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梦幻现实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伤亡

梦幻现实 血影 8398 2004.02.01 14:20

    无论是对于人类没有什么作用的反击,还是对人类没有意义的逃亡,我都不能说什么。因为我没有理由剥夺他们保卫自己家园的权利,同样也没有理由剥夺他们生存的权利,虽然无论他们选择哪一条或者是其他的路,他们的伤亡都是不可避免的,我唯一所能够做到的,就是尽量的减少这些伤亡而已。

  ——《捍卫者传记》之“血影传”

  ××××××××××××××××××××××××××××××××××××××× 三天以后,**通知我在亚洲地区的信号源网络已经全部建好了,总共是二十九万八千多个,不是很多,看来**也是让各国尽量的减少了信号源的数量,免得给我们制造太多的麻烦,因为没有告诉告诉他信号源的具体要求,所以他对各国政府说得也是尽量的稳定,信号要强,剩下的就没有什么具体的要求了,不过我想罗应该可以接受到的,而且八千万亿个信号都可以分析,这几十万个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吧。

  三天的时间我都是在天上不停的飞行,巡视着我的防御区域,罗没有招集我们,大概他也没有发现什么有用的信息。三天的不间断的飞行,并不是没有意义的,我一直在思索锻炼着罗告诉我们的那个技能,而且还颇有成效,在那个世界中,精神力就是魔法师最根本的力量,因为那里象我一样可以和元素直接交流的人根本就没有,他们就是依靠精神力量再加上向念主神传下来的固定的咒文来达到控制元素的目的,在那里修炼精神力量的方法就是冥想,但是冥想依然是一种没有办法可以详细说出是怎么一回事,只有靠自己的感悟了,所以我那天也没有告诉索诺这种办法。几天在空中的对精神力的感知,我已经可以感觉到了他们的思想大致是什么,比如他们想往什么方向去,现在的心情等,虽然不能象罗说的那样知道别人心里在想什么,但是还是比前一段时间只能知道对方现在的大概的情绪要好得多。

  这三天的时间里面,总共发生了十三起战斗,亚洲四次,非洲四次,欧洲两次,南美两次,北美一次,虽然这样的战斗在世界范围内看起来不多,但是比起前一段时间来说已经多了不少,似乎是那些生命已经准备开始了正式的进攻,在亚洲发生的这几次战斗中,两次是我独立战斗取得胜利,一次是发生在中国浙江,是我和小刀一起击退敌人取得胜利的,还有一次是发生在北海道,是小刀一个人完成的。总的来说,我们抵挡地还是比较的容易,不过比起那三次似乎要困难一些,我们没有受什么伤,但是也没有救太多地人,就我的初步估计,四次战斗大约死亡了一百二十万,不是很多,但是也不少,我不知道其余捍卫者的区域情况怎么样,但是普遍来说似乎也有了一些压力,因为他们战斗的时间一般都比较的长,而且战斗结束以后心情都比较的低落。如果这只是一个开端的话,我们的任务看来就会非常的重了,以后的战斗绝对不会越来越轻松的。

  我不知道罗这几天在做什么,那次发生在北美的战斗都是安妮赶过去解决的,罗的情绪一直没有什么变化,他的位置也没有动,就是在他的家里。我希望他可以找到什么有用的信息,让我们以后的战斗可以轻松一些,如果每次都是这样的硬拼的话,似乎不是一个办法,现在的战斗时间都比价的分散,我们还来得及赶往各地分别的解决问题,但是如果以后它们的进攻变得频繁起来,那不是有的地方就是必须放弃了吗?而且再考虑恶劣一些的情况,如果它们的同时进攻我们重点保护的地方,我们不是损失就会异常的大了吗?这几次战斗我发现了一个可以说是共同点的地方:它们的进攻普遍是来自于天空,而且诶进攻的方式一般都是采用的群体进攻,四次战斗中,出现的异宇宙的生命最少的一次大概都有三千左右,不过它们的进攻方式都有些不一样,不过大部分都是发射类似于激光的光束。它们的模样也没有什么固定的,不过可以确信的是在地球上是具对不会有这些东西的。我现在希望的就是罗可以建立起一个真正有效的网络,而且还可以把那些异宇宙生命的形式研究出来,几次战斗中,我已经发现了一些怪物对我的一些类别的魔法免疫,这不是一个好现象,所以在我用其他的魔法或者剑杀死它们以后,我把那些免疫的异宇宙生命的尸体交给了安妮,让她去给罗。而其余的怪物尸体我就没有理会了,就是扔在战斗的地方,让普通的人类自己去收集研究。

