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梦幻现实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一章 思索

梦幻现实 血影 9846 2004.02.18 14:38

    其实我知道血影一直都在关心着我,虽然他的那种关心和普通人相差太远,甚至有些冷淡,可是我却真的感觉非常的幸福。我也知道我有些自私,我甚至想让血影永远在那个星球上陪伴着我,虽然我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捍卫者传记》之“织田信长传”

  ××××××××××××××××××××××××××××××××××××××× 按照地球时间来算,来到这个星球已经有三个月了,这只是我大概估算的,因为这个星球的太阳从来没有真正的落下过地平线。两个太阳中任何一个从天空中南部运转到北部都需要地球时间大约四天左右,然后在落下去之前又马上往回运转了。同时我也了解到了这个星球的生命几乎全部都生存在有阳光的这一面,另一面我并没有去过,所以我也不知道,那些库术星人也都没有去过,我想那里的生存环境一定非常的恶劣,看来温度对于任何一个高级生命来说都是不可缺少的因素。

  这个星球的体积是地球的七百二十倍,质量只有地球的四十多倍而已,按照万有引力定律来计算,这里的引力也应该是地球的四十倍才对,可是我感觉却只有三十多倍,也许是万有引力定律有一些误差,也许是因为万有引力定律有些不正确,再也许是这个星球上有另外一些影响地心引力的因素。不过不管怎么样,我都不愿意多花时间去研究,我不是一个科学家,充其量也不过是一个理科的学生,而且这么些年,我原来学的东西都忘了很多,更不要说让我自己去探索新的知识了,我现在所做的就是需要我做的事而已。

  所谓的对这个星球的援助其实有些名不副实,这个星球的异宇宙生命实在是太弱了,我想可能是因为异宇宙生命的头脑们也知道杀鸡不用宰牛刀的道理,对付这些软弱的库术星人也不值得花费太大的力气。异宇宙生命其实是有智慧的,这一点我在地球上就发现了,比如我的治疗和复活需要空气中的碳和水,那么在后来的战斗中他们就会想办法破坏空气中的碳元素和水分子;而考拉的恢复需要健康的有机生命,那么那些异宇宙生命在和考拉战斗的时候就会同时尽力破坏四周的有机体等等。就目前的情况来看,来访者应该是他们中间的最高级的生命,也许就是他们的首领,虽然他们中可以或者说愿意和我们交流的来发展说的什么“进化”之类的话我们都不是很理解。但是从另一方面来看,那些异宇宙的生命又有一种专门来送死的感觉,害怕被我们杀死的不是没有,但是却是极少数,大多数都是悍不畏死的和我们战斗,尤其是来访者。从正常人类的观点上来看,的确是无法理解他们的这种行为,只有用疯子来形容是最恰当的。不过考虑一下不再同一个地方的人的思维都有本质上的不同,更不要说不在一个宇宙中的生命形式了,想法和做法的不同也算是正常的。我唯一感到奇怪的一点就是,他们是怎么知道这个宇宙各个接受历练的星球的情况的,库术星本来没有什么超过普通的库术星人能力的强者存在,所以到现在为止都没有发现一个来访者或者类似于来访者一样的强者。我在想,如果地球上没有外面捍卫者的存在,是不是就不会有来访者的存在,可是如果没有我们,开头的那些普通异宇宙生命也不是普通人类可以抵挡的,如果真的是因为我们的存在而导致了来访者的来临,好像我们又算是一个祸根了,不过这些也仅仅是我的猜想而已,而且是永远也得不到证实的猜测。

  在这个星球上呆了一段时间才知道这个库术星上的生命本来是没有姓名的,他们的交流一般都是通过身体的变化来表达一些简单的意思,只有在必要的时候才会通过身体上的重合来详细的了解对方的意思,所以他们之间的人际关系非常的淡漠,没有什么朋友恋人的存在,我想没有这个历练的来临,他们也不会形成这样及其简单的地位关系,更不会松散的团结起来的。可能是为了便于和我们交流,所以来到地球上的那个库术星人才会有一个“漾”的名字,而说话的声音也是非常的声音。本来想告诉他们我们也可以通过意识波来交流,但是想了一下,觉得还是不用多此一举比较好,和小刀有一种隐秘的交流方式对我们是比较有利的。

