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梦幻现实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最后五天(二)

梦幻现实 血影 10043 2004.01.24 16:30

    人,其实总是自私的,无论是谁。我没有抨击那些历史伟人的意思,我只是说出了我自己心里的一个想法,而且我坚信我的正确性。在一个自己完全不会有任何损失的时候,也许真的会有“大公无私”的人,但是如果自己的财产,自己的亲人,乃至自己的生命都已经受到了极大威胁的时候,“大公无私”这个词,大概只会在童话故事中出现了。

  ——《捍卫者传记》之“演说家讲稿”

  ××××××××××××××××××××××××××××××××××××××× 我已经说过了无数次,我不是圣人,虽然我绝对的会尽我最大的努力来保卫地球,但是最大的原因就是因为生我养我的父母,手足之情的兄弟,两肋插刀的朋友,无法舍弃的爱人,他们都在这个地球上,而对于什么人类是否可以经受住历练,这个只能算一个次要的,而且冠冕堂皇的原因罢了。

  因为还有四天,时间还是比较的宽裕,当然,这个仅仅是针对我去营救自己的家人朋友而已,对于那些人的准备,我实在是没有什么信心,虽然我说的是只要他们有足够的恐惧,就可以好好的办事,但是我自己也知道,政府的高层也是人啊,要是他们真的非常恐惧,恐惧到了不去理会为人类以后的重建工作做准备,只知道自己逃命的程度,那怎么办?不是比原来不作这些还要糟糕吗?不过话又说了回来,不可能每一个国家的高层都会这样自私的,我得做法应该还是利大于弊吧。

  还是先去**那里看看,我过个一两天还要把自己的家人送到那里去,看看他的工作如何,既然罗他们说和各国政府联系的事交给他们,我也可以落得一个清闲,而且我也不喜欢和政府打交道,我甚至决定了以后要出面的时候都要隐藏自己的身份,否则会给我得朋友亲人带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这十多起事故我都刻意的离我们居住的地方非常的远,大概对于整个中国都不会引起什么太大的反应,对我的家人更是不可能有什么影响的,这个我倒是不用着急。王茹在自己寝室的床上入睡,醒来的时候却出现在自己香港的家中,**又说要直接对她说实话,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我有些担心她,可是我却不知道什么做,我唯一可以做的就是祈祷她可以承受住这些无法想象的事。不过向谁祈祷呢?神吗?我心里有些自嘲的笑笑。

  香港今天有些冷,不过我也不太感觉得出来,只是看见街上得人穿得都有些厚。在云层中看着脚下**的府邸,我有些犹豫,盗贼之眼已经围绕着这栋房子转了两周了,我只看见王茹一个人坐在院子里面,旁边有几个仆人。**却不在,应该是出去进行工作了吧。到底下不下去?和不和王茹见面呢?我没有什么主意,虽然我一直的理念都是不要和这个姑娘扯上什么关系,可是我自己却非常的清楚我原来的做法和我想的是两码事,我也有些痛苦,虽然清楚长痛不如短痛的道理,可是我却总是下不了这个决心,甚至到了现在这种情况,明明是只要可以不再去和她联系,我们之间就会什么事也没有了,可我还是……,唉~,血影,如果在感情上你也可以象在战场上一样得果断,你就不会这么的难受了。

  算了,看一眼就好了,何必这么婆婆妈妈的呢?我对自己说道,转过身,我准备离开了。嗯?怎么可能?在我准备离开的那一刻,王茹突然向我这个方向看来,我得心一惊,第一个反应就是想躲开,可是我马上就发现了自己的愚蠢,从我这个地方到她那里,至少也有两万米,她不可能看得见我的,连我都是要使用盗贼之眼才可以看见她,何况她这个普通人呢?只是一个巧合罢了,我对自己说。

  奇怪的是,她没有转过她的视线,始终直直的看着我这里,我觉得我似乎已经被她的眼神束缚住了。在盗贼之眼的帮助下,她似乎就在我的面前,我可以看见她美丽的头发在冬季的寒风中慢慢的飞舞,也可以看见她芊芊的玉指在冬季的寒冷中微微的颤抖,然而,最让我震惊的,还是她的眼睛,她的那一双美丽的眼睛里面,有着思念,幸福,激动,伤感,悲哀,甚至还有一些怨恨。我的心突然有些痛,多么熟悉的眼神啊,在多少年前,我也看见过这样的眼神,好亲切,我呆呆的看着她的眼睛,时间仿佛已经静止了,整个世界上,只有这个美丽的人儿,还有这个美丽人儿的美丽眼睛,我感觉我的呼吸有些急促,我的心跳也在加快,我想控制一下自己的情绪,可是却没有什么用。

