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梦幻现实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 暴走!血杀之影

梦幻现实 血影 9352 2004.02.11 20:29

    另一个时间,另一个空间。罗对我说:“我一直都无法分析出来你那个时候怎么会出现那样的情况,那种力量,即使是那个伟大的生命,也不一定可以做到。”我回答:“你真的还是认为科学就是万能的吗?”罗说:“是的,无论什么,都可以用科学来解释,我之所以不能解释你的那种情况,只能说这是一种宇宙中还无法解释的情况吧,再过几亿年,我想还是应该可以解释清楚的。”我又问道:“那么‘爱’,这个东西,你可以分析出它的成分吗?或者你会说只是一种简单的意识波的共振,可是这样的解释你自己相信吗?”罗没有再说话。

  ——《捍卫者传记》之“血影传”

  ××××××××××××××××××××××××××××××××××××××× 任何人都没有看清我是怎么移动的,他们可以看见的,就是我突然的消失,然后突然的出现在了战场的中间,一剑砍断了那个怪物数十条的触须。

  “小心,血影,它的真正的触须速度非常的快。”小刀虽然不知道我发生了什么,但是看见我突然距离那个怪物这么近,不由得有些担心。

  “可以告诉我为什么你们一定要进攻我们的家园吗?”我没有回答小刀,只是反手一剑削断了从我身后想要偷袭我的一条触须,像是普通人问路一样的平静的对着那个中心的蓝色圆球说道。我没有发现,我的眼睛已经变成了红色。

  “不愿意说吗?我知道你可以理解我的意思的。”我又是一剑削断了数百条向我袭来的触须,我无法理解我为什么刚才会被这样的低等生物阻拦,它实在是太弱了,我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干掉它,但是我现在突然又不想这么快就杀死它,那没有什么意义,它需要付出的,不仅仅是单纯的死亡。

  “血影,小心,你……”小刀冰凉的声音里也透露出焦急。

  “血影,快毁了它,这样的来访者只要离开这里,会造成多大的破坏,你应该知道的。”罗说话的声音里面也有着一些迷惑和催促,这么近的距离,那个怪物的疯狂进攻却没有对我造成丝毫的伤害,但是我同样也没有对那个怪物造成什么本质上的伤害,只是站在那里像是单纯的防卫一样的应付着那个怪物的攻击。

  那个怪物似乎也感觉到了恐惧,它对我的攻击越发的激烈了,无数的触须和蓝光从各种角度向我攻来。但是在我的眼里,它的这么多攻击都是如此的缓慢,如此多的破绽,我可以找出上百种的方法突破它的这种进攻,然后用超过两百种的姿式刺入它中心的那个圆球。但是我没有这么做,因为我感觉到了这个怪物出现了恐惧的情绪,我喜欢这样的感觉,我不愿意怎么快就失去这么享受的感觉。

  “你也会恐惧?你难道不是为了什么进化吗?我记得上一个你的同胞……,请稍等片刻,有的人来妨碍我们的游戏了。”我讨厌有人来打扰我的娱乐时间,我的身体瞬间消失在了那个怪物的攻击圈中,那些已经发射出来的蓝光穿过了我刚才站立的空间,击断了对面本来目标是我的那些触须。

  “刷!”一声清脆的响声,我砍断了索诺偌大的头盔,鲜血从索诺的橄榄球头盔的裂缝中流了出来。

  “我说了,这个是我一个人的游戏,任何人的干扰我都是不会允许的。”我冷冷的对着面前这个数百米的巨人说道。他竟然趁我吸引了那个怪物的绝大部分注意的时候发动进攻,这让我非常的不愉快。

  “血影,现在是什么时候!你难道……”安妮不可思议的说道。

  “血影,你没有事吧?”小刀发现我的不对劲,她打断了安妮的话问道。

  “我非常的正常,我也知道我现在在干什么,我只是不喜欢有人打扰我的游戏而已。还有,罗,不要干涉我的思维,我现在非常的正常。”我一面扇动着巨大的龙翼,一面对着罗说道。