  虽然对于世界范围内来讲,十多起的战斗并不算多,死亡几百万也不算是什么让人心里无法承受的事,但是对普通的百姓造成的影响却是无法估量的,从我在天上用盗贼之眼观察的情况来看,人们的恐慌似乎已经到了一个政府已经无法控制的地步,四处的人们都在进行逃亡活动,不过无非也是从甲地的跑到乙地,乙地的又跑到丙地,根本没有什么实际意义,但是这样做人们的心里似乎有了一些安全感。总的看来,在亚洲,中国的北部和沿海,中亚,西亚等地方情况还不算是及其的混乱,但是在印度,老挝等地方,政府已经派出了军队来维持持续,但是军队也是人,有的地方军队的军人都开始丢弃武器加入逃亡的行列,情况真的不太乐观。如果再发生多一些战斗,我无法想象那个时候地球会成为一个什么样子。

  正在一边巡视,一边想着现在的情况,我手上带着的那个中国海军交给我的那个联络装置突然开始震动了起来。打开开关,就是那天和我谈话的人,他让我如果有时间的话,在明天下午去一趟北京,有一些事情需要我的帮助。因为毕竟是自己的国家,他们又明说了需要我的帮助,我就答应了。应该花不了多少时间吧,我想到,而且我也隐约的想到了他们需要我帮的什么忙。

  到了晚上,我竟然感觉到了罗有让我们过去的意愿。难道已经有了结果了吗?不管是因为那个整理信息有了结果还是因为研究那个东西有了结果,这对于我们都是好事,我有些高兴,没有什么犹豫,马上就向加拿大赶去。

  到了那里,发现只有罗一个人,我有些奇怪的看着罗,难道只是叫我一个人来的吗?

  “呵呵,和我预想的一样。东方民族真的是一个有着神奇力量的一个民族,这么快就可以熟悉我告诉你们的那种力量。当初我可是用了三年的时间才可以感觉到别人的想法的。”罗扶了一下眼镜,笑着对我说道。

  “我只能感觉到你大致的意图,详细的想法我还是无法得知的。”我解释了一下,然后又用有些疑惑的目光看着罗。他不可能是仅仅为了看一下我们对那个技能的掌握情况而专门让我们多来一趟的。

  “当然为了这个看看你们的这个能力掌握的情况而专门让你们过来一趟的,你等一下,我把其余的人叫来再说吧。”不知道他是探测了我的思想还是他猜到的,他马上解除了我的疑惑,而自己身体开始发生一些类似于波纹的震动,然后消失在了他的坐位上。

  “今天让大家来是告诉大家两个消息,一个是比较好的,另一个似乎就不是那么好了。”没有过多久,罗就回来了,紧跟着其余的几个捍卫者也跟着到了,罗开始说这次让我们来的目的了。

  “第一个是我研究了人类的一些秘密的高级科技,制造出了这个。”罗从抽屉里面拿出几个像是无限耳塞的东西出来,“这个是精神力增幅器,它可以把你们的精神力提高三到十倍,这样的话你们凭着现在的精神力量应该就可以相互联系了,但是这种东西只是一个应急的仪器,你们还是要加强锻炼自己的精神力,否则这就仅仅比一般的通信设备好一点而已。”罗说道。

  “你们大概也看出来了,现在的进攻比前一段时间要猛烈得多,我们可以认为它们的进攻已经正式的开始了,我们以后的任务绝对会非常的重,希望大家有个心里准备。”罗接着说道。

  “那些已经抓获的东西研究出什么结果了吗?”我问道,既然已经开始了,我们就应该有准备,如果罗可以研究出来它们的什么弱点,那么我们以后就可以稍微的轻松一些了。

  “这就是我要告诉你们的那个不好的消息。你们给我的那个烧焦的巨型昆虫尸体我可以肯定只是地球上的昆虫经过一些改造而成的,除了有一个比较有杀伤力的远程激光发射器,我们就姑且叫做激光发射器吧,这些没有什么必要解释。除了那个新的攻击方式以外,它们不会造成多大的威胁,对付它们绝对没有什么问题的,但是对于你们后来给我的那些异宇宙生命的尸体,那就比较的麻烦了,他们的身体结构非常的奇怪,在地球上找不到什么与之类似的资料,所以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它们的弱点或者缺陷。”罗说道。

