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梦幻现实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宣言

梦幻现实 血影 9147 2004.02.05 13:51

    曾经有一个叫做罗素的人说了一个短小的故事,他说,如果有个人说:“我是一个骗子,这一辈子就没有说过一句真话。”那么如果你相信了他,说明他是一个好人,因为他这一句话是假的,如果你不相信他的话,那么他也是一个好人,因为你认为他不是一个骗子。这就是有名的罗素驳论。我觉得真的有些适合我现在的情况,因为我一直都认为我是一个好人,即使我欺骗了全世界。

  ——《捍卫者传记》之“血影传”

  ××××××××××××××××××××××××××××××××××××××× “希望你真的可以对我的女儿好,我只有这么一个女儿,你可以体会到一个父亲的心情吗?”站在那个山坡下,**对我说道,一句话之间,他仿佛老了十多年,他的声音变得非常的苍老,背也有些驮了,两鬓的白发似乎也多了一些,在这一刻,他才是真正的以一个父亲的身份在向着一个男人诉说这自己父亲的情怀,而不是以一个超级大豪的身份。

  “我会的,如果可以经过这个历练,我一定会和王茹成立一个美满的家庭的。”我说道。也只有在这一刻,我是以一个男人的身份向着一个慈爱的父亲作出了这个郑重的承诺,而不是以一个捍卫者的身份。

  没有过多的言语,两个真正的男人自然可以体会到对方的意思,我们对望了一下,相互之间微微的一笑。我转身向着山上走去,而他上车打燃了发动机离开了。走到山顶,就在我上午落下来的那个地方,我记得非常的清楚,那两颗小树的中间有一个小小的紫色石头,看了一下微微有些向西的太阳,判断了我的方向,两腿一蹬,向着北京的方向飞去。

  在空中联络上了那个少将,按照他的指示,我在距离北京有大概三四十公里的地方落了下来,还没有降到地面,我就看见他已经站在那里了,旁边停着一辆军用吉普车。

  因为这里算是比较的偏僻,没有什么人,而且在他的面前我没有什么必要掩饰什么,所以我直接就落在了他的旁边。

  “请上车吧,以后就是我负责和你联系了,我叫何民德,你可以直接叫我老何。”他没有显示出什么惊讶,因为那次在海上他就看见过了我无需任何的外力就在空中飞行。

  “好的,我叫血影。”我回答道,然后坐上了吉普车。

  路上没有什么话,无论在什么地方,军人的天职就是服从命令,他只要只需要知道自己的任务就可以了,我也没有说什么,我知道虽然他是一个少将,但是在北京这种国家首府,少将也不是什么多高的职位,我将要去见的那些人才是真正的大人物。

  车子直接开进了北京,因为这么多次战斗没有一次是发生在了中国的北部,所以这里的人看起来和平时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只是街上的车辆要少很多,而且多数还是军用的车辆,每一个国家都在做着必要的准备工作,这么多次世界各地的惨痛伤亡不得让各国的政府做着可以尽量减少伤亡的工作。

  车子直接开进了一个防卫森严的大院,在一栋高楼的面前停了下来,我本来以为要去什么非常秘密的地方,没有想到会在这个市中心的高楼,不过看起来似乎是直接隶属于军队的,四处都站着荷枪实弹的士兵,四处走动的人也都是一些校级军官,我这一个穿着全部红色衣服的人在这里面就显得有些另类。

  车停下以后,自然就有一个军人走过来把车开到了应该停的地方。楼里面的人显得更加的匆忙,不同级的军人见面也没有应该有的军礼,人人的表情都显得有些紧张。不过在这种时候,正是军队应该发挥作用的时候,军人们的紧张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这位是金上将,他有一些重要的事情需要和你商量。”走进了最高层的一间房间,老何在门口“啪”的敬了一个礼,然后对我说道。里面站着一个大概六七十岁的老人,不过岁数并没有代表什么,这个老人精神矍铄,腰板硬朗,是个标准的军人站姿,一看就不是一个普通的人物。

