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快去创造奇迹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1、埋伏

快去创造奇迹 得了吧 2016 2018.12.16 08:00

  “是男孩,剖腹产的伤口要慢慢养。正常情况下完全好要四到六周,期间我会请人照顾你的。”刘一灵说道。

  “手术的时候我好像听到你声音了,你抱到孩子了吗?”金天然笑着问道。

  “我接下来的话你可能会有些难受,希望你能挺住。”刘一灵说道。

  金天然的脸色微变,思考着说道:“怎么?孩子是不是有病?我记得给我做彩超的王医生一直说孩子好的很呀?难道你们有什么一直在瞒着我?你不是医生吗?慢慢治能治好就不是问题对吧?”

  “孩子很健康。”说完这句话的刘一灵陷入了两难。

  真话还是假话?如何说出这件事情?

  是和金天然说孩子是使徒被自己亲手掐死了合适?还是说孩子已经被自己救到了哥哥那里把事情说个清楚?

  刘一灵的脑海里翻腾着,长叹了一口气。

  如今的金天然肯定不能受到刺激,如何婉转的去解释?

  “你说孩子健康?那么你干嘛说这样的话?”金天然疑惑的说道。

  无奈的刘一灵脑海中敲定了第三种说法:隐瞒。

  刘一灵淡淡的说道:“是,孩子是有一点缺陷。现在正在加护病房内等待好转。我会好好照顾孩子,一定会治好的。你先在这里养伤,等伤好了我们一起去看孩子。”

  “我就知道肯定有什么问题,事情不严重吧?”金天然着急的说道。

  “说严重也严重,说不严重也不严重。关键看孩子自己,你先照顾好自己才能照顾好孩子不是?”刘一灵说道。

  “不会智力有问题吧?还是眼睛有问题?”金天然念叨着。

  “都不是,你别瞎猜。”刘一灵说完找了个凳子坐在了金天然身边,此刻夜已经深了。

  迷迷糊糊的刘一灵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

  五人组在一间郊区的小宾馆内。

  吃着棒棒糖的胖子说道:“队长,我到现在都觉得你把灭杀的事情说出去不妥。”

  拿着武士刀的女人看了一眼胖子说道:“毕竟大家都是使徒,而且他能把孩子花五十万送出去。应该不是坏人,是个慈父。”

  小女孩说道:“我觉得真想救他的话,应该让他赶快离开天门的。”

  “就此打住吧,货轮什么时候才来?”壮汉抱着孩子说道。

  “不急,对了胖子琥珀是不是在你手里?”女人说道。

  胖子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块琥珀,琥珀的结晶内有一节发黑的指骨。

  “在我这里,这玩意真的能引起灭杀甚至其他联盟使徒的注意吗?怎么看都不像是神物呀,更像是古董。”胖子不解的说道。

  “相传是一位上古时代使徒的指骨,这玩意估计也只有我们联盟内几位老人知道如何使用。我们只负责带回去就好了,不过说好了这一路不会安全。”女人说道。

  “队长你别吓我,能有多危险。”胖子说道。

  “我相信我们偷到指骨的消息已经传遍全球了,毕竟当时警报都把灭杀从美国总部召集到天门了。我们这一波货轮从天门出发去美国,要停靠一站上海接满使徒才会出发。这时候上船的多少是真心想去美国的?八成都是来赌运气拦截我们的。”女人说道。

  “话是那么说,但藏好身份应该不会那么容易被发现吧?毕竟船上到时候人满为患,没有理由的动手肯定会遭到围攻的。”胖子说道。

  “万一呢?”女人说道。

  “我到是不怕万一,但我们这里还有一个婴儿要管。婴儿虽然是小事情,但我们都接了。两个事情不就一样重要了吗?一个月下来婴儿死了也不好交代不是?”壮汉阿伦说道。

  女人看了一眼壮汉怀里的孩子和胖子手里的琥珀说道:“胖子,我记得你是不是会搞手工艺?你把琥珀做成吊坠,挂在孩子脖子上。这样我们就只用保护一个东西了,能方便一点。”

  “容易,家里祖传就是干这个的。跟玩似的,用不了几分钟。”胖子说道。

  “对了,记得做一块假的琥珀放在身上。用来声东击西,能做到吧?”女人再度说道。

  “简单。”胖子说道。

  “那么我们三小时后就出发,货轮七点靠岸从码头走。”女人说道拔出了RB刀擦拭起来。

  ……

  阿龙带着阿豹回了古道街,从暗门上去看见阿虎还没睡斜躺在病床上。

  阿虎看见龙豹二人,特别是看见豹身上的伤立刻说道:“你们这是怎么了?”

  阿龙摇着脑袋说道:“一言难尽。”

  此时的阿豹捂着左手龇牙咧嘴的说道:“好疼,真的好疼。”

  阿龙拿出了手机给方医生打了个电话。

  凌晨三点的电话,方医生迷迷糊糊的接了起来。

  “阿豹受伤了很严重,您能来一下吗?”阿龙说道。

  “你们怎么搞得?半个小时我就过来。”方医生说完挂了电话。

  过了半个小时,方医生打开了暗门。

  看着断了一只手掌的阿豹也吓了一跳,立刻说道:“切下来的手掌呢?这肯定要去医院,我就是个牙医这太难了。”

  阿豹摇着脑袋说道:“手掌没了就没了,不用缝回去。只要止血就好了,我好疼。”

  方医生点了点脑袋,立刻拿出手头的工具开始消毒缝合。

  一个小时的忙活,这才止住了血。

  期间阿豹一直低着脑袋,思考着如何圆谎解释自己擅自行动的事情。

  包扎完毕的方医生看着方豹的手不解的说道:“你这手到底怎么回事?被那个男人发现了?然后对方干的?你那么厉害对方是用什么伤了你?”

  阿龙听到这里也明白事情要兜不住了,阿豹低着脑袋说道:“那个男人身边也有使徒。”

  方医生听到这话懵了圈,思考着说道:“是对方的使徒把你伤成这样的?”

  阿豹点了点脑袋,思考着具体的内容不能让方医生知道。这样让方医生自己猜就好了,多的绝对不能多说。

  方医生眉头微皱思索了片刻说道:“等等,你被那个男人看见了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