  “说说它们的组成部分吧,尤其是那些可以抗拒火焰或者可以吸收风的那些东西。”我开口问道。我还是想知道那些东西得情况,罗看不出来缺陷并不代表我看不出来,毕竟是我比较得了解我得力量。

  “那些东西的成分主要是氢元素和水分子,但是氢的排列顺序非常的奇怪,有些类似于金刚石的排列,有些干脆就是紧紧的挤在一起,甚至有的氢原子都被挤成了方形,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它们根本不会畏惧你的火。而你的风之所以没有效果的原因也和这个有关,据我对你所谓的风的观察,你只不过把一些能量汇集成了想是刀锋一样东西,虽然我不理解你这种能量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但是我还是可以肯定,你的这种攻击其实是物理攻击,你看见的这些可以吸收你的那种攻击的生物只用把它们自己的身体微微的分开一条裂缝,让你的这种攻击直接穿了过去,然后身体又马上恢复,由于速度非常的快,自然就看起来像是完全没有效果甚至是被吸收了。”罗回答了我的问题,而且还解释了为什么会出现那种情况的原因。

  哦,原来是这样的,现在幸好那些东西最多只能对我一种攻击免疫,而且对我真正用剑负上‘无’之力的攻击还是没有丝毫的抵抗的办法,但是要是以后出现可以对各个系魔法都免疫的怪物不是就……,而且要是出现对我的‘无’之力量都免疫的,那我不是只有挨打了吗?我心里想到。一时之间我还是想不出来什么有效的应付办法,只有下去以后在考虑了。不过罗竟然知道我的进攻方式,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我从来没有在罗的面前使用过自己的力量,难道他在我战斗时候一直以波的状态在观察着我吗?虽然没有什么恶意,但是这样类似于窥视的行为我有些不满意。

  “各个地区的信号源网络的建设工作都还是不错的,数量也不是很多,但是对于我们这几个人来说还是非常的重的。”罗接着说道。

  “这个自然,我们知道的。”安妮说道。其余的人都微微点了一下头表示知道。

  “还有一件事需要告诉你们,现在很多国家都在动员年轻的男性参加军队,有的甚至连女性都要,目的当然就是为了反击那些生命的入侵了,因为第一次在阿根廷的战斗,人们发现用人类自己的武器也可以给那些生命造成致命的打击,所以现在很多人还是比较的有信心。在大多数的国家,对于我们的描述都是友好星球的援军,我也没有什么解释,因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不是完全的属于这个地球,这个世界,虽然我们在这里出生,在这里长大。如果向普通民众解释我们其实是普通的人类,那样只会有不必要的麻烦,用这个作为一个借口其实也是可以的。”罗说道。

  “可是根据我的了解,那天的战斗绝大部分的敌人是索诺击溃的,而他们那个飞行大队总共损失了八十三架飞机,算上直接从地面发射的导弹击落的那些生命数目也只有七十二个,一比一的比例都不到,而且那些还是专门培训的飞行员,现在这样招募新兵,一个是训练度绝对不够,还有一个是现在哪里去找这么多的飞机。不是我在打击这些人类的积极性,他们这样其实相当于是在让那些年轻人去送死,现在只是一个开端,以后只会是更加猛烈的进攻,这些普通的人类是没有办法抵抗的,否则那个生命不会让我们这些人出现。”安妮说道。

  看来人人都有一手的,安妮对那天的情况也这么了解,大概只有我是只会关心自己负责的区域。

  “但是我们可以让他们不去抵抗吗?难道我们对他们说:‘你们太弱了,没有资格去战斗’吗?这是没有办法的,何况第一次战斗事实证明了他们还是有还手之力的。”考拉说道。

  “的确是这样,让他们去也好,如果那个生命对你们所说的和对我说的一样的话,他只是让我们抵挡住,在他们停止这个历练后我们还有足够的人可以繁衍下去我们就算是成功了。而且等到他们自己发现这些抵抗已经是没有什么作用的时候,他们只让就不会做这些傻事了。”我说出了自己的意见。

  “暂时只有这样了,我们的任务就是帮助人类通过这个历练而已。我们没有义务和权利去过多的干涉人类的有些事。”罗也不准备在这个问题上多说什么,他也只是想告诉我们一下而已。