  那个怪物似乎松了一口气,没有继续的对我发动攻击,连对那些捍卫者零星的攻击都停止了,反而是在慢慢的收缩着自己的触须,同时还在不断的升高自己的位置。

  “哼!”我一声冷哼,本身的气息瞬间的提高,远处的罗突然吐出一口鲜血,而我的气息又马上恢复了刚才的样子。

  “我说了,我非常的正常,如果你们还要干涉我的事,我会马上把你们全部杀掉。”我冷冷的对着罗说道,没有丝毫威胁邪恶的语气,可是绝对没有谁会怀疑我这句话的真实性。

  “地球的主人们总是非常的好客的,不要这么快就走,我们的游戏才刚刚开始。”我转过头对着那个好像想要逃跑的怪物说道,然后马上出现在了它的正中心那个圆球上,一剑刺了进去,两米多长的细剑刚好把它贯穿,我没有用任何的其他力量,就是单纯的用剑把它贯穿。

  “原来你也会痛的,我还以为你不会呢。”我把长剑拔出来,看着这个留着蓝色体液,身体还在不断颤抖的怪物毫无感情的说道。

  “小心上面!”小刀在一旁大声的说道。任何人都知道我的认真,没有谁再参与这个战斗,所有的捍卫者都在空中悬浮着,他们身上的斗志杀意却没有丝毫的减弱,虽然没有战斗,但是却没有谁敢有丝毫的放松。

  不用小刀的提醒,我已经察觉到了头顶的杀意,头一抬,从嘴里突然冲出一道强劲的龙炎,把头顶袭来的那条触须化为了灰烬。

  “你不是一个好客人啊,怎么可以这样对待如此好客的主人呢?”我的语气里面有些不满。

  又是一剑深深的刺入它的核心,伴随而来的,还是它蓝色的体液和全身的颤抖,它全身的所有触须都翻到了我站立的这一个方向,不停的向我发动攻击,有些垂死的挣扎。

  “真是有些烦人,你难道看不出来你这样的攻击是没有丝毫的意义的吗?”在我那任何人都跟不上的速度和超强的力量前,这样的攻击如同儿戏一般,对我没有丝毫的威胁,即使命中我的身体,我的神龙能量装也可以保证我不受丝毫的伤害,不过我不愿意让这种肮脏的生物接触到我这用爱组成的铠甲,所以我还是用剑飞快的斩断了所有向我攻击的触须,而那些蓝色的光线我根本丝毫不予理会。

  “不……可以,不……能……进化!”在我有些厌烦,飞快的把它大部分的触须都起根斩断以后,刚开始出现的那个声音又响了起来。

  “你不是可以再生的吗?不要担心,不用多久,你就可以恢复如初了。”我的动作没有丝毫的停留,依然在飞快的斩着剩下的触须。我虽然已经发现他再生的速度比刚开始的时候要慢得多,但是我当然不会有丝毫得留手,只要它痛苦,我就会非常的高兴。

  “不……需要离……开”它又说了这样的一句话,然后它的身体努力的往上浮动了一段距离,同时周围的空间开始发生了一些奇怪的波动。

  “不要走,你还没有好好的访问呢!”我的嘴角露出了残忍的笑容,拿起我的血杀对着它的身体飞快的刺入数十次,它蓝色的体液就像是喷泉一样,它的身体震动得更加的剧烈了,而周围发生了波动的空间又恢复了正常。

  “看来你是愿意留下来让我再好好的款待你,那我就让你看看我们地球上的主人是多么的好客吧。”如果没有看见现在的情况,只是听我的语气的话,任何人都会认为我真的是一个好客的主人。

  左手拿着剑,只要一看见它身体上有新的触须出现,我就马上斩断,只要它一有逃跑的意图,我就马上深深的一剑刺入它的身体制止它,我不知道它想用什么方法逃走,但是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只要知道怎样可以让它不逃跑,这就足够了。

  右手用上我可以用出的所有的手段,火烧,风刃割,暗黑侵蚀……,只要是可以让它痛苦的方法,我都毫不吝啬的用了出来。刚开始的时候,它还有一些免疫,但是在我的龙之力和“无”之力的几次攻击下,它的抵抗也慢慢的变弱,最后几乎是没有任何的抵抗能力,不但没有任何新的触须长出来,而且我的任何一招下去,都可以给它留下一道伤痕。