  “武威,我的爱人,你回来了,我们会在一起的,永远,永远……”我的嘴里喃喃的说着,我仿佛又回到了那个世界,看着眼前的美丽人儿。我不知道是激动还是兴奋,或者还是别的什么感情,我只知道,我应该下去,抱着这个美丽的人儿,永远不和她分开。

  “啪——”天上突然打了一个响亮的闪电,把我从朦胧中拉了回来,我身体一震,才发现我刚才似乎陷入了一个自己构造的虚幻世界中了。对自己施展了一个清醒魔法,我又看着下面的王茹。站在旁边的一个仆人走过来和她说了几句,大概是让她回房间里去,因为快要下雨了。王茹微微的摇了一下头,依然看着我这个方向,眼中的感情更加强烈了,那个仆人也跟着往天上看了一会,可是自然是什么也看不见了,她摇了摇头,又站了回去。

  她看得见我,真的看得见,我心里已经可以肯定了,视觉并不代表什么,也许,这就所谓的心有灵犀吧,我原来本来是不相信的,可是现在我却不得不信啊。我是否应该去见她呢?我心里又开始犹豫起来。

  天上下起了小雨,王茹依然没有回屋的打算,她反而站了起来,向着这个方向走了几步,没有什么实际的意义,可是我知道她的心思。冬天的雨很凉,你这样会生病的,我心里突然泛起了一股柔情。在第一滴雨离她的头顶还有十米的时候,一个流光异彩的光系结界出现在了她的上空,挡住了所有的雨滴。

  她没有什么惊异的反应,只是周围的仆人都有些惊奇的看着天上的结界指指点点,他们绝对不会知道那是什么的。已经没有什么隐藏的必要了,我对自己说,还是下去吧。我知道,我的这个决定可以说是百分之一百的会害了这个姑娘,可我却真的无法逃避了,面对,也许会更好。

  并没有过于的莽撞,下去之前,我还是把所有的仆人都昏睡了,然后用风元素把她们都托进了房间。

  “是你吗?”面对我的突然出现,王茹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就像是我一直就站在那里一样平静的问道。

  “是的,是我。”我的心里有些心酸,仅仅是一天,这个姑娘就变得完全的不一样了,她的那种快乐,那种活泼,已经完全的消失了。

  “哼~,救世主吗?你还记得我啊,我真的是受宠若惊了。”对视了片刻,她突然冷哼了一声说道。

  “不要这样说好吗?我不是故意想伤害你的。”虽然我知道她说得不是她内心真正想说的,可是我还是有些心痛。

  “不是吗?如果你真的从一开始就不想伤害我,为什么你还是要和我在一起,为什么你不会坚决的回绝我?你难道不知道爱得越深,伤得越重得道理吗?”王茹质问着我。

  “我真的不想这样的,真的。”我不知道怎么解释。我回绝过,可是并不坚定;我逃避过,可是并不持久。我甚至还答应了小张会和王茹好,我想小张也告诉了王茹了吧。怎么解释?我只是觉得我一直都是在欺骗她,虽然我一点欺骗她的想法都没有,可是事实却是这样,摆在我的面前,我无法改变。

  “其实,我也知道你的想法,我没有什么怪你的意思。”王茹的口气突然缓和下来,可是我心里却没有丝毫的放松,我不知道她要干什么。

  “你知道,而且可以接受,那就太好了,我想你也可以理解的。”我说道,带着一些伤感。其实,我还是喜欢这个姑娘的,这样的一个姑娘,谁会不喜欢呢?不过我不知道我是不是爱上了她,我发现,爱上了我的姑娘,和我爱上了的姑娘,似乎都没有得到真正的幸福,从我这个世界的女友,那个世界的红儿,武威,西亚莉丝,她们似乎都没有真正的和我一起快乐的生活,到了现在,甚至只有我一个人在这里,我得爱人全部都不在我的身边。