  三个月的时间大概消灭了五百万异宇宙的生命,如果在地球,算是比较清闲的时候,可是在这个地方却是完全不同的情况。我的力量的增强让我感觉更加的轻松,这里对我的强引力并没有给我造成什么不便,可是这些库术星人的懦弱和无纪律性让我很有一些伤脑筋,每次战斗必然是在那些库术星人的聚集点,已经告诫了他们无数次,千万不要在那些异宇宙生命出现的时候往天上飞,可是那些胆小如鼠的库术星人只会在我叮嘱的时候回答得好好的,可一旦发生了战斗却立刻把我的话抛到九霄云外去了,每次不得已都会牺牲一些库术星人,最后我一怒之下在每一个库术星人的聚集点都打了很大一个洞穴,让所有的库术星人都进去,然后用结界把这个洞穴紧密的封了起来,反正他们也不需要吃喝,关个几年是没有问题的。同时我也庆幸幸好地球人不会飞,否则不是每一次都要搭上那些慌张的人的性命。

  库术星人的数量不是很多,所有聚集点加起来也不过三十来万,不过幸好他们的繁衍方式也非常的简便快捷,只用一个身体分裂成两个大小不同的身体就可以了,大的维持原来那个个体的生存,小的有百分之五十的几率成长成一个新的库术星人,但是也有百分之五十的几率消亡,而且每一次分裂后,两个身体的颜色都会比原来那个身体要深一些,也就是说这个生命会退化一部分,对这些以这个没有原因,就是为了“进化”的生命来说是难以忍受的,如果不是遇上了这个威胁到了他们这个种族存亡的事情,我想他们没有谁会分裂繁殖的。在这个星球上,身体越淡的就代表进化越快,地位也越高,那个已经完全看不见了的大长老就是进化最快的一个了,大概不需要太多的时间就可以完全进化为纯粹的意识波形态。

  三个月时间没有任何其他的生命来援助这个星球,后来才知道他们的援助行为是仓促之间实行的,根本没有一个固定的目的,就是派了大约四十个可以使用空间折叠技能的库术星人没有目的,随便往宇宙中的一个方向定了一个位置就出发了,那个叫做漾的库术星人就及其凑巧的来到了地球,而且马上带回了我和小刀,可其他出发求救的库术星人就没有一个回来的,而漾也马上出发了。我知道再有援助来这个星球的几率几乎等于零,不要说这个宇宙有多大,有生命的星球又有多少,光说库术星人的胆小程度,在这个充满危险的宇宙中能存活的几率就可以想象到是否还会有新的援兵。漾及其凑巧的来到地球上就可以说是一个不敢想象的运气,在亿万颗星球中刚好来到了地球,而来到地球后又恰好遇见了可以压制他意识波涣散的罗又是一个凑巧,在地球上又存在我们这样和异宇宙生命交手七年的捍卫者还是一个凑巧,更凑巧的是我们又对他们的一个技能心存图谋更是凑巧中的凑巧,这一系列凑巧聚集到了一起才带来了我和小刀。如果说其他求援的库术星人也有这么好的运气,更是不可能中的不可能,说不定连再一次出发的漾都已经死亡了。

  在这个星球上的时间严格的来说不能算是援助他们,而是在学习一个全新的技能:空间折叠。如果单纯的按照力量来衡量,加上情况不会发生太大的改变的话,就我一个人就可以完成这个星球的捍卫任务,而且我的剩余时间还不少,再说还有小刀的帮助,我就有更多的时间来琢磨这个全新的技能。我可以说是百分之一百的相信大长老告诉我的不会是假的,但是如果只是知道原理就回去复命的话,不止是可能有一些细节的东西被忽略掉,而且想要再回来也不太方便,再说我也知道我不是一个真正铁石心肠的人,我不会吝啬到连这种算是举手之劳的援助也舍不得。所以我决定还是在这个星球上至少要初步的掌握这种技能,我不求可以做到像那些库术星人那样带着两个人还可以移动几百万亿亿光年的距离,只要可以进行一个近距离的移动,证明大长老的话没有什么遗漏的话,我就准备离开了,而对这些可怜的库术星人我也有了打算。

