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西游化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九章 遭雷劈(二更)

西游化龙 痣大财疏 3851 2016.12.01 19:19

  感叹一番,陈闲将右手伸到龙牙剑上,用力一拔,一道十丈长的剑气从剑身上飞出,瞬间划过了白虎法相,将其劈成两半。

  白虎法相在奔到陈闲身前一丈之时,身体突然一僵,化作点点星光飞散。

  手握龙牙剑,陈闲心中涌上一股豪气,大有一剑在手,天下我有之感。他抽疯似的哈哈狂笑起来,对藏身在雾气后的明禹道:“四相合一,好大的名头!可惜……名不副实,不过尔尔!”

  “嘿,道友却是心急,这不过是开胃菜而已,真正的大餐马上送到!”明禹森然一笑后道。

  随着明禹的话音落下,四灵法相同时现身,且每个都是体型九丈上下。

  “这不科学!”望着四灵法相中的白虎法相,陈闲一脸的不可思议,这丫的明明被自己打爆了,怎么又生龙活虎的跳了出来。

  “奇怪吗?忘了告诉道友了,我这四相合一其实是一个简化版的四相阵法,只要我不断为其灌注真元,在四相印的法术持续的一个时辰之内,便能产生无穷无尽的四灵法相。”明禹的声音透过薄雾传来,隔得又不远,陈闲自然听出了对方的嘚瑟之意。

  “哼,你得意个屁,真有那么厉害的话,打光头猴的时候,你干嘛不用?还不是你那乌龟壳挡不住它,怕被它破掉四相印的根本,大阵运行不起来?连光头猴都困不住的阵法,你以为便可以困住我?我只能对你说,你太天真了!”陈闲料理完四灵法相后,一脸不屑的说道,却是在与明禹的对话中,发现了这招的破绽。既然是阵法,那就破掉根基(四相印化为的雾气),自然就能出去。

  “天真的人可不是我,而是道友你,那光头猴……子能破去四相印所化的雾气,可不代表道友也能!”明禹一边说一边加大了真气输出,雾气笼罩的空间中一次性出现了八只四灵法相。

  “那咱们就走着瞧呗!”陈闲说了一声后,身随剑走,瞬间挥出八剑,将八只四灵法相打散。不等新的法相生成,他双手握紧龙牙剑,将全身真气灌注其中,狠狠地劈了出去。

  砰——

  一道百丈长,十丈宽,气势恢宏的剑气自龙牙剑上飞出,轰然撞到雾气上,发出一声巨响。

  “咯吱——咯吱——”剑气与薄雾相持片刻,一阵令人牙酸的叫声响了起来,看似无形的雾气竟如铁皮一般凹陷出一个大坑,但却并未被剌破,而是顽强地顶住了剑气!

  见这一击未能破开龟壳,陈闲收回了灌入龙牙剑中的真气,那道恢宏的剑气随之消散。

  望着慢慢修复的薄雾,陈闲暗叹有明禹的真元支撑,这四相印化为的雾气竟然比龟壳还硬,看来那家伙的一把年纪并没有活到狗身上!

  待雾气恢复后,又有八只四灵法相出现,陈闲一挑眉,对明禹这种无耻的无限召唤流战法深感鄙夷:这些召唤兽实力不强,却杀之不尽,纯粹是用来疲敌的炮灰,偏偏还要耗费自己的法力去灭杀,真是令人恼恨!

  陈闲暗道,看那乌龟壳的强度,即便现出本体怕也是徒劳,干脆拖着好了,反正一个时辰后这大招便会消散,不值得为其大费周章。

  有了主意后,陈闲收剑入鞘,在这片不大的空间中游走起来。对于四灵法相,能避则避,不能避便用自己那有万斤之力的双脚将其踢飞,虽然不能将其踢爆,但却能节约法力,拖延时间。

  一个时辰很快过去,陈闲望着缓缓消散的四灵法相及如烈日曝晒下积雪一样融化的那层堪比神级乌龟壳的雾气,扬声笑道:“牛鼻子老道,小爷说得如何,你这龟壳是困不住小爷滴!还望继续努力,哥看好……”

  “轰——”

