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梦幻现实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 悲伤•愤怒•关爱•遗忘之力

梦幻现实 血影 10322 2004.02.10 19:10

    我已经很久没有骂人了,因为作为一个有着绝强力量的捍卫者,一个有着几十年生活经验的人,我知道“骂人”,这个行为只不过是一个弱者无力的心理安慰而已,用剑和鲜血,才是表达自己愤怒情感最有力的武器。但是在那一刻,我不得不对着那些疯子骂一句:“****你妈个**。”

  ——《捍卫者传记》之“血影传”

  ××××××××××××××××××××××××××××××××××××××× 三天的时间一晃就过了,这三天我没有再去那个工地,我知道我是在逃避和小刀见面的那种尴尬,小刀也没有再和我联系,我也知道她在想什么,本来我们算是最亲密的战友,现在的感觉突然有些陌生了。

  三天的时间我参加了四个战斗,同样不是很大的战斗,但是也不算小,从战斗之后统计的伤亡率来看,比起刚开始要小得多,毕竟大多数的人都有了心里准备,而且很多人都在自己家里的地底挖了深浅不一的地窖,这在很大程度上减低了伤亡率。不过让我们所有人一直疑惑不解的,就是他们的来源,无论我们用什么方法来观察,都没有办法发现他们是怎么出现的,唯一发现的一点迹象就是他们出现的时候,空间有一些奇怪的波动,这种波动和现在地球上出现的空间波动完全不同,但是也是因为这个不同,我们还是没有办法知道他们的出现方式,自然也就没有办法制定相应的应付措施了。不知道这样没有丝毫线索的和理由的战斗还要持续多久。

  我还是记得我对王茹的承诺,带她到这个地方来,我没有去征求罗的同意,因为虽然他是我们捍卫者或者是人类的最高首领,但是我却不是一个很好的士兵,让我什么都听从别人的安排,什么事情都要征求别人的同意才行动显然是不现实的,我有自己的主见,甚至是固执,我既然答应了王茹,我就自然会做到。我现在就正在往王茹他们新转移的地方飞去。

  第七捍卫者一直没有出现了,那天他说他需要休息,但是似乎休息的时间有些长得过分,不过连罗都没有再说找他之类得事,甚至都没有再提到他,那我们也没有必要去担心这个。我发现我真的有些不负责任到了一定得水平。

  王茹他们新转移的地点是从罗的思维波里找到的,我想罗知道我要干什么,但是他没有丝毫的干涉。我也知道罗对这个人类目前看来最安全的基地的态度,他并不想让太多的人知道,世界上现在毕竟还是有四十多亿人,还有着各式各样的势力,国家制度的消除现在也只是在各国高层内部慢慢的往外实施,现在地球上表面来看还是有着那么几百个国家,这也就意味着绝大多数的人不知道这个基地的修建,一旦让众多的普通人知道世界上还有这一个可以说是最安全,而且捍卫者还会全部守护这个地方,那地球上可能又要引起巨大的****,毕竟几乎人人都是怕死的。

  “血影,你怎么现在才来,我等了你好久了。”我还在天上没有落下来,就听见王茹的声音。这是台湾一个内陆的小湖,王茹站在小湖上的一艘小快艇上,旁边站着好久不见的那个张叔叔。

  因为是自己人,我也没有什么行踪的隐瞒,变回了原样,落在了小艇上。王茹马上冲过来扭着我的手臂,脸上充满了久别重逢的喜悦。

  “好久不见了。”我对那个张叔叔说道。对这个人我一直都有一些感谢的,没有他,我不可能认识**,自然后面的一切事情的,这么久没有见,我多少还是有些礼貌的。

  “是啊,虽然一直觉得你不是一个普通人,但是却也万万的没有想到,你竟然是地球捍卫者之一,那天看见你做那个宣言的时候就感觉声音有些耳熟,不过因为你的模样完全的不同,所以不敢肯定,后来询问了王董事长,才知道真的就是你,想不到啊想不到……”这个张叔叔显得有些唏嘘。