  学习空间折叠的情况比我预想的要差一些,但是也还是勉强算是我的预料之中,三个月的时间总算是有了一些进展。开始的时候我总是有些无法真正的理解空间是个实体这个概念,这也就一直限制了我的进展。我对空间唯一的了解就是知道世界上存在不同的平行空间,在我历练的那个世界只有三个,就是人间界,沙迦界和天界,但是这个现实的世界我却不是很清楚了,回到这里我只做过了一次撕裂空间的行为,如同大长老说的一样,我这样其实是对空间的一种破坏行为,差点我就真的被空间裂痕吞噬了,可是就是那么万分之一秒时间对另一个空间的一瞥,就让我再也没有勇气再对这个世界的空间进行试验了。然而现在却必须面对这个问题,即使我还是对我看见的另一个空间的景象感到后怕,但是我知道逃避什么都不能解决,而且那个景象仅仅是一瞥,我完全可以当成是我眼花。我不知道这个世界里面有多少个平行空间,可是我知道无论有多少个,任何两个平行空间之间都有一个能量隔膜的存在,也就是这个空间隔膜隔离了任意的两个空间,可是这一点却不能证明空间就是一个实质的物质,还可以折叠,这一点一直到了一个月之前我才想明白。

  我一直认为空间里面只有能量隔膜,却没有注意到这种能量隔膜的性质。无论我在什么地方,都可以用自己的力量找到面前的一层能量隔膜,可是如果我用任意角度转一个身,同样可以发现自己面前依然存在一个能量隔膜;我再前进后退一步,还是可以在自己的身前同样距离发现一个能量隔膜;即使我身体不动,随着我的手的移动,我依然可以在身前的任何地方发现一个能量隔膜。这也就是说,在我身体四周的任何距离,任何位置,任何角度,都有着能量隔膜。换句话说,其实我是被无数的能量隔膜包裹着的,不仅是我,世界上任何一个人,一个事物,同样都是被这些能量隔膜包裹着的,而无数的能量隔膜,其实就组成了一个实体的空间,空间内的实体物质其实就是能量。如同在初中时候老师教给我们的一样,所谓的直线,其实就是无数的点组成的。把它扩展到二维空间,其实二维空间就是无数的直线组成的;再扩展到三维空间,三维空间就是无数的平面组成的,就是现在的能量隔膜组成的能量空间。想通了其实感觉也非常的简单,可是怎样对这个实体空间进行折叠呢?

  开始的时候我认为既然可以用力量把空间撕裂,那么也可以同样的把另外的空间拉过来,如同你可以撕裂一张纸,同样也可以把一张纸揉成一团一样。的确,把一个能量隔膜的另一个地方拉到我这个地点来并不是一件难事,我几乎没有失败就可以做到,可是做到了这一点却没有达到我预想的效果,我的力量一松,那个能量隔膜也如同大长老说的一样再零点零零几秒的时间恢复了原来的状态,可是我却依然在原地。虽然我拉过来的不过是几十米远处的能量隔膜,可是我依然站在原地没有丝毫移动的情况证明了我的试验是失败的,而且是绝对的从本质上出现的错误,怎么会这样呢?我曾在在较长的一段时间内思索这个问题而不得其解。

  最后的成功还是多亏了小刀,她敏锐的觉察到了我这样的做法在每一次能量隔膜恢复原状的时候,所产生的那种空间波动和地球上发现的那些空间波动有些不一样。于是我重点的分析了那种波动的情况,这才发现了我造成的这种空间波动是在一个二维平面上产成的,就是在我所折叠的那个能量隔膜的折叠点的垂直平面上,而不是像在地球上一样是从一个基点向空间的所有方向扩散的。这让我突然的茅塞顿开,我不仅有些埋怨自己怎么一直站在一个格式化的思维方式上思考问题,提到了“折叠”这个词,我总是站在一个二维的平面上来思考,真的就把空间当成了用来便于理解的布或者纸之类的东西,可是一张布怎么可以带动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三维物体呢?可以如果用很多块布把一个三维物体牢牢的包住,那么不是就变成了一个口袋,可以把任何物体装进去,如果再加上外力的作用,不就是可以移动了吗?我所要做的就是把包裹着我想要去的地方的那些能量隔膜全部搬移过来,形成一个闭合的空间,然后再放开,不就可以真正的做到空间移动了吗?几乎没有尝试我就可以肯定我的这种想法是正确的。当然,我没有愚蠢到真的把包裹着一个空间所有的能量隔膜全部移到自己的面前,那是不可能的,何况这个空间内同样也有着无数的能量隔膜,我没有这么大的力量和精力去一一搬移,组成一个闭合的空间其实只需要四个平面就可以了,这一点小学生都应该知道,而我也是这么做的,事实证明了我的这种做法是非常正确的。

