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快去创造奇迹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0、黑市

快去创造奇迹 得了吧 2102 2018.12.05 16:00

  天门以南,有一条古道街。

  古道街贩卖人体器官的事情,全中医院从医生到护士几乎无人不知。

  事件的起因是刘一灵还没当上主任时的前主任,一位叫江念的心血管大夫。这位江念原本马上就要坐上副院长的位置了,因为这件事情被医院开除并判刑七年。

  起因是四年前有人实名举报江念,收取茶水费提供黑市器官。

  举报人正是接受这个器官的病人的姐姐,病人和病人的姐姐都是天门人。

  但手术在上海进行,术后三个月就因为器官出现问题导致病人死亡。

  当时病人的姐姐思前想后,将事情全部推给了江念。

  被举报的当天,警察和调查组很快就来了。

  江念当天下午就被带走了,事情不过一个星期来龙去脉就由院长口中被刘一灵得知。

  之后刘一灵才成了现在心血管的主任,而这件事情也陆续在全中医院传遍了。

  几个版本刘一灵几乎都知道,但院长说的版本最为详细。

  说江念以五万茶水费将古道街的一家人体器官贩卖组织介绍给了病人,并给病人介绍了上海的医院进行手术。当时双方还签了合同,江念的签名和指纹让他不得不承认。但警察找到古道街的时候,却什么都调查不出来。

  有关器官捐赠这个事情,合格的器官捐赠或者遗体捐赠繁琐至极。

  正常家庭患有需要移植器官的病人,多数情况是供体未到被活活等死的。

  按全国统计,不考虑是否有钱做手术。每五千个病人就在等一个器官捐赠,这还不考虑个别需求量大的器官。

  听说早些年,医院还会跟监狱达成共识。将死刑犯的遗体列入捐献范围内,但这事情在15年就全国禁止使用死囚作为器官移植供体来源了。

  上有因策,下自然是有对策的。

  古道街就在后来成了这样一条器官贩售的黑市。

  刘一灵只是知道,但具体怎么做却完全是个门外汉。

  将车停在古道街外的停车场,给眼前拿牌的老奶奶停车费后刘一灵就走进了古道街。

  这里看起来十分古朴,街道两边都是古玩字画和小吃。

  真不知道这里是怎么和器官连接在一起的,刘一灵也只能在街上游荡希望能找到线索。

  整条街被刘一灵几乎逛了三个来回,街道都不算太长。

  大部分都是古玩字画,之后还有小吃和杂货铺。

  一间牙科医院和当铺,是让刘一灵觉得可疑的地方。

  前者几乎都是正经生意,唯独这两家店看起来最为可疑。

  刘一灵先是进入了当铺,典当行三个字映入眼帘。

  一旁摇着摇椅磕着瓜子的老人打量了刘一灵一眼说道:“小伙子没进错吧?”

  “古时候的当铺我知道,电视剧里都有。现在的呢?都当什么?”刘一灵不解的说道。

  “名车、名表、黄金、珠宝、古董、字画、爱凤、爱拍的,当然了,你说说看我这里说不定都收。”老人家磕着瓜子说道。

  “器官收吗?”刘一灵说道。

  “嘛玩意?”老人家停住了摇椅说道。

  “人体器官,肝呀、肾呀、眼角膜呀。”刘一灵眼底蓝光微微看向老人全身,观察老人对自己说法的回答。

  “滚滚滚,搞什么鬼。”老人家手里捧着一把的瓜子壳就撒在了刘一灵身上。

  刘一灵苦笑着转身离开,一边拍打着衣服一边跑出了门。

  当铺应该没什么问题,毕竟老人没有紧张或者不安焦虑之类的表现。只是有些惊讶,之后就是气愤的咧下了嘴部肌肉。呼吸心跳确实有加快,但不是那种紧张引起的变脸似的反应。

  无奈,将目光放在了牙科医院上。

  刘一灵缓步走了进去,门口导师有个标识写着治牙请去二楼。

  但门口几乎连一个接待都没有,缓步向着二楼走了上去。

  小橱窗后有一位前台,看见了刘一灵说道:“来看牙?看牙要等。”

  二楼的空间着实不大,但都是一间间小房间。

  “不急,要多久?”刘一灵说道。

  “这个,医生什么时候出来什么时候就能看。你来干嘛的?之前在我们医院看过吗?”前台小姐说道。

  “没有,就是路过看见一个牙科医院。想着上来洗个牙,我就等等看吧。”刘一灵说道。

  这种地方开牙科医院,确实比起当铺可疑多了。

  刘一灵背对着前台坐到了一旁的连排座位上,侧过身能看见前台的小姐此刻也低头做自己的事情去了。

  抬头仰望四周,确定看不到监控。

  唯一的两个监控,一个对着前台、另一个则是对着房间。

  刘一灵将一只手的食指和中指都按在了自己的太阳穴上,用力按压并略微低下了脑袋。

  原本只在眼底的淡蓝色光芒,此刻盖过了黑色的隐形眼镜。

  几乎快喷薄而出了,蓝光浓郁的两只眼睛就像是个可见光源。

  刘一灵作为使徒,最基本的能力就是看穿肉体。但衣服其实不算肉体,但在足够的能力释放下可以直接看穿衣物。

  此刻极限全开的状态下,原本眼前墙体也开始透明化。

  刘一灵快速打量着四周,所看见的东西让刘一灵惊讶无比。

  有隔间,整个二层还有一整排的隐藏空间。

  空间内可不止单单是看牙设备,而是成套的手术设备。

  做简单的器官摘除绝非难事,而且冷冻和运输的箱子也成堆在墙边。

  环境是够差的,但对于违法的事情而言这应该也算是一个像模像样的器官移植中心了。

  此刻一个中年人正在跟三位年轻人聊着什么,光看嘴型也不能确定说了什么。

  对话也已经结束,三位年轻人从侧面的楼梯向下层走去。

  暗门加上隐藏出口难怪警察调查不到这里,估计没有明确的目标或者自己这种能力也不会发现这里吧。

  中年人正从暗门出来,到了小房间马上就要到大厅了。

  刘一灵立刻放下手,眨巴着几下眼睛。

  光芒从眼底彻底消失,眼前的门被推开了。

  开门声惊动了前台的小姐,小姐抬头说道:“方医生,这里有人要洗牙。”

  被叫方医生的中年人看见了大厅里的刘一灵,对视之后招了招手说道:“洗牙是吧?进房间里来吧。”

  刘一灵起身走过去,和方医生进了房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