  “世界上想不到的事情多了,现在可能才是一个开始而已。我就不和你多说了,我还有些事。”我说道。

  “好的,王茹小姐就交给你了,她有你这样的人守护,世界上大概没有谁可以伤害她了,但是你一定要好好的照顾她啊。”那个张叔叔爽快的说道。

  我微微的点了一下头,伸出右手搂着紧靠着我的王茹的腰,把她抱了起来。我这么做并不仅仅是为了要带她离开,那样的话只需要用风元素把她托起来就可以了。我这么做的一个原因就是为了向那个张叔叔表示我的意思,我会照顾她的,另一个原因就是……

  他也没有再说什么,同样的点了一下头,表示了解了我的意思。

  双脚慢慢的离开了地面,升到离水面大概四十米的高度,我再一次的向那个张叔叔点了一下头,然后急速向太平洋的方向飞去。

  低头看了一下怀里的王茹,她闭着双眼,似乎是在享受着在我怀里的那种温暖,似乎感觉到了我的目光,她微微的睁开了眼睛,看见我还是看着她,她马上又害羞的把眼睛闭上了,但是却同时往我的怀里缩了缩,贴得我更紧了。我微微得叹了一口气,我对她突然这么亲密的另一个原因就是,作给小刀看。小刀那天的那一句话,让我突然想起了红儿,那个我今生唯一的风,我还清楚的记得和红儿刚刚相逢的时候,那个时候我们是多么的快乐,我也还清楚的记得红儿问我的那个问题“你会来追我吗?”,我不愿意再重复一次那样的经历,我的感情负担已经太重了,我不能再一次的承受一个姑娘的感情,我知道我这么做对王茹来说,有些卑鄙;对小刀来说,有些残忍;对我自己来说,有些懦弱。但是正所谓的长痛不如短痛,这样做对我们大家都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到了,就是这里。”不到一分钟,我就到达了太平洋,我们那个基地的上空,我把王茹从怀里轻轻的推了出来,用风元素托着她,让她从天空中看着那片方圆二十公里,流光异彩的光系结界。

  “哇,天哪,这是什么?好漂亮。”对离开我的怀抱,王茹非常的恋恋不舍,不过在看见这一大片不该在地球上出现的美景时,她也瞬间被震惊了。

  “真正美丽的地方在下面呢。”我微微的笑了一下说道。想着一会又要面对小刀,我感觉有些不舒服,从小刀的语气里,我发现了小刀已经对我产生了不该有的感情,再想想以前小刀对我的语气态度,事情已经非常的明朗了,只是由于原来我和小刀在一起不是把注意力放在小刀的酒上,就是在和罗商量一些事情,再要么是战斗。我从来没有想到这一方面来,现在被小刀的一句话点醒了,我有一种不敢面对她的感觉。现在却要用王茹来断掉小刀对我的这种感情,我只有尽量的装得正常一些,尽量可以让小刀明确我的心里不能再容纳更多的感情了。

  “真的啊,快带我去吧。”王茹像是一个孩子一样高兴的说着,女孩子大概都是这么喜欢美丽的东西。

  “好啊。”我回答道。还是搂着王茹的腰,把她带到了工地里面去。

  这次王茹连惊呼都没有了,和每一个第一次来这个地方的人一样,强烈的震惊让她什么都说不出来。虽然现在地面已经经过了修整,没有了原来刚开始的那种海底景观,但是同样的可以让人无比的震撼。

  “血影,你怎么这么多天都没有来这里,有三个受伤不能工作的人还等着你呢。”小刀在我旁边问道。

  “好的,带我去吧,这几天有几个战斗,你是知道的。”我回答道。

  “这位是?”小刀指着王茹说道。

  “我是……”王茹在小刀说第一句话的时候就回过了神,听见小刀的问题,马上就准备回答了,王茹应该是知道小刀的身份的,小刀的外形实在是可以让任何人马上过目不忘。何况她也是做过宣言的。

