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虚拟网游 最后一名战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最后一名战士

小心大吉

  • 游戏

    类型
  • 2019.06.12上架
  • 23.32

    完本(字)

271位书友共同开启《最后一名战士》的游戏之旅

舵主柒Ge 学徒惩戒骑车士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章 开GTR的穷鬼

最后一名战士 小心大吉 4726 2019.06.11 20:24

  1.

  (前三章可以跳过。)

  “面试结果出来了,不好意思,您没有通过,希望您能找到心仪的工作。”面试官一脸歉意的说。

  吴潦早就习惯了冰冷的拒绝,冷不丁收到一个温柔的否定,还让他有些措手不及。

  “没事…麻烦你了。”

  吴潦向面试官鞠了一躬,然后转身走出了这家公司的大门,他从兜里掏出一盒烟,摸了半天都没摸出烟来,吴潦把烟盒撕开才发现,里面已经是空空如也。

  “妈的,怎么又抽完了。”吴潦骂了一句。

  吴潦环顾四周,发现了一家正在营业的便利店,他打开手机,看了眼自己的余额——50.3元。

  “饭可以不吃,烟不能不抽。”吴潦这个资深烟鬼直接走进了便利店,“你好,一包黄鹤楼。”

  “蓝楼19块,微信还是支付宝?”女店员微笑着说。

  “支付宝。”吴潦咬了咬牙,“再拿一瓶啤酒。”

  “一共25。”

  吴潦掏出手机。

  “支付成功,收款二十五元。”

  随着扫码器发出的一声电子合成音,吴潦的积蓄瞬间减少了一半。

  一阵肉疼过后,吴潦掏出了兜里的车钥匙,朝着不远处的一辆绿色的拉风跑车按下了解锁键。

  那辆车的双闪亮了一下,随后车门处发出了充满科技感的解锁声,连车灯都自动点亮。

  便利店的女店员虽然不太懂车,但她一眼就认出了吴潦刚刚解锁的是什么车——那是她哥哥最喜欢的型号。

  梅赛德斯-AMG-GTR,2018年限量版的顶配绿魔。

  “长得挺帅,还开这么好的车,穿的倒是蛮朴素。”女店员心想。

  就这么一个照面,女店员竟然开始对吴潦心生好感,因为她觉得这个男人实在是很面熟,特别像她在视频中看到过的一位游戏大神。

  突然,女店员想起吴潦的手里还拿着啤酒,这才反应过来,立刻大喊大叫:“要喝酒的话,就别开车了!”

  吴潦从烟盒里咬出一根烟,转身看着面容姣好的女店员:“谢谢提醒。”

  ***

  今年,大四的吴潦即将毕业,主修的专业是软件开发与信息工程。

  想当年,他和其他填报这个专业的学生一样,都以为这是个能天天玩游戏的系部,可惜事与愿违,实际情况并不是这么回事——这个系部的课程无趣且繁多。

  时光荏苒,如今,即将毕业的吴潦面试了无数家公司,但由于上学的时候没有好好钻研专业,基本上都是无功而返。

  在机械且反复的面试后,只有寥寥数家小公司愿意要他,只是这些小公司的待遇几乎都一样:不仅工资开得低,而且每周只有一天的休息时间。

  其实吴潦可以接受工资不高,他也能接受工作繁忙,毕竟刚从学校出来闯社会,哪有不吃苦的道理?只是这点休息时间对他来说,实在不解渴。

  吴潦一周至少需要两天的时间,用来完成自己的兼职工作——参加W市网吧举办的各类小型杯赛。

  比赛的项目对吴潦来说并没有什么差别,只要有奖金,吴潦是来者不拒。

  ***

  这一切都得从吴潦的大学生活开始说起。

  要说吴潦的大学生活,刚开始也算是过得不错。

  大一时,吴潦爱打篮球,身材也不错,又是个一米八五的大个子,所以刚上大学的时候,在学校里从来不乏追求者。

  不过那时,吴潦的粉丝都是些七分以下的小姑娘,真正女神级别的人物都坐上了富二代的跑车。

  其实,吴潦也是个小富二代,在他发现酷炫的跑车能够吸引高分妹子的注意后,他也花“重金”买了一辆拉风的限量版奔驰绿魔,为了吸引女孩,吴潦没事儿就在女生宿舍底下轰油门,按喇叭。

