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绝世唐门之冰与火相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招惹

绝世唐门之冰与火相恋 周禾西羽 5320 2021.05.05 21:48

  “呃……”

  殇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并且他觉得,怜说的很有道理怎么办?

  “总之这件事情莫护卫和暮护卫管就可以了,眼下怜小姐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化解你体内的冰属性灵力。”

  殇指了指怜的肚子,“以及,有一件事情,怜小姐需要注意下了,从今天开始,你可就算是一位灵师了,体内没有灵力就会死掉的灵师哦。”

  “……嗯。”

  怜抿了抿唇,她自然是知道这件事情的,可以说,她觉醒能力的那一刻,就意识到了这件事情。

  虽然现在体内灵力充盈,并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但是怜很清楚,按自己现在这个灵力储存的能力,过不了几天怕是就要饿死。

  没错,饿死,这个怜从来就没有想过的死亡方法,虽然吧,她不讨厌任何离开这个世界的方法,但是……

  “怜小姐,你在想什么我可是都知道的。”

  殇皮笑肉不笑。

  怜抬起眼眸,认真地道:“殇先生还没有死,我不会死。”

  “为什么听上去那么像是诅咒啊……怜小姐。”

  殇无奈地扶了扶额头。

  “没人会乐意自己的羁绊比自己先行离开的。”

  那样的话,这个世界就真的没有什么值得停留得了,殇先生。

  怜那一双冰蓝色的眸子清澈见底,却又冷漠的看不清其中蕴含的情绪,殇勾唇一笑,露出那怜最为熟悉的,半真半假的笑容,温柔的暗红色眼眸微微闪烁,带着暖意。

  “怜小姐可不同与常人。”

  殇半是认真半是开玩笑的道,然而,暗红色眼眸之中那明晃晃的笑意,究竟是真是假,又有谁知道呢?

  “……”

  怜沉默了,她似乎能够察觉到空气中的压抑感,她不像殇那样擅长说一些调节气氛的话,她一向不懂得如何运用自己的舌头来把气氛调到高潮。

  她唯一擅长的就是沉默,她无法开口,那样的话,怜觉得自己实在是没有那个本事做到不冷场。不过她貌似也不需要。

  殇笑了笑,嘴角那抹弧度看上去有些模糊,“话说回来,怜小姐真的不觉得身体有什么不适感嘛?”

  毕竟觉醒的时候,那种恐怖的力量也不是什么善茬,那股力量的强大,就算是殇都觉得心脏一颤,虽然他体内的那股不受他控制的力量可以做到压制,但不能够完全压制。

  甚至,殇也不知道是否是自己的错觉,他总觉得那股来自怜身上的力量,与他体内的第二种力量,同源相吸,可是貌似又有哪里不一样,毕竟那样的排斥。

  “殇先生。”怜垂下了眼帘,冰蓝色的眼眸被眼帘轻轻地遮盖住,掩盖了其中的疑惑重重,“其实是有些不对的。”

  “什么?”

  殇眉毛一挑,话语中并没有什么情绪波动,但是知道他自己知道,那一瞬间自己心脏的骤然收紧。

  怜闭了闭眼睛,道:“很奇怪,我的体内似乎,有另外一股能力,但是它并不为我所控制。与殇先生口中的冰雪能力并不同,但是也不能算是冲突。”

  殇听到这里,暗红色的眼眸轻轻一动,那双眼眸的颜色深幽下来。

  “它们两种力量在我的体内相处很融洽,或者说是井水不犯河水,总之,泾渭分明格格不入,这是两种完全不一样的能力。”