  折磨连我都不知道持续了多久,只要一感觉到它的气息快要消失,我就会马上用光系的魔法让它恢复少许,然后又继续我的折磨,它早就有往下坠落的趋势,但是也被我用风元素托在空中。它的身体上已经没有半点完整的皮肤,每一块地方不是散发出烧焦的恶臭,就是留着蓝色的体液,它的身体颜色变得非常的淡,也许是体液流失太多,不过它没有一点死亡的危险,我的治疗魔法在这个异宇宙的怪物身上,效果也是如此的好。

  “血影,够了吧!虽然是一个可恶的来访者,但是也不用这样,直接给它一个痛快吧。”我突然听见了一个声音,微微的想了一会,我才想起来是考拉的声音。

  我转过头看着他们站着的方向,安妮手里提着一个大网,里面全部是一些人类破碎扁平的尸体,我有些奇怪,又想了一会,我才响起了今天发生了什么。就是这个怪物造成的,就是它,本来感觉非常平静的心境又开始掀起一些波澜。

  “说,怎么到你们的那个世界去,你所做的,你不能偿还其中的万一,我需要你的那些同胞。”我微咬着牙对脚下这个生物说道,它奄奄一息,但是却没有生命危险,我知道它了解我的意思。

  “需要……进化……不……能……”它又是断断续续的发出它的声音。

  “好吧,我不会强迫你的,一个好的主人自然不会强迫自己的客人,你的要求我也会满足你,让你可以进化,不过不是现在,你先在这个地方呆上一段时间吧。”我没有逼问什么,以后的机会多得很,但是现在就杀死这个怪物,显然太便宜它了。

  强大的暗黑之力,“无”之力,还有龙之力组成的混合结界把这个圆球型的怪物包裹在了中间,大小刚刚和它的身体一样大,只要它有一点的膨胀或者有一点触须长出来,就会马上被吞噬,而且结界还会自动收缩一圈,给它造成强烈的痛苦,这个是我在那个世界里面学到的拷打犯人的手法,现在用在这种情况下,倒也非常的合适。

  “血影,还是杀了它吧,这样的怪物只要不死,就是一个非常大的威胁,要是……”罗开口说道,他没有再用那个意识交流方式来和我沟通了。

  我没有说话,只是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把他剩下的话全部堵了回去。把那个混合结界包裹着的怪物带在身后,我直直的落入海中。

  死亡,你没有资格获得,生存,你也没有资格获得。如果你拥有无限的生命,那么恭喜你,你可以永远的享受我的款待,我总是一个好客的主人。我心里说道。潜入海底并没有花什么时间和力气,但是我并没有停止,在海底用了一个地系魔法,打了一个五千米左右深度的大坑,把那个怪物扔了进去。

  “如果我有时间,我还是会来照顾你的。”我扔下这句话,向海面冲去。

  “需要……进……”依然是那个声音,但是我已经不太听得清楚了。

  飞出海面,所有的捍卫者依然还是悬浮在空中,安妮的手里还是提着那个巨大的网。所有人都看着我,没有说话,他们身上的戒备也没有丝毫的松懈。

  “游戏暂时结束了,你们……”我想说什么,但是突然出现的头痛打断了我想说的话。

  好痛,好痛,怎么回事?我感觉我的头像要裂开了一样,强烈的痛苦让我的思维都有些停顿。

  “不要,不要离开,不要离开。”我发现我身上的龙鳞已经开始慢慢的消失,连剑上的龙纹也开始消失,我感觉我背上的龙翼也开始消失,强烈的失落感出现在我的心里。

  “不要离开我,不要!!”我突然发出了带着恐惧的呐喊,我心里好怕,也好不甘,难道爱,就真的不能长久吗,她们注定是要离开我的吗?我在心里大声的询问着,可是却没有什么回答。

