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那年平凡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真相

那年平凡 鱼缸真的帅 2830 2019.02.11 23:01

  鱼缸把肉馅放到冰箱里,打算出门溜达溜达。刚在街上没走多久就看到高大爷走了过来冲鱼缸打了声招呼。

  鱼缸看着高大爷搞着一身塑胶拖鞋,白背心,大裤衩,遮阳帽的的行头,感到一阵好奇。

  高大爷率先喊道:“乖徒弟,钓鱼去吗?”说着冲鱼缸指了指背后的钓具袋。

  鱼缸微微一笑,从高大爷手里接过来一把小马扎,看来是早就猜到自己会跟着了。

  鱼缸就这样跟着高大爷走着,路上时不时碰到几个街坊便打声招呼。

  钓鱼是个漫长且需要耐心的活,很多年轻人不是很喜欢,因为无聊。但鱼缸并不讨厌这样的事,以前老爹也总会带着自己去抓鱼。刚开始是电鱼,效率高,不过总是被抓罚款,到头来还得被老妈一顿骂。后来俩人才开始钓鱼,不管什么时候,白天,或者半夜,心血来潮就去湖边坐会。

  老爹搞事情后,爷俩就很少有机会能坐下来钓钓鱼了,后来又经历了收藏家和魔宗的一些事,那会跟他们忙来忙去的,很累很累。所以,鱼缸很怀念这种每天钓钓鱼,聊聊天的娴静生活,伐魔结束后,他就带着周亮搬到了这里,鱼缸特地调查的地方,一个安逸平静的地方。

  很快,鱼缸就跟着高大爷来到了河边,高大爷解下钓具袋,抽出一根鱼竿给鱼缸,然后就扒开小马扎坐了下来。

  鱼缸接过鱼竿试了试手,很好的鱼竿呢,鱼缸也掰开小马扎在高大爷边上坐了下来,刚想问问有没有鱼饵时,就看到高大爷就地挖了起来。

  鱼缸摇了摇头,也没有照着做,反倒是直接把鱼钩甩到了河里。

  高大爷把蚯蚓挂到鱼钩上,把线甩了出去,看着鱼缸说道:“你不用诱饵,当自己姜太公吗。”

  鱼缸看了一眼高大爷,又转回头盯着自己鱼线丢下的位置,淡淡地回道:“你我都是明白人,有什么话你就说吧。”

  “唉,是我把你想简单了。”高大爷叹了口气,道:“你,是太乙玄门的后人,对吧。”

  鱼缸瞳孔猛地缩了缩,握住鱼竿的手不免加大了些力道,另一只手则握起了拳头,鱼缸一边调动内劲,一边观察着高大爷。

  高大爷却是紧紧地盯着河面,开口道:“不要紧张,我好不容易收的这么个宝贝徒弟,可不想就这么没了。”

  “你想说什么。”鱼缸转头看着高大爷说到。只要他有一点异动,鱼缸就会马上出手。

  “江湖上的门派,所有门派,包括各路散修,都将太乙玄门视为禁忌,知道为什么吗?”高大爷反问道。

  鱼缸摇了摇头。

  “因为他们心里有愧!他们做了灭绝人性的事情却不敢承认!只想着靠时间来抹去自己所有的罪恶!”高大爷将鱼竿架好,转向鱼缸,激动地说道:“知道为什么太乙玄门能成为四圣地吗?因为他们有着至上神功,太乙三绝。太乙三绝中,被世人所知晓的只有一门绝技----噬灵功。”

  鱼缸被说得有点懵了,插嘴道:“太乙玄门,亦或是太乙三绝,和武林门派又有什么关系。”

  “许久以前,江湖只有三圣地的说法,后来太乙玄门从极隐之地现世,当时吸引无数高手登山门拜访挑战,但无一人能回来。太乙玄门的威名便被传开了,后被世人列为第四大圣地。世人从未停止过对太乙玄门功法的好奇,但是又没有外人能进入太乙玄门。”高大爷说着停了下来,因为鱼竿有抖动,有鱼上钩了。高大爷收了鱼,给鱼钩重新挂饵后,又丢了回去。

  “你还是没有说明白太乙玄门为什么会成为武林禁忌啊。”鱼缸显然对高大爷拖拉的进度有些着急。

  “慢慢来,故事都得慢慢讲。”高大爷接着说道:“正当大家对好奇太乙玄门的劲头即将过去时,一个人的出现打破了这样的局面,一个从太乙玄门走出来的人。他一出现,就施展出前所未见的绝技横扫当时各大门派的年轻一辈。显露无敌之姿。直到当时的魔宗宗主,也就是收藏家出手,很快就重伤了他,并且得知了太乙三绝的秘密。这就导致后来魔宗屠尽整个太乙玄门的事发生。”