  怜看着自己的双手,如果按照殇教给她的方法,她确实可以控制冰属性能力,释放收回,只要练习得时间足够长,她有那个自信,做到收放自如。

  但是另外一股力量不一样,不论她如何集中精神,竟然是半分动作都没有,怜一时间竟然分不清,那另一股力量究竟是不是自己的,还是说什么人,什么东西储存在自己体内的。

  那股力量和她的身体,处于一种半排斥半融洽的怪异状态,她打心里对这股力量报不了多少好感。

  殇垂下了眼帘,怜口中的情况对于他来,说还真是熟悉不以,换句话来说,他曾经也有过这种情况,不,应该说,直到现在他都是这个情况,仅仅只是有所好转而已。

  看来并没有出错,怜小姐果然是觉醒了两种能力,也是,血液都已经融入了她体内了,不可能不发生的,但是,为什么会不受控制……

  殇微不可见地轻轻皱起了眉头,但仅仅只有那么一瞬间而已,下一秒他的脸上就恢复了笑容,“嗯,我知道了,这是很正常的事情,怜小姐刚刚觉醒能力,多少会有点不适应的。”

  说谎打个草稿,殇地脑子里从来就没有这句话的存在,他的谎话向来都是张口就来的,反正也没有什么人能够看破不是吗?

  只不过怜不一样,就像是殇自己说的那样,怜不同于常人,她甚至不需要刻意去留意,就能够察觉到殇话语中的几个漏洞。

  怜看着殇嘴角的笑容,这种情况当真正常吗?怜确实是疏远了这个世界,却不意味着她真的就什么都不懂,她可以保证,在觉醒能力之前,她是没有另外一股能力的。

  那么这股能力从何而来呢?想来想去,也就只有觉醒能力的那一瞬间,和冰属性能力一起出现在了她体内,这一个解释才是唯一一个合理的。

  怜面无表情地看着殇,冰蓝色的瞳孔看上去清澈又透亮,只不过其中透露出来的死寂是那样的清晰,那样的明显,又是那样的让殇感受明确。

  “怜小姐……”

  殇其实也知道的,不论自己说什么谎话,怜一定能够发觉出其中的不对劲,至于为什么他会如此笃定地认为,只能说是,在他眼里,怜与其他人真的不一样吧。

  “但是,殇先生,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是希望您也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其他人如何怜并不在乎,但是唯独,如果殇有什么东西刻意瞒着自己的话,怜觉得,自己不察觉到也就算了,察觉到了的话,那就一定要刨根问底,不然,她想,她会夜不能寐的。

  殇是怜的羁绊,对于这个世界唯一的羁绊,希望再一次被点燃,人类那自私而贪婪的本性,让她如何能够忍住自己的贪念不去挖掘这一簇火焰呢?

  “……好吧。”

  瞒不过去了。

  殇满脸无奈地揉了一把自己火红色的头发,笑了笑,道。得到了回应,怜也就不再说话了,只要有回应就可以了,殇先生。

  “总之这件事情没得商量,今天不是我揍他们一顿,就是我把他们埋进土地!啊不,算了,不需要埋了,直接火化吧,方便。”

  莫逆行嘴角带着冷笑,火焰在指尖飞快地跳动,显示着某个人此时此刻非常不好的心情,暮若清冷着一张脸,手中那锋利的短刀蠢蠢欲动。

  “……莫大人……”

  卿丫头一时间竟然是哭笑不得,她知道自己是拦不住莫大人的,更何况暮大人也决定加入了呢?她就更加没有办法了啊!怎么办呢?

  不太想要给联盟添麻烦的,难道找老盟主吗?怎么办啊……眼见往日里唯一一个能够拦着点莫逆行的暮若清,此时的神色也不好看,卿丫头表示自己是真的无力至极。

  早知道就不把这件事情说出来了,当时怎么就委屈得脑子一抽把这事儿讲出来了呢……

  卿丫头在心里默默地后悔,但是实际上,她也没有想到莫逆行和暮若清会这么在意这件事情,心里其实还是蛮感动的说……

  “卿丫头,身为一个女孩子,还是要好好保护自己才行,你总不能仗着自己的瞬移能力,就不在乎自己的安危吧?”