  “这个东西你们拿去,但是不要放弃对自己精神力的强化,今天就到这里吧,这段时间我还是利用各种方法去寻找了第七捍卫者,但是依然没有什么消息,看来以后很有可能就只有我们这六个了,大家任务有些重,考拉就只有委屈你一直负责非洲了,血影和小刀在那一片区的工作看来还是不错的,你不用担心的。”罗把几个仪器分别递给了我们,然后有些歉意的看着考拉。

  “没有什么,我会做好自己的工作的。”考拉用招牌似的笑容笑了一下,表示了自己的不介意。

  “好的,有了这个东西,而且我已经把个个地方的信号源建立起了一个网络,你们就不用每天不停的在空中巡视了,这样的日子也不怎么舒服,你们就回去好好的休息一下,如果没有什么需要你们去帮忙的,我是不会主动和你们联络的,但是你们可以直接用那个东西到我的意识波里面去查找你们需要的资料。而且你们可以放心,我绝对不会主动去观察你们的思想的,这是对生命最起码的尊重。”他一面说着一面看了我一眼,我知道他的意思,是对未经我的同意观察我的进攻方式表示歉意,我微微笑了一下表示自己的不介意。

  飞在回去的路上,我带上了那个小仪器,没有什么开关,我也看不出来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但是可以强化精神力还是让我有些惊异,用以前的方法和罗建立了联系,而他马上就感觉到了我,还又一次对观察我的战斗表示了歉意,说要是不知道每一个捍卫者的战斗方式以后有什么情况就不是很好的分配任务,我也又一次的表示我已经谅解了,他没有做错什么。再后来我就在罗的意识波里面查找着一些有关那些生物的详细的资料,虽然罗已经对我说了,但是说得非常的简略,我想仔细的看看。罗像是一个电脑上面的搜索引擎一样,只要我想看见什么,我就可以看见什么,也许是罗为了我可以更加直观的看见我需要的东西,他直接影响我的视觉神经,让我眼前出现了像是电脑屏幕一样的东西,各种我需要的东西都一一的列在上面。仔细的看了一遍,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大致的情况就是罗告诉我的那些,还有的就是那些详细的数据还有示意图。看来真的还是要靠自己想办法了,离开了罗的意识波,我已经又围着亚洲区域飞了两圈了,而且还是慢慢的飞着的。

  终于可以不用再像是一颗近地卫星一样地飞了,我有些轻松,第一个反应就是去看看我的父母。联络上了**,他刚好也在那里,这就方便多了,那种地方绝对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进去的,有**的带领我也不用受到什么盘问。但是现在是晚上,我不想现在去打扰他们,所以约了明天早上。

  不过运气有些不好,第二天早上六点过,在莫斯科列宁格勒发生了一起和前几次进攻相比较而言算是较大规模的战斗,虽然进攻的那些东西的模样变了一些,但是总数要多的多,粗略的估计大概有六十万吧,因为我刚好飞到这一带,所有罗还没有通知我我就已经开始战斗了。

  害怕又有什么对我的魔法免疫的怪物,我没有用单一的魔法进攻,在它们还没有正式发动全面的进攻的时候,我就同时用了风,火两系的大范围魔法,力求在空中直接就把这次战斗结束掉,离和**约定的时间已经没有几分钟了,我不想在这个时候浪费什么时间。

  嗯?我感觉有些不妙,在我的两系魔法之下,竟然还有大概三万左右的飞行物幸存了下来,有的是我原来没有见过的,或者像是一个地球人幻想的飞船,或者像是活着的怪物,但是有的是我以前见过的,难道它们会进化吗?我有些心寒,如果这样的话,仅仅是几次战斗就可以进化出我会畏惧我的魔法的生物,那么以后要是我所有的魔法都没有效果了那我怎么办?一个个的用剑去砍吗?光是这一次就有六十万,我不敢保证以后还会更多,那个时候怎么办?

  没有多余的时间去考虑以后的事,我连忙又准备了一个大范围的暗黑系魔法,准备把剩下的敌人收拾掉。但是这个时候我发现了一些飞机竟然出现在了我的魔法范围之类,我连忙把快要出手的魔法收拢了一些,抓紧时间向飞机还没有进入的范围投去,以求可以尽量多的杀死那些怪物,我害怕那些飞机继续的深入,那样我魔法可以涉及的范围就更小了。

