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重生之重新活一次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16章 世界杯结束了

重生之重新活一次 海里全是水 2279 2019.07.28 12:10

  孙大海回到巴富花园,已经很晚了,他正准备洗漱睡觉,却被一起回来的任逹崋拦住。

  “大海,你要睡觉了?今天是什么日子,你忘了?”

  孙大海陷入苦思冥想之中。

  今天是7月12日,会是什么日子呢?美利坚的国庆?好像不是。美利坚的国庆是7月4号。再说了,即便是,也和自己没有一毛钱的关系呀.

  任逹崋见他想不出来,于是没好气的说:“今天是世界杯决赛的日子,我真不明白,为什么你谈起足球来头头是道,却不爱看球。难道你赌球全靠运气蒙吗?”

  孙大海恍然大悟。

  既然自己把自己标榜为一个球迷,那就看一场决赛好了,别让人怀疑自己。

  “華叔,您要是不提,我都忘记了。比赛是几点?咱们一起看吧。”

  “比赛是凌晨两点开始,你先睡会,我上好闹钟,到时间咱们起来看球。”

  凌晨两点,两个球迷兼赌徒,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开始看球。

  看惯了几十年后速度更快,技战术更加丰富的比赛,再回头看1982年的比赛,对孙大海来说无疑是一种折磨。

  尤其这比赛还是西德队对阵意大利队。

  懂球的人都知道,以前的西德队实力虽然强,但踢法比较死板,完全是靠实力碾压对手,观赏性却是很差。

  至于意大利队,靠着腻味人的防守和近乎偷袭似的进攻,实在是无法让人喜欢。还美其名曰为钢筋混凝土式的防守,不如说是钢筋牛皮糖式的防守更加贴切。其观赏性,还远不如这一届的季军波兰队。

  要不是怕任逹崋怀疑,孙大海才不会熬夜看这场比赛,哪怕是他投注了重金押这场比赛的结果。

  唉,想挣点钱要这么辛苦呀~!孙大海恬不知耻地想着。

  孙大海的想法要是被别人知道,尤其是阿山那样的穷逼社团和卖一个月的力气才挣几百块的赵军他们,非得一人一口唾沫,把他淹死不可。

  上半场以0比0结束了,倒霉的塔尔德利成为世界杯决赛上第一个罚失点球的人,被记入了历史。

  任逹崋有些担心了,因为他们押的赌注,都是意大利队大比分取胜。现在一半时间已经过去,比分还没有被改写。

  再看孙大海,却是一脸的无所谓。他吃着从五楼拿上来的凉拼,甚至还偷偷地开了一听冰镇啤酒,美滋滋地喝着。

  而任逹崋面前的啤酒,都放得没有凉气了,他也没有喝上一口。

  这就是差距呀!任逹崋默默地想着,自己的心态还不如一个孩子,难怪人家能赢钱。

  孙大海当然不知道任逹崋的心理活动。

  他总不能告诉任逹崋说:自己是重生的,比分早就知道,看球时喝酒是前世的习惯,同时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打瞌睡。

  好在下半场场上局势风云突变,赛前被一致看好的西德队久攻不下,急躁起来,后卫压上助攻过大,防守中露出了破绽,被意大利队抓住了机会。

  从57分钟起,短短二十五分钟,意大利队几乎用相同的方式,连进三球。西德队虽然在83分钟,打入了挽回面子的一球,但已经于事无补。

  现在距离比赛结束,算上伤停补时,大概还有十分钟。

  任逹崋更坐不住了。每次意大利队一拿球,他就心惊肉跳的。

  现在比分是1:3,是他们押的比分,他们还押了2:3的比分。

  也就是说,这最后十分钟里,比分不变,或者西德队再进一球,他们都可以赢钱。

  但意大利队绝不能再进球了,否则他们十万港币的投注,就打水漂儿了。

  孙大海看出任逹崋的紧张,他安慰任逹崋道:“華叔,不用紧张,该是咱们的,就跑不了。您现在知道,我为什么不愿意看球了吧。看自己投注的比赛,一点看球的乐趣都没有,就剩下紧张了。”

  说虽然是这么说,随着时间的推移,任逹崋还是越发的紧张起来。

  他心跳加快,呼吸急促。客厅里虽然开着空调,但他还是出了一身的冷汗。

  好在最后几分钟,比赛没有出什么幺蛾子。意大利队已经无心进攻了,他们用各种方法,拖延比赛时间。

  西德队则是有心杀敌,无力回天。比赛的最后时间,在不停的犯规和球员治疗中度过。

  随着主裁判两短一长,三声哨响,全场比赛结束。

  西德队出人意料的以1:3不敌意大利队,获得西班牙世界杯亚军。

  意大利队则是将他们的同胞,艺术家西尔维奥•加扎尼加设计的大力神杯,高高地举起。

  本届世界杯足球赛,结束了。

  孙大海假模假样的吆喝了两声,又挥了挥拳头,表达了一下心中的激动,然后就去睡觉了。

  任逹崋则是浑身发软,瘫靠在沙发上。

  过了一会,他蹦了起来,跑回屋,拽起刚躺下的孙大海。

  孙大海哼哼了几声,表示出自己的不满,然后问道:“華叔,比赛都结束了,还有什么事吗?”

  “你忘了咱们的投注了?不想知道咱们中了多少钱吗?”

  “钱又不会跑,反正现在澳彩也不会给你兑奖,明天起来再看不也一样吗?”

  “你的心可真大~!”任逹崋算是彻底服了他。

  “咱们总可以先看看赔率有多少吧?”

  孙大海想了一下,说:“看了以后,我怕自己太激动,容易失眠。我就不看了,您想看就看吧,我起床后再看。”

  孙大海打了个哈欠,又一头倒下,接着睡觉了。

  大海说的很有道理呀!

  任逹崋想了半天,索性学孙大海,躺下睡觉了。

  他本以为自己会睡不着,甚至是失眠。可他躺下以后,听着旁边床上孙大海那均匀的呼吸声,不大一会,也进入了梦乡。

  任逹崋猛地一动,醒了过来。

  他转头一看,发现孙大海不在床上,床上用品收拾得整整齐齐。

  他又看了看床头柜上的闹鈡,发现刚过七点。

  孙大海肯定又是晨练去了。这小子,还真有毅力。

  任逹崋一边感慨着,一边穿衣起床。

  他强自忍住拿彩经查看赔率的冲动,先去搞个人卫生,想等孙大海后来,再一起看。

  在他洗漱的时候,孙大海跑了回来。他进屋以后大叫着:“大家都快点,一会不是要去美心皇宫吃早茶吗?快点吧,去晚了订的位置就没有了。”

  任逹崋站在卫生间的门口,手里拿着牙刷,呆呆地看着孙大海。他半张着嘴巴,嘴里白色的牙膏沫,顺着嘴角留了下来都没有发觉。

  最少也是上百万港币的收入呀,大哥,你就一点都不关心?居然还惦记这吃早茶,你到底有多饿呀!任逹崋真的是对他无语了。

  任逹崋快速洗漱完,也不开口。直接把孙大海拉进了屋。

  “華叔,怎么了?”孙大海不明所以,还在发问。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