  暮若清虽然脸色黑的离谱,但是还是咬着牙把这句话说了出来,没办法,似乎被老盟主带出来的人就是一个性子的倔强,殇是这样,卿丫头也是这样,以及他们两个都是如此。

  “我知道了。”

  卿丫头嘴角挂着无奈的苦笑,胡乱地点点头,本人也不想要再阻拦已经大步流星向议事厅走去的莫逆行了,毕竟向来理智的暮若清也气得不轻,她拦不住的。

  殇只是默默地看着,怎么说呢……知道自己的青梅被冒犯了,心里自然是生气的,当然,殇对卿丫头没那方面的心思,只不过,有些杂碎还是需要适当地教训一下。

  不然,联盟的脸都要被丢得一干二净。

  “殇先生,不打算帮忙吗?”

  怜抬头看向一旁的殇,殇沉着一张脸,平日里那轻佻的笑容也消失不见,“等莫护卫他们消了气再说。”

  还没来得及把问题问出口,怜突然感觉自己的手腕一热,握住自己的手腕的力道有些大,倒是握得她有些生疼了,不过她没有说话,回过神来的时候,自己已经被殇牵着向前走去了。

  看着停留在原地看上去踌躇不以的卿丫头,殇表示自己非常无奈,他这个青梅向来都是让人担心的,“行了,别傻站着了,最好赶紧赶过去,就怕老爷子已经在了。”

  “……天啊……”

  卿丫头苦兮兮地叫了一声,快步追了上去。

  “怜小姐现在跑步的话,会有问题吗?”

  殇回头看了一眼怜,脚下的速度开始加快。

  “殇先生其实不用,那么在意我的意见的。”

  怜抿着唇,冰蓝色的眼眸依旧没有什么情绪,很少会有人在乎她的意见,和父母相处的那些年里,他们从来不会在乎自己的一言一行,从来不会。

  怜也就此养成了不说话沉默的习惯,没人会在意她的想法,所以即便是有想法她也不会说,不过她也不在乎,于是当她真的被人这么重视的时候,她反倒有些不适应了。

  尽管,这时候殇看着她的眼神会非常柔和,并且没有假意掺杂再其中,是纯粹的,清澈的。

  “呵……怜小姐又不是洋娃娃。”

  明明话语中多少带着几分牛头不对马嘴的意思,但是怜硬是听懂了殇的言外之意,垂下了眼帘,视线所及之处,是自己那被握住的手腕。

  “那,先生随意。”

  ……

  当两个人赶到的时候,现场已经一片狼藉了,卿丫头一副欲哭无泪的样子,扯着暮若清的衣角,颤抖着嘴唇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而一个坐在摇椅上的老头子神色严肃,白发苍苍,胡子垂到了胸前,满脸的皱纹,但是却能够从中看出几分愤怒来。

  暮若清神色冷淡,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但是周围的冷气都快要蔓延出来了,想要让人忽略都做不到的那种。

