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西游化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二章 心魔来袭

西游化龙 痣大财疏 4056 2016.11.23 12:38

  修士到了渡劫期,天劫随时会降临,为了避免在与人交手的时候被天劫打个措手不及,,他们一般会找个安全的地方,安心修炼,静待天劫。而若渡劫成功,成了大乘修士,一般都是等成仙以后才会出来招摇过市。故而四大部洲上很难见到渡劫期和大乘期的修士。

  让陈闲诧异的是,其他渡劫期修士的天劫虽说随时会降临,但总会有段缓冲的时间,让修士巩固境界。自己倒好,刚晋级渡劫期,天劫便找上门来。他不由感叹,穿越者就是与众不同,连天道都对自己关爱有加,自己刚晋级渡劫期,它就用天劫为自己庆祝,实在是太够意思了。

  雷云翻涌,霎时便是一道金色劫雷落下,陈闲不得不收拾起自己的感慨,专心应对天劫。

  仙人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成仙之前,自然要经历五行劫雷的轰击才能算是不在五行中。故天劫是由五行劫雷组成的,这第一道劫雷便是攻击最为犀利的金行神雷。

  待金雷落下,陈闲轻举右手,一拳便将其打散,张口一吸,逸散的电流便被吸入腹中。

  “噼里啪啦……”

  陈闲腹中闪烁耀眼的金芒,似乎肚子里有个小太阳一样,并发出一阵怪响。

  “呼……”陈闲深呼一口气,从口中喷出一缕发丝粗细的青烟。

  “真火淬炼了这么久,杂质都煅烧得差不多了,连天劫竟然也只能炼化出一丝杂质来。看来我的肉身已经无限接近仙人之体了,几乎没什么杂质了……”陈闲略微有些感叹,肉身无杂质是仙人的专利,自己能在渡劫期达到这一步,他有些欣慰,真火锻体虽然痛苦,但这些苦并没有白吃,一切都是有回报的。

  但想到那吃了无数蟠桃、金丹后,被老君放在八卦炉中炼成金刚不坏之体外加火眼金睛的孙猴子,陈闲的好心情立马荡然无存,自己这点成就微不足道,要走的路还很长,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心念电转,陈闲很快便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态,挺直腰杆,静待第二道劫雷的落下。

  轰——

  雷云在酝酿了一柱香的时间后,轰然劈下第二道劫雷。劫雷色泽青润,带着生命的气息,当是木行神雷无疑。

  劫雷对锻体的作用微乎其微,陈闲懒得再用其炼体,一拳将其轰散后,将逸散的电流纳入龙牙剑中,用来淬炼自己的本命法宝。

  望着还是下品宝器的龙牙剑,陈闲心情有些复杂,自己的实力进步太快,龙牙剑已经有些跟不上自己的脚步了,若非其是自己的本命法宝,与自己最为契合,他都准备卖掉它,倾家荡产换一件仙器了。

  陈闲为什么要去东海龙宫,而不是其他龙宫?还不是想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在孙猴子之前把天河定底神珍铁(如意金箍棒)弄到手。可惜他去了几次,却似有一股斥力在推着自己,连其三丈都无法靠近。让他明白那就是为孙猴子准备的,不然早被龙宫收到宝库里去了,哪还轮得到自己去捡漏?别说龙宫的人不识货,不识货又怎么会有“莫道龙王无宝贝”的说法呢?即便当时不知是宝,但金箍棒出世前霞光艳艳,瑞气腾腾,是个瞎子都知道是宝,龙王也说那是块神铁,龙宫怎么没龙去取,铁定是有大人物放过话,才能让酷爱收集宝贝的龙族放着家门口的宝贝不取。