  “你好。”我先开口说道。虽然我不是很喜欢军事方面的事,但是对于我们国家不多的几个上将我还是略有耳闻的,但是我可以肯定我绝对没有听过有这么一个金上将。处于一种对军人的敬仰,我稍有的主动打了一个招呼。

  “请坐,小何,你就先出去吧。”他微微的打量了我一下说道,他说的是标准的北京话。

  “是!”老何又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然后出去了,还把门带上了,看得出这个老何对这个将军非常的尊敬。

  “不错的小伙子,我们国家可以出现你这样的人才真的非常的值得高兴。”他看着我说道,一看就是一个老于世故的人,这让我多少有些防备,对一个我看不出深浅的人,我多少都会有些警戒的。

  “有什么事吗?”我开门见山的说道,无论有他有什么打算,我都准备以不变应万变了。

  “好吧,什么客套话我就不说了,直接开门见山的说吧。”没有过多的坚持什么,他看出了我的想法,所以准备直接进入正题了。

  我没有说什么,只是看着他。

  “你的身份我们已经知道了,虽然我们不知道你为什么会拥有这种完全不附和逻辑的力量,但是我知道现在不是研究这些的时候,在地球上发生的这么多起大规模的外星人入侵的事件,还死亡了这么多人,可是在后面两起事件发生的时候却有一个类似于人类的生命出现,击溃了那些外星人的进攻,开始我们都不相信那样的生命会是地球上的生命,但是直到你的出现,而且明确告诉了我们你是一个中国人,我们才开始详细的调查有关你们的事。”他说道。

  我依然没有说什么,我的那些掩饰的方法也许可以瞒过大多数的人,但是要想瞒过这些专门从事这方面工作的人,那是不太可能的,而且**这种人物身边,一定有各国的人物都在监视着他。只需要查一下在**开始向各个政府要员游说之前见过什么人就很容易的发现我的真实身份。但是听他的语气似乎并不是很关心我的身份和我的力量来源的问题,难道真的是为了那件事?我心里猜测着。

  “通过我们这一段时间的观察,发现向你这样拥有奇怪的强大力量的人不止你一个,而是至少有五个,而且你们对那些外星人入侵的时间地点似乎有着超乎想象的敏锐,每次只要有什么地方发生了战斗,你们都会在很短时间内到达。我也不隐瞒你什么,我们给你的那个联络设备不但可以进行联络,而且同时它也是一个全球定位器,在你来到北京五分钟前,你还是在台北,这么短的时间就可以到达北京,这又一次证明了你不是一个普通的人类了。”他继续说着。

  哦?原来我还是一直被监视的,不过我也无所谓,这些事本来就是满不住的,而且他也说得非常的客气了,只是说刚才的事,我想从我一拿到那个联络装备可以就已经在他们的研究中了,只是他们绝对不会研究出什么结果出来而已,因为我这一段时间一直在天上巡视,偶尔的战斗也不能代表什么。

  “这是今天早上在莫斯科列宁格勒发生的一起战斗,通过我们对你的这段时间的分析,我们可以肯定那些外星人是你消灭的。”他拿出一个遥控器对着墙上的一个屏幕按了一下,屏幕上出现了一个战斗的画面,我只是微微的一瞥就认出了就是我今天上午进行的战斗,那些大范围的魔法我还不知道除了我还有谁会用,不过我倒是对他们动作的迅速感到了一些惊讶。

  “是的,有什么问题吗?”我说道,我不是第一次战斗了,这一次虽然出了一点问题,但是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我还是算成功的完成了自己的任务。

  “你再看看这个。”他又按了一下控制器,画面转换到了地面,应该是在战斗以后,地面上的人都显得非常的兴奋,像是在过年一样。这和我意料中的事,他们一定会认为我也是那些入侵者之一,而这些入侵者全部是他们自己击退的,那些蠢货。

