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梦幻现实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二章 铠与剑

梦幻现实 血影 6491 2003.06.14 13:35

    第二页,第二栏地之凯:地系振幅器,无限重力,九大神器之一设计者:沙克。卡亚制造者:矮人工匠卡卡拉外观:棕色重铠,无护臂

  使用者:原为卡亚王国建国者沙克·卡亚,后为奇纳帝国帝国守护神血影王

  缺陷:必须认主

  第四页,第三栏厄运之剑:吞噬命运的魔剑,十三魔兵之一设计者:不详使用者:不详

  外观:银白短剑,半透明使用者:原来不详,后奇纳帝国帝国守护神血影王,再后被永久封印。

  缺陷:使用者永远在恶运的笼罩之下

  ——史记之《乱世兵刃》

  ※※※※※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我已经考虑好了,在教完坎比特孙子兵法后,我就再去魔界岛,火神后来向我透露了另一些‘无’之力量的消息,我知道虚无之神大概是消失在魔界,何况我唯一的一次‘无’之力的出现也是在魔界,那个和‘无’之力有关系的暗黑之盾也一样是在魔界发现的,魔界之行是必然的。只是现在还不行,至少要教完坎比特。

  这段时间王城发生了大批的兵员调动,国王因为身体原因宣布两个月后退位,到时将传位于武威公主,王城的气氛更紧张了,据说沙米尔王国也有了出兵的趋势,那两个地区已经出现了复国的一些地下组织,国境内几个城市好像也有了起兵的苗头。坎比特也不常过来了,我也不催他,我知道他在干自己的事,武威一样天天来,可是笑容越来越少了,有时甚至到这里一句话也不说,只是坐在我的旁边,我不会赶走她,可是也不会和她说话。只有在晚上火神出来,有时我给他将一些故事,其中有一部分是我编的,他一般会一边听故事一边给我烤一些东西,还会说一些并不好笑的笑话,唯一遗憾的是,只要我一提到天界他就神情黯然。

  我还是经常叫那个教书先生给我读书,主要是那些神祗的书,那些什么命运之神,爱情之神我都叫他读了,后来我就叫他读一些其他的书,又一次他读了一篇有关兵刃的书,其中有一段这样说着:“改变命运的厄运之剑,使用它的人永远都会在厄运的笼罩之下,邪恶的魔剑,却不同于其他魔剑,除了及其坚硬,没有任何其他的功能,剑为银白,半透明,短剑”我这才知道原来我一直用的都是这把没有人敢使用的魔剑,可是我没有什么太大的震惊,这个世界有命运之神,如果那个什么神给我安排了一个命运,就算我不用这把剑,也一样没有用,我不相信命运,我相信我自己。

  坎比特来得时候很少了,他只要一来,就马上向我学习孙子兵法,不知道是他越来越习惯我的讲解方式还是我讲得越来越好,每次我都可以讲不少,我还给他讲了一些我们历史上一些著名的战役,他也认真的听着,不时做一些笔记,我不想看,也看不懂,孙子兵法本来就不多,只要他再来两三次,我就讲完了,讲了这么久,只有一句话我没有讲,那就是“先知者不可取于鬼神,不可象与事,不可验于度,必取于人,知敌情者也”,想着因为风神的存在导致坎比特差点全军覆没,我的存在又马上导致几万人的死亡,看来孙武也有没概括到的情况啊。

  我出去了几次,找了几个人类所谓的高手,甚至还找了一个所谓的“剑圣”,他的名字我忘了,可是都没有什么有价值的收获,除了那个什么“剑圣”接了我两剑以外,他们连我一剑都接不住,看来人和神真的是差的太远了。后来我也就一直没有出去了。

  爱尔米来找过我几次,主要是询问一些用风的技巧,我不知道说什么,因为我已经知道这个世界的魔法是用自己的念力控制风元素,我很不高兴,我知道用这种方法,永远也没有办法真正的了解风,我也不多说了,只是教他一些近身搏斗的技巧,这是我用无数次生命换来的,说不上什么绝技,可是绝对实用,克莱尔也跟着来过,他还是一直认定我是一个大暗黑武士,我也不会和他多说,只是告诉了他一些战斗的技巧,我不愿意以后可能为坎比特征战天下的人太弱小了,他没有愚蠢的拒绝,每次都是认真的听着,听完了也从不道谢,我不会介意什么。