  “可惜的是,我可以接受你的身份,却无法理解你的做法。”王茹回答道。

  我没有说什么,因为我已经预感到了她接着要说的话,这恰恰是我最不想面对的,可是我却不能不面对。

  “你还记得我说的话吗?我说的,我喜欢的人,一定要站在世界的顶端,我自己都觉得有些不符合实际,虽然我有着这样的一个梦想,可是在我发现了你的时候,我没有因为我的这个梦想而放弃你,只是因为你身上的那种我无法形容,可是却异常的想和你亲近的那种魅力,我决定你就是我今生的爱人了,可是……”王茹继续说道,对于一个女孩内心的倾诉,我没有什么激动的感觉,反而有一些害怕。

  “可是你和我在一起,不会幸福的,如果你真的接受了我的身份,你就应该知道,和我在一起,你的生活只会充满了杀戮,而且我也不可能有什么时间来陪你,你不会幸福的。我不愿意这样,对我们都不好,你说是吗?”我问着她。明说了我不会和她在一起,我心里也不好受,虽然我知道我这样做没有什么错。

  “我为什么不会幸福?你可以告诉我一个理由吗?我只需要一个理由,一个可以说服我的理由。”王茹回答道。

  “我只是觉得,你这样一个姑娘应该找一个可以托付终身,而且有时间来疼你爱你的男人,而不是我这样的一个在不久以后就要生活在血腥和杀戮中的人。任何一个女孩子都不会喜欢这样的生活的。”我解释道。我觉得这是最有说服力的说法了,可是我却奇怪的觉得似乎有些不妥。

  “那你的意思是说,我不能和我所喜欢的人在一起,我就会很幸福了,对吗?”她一句话就说出了我心中那种不妥的原因。

  我无法回答,不能和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在什么地方也不会快乐的,这一点我深有体会。那个世界里,没有红儿的日子,在沙迦界充满血腥的森林里和吃穿无忧的坎比特府邸我感觉都没有什么太大的差异;和武威在一起的日子,即使天天都在地下拳场里战斗,我都觉得非常的愉快。要我来反驳她的这个问题,我真的办不到。

  “连这唯一的一个问题你都无法回答吗?”她质问着我。

  我依旧沉默着,除了沉默,我真的没有什么其他可以做的。

  “我不想追着你寻找这个问题的答案,我知道,你也知道,这就够了。我只是想知道另一个问题的答案:你喜欢我吗?”王茹又开口说道。

  我依然没有回答,说喜欢吗?这相当于直接答应了我会和她在一起。说不喜欢吗?我说不出来,不仅仅是因为我不愿意伤害她,而是我觉得我没有必要说假话。

  “其实,这个问题你也不用回答,我知道答案的。我想你也同样的知道答案。”王茹等了一会,看见我依然无法回答,她又开口说道。

  “你真的好聪明,但是这些事不是一时半会儿就可以说清的,如果你的父亲已经把我所有的事都告诉你了,那么你就应该知道我现在还有很多的事要做,现在没有什么时间了,我要离开了。过一段时间我们再说好吗?”我不想再讨论这个问题了,我想离开。

  “逃避吗?”她马上就说道。

  “是的,算是逃避吧。不过我还会来的,我们还有时间。”对于这种直接的责问,我也只有这种直接的回答了。

  “我知道你还会来的,可是我们有机会好好的谈谈吗?”她没有象一般的女人一样缠着,而是干净利落的说道。

  “当然。”这个没有什么犹豫,我回答道。世界上没有永远的逃避。

  “那好吧,我觉得我们应该重新认识,希望我们下次可以好好的相互了解。”她说道。

  “当然。”我慢慢的你地而起。其实这个也是我想说的,我在心里说道。

  用那个通话器联络到了**,他在台湾,正准备去北京。我让他选择一个地方,我有一些事情要询问他。

  在台北的一座高级酒店的最顶层我看见了他,向他询问了一些工作的情况,听他说起来还是不错的,虽然不是非常的顺利,但是比起罗他们的工作却要好得多了。他说道那十几起事件得时候面不改色,最好还称赞了两句,我对他这种反应非常的满意,比起那几个捍卫者要好的多,看来真的是姜还是老的辣。不过话说回来,加上在自己世界历练的时间,除了安妮,其余两个绝对比**大,可是说起话来实在是有些让人郁闷,似乎用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更为恰当一些。

