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西游化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 跌落流沙

西游化龙 痣大财疏 3476 2016.11.18 13:04

  西牛贺州,卧龙洞。

  秋日清晨,阳光明媚。金色的阳光透过洞顶的琉璃天窗照进洞中,将一堆小山大的精铜映得金光闪闪。

  陈闲站在精铜堆前,金光映在他那张阴柔俊美的脸上,竟是增添了一丝英气,看起来不那么娘了。他拿起一块拳头大的精铜块,掂了掂,大约四五斤重,心道精铜的质量确实比普通青铜大十倍,这么大一点,居然就有四五斤重。

  放下这块精铜后,陈闲从天牢戒中取出一只三米高、绘有八卦图案的黑铁炉,取下炉盖后,装了千余斤的精铜进去。盖紧炉盖后,他将右手贴在炉壁离位上,真气透体而出,源源不断的注入其中中。一股紫色的火便从离位窜出,在炉中腾腾升起,煅烧着其内的精铜。

  待精铜全部融化成汁后,陈闲加大了真气的输入量,紫色火焰立马炽热了许多。他又将左手贴到巽位上,输入一些真气后,炉内生出一阵风来。所谓火借风势,风助火势,随着这股风在炉中生起,炉中的火势变得更加炽热起来,火舌吞吐,****着精铜汁液。

  如此锻烧一夜后,炉中的精铜汁液缩水了百倍,只有一滩拳头大小的紫色液体悬浮在炉中。

  缓缓减少真气输出,炉中温度慢慢下降,紫色液体凝结成了一枚乒乓球大小的圆球。

  陈闲招了招手,八卦炉的炉盖飞了起来,轻轻地落到地下,其中的紫色圆球自动飞出,落入他的手中。

  “千斤精铜竟然只提炼出这么点皇铜来,真是不容易啊!”望着手中铜球,陈闲不由感慨起来:浓缩的就是精华,就这么大一块皇铜,竟然就有十斤重!

  取出灵石,回满真气后,陈闲继开工,继续提炼皇铜。

  之后的十余日,卧龙洞中总是火光冲天,热浪袭人。直到陈闲面前放着二十枚乒乓球大小的紫色圆球时,卧龙洞中的火光才彻底熄灭。

  “呼……总算提炼完了,累死我了,先休息两天,等调整好状态,就可以炼制我的本命法宝了。”将这二十枚铜球收入天牢戒中后,陈闲趟到玉床上,闭目假寐。

  两日后,当太阳刚刚爬上地平线,盘坐玉床上修炼的陈闲豁然睁开了双眼,血红的双眼在闪过一道亮光后,又变成了正常人的黑白之色。

  “昭日初升,阳和方起,正是开炉炼宝之时。”陈闲望着东方天际的朝阳,心想是时候炼制本命法宝了。

  快速来到黑铁炉前,陈闲先往离位输入一些真气,紫色的火焰中升起,将铁炉烧热。等炉暧后,他才打开炉盖,将一对毒牙投入炉内锻烧。

  先猛火锻烧一阵,待毒牙融化为液体后,改文火慢炼。直到把其中杂质排去,烧成飞灰后,陈闲才一一取出陨铁、太乙精金、皇铜等材料投入炉内如法炮制。

  望着黑铁炉中悬浮着的几滩颜色、大小各不相同的液体,陈闲小心翼翼地将其融合成一团。

  等几团液体混合到一起后,陈闲继续用文火包裹住,又煅烧了一个时辰,待其充分融合后,用意念将其塑造成一柄刃长三尺三寸又三分、厚一分、柄长三寸、上绘盘龙图案的长剑。

  趁剑身还未凝固,陈闲双手齐动,结出一连串手印,化作一枚枚符文落到剑身之上,化为一个个蝌蚪形的花纹铭刻在剑上。

  当剑身上凝结了三十六朵花纹后,陈闲停止了结印的动作。用意念控制着长剑飞出铁炉,陈闲右手握紧成拳,猛的捶向自己的心口,一股鲜血脱口而出,喷到了热气腾腾的剑身上。

  “嗤——”

  冰凉的蛇血喷到滚烫的剑身上,立刻发出了嗤嗤声,一蓬血雾弥漫升腾。

  陈闲急忙用真气束缚住四散的血雾,将其压制在长剑四周,慢慢融入剑身之中。

  等血雾散尽,剑身冷却下来后,已经由刚出炉时的纯紫色变成了暗红色。

  陈闲伸手握住剑柄,一股血脉相连的感觉从心底传来,他俊美如女人的脸上情难自禁的流露出母性光芒,忍不住温柔地抚摸着剑身。

  温柔地抚摸了一会自己的本命法宝后,陈闲心想应该给它取一个好听的名字才行,这个名字一定要狂拽酷霸叼,要有特色,要有爱祖国、爱人民的情怀在里面,绝对不能像前次给黑鹰取名那样随意,跟给宠物取名字似的。

  想了半天,陈闲不得不承认,自己他-妈-的-根本就木有取名字的天赋,也不知道以后要怎么给自己的儿女们取名字。他心想要不要现在就开始想,先取十来个备用,到时候不够了再想。

  “破天?太张扬了,不好。诛仙?切,不行,盗版也要有个限度啊!赤霄、紫郢、天邪……太没创意了。”陈闲叹了口气,捧着长剑,一副百思不得姐、得不到满足的模样。

  陈闲望着怀中如同琉璃铸成的长剑,满是歉意的道:“剑啊剑,跟着我真是苦了你啦,我连个名份都不能给你,真是对不住你啊!”