  时间又这样过了三个月,孙子兵法我教完了,有时我会考几个以前教的,他都回答得很好,看得出来,他对这个很有兴趣,这个我很欣慰。克莱尔来得次数更多了,都是向我询问一些武技方面的事,我没有什么招式,只能告诉他一些对战的方法,他还是不会向我道谢,我也还是一点也不介意。黄灵儿来埋怨过几次,那个长得象红儿地风元素也总是跟着来,黄灵儿总是抱怨那样地生活很无聊,我也没有办法,只能告诉她快了,叫他好好地配合坎比特他们地安排。那个奇怪护卫在我得手的第二天就消失了,后来就一直没有再出现过,我一直有一些纳闷。武威已经正式继位,应该是处于坎比特和米亚得安排吧,左相兼任摄政王,坎比特以驸马得身份当上了护国大将军,米亚仍然是王城近卫军统领,武威其实没有什么实权,甚至还是想以前一样几乎天天到我这里来,我不知道外面有什么谣言,可是我知道这很不好,但我也没有说什么。

  三天前,她对我说她不想过这种生活,想离开这里。说实话,和她相处这么久了,我真的不忍心再杀她了,带她离开,也许是一个很好得主意,我绝对不会把他留下来得,我知道武威得性格,一旦知道是我们杀了他的父亲,坎比特又喜欢他,到时候很难办的,历史上无数的君王毁在女人的手里。武威要封我为王师,我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反正是没有去领封,但是好像对外面已经确认了我的地位。

  “师父,我可以进来吗?”外面传来坎比特的声音。

  “进来吧。”我没有介意坎比特打断我的沉思,我要离开这里了,和他多说几句话也是好的。

  “师父,我知道你不会希罕这样的东西的,可是这是弟子的一点小小的心意,希望师父不要推迟。”坎比特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一本书和一个大箱子。

  “嗯?”我不是个迂腐的人,不会什么义正言辞的拒绝,只要能够提升我的力量,我不会拒绝的。

  “这个是我们王国的镇国之宝,地之铠甲,是卡亚的开国君王使用的。这本书据说是上古的神书,可是我觉得上面的字怎么象师父传给我的枪法。”坎比特站在门口说着。

  什么?难道是那本书?我马上冲过去把那本书拿了过来,迫不及待的翻开。真的是那本正楷的书,怎么会在这里?大概是那次我冲入国宾馆杀人的时候失落的吧,后来我直接去了魔界岛,就再也没有理会过这本书了,一定是失落在国宾馆然后被收入国库了吧。我只是稍稍一激动,马上就想到了原因。

  “那个铠甲是什么东西?”我合上书,又平静的问着。书,什么时候都可以看,先看看这个铠甲有什么用?

  “这是我们卡亚王国的国宝,据说它的作用是可以让大地产生巨大的引力,并且可以让地系的魔法攻击力加倍,这是由两千年前矮人的魔工匠卡卡拉专门为我们的开国君王卡亚打造的。”坎比特恭敬的说道。

  有这么好的东西?我有点怀疑。

  “可是这个铠甲有个缺点,就是它必须要认主,除了沙克·卡亚以外,历代君主没有一个人可以使用它,而且它的使用方法也是不知道的,只是传说需要巨大的魔力。不过我想师父绝对是没有问题的吧。”坎比特继续说道。

  “拿过来给我看看。”巨大的魔力,就是使用魔法需要的那个念力吗?我可以说是一点也没有,而且还要认主,真是个麻烦的铠甲,不过还是先看看吧。

  接过坎比特双手递过的铠甲,我仔细的看了看,一件棕色的重铠甲,没有什么特别的,如果不是坎比特告诉我是件宝物,可能我看都不会看一眼,拔出短剑向铠甲扎去,几乎没有用什么力量就扎了进去,坎比特在一旁发出“啊”的惊呼。不过短剑拔出来后,一下那个铠甲就自动修复了。虽然可以自动修复,可是防御也太差了,还要自动认主,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再怎么也不会认到我的头上吧,我想了想,还是决定把铠甲还给坎比特。