  “没有什么,我无所谓,我所要做的就是击退那些生命,让地球经受住历……,让地球不会毁在那些外星人的进攻下。”我说道。虽然他们一直都是认为那个是外星人,但是对于这些普通人来说,外星和异宇宙似乎没有什么差别。就算是对于我们来讲,唯一的区别就是我们不知道他们的来源而已,而其余的好像对我们没有什么重要的。

  “我想你可能是不太了解那些人心中真正的想法,他们不仅仅是单纯的把你误认为同是入侵的外星人。”金上将说道。

  我当然不会这么单纯的认为了,不过我没有说什么,我想听听他还有什么其他的理由,或者我这么直接放任他们的想法不管真的有些不恰当。

  “也许对于你来说他们的做法没有什么重要的,但是对我们来说就不一样了。通过你们的做法,我们知道你们的目的,或者说是任务就是让地球在那些外星人的进攻下不会毁灭,我们也知道如果依照我们现在的科学水平,让我们自己去抵挡是不可能的,说得不好听一些,我们现在的作用就是打杂,但是我们也希望可以在这个时候贡献我们自己的力量,何况这个地球也是我们自己的家,我们也是在帮助我们自己。”金又接着说道。

  “什么意思?”我有些不能理解。他说对了一半,我的想法就是让地球经受住历练就好了,但是却完全没有想到去干涉他们做什么,虽然他们有些做法让他们有一些无谓的损失,但是我想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是可以自己理解自己的做法之愚蠢,而且我们现在已经把对地球来说最重要的一些人保护起来了,说得不好听一些,那些普通的人真的是可有可无的,但是这并不代表我就会放弃他们,我还是会尽量的减少他们的伤亡的。

  “那些人其实是在欺骗他们自己,你一直在天上向那些外星人发起攻击,就算是地面上的人看不见,但是一直在天上空战的飞行员不可能看不见的,他们却没有说。从行礼学上来讲,这都是人类的‘未知事物恐惧症’在作怪,每一个人都有,他们不认为会有你这样的人类存在,你的力量过于强大,所以他们不敢说出你才是他们真正的救星,即使你救了他们。”金分析道。

  这个我已经知道了,对于未知的事物谁都会恐惧的,不过在他们吃足苦头之后,自然就会想起我们的好了,虽然我做了不少让普通人类吃苦头的事,还因此而牺牲了二十万人,但是似乎现在不够,不过没有什么,我牺牲那些人的目的就是为了让人们可以把重要的科学家集中起来,这个目的已经达到了,所以我对于现在普通人的反应倒不是很介意,我绝对不会主动的去再伤害他们,但是我也不会去过多的思考该怎么样去保护每一个人。

  “如果单纯的就事论事来说的话,这些情况不是很重要,因为我们已经把重要的人都集中起来了,我也知道这是你们暗中安排的,目的就是为了集中的保护这些重要的人,尤其是科学家,也就是为了怕以后地球上损失太大,重建的时候不是那么的吃力,而且还可以尽量的让人类知识结晶可以得到延续。而那些人如果没有办法的话,我们是可以考虑放弃的,但是这不代表我们现在就要放弃他们,他们毕竟也是人类。”金说道。

  “你说得不错,但是有什么话就明说吧。”我说道,我不想听他分析这些,我不是一个政治家,在那个世界也许我算是一个可以看穿任何阴谋得智者,但是那是因为我有着比他们多得多的历史经验。可是回到了现实,我就只是一个学理科得学生,或者说是一个武夫,对于这些政事我不了解,趁着现在我还可以理解的时候明说比较的好,否则我就真的会变糊涂的。

  “现在世界上很多的地方都出现了一些极端的人,一些人认为你们是上帝派来的神,竟然成立了教派来膜拜你们,如果单纯的是做一些此类仪式的话没有什么,但是他们竟然到处宣扬信仰你们就可以得救,而且还阻止一些进行必要准备工作的人,严重的甚至还直接向一些研究所和军事基地发动了进攻,我想你知道这样的举动会导致什么。”他说道。

