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重生之重新活一次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7章 来了好多人

重生之重新活一次 海里全是水 2311 2019.04.24 19:40

  “海子,我来了。”说话间张玉洁跑了进来,后面还跟着她的哥哥张国政。

  “国政哥,你来了。”孙大海对张国政还是很尊重的。

  张国政为人忠厚老实,讲义气,比孙大海大4岁,今年9月就要上初中了。他是前世孙大海最好的朋友之一,小时候就帮孙大海和人打群架,被开过瓢。可惜在82年看了电影“少林寺”之后,他辍学离家,去少林寺拜师学艺。少林寺修建在少室山中,在十年特殊时期的破四旧风潮下,少林寺被毁,少室山都整得跟荒山似的了。所以电影“少林寺”只能在嵩山取景后,跑钱塘实拍的。在电影“少林寺”风靡全国以后,在少室山脚下,仿佛一夜间,就出现了无数武术学校,迎接全国各地来的热血青少年。

  张国政去的比较早,又能吃苦,所以在一所武校,得到了一个杂工的工作。从此,他白天干活,晚上习武,坚持了下来。

  几年后,这家武校……被查封取缔了。

  灰溜溜回到首都的张国政,学业没有了,功夫也没有练成,气得张爸爸揍了他好几顿。后来还是张玉洁求到了孙家,

  孙大海这才知道他回来了。孙卫国出面了,出钱并开介绍信让张国政学了驾驶,并把他安排在了下属的一家建筑公司当司机,几年后调到小车班,给自己开车。他是孙家最信任的人之一。

  “玉洁想出来找你玩,怕家里不让,所以拉我来打掩护。”张国政向他解释自己来的原因。

  “没关系的,国政哥。上次我就告诉你了,有空常来玩。我家里人都挺喜欢你的。中午留这一起吃饭吧,我亲自下厨。”

  “好呀好呀,我就没打算走。中午吃什么?”张玉洁伸着小脑袋凑了过来。

  “还不知道呢,一会我表哥过来送菜,看有什么,再决定吃什么。”孙大海没好气地拨开张玉洁的小脑袋。

  “玉洁姐姐,你来了。”孙圆圆跑了过来。

  “圆圆,你想没想我?”张玉洁拉住圆圆的手。

  “奶奶好!”张国政和出屋的姜秀萍打招呼。

  “奶奶好!”张玉洁也赶忙叫人。

  “你们来了,先进屋吧,外面凉。”奶奶把小朋友们都让进了自己的屋,然后去隔壁房间找郑子芸聊天去了。

  在屋里,张玉洁正在帮孙圆圆编辫子,俩人还嘀嘀咕咕的,也不知道在聊些什么。曹月则大呼小叫的,和张国政玩军棋。没错,听到动静的曹月也加了进来。

  早知道这样,当初就该劝她选师范或幼师专业,学什么动物科学呀!被挤到一边的孙大海无聊地待着。这两组人,一边是8岁和3岁,另一边是28岁和12岁。孙大海鄙视地看着张玉洁和曹月,你俩和比自己小一多半的人,居然都能玩得热火朝天的,你们不知道什么叫代沟吗?

  好在这时,家里又有人来了。

  李建(大表哥,大舅李大龙的儿子)、李红(大表姐,大舅的女儿)、李月(二表姐,二舅李二龙的女儿)和李亮(二表哥,二舅的儿子),每个人都背着大背篓,一齐出现在小院中,家里顿时忙乱起来。

  好在事先知道他们会来,饭堂的炉子(供暖用的)在早饭后,就一直烧着。在乱糟糟的打完招呼后,他们先把背篓放进厨房,交给曹大厨和孙卫国处理,然后进了饭堂。

  “就你们四个来的?”李翠凤一边给他们倒水,一边问。

  “姑,本来我爸也要来的。可昨天我们队在山上的一块地里,发现了野猪蹄子印。今天一大早,我爸和大伯他们,都上山抓野猪去了。所以,就我们几个搭送菜车进城来的。”李月说。在李家的几个孩子中,二表姐李月最活泼外向。

  “今年又有野猪了?这些年野猪很少见了。”李翠凤有些奇怪:“小建,怎么没叫你一起上山?你可是壮劳力呀。”

  李建脸红了,没有说话。

  “绢子姐家说,过年时来家拜年,顺便把他俩的日子定下来。”李红在边上笑着替她哥哥回答:“我爸把他赶进城,叫他买点东西准备着。”

  李翠凤愣了一下,笑着说:“一转眼小建也要成家了。你今年满22,刚好可以领证了。绢子多大了?”

  “她是我同学,小我半年。”李建脸还是红红的。

  “成,中午吃完饭,我带你们去百货大楼。”

  两位奶奶端着脸盆走了进来“来来来,先擦把脸,洗洗手。”李家人是李翠凤的娘家人,两边离的又近,一年少说也要见个10次8次的,和孙、曹两家都熟得不能再熟。

  刚才在厨房,收拾背篓的曹大厨也进来了。“那两条鱼,很新鲜,你们什么时候捞的?”

  李亮边洗手边说:“曹爷爷,那是我和我爸昨天下午捞上来的,没杀,养在桶里。今天早上临出门时,才把它摔晕了带过来的。”

  “好,奖励你们,你们说吧,想怎么吃?”

  “炖鱼。”李亮馋了好久了。

  “水煮鱼。”曹月在吃的方面,可从来不会让人的。

  “两样都做,这两条鱼都不小,黑鱼做大蒜烧黑鱼,外加鱼头豆腐汤,另一条草鱼做水煮鱼。”

  “有黑鱼?多大呀?”孙大海来了兴趣。

  “黑鱼大概有十多斤吧,草鱼也有七八斤。”

  “太好了,正好我新学了两道菜,今天开练。”孙大海想起了前世的两道小菜。“曹爷爷,我跟您一起收拾鱼去。”

  “哥哥,我要看你做新菜。”孙圆圆是个好奇宝宝。

  “我帮你。”张玉洁也要来添乱。

  “厨房里有火还有刀,滚滚呀,在你长大前,是不能进去的。”

  孙大海先拒绝了妹妹的要求,然后对张国政说:“国政哥,你要想能按时吃到午饭,就管住你妹妹。”

  在张玉洁愤愤不平中,孙大海和曹大厨走进了厨房,俩人分头开始准备。

  “我要草鱼的鱼鳞,黑鱼我来剥皮。”孙大海对拿起草鱼准备收拾的曹大厨说。

  孙大海抓着大黑鱼,刮鳞取鳃,开膛清除内脏后,将鱼洗干净,他先剁下鱼头和鱼尾,然后用刀沿着开膛时的刀口,一点一点的把鱼皮和鱼肉分离。

  很快,鱼皮被完整地剥了下来。孙大海对自己的手艺表示满意。他烧上一锅水,将鱼皮切成5厘米左右长的丝。水开了,孙大海将鱼皮丝放进笊篱里,下锅焯了半分钟,然后立刻出水,用凉水冲洗,最后放在盆里沥干。

  曹大厨已经收拾好草鱼,并把鱼鳞洗干净装在碗里。孙大海用料酒和盐将鱼鳞腌上,然后对曹大厨说:“曹爷爷,我这两菜准备好了,一会您做完菜叫我,我再最后处理。”

  孙大海回到饭堂,被张玉洁和孙圆圆拉去玩跳棋。曹月这时候正带着张国政和李家四人打扑克“争上游”。

  小院里人声鼎沸,热闹非凡。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