  “坎比特,不是师父推辞,这个铠甲……”话没有说完,那件铠甲突然从我手上消失,然后又出现在我的身上,大小刚好,比我拿在手里的时候要小一些,正好是紧贴着我的身体。

  “我就说师父是绝对没有问题,这件神铠已经认师父为主了,这两千年来,神铠终于又可以重见天日了。”坎比特高兴的说着。

  就这么简单?我给了它一刀,它反而马上认我为主了,是不是有点那个了一点,我心里有些好笑。可是就算我穿上,不会用念力控制地元素,这个铠甲又没有什么防御,还不是没有什么用,再好好琢磨一下吧,晚上问问火神,他也许知道。

  “师父,我可以进来吗?”同样地话,不过是个温柔地女孩声音。

  “武威呀,进来吧。”看见站在门口地武威,我叫她进来,她已经来了很久了,可是看见坎比特在里面,一直没有敢进来,不知道现在又怎么想着要进来了。

  武威有点畏惧地慢慢走到我面前,坎比特正眼都没有看她一眼,可我看得出,坎比特地身体微微一颤,这更加坚定了我带走武威地决心。

  “有什么事么?武威。”我开口问道,我看得出武威有什么话想说。

  “坎比特,对不起,我一直把你当成我的亲哥哥,所以我不能嫁给你,我现在已经有喜欢的人了,我知道你现在名义上是我的夫君,可是我也知道,在你的眼里,权利和地位比我要重要得多,所以我想离开这里,师父这两天就要离开了,我想和师父一起去历练一段时间,你就好好得奋斗自己得事业吧。”武威没有正面回答我得问题,只是转过去看着坎比特。

  嗯?我的确是想离开这里了,为了帮助坎比特,我已经在这里花了不少时间了,可是武威是怎么知道得,难道是女人得直觉吗?

  “师父,您要离开了?”坎比特得脸色一变,显然是对于他不知道我要离开,反而武威知道我要离开得事感到有些意外。

  “哦,是的。师父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帮助你得了,而且师父还有自己的事要办,不可能老是留在这个地方。”我第一次以及其温和的口气对他说道。

  “师父……”看来他还要说什么。

  “好了,什么也不要说了,男子汉怎么可以为这些事难过呢?何况我又不是永远不回来了,我还要看看我的宝贝徒弟怎么当上世界之王呢,哈哈。”我难得的开了一个玩笑,也许是我也不太受得了这种气氛,想缓和一下吧。

  “好了,我大概明天就会走了,你忙你自己的事吧,不用来送我了,这两件宝物我就收下了,不要说师父贪心啊,就这样吧,你可以出去了。”看见他还想说什么,我打断了他的意图,直接下了逐客令。

  “师父,您可以带我走吗?”武威看着坎比特出去,有点失落的问着我。

  “哦,好的。”我一口答应了她,我现在是不忍心杀她,可是又不可能把她留在这里,只有把她带走了。

  “你说,你有了喜欢的人是吗?”我心里一动,把她带去魔界是绝对不行的,她的武功这么差,带着只会影响我的修炼,我也不想带着一个这么漂亮的女孩到处跑,如果她有喜欢的人,我把他们一起带出去,让他们自己成立一个小家庭倒也不错,不过希望武威的美丽不会给他们添什么麻烦。

  “没有,我只是骗坎比特的,我知道他喜欢我,我只是想断了他对我的感情,我想他可以奋斗自己的事业。”出乎我意料的回答,不过她有一瞬间的神色不正常,我也没有怎么注意。

  “你真的决定和我一起走吗?”我想确认一下武威的想法。

  “是的,师父,我知道我现在的武艺很弱,以前我老是赢,那都是他们让我的,那时我很快乐。可是现在我受不了这里的气氛了,好压抑,父王已经两个多月没有见我了,只有在我继位的时候出现过,那也只是说了几句仪式上的话。现在王城里的人更是不敢和我玩了,而且我也不想当什么女王,我只想好好的生活。”说着说着,武威开始哭了起来。

  我的心里有一丝内疚,这一切可以说都是我造成的,可是为了一些事,总会牺牲一些人,这是没有办法的。

  “我想和师父一起修炼,虽然没有看过师父真正的动手,甚至我在师父身上,连一点武士应该有的斗气都感觉不到,更感觉不到师父身上的魔力,可是我绝对相信,师父是一个真正的高手,我知道我现在才开始认真学习有一些晚了,可是我还是想学习武艺,我的资质其实也是不错的,是吗?师父。”武威继续说道。

