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怪谈镇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七个人

怪谈镇 黑火稻草人 2036 2019.11.12 10:44

  洛刑又在报社外面转了几圈。

  他必须得想办法混进去找到点可以问的人,比如他就记得这里之前有个秃头主编。

  之前白露薰有找到过他想然他一起进面前这家报社工作,那个秃头主编让他看的就觉得很不爽,所以洛刑当场就拒绝了。

  现在想来,对方可以对于白露薰去同秀村里采访的事情知道些什么。

  报社一共有两个可以进入的地方。

  一个是刚才洛刑尝试进入的前门,可有一个凶神恶煞的保安在那里。

  还有一个就是后门的小房间。

  那里只有垃圾被运运出出,估计也就是类似于垃圾房一类的地方。

  而现在看起来,洛刑也没有第二条路了……

  而此时的报社中。

  灯光已经全都灭掉了,所有人也都陆陆续续在刚才下班回家,整个报社就只剩下了秃头主编一个。

  和其他下班了还在公司的人不一样。

  他没有急着完成什么白天没有完成的工作。

  他只是在椅子上坐着。

  没有头发的脑袋上全都是冷汗,整个人警惕的看着周围,两只手紧紧握着,脸上的肌肉不自觉的抽动。

  就像是,在恐惧什么的到来。

  “叮铃铃~”

  就在此时,黑暗空荡的房间中,放在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让主编抖了一个激灵。

  电话铃还在不停的响,响的很急,就像是在催促主编去拿起话筒。

  “喂。”

  主编接起电话,问出了那个标准的试探语。

  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人,全都失败了,再送一批。”

  这声音不像是鬼片会出现的那种沙哑干涩,或者是尖锐恐怖,反而很温和。

  就像是某个心理医生对自己病人的轻声细语。

  可面对这个声音,主编却很激动,“不,不行了,这,这件事情已经闹大了,整整七个人失踪!前段时间都有警察来问话了,我求求你,你放过我吧!你想要我的命就拿去,别在折磨我了!”

  “呵呵。”电话那头的人轻笑,“主编先生,我们是做了交易的,你欠我7个人,除非你送来的人能达到我的标准,否则,你永远死不掉。”

  主编的脸色越发苍白。

  “你,你的那种要求,我,真的找不出来了!”

  “呵呵,呵哈哈,哈哈哈!”

  电话那头突然大笑了起来,笑得很放肆,像是听到了什么很棒的笑话。

  “这,和我没关系!”

  “七个人,我要他们在一周之后,出现在怪谈镇!”

  “当然了,你也可以选择无视我的话,不过……,你不会喜欢我生气的样子。”

  话落,电话那头传来了忙音。

  主编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他的脸上已经充满了绝望。

  而就在这个时候,外面传来了运动鞋踩在地板上的声音。

  主编再一次紧张了起来。

  那脚步声举重若轻,声音虚虚浮浮,但每一次的脚步声都在空荡的办公区踩出了回声。

  终于,脚步声停在了办公室门口。

  主编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

  “咔嚓。”

  把手被转动了,可他分明记得自己之前是锁住了门的。

  完了!他来找我了!他来找我了!

  主编大口的喘着粗气,目光死死的盯着门口。

  他这辈子都没有感觉到过此刻这种的恐惧。

  “吱嘎~~”

  大门缓慢打开,大门口站着一个人,脸色苍白,眼神怨恨,身上还散发着难以言喻的恶臭。

  “啊啊啊啊!”

  破天的叫声终于还是被主编给吼了出来。

  只见那个人一步一步,速度极快的朝着他走过来,甚至这人眼睛里那一根根的血丝都能清晰可见。

  怨恨,愤怒。

  对方一定是来杀自己的,因为他凑不齐七个人来杀自己的!

  “啊啊啊!不要!不要过来!”

  主编挥动着手臂,可对方已经到了他面前,一把抓住了他的领子,把他举了起来。

  那双充满怨恨的眼睛就看着他,死死的盯着他!

  “你告诉我,你们的垃圾房多久没倒了!”

  还被绝望浸泡着的主编没听清楚,依然歪着脑袋,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

  “你知道我刚才经历了什么吗!你这个混蛋!怎么会有人几年都不洗一次垃圾房啊混蛋!那个地方比囤了三个月屎的山村茅坑还要臭你知道吗!给我体恤一下没事干会去爬垃圾房的人啊!”

  主编听得越发糊涂。

  他之前以为这个人是电话那头的那个男人,可从对方说出的话来判断,又似乎不是这样的。

  而且什么人会没事干去爬垃圾房。

  在连续被猛晃了几下之后。

  主编终于从恶臭还有惊慌的双重束缚下开始恢复了神志。

  “是你!”

  主编一把推开面前的人。

  他记得,自己之前派去同秀村的有个小姑娘,叫白露熏。

  而面前的这个男人,好像是那个小姑娘的男朋友。

  “哼!放开我!”

  主编不知道从哪里来了底气,一把推开了抓着他领子的洛刑,还装模作样的想要整理一下领子,试图找回自己的尊严。

  既然知道对方只是个没工作的普通小混混,那他就没什么好怕的了。

  但还没等他整理好领子。

  洛刑又一把抓住了他的领子,两只手一用力,直接把这位摁在了墙上。

  洛刑身高正好一米七八。

  不算很高,但是在南方也已经算不错了,此时将主编摁在墙上与自己平视,对方的双脚已经离地。

  “我问你,你觉得我是来干嘛的。”洛刑盯着主编的眼睛问道。

  那双死鱼眼消失了。

  虽然眼神还是给人半睡不醒的感觉,但不知为何,看着就会不自觉的心跳加快。

  主编奋力扭动了两下。

  “谁管你来干嘛的!放开我!不然我报警了!”主编叫到。

  “报警,呵呵。”

  洛刑猛地一脚踢在了这个秃头的大腿内测。

  顿时。

  密密麻麻的疼痛感铺天盖地。

  主编疼得眼睛都绿了,瞪着眼睛想要吼出来,但却被洛刑的一巴掌给甩了回去了。

  “你觉得,我为什么要爬垃圾房。”洛刑的脸逐渐靠近,给人一种心理上的压力,“我告诉你,我进来之前,顺便把这一片的摄像头电路给断了,只要我回去的时候再小心一点,我不管对你做什么,都不会被人发现的。”

  “不信,你就继续嘴硬试试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