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青玉玄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三十八、轿、僧

青玉玄录 宝宝呀宝宝 2007 2019.06.12 18:25

  灰白老狼张开大嘴,獠牙轻刮着程亮脖颈上的皮肤,粗糙的舌头已经把程亮的头发沾湿。很显然,老狼对这次的猎物很满意,年轻嫩滑的小崽子最是香甜了。

  已经闭上双眼的程亮程公子突然隐隐听到一阵喧闹的唢呐锣鼓声响。老狼的舌头顷刻突然僵住,它慢慢缩回了大嘴,然后头也不回的溜掉了。

  感到身后的老狼跑了,程亮直接瘫倒在地,双腿间禁不住涌出一股热流。

  锣鼓声再起,这次很清晰。一顶大红的花轿突兀的出现在一片树荫当中。程亮的眼睛都瞪大了,红色如血的花轿前后没有轿夫,也没有敲锣打鼓之人,却诡异的停在那儿,唢呐锣鼓声不绝于耳。

  这是怎么一回事儿?程亮坐在地上,双脚连蹬,屁股蹭着地往后挪着。诡异的花轿让他感觉非常不好,那种感觉比之老狼给他的感觉还要恐怖。

  轿帘无风自动,轻轻的掀开一角,花轿里面黑漆漆一片,什么都看不见,但是程亮却感觉有一只绝世凶兽眼巴巴的盯着他看。目光是那样的贪婪,仿佛要将他连皮带肉一星不剩的吞入腹中。

  他张大嘴巴,双手无力的往后撑,湿漉漉的裤裆变的冰冷刺骨,他也无暇理会。

  掀开的轿帘后面徐徐伸出一只粉白的小手,手指的指甲上涂着鲜红的朱丹。小手如兰,肌如白雪,轻轻招手,又如风拂杨柳,徐徐而动。

  危险!程亮的心中发出警告。双手双脚却不听使唤的爬起来,摇摇欲坠的站起身来。

  不能,绝对不能往前走……程亮的脑袋开始模糊。似乎有个声音在他耳畔响起,“来呀,来呀。来呀,来呀。”

  程亮昏昏沉沉的脑袋里涌起一个念头。有什么关系呢?佳人相约,岂能让佳人失望?去吧,去吧。

  他的双脚颤抖着迈出一步,然后是第二步、第三步……

  程亮越走越快。逐渐小跑起来。

  “不行,不行。”另一面,程亮的内心之中又有人在大声喊,“快停下啊!”

  离花轿越来越近,小手招的也越快。仿佛轿中之人已经急不可耐了。

  “停啊,快停啊!不停的话会死的!”

  最终,程亮还是走到了花轿跟前,那只柔若无骨的小手骤地抓住程亮的衣角,一股无可抗御的力量传来,程亮被拉进了花轿当中。

  “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程亮的嘴里不停的重复着,眼睛直愣愣的一眨不眨。

  花轿里坐着的是一个盛装待嫁的新娘。大红的嫁衣,嫣红的嘴唇,高耸的发髻上挂着琳琅满目的珠玉首饰,脖子上挂着金玉满堂锁,小手轻捂樱唇,满满的笑意挂在脸上,美目盼兮,千娇百媚。

  新娘抬起一只小手,轻搭在程亮的肩上,轻轻一拉。程亮连一丝抵抗的意识都没有,顺势扑在新娘身上,轿帘猛的拉上。

  “唔!”花轿中发出一声沉闷的呼声,整个轿身不停的颤抖。

  程亮与新娘嘴唇相对,脑袋被新娘死死的按住,四肢抽搐,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发白发青,新娘的红嫁衣却越发红艳。

  程亮双眼开始翻白,他脑后的那双小手上,朱丹色的指甲徐徐长出寸许长,缓缓插入他的头发,迸出一丝红艳的色彩。

  “啊!”巨痛之下,程亮的嘴唇奋力挣开新娘,发出一声惨呼,“救命……”

  新娘咧开血红的樱唇,露出一个无声的笑容,仿佛在说:“你逃不掉的。”

  “不!”程亮的脑袋再度被按回。

  四面八方传来无数尖细的笑语。

  “妖孽!”花轿外突然传来一声怒喝。

  一根木棍“唰”的一声,从花轿侧面直捣轿内,顶着新娘的粉脸,将她的头顶出轿外。一缕阳光照在新娘脸上,新娘“啊”的一声怪叫,被阳光照到的地方迅速冒出青烟,顷刻整个人都化作一团飞灰,散落了一地,大红花轿也无火自燃。

  一只手从着火的花轿外伸进来,拉着程亮的脖领,将他拽出花轿,狠狠的摔在地上。

  “啊!”程亮被摔的头晕目眩,却顾不得许多,只是使劲儿的扯开着衣领,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空气,发青的脸色才略有好转。

  “阿弥陀佛!小施主受惊了。”

  映入程亮眼帘的是一颗略带青皮的光头。

  “和,和尚?”程亮喘着粗气,打量了一眼僧人。只见这个和尚相貌俊秀、仪表堂堂,一身粗布僧袍,却难掩其儒雅气质,手柱斑驳木棍,却也是一付高僧模样。

  “正是,小施主可还好?”僧人站定,单手施礼。

  “还,还好。”程亮奋力坐起身来,愣愣的看着正在燃烧的花轿。“刚才那是什么东西?”

  “阴鬼,专门吸人精气的鬼魅。”僧人微笑着回答,脸上没有一丝不耐。

  “阴鬼?怎么会有这种东西?”程亮的脸色变了变。

  “阿弥陀佛。天地阴阳,变化万千。造化之神奇,我等莫能测也。”

  意思就是你也不知道吧?程亮腹诽。

  稍作休息,程亮的身上有了一丝力气之后,便挣扎着坐起身来,向僧人行了一礼,“小子程亮多谢大师救命了。”

  “客气了,小施主。”僧人微笑还礼,“小施主可否告知,此方为何处?”

  “哦,这里是共城……”程亮正说着,忽觉胯下凉嗖嗖的。这才想起适才失禁之事,脸色大变,忙拉着衣襟想要遮盖一二。

  僧人见他扭捏,自然知道是什么问题。脸上微微一笑,伸出右手,宣了个佛号,右手掌心腾起一团金黄色的光芒。

  “这是什么?”正在遮盖衣衫的程亮看到金光,微微一愣。

  “我佛慈悲!”僧人将金光罩在程亮的衣衫上,衣衫迅速被金光烘干,程亮自己却感觉一股暖洋洋的热流直冲头顶,“这是佛光。”

  “佛光?”程亮疑惑,继而大喜,乐的手脚无处安放。这,又是一位神仙中人吗?

  “大师,收徒弟吗?知冷暖,能伴读,会抄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