  长剑颤动了两下,似在安慰陈闲。

  陈闲摸着自己的下巴,心想不愧是能与主人心意相通的本命法宝,不过三十六层禁制,才是刚刚达到法宝级别,竟然就有这么高的灵性,加以时日,温养得体的话,晋级灵器只是迟早的事。

  摸了会下巴,陈闲突然眼前一亮,暗道有了,这剑是用我的牙齿炼成的,干脆叫龙牙好了。龙牙,既体现自己作为龙的传人的爱国情怀,又表达了自己化龙的心愿,实是不可多得的好名字啊!

  “龙牙,以后我就叫你龙牙好了。”陈闲抚摸着冰凉的剑刃,一脸温柔的说道,俊美的面容上绽放出了迷人的微笑。

  龙牙剑颤抖了两下,剑柄上浮现出两个金光闪闪的符文,陈闲低头望去,不由得一喜,那符文竟是“龙牙”两个上古妖族文字,

  抚摸着灵性-逼人的龙牙剑,陈闲不由皱起了眉头,心想总觉得少了点什么,有些意犹未尽的感觉。

  望着暗红的剑刃,陈闲不由一笑,暗道难怪感觉缺点什么,原来还差为龙牙炼制一个剑鞘。

  炼制剑鞘倒用不着像炼制龙牙这么麻烦,陈闲取出化形时蜕下的蛇皮,截下一段后,用真火炼化其中杂质,做成剑鞘后,又加了一些红砂进去,将剑鞘染成暗红色,在打上禁制,龙牙剑的剑鞘便新鲜出炉了。

  望着面前这个内有二十层禁制的剑鞘,陈闲满意的点了点头,二十层禁制的法器,作为龙牙剑的剑鞘,却是够了。

  将龙牙剑插入剑鞘后,陈闲施展了一个水镜术,见抱着龙牙剑的自己竟然英气逼人,连阴柔的面容看着都顺眼了不少。他立马决定,以后要作一个剑不离手的贱人,面免得被人当成伪娘,惹人耻笑。

  孤芳自赏了一会,陈闲撤去法术,开始沉思,本命法宝炼制好了,是时候出去看看这个世界了。不过再走之前,却是要将碧海游龙阵升级一下了,至少要将其升级到三级,拥有困在金丹修士的威能。顺便叮嘱下黑鹰,叫他少惹祸,好好看家,别等自己回来,老巢却被人端了。

  …………………………………………

  东连沙碛,西抵诸番;南达乌戈,北通鞑靼。径过有八百里遥,上下有千万里远。水流一似地翻身,浪滚却如山耸背,洋洋浩浩,漠漠茫茫,十里遥闻万丈洪……

  陈闲自出了卧龙洞后,走走停停,花了近一个月的时间,来到了流沙河畔。望着延绵沙海中,黄沙翻滚的流沙河,脑海中自然而然的想起了《西游记》中关于流沙河的描写。

  如今距离猴子大闹天宫还有四五百年,失手打碎琉璃盏的沙和尚还未被罚下界,河中却是生灵绝迹,只有滚滚的黄沙在河中流淌,让陈闲想起了前世的黄河,暗道吴承恩写小说的时候,流沙河的原型会不会就是黄河呢?

  站在流沙河边上,陈闲不由皱起了眉头:自己的卧龙洞正东离流沙河不过两万里,正西离镇元子的五庄观不过三万里,却是成了过了流沙河后,前往灵山的必经之路。也不知道唐僧在凑齐三个衰徒弟后,会不会跑到卧龙洞来个棍打白蛇精的戏码?

  站在流沙河畔胡思乱想了一阵后,陈闲便提着龙牙剑,架起腾云术,化作一道白光向河对岸飞去。

  陈闲驾着云,刚飞到流沙河上空不久,一股庞大的吸力便从河中传来,腾云术立马失去控制。他“嗖”的一声跌落云头,一头扎进了流沙河里,直沉到底。

  吴承恩,你就是个大坑货,你写《西游记》的时候,为什么只写“八百流沙界,三千弱水深。鹅毛飘不起,芦花定底沉”,而不写上流沙河里会传出庞大的吸力呢?害得老子冒冒失失的就往上飞,却一头跌进河里,吃了一嘴的沙子。

  陈闲从河底爬起来,掐了个避水咒后,忍不住大骂吴承恩不厚道,这么重要的事情,你他-妈的竟然不写出来。

  “还是自己修为太弱啊,想人家观音、惠岸、孙悟空、猪八戒、沙和尚,即便在流沙河上打斗,也丝毫不受这股吸力的影响。唉,‘鹅毛飘不起,芦花定底沉’,在这吸力面前,我和鹅毛、芦花竟然是同一个级别的,太打击人了……”感叹一句后,陈闲迈动自己的小短腿,一步一步的向着河对岸走去。

  在这流沙河底部,陈闲终于知道这条河为什么要以流沙来命名了,这里的重力是其它地方的百倍。人在河中,便如掉进流沙里一样,让你不停往下陷,别说飞了,连跑都有些困难,陈闲想渡河,只能靠自己一步一步的走过去。

  流沙河三分是水,七分是沙,河底黑漆漆的,一丝光亮也没有,陈闲那双白日能看三十里,夜间可观二十里的蛇眼,在这里却只能看清周身四米。原因无他,沙子太多,密密匝匝的,四米以外,看到的就是一堵墙。无奈之下,他只能不停地放出神识来探路,而神识在这里也受到了极大的压制,原本能覆盖方圆十里的神识,到了这里,只能笼罩三里方圆。

  也不知道在流沙河底走了多久,陈闲放出的神识突然探查到了一股奇特的气息……

  (未完待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