  “茹儿,再让我我看你一眼。”我挣扎着向还是悬浮在空中的茹儿的身体飞去,但是这么短的距离我却怎么样也飞不过去。那种包裹着我的浓浓的爱意和关怀却随着龙鳞的消失而消失,无限的悲哀和孤独感又重新的包裹这我,我感觉到两行冰凉的水珠滑过我的脸庞,然后又是一阵强烈的痛苦向我的大脑袭来,我两眼一黑,失去了知觉。

  “嘻嘻,你来抓我啊,抓不到吧,笨蛋!”朦胧的意识中,我突然听见了一个非常非常熟悉的声音,熟悉到了我有些不敢相信。

  我努力的想睁开眼睛看看这个我朝思暮想的人儿,可是我的眼睛却怎么样都没有办法睁开,我想叫她,可是我却没有办法发出丝毫声音。

  “不玩了,我饿了,想吃你给我烤的兔子,好不好?”那个悦耳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带着一些气喘。

  好!好!!好!!!我心里不停的回答着,但是我却依然没有丝毫的声音发出,我急得快要发疯,我想用我的手锤打我的头,可是连手都没有办法抬起来。

  “好啊,你去抓兔子吧,我来把火升起来。”另一个熟悉的男声回答道,然后是悉数的整理声。

  “抓到了,今天我不想吃七成熟的,我要吃……”片刻后,悦耳的女声响了起来,但是后面的声音我又听不见了。

  红儿,我在这里,我在这里,我来给你烤兔子,说你要吃击成熟的啊,几成的啊??。我心里已经是在狂吼,可是嘴里却没有丝毫的声音。

  “影,我告诉你一个秘密,你不要告诉别人哦。”又一个熟悉的女声响了起来。

  “好的,说吧,我永远不会拒绝你的。”另一个男声回答道。

  “我有了一个小血影了。”那个女声含着淡淡的羞涩。

  “真的啊,多久了,你怎么不告诉我?”男声有些惊喜的回答道。

  “都……”那个女声回答着,但是后面我却一点也听不清楚。

  武威,我的武威,你把话说完啊!你现在好吗,好吗?我又在心里嘶声的叫着,依然没有丝毫的声音。我也可以感觉到,我的泪水已经顺着我的脸颊流了下来。

  “从我们见面的第一眼开始,我就知道了,你是我几万年来等待的那个人。”一个温柔的女声又响了起来。

  “是的,我也是这样的感觉,没有丝毫的理由。”先前的男声回答着。

  “我要和你在一起,永远,我不愿意当这个水之神王,我只愿意永远的和你在一起。”温柔的女声中含着甜蜜的幸福。

  “当然,我们一定会永远在一起的。”男声回答道。

  “你说我们以后到什么地方去住呢?我不喜欢那种大城的喧闹,我最喜欢人间界的地方就是……”温柔的女声说着又是渐渐听不清楚的话。

  西亚莉丝,我的西亚,你要去什么地方?我带你去,天涯海角我都会带你去的!!咳咳~我已经感觉我的嗓子已经喊哑了,即使还是没有丝毫声音。

  “雪鹰,你可以陪我去逛街吗?我今天想买一件衣服,天气已经有些凉了。”又是一个女声响了起来。

  “好的。”一直出现的男声答应着。

  “你说我穿什么样的衣服好看呢?”女声问道。

  “不知道,我对女孩的衣服不是很了解。”男声非常客观的回答道。

  “咯咯,没有关系,她们说我穿那套衣服最好看,就是那套……”女声轻轻的笑了两声,但是后面的话又听不清楚了。

  茹儿,茹儿,不要离开,我带你去买衣服,你最喜欢的衣服,最喜欢的,最喜欢……,我已经感觉没有力气叫出来了,只能无力无助的企求着。但是即使是这样的企求,也是同样的没有丝毫声音。

  “来访,来访,来访……”没有丝毫生气的声音出现在了我的脑中,不断的重复着,越来越多,大声的,小声的,高声的,低声的,所有我可以理解的声音都出现了,但是都是一个意思:“来访!”仿佛是在嘲笑我的无力,又仿佛是向我发出了挑衅。