  殇不由得叹了一口气,他就知道,虽然说莫逆行这个人看上去嬉皮笑脸的,但是如果你真的让他生气了……

  不好意思,黄泉路上,没人与你作伴的。

  怜看着满地狼藉,一时间一句话也说不出口,只是一如既往的沉默了下来,但是即便如此,也遮盖不住她眼底的惊讶。

  简直了……

  前前后后顶多也就几分钟的时间好吧,莫逆行暮若清两个人顶多比殇和怜早来这个人房间几分钟的时间,现场就已经混乱一片了。

  地板上的瓷砖裂开了一条又一条的裂缝,甚至还有几处瓷砖已经碎成了块块,或者是齑粉,总之,非常惨烈就是了。

  地板上流淌的红色分外显眼,那股血腥味只要是身处这个房间就可以清楚的闻到,怜看了一眼,小心的后退一步,她的前面就是一条骨头。

  嗯,人骨,肋骨,倒不是嫌脏,仅仅只是给人家最后的一点尊重而已,她还是没有往那个眼看就要碎成快快的骨头下脚。

  殇倒是一如既往地笑眯眯的,根本不在乎自己脚下踩碎的到底是手指骨还是脚趾骨,总之他踩上去了,并且故意踩成了碎块就是了。

  怜默默地看向了眼前的一条血路,毫无疑问那就是血路,不知道是不是某个人故意的,五个人的血,三个人被放了个干净,一个人还留着半条命,一个人正在被揍。

  怜又一次默默地看向莫逆行,嘴角带笑,眼中的笑意更是快要溢出来的似的,狡诈和腹黑被笑意掩盖,深深地藏在眼眸之中,不显山且不露水,一副和善而温柔的样子。

  当然,前提是忽略他脚下正踩着的头骨,上面还残留着一点人肉,红色和白色交织,看上去真当是骇人,并且刺眼得不行。

  莫逆行一只脚狠辣地踩在那个不知道是谁的,带着一点烧焦的痕迹的头骨上,嘴角带着凉凉的笑容,左手提着一只断掉的左臂,右手玩把着一只匕首。

  他眼前的这个人正在火焰之中挣扎,火焰并不大,但是足够炙热,并且也足够折磨人了,因为那温度还没有达到一击毙命的那种程度,处于一个不温不火,“刚刚好”的温度。

  “莫护卫,你动手动得也太快了,少说也给我留一个啊……我都好久没有折磨人了。”

  殇悠悠然然的打了一个哈欠,眼前这种场面对于他来说真的不算什么,或者说他甚至觉得还有些不够,仅仅只是五个人,还做不到尸山血海。

  “哎呀,不是给你留了一个吗?还没有断气。”

  莫逆行将目光从眼前惨叫不停的那个人身上移开,转移到殇身上,凉凉的笑意有那么一瞬间恢复了温度,“是摸了卿丫头的那位。”

  “啊,谢谢了。”殇笑了笑,对着离自己还算近的那个,断了一只手臂的人笑了笑,轻声道,“会有点疼,稍稍忍耐一下。”

  殇的笑容中其实看不出什么恶意,但是说真的,这种怪异的话语配上那种恐怖的眼神,怎么看怎么吓人好吗?

  莫逆行用的火焰,那么殇就不乐意重复了,想了想,随手从地上捡起了几个陶瓷碎片,估计是打斗的时候,不小心碰碎的茶杯或者是别的什么。

  完全不在乎是否会划破自己的手指,殇流利的玩把着那些碎片,似乎完全不在乎那些碎片分离的尖尖,握住,微微一笑,“哎,听说过针灸吗?”

  其实殇和那个人的实力差距还是有的,一个中灵师七级,一个中灵师五级,只不过,仅仅只是两级修为而已,对于殇来说,提升这两级的修为就跟闹着玩似的好吗……

  而且,那个人已经受了伤,失血过多还是最轻的。现在还能吊着一口气都是莫逆行的恶趣味。

  殇那看似轻飘飘的笑容,在那个断臂的人的眼里,完完全全就是一个属于恶魔的笑容,耳边回荡着唯一一个同伴的惨叫,那人浑身都在剧烈的颤抖。

  早知道,早知道就不对那个小丫头动心思了……这下子,人命和钱财全部栽在这儿了。临死之时,那人毫无疑问是悔得肠子都青了。

  卿丫头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心累的不行,虽然说莫逆行的确是帮自己报了仇没错,但是,这些残局留到最后不还是需要自己来收拾吗!

  那到底是报仇了还是没报仇呢……卿丫头摆出一个没人看的见的苦笑,总之最后受苦受累的都是我自己,真是……

  造孽!

  卿丫头并非是什么单单纯纯的小丫头,血腥的场面她也不是没见过,倒是没见过这样血腥的场面,不过今天见识到了,想必以后也就不会害怕了。

  看着地上的人骨头,即将凝固的鲜血,卿丫头心里仅仅只是哀叹着自己即将增多的工作量,其余的什么都没有,她对于这些人的死去,内心毫无波动。

  另外,说起来也是这群人找死,老盟主是早就来了的,和他们谈判的时候暮若清和莫逆行就闯了进来,并且,那个摸了自己的人,还出言调戏了暮若清……

  真的是……

  所以莫逆行现在的暴怒一半是因为自己,一半是因为某沉默不语的暮若清,这算不算又被撒了一把狗粮?

  怜看着脚下已经开始凝固的鲜血,小心的蹲下身来,看着那些红色的鲜血,她心里同样没有什么波动,只不过……

  她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沉下心来,集中注意力,调动体内的那股冷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