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朱颜祸妃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孟漓

朱颜祸妃 绾绾流年 2046 2018.11.09 15:28

  转过几条街巷后马车停在一座安静的宅院前,侍卫掀开车帘,慕云漪由婢女搀着下了马车,抬头望向府门牌匾。

  “安和公主府”。

  慕云漪的心头顿时有百感无法名状:这陌生的宅邸便是自己未来所居住的“质子府”了,是暂时可以安身立命的避难港,亦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牢笼。

  这时有一个约么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殷勤的迎了出来。

  “小的郑一全给公主请安。”男子跪地说道。

  慕云漪打量着眼前的人,个头不高,身穿深褐色缎布窄袖短袍,这便是皇后指派的管家了,他声音低沉倒是没有半点让人生厌,若不是真的宽和真诚之人,便是皇家派来的人实在是太过“用心”,只怕以后还要慢慢相处看看。

  她虚扶了一把,“快快请起,我就叫你郑伯吧,今后我这府上就有劳你费心打点了。”

  正说着,官驿里西穹的侍从婢女也赶到了公主府,纷纷向慕云漪问安。

  她定了定神,不急不缓的带着众人随着管家走了进去,一路走,郑一全一面介绍这宅子的基本情况。四进四出的大宅,虽说比不上自己真正的家——顺亲王府,但是于公主规制来说当是绰绰有余了。

  “恭迎安和公主回府!”

  走到正院,便有一众护卫、侍婢按照不同等级排列,俯首跪地拜道。

  “今后你们就是我这公主府的人了,旁的规矩今后慢慢立,只有一点,我不喜欢爱嚼舌根子的人,在我这里当差一定管好自己的舌头。”

  “谨遵安和公主教诲!”

  “都起来吧。”慕云漪朝身后西穹跟来的贴身婢女碧滢递了个眼色,“赏!”碧滢立即会意,掏出荷包上前为府上众人发赏。

  慕云漪打量着府上众人,心中暗暗思忖:忠心伶俐向来是她要求自己人的要务,但如今这些都是皇后安排的人,想必做事自不会差,至于忠心,左右是东昭的人,又岂可指望?自己刚进这宅子不久,便已感觉到四下明里暗里数不清的眼睛盯着自己,他们敬自己一声主子,但她再清醒不过自己不过只是西穹来的质子。

  打发了众人,慕云漪回到了自己的卧房,她没有心思细细观察这屋室的陈设,端着公主的架子一整天,真真叫人疲乏,从前在西穹时她从不屑面上的人情世故,在宫中,当初的先皇和皇后宠着她的真性情,后来在军营中,她更是得以在战场厮杀、恣意纵情,如今在东昭,只怕虚与委蛇将成为随时的常态。

  她从还未来得及整理的贴身包裹中拿出一个赤色的锦盒,接着无比熟稔的打开,小心取出里面那块宝蓝色的锦布,这还是第一次与那人在战场上兵戎相见时,用匕首从他披风上割下的一角,不知为什么这块布她一直存留至今,就如不知为什么,她总会无缘无故的想起他。今日在宣明殿上,自己分明感受到了他的目光,只是她无法回应,也不能回应。

  正坐在梨花木雕花圈椅上出神,门被扣响,她慌忙将那块锦布藏进了袖内。

  “进来。”

  话音刚落门便被迫不及待的推开。

  “小漪漪!我来了!”一名少年一步跃进,扑到慕云漪身前。只见少年眉眼弯弯,面若桃花,长发以象牙白锦缎高束,一袭雪白色对襟长袍,腰间是同色宽边锦带,上面只系着一只带着青色流苏坠子的玉葫芦便再无其他。

  慕云漪侧身一闪,少年便扑了个空。

  身后跟着的慕修有几分无奈又似是司空见惯的跟了进来。

  “小漪漪,这么久没见,你就这样不待见我啊!”少年瘪了瘪嘴埋怨道。

  “怎会,此刻我最想要见的人就是你了。”

  此人便是隐世神医无庸唯一的嫡传弟子孟漓,虽然行事放荡轻狂,甚至很多时候有些荒诞,却在歧黄之术上确实极具天赋,这也是为什么性格古怪孤僻、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神医无庸偏偏愿意收他一人为入室弟子的原因。孟漓名声在外,西穹皇室曾多次想召他入宫,却皆被婉拒,很多达官贵族想邀重金请他医病,也很少能够请得动他,一方面他如同他师父一般,只给自己看得上的人医病,至于这标准似乎完全凭自己喜恶,另一方面,他常年四处云游,要找到他着实是要看运气。尽管如此,却对于慕云漪的事情格外上心,尽管永远被她冷漠的拒绝,孟漓却当作浑然不知一般,每次见面时,愈发的“热情”,曾经有一次,寡言的慕云漪居然被逼到抓狂:“我看你不要叫孟漓了,应该改名叫孟浪!”

  慕云漪此刻,眼中是见到孟漓时少有的惊喜,“孟漓,没想到你真的在东昭。”

  闻言,孟漓一转原本不甘的面色,得意道:“这还差不多,你知道吗,我原本已经离开了东昭,谁料刚出城便听闻你奉命前来东昭递交议和书,又听说慕云铎不省人事,于是我又折返回来,怎么样,感动吗?”孟漓献宝般的扬了扬眉,接着想到了什么一般,坏笑道:“对了,还未曾恭喜你被封为公主了。”

  慕云漪此时当真是没有心情与他斗嘴玩笑,苦笑连连,“好了好了,当务之急赶紧去帮我看看云铎吧。”说罢便推着孟漓,并着慕修一起出了房门。

  来到慕云铎的卧房,只见他依旧安静的躺在榻上,若不是面色苍白、唇无血色,他便如同睡着了一般。

  慕云漪接过婢女手中的帕子,为弟弟温柔的拭了拭面颊,接着摆摆手,令服侍的婢女仆人都下去,自己也站到了一边,让孟漓凑上前来,替慕云铎诊治。

  孟漓将慕云铎的手臂放平,轻轻搭在手腕上,片刻后又扒开他的眼睑查看,仿佛察觉到了什么一般,迅速将慕云铎身上的薄被掀开,又撩开他的上衣,坦露出胸膛,只见他心口处有一道乌青的深斑,这深斑周围隐隐有细密如发丝般的赤黑色呈扩散状向外蔓延。

  “这是……”孟漓蹙起眉头,“淬心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