  哦?竟然有了这样的事,不过他们似乎说对了一半,我们的确是一个在人类看来属于是“上帝”范畴的生命派来的,不过我们不是神,我们还是人。

  “这没有什么,我们只用做一个声明就可以了。”我说道,这样的情况的确是不好的,不过如果我们亲自出面这件事应该还是比较的好解决。

  “但是还有一些人说你们也同样的是来入侵的外星人,只是因为和另外的外星人发生了利益的冲突才会相互战斗的,只要你们胜利,下一个目标就是地球了。”他继续说道,既是回答我的提议,也是否决我的提议。

  啊?我露出了惊异的表情,我没有想到那些人竟然有这么丰富的想象力。难道我杀戮二十万人的事被知道了?我感觉我似乎有些做贼心虚。

  “另外还有一些其他的说法,但是主要就是这两种了,不管是什么说法,这都会对我们的工作造成很大的困难,我们也想保护我们的家,但是地球上五十亿人,要想齐心做一件事真的非常的不容易,现在又有了这些说法的出现,有的甚至是和我们的工作直接作对的,这让我们非常的恼火。”金上将说道。

  这些事我倒是真的不知道,看来是人多不好办事了,今天他们让我来就是为了解决这个问题的吧,我想到。

  “所以,我们需要你出面做一个宣言。”金上将微微的顿了一下,终于说出了今天找我来的目的。

  “做什么宣言?”虽然我已经估计到了他要说的是什么,但是我还是想问一下。不过我真的要是需要一个机会来实施罗告诉我的计划了。

  “在南非已经出现了一个你们这样的人,他发表了一个宣言,就是说他是另外一个星球的人,我想你是知道的吧。”他开口说道。

  “是的,我知道,我们是一起的。”我回答道。果然是那个目的,不过正好可以借这个机会来办事,还可以省点力气,做这种宣言和政府配合绝对的比找**要方便得多。

  “我们也同样的需要你作这样的一个宣言,我想你可以明白,这样不但可以让那些不利于我们工作的说法消失,最主要的是还可以让你有一个确定的身份,以后你工作起来也会更加的方便。”他说道。

  “当然可以,我应该怎么说?”我马上就同意了,因为索诺已经做了,不用考虑就知道是罗背后示意的,索诺还不会聪明到自己去找到那个地方的政府提到这个建议。

  “这是我们的方案,你可以看看,有什么意见可以提出来讨论的。”他从桌子上拿了一个文件夹交给我,看来他们是早有准备,而且完全没有考虑我是否会反对。

  “好的。”我回答了一声,然后把那个文件夹接了过来细细的看了起来。

  “你们不觉得这个实在是有些幼稚的吗?”这个宣言的内容不长,我没有看多久就看完了,我合上文件夹看着他说道,我得嘴角有些往上咧,能够不笑出来已经是很给他面子了。

  “你觉得什么地方幼稚呢?”他并没有什么好笑的感觉,而且还颇有一些严肃。

  “你觉得什么地方不幼稚呢?”我反问道,从他的表情我看出来他绝对不是在开玩笑,我也收起笑意问着他,我想他一定有他的原因,虽然这个宣言中的内容我实在是有些不敢恭维,尤其是在这个宣言中我的身份竟然是一个暗恋一个叫做什么拉玛星球的公主的战士,因为这些“外星人”在我的星球上杀死了公主的爱人从而导致了公主自杀,而我就是为了报仇追着这些“外星人”来到了这个地球,看见这些卑鄙的外星人又要破坏人类的安宁生活,所以我就要阻止,同时也是为了替公主报仇。我简直没有想到他们竟然会想出这个童话故事来,我也想过很多说法来建立我的另外一个身份,但是却绝对不会有这个方法的,实在是……