  “她是我的女朋友,**的女儿王茹,今天我只是带她来看看这里的。”我抢在她的前面回答道。

  “哦,现在还是去看看那几个伤员吧,我只能给他们做一些简单的包扎,这里又没有医生。”从小刀的语气里面并不能听出什么来。

  “好的,带我去吧。王茹,你就在这里看看吧,我还有些工作。”我回答道。

  “好的,快点回来啊。”王茹也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她还是兴奋的打量着周围的景色。

  “嗯。”我回答了一声,然后跟着小刀往他们居住的地方走去。

  “其实没有必要的,我本来就是一个不值得爱,也没有权利拥有爱的女人。”走着走着,小刀突然说了这么一句,她的声音充满了忧伤和自卑,这是小刀从没有有过的语气。

  “小刀,不要这么说好吗?我的意思只是……”我突然觉得有些傻,在小刀这样在自己的那个世界历练了几百年的人,这样的方式真的有些幼稚,而且从小刀这句话里面,我感觉我似乎又触及了小刀内心深处的痛,我感觉非常的抱歉,我也突然想向小刀解释我真正的原因。

  “没有什么,他们就在里面,你快进去吧,他们还急着去工地里面呢。”小刀突然打断了我的话,也在一扇门前停了下来,她的语气又变成了原来的样子,让我产生了她刚才说得话是假的的幻觉。

  “我还有事,先走了。”没有等我再说什么,小刀又说了这一句话,然后转身从原路走了出去。

  “好。”我知道再说什么已经没有意思了,我和小刀之间已经产生了一层隔阂,我也知道我这样做有多么的幼稚,多么的自私。我心中泛起深深的自责,我只希望小刀可以早日摆脱笼罩在她心中的阴影,可以像一个普通的女孩一样的生活。当然,这至少也是我们经过这个历练以后的事了。

  他们的伤没有多严重,我轻易的治好了他们,其中还有一个我比较熟悉的人,他看出我似乎有些不正常,在我治疗的时候还关心的问了我一下,我自然没有说什么。

  走出了他们的休息处,我没有看见小刀,只是感觉得到她还在这个工地里面。我依然没有和她做什么联系,向着王茹的方向走去。

  嗯?王茹身边怎么围了这么多人,虽然现在是吃饭时间,但是也不应该有这么多人围着她啊,我看见那边的一大群人,感觉有些奇怪。

  “这个可是世界第三大富豪,**大老板的千金啊,你们竟然不知道吗?”刚走进那里,就听见一个有些苍老,但是却非常有力的声音说道。

  真的是名人到了哪里都是名人啊,我心里想到。同时我飘了起来,飞到了那群人的上空,看着中间的王茹落落大方的和几个近处的人说话。

  “影,快下来。还是你这个最初的制造者来给我讲解吧。”也许真的有心有灵犀这一回事,我刚刚升到空中,马上就被王茹发现了。

  我心里苦笑了一下,落了下去,已经因为我的这种自作聪明伤害了一个姑娘了,我不能再伤害另一个,还是尽量的演好剩下的半场戏吧。

  “天哪,听说从来没有男友的王茹小姐有了一个男朋友,想不到竟然是……”看见我一落下去,王茹马上就过来挽着我的手,一个白发的六十来岁的外国人惊讶的说道,声音就是刚才那个人。

  “影,这个是吉米伯伯,我爸爸的好朋友,欧洲最有名的设计师。我们家就是他设计的,想不到竟然在这个地方看见了他。”王茹马上解释了我的疑问,我正在奇怪怎么会有人这么清楚的知道王茹的事。

  “你好。”出于对王茹长辈的尊敬,我礼貌的说道,说的自然是英语了,他不会知道我的中国话的。对他我并不是很熟,毕竟这里有上万的人,在一起的时间也只有一个月零几天,我平常说话的也多半是中国人,自然不可能人人都认识,有的甚至连面都没有见过。