  不是我心软,而是现在我们的存在已经是一个公开的秘密了,几乎世界上所有的人都知道我们的存在,只不过是不知道我们的真实的来历而已。我刚才已经用了两个巨型的魔法杀死了几十万的怪物,也就是说所有的人都知道我已经在这里出现了,如果我还是不顾忌那些人直接用暗黑魔法把所有的怪物和飞机一起吞噬,那样绝对会迎来不必要的麻烦,对于人类来说,他们可以把你杀死的几十万的怪物视而不见,而去把你杀死的几百几千个人类挂在嘴边不放,这一点我已经在那个世界深有体会了,何况我现在挂着的还是“友好星球的援助者”这个称号,也就是说我不是这个星球的人,如果我杀了这些人类,那些还没有真正吃够苦头的人类不是要把账往我的头上算了吗?这些人自己找死,这也怪不得我了,我已经尽量得为你们战斗了,我心里想到。

  如同罗说得一样,那些飞机很显然是杂牌军,有非常先进的,也有一些像是二战时候的飞机,甚至还有一些一看就是喷洒农药的飞机,只是机翼下面挂了两个导弹而已,不过数量还不少,大概有两千多个,而且还有持续增多的趋势,不过大多数的飞机飞起来都是摇摇晃晃的,一看就是新兵。这些人真的是活腻了,仅仅是这十来秒钟的接触,就已经有上百架飞机落了下去,与之对应的却仅仅是落下了不到二十个那些异宇宙的生命,如果人类可以赢那倒也是怪事了。

  总不能真正的袖手旁观吧,虽然我心里想的是他们自己找死,但是我却不愿意让人类死在这些怪物的手下。唉~,我叹了一口气,手里出现了那把两米长的细剑,我向着那些异宇宙的生命冲了下去。

  如果是在那个世界,有着元素生命的帮助,在这种情况下,我一样可以施展大范围的魔法,只是让这些进攻的元素避过我不想伤害的人就可以了,但是现在已经行不通了,我对魔法的施展力量还在,但是却没有那么灵活了。最后一次的暗黑魔法消灭了大概两万二三的异宇宙生命,因为大型魔法不像是一般的小魔法可以随时随地马上施展,加上飞机飞行的速度也不满,所以就这么一会,人类的飞机就已经完全的和那些异宇宙的生命混战在了一起。我在空中不停的杀着那些异宇宙的东西,但是因为同时还要顾着不能伤害到人类的飞机,而人类的飞机又是没有什么规律的乱飞一气,所以我也只有一个个的用剑去砍,偶尔看见什么比较好的时机,我才会发几个小的暗黑魔法去吞噬一些异宇宙生命。这样的效率非常的低,但是因为我已经在自己身上布上了暗黑结界,所以并不怕攻击,只是一味的杀就可以了,战斗了大概二十多分钟,那些生命终于全部被消灭了,其中百分之九十以上的都是我干掉的,但是那些人类似乎没有看见我这么努力的消灭着那些生命,他们也把我当成异宇宙的生命,越到后面向我飞来的导弹和子弹也就越多,我没有理会,因为那些攻击打在我的身上同样的马上就消失,更不要说什么爆炸了。

  看了一下战场,我有些遗憾,本来不会损失这么大的。本来我一来的时候那些异宇宙的生命还只是刚刚出现,没有怎么进攻,唯一的一点损失也是我在使用两个魔法后发现没有效果,又准备第三个暗黑魔法时他们向地面发动了一些远距离的攻击,摧毁了几十栋楼房而已。可是现在不但损失了这么多的飞机,而且在战斗的过程中,那些异宇宙的生命又摧毁了这个城市接近五分之一,损失真的有些大了。希望类似的事情不要再出现,我心里说着,但是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人类最大的“优点”之一就是自以为是。如果这样的事多发生几次,那么真正的伤亡就不是因为这些异宇宙生命的攻击,而是因为人类“坚强”的反击了。

  最后看了一下在我身旁不停的盘旋着发生各种攻击武器的飞机,我微微的苦笑了一下,消失在了原地。

  联络上了**,虽然晚了不少,但是他好像没有丝毫的介意,按照他的指示,我在一个台北郊外的一个小山坡上落了下来,并且变回了原样,现在只要是不和**这样我熟悉的人或者是捍卫者之间相处的时候,我一直都保持着伪装的模样。

  等了一会,那个联络器又响了起来,他告诉我走下山坡,在下面的小路上他在那里等我,还强调我一定要象一个普通人那样的走下去。我没有多问什么,去一些秘密的地方必然会有一些必要的防护措施,这没有什么奇怪的。

  山下只有一辆普通的军用吉普,而且也只有**一个人,并没有多说什么,他让我上车,然后由他亲自驾驶,向着目的地进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