  不过那些事不是我最关心的,我最关心的是他对人员的安排,我没有打断他,让他觉得我是个及其自私的人也不好。他说得非常的详细,什么这个研究所已经调走多少,那个科研所又调走多少,就想是下级在对上级汇报一样,我却是左耳进右耳出,完全没有注意他在说什么,可是我的表情却象是在及其认真的听着一样,我都有些佩服自己。

  “那些人安排到了什么地方?”我在他说完了那些,告一段落的时候开口问道。

  “是台湾一个秘密的研究基地,非常的大,大概可以容纳两万人,食物储备也不少,是个避难的好地方。”他回答道。

  “你准备多久把你的女儿也接进去?”我问道,我没有告诉他我已经和他的女儿见过面了,我想王茹也不会说的,毕竟这是我们之间的事。

  “明天,先去熟悉一下也好,而且要是有个什么时间的误差也好有个准备。”他说道,我想他应该明白了我得意思。

  “你可以明天把你的家人朋友接到我的家里来,我想不用我给你飞机票了吧。”果然,还没有等我开口,他就这样说了,也免去了我的一些尴尬,和聪明人说话就是轻松。

  “当然,他们就拜托你了。”我礼貌的说道,以后我多半是没有时间来照顾我的家人朋友了,这些就要靠**了。

  “没有问题,如果有什么事就联系我,我的通话器会一直开着的。”他已经准备结束对话了。看来他还有些着急,说完了主要的事就准备走了,看来还有一些要紧事,大概是赶着去北京吧。

  “好的。对了,你没有把我的情况说出去吧。”我问道,**应该还不至于要把我的详细情况说出去才可以办事。

  “没有,有什么问题吗?”他有些奇怪的回答道。

  “我以后不想用这个面貌出面,这个是我真实的模样,以后我以捍卫者出面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我用风元素的变形魔法把我自己变成了一个穿着一身血红色衣服的中年人,四方脸,头发也是血红的长发,脸上还有一道刀疤,而衣服的样式也是那个世界里不常有人穿的样式,这个世界根本就没有的,想来这个世界的人谁都认不出我来了吧。

  “我不想给我的亲人朋友惹上什么麻烦,到时候你去给他们解释吧。”我有些不负责任的说道。不过说起来,撒谎骗人**可能可以当我的师父了,毕竟他是一个最为成功的商人。

  “好的。”**已经见怪不怪了,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

  “就这样吧,我走了。记住,我捍卫者的名字叫做——‘血影’。”我语气突然变得冰凉。我看见他的身体一抖,我知道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不仅仅是他,以后我还要让所有的人都要对我有着这种恐惧,这样我们捍卫者要是有什么决定,就不会有太多的麻烦了。

  没有再看他,我离开了这里,对于和政府沟通的事我是绝对不会管的,罗说三天后还有一个会议,也就是在那个历练来临前的一天。如果不算今天,我还有整整的两天,时间应该还是比较的充裕的,我不可能把所有的亲人朋友都带到**那里,我知道两万人的名额意味着什么,那些政府的官员不可能不去管自己的亲人,凡是参与了这个工作的人大概都会把自己重要的人塞进去,这样再加上那些科学家,两万人的名额确实太少了。我现在只能把我得父母和对我最重要的人接过去,那些朋友只有看**在北京的工作如何了,如果可以,而且还有地方的话,我再把他们送过去,现在台北这个基地大概是不太可能了。

  嗯?我感觉除了小刀,那几个捍卫者又聚在了一起,有些奇怪,连着两天晚上都在汇合,有些不寻常。不过这次我没有赶过去,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而且亚洲地区的情况还是不错的,如果**今天把北京的事办妥,那么剩下几天就应该把亚洲其他国家的事也办妥吧,这件事应该是越来越容易的,尤其是昨天我制造的那些事件,绝对可以让他们足够的惊慌。

  没有理会那些捍卫者的聚会,我到了小刀那里,她在屋里拿着自己的刀在慢慢的舞动,速度很慢,也没有力量,我想可能是她的一种练功的方式,我有些不理解,但是也没有问,自己走到了冰箱那里,不客气的拿了一瓶酒,再从冰箱里面拿了一点昨天的剩菜,用火热了一下,开始吃了起来。

