可是要是我不死,那武威就死定了,以我自己的想法,无论他们想干什么,都无法封印我得力量,而且也不能杀死我,等我以后复活后再报仇就可以了,现在主要是不要让武威干傻事,我非常的了解武威,虽然她平时是个家庭主妇一样的人,可是她的性格却是非常的倔强,我担心她会作出无法挽回的事来。

  “现在慢慢的走过来,走到这几个人中间来。”卡拉法有些激动的说道,他的面前走出了六个人均匀的站成了一个圆圈,他们中间慢慢的浮现出一个六芒星的图案。想封印我吗?你们难道不知道没有什么可以封印我得力量的吗?我心里有些高兴,如果不是马上杀死我,一会只要你的剑一离开武威的脖子,我就马上要你的狗命,我心里想到。

  “影,你难道不了解我吗?不要过来好吗?”武威有些着急了,但是语言还是非常的平静。卡拉法没有再阻止她,只是有些兴奋的看着我慢慢的走过来。

  “武威,你可千万不要干傻事啊,相信我。”我没有办法,只能这么说,我希望武威可以理解我的意思,我没有停下脚步,还是慢慢的向着那个魔法阵走去。

  “影,我真的很自私,我情愿你忍受失去我的痛苦,也不愿我来忍受失去你的痛苦,影,我爱你。”武威的语气突然又变得及其的平静了。

  “不要!武威,我可以……”我已经听出了她的意思了,我连忙想阻止她,即使暴露自己的秘密也无所谓,可是……

  看着武威带着脖子上的鲜血慢慢的滑到了地上,我突然觉得时间仿佛已经停止了一样,除了武威慢慢的滑到地上,我感觉不到周围任何事物的活动。又是这样,又是这样,又是这样看着自己心爱的人儿离开自己,空有一身强大的力量却没有办法,我看着倒在地上的武威,她依然是如此的美丽,象睡美人一样,可是却没有了生气,怎么办?我问着自己,我突然觉得我自己非常的无助,我想让地上那个美丽的人儿站起来,可是我没有办法,我该怎么办啊?我有一种想哭的感觉。

  “砰”,我突然感觉有一股巨大的力量撞在了我得心口,可是奇怪的是,我竟然感觉不到疼痛,我飞了出去,落地后,我又看着远处的武威,她没有一点移动,更没有站起来的迹象。“砰”又是一股巨大的力量击在了我得小腹上,,我又飞了出去,落地后我又看着更远处的武威,还是一样的姿式躺在地上,“砰”又是巨大的力量……

  “哈哈哈哈哈……”不知道我被击中了多少次,直到我已经看不见武威,只能看见周围无数的人脚,我站了起来,我突然觉得非常的好笑,非常非常的好笑,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好笑,我本来应该哭才对。

  “你们觉得,你们应该为此付出什么代价呢?”我突然止住呢笑声,及其冷酷的看着周围围成一圈的神,所有的神都露出了恐惧的表情,我喜欢看着他们这样的表情。

  周围被我杀死的那些神,天使还有龙的尸体,满地的鲜血和脑浆,我感觉像是一副美丽的风景画,我认为,如果这一幅画的色彩和内容再浓一点,多一点,那么这副画就更美了。

  “还愣着干吗,他没有用力量保护自己,快杀了他。”后面一个声音响了起来,我记不得是谁了,可是感觉有些熟悉。

  谢谢,你提醒了我,我在心里说了一句,左手一挥,一个混合着风,火,水,地,暗黑,无,还有一些光在里面地结界马上包围着我,散发着七彩地流莹,真的非常地美丽,这个结界把所有飞来地各种属性地力量轻易地挡在了外面,我会过头看着刚才说话地那个人,我觉得有些眼熟,刚才就是他把武威挟持着地,可是我不太记得到他的名字。为了感谢你的支持,我会把你放在这一副最美丽地风景画地最顶端,以表我得谢意。我在心里真挚地说道。

  “大家一起来画画好不好?”我带着商量地语气问着所有的人,可是没有一个人理我,他们仍然在不停的发射着那些没有什么用的东西,很多的人脸上甚至有着一些疯狂,我不知道为什么,感觉他们好像已经疯了一样。你们真的没有艺术细胞啊~,我在心里有着一些遗憾。

