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国玫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3章 坐困围城

明国玫瑰 北约安娜 3364 2019.03.15 23:31

  多尔衮驻马于土坡之上,看着自己的沙墩车阵线缓缓推进,虽然其中有一些木盾被明军的火炮打碎裂了,但是巨量的蒲包沙袋堆在移动的木车上面,依然可以发挥遮挡炮弹的作用。不无得意地向左右将领炫耀道:

  “孤在这贾庄观战的心得就是,靠骑兵纵横天下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明贼的大炮、火箭不仅可以杀伤骑兵,还能扰乱骑阵,惊吓马匹。我大清若想定鼎中原,便不能固步自封,不知变通。为今之计,只有变骑为步,多用车阵、火铳、铁甲,如此方能克敌制胜!”

  满清在立国初期为了争夺天下,对于火器是十分重视的,尤其当年辽东三矿徒(孔有德、耿仲明、尚可喜)降清就是带着接受过葡萄牙教官培训的火器部队,更是让满清实现了火器革命的跨越式发展。认真来说,满清确是骑射起家,但他们却是靠火器发家!正是凭借着红衣大炮,满清才建立起对华夏的全面统治。但是满清入主华夏、击败准格尔后,火器的发展被禁绝,因为……满人不过百万,汉人可是亿万。一枪在手,人人皆可为兵。汉人兵丁握在手里的武器越先进,他们满人就越危险。

  清初这几个皇帝很清醒这一点,为了从根子上禁绝这种威胁,满清朝廷连八旗的火器营也没用上燧发枪。舆论和军制自然也得配合这个政策,宣扬骑射的牛掰,火枪的不堪,打压精于火枪的人才。宣扬皇帝和朝廷不重视火器,实际上则最先进的武器早已暗中打造好锁在武器库里,以备未来天倾之时。

  遂不知,谎言的最高境界就是骗倒自己,弘历之后的清皇,竟也被前代皇帝这些谎话给骗倒了(主要是没有亲身经历过),没搞明白自己父祖的真正用心,还真以为满洲骑射无双……以至于第二次鸦片战争时拿着弓箭刀枪的骑兵正面冲锋对方的密集火炮火枪,被人当作靶子打。

  此时的多尔衮恐怕没有想到自己,哦——多尔衮一生只有一个亲生女儿,没有嫡系子嗣,他的那些姓爱新觉罗的后辈们一个个脑袋竟然都是花岗岩做的,全都傻了吧唧地真拿着刀枪弓箭去磕敌人的洋枪洋炮……家门不幸啊!!

  当然此时的多尔衮肯定是一个勇于变革的统治者,历史上他称摄政王时,就是凭借满清强大的军事实力和化汉为满的变革暴政,来对内高压统治、对外残酷镇压,继而一手奠定了满清二百多年基业的。

  “都用车阵、火铳……那还是八旗满洲吗?”身后大侄子杜度很不服气嘟囔了一嘴。他岁数可比多尔衮大十几岁,辈份什么的在满人那也就是说说。

  多尔衮冷哼一声:“用了车阵、火铳……我们满洲才有将来!才能定鼎天下!否则,这花花江山终究还是汉人的!”

  战场上,出击的清军虽然凭借着这些沙盾车扛住了明军的火力投射,但是……由于这些墩车、炮车的出现,骑兵冲锋的路线也被这些沙盾车、炮车给堵住了。

  但当清军的沙盾车阵缓缓靠近至明军弗朗机炮可以精确打击的射程之内后,明军打出去的炮弹终于开始爆发出真正的战力。

  轰——轰——轰——

  嘭——嘭——嘭——

  一枚枚炮弹从炮膛里激射飞出,在空中画着抛物线,又准准地撞上对面的沙墩车,高速飞行的实心炮弹将巨木打制的盾牌打得粉碎,有时还会将木板后面的沙包蒲袋一并击飞。巨大的冲击力又常常会震断沙盾车本就不大牢靠的轱辘车轴,造成车辆倾覆。

  多尔衮的脸上渐渐变得难看起来,因为前线还在移动的沙盾车已经越来越少,现在只有数十辆还能勉强向前移动。而随着沙盾车一辆辆散架趴窝,跟在沙盾车后面的炮车和披甲步兵也暴露在了明军的火力之下。

  在炮弹横飞的前线,那些清军的披甲人不顾头顶上炮弹在飞,仍将那些害怕得扑倒在地的汉人丁壮们鞭打刀背砍敲的一一打起,然后给那些因为盾车损坏而闲置下的汉人丁壮配发上木棍后,再用弓箭硬顶着他们充当炮灰在前面冲锋,以便掩护乌真超哈的炮车抵近明军阵地……

  ……

  “督臣,建奴要用汉人丁壮掩护炮车冲锋了!!”

  在前线观战的副将刘钦声音突然响起,愁眉不展的卢象升连忙举起望远镜一看。只见两三千穿着破烂衣服的汉人百姓乱哄哄的散成一大片,被满人弓箭手迫着往前冲,而他们身后,则是上百辆汉军旗丁手推的炮车。这些炮车集中于我军战线中央,若是步骑出击的话,一定被这些炮车造成大量杀伤。

  “快,快传令步兵不得出击!把前线的大炮集中起来轰散他们!”卢象升下令后,立刻又追加了一句,“炮口抬高两指,尽量打中那些炮车。”

  卢象升身边跟着打旗语的士兵,立即挥动旗子给前方下令。

  轰——轰——轰——

  在掩体后面从容装弹的明军火炮率先怒吼。炮弹在清军的炮车中央爆炸开花,登时炸翻了一片。有些的汉军旗丁趴在了地上,有些则推着炮车四下乱跑,还有的则面对明军的炮火赶忙停车填充,匆忙地反打了出去……慌乱的根本不像一支训练有素的精锐。

  在土坡上的多尔衮看到这一幕,心有不满,“恭顺王,这就是你们训练的成果?我大清每年花数十万两银子不是养废物的!”

