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怪谈镇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暴露本性

怪谈镇 黑火稻草人 2015 2019.11.20 23:31

  洛刑露出了一个十分病态的笑容,腰身微微弯曲,加上那严重的黑眼圈,看起来也和正常人这三个字相差甚远。

  “我来问一一个问题。”洛刑坐到一边的位子上,翘了个二郎腿,“第一个问题,前面来的那六个白痴,他们,现在在哪里。”

  “去死!去死!去死!”

  老头子依然狰狞着表情怒吼,如同一只丧尸一样,毫无理智的大喊大叫。

  洛刑无奈挠头。

  “奇怪了,刚来的时候不是还有理智吗,怎么现在像个被爆了菊的松鼠一样?”

  洛刑本来想的非常完美,把这两个家伙严刑拷打,然后把那六个白痴弄出来,完成书上的任务,这样就可以进那个什么怪谈镇,找到白露熏。

  但,他似乎忽略了。

  两个杀了无数人,还能面带笑容和人笑着说话,真心把杀人当做娱乐和兴趣的人,怎么会被随便打一下就屈服了。

  “唉,真麻烦。”

  洛刑觉得自己越发不耐烦起来,从椅子上站起来,缓步走到了老头面前。

  毫无感情的眼睛看着老头。

  “啪!”

  洛刑一巴掌抽了过去,力量大的可怕,把本来还挺精神的老头直接给拍晕了。

  完事后,洛刑掏出了一根棒棒糖,塞进嘴里,顺手提起了斧头,离开了这间房,走向了大堂。

  同秀旅馆里,有一个地方,是他自从进来之后就很想去看看的地方。

  楼梯后的小门。

  这不管是老头,还是疯婆子,一开始都是从这个小门里走出来的,所以他对于这扇门里有什么,表示非常的感兴趣。

  “哈喽,我要进来了。”

  幽暗漆黑的楼梯后,洛刑已经到了他心心念念的楼梯后面,这里有一扇小门,洛刑确定,那就是两个老人走出来的地方。

  小门上锁了。

  洛刑也没想着要去开锁还是别的什么,而是直接一斧子把锁头给砸了下来。

  铜锁掉落在了地上。

  洛刑一脚踹开了大门,走进了大门。

  入眼是一间小小的厨房。

  整个同秀旅馆都是黑漆麻乌的,但是这个地方居然有着一盏小小的灯挂在上面。

  洛刑晃进厨房。

  这个小房间里还飘荡着饭菜的香味,灶台就是一个大油桶,里面放着一些烧过的柴火。

  洛刑摸摸下巴。

  难不成这个地方还真的就只是单纯的一个厨房?

  又在这间小厨房晃了几圈,洛刑突然将注意力放到了一边的橱柜上。

  刚才似乎不经意间的摇晃了一下。

  洛刑摸着下巴走到了橱柜前,用斧子的尖尖头挑开了柜子的门,以防有什么奇怪的东西跳出来。

  然而橱柜打开了。

  里面连屁都没有,好吧,其实有几个碗,还有一叠放到已经变成了黑暗物质的不明物体,目测生前应该是咸菜。

  “不会吧。”

  洛刑觉得有点纠结,这里不会真的就只是个厨房而已吗?

  他现在甚至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到了一家普通的旅馆,把两个无辜可怜的老人打了一顿,什么书,什么被封印在马桶里的怪物都是他想象出来的。

  “救我。”

  就在此时,橱柜里发出了一个沧桑而且干哑的声音,瞬间让洛刑整个人都斯巴达了。

  “难道,难道!”洛刑一脸惊讶,甚至连画风都有些变的偏向七十年代的热血动漫,这里想象不到的,可以去看下北斗神拳和JOJO的奇妙冒险。

  “难道这盆奇怪的不明黑暗物质,居然成精了!”

  “救我。”

  橱柜中再次传来了那个声音,

  洛刑这次才算是真的挺听清楚了,这个声音似乎是从橱柜后面发出的。

  “难道是……”

  洛刑抓住了橱柜内部的边缘,用力抠了半天,但是一点用处都没有,最后实在是不耐烦,一拳打在木板上,直接将后面打穿了。

  “啊~”

  洛刑打出那个洞的下面一点点的地方发出了有气无力的惊呼。

  “哈,这声音怎么感觉这么熟悉?”洛刑怀着这样的一个想法,一把抓住橱柜后面,把整个橱柜都直接掀翻,露出了里面一个人形大小的洞。

  洞中。

  米粒正奄奄一息的站在里面,呼吸已经相当的微弱,似乎下一刻就要停止生命活动一样。

  而由于米粒的身高不是很高的原因,她的上方有一段空隙,不然洛刑刚才那一拳就直接砸在米粒的脸上了。

  “不会吧。”洛刑十分不解的看着面前的米粒,双手叉腰,“我说,你们不是打算淡定的荡过来吗,怎么比我提前了这么多。”

  “水……”米粒恍惚之间呢喃说道。

  洛刑走到一边,拿起一个碗,又拧开了一边的一桶水,用嘴咬碎了一根棒棒糖,和水混合在一起,蹲下一点点的喂给了米粒。

  而没过多久,米粒恢复了意识,自己抱着碗喝了起来。

  “唉,我该说什么呢,为什么每个被囚禁了很久的人,晕晕乎乎叫人的时候,叫的都是水呢,我就比较喜欢牛奶。”

  洛刑蹲在米粒旁边,或许是太无聊了,开始忍不住吐起了槽。

  一会儿之后,米粒放下了碗。

  小姑娘的意识算是终于恢复的差不多了,开始忍不住的抽泣起来。

  洛刑的死鱼眼又瞪了起来。

  “我说,现在这个时候是哭的时候吗,你要宣泄无聊的感情,能不能找个你很闲,又不会影响到别人的时候哭。”

  “对不起……”米粒一边擦干净眼泪,一边抿着嘴看着洛刑,“我,我以为,我一定会死的,谢谢你,洛刑哥,谢谢你。”

  洛刑翻了个白眼。

  在他眼里,谢谢这话说着一点屁用都没有,还不如多给他点钱来的实在。

  有时候干了点什么事儿,满心希望的拿到一大笔的报酬,然后人家直接来了句谢谢,再顺道送了个锦旗。

  洛刑对于这事儿想吐槽很久了。

  直接送点钱不好吗,这破玩意有什么用吗。(此处仅代表书中人物,和作者思维没关系。)

  想到这里,洛刑摆摆手,道:“你也别和我说那些有的没的,你就告诉我,你们是怎么提前了我这么多来这里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