  我慢慢的向着一个离我最近的人走去,他站的位置非常的好,我记得以前有个画画的朋友告诉我,如果在一个叫做黄金分割点的地方画上一点东西,那么这副画就会显得非常的和谐,而且不会让人觉得整副画空洞,黄金分割点就是零点六一八的地方,我再次左右打量了一下,确信他的确站在这个黄金分割点上,我这才继续向他走去。

  “你非常的幸运。”我温和的对他说了这句话,就像我告诉他,他中了大奖一样,不过确实是,他中了大奖,而且,我马上就会给他。

  “啊——”他一声大叫,然后拔腿就跑,可惜的是他的叫声没有叫完,这让人感觉有些不舒服。

  “你偏离了自己的位置,这样很不好,你会破坏这一副艺术品的。”我一记手刀砍掉了他上半截脑袋,然后我对着他倒在地上的尸体有些失望的说道。我把他的尸体向他原来站的地方踢了踢,确信没有什么错误了,我这才看着那些依然坐着无用功的那些神。

  “好了,最重要的一笔我已经完成了,你们也需要作出自己的贡献了,你们的子孙将会为你们参加了这一副艺术品的创作感到终身的自豪。”我对着他们说道,语气越发温和了,可是我奇怪的发现,竟然大多数的人脸上的表情越发恐惧了。难道你们不喜欢吗?我带着满腔的疑问在心里说道,或者是,我说话的语气,还是不够温和。

  “创作,是需要灵感的,灵感可能一会就会消失,所以我必须抓紧时间了。”我又说了一句,这是我可以说出来的最温和的话了,我害怕把他们吓到。可是我发现好像还是没有什么用。

  但是现在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了,我需要创作,就是现在。我两脚一蹬,向着一个最卖力发射的神冲去,没有动手,就是直接冲了过去,穿过他的身体,我又一脚把他后面的一个神脑袋踢来没有了,这个神非常的有贡献,因为他脖子里喷出的红色染料染红了一大片地方,给我的艺术品带来了最美的一笔,没有停留,继续向着下一个神冲去。这一个竟然是个美丽的姑娘,我对自己说:美女是不是更有艺术细胞呢?可是事实证明呢我的错误,她脖子里喷出的红色染料竟然只有一点,这让我有些失望,我只有寄希望于下一个了……

  创作,在继续……

  有的人想离开,我有些不高兴,总是找最外围的人杀掉,虽然脱离了创作的范围,可是还是比较的漂亮,天色已经黑了,但我身体周围七彩的结界如同一个小太阳一样照耀着这个地方,没有一个人可以离开这个艺术圈。

  “今夜,是一个艺术的狂欢之夜。”我心里想到,同时我也对自己起得这个名字感到非常的满意。“艺术的狂欢之夜”多么浪漫的一个名字啊~,我在心里又默默的念了两边,我确信,这个名称真的非常的浪漫。

  “创作中,总是不会感觉到累。你说是吗?”不知道过了多久,只是感觉好像天又要亮了,看着场中唯一一个站着的人,就是那个我最感激的那个人,他的脸色发白,而且他早就想跑了,如果不是我一直尽力的挽留着他,都不知道他会跑到什么地方去了,真是一个不礼貌的人,我心里非常的不满。

  “你,你,你,放了我,我错了,求求你,放了我。”他突然跪了下来,我发现他的胯下竟然留下一些有着非常不好闻的气味的液体,这让我有些不可理解。

  “你为什么会说这样的话呢?我只是想创作一副让后人赞扬的画出来,你现在说的话我有一些不明白。”我非常诚恳的向他讨教他的意思,或许他是一个哲学家,我以前读哲学的时候总是不太明白,一个朋友说,只要你完全不明白哲学在说什么,也就是说,你已经真正的理解呢什么是哲学了。可是我还是不理解他的话我只有虚心的问了,有个哲人说过一句话叫做“不耻下问”,这个我还是明白的。

  “你疯了,你疯了,你……”他一面说着一面往后退,然后突然站起来就往后跑。

  “疯了?是说我吗?我没有疯啊,真的,请你相信我,我只是想创作而已,而且我刚才说了,为了表达我对你的谢意,我将会把你放在这一副画的顶端,可惜的是,我不知道这一副画的顶端在哪里。你为什么跑这么快?难道你知道吗?”我跟在他的后面保持着和他一样的速度在空中飞着,因为他如此坚定的向着一个地方跑去,所以我认为他会带我去这一幅画的顶端。