  可是做起来的情况却大大的出乎了我的意料,因为我发现了移动越远的地方需要的力量就越大,但是这一点对我没有什么影响,我还没有发现移动多远的距离会让我的力量不够,可是主要的就是要想移动越远,越大的空间对包含着那个空间的几层能量隔膜的协调性就要越好,任何一点点的偏差都会导致移动的失败。不但要保持几个能量隔膜的同时移动,还要保证在移动的过程中不会出现能量隔膜的扭曲或者偏移,这对存在着无数的能量隔膜的空间来说简直是不太可能的事,我尽了我最大的努力也只能保证在十米的距离内移动一个刚好把我装下的空间可以保证不出任何问题。一旦超出了这个极限,就会产生极大的问题,最严重的一次是我强行移动五十米远的空间,因为对四个能量隔膜的移动不同步,我却没有察觉,因此在自己进入了这个空间,松开力量让空间恢复原样的时候造成了空间的扭曲,虽然因为这个差异非常的小,没有真的让空间裂开,可是却因为这个扭曲把我拦腰扭成了两截。在经过一段痛苦的复活过程后我醒了过来,除了忍不住的恼怒以外,这也让我知道了自己的不足,也许只有像库术星人或者罗这样在意识波上远超我们的生命体才可以想计算机一样的严格协调这些能量隔膜。我也因此下了回去的决心,在这个地方不可能再有什么进展,我已经完全了解了这个技能的原理,同时也知道了我为什么不能进行长距离移动的原因,改回去交任务了。

  “血影,有一个库术星人来找你。”小刀走进我沉思的山洞对我说道。

  “让他进来。”我微微的笑了一下。

  小刀没有再说什么,走了出去,可是从转身的动作上可以看出小女儿的羞涩。我不是没有告诉过小刀让她先回去把我们得到的资料告诉罗,可是小刀总是以在这里相互有个照应或者那些库术星人不会带她离开为由留了下来。我知道因为我在一些事情上相通了,所以让我的很多做法和神态都和以往不一样了,至少在和小刀长时间相处的时候不会借故离开或是不敢正眼看她,而且因为对小刀两个人格的问题真心的感到了忧虑,所以我很多时候对小刀都显得非常的关心,甚至出现了捍卫者之间多余的嘘寒问暖的情况。我知道我这样做其实是没有什么实际意义的,可是我知道一件事:柔情可以改变一切。我感觉得到小刀对我一直没有改变的感情,我也感觉得到自从七年前我的那个做法以后小刀对我的态度,可是女孩的心总是很软的,仅仅是三个月的关心,小刀和我的关系明显正常得多,而且我也偷偷的问过大长老,大长老说她现在两个意识波的冲突比刚来的时候要好一些,但是也没有什么太大的改变。我对这种效果已经感到满意了,我没有贪心到指望什么事情一蹴而成。

  “什么事?”我问道,但是我心里已经开始盘算怎么把我要做的事情抬上桌面。

  “血影,我们发现在西方十二秒的距离出现了空间折叠产生的波动,一定是……”那个库术星人脑袋又是螺旋状,这个状态是我来到这里见得最多的了,我不仅有些厌恶这些老是慌慌张张的库术星人。

  “知道了,我就去。”我打断了他的话。因为他们本来没有什么距离的观念,唯一一个光年的概念也是漾从地球带去的,还只有大长老知道,我也懒得让大长老一一传达给每一个通风报信的库术星人知道,所以就让他们把衡量到的距离和我最常用的速度做一个比较,然后以他们比较容易理解的时间单位“秒”来做单位。

  “血影,小心啊!”我走出洞口,小刀在后面有些小女人一样的叮嘱着,虽然我们两个都知道这种叮嘱并没有什么意义,可是每次我离开她都会这么说。

  我不愿意让小刀在战斗的时候又激发出来她的那种人格,所以如果不是必要的情况下,我不愿意让小刀出战,何况对于这种大量的低级异宇宙生命,我的魔法攻击是最有成效的,往往都是不要五秒钟就完成任务,所以无论是于情于理,我去都是最好的,而小刀在开始的时候稍稍的争执了两次后就不在多说什么,可是每次在我结束战斗回到我和小刀暂时居住的洞穴里面,我都会发现洞穴里面多了一些布置,一般是具有日本风格的家具,当然都是用这个星球上的泥土做成的,在这个除了烟尘,雾气,泥土外一无所有的星球上,不可能真的制造出什么家具来,更不可能让小刀给我做几个日本菜,可是从小刀的这种行为上,我读到了一种我曾经逃避,现在渴望的一种感情。