  陈闲的话还未说完,一道水缸粗细的紫色闪电便落到了他的头上,让他那尚未出生的话儿胎死腹中。

  “嗤——”

  陈闲的身上流窜的电光不断发出嗤嗤声,他只觉身体一麻,头发一瞬间撑裂玉冠,根根直立而起,并冒出一股黑烟。

  待身上的麻意散去,陈闲抬头向明禹望去,便见其身旁不只何时多了一名与他服饰相同的中年道士,身上散发着雷意。他猜测刚才落到自己头上的天雷应该就是这个家伙搞的鬼,有可能是明禹的同门,不是师兄便是师弟,因为那家伙的修为是化神期,和明禹之前的修为齐平。暗道明禹为人不地道,除了召唤万马外,竟然还召唤千军!

  陈闲心里有些发苦,一个元婴修为的明禹便够自己喝几壶了,再来一个化神修士……娘子,你在哪,快来救救夫君我!!!心里虽然苦,但却不能怂,他撇了撇嘴,笑道:“两个牛鼻子,竟干一些偷鸡摸狗、暗箭伤人的事!你们是那个门派的,报上名来,我好去找你家大人理论理论。”

  “蛇妖,休要含血喷人!”明禹怒骂道。

  “唉,可怜的孩子,你修为下降了,竟然连眼力也下降了,连我不做蛇妖很久了都没看出来,可怜啊!”陈闲一脸同情的望着明禹,对方之前是化神修士的时候,一眼便看穿了自己的根脚,如今修为跌落,与自己同级,竟已看不出自己的真身了,真是可怜!

  不待明禹反驳,陈闲又道:“还有,偷鸡摸狗说的是你,你偷了光头猴的朱果,别以为我不知道!而暗箭伤人说的是这位道友,刚刚他连招呼也不打一声便出手偷袭,不是暗箭伤人是什么?”

  “道友有礼了,贫道明言,乃明禹的师兄。”中年道士对陈闲行了一礼后,面带微笑地自我介绍道。

  名言?我还警句呢!陈闲回了一礼后,瘪了瘪嘴,干巴巴地道:“贫道玉龙子,见过明言真人,不知真人仙乡何处?”

  “我们是昆仑山玉虚宫的,小子,识相的就乖乖束手就擒!”不待明言说话,一旁的明禹便一脸张狂的说道。

  “昆仑玉虚宫?哎呀,原来是圣人门徒,真是失敬!”陈闲一脸有眼不识泰山的样子说道,心里却想:嘿,原来是最爱面子的元始门下,看来我又要扯虎皮,拉大鼓了。

  “嘿,知道就好,赶紧束手就擒,免得我师兄伤了你的小命!”明禹鼻孔朝天地说道。

  “这真是一场误会,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识一家人!实不相瞒,我其实和杨二哥……杨戬的妹妹是好朋友!”陈闲故意称呼杨戬为杨二哥,以此表现自己与其也有交情,而且交情匪浅。

  到了二郎神那种境界,已经到了别人说到他的名字便能心生感应的地步。若是有人敢打着他的名号招摇撞骗,必然会降下天雷,将渎神者劈死,即所谓的举头三尺有神明。神的名讳是不可以轻易提及的,通常是称其神号,而不提名讳,比如玉皇大帝名叫昊天,勾陈大帝名叫雷震子,紫薇大帝名叫伯邑考……但人们称呼他们的时候,通常是称其为玉帝、勾陈、紫薇……像陈闲这样连名带姓一起提的,证明他说的是真话,他真的认识杨戬的妹妹。

  明言与明禹面面相觑,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些什么。

  陈闲从天牢戒中将明禹的储物戒取出,抛给明禹后,一脸羞愧地道:“明禹道兄,小弟之前多有冒犯,还望道兄不要介意!”

  明禹捧着储物戒,愣愣地看着陈闲,过了半晌后才如梦初醒地问道:“我的飞剑还有朱果呢?”

  “呃!”陈闲摸了摸鼻子,一脸尴尬的道:“那个……朱果被我吃了,飞剑……飞剑化作一道金气消散了!”