  “到底在什么地方?已经跑出了画的边界了,你还要去哪里?”我问着他,他已经飞了起来,速度还不慢,可是他的胯下还是不停的滴着难闻的液体,他没有回答我的话,只是不停的向一个地方飞去,他脸上的肌肉已经扭曲的不象一个人了,我好奇的看着他,我感觉我这样有一种莫名的快感,就像,就像……就像什么呢?我突然又想不起来我刚想说出来的那种感觉。算了,想不起来就算了,舒服就可以了,好好的享受吧,我没有动手,一直跟着他往前飞。

  “这里就是画的顶端吗?”我问道,我不知道飞了多久,只是感觉好像天上好像亮了两次,又黑了两次,我看见前面有一座非常非常大的宫殿,很大,大到我有些不知道怎么形容。

  “救命啊,创世神大人,救命,救命。”他突然冲进了最高的一座建筑里,我也跟着进去了,这个宫殿有些奇怪,我感觉不到任何生命的气息。看来我得创作真的只有这最后的一笔了。

  “虚无之神,你终于又出现了,为什么你总是要毁灭这个世界呢?”飞进神殿,听见一声苍老的声音响了起来。

  “这就是画的顶端啊。”看着跪在地上的那个人,我没有理会那个声音,问着跪在地上的那个人。

  “就我,创世神大人,这个人已经疯了,快,快封印……”他的声音突然中断,因为他的上半截脑袋离开了他的身体,鲜血和脑浆一起飞了出来。

  “既然已经到了画的顶端,我就应该画下这最后的一笔了。”我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然后说道,我感觉终于完成了我得艺术。

  “虚无之神,你为什么总是这样的残忍,这么多的生命,你不能体会吗?”那个声音又响了起来。

  哦?我抬头看看坐在最顶端的那个老者,胡子白白的,看着有些和蔼。

  怎么还有一个?我心里有些失望,看来刚才还不是最后一笔啊,顺着台阶慢慢的走了上去。

  “你要干什么?虚无之神。”他突然有些紧张的问道。

  “你不知道吗?我刚才在创作,本来以为刚才是最后的一笔,可是现在看来你才是啊。”我有些不可理解的看着他。同时我又运起了‘无’之力,我得右手已经黑的看不见底了。

  “你,你,我可是创世之神,你怎么可以对我……”他突然全身发抖,他的胡子一翘一翘的,有些好玩。

  “为什么不可以?”对于老人我还是有些尊重,所以我温声的问道。

  “世界之初就是我们两个的存在,如果没有我,世界被你毁灭了就不可能在产生了,现在我的力量又没有恢复,你怎么可以……”他越发紧张了。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我嘀咕了一句,抬手向他的头上砍去,这一个神有些奇怪,他的脑袋竟然把我的手阻挡了一下,我又是一催力,这才把他的脑袋切了一半下来。

  “终于结束了,好满足啊~”我站在高台上,旁边是那个叫“创世之神”的人的尸体,高台下是那个人的尸体,虽然在这个神殿里显得有些空荡,可是还是比较的漂亮。

  嗯?我得头,怎么有些痛,难道是因为创作太费力了吗?我使劲的摇了摇,好像想起了一些什么事了,可是又非常的模糊。

  看着下面躺着的那个人,我依稀想起了他的名字,叫卡,卡……,卡拉法,对了,是那个什么光神卡拉法。这个,我回头看了一下躺在我身后的那个老者,创世神!我杀了创世神,我得心里非常的震惊,我怎么会到这个地方来,我细细的回想着刚才发生的一切,武威!,我得武威!,我突然想起了武威,来不及想为什么我会到这里杀了创世神,我只是记得武威最后好像是用卡拉法架在她脖子上的剑自杀了。

  我要回去看看她,两脚一蹬,我突然一声闷哼,没有飞起来,反而顺着台阶不停的向下滚,因为我突然感觉我身上每一寸地方都像被撕裂了一样,非常的痛,我不知道怎么现在这么痛,可能全身的骨骼都断了,在滚着的途中,我得嘴里不停的咳着血,我得意识在慢慢的失去。

  又要来一次那种痛苦了吗?我问着自己,我感觉不到我身边有任何的元素存在了,如果风元素可以托我一下,我会好一点,可是我还是在不停的往下滚。

  眼前一黑,我终于晕了过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