  “杀了你们,杀了你们……,杀!杀!!杀!!!”我受不了这样的寻衅,受不了这样的侮辱,我只想马上就杀了他们,全部杀死,杀死!!我疯狂的叫喊着,突然的坐了起来。

  “杀,杀,杀……”我发现我坐在一张白色的床上,刚才的事情依然刺激我的大脑,我嘴里还在喃喃的说着这个简单,却最能表达我现在感受的一个字。

  “你……”我突然的感觉到一只柔软的小手在轻轻的拍打着我的背部,像是在给我顺气,又像是在给我安慰,更像是恋人对自己爱人最无私的关爱。我想问她是谁,可是并没有问出来,我只想默默的体会这种感觉,就像是一个孩子一样闭上眼睛享受着这样的温暖。

  “血影,冷静一点,冷静一点好么?”温柔而且熟悉的声音跟着响了起来,这让我稍稍的清醒了一些,我睁开眼睛转过去看着身旁坐着的这个声音的主人。

  “小刀,是你啊。”我看着坐在我身旁有着东方女性特有的古典美丽的姑娘说道。她脸上的线条显得是如此的刚毅,但是又是如此的柔和,乌黑的长发盘在头顶,身上穿着的和服越发显现出她的温柔。我绝对没有见过这样一个女孩,但是又像是早就见过,我没有什么惊异,身体微微的一震,震开了她还在轻轻拍打我背部的手。

  “血影,你没有事吧。”小刀对我的这种无言的回绝显得有些失落,她收回自己的手,但是依然关心的问道。

  “有些脱力,对了,那个异宇宙的疯子怪物呢?我怎么会在这里?”我仔细的审视了一下我的身体,发现了我的身体竟然有些脱力,我现在竟然没有一点力气。再回想了一下,我记得是有一个异宇宙的怪物对我们的海底基地发动了攻击,然后我们发起了反击,可是我有些给不清后来发生了什么,我问着小刀,自己也在努力的回想着。

  “血影,你……”小刀的表情显得有些惊讶,但是她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茹儿,我的茹儿,我的茹儿呢?”我突然有些失态的叫着,因为我又想起了我好像在海底布上了几层结界,用来保护下面的人不会受到那个异宇宙怪物的攻击,但是后来那个怪物却可以让我的水系魔法失效,我想去救王茹,可是在我距离海底还有一千多米的距离时,我的记忆却像是被突然的斩断了一样,我怎么样也想不起后来发生了什么。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我到底把王茹救出来了没有?我问着自己。我怎么会叫王茹叫“茹儿”呢?而且还叫得如此的自然。我又问着自己。可是这两个问题我都没有办法回答。

  “这个……,这个我也不知道,你问一下罗吧。”小刀的回答有些犹豫,也有些苦涩,但是我并没有察觉出来,只是焦急的等待着我需要知道的答案。

  是的,应该去问罗,他才是最清楚这些事的人,小刀只是一个战士。我心里想着,同时试图通过意识和罗进行沟通,可是竟然奇怪的无法办到,我非常的惊讶,也非常的焦急,重复的尝试了几次,依然是一样的结果。

  “小刀,我现在非常的虚弱,没有办法和罗进行交流,你带我去加拿大好吗?”我问着小刀,尽量的表现得不是那么得紧张。并不是对我前所未有的失去力量紧张,而是对王茹的生死非常的紧张,但是我并没有忘记小刀在那个工地对我说的话,刚才的失态和小刀的表现我也反应过来,我不愿意让这样的一个女孩太过于伤心。

  小刀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低着头,我知道她正在和罗进行交流,虽然我非常的着急,可是我也没有催促。

  “放心吧,那个姑娘没有什么大碍,只是现在还在昏迷。罗让你不要担心,好好的休息,你现在需要的就是马上恢复,我们的任务还非常的重。”片刻后,小刀抬起头对我说道。

  “哦,好的。”我回答道,虽然心里还是有些担心,可是既然罗说了不用担心,茹儿也没有什么大碍,那现在也不用太着急,我知道力量对我的重要性,再一次审视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并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力量在恢复,而且恢复的速度在逐渐的变快,如果按照这样的速度,恢复到原来的状况也不过需要几个消失而已。但是我竟然会脱力到了昏迷的地步,这一点我非常的想不通,看来也需要去询问一下罗,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竟然会让我出现这样的情况。