  “也许站在我们的角度上来看这个说法真的有些幼稚,但是站在普通的老百姓的角度来看,却是异常的合理。感情,永远是人类无法征服的东西,你这么说,会在很大的程度上让人们忽略你很多不合情理的问题,但是这个前提是,你的演技一定要非常的好。”他严肃的说道。

  “好吧,这不成问题,就按照你们的方法办,这个宣言要多久发布?”我问道,我没有过多的坚持,虽然在他简单的解释下我有了一些大概了解的轮廓,但是我还是觉得这样的一个宣言真的非常的幼稚,而且对他利用感情这样的东西来欺骗普通的人民我有些不满。但是话说回来,虽然这个宣言非常的幼稚,但是一字一句绝对是经过很多的专家推敲过的,在这件事上面,我想不会有谁会开玩笑的吧,而且我从来就没有当过领导人,也没有什么兴趣,所以对于和普通人说话的方式我也不了解。

  “趁现在那些言论和骚动的趋势还没有全面的蔓延到中国的境内,我们就今天下午吧,早一刻宣布总是早一步好,这样我们的工作也可以顺利一些。”金上将回答道。

  “也好。”我也不是一个喜欢拖拉的人,怎么事总是办完就好,而且这样我以后的履行我的义务的时候也可以轻松一些了。

  “时间定在了下午的三点,是在世界范围内宣布,还有将近一个小时,你就先联系一下吧,到时候还要你展示一定的力量才结束,这些我们会安排好的,按照我们对你的观察,那个展示力量的环节你绝对不会有什么问题的。”他说道。

  “好的。”我回答道。对于我的表情什么的我倒是没有什么问题,用风魔法可以把自己变成任何的样子,变成一个满脸沧桑忧郁的不是什么困难,如果需要的话,再用水元素来做几滴眼泪也可以,但是主要的是声音,要说出催人泪下的话,声音是必不可少的,虽然我也可以用魔法改变我的声音,但是那种带着忧郁和伤感,还要有对那些生命有着仇视的声音还是要靠自己的。

  “你就在这里练吧,我不打扰你了。你最好可以不时的通读两遍,这样的感觉会好一些的。”金上将说道,然后走了出去。

  我没有什么推辞,拿着那个宣言慢慢的读了起来,虽然情节幼稚可笑,但是无可否认的是,文笔和语言结构真的非常的不错,多读了几遍我竟然真的有了一些感觉。

  公主!我得心里竟然突然想起了我永远的伤痛,武威。那个公主,不是也像这个宣言中描写的那个公主一样的活泼,可爱,贤惠,温柔吗?但是她竟然会被卡拉法那个小人……,唉~,不知不觉中,我的心绪竟然真的开始低落了下来,虽然我没有失去自己的理智真正的沉浸到我的回忆里面去,但是现在情绪真的有些低落了。

  强行振作了一下自己的精神,我拿起那个文件夹开始了自己的练习。反复的读着那个宣言,我竟然慢慢的有了那种感觉,我有些佩服写这个宣言的人,虽然我自己也清楚对于感情,我绝对算是完全的没有免疫力,但是可以直接的打动我,倒也是有些难能可贵了。

  “……我会尽我一切的力量,将那些无耻的外星浑蛋击溃,让他们再也不能破坏人类的美满生活,让世界重新恢复原来的宁静安详!和平!与我们同在!”不知道我是练了几遍,反者我真的非常的有感觉了,后来的几次我甚至都没有那么的嫉恨卡拉法,我是真的希望人们得生活可以安宁,如果武威和红儿,还有西亚莉丝也可以和我一起过着那样得生活,那该多好啊!我的心里有些感慨。

  “不错不错,真的不错,就这样了,想不到你竟然这么快就进入了状态。”门突然打开了,金上将在门口说道。

  嗯?我有些不解的看着他,忧郁的心绪瞬间的消失,我又变成了那个冷静的血影。

  “真的是有些不好意思,其实这间屋子里面有好几个摄像机的,主要是我们考虑在短时间内你可能不能达到我们需要的效果,再加上考虑到在专门的摄像篷里面你可能不习惯,所以采用了这种办法,希望你可以谅解。”金上将解释到。

