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风之劫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千里追击负心郎

风之劫 祖传脸盲 2599 2018.07.12 18:06

  风无痕,四大天王,还有薛五岳,六人坐到了一起。

  “今天把大家召集来,是想说一下昨晚的事情。昨晚,我故意穿着便衣在宵禁的时候走在大街上。结果,有几个人不问青红皂白直接一个暗箭就想杀我。确实,一个陌生人在宵禁的时候出门走动是该杀,但是我不希望这样。我们暗影有权力随意杀人,但是我更希望大家不要随便杀人。我们是替丞相分忧的,不是为了杀人取乐的。这一次我们杀了一个该杀的人,那么下一次呢?我看到一个人不爽,我就杀了他全家。他没有犯法,我就是看他不顺眼想杀他。因为我们是暗影,我们有权力这么做。权力是什么?权力是一把刀,可以杀了别人,也可能杀了自己。我希望各位吩咐下去,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不要随便使用特权。”

  朱雀马上附议:“指挥使英明。那个放暗箭的是我手下的人,我已经惩罚过他了。”

  “不用,我没有想处罚他。他是尽职尽责,不但无过,反而有功。我只是想,我们的权力一旦大了起来,我们会不会膨胀。我们可以随便抓人,可以随便杀人,除了丞相之外的任何人都是我们的掌中之物。我们会不会想,有一天把丞相也给变成自己的掌中之物?我知道,诸位现在没有,但是不代表以后没有。所以,我要诸位给我记住一件事:不准越权!丞相大人永远是最大的。”

  “是!”

  “所以,你们以后给我注意了,捉贼捉赃。收住自己的野心,不要滥用职权。遇到该杀的才杀,否则的话,我就杀了你们!”

  风无痕的语气很硬,简直就是杀人的语气。

  四大天王都愣住了,他们想不到风无痕说中了他们的心事。他们曾经想过,什么时候可以随随便便把丞相给抓了。虽然这只是他们开玩笑地想,谁能保证他们大权在手的时候不会真的把这件事付诸行动呢?

  “属下明白!”

  “当然,如果遇到有人确实就是逆贼,你们却找不到证据的,可以使用特权。不过给我记住了,事后如果找到证据说明对方不是逆贼,你们得给偿命!”

  四大天王浑身都颤抖了起来。他们一直以为,自己可以随心所欲,自己可以像除草一样把别人的脑袋随随便便就割下来请功。现在不一样了,自己不能再像以前一样随心所欲了。以前就算是抓错了,打错了,杀错了,只要一句:‘暗影办事’就可以把所有事都糊弄过去。现在,如果抓错了人,做错了事,自己也会倒霉。

  薛五岳在旁边静坐着,露出了会心一笑。他是来监视风无痕的,风无痕的表现让他很满意。

  会议刚结束,薛五岳就抽空去拜见了丞相,把风无痕的所作所为都告诉了文之清。

  “你怎么看这个风无痕?”

  文之清不置可否,反过来问了薛五岳一句。

  “我觉得他这个人很有才华,武功又好,而且最重要的是对您忠心。丞相您得到这样的人才,简直是如虎添翼。”

  薛五岳对风无痕非常赞许,基本上把这个风无痕夸上天了。

  文之清的脸上突然出现了凶狠的表情,薛五岳看到以后吓得后退了几步。

  “越是聪明的人,就越要当心他们。风无痕就是聪明人,我自然要当心他。你有没有想过,其实他早就看出来你是我派去监视他们兄妹的?那他的所作所为就是故意做戏给你看,让你来传达他的忠心。”

  薛五岳突然感到后背发凉,如果丞相说的是真的,那这个风无痕真是太可怕了。而且最重要的是:自己监视风无痕,会不会被他找机会给弄死了?想到这里,薛五岳突然不敢做了。

  他害怕了,连死都不怕的他感到了害怕。他不怕死,但是他害怕等死。自己很有可能在任何时候,任何地点,因为任何原因死掉了。

  死不可怕,可怕的是战战兢兢地等死。

  他感觉,自己成了聪明人玩游戏用的棋子。

  他的害怕都写在了脸上,文之清笑了笑,安慰了他:“别怕,他不会杀你的。如果他是真的忠心,那自然不必说。如果他是做戏的,那他也一样不会杀你。如果杀了你,就不打自招了。不管你是意外死还是被杀,我都会把这笔帐算到他的头上。他也不傻,不会给自己惹麻烦的。”

  听了文之清的话,薛五岳的心放松了一点,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但是他的心里突然多了一层负担。以前他觉得自己是在监视风无痕,在高高在上的。听了丞相的一席话,他觉得自己只是风无痕脚底下的一只蚂蚁,随时都会被他踩死。

  他害怕,但是他必须继续执行。因为这是文丞相的命令,没人敢说个‘不’字。

  看到薛五岳还是感到害怕,文之清也给了他一些补偿,算是给了他物质安慰了。毕竟,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好了,你负责暗影的内务也辛苦了,明天去国库领一笔钱作为你的奖赏。至于风无痕那里,你只要做你的事就好,不用刻意阻拦他。不管他做什么你都不要阻拦,只要按时向我汇报就行了。”

  “是!”

  “好了,下去吧。”

  “属下告退。”

  薛五岳缓缓地后退了几步,转身离开了。

  第二天天一亮,风承雪把事情都交给风楚楚就跑去找小黄鹂了。因为,他突然想到一件事情。

  百花阁永远是人满为患的,京都大将军程无双和暗影的两个指挥使都来光顾,这里的生意自然也会很好。

  眼最尖的永远是老鸨,她一眼就看到风承雪了。

  “哎吆,风大人这么辛苦啊。大清早的就出门亲自巡街,这可真是百姓之福啊。”

  风承雪不如风无痕那么老油条,他在这方面还是有点腼腆的,特别是现在身处风月场所。

  “打扰了,在下有事请教。”

  老鸨一看风承雪这么谦逊,不禁在心头给他竖起了一个大拇指。

  “风大人您言重了,有什么事尽管说。什么请教不请教的,折煞我老婆子了。”

  “好,那我就不客气了。我想请教一下,之前有个薄情郎辜负了小黄鹂,他叫什么名字。”

  听到风承雪这么说,老鸨的眼前一亮,心中也一亮。她知道,风无痕大权在握,问这个人的名字肯定不是为了请他吃饭。如果没猜错的话,他应该是想替小黄鹂出一口恶气。

  “他啊,他叫张九郎,回了老家山县做县令了。”

  “好,多谢。这件事请先不要告诉黄鹂姑娘,告辞了。”

  “风大人放心,老婆子我嘴巴严着呢。”

  看到风承雪离开的背影,老鸨不禁感觉这两兄弟不是一般人。哥哥虽然经历非凡,是个老油条,但是却从来不高高在上。弟弟虽然不如哥哥经历多,但是弟弟十分儒雅,谦和低调。两个兄弟这么年轻就能当上指挥使,她一点也不奇怪。

  回到暗影总部,风承雪马上就让手下去把张九郎的资料调阅了出来,想从中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总算是找到了一个疑点:张九郎还没到县衙上任,就突然间接到了命令调到了别的县做了县令。也就是说,老鸨应该是以讹传讹打听到了错误的消息。但是,张九郎不告而别,抛弃了小黄鹂应该是真的。

  正常来说,不会有人连上任都没有进行就直接调到别的地方去的。

  风承雪感觉不对劲,因为张九郎的性格变化和突如其来的调令不正常。风承雪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突然间很想把这件事查出来。

  于是,他和风无痕撂挑子给自己一样,他把挑子撂给了风楚楚就便装和乘风前往张九郎所在的县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