  一夜无话,她没有停下来和我说话,我也没有理她,只是慢慢的喝着酒,静静的等着天亮去做我要做的事。既然时间还是比较的充裕,我也不想半夜到处飞,隐藏已经没有什么必要了,明天大摇大摆的在天上飞,说不定还有更好的效果呢。不过在国内还是算了吧,对于自己的祖国,我还是不想让自己国家的人民太恐慌,我不能每一个人都照顾到,肯定有不少人牺牲的,他们能过一天的安宁生活,就过一天吧。

  完成我要做的事仅仅花费了一天的时间,对于每一个人我都是先昏睡,然后用风元素把他们送到**那里,只是找他们有些花费时间而已。总共只送去了我的父母兄弟,还有几个和我们家联系非常紧密的亲戚,另外就是我的女友的一家了。为了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和不必要的解释,我都没有让他们苏醒过来,两天后再说吧,反正时间也不多了,也不在乎这两天。

  坐在床前,我有些难过,看着我的女友,我知道对她,我是不可能有什么犹豫的。虽然她也非常的喜欢我,但是她是那种看见我流个鼻血都要紧张得发抖得女孩,要是我和她在一起,生活里就只有战斗,她可能会疯掉的,我不知道怎么说,看来也只有让**帮我了,他好像成了我的秘书,什么都帮我解决。这个秘书大概是世界上最贵的秘书了吧,我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心情,笑了笑。

  还有一天也是我最痛苦,也是最好笑的一天了,我不得不和王茹面对面的“谈判”。我必须承认,我的口才的确不如她,好几次我都几乎想答应和她在一起,不过幸好我的理智还是占主导地位的,最终也没有同意。有些好笑的是,我们最后搭成了等那个历练来了以后,“观察”一段时间,如果王茹可以承受那种生活,我就会尝试和她在一起。如同真的谈判一样,到了最后,我和王茹都笑了起来,还一起吃了晚饭。她只字未提我的女友的事,我当然也没有解释什么。

  晚上,我要去参加那个会议,这两天**都没有回来,也没有和我联系,但是我不着急,我相信他绝对会安排好这一切的,明天还有一天,不用担心。告别了王茹,我向加拿大飞去,这两天我对这些事不闻不问,我自己都觉得似乎有些过分了,不过也没有什么愧疚的感觉,只是今晚不要迟到就可以了,免得又听见索诺那个老粗的唠叨,而且我也感觉到了已经有几个捍卫者到了那里,他们现在是每天一次聚会,没有叫我和小刀,我们也不介意,否则因为办事方式的问题又吵起来才是更烦。

  “好了,人到齐了,现在开始谈谈正事吧。”罗说道。我去的时候只有小刀还没有到,安妮和考拉向我打了一个招呼,安妮还过来和我聊了两句,只有索诺理都没有理我,我有些好笑,身为一个捍卫者,竟然象一个小孩子一样,还在“记仇”,过了没有两分钟,小刀也来了,罗就正式的宣布会议开始了。

  “先来说说我们现在工作的情况。”罗说道。我知道这只是对我和小刀说而已,他们每天聚会,一定什么都知道了吧。

  “工作总体来说还是顺利的,全球大概已经有了两百二十万各种的科学家已经得到了妥善的安排,主要是在一些军事基地和秘密研究所,地点各地都有,无法集中,但是有三个基地的人数超过了十万,也就是说这是我们重点保护的地方。我们……”罗说道。

  “十万,哼,有超过五万都是那些狗官的家属,甚至还有邻居,最让人受不了的就是竟然还有狗在里面,狗比科学家都重要,我呸!!”索诺在一旁插了一句。

  “咳~,我们现在已经没有什么时间来磨合了,而且这几天我们也在全力的搜寻第七捍卫者的下落,可是依然是没有一点头绪,只有一天的时间了,我们决定放弃寻找第七捍卫者,用这一天的时间,我们去熟悉各个科学家的集中地,当然……”罗继续说道。