  陈闲说完,摸了摸腰间的龙牙剑,暗道自己的脸皮还是那么薄,说个谎竟然脸都不会红一下。

  明禹刚要说话,却被明言拉了一下,只见其一脸温和地说道:“原来道友与杨师叔相熟,却是同道中人。今年七月初七,我昆仑要竞选新任掌门,遍邀同道前去观礼,此是请柬,还望道友收下。我师天环仙人,乃是此次掌门候选人之一,希望道友到时候能够支持一下。”

  陈闲接过请柬,随意扫了一眼,便将其收入天牢戒中,对一脸期待的明言问道:“玉虚宫美女多么?”

  明言:“……”

  明禹:“……”

  正所谓姜还是老的辣,明言在噎了一下后,面上带笑道:“道友去时自知。”

  一句话便勾起了陈闲的兴趣,他不确定的问道:“真有?”

  明言笑了笑,避而言它道:“道友去时,可携一二好友一起前来,我定当为道友引见几位同道。”

  陈闲心想你怎么不直接说带上杨戬的妹妹来,我就给你拉皮条?弯弯绕绕的,弄得人家心痒难耐!算了,我干脆把话挑明得了。

  咳咳,他咳了两声道:“杨姑娘天真烂漫,去了昆仑山上的话,怕是会觉得无聊,还望到时候道友能多找些美女作陪”

  “我懂,一定会多安排一些女弟子招呼杨姑娘与道友的,定当让道友满意!”明言意味深长地看了陈闲一眼后,才慢条斯理地说道。

  “嗯,那到时在下定当准时赴约!”陈闲春心荡漾起来,一脸谁不让我去,我就打得他不能人道的样子。

  送走了明言二人后,陈闲收起了自己的猪哥相,一脸苦涩地想道:七月七,牛郎织女鹊桥会么?约到杨婵那傻妞倒是不难,但要是让杨戬那妹控知道自己打着他的旗号,扯着她妹妹的虎皮拉帮结派,结党营私,不知道会不会活剐了自己!?

  “唉,走一步看一步吧,还好牛郎织女的故事还没有上演,否则七月七那天,杨戬那个妹控不把杨婵看得死死的才怪,自己敢去约杨婵的话,不被他劈了也要被他剁成肉馅喂了哮天犬那条哈巴狗!”陈闲想了想后,还是决定约杨婵上昆仑一游,难得有到圣人道场参观的机会,岂能错过。

  “阿嚏!”灌江口杨府,一条黑毛细腰犬突然打了个喷嚏,口吐人言道:“哪个王八蛋骂我?”

  “砰!”哮天犬的头被一只纤细的小手敲了一下,疼得龇牙咧嘴。

  只见一身绿裙的杨婵指着它的鼻子道:“大黑,不许说脏话!”

  哮天犬泪流满面地道:“小主人,我叫哮天犬,不叫大黑!”

  杨婵一脸不满地道:“二哥取的什么破名字,难听死了,还是叫大黑亲切!”

  哮天犬呜呜叫了两声,心道:主人,你快回来,我一狗承受不来。

  “大黑,你说二哥什么时候回来?我还要为他介绍个好姐妹认识呢!”杨婵一脸遗憾的问道。

  哮天犬眨了眨自己的狗眼,心道主人不会是以寻宝为借口,故意躲开的吧,为毛不把我带上?

  “大黑,我问你话呢?”杨婵说着,又在哮天犬的头上敲了一下。

  “嗷呜……”哮天犬悲鸣一声,忍气吞声的说道:“偶不知道。”

  “唉,二哥这里真无聊,就只有一条笨狗还有点趣。”杨婵扯了扯哮天犬的耳朵到。

  “偶不是笨狗,偶是哮天犬!”哮天犬在心中默默说道,一脸悲壮的忍受着少女的摧残。

  逗弄了哮天犬一番后,杨婵又开始无聊起来,对哮天犬道:“大黑,咱们出去逛逛。”

  “嗷呜,主人说过,他不在的这段时间,小主人必须呆在家里,那也……嗷呜!”哮天犬话为说完,头上便又挨了一记敲。

  最终,杨婵用一条铁链拖着哮天犬出了灌江口。

  (未完待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