  “是的,你的资质是不错。”我只有这样回答。这么久,我根本没有教过她什么,我也不是什么武林高手,看不出一个人的资质好不好,但是看着武威的大眼睛,我没有办法否认。

  “那我可以一直跟着师父吗?”武威看来有些高兴了。

  “好的。”现在只有这样回答了,离开这里再想办法吧。

  “说话要算话哦,我们拉钩。”武威笑了起来,脸上还挂着泪珠。

  我伸出右手小指头轻轻和她拉了拉。真是个可爱的女孩啊,我心里想着。

  “那我们多久走呢?”

  “明天中午吧,你也应该自己准备准备。”我回答到。

  “好吧,那我就回去收拾一下,再见,师父。”武威说完就跑了。

  “白痴,出来一下。”静坐了一会,我把火神叫了出来。

  “你可以解释一下这个东西吗?你不要说你不知道。”火神胆子很小,可是知道的倒是满多的,魔界那些稀奇古怪的魔兽几乎都是他告诉我的。

  “这不是地之凯甲吗?怎么跑到你这里来了。”火神看着我穿在身上的铠甲,有些惊奇的问道。

  “我徒弟孝敬我的,不要说废话,直接告诉我这是什么就可以了。”和好了这么久,我又开始对他呵斥了。

  “这个铠甲是有地元素构成地,可是地元素是一种奇特地元素,它不像火,风,水,光,甚至是暗,都拥有自己地意识生命,大概是因为创世之神用地元素构成世界,为了世界地平稳,不想地元素也有自己地思维吧。地元素也没有自己地元素之神,大地母神也只是控制动植物地生长而已。所以地元素……”火神开始解释到。

  “行了行了,我只是想知道这个铠甲是怎么回事,你就不要扯太远了。”我阻止了他的话。又是什么创世之神,我才是你们的创始之神,我心里有些嘲讽的感觉。

  “我不是刚要说这个铠甲了吗?你急什么?”火神罕见的顶了一句嘴。把我噎了一下。

  “这个铠甲是卡亚的开国君王沙克·卡亚使用的,由爱人的魔工匠卡卡拉打造,他的作用是可以振幅地系魔法,还可以增加大地的吸引力,让敌人的行动缓慢甚至不能行动。”火神继续说道。

  这个我知道,罗嗦,我在心里说了一句,可是没有打断他。

  “……要想使用这个地之凯,你必须得到它的认同,不过看你都穿身上了,这条我就不多说了,要用它的能力,你只用在心里不停的祈祷就行了,只要你的心够诚,地之凯甲就会作出反映的。”又罗嗦了半天,火神终于用两句话就解释了这个铠甲的用法。

  不是说地元素不会有意识的吗?怎么还会认主,还要听祈祷?我心里有点奇怪,可是我没有深究,知道怎么用就可以了。

  引力变大,引力变大,引力变大,引力变大……我看着火神,心里不停的念。

  “你没事吧,血影。”火神伸手摸摸我的额头,没有看见行动有任何迟缓。

  Shit,很久没有用的一个词从心里冒了出来,我觉得我象一个白痴。

  “你不是说只要心里祈祷就可以了吗?”我语气有点不友善。

  “我可不知道,我只是知道它的用法,我又没有用过,你不要问我为什么不行哈,一定是你的心不诚。”火神看来是越来越不怕我了,似乎一长段时间没有骂他,他就开始嚣张了。

  妈的,给我滚下来,没有用就不要贴在我身上。我心里骂道。

  咦!?这次倒是出乎意料的听话,那件铠甲慢慢从我的身体上想水一样滑了下来,融入地面。

  “看来它真的认你为主了,地之凯是最方便的铠甲了,平时可以融入地面,用的时候就可以出现在身上,真的不错哦。”火神解释到。

  “白痴,我又要去魔界了,你还和不和我一起去?”知道用法,以后再琢磨吧,现在先考虑一下后两天的打算。

  “去,没什么可怕的,大不了又用你的那个盾牌回来嘛。”这次回答得很干脆,不过好像不是胆子变大了,是因为知道了怎么回来,看来他人在石头里,对外面得事还是知道的。

  “那好吧。明天中午走。”我回答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