  吴潦的父亲是W市当地小有名气的生意人,从小到大都为他提供了锦衣玉食的生活。

  凭借着父亲的财力,吴潦的前半生过得优哉游哉,在学校当阔少,回到家则装成一个好好学习的乖宝宝,日子过得滋滋润润。

  只可惜吴潦的另一个兴趣爱好对他父亲来说,简直是个灾难。

  他爱玩游戏。

  吴潦是个十足的网瘾少年,什么游戏火他就玩什么,而且都展露出了不错的游戏天赋,他从魔兽世界开始沉迷网游,之后,无论是CS:GO,还是LOL,甚至最近比较吃香的PUBG他都能轻易上手。

  在吴潦接触的所有游戏里,他的天梯排名全部名列前茅,这也导致不少经纪人找上了他,都想为他提供一个参与职业联赛的机会。

  对职业赛场趋之若鹜的吴潦自然非常乐意,但他最终决定先把大学读完,之后再迈入职业赛场,对他来说,一纸文凭是对家里人的交代。

  因为知道吴潦手上有票子,不少人都想跟在吴潦的身后蹭吃蹭喝,但吴潦这人性格怪的很,除了同寝室的一个兄弟,他从来不跟任何人来往,一颗心都投入在游戏上面。

  除了美女的邀约之外,似乎什么都阻止不了吴潦没日没夜地蹂躏键盘和鼠标。

  妹子和游戏,曾经是吴潦人生中最重要的两个追求。

  平时,吴潦也不怎么去上课,除了睡觉以外,他要么在打游戏,要么在酒吧一条街放飞自我,唯一一件吴潦坚持下来的事情,就是一周去三次健身房。

  舒舒服服的生活并没有持续太久,在吴潦上大二的某一天,吴爸爸坐在办公室工作时,他突然收到了一封匿名信,信中写着吴潦真实的生活状况。

  据说,这封信是辅导员在管教无用之后,无奈之下才写给吴潦父亲的。

  起初吴爸爸还不信,但当他叫司机去探查了一番情况后,这才发现吴潦的生活真的就如同信中那般糜烂,吴爸爸克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一时间大发雷霆,并立刻让司机把吴潦带到他的办公室,带到自己的面前。

  在双面人生被识破之后,吴潦只得双手一摊,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我就是喜欢玩游戏,以后还想当职业选手。”

  吴爸爸见儿子竟敢当着自己的面大放厥词,立刻怒火中烧。

  “当什么职业选手?!你告诉老子,那他妈是份正经工作吗?啊!”

  这句话触碰到了吴潦的底线,说他什么都可以,就是不能说职业选手是一份不正经的工作。

  随着父子二人的一来一回,谁也不愿意在嘴皮子上落了下风,这次吵架也越闹越凶。

  吴爸爸见劝说无用,便立刻把自己的儿子赶了出去,并且不顾吴妈妈的反对,冻结了他所有的信用卡,切断了对吴潦所有的经济支持。

  “你要是想当什么狗屁职业选手,就不要回家了。”

  从此之后,除了学费以外,吴爸爸真的不再也吴潦提供任何经济上的帮助,一切都由他自生自灭。

  瞬间,吴潦的大学生活从天堂落到了地狱,一穷二白的吴潦这才发现:没有了父母,自己一无所有。

  万幸,他的GTR是全款买的。

  吴潦的脾气硬得很,无论吴妈妈怎么从中调解,他就是死活不肯向父亲低头,这也直接导致父子二人关系越来越差,最终恶化到不再与对方讲一句话。

  吴爸爸对吴潦说的最后一句话是:“车是老子买的,还回来。”

  吴潦对吴爸爸说的最后一句话是:“行驶证上写的是我的名字,凭什么还给你?”