  “你不是说世人所知的只有噬灵功吗。而且噬灵功也不过仅仅能吸取功力罢了,相比之下,魔宗的吸星大法不是更厉害吗。”鱼缸对此感到很疑惑。因为噬灵功他也有修炼,但是见过吸星大法后,确实是比不上。

  “哈哈哈,那是你能力不够。”高大爷笑道,笑里还带着一声嘲讽。“你现在只有小小玄阶,哪能窥视他的真机,只有到了天阶你才会发现它真正的模样。它能,吸取寿命,懂吗。这才是收藏家贪的地方。”

  “那最后收藏家得到太乙三绝了?”鱼缸问道。

  “没有,他攻不进去。于是他就将噬灵功的消息散布出去,哪怕仅仅只是三绝中的一绝,它增寿的功能就让所有人眼红。于是号称武林正派的武盟便带着八大门派围攻了太乙玄门,像极了书里的六大派围攻光明顶。明明是他们灭了太乙玄门,到最后却嫁祸给了魔宗。可他们到最后一无所得,但他们的野心依旧膨胀,他们将目光朝向了魔宗。”高大爷越讲越激动,眼里流露出无尽的憎恶与怒火。

  “所以,就出现了后来的伐魔之战?”鱼缸也算是理清了思路。知道了真相的鱼缸也不禁对所谓的武林正派产生了一些异样的情绪,毕竟老刑是自己的师父,自己学的也是太乙玄门的本事,怎么说自己也算半个太乙玄门的人了。

  “但他们最后依旧一无所得,我反倒有些可怜收藏家,到最后自己什么都没得到,却让那些武林正派借伐魔之名名利双收。”高大爷也平静了下来,又收了条鱼,边挂饵边说道。

  “那你是什么人,为什么知道这么多?”鱼缸仔细思考了一下,又警惕了起来,问道。

  “我,我便是那个唯一出世之人,我更是一个罪人,一个太乙玄门的罪人。”高大爷笑了,笑得很凄凉,充满了哀伤。

  “既然你憎恶武林门派,那为什么你现在又是灵鹫宫的人。”鱼缸问道。

  高大爷没有立刻回答,他收回了鱼竿,起身来合上马扎,夹到胳膊下,又提起了水桶,就走了。

  鱼缸刚想追上去问明白,耳边就响起了高大爷的声音,“有些事情你就别管了,今天的话就烂肚子里,别和任何人提起。在别人面前,我们依旧只是师徒关系,别忘了周末过来,我正式教你本事。”

  说完,鱼缸便看见庞大爷刚过来就被高大爷带走了。

  鱼缸倒是没有立刻走,而是挖了几条蚯蚓,开始正经钓鱼。

  等鱼缸提着小半桶鱼回家时,太阳也快落下山头了。

  鱼缸把鱼倒到鱼池后,来到灶台前,从灶台下柜子内的暗格中拿出了一个盒子,鱼缸打开来,只见一把全身锃亮的短匕躺在其中,鱼缸看着它,愣是不敢上手,因为这小刀远没有表面这么简单。

  这把刀名为火陨,是十七世纪一位欧洲农民用天上掉落的陨石打造,奇怪的是这把刀的不管在多么低温的环境下都能保持20℃的恒温,而且用这把刀割开的伤口会流血不止,被列为十大凶刀。

  这原本是收藏家的收藏之一,后来,伐魔之战后,收藏家的所以武器,也就是他的收藏----传说中的十把凶刀,其中九把分别被九个家族保管起来,虞家便是得到了这把火陨,原本该是由鱼缸老爹负责保管的,后来被当生日礼物送给了鱼缸。

  今天高大爷说的话对鱼缸来说还是太震撼了,难以想象,魔宗是被冤枉的,武盟才是罪魁祸首。

  也不知道收藏家死了没,听说进了武盟的天牢就不可能出来,有时间去看看,死了的话就把火陨埋了,自己总不能非亲非故就帮你保管遗产吧。

  鱼缸想完,就把盒子合上又放回了柜子,转身去鱼池捞了条鱼回来当晚餐。

  鱼缸做完饭,刚给周亮打电话,周亮的骚气电话铃声就在门外响了起来。鱼缸挂完电话就看到周亮一脸不爽地进了门,衣服破破烂烂的。

  “哇,你这是怎么了,不就去看个人吗,咋还去打架了呢。”鱼缸说道。

  周亮也没有回答,一坐下就拿起碗开始吃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