  “好,茹儿可真的会选择男朋友啊,竟然选择了一个捍卫者。”吉米说道。我知道他这样的老油条自然不可能相信什么我是另一个星球来的那种幼稚的理由了。

  “吉米伯伯,开工了,还不去工作啊。”王茹不好意思的说道。

  “好好好,真的一点都不体谅老年人,吃完了饭可是要休息一下的啊,不然我这把老骨头怎么受得了啊。”吉米回答道。

  “不和你说了,影,我们走吧。”害羞的王茹完全没有了那种女强人的风范。

  “年轻人,小心一些,这里可都是没有女朋友的人啊,还有不少的帅哥,小心一点哦。”吉米看来也是一个开朗幽默的人。

  “不成问题。”我说了一句,然后抬手在王茹的身上施展了一个火系的结界,王茹身上马上开始冒着熊熊的火焰,还不停的散发出高温,这个防护结界自然不可能伤害到王茹的。本来以我现在捍卫者的性格和现在的心情,绝对不会和他们开这种玩笑的,这么做只是想王茹不太尴尬,毕竟我现在还是摆明了是他的男朋友,一个正常的男人听见这样的话不可能没有什么反应的。

  “嘿嘿,捍卫者就是不一样,保护自己的女人都这么有个性。”吉米尴尬的笑道,没有理会一旁众人的嘘声。

  “好了,还是去干活吧,今天已经晚了五分钟了,大家加油啊。”吉米没有再在这个话题上停留,转身对周围大多数人说道。

  “好,好……”众人轰然应诺,好像王茹这个美丽姑娘的出现真的刺激了他们的激情一样。

  “我们到那里去看看吧。”王茹拉着我的走手,指着这个空间的边界,那里的确非常的漂亮,还可以看见平时根本不可能看见的深海生物在游戈,不过因为有着深海也不应该有的光线,所以那样的生物也不多。

  “好的,走吧。”我答应了一声,正准备转身跟着王茹过去,突然,异变发生了。

  “噗!”一声轻响,带头正要上脚手架的吉米突然被从天空中射下来的一道蓝光当胸贯穿。

  虽然我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几乎是处于本能,一个大型暗黑结界把这片土地笼罩起来,为了保险起见,我又加了地系一层结界。

  “你在这里不要动。”在布结界的同时,我甩开了王茹的手,飞快的向外面飞去。

  小刀,你先不要上去,照顾下面的人。我感觉到小刀也马上向外面飞去,连忙制止住他,从我感觉上来看,上面只有一个敌人,但是却不知道详细的情况,那个敌人感觉气息非常的强,如果我们同时上去,下面的事情没有人照顾就很不妥,在弄清楚情况前,不要轻举妄动。

  好!小刀回答道,然后马上返身落回了那个建筑工地。

  乎——,看着天空上那个怪物,我吸了一口冷气。在我上来的时候,越来越多的蓝色光线向着下面射去,因为我本来布在天空上的那个光系结界就不是一个防御型结界,仅仅是起了一个阻挡视线的作用,但是下面我布置的两个暗黑结界和地系结界却是绝对的防御结界,在无数的蓝色光线的攻击下,竟然有些经受不住的感觉,我连忙又布置了一个光系和水系的防御结界,这才让我的结界稳定下来。我很奇怪一个敌人怎么会和成千上万的敌人造成的影响一样,不过这个答案在我飞出海平面的时候,眼前的情况马上就给了我。

  一个像是海胆一样的东西,中间是一个只有一辆小汽车大小的圆形物体,但是却不像海胆一样都是刺,而且一些像章鱼的触须一样的东西不停的在天空飞舞,这些触须我顾忌不出来准确的数目,但是绝对不会少于十万只,每一根触须只有一只铅笔粗细,可是每一根触须的前端都不停的发出一束束的蓝色光线往我的关系结界射去。整个怪物都是蓝色的,每一根触须长短不一,短的只有十来米,长的却有上千米。