  劫雷一道道劈下,都被陈闲打散融入龙牙剑中,龙牙剑的光芒越发纯粹,其上雷光熠熠,再吸收了二十道劫雷能量,发出“嗡”的一声后,晋级为中品宝器。

  “咔咔……”在陈闲将第四十一道劫雷灌入龙牙剑中后,龙牙剑的剑身上出现了数条裂缝。

  “这就撑着了,也太废了吧!”陈闲嘀咕了句后,将龙牙剑收回鞘中。

  七十二道劫雷过后,天上的劫云还未散去,这让陈闲明白,他要渡的是九九重劫。

  “咔!”陈闲扭了下脖子,暗道大戏要来了,化龙诀中有载,九九重劫,第七十三道劫雷的力量相当于第一到第九道劫雷叠加在一起,第七十四道劫雷的力量则相当于第十到第十八道雷劫叠加到一起,其后依次类推。第八十一道劫雷的力量便相当于第六十到第七十二道劫雷叠加到一起。前面八道劫雷还好说,这最后一道却是有些难办。之前从第六十四道劫雷开始,自己扛起来都有些吃力了,第七十二道劫雷更是把自己内腑震伤,这九道雷劫的力量加一起,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扛过去。

  轻松扛过前七十九道劫雷,待第八十道劫雷要落下时,他不敢大意,现出本体,并将其压缩到三丈长短,使力量更为集中后,飞身而上,一招神龙探爪便向那道威势不凡的土行神雷抓去。

  土行厚重,陈闲抓住那道劫雷后,感觉和抓着一座大山没什么区别,沉重、磅礴、大气,压得他向地面砸去。

  “昂——”

  陈闲仰天怒吼,全身力量集中到右前爪上,用力向劫雷抓去。

  “噗”的一声,劫雷溃散,化为汹涌的电流冲到他身上,令他混身麻痹,举着前爪跌到地上,抽搐不已。

  待电流散去,陈闲的身体依旧抽搐不停,只见三丈长的蛟龙之体上,炸开了十多条尺余长、深浅不一的伤口,最深的一条在其右前爪上,可以看到森白的骨头。伤口没有流血,因为附近的血液都被那强烈的电流蒸发一空,伤口亦被碳化,根本无血可流!

  这时候,陈闲那恐怖的恢复力终于体现出来了,只见那些碳化的蛟肉迅速脱落,伤口飞速愈合,不过半分钟,便恢复如初。

  陈闲四脚撑地,摇头摆尾,望着天际还在翻腾酝酿的劫云,蛟脸满是凝重,最后一道劫雷,怕是不好接啊!

  劫云在翻涌了一刻钟后,飞速向中间聚拢,陈闲心头一颤,知道最后一道劫雷要来了。

  轰——

  一声炸响,一道金色的雷电瞬息便从云层中探出头来。

  劫雷尚未落下,难言的天威便将陈闲压得喘不过气来,心脏也停止了跳动。那一瞬间,他只觉天地一暗,眼中似乎只能看见那道雷光。

  “昂——”

  陈闲怒吼一声,从天威的阴影中挣脱出来,四腿蹬地,冲天而起,张牙舞爪地向着劫雷扑去。

  陈闲的蛟龙之体瞬间舒展,四百余丈的蛟龙之体与金色的劫雷在半空中相遇,瞬息碰撞到一起。

  “飞龙在天!”陈闲一声暴喝,四腿生云,一息之间便与那金雷相撞五十三次。

  轰——

  一息之后,陈闲被砸落尘埃,,将地面砸出一个巨坑,水缸粗细的劫雷随后落到他的身上,将其腹部鳞甲轰得四散而飞,强烈的电流瞬间涌入体内。

  “吼!”陈闲闷吼一声,四百丈长的蛟龙之体在巨坑中不断翻滚,时而绷直,时而又扭曲成一团,蛟头乱摆,尾巴乱甩,状若疯魔!

  待体内劫雷耗尽力量散去之后,陈闲四百丈长的蛟体横卧坑底,巨大的蛟体上遍布着漆黑的创口,皮肉翻卷,碳化的鳞甲落了一地,一双蛟目由红变黑,看上去死气沉沉,似乎离死不远。

  大约半分钟后,巨大的蛟体蠕动起来,一阵白光过后,陈闲再次化为人形,却是一名浑身赤裸,遍体鳞伤的黑人。

  “咳咳……”陈闲捂着小腹,咳出一串黑血。

  他缓缓从地上爬去,随意套上衣服后,就盘坐坑地,运功调息。他知道待雷劫气息彻底消失,心魔便会出现,现在并不是放松的时候。

  心魔阴邪,最畏雷法,虽是随着雷劫降临,却要待雷劫气息散尽才敢现身,却是为渡劫之人留了一线生机。不然在修士刚渡过天劫,还处在虚弱期之时便降临下来,怕是除了那七个成圣的牛人外,没有任何修士能够渡劫成功。