  “我会的,不过我一会可能要去大长老那里一次,有些事情,会晚一些回来。”我看着她笑了一下,走了出去。

  的确是一些异宇宙的生命,不多,几千个而已,我没有用丝毫力气就结束了战斗。这三个月因为我试验空间折叠吸引过来的异宇宙生命大概和直接消灭的一样多,这个星球上应该没有什么异宇宙生命了,可是他们还是会通过空间折叠过来,有时我甚至有些羡慕他们,那些低级的连话都不会说的异宇宙生命竟然可以使用这种方式进行长途移动,可是我却不行,这让我有些恼怒,也有些好笑,看来我们的祖先说得真的不错,“术业有专攻”啊!

  “我希望召开一次尽可能多的库术星人参加的会议,我有一些事情要说。”解决了那些异宇宙生命,我回到了大长老的洞穴里面,他从来没有出来过,也从来没有休息,他们库术星人似乎除了思考如何进化以外,没有其他的任何事情可以干了,不吃不喝,也不会休息。

  “有什么事呢?”大长老声音还是没有任何改变的金属质感。

  “我有一些事情要说。”虽然是大长老,我依然不怎么给面子,我需要针对的是所有的库术星人,而不是这个选举出来没有多少时候的大长老,我觉得他并没有多少智慧,一个谈起话来连重点都抓不住,看见奇怪的意识波形态就忘乎所以的人实在不怎么让人可以信赖,说了也是浪费口水。

  “好的,什么时候?”他的语气并没有什么改变,可是我看不见他的身体,所以我也不知道他现在的怎样的一种情绪,不过怎么样也不会高兴的。

  “越快越好!我要离开这里了,如果你们不想真的灭绝的话,就快点组织起来。”我说得非常不客气,我想和他再怎么也和我相处了三个月了,我什么样的语气代表什么样的情绪他应该知道吧,就算不知道,从我意识波的波动状态上他也应该知道了。

  “有什么急事吗难道那个异宇宙的历练……”他明显听出我语气的不善,虽然他的语气还是没有变化的金属质感,可是我已经可以感觉他的着急了。

  “到时候就知道了,现在不必多说。”我不置可否的说了一句,转身离开了。我抓住了任何人,或者说任何生命都会有的一种自我危机感,一种模棱两可的说法反而可以可以让别人产生极大的危机感,这种危机感甚至回超过他脑袋里想的事情真的发生了产生的危机感,说白了就是自己吓自己。不过也只有在有了一种让自己心惊胆寒的危机感的时候,人做事才会非常的有效率。

  “血影,你……”大长老的声音在身后传来,不过我也懒得在转过去了,如果我没有料错的话,最多六个小时以后就会有人来通知我了,因为现在库术星上最大的聚集地点也就十来个,而大长老身旁的那些可以使用空间折叠的长老们却有三十来个,一个负责去,一个负责回,应该在一个小时内就可以把大多数库术星人聚集起来。我一直都不敢像在地球上那样把所有的库术星人集中在一起,最主要的是因为这里毕竟是另一个文明,和地球完全不同,我甚至连相关的建议都没有提出来,只是在他们的聚集地点给他们制造洞穴和结界的掩体,因为我不敢承担毁灭一个文明的罪名,何况在这个星球上不同于地球我们有七个捍卫者,我和小刀两个人也不敢过于托大。

  “血影,你回来了啊。”走进自己居住的洞穴,小刀温柔的声音响了起来。

  “是啊,不是什么大问题,几千个低级生物罢了。”我回答了一声,走到我的“床”上坐了下来,一个光系的平面结界慢慢形成在空中,不大,一个平方米左右,微微倾斜,然后我在下面生起一堆火,同时又用地系结界把这个空间封闭了起来。不一会,顺着光系结界的边缘慢慢的滑出来一些水,小刀用自己做的土碗把水接了起来,这就是我们在这个星球上唯一的食物了,因为我的水系魔法其实也只是性质非常类似于水的能量,并不是真正的水,所以不能当作水来饮用,必须用这个有些繁琐的方法来提取。