  有些尴尬的沉默,我静静的坐在床上,小刀也静静的坐在床边,我们的眼睛都是看着自己的手。我努力的想让自己的力量快点恢复,但是几次尝试以后,发现我自己的想法并不会对我力量的恢复有什么帮助,我也不愿意再在这个事情上多做停留。我又想想一些其他的事情,但是精力总是无法集中,我抬头看了一下小刀,她也刚好抬头看我,四目相对,我们像是做了什么亏心事一样的马上转过了自己的眼睛,我不明白我怎么会有这样的表现,几乎是出于一种本能,但是同时我也暗暗的提醒自己,我不能再去接受更多的感情,我脆弱的心已经经受不起更多的打击了。

  “可以问一个问题吗?”似乎是有些承受不了这样的气氛,小刀终于开口了。

  “好的,说吧。”我尽量表现得正常的回答道。

  “红儿,武威,西亚莉丝,她们是谁?你的爱人吗?”小刀开口问道。

  “这个……,只是我历练的那个世界的一些人而已。”微微的沉默了一会,我回答道,我并不知道小刀怎么会知道的,我从来没有对任何人说过的。

  “其实我是多此一问,从你说话的语气和你眼中的泪水,我想这个问题早就有了答案。”小刀还是同样温柔的说道。

  我转过头看着小刀,我想我已经知道了她是怎么知道的了,小刀真的非常的美丽温柔,但是又有着一种让人心痛的凄苦。

  “那个世界毕竟是另外的一个世界,我们是属于这里的,那些人,那些事,都是假的而已,不过是为了让我们觉醒自己的力量而已,我们其实完全不用这样的痛苦的。”我把头转了过来,身体往后挪了一些,靠着床头,然后闭上眼睛缓缓的说道。小刀也许也有着向我一样的情况,我像是在安慰她,也像是在安慰自己,即使我知道这样的安慰是如此的无力。

  “不!那个世界也许才是真正的世界,现在这个才是假的,我们在做着一些幼稚可笑的无聊事情,却像是在做人类的救世主一样。我想回去,即使那个世界只有血腥和杀戮。”小刀的反应有些出乎我的意料,她有些不正常的激动。

  “对不起,我……”小刀看见我有些诧异的看着她,她稍稍的平静了一些,想解释什么,可是却没有说出来。

  “也许真的想很多人所说的那样,什么事情说出来就会好很多。我想说,可是却说出不来,也许你也想说,但是却也说不出来。这没有什么,时间可以改变一切,对于我们这样的捍卫者,千百年后,我们就会忘记那些事情了。”我有些消极的说道。但是如果我们无法忘掉呢?那就会是无尽的……,我不敢再想下去。

  “也许,也许真的会吧,我……”小刀的眼中露出了对世界的厌恶,但是让我最惊讶的却是:她的眼中还包含着一些疯狂的愤怒。

  “血影,你好了吗?如果可以,现在就到我这里来。”又是一段尴尬的沉默,在我有些想直接询问小刀怎么会有着这样的情绪时,罗的声音突然在我的耳边想了起来。

  “好的,马上就过来。”不知不觉中,我的力量已经恢复了绝大部分,虽然比不上我的最佳状态,但是这样的意识波交流却不成问题,飞行也自然没有什么问题。我放弃了对小刀的询问,即使我对这样的一个姑娘这样的情况非常的难过,但是我也不愿意再说什么了,一个没有勇气说出自己的事的人,有什么资格去帮助别人呢?

  “罗让我们过去,我已经没有什么问题了,走吧。”我飘下了床,用风元素做了一套衣服,对着这个第一次露出自己本来面目的姑娘说道。

  “请等一下。”小刀站了起来,对我微微的鞠了一个躬,走进了旁边的一间房间,我这才发现这里是小刀的家。

  唉~,我微微的叹了一口气,看着又是全副武装出来的小刀,我知道小刀又把自己关在了自己的那个世界里面。

  逃避,也许真的是最好的办法,我心里对自己说了一句,然后向着加拿大的方向飞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