  正应了那句老话,人不要脸,天下无敌,吴潦正是代表这句话的典型人物。

  从父子二人最后一次吵架之后,吴氏父子就再也没有联系过,吴潦偶尔会给他妈妈打个电话报平安,但他发誓,绝不踏进吴家的大门。

  自此,吴潦失足跌入凡间,孤僻的阔少爷变成了身患网瘾的穷小子,曾经想跟着他混的人也在一夜之间消失不见,微信里,那些曾经与吴潦打的火热的小姑娘们也不再主动联系他。

  大学的后面两年,吴潦的性格变得低调,他的话越来越少,不再用吸引美女来填补自己的虚荣心。

  因为一些原因,吴潦也再不去谈恋爱。

  但是,吴潦却不改与生俱来的闷骚,这让他最好的朋友偶尔苦不堪言。

  他的最好的朋友,就是他的室友。

  吴潦住的是双人寝,与他住同一寝室的兄弟叫严四方。

  严四方出生于一个公务员家庭,家里抓他抓得相当紧,从大二开始就严格备考,最终以全省第二的排名成功上岸,和他父亲一样,在W市当上了一名光荣的人民警察。

  只不过严四方提前一年就通过了公务员考试。

  由于提前一年考试通过,学校也在大三这一年将毕业证书发给了严四方,他顺理成章地搬出了寝室,踏上公务员之旅。

  严四方虽然没有吴潦那般的游戏天赋,但好在他的头脑转的很快,最终在吴潦的耳濡目染下,严四方游戏玩的也还不错。因此,对游戏颇有了解的严四方更是深知,以吴潦的水平,一定可以把玩游戏当做谋生的饭碗。

  要说严四方这人,也是的确是够义气,在大二那年,他得知吴潦与家里的情况后,立刻邀请吴潦在假期时住到自己家里。

  甚至在大三,严四方搬出寝室去当警察之后,他还对吴潦许诺:他可以暂住在自己的出租屋内,至于钱不钱的,兄弟之间先不谈这些。

  为了不让吴潦多想,严四方对吴潦说:“两兄弟住在一起多好,热闹。”

  在严四方的鼓励下,吴潦没有放弃自己的职业梦想,在最后的上学期间,吴潦一个人住在双人寝内,他做代练养活自己,还攒了不少钱买设备,一直保持着自己的状态,试图将自己的游戏ID——“闲人”发扬光大。

  要说这个ID的由来,其实也相当随意。

  在初中时,吴潦不知道从哪里听来一句话:无聊的人基本上都是闲人。

  由于自己的名字与“无聊”同音,吴潦就像被启发了一般,无论玩什么游戏,他都会顶着“闲人”这个ID。

  凭借着高超的游戏水平和与生俱来的游戏天赋,吴潦也算是把“闲人”这个ID打造成了一个在W市小有名气的招牌。

  在大学即将毕业之际,无处可去的吴潦在严四方的邀请下,搬进了他的出租房。

  当所有人都开始找工作的时候,他信心满满的拨通了一通电话,电话的主人是三年前曾经联系过他一名俱乐部负责人,却被负责人告知:22岁已经超过了俱乐部需求的年龄。

  电竞选手的黄金年龄是在16-18岁,那是人体反应速度的巅峰,换句话说,如今已经22岁的吴潦如果以新人的身份参加职业比赛,那他就是电竞圈内的萨博尼斯——有史以来年龄最大的新秀。

  负责人的原话是:“十八岁的时候,我叫你来,你不来。现在二十二岁了还想打职业,做什么梦呢?你见过哪个电竞圈的新人像你这么大年龄的?”

  之后,吴潦又拨通了几个之前邀请过他的电话,得到的答案也都不尽相同:无论是投身于哪个项目,吴潦身为新人,他的年龄已经超标,没有俱乐部愿意收留。

  “妈的,这下完了。”