  “你去大长老那里干什么?”小刀把水端到了我的面前。

  “我们要回去了,可是我又不愿意把这些毫无还手之力的库术星人丢在这里不管,所以我想告诉他们一些战斗的技能。”我把水接过来。这段时间小刀的状态非常稳定,不过跟我在一起她也不怎么会露出那种人格,可是这样像一个日本古典女人一样做这些服侍我的事情却是这几天才开始的,我心里也比较的享受这种服侍。我知道我的潜意识里面还是有着一种大男人主义,不愿意让女人出去战斗。

  “什么?”本来小刀刚拿了另一个土碗想去接剩下的水,可是听见我的话,她的动作突然停止了,愣在原地一动不动的看着我。

  “我说,我们要回去了,我已经完全的知道了空间折叠技能的原理,只是欠缺一些训练而已。我们的任务完成了,需要回去继续我们本来的责任了。”我喝了一口水,看着她说道。

  “哦。”愣了好一会,小刀终于轻轻的吐出了这个字,然后又加了一句,“其实,这里也不错的,不比地球差。”

  “是啊,这里也不错,而且我们也不是马上就会离开的,可能还是要过几天。”我把碗放下,有些安慰的说道。我知道小刀并不想回去,她甚至在这里找到了一种幸福,至少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那些库术星人除了来告诉我们战斗的消息外,一般不来打扰我们。可是我也没有办法,不仅仅是因为这里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主要的是地球上还有我的妻子,孩子,还有我的父母,朋友。也许小刀因为一些事情不喜欢人类,然而因为自己的身份却始终理智的履行着捍卫者的责任,但她的心里却不愿意回去,在这个星球上这么久的时间,我的心里还是想过地球的,可是小刀却从来没有流露出来一点思乡的感情来。

  “哦。”小刀依然轻轻的回答了一声,转过去把碗接在流水处,很明显她的动作有些僵硬。结界里面的水已经流得差不多了,从出水口流出来的只是断断续续的水滴,可是小刀依然拿着碗在那里接着,她的身体一动不动。一种让人心酸的失落和孤独的感觉从小刀的身体上散发出来。

  “小刀,不要生活在自己制造的痛苦里面好吗?在我历练的那个世界里面,我也过了很多年这样的生活,那种痛苦真的……”我真的很想安慰一下小刀,多少年来一直坚持的不干涉别人,也不要别人干涉我的观念终于在这一刻崩塌了,我不愿意让这样一个姑娘老是生活在痛苦之中,我知道那种孤独的痛苦,可是那个时候我是因为力量的弱小而不得不过着那样的生活长达八年的历练生活。小刀呢?作为一个强大的捍卫者,作为一个她历练的世界的最强,无论是地球上还是她的世界,唯一可以给她造成这种痛苦的不可能有别人,只有她自己,她自己的心……

  “没什么,回去就回去吧,哪里都是一样的。你陪我坐坐好吗?”小刀轻轻的打断了我的话,拿着并没有多少水的碗走到了我身旁坐了下来。

  “好的。”既然小刀在这个时候依然不愿意向我开放她的心灵,我也不会强求,一种静静的沉默也不失为一种很好的安慰。

  时间慢慢的过着,小刀拿着土碗坐在我身边,我们没有说一句话,也没有任何的动作,就是这样静静的坐着,有一些“结束”的凄凉,我可以体会小刀的这种感情,虽然我依然不知道小刀为什么会这样折磨着自己。

  “血影,已经准备好了。”一个库术星人出现在了洞穴门口。

  “好的,你先回去吧,我马上就来。”我回答道。

  “小刀,和我一起过去吧。”看着那个库术星人离开,我转过来对小刀说道。男人的确在任何时候都比女人要理性得多,大量库术星人聚集这是第一次,虽然这里的异宇宙生命都非常的弱,可是我还是不敢掉以轻心,为了防止意外,我需要小刀也去,虽然我知道我这样做对正处于情绪低谷期的小刀有些过分。

  “嗯。”小刀把手里的碗放下,站了起来,我感觉到了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或者,我准备对库术星人说的话也同样的适合小刀,我在心里这样说了一句,然后走出洞穴,向库术星人聚集的地方飞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