  我不知道他的眼睛在什么地方,但是在我飞出水面后的半秒钟,它看似没有目的的乱射马上停止了,所有的触须都在空中胡乱的舞动着,也没有马上发动攻击,像是在观察我一样。

  怎么了,血影?耳边传来了安妮的声音,今天我回来的时候没有看见索诺,大概就是被安妮找出去了。

  有敌人,我不敢分心,简单的回答了安妮一句,又马上仔细的观察着这个怪物。

  “来……来……访……”二耳边突然出现了一个僵硬的声音,一顿一顿的,分不出什么男女老少来。

  不好,紧急求援,来访者。我马上反应了过来,连忙向罗发出了求援信息,同时也剑拿了出来。

  好像是感觉到了我突然增强的杀意和我心绪的不稳定,它突然动了,几万只触须不停的向我发射那种蓝色的光线,还有几百只触须突然向我直直的戳来,剩下的触须却又开始继续向我的光系结界中发射蓝光,把刚刚要上来的小刀又压了下去。

  我本来就一直密切的注意着它,在它一动的瞬间,我就迅速的飞离原地,因为我不知道它的情况,所以还是先选择了暂避其锋,观察为主的战术,所以它所有的进攻都落了一个空。速度不是很快,这是我第一个得出的结论。

  小刀,先重点保护下面的人,这里我先拖着,等他们来了再说。我又一次制止了小刀。对下面的人,我已经有了一种朋友的感情,和对他们无私奉献的敬佩之情。就算从大局上来说,这些人都是这片人类最后的乐土的建造者,也是人类建筑的精英,绝对不能有事的。不过现在看起来,这一片乐土似乎并不能再称之为乐土了。

  它怎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难道它知道我们的计划吗?我又一次闪开了它的攻击,同时在心里想到。

  并没有单纯的躲闪,闪过两次以后,我发动了我的第一次的进攻,看准一条似乎是“脱离大部队”的触须,我试探性的一剑砍去,那条触须应剑而断。嗯?这么容易?我心里有些惊异,但是就是这稍稍的延迟,我马上付出了代价,那条断了的触须不但像是违反了自然定律一样的没有落下去,反而在空中一转,又是一道蓝色的光线射来,我完全没有想到会出现这样的情况,虽然马上的往旁边躲闪了一下,但是那道蓝光还是击中了我的肩头,我布在身上的地系结界阻挡了大部分的伤害,不过我的肩头依然是一痛。

  血影,你的防御似乎又有些支持不住了,还是我去拖住他,你下来吧。耳边传来了小刀的声音。

  好,我马上回答道。罗几乎是在我发出求援的同时就出现在了这里,但是他本来就没有什么攻击力,考拉,索诺和安妮已经在往这个地方赶了,但是最近的考拉大概也要四十秒钟以后才可以赶到,这四十秒钟已经够发生很多事了。

  身形一动,刚想往下面飞去,那个怪物却像是知道了我的意图一样,无数的触须阻挡在我那个广阔的光系结界上,像是一个蜘蛛网一样,不过却比蜘蛛网要密得多,那些本来只有几千米长得触须也突然伸长到了刚好可以覆盖住这个出口的长度,还不停的蠕动变化,完全不给我一点下去的机会。

  海面距离海底也有七八千米的距离,隔着这么远的距离,即使是我,也没有办法施放魔法,我心里异常的焦急,可是连续的几个突破,都没有突破它的这种古怪的抵挡方式。

  血影,快点下来,它在攻击你维持海水不流下来的那个防御,而且好像会支持不住了。小刀突然非常焦急的说道。

  什么?不可能,我对小刀说道。我维持海水不流到中间那个空间的不是什么结界之类的魔法,完全就是普通的水系魔法,说通俗一点就是“分水术”,这种魔法和结界那样的防御完全不同,不可能用什么方式可以攻击到的,只要我不撤销这个魔法,这样的情况就会一直维持的。