  陈闲也不知道自己调息了多久,识海中突然涌入一股黑气,瞬息化为黑雾,笼罩住整个识海,他精神一阵恍惚,耳边突然响起“滴、滴、滴……”的声音。他睁眼一看,不由一愣,竟然发现自己趟在一间狭小的病房中,右腿上打满石膏,身上插满了各种仪器。

  “我怎么跑医院里来了?”陈闲有些疑惑,心里空落落的,似乎忘了什么很重要的事。

  “咔”的一声,病房门上锁被人从外面打开,一个面容精致,身材高挑的护士推着药车走了进来。

  她在吊瓶里加了些药水后,便要离去,陈闲连忙问道:“护士姐姐,我是怎么来到医院的,我怎么什么都不记得了?”

  “你昨天横穿马路,被车撞了,是车主送你来的。”护士说完,推着药车就走,充分体现了医护人员都是很忙的,没事不要打扰他们工作。

  “等等,我哪里受伤了,多久才能复原?”见护士要走,陈闲连忙问道。

  “右腿小腿骨折,已经做完手术了,大概三个月便可以出院了。”护士头也不回的答道。

  记忆如潮水涌来,陈闲终于想起来了,昨天他去参加前女友的婚礼,心情郁闷之下多喝了点,后面发生了什么他却不记得了。

  “但愿没有耍酒疯吧,不然我的一世英名就全毁了!”前女友要嫁人,特意送来请柬,陈闲本不想去的(不想送红包),但为表豁达,也想看看新郎长什么熊样,包了个红包,穿得人模狗样后就去了。见到年过半百,满嘴口臭的新郎大叔后,他突然有些失落,被这么个糟老头子抢去女女人,自己做人好失败啊!

  望着大秀恩爱的新郎新郎,陈闲暗骂一句狗男女后,痛饮十杯啤酒,以他一杯倒的酒量,很快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酒是穿肠毒药,以后再也不喝了!”想到自己因为喝酒,差点被车撞死,他不由一阵后怕。

  “叮叮咚咚……”放在床柜上的手机突然响起,陈闲拿起来一看,望到来电显示上“李扒皮”三字后,他脸色一变,连忙接通。还不等他说话,电话那头便传来一阵怒吼:“陈闲,你死哪去了?一个白天都不见人,到底想不想干了?”

  “李老板,你听我解释……”

  “我不管,半个小时你还不来公司的话,你就卷铺盖走人吧!你知不知道今天公司来了多少客户?就因为你不在,有多少客户没办保险,损失有多大,你知道吗?”不等陈闲解释,李老板的怒吼再次隔音几万米传到病房中。

  “李老板,你听我说……嘟嘟嘟……怎么挂了?”陈闲还待解释,手机却响起了忙音。

  好吧,这就是陈闲的前世,一个鄙视推销保险的北冰洋保险公司一名业绩倒数第一的保险推销员。

  “喂,李老板,你听我说……”为了不丢掉饭碗,陈闲立马将电话打回去,向李老板解释。

  “也就是说,你要很久才能正常工作了?”李老板的声音从话筒中传出,听不出喜怒。

  “是的,是的!”陈闲十分sb的点头答道。

  “很荣幸的告诉你,你被解雇了,由于你旷工半日,对公司造成严重的经济损失,你这个月的工资被扣光了,你不用来公司领了!嘟嘟——”李老板说完便挂了电话。

  你被解雇了,工资被扣光……光光……捧着手机,陈闲脑海中,反反复复只有这一句话。

  “咔”的一声,病房的门再次打开,走进来一个提着水果花篮的中年男人。

  男人将花篮放到床头柜上后,对精神恍惚的陈闲道:“小兄弟,你没事吧?真是对不起,昨天……”

  男人说了什么,陈闲没有注意到,在刚才被李老板解雇,心情极端沮丧的那刹那,他终于回想起来了,自己刚渡完雷劫,现在应该是陷入了心魔制造的幻境中。他暗道厉害,这心魔竟然将他穿越后的记忆全部封印,只留下前世记忆,自己差点就迷失了。

  既然知道这是心魔制造出的幻境后,他立马警惕起来,紧守本心,免遭外物干扰,自然步会再与心魔制造出的npc人物对话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