  “没有什么,刚才就算是合格了吗?”我问道,并且同时表示了我的不介意。这个老狐狸,我心里暗暗的骂了一句,我最不喜欢别人对我有怎么窥视的行为,我不愿意让别人过多的了解自己,那样我感觉我像是一个什么都没有穿的人一样。

  “是的,你跟我来一下吧,我们需要你的证明。”金上将大概还是看出来了我有一些不满,他也有些心虚的叉开了话题,在这一刻,我更觉得他像是一只狐狸,刚进来的那个标准的老军人的形象已经彻底的破灭了。

  跟着他走了出去,进入了电梯。直接下降到了地下,我不知道地下还有多少层,看着电梯的指示灯,我们是在地下第三层停了下来。

  出了电梯没有走多远,看见这里竟然是像一个地下的停车场,中间停着一个坦克,看起来似乎有些古老,我对这个不是很熟。周围还有不少的军人站着,有几个扛着摄像机。

  “你可以用自己的力量把这辆坦克摧毁吗?”金上将说道。

  “当然。”我肯定的回答,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不了的事,竟然仅仅是摧毁这样的一个老式坦克。

  “那好,你们准备吧。”金上将对几个扛着摄像机的人招呼了一下。他们没有露出什么过多惊讶的表情,我想他们应该是提前知道了他们的任务,也大概的知道了我的事吧。

  本来是想用自己的最强力量‘无’之力把这个坦克消灭得连一点痕迹都不留下得,不过自己觉得似乎这不能证明怎么,说不定还有人说这个是魔术呢!

  左手一伸,两米多长的细剑出现在了我的手中,刻意的减低了自己的速度,运起暗黑之力附在剑身上,像切豆腐一样的慢慢把那个坦克切成了几块,然后用了一个火魔法,把这些地下的铁块融化成了液体,再汽化掉。整个坦克完全从这里消失了。

  “这样可以了吗?”我问道。

  “可以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你竟然真的……”即使是老狐狸一样的金上将,也是一年愕然的看着那片本来停着一辆坦克的空地。

  “不过这个用现在的电脑特级也可以制造出来,这样可以吗?”我有问了一句,就我个人认为,找一个城市把它化为灰烬要好的多,而且还不用这些人去宣传,就可以瞬间的让全世界的人知道。

  “以前不信,但是现在绝对会相信的。”他缓过劲来看着我说道。

  “好吧,这些事我也不想过问,今天的事就算是结束了是吗?”我问道。

  “是的,不过以后要是有事……?”他有些迟疑的看着我。

  “还是那样联系我就好了,那个监视器我是不会扔的。”我知道他的意思,所以我还是让他放心,不过我却直接点明了那个是“监视器”,说明了我的心里其实还是有些不满的。

  “那好,真的不好意思了,如果有什么需要的就告诉我们吧,我们一定会尽力的做到的。”他说道。

  “可以,现在就出去吧。”我向着电梯方向走去,我突然有些想到小刀那里去喝一点酒,今天已经战斗了一次,如果那些异宇宙的生命没有加快进攻频率的话,今天应该算是“下班”了,而且我也感觉到了小刀在自己的家里,希望她有足够的酒,我好像已经迷上了酒这个东西了。

  “好的,还是让小何带你出去吧,最近的一段时间你还是稍微隐藏一下自己的行踪吧,不过过几天就应该可以自由的行动了。”金上将说道,然后和我一起走进了电梯。

  唉~,原来以为自己只是需要战斗就好了,想不到才开了一个头就有这么多麻烦事,看来以后的日子还真的是不好过啊!我心里说道,同时我越发想去喝一点酒了。

  酒中自有黄金屋,酒中自有颜如玉……

  

网文也能严肃讨论!

《点读》第一次下半月刊,带来更多好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