  已经有海水往下流了,快点,血影。小刀声音显得更加的焦急了。

  怎么可能?我简直无法想象,这样的魔法从我学到以后,就从来没有听说过会被攻击失效,我现在也没有感觉到我的那个魔法有不对劲的地方。但是小刀绝对不可能骗我的,怎么回事?我又一次闪过了它的攻击,借机把我一直笼罩在这个空间上空的光系结界撤掉了,这个结界本来就没有什么用,现在也顾不得什么下面的人知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了。

  什么?竟然有这样的事?我不禁出了一身的冷汗,这个怪物的无数触须都从这个空间的四周伸进了海水,好像是在不停的搅拌,而那些海水也掀起了波澜,有的地方甚至有了像是海浪的东西,还有一些海水已经落了下去,只不过因为我下面的四层结界的阻挡,还没有什么大问题。

  景象看起来非常的奇怪,在任何地方的大海都可以看见的波澜起伏在这里却是竖着的。谁都可以想象到如果这么多的海水突然失去了我的魔法控制,向中间那个空间涌去,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下面的上万人会被上亿吨的水瞬间压成肉饼,尤其让我担心的还有王茹,没有想到今天带她来这里竟然会遇见异宇宙进攻的事,而且还是一个来访者,虽然现在依然不知道这个来访者的实力,可是只要想象上一个来访者的实力,即使是我也会不寒而栗的。我非常的奇怪这个来访者怎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以前所有的攻击都是出现在人数较多的城市,这一次竟然在这个地方。难道他们知道我们的计划吗?我心里突然出现的这个想法把我自己也狠狠的吓了一跳。

  我知道在这样的情况下,要把下面的人全部救出来的几率非常的小,就凭着这个我都没有什么办法突破的“蜘蛛网”,即使我把他们带离海底,也没有办法从这个蜘蛛网里面飞出来,而且这个怪物还在不停的发出蓝色的光线,我没有把握保护他们,可是这样下去,只要它让我的魔法失效,下面的人除了小刀,没有一个人可以活下来。至少也要把王茹救出来,我心里下了一个决心。

  又躲过了几下攻击,我已经发现了这个来访者似乎有些畏惧我的“无”之力,我的这个力量可以让他的触须完全的消失,可是现在我的“无”之力最多也只能像是风刃一样的离开我的身体攻击,攻击面非常的小,所以我知道多半它的致命要害就是中间那个圆球,但是我就是不能靠近,飞出的“无”之力也在半空中就被它其他的触须挡住了。它的触须实在是太多了,我知道要用我的“无”之力一一的把那知阿触须消灭掉是绝对的不可能的。,何况它还可以延伸自己的触须。

  拼了,我心里狠狠的说了一声。下面的情况越来越不妙了,海水越来越多的流进了我制造的那个空间,虽然都被我的四层结界挡住了,但是要是这么上亿吨的海水突然都涌了进去,我的四层结界可能连一秒钟都没有办法抵挡。不能再耽误了!!

  选择了一个看起来稍微大一点的空隙,我突然的往下冲了下去,小刀和我心灵感应一样的突然冲了出来。这个怪物似乎被小刀吓了一跳,它对我的攻击有一个几乎不能察觉的停顿,但我准确的把握住了这个机会,向下冲了下去。我已经想好了我的计划,只要和王茹的距离拉到一千米以内,我就可以用风元素把王茹拉到我的身边,然后马上从海底遁走,这样也许非常的不负责任,但是最多五秒钟以后考拉就来了,他们至少也可以抵挡三分钟吧,这个时间已经足够我把王茹送回台湾再回来了。

  它的几个触须好像后悔一样的紧追着我不放,同时非常多的蓝光也追在我的身后,我一面往下冲,一面不停的施放各系的魔法结界阻挡,否则不仅仅是我会被击中,即使我都躲过了,下面的结界也会承受不了这么频繁的攻击。