  孔有德和旁边的耿仲明赶忙伏地跪倒,口称恕罪:“……王爷,这绝不是小的们不尽心为咱大清办事,主要是因为明军的火炮是在掩体后,我军的火炮是在空地上,且是移动的炮车,炮弹的准信自然比不上明军。”

  “那怎么有些奴才四下乱跑,是不知我大清军法森严吗?”杜度吐着唾沫星子厉声呵斥。

  孔有德朝杜度磕了磕头,才又说道:“……主子,你想岔了,那是奴才们害怕明军的开花弹四溅开来,引燃了其他附近的炮车,继而引发殉爆所做的防止措施,您看,那些奴才乱跑的时候不是还推着炮车的么!”

  “嗯——恭顺王,你有心了,哎——你堂堂一个满洲王爷跪在地上作甚。还不快起来说话!”多尔衮装作刚发现的样子惊异道。

  “谢王爷——”孔有德连膝盖上灰也不打,赶忙站起身,却见身旁的耿仲明还在地上趴着,忙向多尔衮道:“还请王爷,一并恩准忠顺王平身。”

  “起来吧!耿仲明!还要本贝勒扶你咋地?!”杜度不耐烦道。

  耿仲明也赶忙起身,“谢主隆恩。”然后一退退到将队末尾才停下低头站着不敢吭气。

  “恭顺王,你观这眼前的战事,可有什么卓见?”多尔衮招招手让孔有德凑近来回话。

  孔有德毕恭毕敬道:“王爷,现在我军沙盾车虽然被明军大部摧毁打瘫,但我军之阵线已经前推至明军半里,明军火器之优势已不复存在,我军不妨利用这200多辆散架的沙盾车,就地在战场上形成了的掩体,倒可遮挡了明军炮火的远射火力。若是再用这些掩体为出发阵地,或以小队发起夜袭,或待红衣大炮来到,虽然明军夯土墙低矮,远程抛射不易命中,但是若是抵近开炮,什么堡垒都会崩坏……”

  “红衣大炮到底什么时候能到?”

  “恩——主要是天气寒冷,运河、漳水俱已冰封,只能下船陆运,最迟应是十五日下午必到!”

  “好——”

  多尔衮抚掌大笑,“既然恭顺王有巧的办法,咱们满洲儿郎也犯不上跟这卢疯子打生打死斗鱼。传令,让大军先撤到翻覆的那些沙盾车后面,死死守住那里。”

  多尔衮又指着战场上稀稀拉拉勉强能拉成一条波浪纹的“沙墩车堆”,洋洋得意道:“叫阿布凯茂林把汉人丁壮再驱策上去。挖土堆墙,将这些沙盾车都连成一体,中间留下通道供炮车进出。咱们就在这战场中间砌上一道土墙,再以此为据点用火炮车和步卒反复扑击明贼战线!”

  多尔衮的令旨一下。最后剩下的上万明国百姓被驱上了战场,不过他们要比之前的汉人要幸运的多。不用冲阵的他们只需要挖掘泥土堆在一辆辆翻覆的沙盾车周围筑起胸墙,连成一线就行……当然,挖土的工具是没有的。我大清可不会蠢到把可以杀人的铁锹铁铲交给这些明国百姓。这里可是战场,对面可有上万汉家精锐随时会冲过来……

  无数表情麻木、仿佛已经忘记了恐惧痛苦的的明国百姓,就这样在阿布凯茂林部下那些披甲人的皮鞭和弯刀下,绝望的用手刨着早已经被冻硬的地面,即使手指甲翻翘别而起流血剧痛也不敢停下,就这样一点一点替汉人的死敌堆出一道可以抵抗炮火的胸墙……

  ……

  明军的阵地上,登高远眺敌阵的卢象升两眼看着不远处的两翼那些严阵以待的满蒙骑兵大队,心中默默地按下了出击作战的想法。

  李重镇看着远处如同蝼蚁般被驱使的汉家百姓,恨恨道:“督臣,多尔衮这奸贼是在拿咱们汉人的性命来消耗咱们官军……建奴最可恨就是这一点!就知道欺负咱们的老百姓,没胆子和咱们当面锣对面鼓的战上一场。督臣,莫如让兄弟们冲一下,好歹救些人出来。”

  “现在是不成,我军连番出击,已不堪再战,而多尔衮的人马比咱们多几倍了,现在监视咱们的都是生力军,这些野人女真肉搏起来也不弱。”卢象升目不转睛看着这战场,建奴这样的打法他也是首见。这些被打散架的盾车在战场上形成了一个又一个的掩体,倒是遮挡了明军炮火的远射火力。若是建奴再以这些掩体为出发阵地。以小队为单位发起夜袭,倒是比较难对付的,叹了口气,道,“传令下去,叫督标营、宣府营和大同营也加固胸墙,大不了就胸墙对胸墙,壕沟对壕沟……哎——”不知还能自己还能撑到几时,关宁军你们还是不是明军,真的要见死不救嘛?!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