  “科学家?我也呸!!百分之五十以上地科学家都是搞武器研究的,我简直想……”索诺又一次打断了罗的话。

  “索诺,请你注意一下,现在是正式的会议,不是平时。”安妮很不满的说了一句制止了索诺。看来索诺好像还有些怕安妮,没有再说什么了。

  “搞武器研究的科学家有什么?坦克一样可以当拖拉机,武装直升机一样的可以来沙农药。”我也有些不满的说道,在正式会议的时候说说废话总是让人有些讨厌。

  “咳~,好了,我们还是继续吧,有什么意见一会提,先听我说完。”罗连忙制止了我。他看得出来我和索诺有些不和,好像有些怕出什么问题。

  “我们先熟悉各个科学家的集中地。但是首先我们要分配一下自己地负责区域,免得到时候太混乱。”罗一面说着,一面走到墙边拉开那个布帘,露出那个巨大地世界地图。

  “我负责北美,但是因为我地攻击力量不强,所以到时候希望大家可以多留意一些这里地情况。”罗指着北美位置说道。

  “安妮负责欧洲和非洲的北部;血影亚洲,还有俄罗斯;索诺南美;而考拉就先负责一下非洲,波斯湾一带,澳大利亚就先给织田信长负责,有问题吗?”罗问道。他大概也知道每一个人,即使是捍卫者也是最关心自己的祖国的,现在要考拉离开自己的国家去非洲,似乎是有些担心他的不满。

  “当然,我还是分得清轻重的。”考拉倒是没有什么意见,这让我们都有些高兴。我对这个有着固定笑容的中年人也有了好感。

  “那织田信长就负责日本,澳洲,还有太平洋了。”罗说道。

  “在这里面,血影和信长负责的区域最大,但是相对的,那里的科学家基地却是最少的,而且也没有什么规模巨大的,你们只需要重点的注意这个,这个,还有这个就可以了。”罗在地图上点了几个地方,那几个地方都有红色的圆圈圈着。

  “一会我会把那几个地方的详细地图给你们,你们明天就要先熟悉一下。”罗接着说道。

  “好的。”我和小刀同时回答道。对于这种正事,我们态度都还非常的端正。我不知道罗怎么会把亚洲的情况也调查的这么的清楚,但是这绝对不会是假的。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你们的任务就轻松,你们负责的区域人口最多,仅仅是中国和印度两个国家的人口就超过了二十亿,如果完全是为了让人类经受住历练就可以了的话,你们的任务可以说是最重的,我想这个也是为什么那个生命会在亚洲地区找两个捍卫者的原因吧。”罗叮嘱了我们一句。

  “而在安妮的欧洲,科学家基地最多,任务也非常的重,要是有了什么紧急的情况,血影和考拉过去帮一下。”罗开始安排着安妮的任务。

  “好的。”安妮回答道。

  “索诺,你的……”罗继续安排着他们的任务。

  “好了,大致的安排就是这样了,因为完全的不了解异宇宙的情况,所以我们还是让各国做一些战斗准备,不过就算不说,他们也是会做的。同样的,我们也不知道到底应该用什么样的方式去防备最好,只有看到时候的情况来应变了。”罗说道。

  “只有这样了。”安妮回答道。

  “对于血影和信长的亚洲,时间还是比较的宽裕,还有一天半,因为我们这里和亚洲有着将近半天的时差,所以我他们那里是还有一天半,而索诺就要抓紧时间了,先去了解各个基地的位置,因为怕有什么不必要的问题,所有需要直接出面的地方都是我去的,你们的相貌都没有直接的暴露。我个人的意见是还是先不要直接和他们接触比较好,现在工作还在进行,你们这样强大的人出现可能会让工作有些失误的。”罗继续说着。

  “好的。”还是安妮在回答,但是同时代表了我们所有人的意思。

  “对了,还有一点需要说明的,我让你们可以互相联系的技能。其实说起来很简单,就是让你们相互理解对方预言里面的意思,无论是什么预言,他只要表达的意思一样,那么就可以用这个技能把这个信息采集出来,也就是你们可以相互理解对方的语言了。”罗说道。

  我们都有些奇怪的看着他,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说起这个来了。

  “我说这个的意思就是想告诉你们,你们需要强化这种能力,我只能让你们拥有,却不能强化,只要这种感知对方信息的能力足够的强,我们就可以在地球上任何一个地方通话,还可以感觉到对方的情绪,这对我们以后的战斗是很有用的。”罗马上解开了我们的疑惑。

  哦,这样啊,怪不得我可以感觉到他们的情绪,原来是这个技能的原因,看来我已经超前了一步了。

  “好了,今天就到这里吧,各自回去熟悉自己的捍卫区域。”罗说道。同时拿出一些资料分别递给了我们,每个人拿着的都是自己国家语言的资料,看来罗真的非常的细心。

  “好的”我们同时回答道,然后同时消失在了房间里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