  这是吴潦当时唯一的想法。

  终于,事实如同吴爸爸与吴潦吵架时说出的气话一样——除了一辆绿魔GTR和电脑设备,吴潦一无所有。

  在电竞圈无数次碰壁之后,吴潦终于决定暂时放弃自己的电竞梦想,他觉得,还是先找一份能领月薪的工作比较合适。

  从学校搬出来后,吴潦一直借住在室友严四方的出租房里,除了开自己的车,衣食住行都是蹭自己好兄弟严四方的。

  时间久了,就算吴潦的厚脸皮再厚,他也开始觉得过意不去,于是,吴潦打算找到工作后,先攒下点钱,然后自己搬出去住。

  吴潦与严四方就此事认真商量过一番,严四方表示自己支持吴潦做的所有决定。

  但经过一番计算后,吴潦发现,光靠一份普通工作的薪水,根本不足以支撑他同时支付房租以及维持生活,同样,如果没有了网吧杯赛的奖金,吴潦连他的GTR都养不起。

  所以,吴潦一直在找一份能双休的工作,这样工作之余,他还能参加W市各大网吧举行的杯赛,挣点外快。

  如果真的找到了这么一份工作的话,吴潦就有会了一份稳定的收入,再加上周末各种比赛的奖金,至少能让自己舒舒服服地活下去。

   2021年对吴潦来说并不好过,不仅钱没挣到多少,而且全球最大的游戏公司Wings也放出消息——划时代的VR大作『世界』即将发售。

  游戏狂热者吴潦自然不想错过这场盛宴,但摸了摸空荡荡的钱包,吴潦只能在心里骂自己没用。

  ***

  接踵而来的面试失败让吴潦有些心烦,他坐在驾驶座上,拉开了易拉罐的环子,一罐啤酒经不住他已经敞开的喉咙,不到五秒就倾泻一空。

  “看着还挺多的,怎么这么不经喝啊…”

  上次网吧LOL杯赛的冠军奖金已经快花完了,再这样失败下去,吴潦即将连油钱都掏不出来。

  这时,吴潦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他掏出手机看了眼,是严四方的电话。

  “怎么了,眼子。”吴潦有气无力地说。

  眼子是吴潦给严四方起的外号。

  “吴潦,今天的面试怎么样?”

  “凉了。”

  “没事儿,天气这么闷,凉一凉也挺好,别灰心。”严四方安慰吴潦,“晚上哥们请你喝酒,地址微信发给你。”

  还没等吴潦答复,严四方就挂了电话。

  锁上屏幕后,吴潦把手机扔在副驾驶上,若有所思地望着车水马龙的公路,他把手中的香烟放在嘴里狠狠地吸了一口,吐出的烟雾散得满车都是。

  吴潦没有把车窗关死,满车的二手烟顺着车窗的缝隙飘出窗外,或许是因为天色渐晚,这些烟雾显得格外清晰。

  “还好有你这么个兄弟…”吴潦喃喃自语。

  话音刚落,微信就弹出一条位置信息,吴潦将其连接至车载屏幕,准备驱车前往严四方所在的地点。

  吴潦按下了启动引擎的按钮,瞬间,V8引擎的轰鸣声不绝于耳,动力跑车特有的音浪吸引了一些路人的注意力,这些路人无论如何都不会想到,坐在这辆跑车里的家伙竟然是一个即将破产的无业游民。

  这时,突然有人敲了敲吴潦的车窗。

  窗外人提醒他:“烟都要烧到手了。”

  吴潦定睛一看,左手中指和食指夹着的烟头上面,银灰色的烟灰早就结成一条又粗又长的蚯蚓,摇摇欲坠。

  他赶紧打开车窗,将烟头扔出窗外。

  “谢谢提醒。”

  “怎么又是这句话,你是个复读机啊?”

  吴潦抬头揉了揉眼睛才发现,窗外人正是刚刚便利店里的年轻女店员。

  “喝了酒还开车,你头还挺铁。”

  女店员利索地把手伸进了车窗,从内部把车锁给解开,顺势就打开了驾驶座的车门。

  无视了吴潦惊讶的眼神,女店员直接就往驾驶座上挤,吴潦生怕与女店员发生肢体接触,如果被哪里的摄像头拍到,那可就解释不清楚了。

  不想节外生枝的吴潦赶紧解开了安全带,仓惶逃向副驾驶座,将驾驶座拱手相让。

  “你干嘛?”吴潦瞪大了眼睛。

  “喝酒就别开车了,违法的。”

  女店员关上车门和系上安全带的动作一气呵成,这气势,就像是上了她自己的车一样。

  “我下班了,你去哪儿啊,我开车送你吧!”

  吴潦被眼前这个突如其来的姑娘被吓了一跳,半天都没缓过神来,手指头倒是老老实实得指向了车载屏幕上的地址信息。

  没想到,这个年轻的姑娘不仅活力四射,似乎还有点自来熟,她直接握住了吴潦伸出来的手指,如同握手一般的晃动了几下。

  “我叫薇薇,你呢?”

  “吴潦。”

  “你才无聊呢。”

  “我是说,我叫吴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