  快了,三千米,两千,一千八百,一千五百……,虽然我的速度飞过这样的距离,即使加上那个怪物不停的阻拦也不会超过三秒钟,可是我却觉得异常的缓慢。

  一千两百,我的盗贼之眼已经找到了王茹的位置,只用到了一千米的距离,我就可以实施我的计划了,我的脸上似乎已经有了笑容。

  “噗,咯”两声轻响几乎是不分先后的钻进了我的耳朵。

  怎么会?怎么会?我喃喃的说道,看着从我胸口突出的那只触须,我几乎不敢相信我的眼睛,我的速度,我的结界,不是都很有效的阻止了它的进攻吗?怎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我知道刚才的是什么声音,先刺入我的心脏,再击碎了我的肋骨,我很熟悉这样的声音,因为我也无数次的在别人的身上制造着这样的声音。但是,但是怎么就会突然的出现在这个时间,出现在我的身上呢?

  意识已经变得非常的模糊了,要死亡了吗?我问着自己,我是一个地球人,心脏贯穿必然是要死亡的。

  他们会死的,我的眼睛里出现了下面所有人的模样,可是都不太清楚,除了那个美丽的姑娘,王茹,我的茹儿,我现在才知道我原来是如此的爱你……,我的心里泛起了无限的悲哀,我真的是一个强者吗?我真的可以保护我心爱的人儿吗?为什么我总是看着我心爱的人儿在我的面前死亡却没有丝毫的挽救之力呢?强者,哈哈哈,强者,这样的强者,真的好好好笑,好好笑……我心里突然笑了起来,笑得我的眼泪都出来了,好笑,真的好笑……

  你们,你们为什么要来我们的星球?为什么要来我们的家?为什么要来伤害我?伤害我的家人?伤害我的朋友?伤害我的爱人?我的眼里突然又出现了那些异宇宙的生命,从我第一次遇见的那个东西一直到现在还在天空耀武扬威的那个怪物,每一种异宇宙的怪物都在我的面前晃过,他们似乎都在嘲笑着我,嘲笑我的无力,嘲笑我的软弱……,你们都该死,都该死,你们这些疯子!!我心里突然涌起了滔天的怒意,我要把他们全部杀死!杀死!!杀死!!!我在心里怒吼着。

  无限的温柔和关怀突然笼罩着我,好熟悉,好舒服……,我的心境突然又平静了下来,这种感觉,这种感觉,怎么这么的熟悉,像是一个爱人的关爱,谁呢?红儿吗?不是,红儿的爱没有这么的成熟;武威吗?也不是,武威的爱没有那么的稳重;西亚莉丝吗?依然不是,西亚莉丝的爱没有那么的热烈;是我的女友吗?还不是,我的女友的爱没有那么的温柔;是茹儿吗?还是不是,茹儿的爱没有那么的有力;那是什么呢?是什么呢?我记得曾经还有一个姑娘爱着我,她为了我不会因为失血过多而和我融为了一体,我都有些忘了是谁,可是一定是有着这样的一个姑娘,我是一个薄情郎吗?不是的,我也爱着她,可是为什么我会忘了她呢?我不知道,但是现在她回来了,回来了,我的这份遗忘的感情也回来了,回来了……

  身体越来越热,胸口的伤好像已经没有了什么感觉,我的意识又出现在了我的脑中,我的眼睛又睁开了,依然还是刚才的那个地方,那个来访者的触须依然是从我的胸口贯穿过来,时间好像停止了这么久一样。不过不同的是,我的身上开始发出青色的光芒,那只触须已经变得有些隐约,越来越淡……

  “龙————”我一声长啸,胸口的那只触须马上的消失了。杀死他,杀死那个剥夺我们快乐生活的杂种!这是我心里唯一的一个想法。

  转过身,长剑一挥,没有任何花俏的向着天空上那个怪物飞去……

  

网文也能严肃讨论!

《点读》第一次下半月刊,带来更多好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